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广播

2924浏览    844参与
角砂糖

广播 VIIII

我的主播,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也不想用如此陈词滥调的方式来开场,但事实如此,我也无可奈何。

你见过死亡在你面前的样子吗?我好像没有很害怕。就像知道自己那天晚上会失眠一样,这样的夜晚我曾经度过许多次。唯一的不同在于,第二天的早上我终究还是会睡着,只是这次不会再醒来。

我常常很害怕自己做的梦,因为书里说梦不会说谎。我很害怕自己的真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说出来的真话,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跑出来,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见。小心保存这份小小的疯狂,是我唯一知道的和其相处的办法。

所以留给你这封信,只是觉得,你大概可以稍微理解一点我的意思吧?

虽然之前你一直不懂。我猜,我...

我的主播,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也不想用如此陈词滥调的方式来开场,但事实如此,我也无可奈何。

你见过死亡在你面前的样子吗?我好像没有很害怕。就像知道自己那天晚上会失眠一样,这样的夜晚我曾经度过许多次。唯一的不同在于,第二天的早上我终究还是会睡着,只是这次不会再醒来。

我常常很害怕自己做的梦,因为书里说梦不会说谎。我很害怕自己的真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说出来的真话,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跑出来,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见。小心保存这份小小的疯狂,是我唯一知道的和其相处的办法。

所以留给你这封信,只是觉得,你大概可以稍微理解一点我的意思吧?

虽然之前你一直不懂。我猜,我祈祷,你稍微有一点点进步。

吊进我手里的生理盐水,慢慢跑进我的身体。我已经可以习惯针刺破皮肤的感觉了。有时候会看到血悄悄从我的身体里离开,往吊瓶里跑,但很快会发现那好像是错觉。

晚上做梦的时候常常会有错觉,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半夜睡着的时候会觉得你好像躲在我的枕头底下,但我也不敢看。

就只能闷住枕头,希望醒来之后你死在下面。

醒来之后,总是自己的手麻麻的,压在枕头下面。

你懂吗?

沉迷晚宁无法自拔

待在广播站的我可以放撒野了
奇然版这个好好听

待在广播站的我可以放撒野了
奇然版这个好好听

如花
电影《小亲亲》。 不吵不相爱。

电影《小亲亲》。


不吵不相爱。

电影《小亲亲》。


不吵不相爱。

南局福段HXD3C

教各位怎么使用SDR收音机来听日本电台

1 请先进入网站“SDR.hu”

2 在网站的搜索框中输入接收机所在的城市名(需为英文,如Tokyo,Fukushima,Nagoya,Osaka等等)

3 每个搜索结果中都会有一个链接,点击进入

4 进入页面后,右下角是一个控制台,上面有一个输入框,点击可以输入频率

5 收听中波广播时,需要在控制台上选择AM制式

6 输入想要收听的频率,即可收听

注意:如果点击搜索结果中的网址后,出来的画面是一个蓝色的框,里面要你填密码或者出现Firefox什么的,说明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或者是正在使用该收音机的人数已经到达上限,建议换个浏览器或者换台收音机再试一次。

下面列出几个常听的电台频率

594千赫 NHK东京第一放...

1 请先进入网站“SDR.hu”

2 在网站的搜索框中输入接收机所在的城市名(需为英文,如Tokyo,Fukushima,Nagoya,Osaka等等)

3 每个搜索结果中都会有一个链接,点击进入

4 进入页面后,右下角是一个控制台,上面有一个输入框,点击可以输入频率

5 收听中波广播时,需要在控制台上选择AM制式

6 输入想要收听的频率,即可收听

注意:如果点击搜索结果中的网址后,出来的画面是一个蓝色的框,里面要你填密码或者出现Firefox什么的,说明你的浏览器版本过低或者是正在使用该收音机的人数已经到达上限,建议换个浏览器或者换台收音机再试一次。

下面列出几个常听的电台频率

594千赫 NHK东京第一放送

1134千赫 文化放送

1242千赫 日本放送


德哈催婚大队

德哈的深夜广播【第一期】(上)

是催婚大队深夜广播的稿子。

P.S以下所有都是群里聊天记录改编

先感谢各位广播员的辛苦熬夜带来的沙雕节目~

广播员———————

才高七斗: @三里猫是个废 

阿楠: @小虫回来就改名 

金加隆: @华凉 

深夜广播现在开始,

(片头曲)

 

才高七斗: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今晚的守夜广播《去霍格沃兹深夜探访》,我是广播员才高七斗。

 

阿楠:我是二号广播员阿楠,在线广播德拉科和哈利深夜做爱,心小饼干(其实是做爱心小饼干啦~)

 

才高七斗:暑假快要结束了,霍格沃兹的各位马上又要...

