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年年

1647浏览    123参与
妃

和女朋友们聊天,听她们讲热闹的生活,时常会让我觉得生活在人间挺好。

情人节快乐呐。
也希望年年能够拿到return offer 吧。

和女朋友们聊天,听她们讲热闹的生活,时常会让我觉得生活在人间挺好。

情人节快乐呐。
也希望年年能够拿到return offer 吧。

迷鹿非鹿

小不列颠人民神一般的炸裂脑洞,英村人民特有的英式嘲讽,洗脑版精彩的配乐。每一集都在挑战崩溃的底线,感觉不会存在的事情明天可能就会发生,弱小可怜无助!这部神剧反正我是爱了


我们是最好的一代,我们是最艰难的一代。而未来又能有多糟糕呢?


Finally,I love Dan .

小不列颠人民神一般的炸裂脑洞,英村人民特有的英式嘲讽,洗脑版精彩的配乐。每一集都在挑战崩溃的底线,感觉不会存在的事情明天可能就会发生,弱小可怜无助!这部神剧反正我是爱了


我们是最好的一代,我们是最艰难的一代。而未来又能有多糟糕呢?


Finally,I love Dan .

昭岚
小年,请多指教!

小年,请多指教!

小年,请多指教!

翻车咸鱼

天气真好啊,年年好长啊_(=з」∠)_

天气真好啊,年年好长啊_(=з」∠)_

青木EN

介绍一下我的新朋友,他很凶很凶,而且很喜欢自己打自己

正在思考给他取什么名字

介绍一下我的新朋友,他很凶很凶,而且很喜欢自己打自己

正在思考给他取什么名字

妃

我去过牛津探访年年之后,我们又蜜汁具有了某种革命友情,尤其是对于她这段新恋情——他们是在我走后的那一天在一起的,想必她除了我之外无人分享惹,居然大半夜地突然冒出给我秀了一下恩爱。年年现在飞回北京惹,参加下一期心动的信号的试镜(真心希望她戏路宽广orz),云恋爱状态,她似乎是一种很轻易地被甜言蜜语击中的状态,一点小的操作就感觉“好甜,好会说话哦”,我苦笑“我好像只能从和小哥哥零星的聊天中榨点儿糖了。

其实和我不同,年年的恋爱经历蛮丰富的,虽然她本人很认真但经历总不太正经,说骚话这种操作她真的不该这么激动鸭,果然,恋爱中的女人。

想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我睡在她房间聊天到深夜的时候,她纠结的点是...

我去过牛津探访年年之后,我们又蜜汁具有了某种革命友情,尤其是对于她这段新恋情——他们是在我走后的那一天在一起的,想必她除了我之外无人分享惹,居然大半夜地突然冒出给我秀了一下恩爱。年年现在飞回北京惹,参加下一期心动的信号的试镜(真心希望她戏路宽广orz),云恋爱状态,她似乎是一种很轻易地被甜言蜜语击中的状态,一点小的操作就感觉“好甜,好会说话哦”,我苦笑“我好像只能从和小哥哥零星的聊天中榨点儿糖了。

其实和我不同,年年的恋爱经历蛮丰富的,虽然她本人很认真但经历总不太正经,说骚话这种操作她真的不该这么激动鸭,果然,恋爱中的女人。

想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我睡在她房间聊天到深夜的时候,她纠结的点是,她觉得这个小男生“很不成熟,也说不上是很喜欢我,只不过是荷尔蒙作祟”,关于这个“荷尔蒙冲动”,她还有更精准的论据,大致是因为该男生和好友A表达过“很想和她上床”,好友A告诉了B,B恰好是年年的朋友,于是年年因此得知,她对这个点耿耿于怀……我劝她不要想太多,虽然是个中国小男生,但在美国待了十几年了mindset完全美式,他这样讲至多是表达“很喜欢你”的意思,不算过分呀。就算在国内,女生和闺蜜聊天,也可以用“想不想和他睡”这个标准来衡量喜不喜欢一个人呀blablablabla

年年一本正经地说,不,这不一样,女生的确是可以用这个标准衡量喜欢的程度,但男生是谁都想睡啊。

我:……

那我問問列表兄弟們真的是這樣的麼?

