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幽谷悬命

197浏览    5参与
叉杰不是×洁

【唐绝】小冤家

主唐绝小变态,说些小变态在仙山干的好事。


短小精悍,ooc警告。

———

[仙山再会]


黯翼飞宵没想到,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


“嘿嘿,飞宵同志,你也被不动城的鸟头人干掉啦?”


唐绝此时还对自己被叶小钗吊打的事心有余悸,天天鸟头人鸟头人说个不停。


黯翼飞宵显然是不想理会他:“替你收尸的是幽谷悬命,不是我,不必纠缠。”


“啧啧啧,你这死虫子,我和你套近乎,你怎么还不领情啊?”唐绝无奈地撩起中分的蓝色刘海,“好歹我与你也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死后还能在这相见,是缘分懂吗?缘分!...

主唐绝小变态,说些小变态在仙山干的好事。

 

短小精悍,ooc警告。

———

[仙山再会]

 

黯翼飞宵没想到,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他。

 

“嘿嘿,飞宵同志,你也被不动城的鸟头人干掉啦?”

 

唐绝此时还对自己被叶小钗吊打的事心有余悸,天天鸟头人鸟头人说个不停。

 

黯翼飞宵显然是不想理会他:“替你收尸的是幽谷悬命,不是我,不必纠缠。”

 

“啧啧啧,你这死虫子,我和你套近乎,你怎么还不领情啊?”唐绝无奈地撩起中分的蓝色刘海,“好歹我与你也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死后还能在这相见,是缘分懂吗?缘分!”

 

黯翼飞宵没有回答,欠开身子,让出一条道来。

 

“你……干嘛?”唐绝不知所措地抱住胸。

 

“带路,”黯翼飞宵还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回你家。”

 

“切,死傲娇,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坦诚呢?”唐绝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从他身边经过,竟是趁他不注意,伸手取走了他的蝴蝶发饰,转眼就跑没影了。

 

黯翼飞宵全程冷眼。

 

后来,黯翼飞宵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去唐绝家的路。

 

“……神经病,以前也没发现他竟然跑的这么快……”

 

[一家三口]

  

没过几天,幽谷悬命也来仙山了。

 

唐绝很有主人风范地为他准备了接风宴,叫上了黯翼飞宵,三人很和谐地吃了顿饭。

 

只是,有唐绝在,不可能有安宁的时候。

 

果不其然,吃到一半,唐绝放下筷子,做出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各位,你们觉不觉得,我们很像一家三口啊?”

 

安静吃饭的两人对视,早已习惯了他的一惊一乍,也想看看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你们是儿子,而我,”说罢,唐绝挺胸抬头,“是你们的爸爸!”

 

“噗——”

 

正在喝汤的幽谷悬命把还未来得及喝下的汤全数喷到了唐绝的脸上。

 

“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爸爸!”

 

黯翼飞宵全程冷眼。

 

“……谁让你占别人便宜,活该。”

  

[刘海]

 

近日仙山来了一位叫无明一刀斋的刀者,留着整齐的齐刘海,唐绝觉得挺好看的。

 

随即联想到黯翼飞宵那光秃秃的额头,嘴角浮现起一抹怪笑。

 

第二天某虫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多了层头发。

 

是的,一层头发,这刘海剪的和狗啃过似的,连刘海都算不上。

 

黯翼飞宵用脚趾头一想,嗯,是唐绝不会错了。

 

唐绝是在幽谷悬命的卧室里被他捉拿归案的,被他发现时,那个罪犯还在一心一意地帮正在午休的幽谷悬命剪着和他同款的刘海。

 

这要是被走偶像派路线的幽谷悬命看到了,一定会想手撕了唐绝。

  

“嘿嘿嘿挺好看的,虫子你不要生气嘛。”

 

面对唐绝的道歉,黯翼飞宵选择充耳不闻,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后来一刀斋再见到唐绝,觉得很奇怪:“你的刘海……”

 

“哎,别提了。”唐绝假装抹了一把辛酸泪,“被我的那个不懂事的儿子剪的。”

 

真不愧是他的儿子,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黯翼飞宵这刘海剪的怎么比他剪的还难看啊!

END.

———

是的没错就这么短。(因为,我爽!)