是催婚大队深夜广播的稿子。

P.S以下所有都是群里聊天记录改编

先感谢各位广播员的辛苦熬夜带来的沙雕节目~

广播员———————

才高七斗: @三里猫是个废 

阿楠: @小虫回来就改名 

金加隆: @华凉 

深夜广播现在开始,

(片头曲)

 

才高七斗:大家晚上好,欢迎收听今晚的守夜广播《去霍格沃兹深夜探访》,我是广播员才高七斗。

 

阿楠:我是二号广播员阿楠,在线广播德拉科和哈利深夜做爱,心小饼干(其实是做爱心小饼干啦~)

 

才高七斗:暑假快要结束了,霍格沃兹的各位马上又要回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写完斯内普教授的作业?或者弗里维教授的?在这里,衷心提醒格兰芬多的各位,别忘了,我们还有赫敏·格兰杰同学。的作业

 

才高七斗:抄她的作业准没错,听说救世主先生就是这么熬过来的。

 

阿楠:韦斯莱先生也是呢。

 

才高七斗:听说大名鼎鼎的男孩哈利·波特也在深夜赶作业,让我们现在去探访一下。

 

拨通电话:“哈利,你这边怎么样?”

 

电话:“首先,我没有在补作业。其次,你们那边谁能帮帮我啊!德拉科死要把我拽到上!”哈利撕心裂肺地吼道。

 

电话:“伟大的救世主破特,居然连作业都需要别人帮忙吗?要不要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会大发慈悲帮帮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呢。”听这声音,估计是要把波特先生死拽到上的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了。

 

才高七斗(默默挂掉电话):既然知道了,那我们就来说说,救世主哈利波特与马尔福家大少爷的故事吧,金加隆,你作为潜伏在斯莱特林多年的卧底,你怎么看?

 

金加隆:这件事呢,听我说就对了,我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鬼,我觉得就好你们的意见不重要当然他们两个的意见也不重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说他们有鬼就是有鬼。

 

才高七斗:那好我们知道了,总之就是破特儿先生和马尔福有一腿么?真有意思,想当初我们的马尔福先生还说谁喜欢救世主谁就是大傻X呢,这个你怎么说?

 

金加隆:他就是大傻X这点毋庸置疑,谁会每天踩着模特步去找救世主?你会吗你不会,所以说也就只有他才会用低端手段吸引我们救世主的注意,当然我们的马尔福先生表现的那么明显救世主还是没能察觉,该说果然直男情商低吗?

 

阿楠:当然也没有谁会为了追一个人从斯莱特林带一帮人辛辛苦苦跑到格兰芬多然后在树上凹了好久造型“听到没有,到时候波特来了,我就滑下去,你们就全都围上来。”

 

才高七斗:看来有更多目击者了,看来马尔福先生为了追求波特先生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让我们为这样的神仙甜美爱情鼓掌!(此处应有掌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阿楠::接下来是与听众的互动环节,让我们接听第一位热心听众的来电——

 

电话:“格兰芬多扣十分。”

 

阿楠:…打扰了斯内普教授,您继续熬魔药蛤

 

金加隆:好的让我们接听下一位热心听众的来电——

 

电话:“哈利破特!你居然挂我电话!”

 

金加隆:嗯……看起来我们的马尔福先生的记忆还停留在上面的采访呢

 

电话:“你他妈现在就给我从狮子窝里滚出来!”

 

(默默调小音量)

 

电话:“老子不ri哭你老子就不是德拉科马尔福!”

 

才高七斗:关关关,涉黄涉黄了啊,听广播的还有小朋友呢。

 

电话:“从现在开始我等几分钟我ri 哭你几回!”

 

金加隆:刚刚我们对马尔福先生的话做了一些美化处理

 

电话:“哈利破特你听到没有,别逼老子亲自去狮子窝把你揪出来”

 

(挂掉电话)

 

电话:“德拉科马尔福!”

 

(再次调小音量)

 

才高七斗:艹。

 

电话:“老子前几天和你约会他妈就让你等了一分钟!你他妈硬要按六十秒的来算!”