反正就是,年年觉得小男生挺可爱的,她和我坦白他主动她就不会拒绝,果然等到他表白,两人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男孩子们都觉得我不是会认真的人,觉得我很playful,但其实我就是很认真啊,那些曾经认真希望一路走下去的都散了,现在心态就很佛系,不去想太多(未来),也不去期待什么,当下开心就好,我的底线是不会和他睡的”

(妈耶我忽然想起,我刚到英国的时候父上微信总是很突兀地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反复叮嘱我不要随便和男生上床,我当时真的…父上大人!微信里和我谈这个,我真的尴尬得脸滴得出血啊,而且你凭啥觉得你女儿十九年都搞不定的事,这边待几个月就???现在想来父上大人还是很现实的…)

最近对薯片妞、年年的探访,我有了两点认识。其一,出国留学(甚至包括去香港)的同龄人,尤其是女生,身上“independent”的气质是非常清晰而招摇的,不是一两件小事,而是整体的气质,这种气质在国内是有些格格不入的。其二,人的三观定型主要是在高中,高中熟识的朋友即使多年未见,我依然可以放心交往,本质不会改变很多。年年的初高中是在国内读的,她整个人本质上都还是“大陆女生”,尽管她的小男生(男票)一再表示她完全不像大陆女生(才追她?)。

妃

我真的服气。

我和年年的差距极大,以至于初中毕业后我就几乎放弃了这种徒劳的比较。我知道过去几年,她过得也很辛苦,学业压力很大,有有抑郁有休学,状态低谷的时候学业出现转机,几乎同时收到的Oxford交换的offer和Morgen Stanley的intern offer,在牛津的半年据她所说就当放个假……

但当喝着拉面的我目睹她安静吃下一盒沙拉,在超市货架上找100%黑巧并绝不向70%妥协时,表示自己很久不吃碳水,喝掉剧组煮的雪梨汤时候笑称“这一碗喝完了我这个月所有的糖了”,我能清楚直观地感受到这种差距……

这个周末她要在校园里演百老汇的一部经典剧目《证明》,昨晚我目睹了剧组的整个排练,表...

我真的服气。

我和年年的差距极大,以至于初中毕业后我就几乎放弃了这种徒劳的比较。我知道过去几年,她过得也很辛苦,学业压力很大,有有抑郁有休学,状态低谷的时候学业出现转机,几乎同时收到的Oxford交换的offer和Morgen Stanley的intern offer,在牛津的半年据她所说就当放个假……

但当喝着拉面的我目睹她安静吃下一盒沙拉,在超市货架上找100%黑巧并绝不向70%妥协时,表示自己很久不吃碳水,喝掉剧组煮的雪梨汤时候笑称“这一碗喝完了我这个月所有的糖了”,我能清楚直观地感受到这种差距……

这个周末她要在校园里演百老汇的一部经典剧目《证明》,昨晚我目睹了剧组的整个排练,表演很震撼,作为一个吊儿郎当的话剧观众(但起码还是观众啊!我是绝不会说自己是歌剧观众的…),这个水准极大地超出了我对全业余剧组的预期,期待晚上的正式演出!

妃

今天是很沉重的一天,身心沉重。生理上,我感冒了,简单粗暴地宅了两三天了,头疼得昏昏沉沉,因为也不是厉害,硬撑着没吃药。

心理上,今天有整一两个小时花在了和老友聊天上。

乐乐是我们班第一对,也是唯一的一对cp,大二不久就在一起了,乐乐被小姐姐迷得神魂颠倒,大三上学期两人又一同去美国某玉米地(…我是真的忘了那个学校的名字),感情理应是升温,前几日情人节还在秀爱,今天小姐姐突然发票圈欢庆单身。我恬着脸跑去问乐乐,乐乐不愿多言,于是我们只能聊起了重修,补课,学分转换,以及考研。前人翻的车还倒在路中央,凤毛麟角的成功榜样令人望尘莫及,”履历不在一个次元”,乐乐一面感慨着“我们这一届太差了”,一面一个劲儿地怂...