 

但愿没有ooc。



 



鹹魚一夜燈

寫手30題:若我英年早逝(沉唐) 短段#2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短段#1

  唐絕其實沒有與異識相融同化。

  他們依舊「和平共處」如同沉輪剛與唐絕接觸那時,異識存在於他的意識一隅,卻不真正支配他的身軀。

  但是沉輪並不知道這點,與唐絕素不對盤又非欲沉輪出身的黯翼飛宵更不可能察覺。

  看著似乎誤會的沉輪,唐絕甚至感到有趣。

  想讓沉輪摔進自己的騙局裡,最好的方法是連自己都騙,偶爾嘗試讓異識接管身體也無妨。

  ...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短段#1

  唐絕其實沒有與異識相融同化。

  他們依舊「和平共處」如同沉輪剛與唐絕接觸那時,異識存在於他的意識一隅,卻不真正支配他的身軀。

  但是沉輪並不知道這點,與唐絕素不對盤又非欲沉輪出身的黯翼飛宵更不可能察覺。

  看著似乎誤會的沉輪,唐絕甚至感到有趣。

  想讓沉輪摔進自己的騙局裡,最好的方法是連自己都騙,偶爾嘗試讓異識接管身體也無妨。

  那麼他又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的逗弄沉輪?

  他高興。

 

  沉輪愕然的表情他永遠也看不膩。

  想到第一次戲弄他得手的場景,唐絕忍不住笑出聲。

  不曉得下一次會多快到來。

  沉輪最近待他的態度有些怪異。

  確切來說,從那夜浴血與他談話後便是如此,只是唐絕一直到最近才恍然意識到。

  對於那夜的談話他其實沒有印象,但他並非因為完全受異識操控而失去記憶。

  ……按理應是如此,但唐絕怎麼努力回想,腦中唯有一片空白。

 

  那段記憶對他來說重要嗎?不重要。

  那段記憶對他逗弄沉輪的計畫來說重要嗎?非常重要。

 

  異識拒絕給予他那段記憶。

  斷然的拒絕絲毫不損唐絕的信心,他知道自己不依靠那記意也能想出新玩法。

  但他還是希望先解決沉輪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怪異眼光,一副他唐大爺快死了的眼神。

  「沉輪啊……你愛慕崇敬的眼光會使我窒息。」

  「哦、是嗎?」

  「是,麻煩轉過去好嗎?」

  「不好。」

  平常都是他氣昏沉輪,怎麼也有反過來的一天!

  唐絕深吸一口氣,又沉沉地吐起,他步履沉重的走向沉輪。

  「嗯?有事嗎?」

  「我才想問你,好同事。」

  唐絕伸手將沉輪的頭掰了個方向回到他的正前方,確定沉輪沒有轉回的意思後滿意的拍拍手準備離去。

  「我更想問你,好下屬。」

  沉輪又他媽轉過頭來望著他!

 

  對上沉輪那含笑的雙眸,唐絕第一次感到棘手。

  「你、是唐絕吧?」

  「一直都是,你有更好的問題嗎?」

  看沉輪反應,唐絕斷定他的把戲已然奏效。

  「例如?」

  沉輪勾唇微笑,一瞬換回平日那副遊刃有餘模樣。

  「那要看你想問哪方面。」

  唐絕不甘示弱的回以微笑,直視對方。

  「你跟異識的融合程度。」

 

  聞言,唐絕的瞳孔微縮,雖是訝異卻沒有表露太多情緒動搖的破綻。

  「如同你一開始見到的那樣,『我們』沒變過。」

  「是嗎?」

  沉輪抬手,指腹緩慢地摩娑下頷,似是認真思忖的神色讓唐絕莫名不安,卻說不上緣由。

  「那我沒問題了。」

  語畢,沉輪乾脆地轉回頭去,再也沒有搭理唐絕。

  「你究竟想做什麼。」

  低沉嘶啞的嗓音傳入耳內,無光的黑夜裡,惟有沉輪的眸子隱隱透著紫光。

  「我才想問你究竟想做什麼,幽谷懸命。」

  被沉輪逼得無路可退,背倚牆面的『唐絕』面上神色淡漠如冰,水藍的眼瞳閃爍著詭譎螢綠。

  沉輪抿緊雙唇,無話可說。

  「沒事的話就放我離開。」

 

  第二次,同樣的狀況,自己沒有辦法做出其他反應。

  沉輪心中掙扎了會,終究是收回阻擋在唐絕頰側的手。

  「唐絕。」

  「幹嘛?」

  「沒事。」

 

  「唐絕。」

  「……」

  「唐絕?」

  「我有聽到,你到底叫我幹嘛!」

  「沒事。」

 

  「唐絕。」

  清脆的金屬落地聲。

  「哈。」

  「……我要走了,千萬別想我。」

  反了反了,簡直是反了。

  被沉輪那般怪裡怪氣的呼喚了一天,他唐絕終是受不了,見到沉輪便轉身就走,死也不和他共處一室。

  第三次和沉輪「巧遇」,他正起身欲走,卻見沉輪迎面而來,後方還跟了個綠毛——是黯翼飛宵那討厭鬼。

  