 

电话:“你他妈知不知道我现在还下不了床!”

 

电话那边较小的声音:“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我劝你们两个安静,打扰我看书了。”

 

(死一般的沉寂)

 

(挂掉电话)

 

(调回正常音量)

 

金加隆:看来我们的救世主和马尔福先生关系很好呢。

 

因为第一期内容太多,所以分成上下两期,见谅。

再次感谢阿楠,金加隆和阿七~

更多精彩请加入德哈催婚大队:1002492010

 

广播员表示小心心就是工资~

👇👇👇👇👇♥️✔️

沈阳家教网

沈阳上门家教网-广播

一、广播

利用无线电波或导线播送声音、图像节目的方式称为广播。按传输方式,

广播可分为“无线广播”和“有线广播”两类。只播送声音的,称为“声音

广播”,简称“广播”;同时播送图像和声音的,称为“电视广播”。广播

电台(或广播站)和电视台把节目转换成电信号,利用无线电波或通过导线

播送出去,人们通过收音机、电视机等设备收听和收看。

知识训练,就是借助投影,让学生把新知识巩固下来或运用已有知识去

同化新知识。如小学一年级生字“牛”的教学,在学生掌握音、形、义之后,

先后投影水牛和黄牛的图像。在教师的指导下,让学生知道“牛”有多种,

有水牛、黄牛⋯⋯,以及像“牛”的事物。如果按牛的...

一、广播

利用无线电波或导线播送声音、图像节目的方式称为广播。按传输方式,

广播可分为“无线广播”和“有线广播”两类。只播送声音的,称为“声音

广播”,简称“广播”;同时播送图像和声音的,称为“电视广播”。广播

电台(或广播站)和电视台把节目转换成电信号,利用无线电波或通过导线

播送出去,人们通过收音机、电视机等设备收听和收看。

知识训练,就是借助投影,让学生把新知识巩固下来或运用已有知识去

同化新知识。如小学一年级生字“牛”的教学,在学生掌握音、形、义之后,

先后投影水牛和黄牛的图像。在教师的指导下,让学生知道“牛”有多种,

有水牛、黄牛⋯⋯,以及像“牛”的事物。如果按牛的年龄分,有老牛、中

牛、小牛;如果按雌雄分,有公牛、母牛等。在投影图像的帮助下,启发学

生以“( )牛”的形式进行口头组成词语的训练。反过来,再投影牛的某

一部分(如牛角)或与牛有关的事物(如牛绳)作为先导,再以“牛( )”