今天是很沉重的一天,身心沉重。生理上,我感冒了,简单粗暴地宅了两三天了,头疼得昏昏沉沉,因为也不是厉害,硬撑着没吃药。

心理上,今天有整一两个小时花在了和老友聊天上。

乐乐是我们班第一对,也是唯一的一对cp,大二不久就在一起了,乐乐被小姐姐迷得神魂颠倒,大三上学期两人又一同去美国某玉米地(…我是真的忘了那个学校的名字),感情理应是升温,前几日情人节还在秀爱,今天小姐姐突然发票圈欢庆单身。我恬着脸跑去问乐乐,乐乐不愿多言,于是我们只能聊起了重修,补课,学分转换,以及考研。前人翻的车还倒在路中央,凤毛麟角的成功榜样令人望尘莫及,”履历不在一个次元”,乐乐一面感慨着“我们这一届太差了”,一面一个劲儿地怂恿我考北大“我们班每年都会出至少一个北大的,你必须要加油,这样我就可以吹我有个朋友北大的法硕blabla”,我懒得客套了——乐乐深知北大一直是我深埋心底的梦想——叮嘱他“记得最后加一句,还单身,并且给我的联系方式合理定价,既不能劝退潜在购买者,又要设立一定的门槛”。

师兄师姐们的考研成绩最近出了,踏上考研路的法诊前辈几乎全盘翻车,留下肺腑之言”能保就不要考”,之前氤氲在心头的失学焦虑渐渐成形。

然后是三月初要去牛津找年年玩,拜访旧友算是社交大事纪,我不敢怠慢,赶忙做着她的功课——抓来同样久未联系的小黛间接打探她的近况:本校啥,专业啥,这几年gap了一年做了啥blabla,。我对年年的感情比较复杂。初中四年,我们是官方认证的“4人帮”:我,年年,小黛,曲奇。其实就初中毕业时来看,我和曲奇关系最好,小黛和年年走得更近,小黛和曲奇是小学同学,曲奇和年年也合得来,算起来我是和年年感情最疏远的一个——而且尴尬的是,一开始我其实是和年年最亲密无间的,后来渐行渐远,到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田地,略有些尴尬。

这么多年过去,无论多幼稚的过往都可以付之一笑,年年开心地喊我去牛津玩,我自然欣然同意。

联系完了自然关心下小黛的近况,之前只是根据她票圈碎碎念的风向感觉她是想转方向的,也不敢十分确定,问过之后得知现在方向是statistics&computer science。

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接茬了,我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就像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那次大一暑假,我们四个,年年学statistics&economics,小黛还在economics,曲奇学accunting,她们是相关的领域,聊会计所的实习,聊ACCA,我实在是插不上话。

今时今刻,我和年年在英国,小黛在新加坡,曲奇在美国,各自有各自酸甜苦辣的生活,再也无法对着同一张成绩排名表难受心塞完,给彼此加油打气了。

小黛讲述着找暑期实习的艰难,以及年年新拿到的很厉害的公司的offer,曲奇嚎哭着“我正在上电脑课,我就是电脑白痴,十分恐惧拿不到A了”,我哭笑不得:“朋友,你说电脑课,我都不敢在脑中下个定义,鬼知道你说的电脑是个啥电脑,我们已经不是上微机课的初中生了……”

蓦然回首才发觉,从初中到现在,我们已经走出了这么远这么远,远得陌生又坚定,家乡那个小城,是谁都回不去了。


Chris' life journal

再难啃的骨头也还是要啃。

本来打算春节假期里抽空写的,本来打算上周末抽空写的,著作权材料,都因为很难利用休息时间去真正工作而放弃了,只能在平时里熬夜赶。

年前到年后,工作任务越来越多,事情也越来越碎片化,本来甲方已经开始紧逼到要发日报的地步,今天开会打完鸡血,公司自己的产品也要来个奋力一搏,至少一个月以上没有人到岗接替,只能兼做两边的项目,开会多了,加班变多了,只想找时间休息

再难啃的骨头也还是要啃。

本来打算春节假期里抽空写的,本来打算上周末抽空写的,著作权材料,都因为很难利用休息时间去真正工作而放弃了,只能在平时里熬夜赶。

年前到年后,工作任务越来越多,事情也越来越碎片化,本来甲方已经开始紧逼到要发日报的地步,今天开会打完鸡血,公司自己的产品也要来个奋力一搏,至少一个月以上没有人到岗接替,只能兼做两边的项目,开会多了,加班变多了,只想找时间休息

昆西
嗯,我就爱站着

嗯,我就爱站着

嗯,我就爱站着

昆西
好大的太阳

好大的太阳

好大的太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