  正好,這下他絕對有足夠的理由迴避了。

  他才不信熟知他倆不合的沉輪會硬逼他留下。

 

  「這麼巧,我正好要出門,那就換你們顧家門啦,加油哈。」

  唐絕揚起笑臉輕拍沉輪肩頭,抬步便要越過他走人,沒料到沉輪竟是伸手擋在他胸前,阻他前行。

  「我們三人難得一聚,你不如留下。」

  「不了,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把黯翼飛宵爆打一頓。」

  「你說什麼!」

  見黯翼飛宵又忍不住要衝上前揍唐絕,沉輪伸出另一手擋在黯翼跟前。

  

  又是這樣,沉輪當和事佬當不膩嗎?他唐絕都看膩了。

  「你看,黯翼飛宵如此迫不及待的衝上前來,我不打他一頓我還叫黑手唐絕嗎?」

  一臉無奈,面上仍是帶笑的唐絕聳肩道。

  「所以你還是別奢望我留下了,你們自個去培養感情,我不打擾,再見——」

  擺擺手,唐絕直接以身體推開沉輪橫在身前的手臂……不,並沒有,沉輪順勢彎起手臂將人牢牢圈住。

  

  「沉輪……我有句話必須先說在前頭,我唐大爺不愛男人的。」

  迎上沉輪一成不變的淡漠神色,唐絕隱約覺得他在那雙眼底看見一絲戲弄得逞的笑意。


TBC.

鹹魚一夜燈

寫手30題:若我英年早逝(沉唐) 短段#1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陰冷的房,唯有一燭火供著飄忽不定的微光。

  一身黑衣的唐絕仿若沒入了夜。

  眼中暖色燭光閃動,卻沒減去半分他眸裡的冷漠。

  在子丑交替的時辰裡,他無語,面對著他自己。

  腦裡什麼想法也沒有,平日戲謔面容與含笑眼眸此時卻像極了自己天天面對的那張臉——沉輪的神態。

  

  他瞥向明滅不定的燭火,抬手,沒有遲疑的一掌捏滅。

  一聲嘲蔑哼笑短暫響起...

【注意!!】憑感覺打/不打稿直接上/想到什麼打什麼,對劇情講究的朋友麻煩右上叉叉,對你我都好

【注意!!】OOC難免,寫自己心中的沉唐二人/介意者請自行迴避

【注意!!】情感的部分沒那麼重,似雙箭頭又似沒有箭頭存在

  陰冷的房,唯有一燭火供著飄忽不定的微光。

  一身黑衣的唐絕仿若沒入了夜。

  眼中暖色燭光閃動,卻沒減去半分他眸裡的冷漠。

  在子丑交替的時辰裡,他無語,面對著他自己。

  腦裡什麼想法也沒有,平日戲謔面容與含笑眼眸此時卻像極了自己天天面對的那張臉——沉輪的神態。

  

  他瞥向明滅不定的燭火,抬手,沒有遲疑的一掌捏滅。

  一聲嘲蔑哼笑短暫響起,他轉身蹬步,自敞開的窗口離開房間。

  

  唐絕沒有發出丁點聲響,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留下。

  然而沉輪卻察覺了。


  那天的夜裡沒有月光。

  原來被取出心的人不一定活不了。

  

  要說沒有一絲訝異是不可能的,唐絕甚至有些佩服了。

  他好奇對方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他們組織的據點跟他的上司一樣,色調陰沉又無聊。

  唐絕閒得發慌,卻又不能隨意行動。

  計畫計畫又一個計畫、偉大的霸圖志業、成王爭地,他唐絕有爭鬥之心,卻沒有這麼大。

  也不是個工作狂。


  他撐著臉頰,全力演繹著什麼叫做百般聊賴。

  趁沉輪移動腳步時,他使勁朝沉輪投去一個生無可戀的眼神。

  被沉輪完美的無視了,連眼珠也沒轉過來分毫。

  「哎呀,我這麼帥,不看一眼可惜啊。」

  「沒事做嗎?唐絕。」

  「怎麼可能,我忙得很,只是怕你想我了才來讓你看看。」

  語罷,他甩了甩披風,面上笑容燦得發光。

  沉輪不置可否,卻是彎了彎唇角。

  

  那算是笑嗎?

