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幸运儿

28.2万浏览    4424参与
うットガ死んだ
“我的心中全都是你”

“我的心中全都是你”

“我的心中全都是你”

一块破烂的木板

天冷了大家要注意保暖哇(´Д`)

天冷了大家要注意保暖哇(´Д`)

行方不明-機關槍
试图用速摸的图证明自己活着(?...

试图用速摸的图证明自己活着(?
欧美服万圣节图上的幸幸,可爱极了呜呜呜呜(><)!!

试图用速摸的图证明自己活着(?
欧美服万圣节图上的幸幸,可爱极了呜呜呜呜(><)!!

莱利先生请看我一眼

我又回来了,带着我丑陋的画技回来了!

不会画枪真是不好意思。(哭了)

p4是手绘的幸运儿,私心摘了眼镜

我又回来了,带着我丑陋的画技回来了!

不会画枪真是不好意思。(哭了)

p4是手绘的幸运儿,私心摘了眼镜

鹿凛昭:文笔超烂

刺杀行动

☆cp幸佣,请不要ky


☆ooc有bug乱飞


☆私设伯爵幸×刺客佣


☆最后祝你食用愉快(๑•̀ㅂ•́)√


“和我跳支舞吧。”“如您所愿,我的先生。”

☆cp幸佣,请不要ky


☆ooc有bug乱飞


☆私设伯爵幸×刺客佣


☆最后祝你食用愉快(๑•̀ㅂ•́)√


“和我跳支舞吧。”“如您所愿,我的先生。”


葬仪屋的涂梓也爱幸运儿

【all幸,主约幸】记录下你最真实的一面

10.【这集是回忆杀】

      “我们……是一样的呢……幸运儿。”伸手摸了摸面前那人的头,让原本就有些微微散乱的头发此时更加凌乱了。

      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摸过头了……幸运儿的脸颊有些发烫,毕竟之前只有他哥一个人摸过他的头,至于别人……全都是对他,避之不及……

      沉睡在脑海深处的不堪记忆突然被约瑟夫这一个小小的动作给唤醒。臭水沟的老鼠、肮脏的下等人、对社会没有任何好处……这些曾经是他的标签,...

10.【这集是回忆杀】

      “我们……是一样的呢……幸运儿。”伸手摸了摸面前那人的头,让原本就有些微微散乱的头发此时更加凌乱了。

      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摸过头了……幸运儿的脸颊有些发烫,毕竟之前只有他哥一个人摸过他的头,至于别人……全都是对他,避之不及……

      沉睡在脑海深处的不堪记忆突然被约瑟夫这一个小小的动作给唤醒。臭水沟的老鼠、肮脏的下等人、对社会没有任何好处……这些曾经是他的标签,或者是说……他们这整个一类人的标签……

      饥饿、肮脏、寒冷……那是幸运儿在十三岁之前,每天都在经历的。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更没有亲人。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每天靠着与他同样境地之人施舍的一小点食物和才能够活得那么久。

      被人称作幸运儿,是因为上天给了他悲惨的身世,却也给了他一张足以迷惑别人的可爱脸蛋。也正因为如此,幸运儿被别的无业游民盯上,掏出所有的钱给他买了一件好衣服,洗干净了脸,被逼跪在大街上帮助他们乞讨钱财。

      “先生……请施舍点钱给我……”软糯的声音和无辜的表情,总是能戳中过路人的心。尽管,男孩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看上去十分肮脏,让人避之不及。但是却总是会获得比别的乞讨人多几倍的金钱。

      可这些钱并不是幸运儿的,相反,每天幸运儿还会受到毒打。手臂,嘴角,小腿……那身短袖短裤根本就无法遮住这些伤痕。那些人知道,只有幸运儿看上去越惨,越狼狈,只要脸还是好好的,那么就一定会有大量的金钱滚滚而来。

      事实上,他们很成功,每天获得的金额是别的乞讨者的数倍。但这并没有让幸运儿好过一些,有时候甚至是到了深夜,也要继续跪在地上乞求着偶尔几位路人的施舍,因为那天的钱财数量,没有让那些贪婪的无业游民感到些许满足。

      “嘿,小弟弟,你和我走怎么样?”那天,那位少年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在幸运儿耳边炸响。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少年背光站在他面前,就好像背弃了世界前来拯救他一般。

      那漂亮的碧蓝色眼睛早已经在奔波和利用中染上了污浊,但却在看到少年的那一刻,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渐渐恢复了清澈。