  唐絕摩娑著下頷,陷入深思,連沉輪離開了也沒察覺。

◎ 

  與黯翼飛霄第十三次起衝突。

  擋下墨玄手與赤蟲潮的依然是沉輪。

  黯翼飛霄冷哼一聲,瞥了唐絕一眼便收手離去。

  「我沒奢望你們當朋友,但最起碼別成為仇敵。」

  「我——討——厭——他。」


  「你要討厭他可以,別影響工作。」

  「你到底有哪天不提工作。」

  唐絕打落沉輪手中卷軸,素日含笑戲謔的眼眸竟挾了一絲怨怒。

  「唐絕,你這是什麼意思?」

  捲軸滾至唐絕腳邊,他們的眼神對峙著,沒人打算撿。

  沉輪的語氣淡漠如冰,和上刻隱含怒火的唐絕正巧形成對比。

  「……哈,沒什麼意思。」

  唐絕笑瞇了眼,瞥了眼沉輪蹙起的眉間。

  「逗你玩呢,認真了?」

  「沒有。」

  沉輪俯下身去拾起了卷軸,指方觸及卷紙,一雙朝他移步而來的黑鞋落入視線,隨即死踩卷角。

  沉輪抬眼望向唐絕,不發一語。

  明明被箝制住的人是沉輪,唐絕卻在對眼一瞬體認到挫敗。

  「你真無趣。」

  唐絕咋舌,移開鞋尖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沉輪啊、你一個大男人怎麼綁兩條麻花辮呢?挑染倒是不錯看。」

  唐絕在沉輪身旁整整繞了一圈,不住打量的目光讓沉輪心中也生了幾分煩躁。

  「你看夠了沒?」

  「當然還沒。」

  唐絕笑瞇了眼。


  「哎,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麼,難道你喜歡麻花辮?」

  「不。」

  「那是為何?」

  「這不是麻花辮。」

  「這不是麻花辮,那什麼才是麻花辮?」

  唐絕的手不安分地拉起沉輪肩上一縷髮辮細細端詳。

  沉輪沉沉地嘆了口氣。


  「你!」

  沉輪不過揮揮袖子,唐絕額前兩縷藍髮與腦後馬尾瞬間成了三條精美的辮子。

  「你這樣可愛多了,何不感謝我?」

  沉輪難得笑了,而努力邊用披風擋著自己頭髮邊拆辮子的唐絕什麼也沒看到。

  「你敢傳出去我就殺了你!」

  「哈,誰先死還很難說。」

  沉輪好整以暇地應。

  「如我這般有臉有實力的人怎麼想都會留到最後。」

  唐絕總算解開了髮辮。

  沉輪捏住他的下巴,左右端詳著,沉吟一聲後道:「原來你的標準這麼低。」

  「我看是你沒眼光。」

  唐絕倏然掄起拳來往對方心口擊去,卻被沉輪輕易閃躲。

  「實力也不怎麼……」

  沉輪話未言盡,只是瞇細嘲諷的眸。


  唐絕原先燃著怒火的眼眸突然暗淡幾分。

  沉輪挑眉,疑惑著這怪異而突然的變化。

  「唐絕?」

  對方出奇的沒有應聲,神色好似陷入自我思緒而與外界隔絕。

  「唐絕。」

  沉輪又喚了聲。

  唐絕緩慢地眨了眨眼,偏首盯著眉間緊蹙的沉輪,而後露出孩童般的純稚笑容——看在沉輪眼底只感一股說不出的怪異。

  「嚇到你了?這麼好騙行嗎?九輪天大魔頭?」

  「讓你騙,無妨。」

  唐絕的笑容一瞬凝滯。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趕緊閉嘴好嗎?」

  「哈。」


  沉淪居然笑出聲了,天該下紅雨了。

  唐絕向外看去,沒下?

  很好,去殺幾個人榨點血來造雨吧。

  思及此,他也不多猶豫,提起墨袍掩面便是化光而去。

  夜半時分,不安分的唐絕又溜出去了。

  沉輪一直不懂他為何需要以這種方式離開基地。

  偷偷摸摸地似個賊。

  歸來時卻又大喇喇挾著一身腥臭稠紅從他未掩的房門前經過。


  「唐絕,你去哪裡了?」

  「我不是唐絕。」

  唐絕背對他停下腳步。

  沉輪走上前去將他扳過身來。

  唐絕的眼裡少了平日光彩,隱隱透著詭譎的綠光。

  「……異識?」

  「需要訝異嗎?身為欲沉輪部將的你應該很清楚會有這個過程。」

  唐絕勾唇而笑,邪魅似他卻不是他。

  沉淪鬆開抓住對方衣袖的手,雙唇緊抿,無話可回。

  「無事的話我就離開了。」

  唐絕振了振自己腥臭衣袖,語罷,頭也不回的走了。

鹹魚一夜燈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陣子看了些魔暴的條漫,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開始萌上了生活充滿惡趣味(?)的CP

看著個性惡劣的兩人互鬥真是太萌了

PS中間那格的唐絕表情可愛到想拿來當頭貼(自己講

早上咬了篇好香的沉唐文,加上前陣子看了些魔暴的條漫,總覺得自己是不是開始萌上了生活充滿惡趣味(?)的CP

看著個性惡劣的兩人互鬥真是太萌了

PS中間那格的唐絕表情可愛到想拿來當頭貼(自己講

风远白云秋

欲沉轮

 在苦境伪装成别离禅的时间久了,幽谷悬命对于九轮天的记忆都有些许模糊了,但第一次见到沉轮王的情景,仍是清晰得仿佛昨天才发生。

那是内战结束,九轮联盟建立,欲沉轮重建许久之后的事情了。

少年时期的幽谷悬命居于欲沉轮边境,常年受到血歃族侵犯骚扰,年少的他早早地练就了一身不俗的功夫。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他自小定下的人生目标,而美貌与智慧并存,经常与战士们坚守于一线保护欲沉轮的姤皇海霙更是他十分尊敬钦佩的王。

但是战争改变了欲沉轮的一切!

算计、屠戮、毁灭、重建......

这一切短暂却又漫长,直到

沉轮王的出现,九轮联盟的建立。

在和平的共识中,伤痕累累的欲沉轮获得了新生。许...

 在苦境伪装成别离禅的时间久了,幽谷悬命对于九轮天的记忆都有些许模糊了,但第一次见到沉轮王的情景,仍是清晰得仿佛昨天才发生。

那是内战结束,九轮联盟建立,欲沉轮重建许久之后的事情了。

少年时期的幽谷悬命居于欲沉轮边境,常年受到血歃族侵犯骚扰,年少的他早早地练就了一身不俗的功夫。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他自小定下的人生目标,而美貌与智慧并存,经常与战士们坚守于一线保护欲沉轮的姤皇海霙更是他十分尊敬钦佩的王。

但是战争改变了欲沉轮的一切!

算计、屠戮、毁灭、重建......

这一切短暂却又漫长,直到

沉轮王的出现,九轮联盟的建立。

在和平的共识中,伤痕累累的欲沉轮获得了新生。许多在当初逃过一劫现在仍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的人民开始重建他们的家园,展现自己的能力与才华。

幽谷悬命便是在那个时候脱颖而出。

欲沉轮武冠之首。

在觐见王之前,他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思考会是怎样的场景。毕竟,关于沉轮王的传言一直不少。

闻名不如见面,真的很......出乎意料。

红衣王者外貌很剽悍,就是身高...恩...好像矮了点。

幽谷悬命心中默默评价。

沉轮王走向幽谷悬命,将行礼的他扶起,开口所言虽是断断续续但语句十分清晰:“你,很强!我们,一起,保护,欲沉轮!”

简单的话语莫名激起幽谷悬命内心的热血。

他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以如何状态回应,只记得那双扶起他的王者之手的温度,以及......

咦?这手软嫩的触感和他那张粗犷的脸不搭啊,反而像十几岁的稚童呃......

幽谷悬命默默腹诽,面上却丝毫不显。

 

“好友?好友?”

耳边传来却尘思的呼唤声,别离禅突然晃过神来。

“好友,怎样了?”别离禅望向却尘思。

“这话应是我问你吧?”却尘思道,“自方才看见那个小童为怀中那只破损的布偶一直向其母哭闹之后,你便出神至今。好友,你无事否?”

“我,无事。只是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而已。劳你挂心。”依然是那个进退有礼的别离禅,但对于自己方才一瞬的失常表现却无意多谈。

同修相识许久,却尘思也并未在意这个小插曲。

 

九轮联盟建立,各国在九轮共裁天譩与以及天相的领导下,和平相处互不侵犯合作发展一致对外,但是......

“崇罪明邦的绝日狂图、近神天的近神天司、战玺境界的战玺主、魔息国度的魔息大帝,这几个都是老谋胜算、心机深沉的老狐狸,善于在九轮共同的各项决策中谋求各自的利益。反观我王,虽有天相相护,各国之首也不敢小觑我王强悍霸道之力,但其智如稚童,在各国之间的交涉上,仍是弱了几分。”

“若是先皇仍在,为王出谋划策,也许会是不同的境地,毕竟欲沉轮在不通武艺的先皇带领下也曾屹立了许久岁月。”

“乐道,虚舟,这就是你们迟迟不愿承认王的原因吗?”


TBC


追九轮剧那会想写的,然而中间时间隔了太久,我不记得接下来要写什么了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