      “好。”

      ……

      “为什么出去一趟还捡了个小乞丐回来!啊!你说啊!”少年被自己的母亲罚跪在地上,用藤条不断地打着他光裸的背。

      “母亲!我想收留他!他太可怜了!”尽管如此,少年也并没有产生想要将幸运儿送回去的念头。

      少年的母亲看着固执的那人,愤怒的将藤条往地上一扔,转身回到了床上坐着。

      少年的父亲终于插得上话了,赶紧上前扶起跪在地上已经有半个小时的少年,小声的说道:“其实你母亲不是不想让你带这个孩子回来,她只是生气你没有提前和她商量。”

      幸运儿局促不安的站在角落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孩子,过来。”少年的父亲对着他招了招手。

      看了一眼少年,幸运儿这才慢慢的挪动了脚步走向了那个下巴上有着胡渣的男人。

      “孩子,几岁了?你有名字吗?”男人知道,像幸运儿这种孩子,一般是没有名字的,但是可能也有例外,所以还是问了一下。

      抿了抿自己的唇,嘴角的伤好不容易结了痂此时又裂开了:“我叫……幸运儿。今年……十三……”

      “你看上去不像十三岁的孩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幸运儿是个好名字,你很幸运,真的,相信我,孩子。”伸手把瘦小的那人抱入怀中,仿佛没有注意到那身脏兮兮的衣服,或许,他根本不在意。男人知道幸运儿是没有名字了,只有这么一个代号。也没有贸然给他取名字,毕竟这个代号已经用了十三年了,改过来不容易,不如就让他保持这个代号,让他不用经历再次熟悉自己名字的过程。

      记事以来,幸运儿是第一次被拥抱,这么的温暖……和那些贪婪的无业游民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那些人给他的触碰是粗暴的,疼痛的。但是现在的这个拥抱,是温暖的,舒适的。

      “恩……我也相信……我很幸运。”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仿佛过去十三年的苦都在这一瞬间迸发了出来。

      饿了三天,他没哭过;

      偷面包吃被人打,他没哭过;

      被逼乞讨到深夜,他没哭过;

      被那些人打得遍体鳞伤跪在地上乞讨,膝盖磨得血肉模糊,晚上拿劣质麦酒一冲消毒,他没哭过;

      只是这一次,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哭了,哭得很狼狈。

      “幸运儿?”约瑟夫诧异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幸运儿一下子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

      鼻尖萦绕着那人身上的青草香,衣料在脸上摩擦着,让幸运儿一下子反映了过来:他居然抱了约瑟夫!

      “对对对不起!我我我,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猛地从那人怀中脱离开来,无神的眼睛看着面前模糊的蓝色影子,双手慌乱的摆动着。

      约瑟夫轻轻笑了笑,抓住幸运儿的手,随后把慌乱的那人抱入怀中。“没事的……”另一只手轻轻擦了擦怀中之人的眼泪,“抱着我吧。”

      “恩……”很久没有听到的一句话,再次让幸运儿红了眼眶。

      谢谢你……约瑟夫……



涂梓的话:私设小幸运的过去,借鉴了一下黑执事马戏团篇小丑一行人的过去,哈哈,不要介意啦。第十话奉上!

夜雨小柒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内有OOC,请见谅】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_(:з)∠)_

*有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有一丢丢的私设

*刀预警(CP:佣幸)】


我已经追踪他很久了。

说实话,这个男孩子很可爱。

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他了。


我,是一个雇佣兵,名字是奈布·萨贝达。

我的工作无非就是拿佣金,找人,杀人,这么简单。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男孩子,20岁,没有姓名。深褐色头发,脸上是小雀斑,带着黑框眼镜,打扮有些的邋遢。说实话,这个男孩没有什么优点,也没什么缺点,最多就是太幸运了吧。

追踪他的几天,我已经见证了他中了三百零八个特等奖了。嗯,现在是三百零九个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_(:з)∠)_

*有OOC

*小学生文笔

*第一人称视角

*有一丢丢的私设

*刀预警(CP:佣幸)】


我已经追踪他很久了。

说实话,这个男孩子很可爱。

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他了。

 

我,是一个雇佣兵,名字是奈布·萨贝达。

我的工作无非就是拿佣金,找人,杀人,这么简单。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男孩子,20岁,没有姓名。深褐色头发,脸上是小雀斑,带着黑框眼镜,打扮有些的邋遢。说实话,这个男孩没有什么优点,也没什么缺点,最多就是太幸运了吧。

追踪他的几天,我已经见证了他中了三百零八个特等奖了。嗯,现在是三百零九个了。运气好到一定程度,也会招人恨的吧。

看着捧着特等奖笑嘻嘻的大男孩,我承认,我对他的单纯可爱所动心了。

所以,这个任务我能拖是拖,期间一直在暗地里保护着他。

 

一个月后,我的雇佣者下了最后的通牒。

如果再不动手,死的那个人,就会是我。

反正也腻了。

我默默的跟着眼前的一无所知的男孩,来到一条小巷。

正当我想掏出我的刀刺出去时,那个男孩摔倒了。

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收回了刀。

“你没事吧?”

我伸出了手。

男孩摇了摇头,他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

男孩有些不知所措的道:“我在找我的眼镜,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不知出于什么心情,我帮他找起了眼镜。

最后,没能找到。

他瑟缩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我正想给他披上我的外套时,他苦笑了一下:“谢了,奈布·萨贝达。”

“你...知道我?”

我有些不可思议。

“丢眼镜,只是我的一个借口...不然,就搭不上话了。”他从背后掏出了黑框眼镜,慢慢的戴上了。

“很奇怪吧?为什么我知道你。怎么说吧...其实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因为,我是重生的。”他笑了,笑的很开心:“会觉得我是疯子吧?我的确疯了,爱上了一个想杀死我的人...”

他沉默了许久之后,又缓缓的叙述道:“上一世,你突然找到了我,就说交往什么的...然后,我们在一起了...然后,就在今天,你亲手杀死了我。因为...最后的通牒,对吧?真的没想到呢,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好玩什么的。真亏您做得出!”

我看着面色惨白的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

男孩苦笑着拿出了一把小刀:“你应该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吧。”

被目标反杀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但,每次我都能完好应对。可是,这一次,我就想静静的等着这个男孩的反抗。

正当我以为他要一刀刺死我的时候,他把小刀递给了我。

“这是一把上好的军刀,听说...一刀见血...不要弄疼我了,我这个人最怕疼了。”他笑了,流着泪笑着说:“我爱你...所以...请杀了我,完成任务吧。”

 

 

“幸运儿。”

这么称呼着眼前冰冷的男孩尸体。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糖醋里脊RUA!
瞎涂性感阿幸在线[哔——][该...

瞎涂
性感阿幸
在线[哔——]
[该拿什么拯救不会画眼镜的我]

瞎涂
性感阿幸
在线[哔——]
[该拿什么拯救不会画眼镜的我]

十九根木头

考试空余时间拿来干嘛?画画✧⁺⸜(●˙▾˙●)⸝⁺

又是一些辣鸡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又一次请老爷们见谅_(´ཀ`」 ∠)_

考试空余时间拿来干嘛?画画✧⁺⸜(●˙▾˙●)⸝⁺

又是一些辣鸡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又一次请老爷们见谅_(´ཀ`」 ∠)_

眠寂没有中二病

男求生者的沙雕日常

我有,在码字。我没忘记自己的坑!
幸佣医香cp向,前佣友情向。明白?

我有,在码字。我没忘记自己的坑!
幸佣医香cp向,前佣友情向。明白?

秋曦晏

dream.fifth

  “黛儿小姐的遭遇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听见‘他’这样说——你不该让他对你露出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

  奈布缓缓走向幸,像是安抚做噩梦的孩子般轻轻环住了他,出声安抚道:“放轻松,已经没事了。”

  当幸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过亲密,有些尴尬地推了推奈布:“谢谢萨贝达先生……就是……”奈布起身,对着幸露出一个微笑:“幸同学你缓过来了吗?”眼神真诚。幸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敏感了,那一闪而过的被束缚感一定只是个错觉。

  “幸同学你对调查科、对‘他们’了解多少。”

  “我父母死的时侯调查科来过,他们说是‘他们’干得。”

  “对...

  “黛儿小姐的遭遇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听见‘他’这样说——你不该让他对你露出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

  奈布缓缓走向幸,像是安抚做噩梦的孩子般轻轻环住了他,出声安抚道:“放轻松,已经没事了。”

  当幸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过亲密,有些尴尬地推了推奈布:“谢谢萨贝达先生……就是……”奈布起身,对着幸露出一个微笑:“幸同学你缓过来了吗?”眼神真诚。幸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敏感了,那一闪而过的被束缚感一定只是个错觉。

  “幸同学你对调查科、对‘他们’了解多少。”

  “我父母死的时侯调查科来过,他们说是‘他们’干得。”

  “对,调查科主要负责有关‘他们’的案件,而‘他们’……不是人类,残暴,野蛮,他们为杀戮而生。”

  “……我昨天晚上也见到‘他’了,‘他’也看见我了……”

  “……不用担心,玩弄猎物是‘他们’之间有些家伙的特殊癖好。你把这个带着,晚上‘他’就碰不到你了。”奈布递给幸装着蓝色透明液体的小瓶子,“我知道‘他’是谁了。之后的行动还需要你的配合,可以吗。”

  幸从奈布手中接过小瓶,乖巧地点点头:“好的,萨贝达先生。”

  “那么,照顾好自己。”奈布拍拍幸的肩膀,手指似是无意识地扫过他柔软的棕发。

  晚上,梦中的公园比往日更加阴沉昏暗。浓雾中的眸子红得仿佛要滴血,带着毫不掩饰的阴鸷与杀意。

  “你见过那个家伙了。”恶魔用低沉的嗓音如是说。


葬仪屋的涂梓也爱幸运儿

【all幸,主约幸】记录下你最真实的一面

9.

      下午的游戏,幸运儿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歪着头纯真的笑着,仿佛今天中午的事情不存在一样。

      “莱利先生,特蕾西小姐,奈布先生,今天中午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做噩梦了。”重新回到鼻梁上的眼睛被那只小可爱推了推,脸上满是歉意。

      奈布看了一眼幸运儿,打了个哈欠,无奈的撑着头:“唉……今天午睡都没睡好,一会估计要秒倒咯~”虽然说一看就知道是夸张的说法,但是某只对于这方面不是很敏感的鹅,...

9.

      下午的游戏,幸运儿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歪着头纯真的笑着,仿佛今天中午的事情不存在一样。

      “莱利先生,特蕾西小姐,奈布先生,今天中午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做噩梦了。”重新回到鼻梁上的眼睛被那只小可爱推了推,脸上满是歉意。

      奈布看了一眼幸运儿,打了个哈欠,无奈的撑着头:“唉……今天午睡都没睡好,一会估计要秒倒咯~”虽然说一看就知道是夸张的说法,但是某只对于这方面不是很敏感的鹅,居然相信了!相信了!信了!了!

      猛地上前几步抓住没反应过来的那人的手,一脸的认真:“奈布先生请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来救你的!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无奈的抽出一只自己的爪子,伸手在幸运儿脑袋上揉了一把,轻笑道:“好,一会我要是倒了就靠你来救我咯。”

      幸运儿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奈布一下子推回了座位上:“好了好了,马上就开始游戏了,坐好坐好。”虽然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这破游戏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开始。

      地图:红教堂。

      “真好……结婚的地方。”轻轻摸了摸自己腰上的新随身物件——婚礼请柬,这是庄园主塞给他的,说是很配他这身月亮脸时装。

      一边向着不远处的一台密码机走过去,一边摘下了自己后腰处的那封婚礼请柬,上面模糊的地点和结婚人让幸运儿莫名的有些感伤。

摇了摇头把那些奇怪的想法都甩出脑海,找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赶在乌鸦盯上他之前开始了破译。敲击键盘的声音驱散了飞向幸运儿的乌鸦,让那人得以安心破译。

但是下一刻警戒心跳就跳了起来,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破译,转身躲入了一旁的柜子中。

静静的看着鹿头走过柜子,等待着心跳完全消失,才忍不住偷笑着那位监管者没看见他。

“唔呃咦啊……”谁知道监管者突然半路回来,吓得幸运儿一激灵。但是鹿头并没有打开柜子把他绑在气球上,而是把一个东西放在了密码机之上,随后便离开了。

悄悄从柜子里探出头,幸运儿感到十分奇怪。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让这位监管者沦陷了,也让自己以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密码机上是一张地图,哦,好吧,真的很为莱利先生感到担忧,希望他没事。拿起那张地图,看着地图上面沾染上的丝丝血迹,虽然律师的状态栏并没有显示半血,但是幸运儿大概知道,律师的情况肯定不会有多好。

因为这局有着特蕾西在,所以很快便亮起了所有密码机。

或许是因为有幸运儿在,鹿头的心情很好,这局似乎是打算四放佛系了。

“奈布先生,我发现一个很好的事情哦!好像是bug,又好像是彩蛋!”幸运儿找到了在大门口等待他的奈布,一脸的兴奋。

这样的兴奋似乎从加强之后还是第一次,毕竟幸运儿对于加不加强无所谓,但是今天却是意外的很开心的样子,这不由得让奈布有些好奇。

“你看好咯!”幸运儿慢慢的跑向一个箱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居然一边许愿一边行走着。

那人轻轻闭着眼睛,微微低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地上泛起金光。在奈布眼中,此时的幸运儿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仿佛离他们越来越远。

“啊!”或许是因为幸运儿飘得太过于忘我就连鹿头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直接撞了上去。你们说说看,求生者和监管者撞在一起,谁比较容易摔倒?答案不可置否,幸运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镜也一下子甩了出去。

那位原本十分沉稳的监管者一下子慌了,赶紧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幸运儿,揉着那人被撞到的额头,着急的打着手语:“对不起,没事吧!?”

然而此时没有眼镜的,高度近视的某只小幸运只看得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在眼前晃动,根本看不清楚别的。

摇了摇有些发晕的头,轻轻拨开鹿头,随后趴下身在地上寻找着什么。

奈布看着那掉在地上被摔碎了的眼镜,又看了看跪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寻找着眼镜的幸运儿,快速走上前捡起那副眼镜,藏在了身后。

“幸运儿,你先出去吧,我帮你找眼镜就好。”碎掉的眼镜是不能给幸运儿发现的,不然他会哭的,毕竟这是他哥给他留下的唯一一个东西。幸好只是镜片碎了,镜框还是好好地,如果及时补救还是来得及的。

幸运儿扶着门慢慢站了起来,无神的眼睛看向发声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是没办法寻找眼镜的,只能够再三叮嘱奈布:“奈布先生一定要帮我找到哦……一定要哦……”好不容易把这个小家伙送出门外了,奈布又开始看着碎掉的眼镜发呆了。

“我是不是做错事了?”鹿头对盯着眼镜碎片发呆的那人打着手语,颇有几分自责。

“不,没事,不是你的错,是这小家伙太皮了没看路。但还是得没把这眼镜修好之前不能给他发现。”奈布有些烦躁的扯下了自己的帽兜,露出了那许多人都好奇有没有的头发。

鹿头颇有些好奇的伸手抓了一把那人的头发,随后在那人呆愣的眼神中收回了手,打着手语:“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光头。”结果下一秒就被砸了一板子。

“呵呵……还是想想怎么修这幅眼镜吧。”或许是因为鹿头的手语让奈布感觉到有些不爽,所以帽兜重新被戴上了,遮挡住了头发。

鹿头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被砸的地方还是有点疼的。

幸运儿刚出游戏就跌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眯着眼睛抬起头只能看到那人一个蓝色的影子。“对不起!我眼镜不见了!看不清楚!所以……”还没等说完,就被那人拎着后衣领扔进了自己的房间,迷茫的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

“以后,放你。”熟悉的声音让幸运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面前这个蓝色人影是约瑟夫。

猛地站起身,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说什么!?”虽然约瑟夫不放他是挺气的,但是那种真正追与逃的感觉让幸运儿很是痴迷,就好像回到了以前他哥还在的时候。可是现在约瑟夫突然说要放他了,这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涂梓的话:这次又晚了,真好,而且我敢保证,质量下降了,因为我写写停停的磨了好久,咦呜呜呜……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江姜绛酱

全员性转(四)我认真的想了想决定一起发算了,免得显得我很短小(???)

换了个滤镜看上去(大概)清晰多了

最后两p腿控福利w

正经不起来的我

全员性转(四)我认真的想了想决定一起发算了,免得显得我很短小(???)

换了个滤镜看上去(大概)清晰多了

最后两p腿控福利w

正经不起来的我

番犬
第五人格欧美服

好多cp

来吃啊

第一弹


图片来自Instagram@hirakiart_

第五人格欧美服

好多cp

来吃啊

第一弹


图片来自Instagram@hirakiart_

ʙᴀᴇ
是我了来自推特画手@_pani...

是我了
来自推特画手@_panika_3

是我了
来自推特画手@_panika_3

ʙᴀᴇ

幸运儿
来自泰国画手@varelserz

幸运儿
来自泰国画手@varelserz

月上陵

我赛后总是会遇到一些可爱的人,总是忍不住想分享一波

我赛后总是会遇到一些可爱的人,总是忍不住想分享一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