的组词形式,让学生口头组词或组成词语训练。在充分组词或词语的基础上

投影有牛具体活动的情景,让学生进行口头造句训练。通过上述训练,不但

加深了对生字的理解和记忆,而且把识字和认识事物结合起来,发展了学生

的语言和思维。

动作技能训练,就是运用投影,提供动作技能示范。让学生理解教学内

容涉及的操作活动,并能模仿和再造,培养学生的动手操作技能。小学语文

第四册 25 课《狐假虎威》是一篇寓言故事。这篇故事是运用形象生动的词语

和句子(动作的、神态的、心理的、语言的)去描述狐狸和老虎的各自特点,

结合诱人的情节来反映中心(寓意)的。为了便于学生对相关的词语、句子、

课文内容的理解和掌握,就必须为他们提供形象化的手段——投影。这套投

影教材,反映动作的就用抽拉、旋转等动画原理制作成动画片;反映神态的

就根据课文所述,结合当时、当地、当事各种动物的心理因素所表露的神情

进行精心塑造,使其动作、神态、心理、语言协调统一,服务于主题。教学

时结合课文分析,有序地演示,语言、文字、图像、动作、行为有机结合,

互相转换,使学生犹如身临其境,心领神会。为使知识行为化,达成知识技

能、情感目标,在掌握课文内容的基础上再组织学生分别戴上各种动物面具

表演这个故事,无疑会加深理解和记忆。又如,在学生对梯形面积计算公式

掌握后,要求他们运用公式去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可投影一框水渠(抽拉片),

让学生看图,根据给出的尺寸画出水渠横截面的图形,然后运用公式计算出

这水渠的横截面积。教学时,先让渠横截面是指哪些范围。再将抽拉片慢慢

往下拉,使水渠和渠堤同时呈现横截面,让学生看后把它画出来,这样学生

对横截面就有个感性认识。接着引导学生议论:这个横截面是什么图形?让

学生用梯形的概念来回答。至此,问题即迎刃而解,学生即可运用梯形面积

计算公式来解答。这种训练类教学投影教材,若能依据其特性恰当使用,既

可巩固已有知识,又可发展智力,提高所学知识的应用水平。

情感训练,就是在教育教学过程中,以教学投影教材的情感因素诱发师

生的情感投入,实现教师、内容、学生的情感同化;以形象、色彩的感染力

去表现人物、景物、事情,鲜明地歌颂真、善、美,鞭挞、揭露假、恶、丑,

激发师生的感情共鸣。

实践证明,投影教材的编制与应用,必须克服盲目性和随意性,依据不

同特点、不同功能进行合理的分类,科学地结合教学内容,掌握学生学习最

有效时机,才能起到优化组合的作用,取得最佳的教学效果。但是,各类投

影教材的功能不是单一的,既有其个性也有其共性,功能的分类是相对的。

既要在制作、使用上有其侧重点,又不可绝对分割。在各类片子的教学应用

中往往是相互作用、互相补充的,着眼点要放在最佳的作用点上。


南局福段HXD3C
这么多的QSL卡,各位都认识哪...

这么多的QSL卡,各位都认识哪些呢

这么多的QSL卡,各位都认识哪些呢

角砂糖

广播 VIII

哟,

收到你过世的消息,我正在飞机上。广播里传来要准备起飞,让我关掉手机的声音。我的手指按在关机的按键上,屏幕暗了下来。我正思索着要不要下飞机,空乘小姐走了过来,提醒我系好安全带。我想,那个时候已经离你很远了,如果再远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吧?就那样我坐在飞机上,企图跨越时间。

和你离婚之后,很少听到你的消息。听说几年之后你又结了婚,不知道过得好不好。如果过得不好的话,你大概也会和那个人离婚的吧。你就是这样的脾气。

不是,我不想装作很了解你的样子的。如果有一个人最不了解你,那就是我了。

女儿打电话叫我来你的葬礼。原本我以为她不愿我来的。她说你想要见我最后一面。你已经不见了,要如何与我见面?

即使像现在这样见...

哟,

收到你过世的消息,我正在飞机上。广播里传来要准备起飞,让我关掉手机的声音。我的手指按在关机的按键上,屏幕暗了下来。我正思索着要不要下飞机,空乘小姐走了过来,提醒我系好安全带。我想,那个时候已经离你很远了,如果再远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吧?就那样我坐在飞机上,企图跨越时间。

和你离婚之后,很少听到你的消息。听说几年之后你又结了婚,不知道过得好不好。如果过得不好的话,你大概也会和那个人离婚的吧。你就是这样的脾气。

不是,我不想装作很了解你的样子的。如果有一个人最不了解你,那就是我了。

女儿打电话叫我来你的葬礼。原本我以为她不愿我来的。她说你想要见我最后一面。你已经不见了,要如何与我见面?

即使像现在这样见面了,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昨天第一次踏进你的新家,门口堆满了各种贴满标签的纸箱。桌上有一个随身听,连着的耳机的线在拐角的地方有一点脱胶。我按了一下没有什么反应。我从客厅的电视遥控器里拿了电池过来,放到随身听里。没有磁带,连上的是电台。耳机线上有一个小巧的装置,可以调整电台的频道。我用拇指触碰小小的滑轮,耳朵里满是电波的杂音。

我觉得那是你在和我说些什么,但是我已经听不见了。

说实话,现在在你的葬礼上这样说话,我的头很晕。我很怪罪自己,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如何表述自己的后悔。或许有的只是后知后觉,而后悔的赏味期限早就过去了。

我遇见你的时候是我的最后一期广播,但其实早在第一期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你了。我以为那时候是最后的广播了,没想到今天才是。

晚安,我的听众。

你的主播


角砂糖

广播 VII

退休的主播先生,

明天晚上我就要四十九岁了。四十九,离五十岁很近,就差一格。现在我觉得就像闹钟快要响之前的那一分钟一样。头脑无比清醒,但是身体无限疲惫。我不知道是应该祈祷时间快一点或是慢下来,但无论怎样,时间都不会听我的话。

我记得二十年前趴在这张桌子上写信,写到你戴了一根奇怪的项链,想到各种各样你会挥手跟我道别的事情。结果第二天你就向我求婚了,说那根项链是为了测量给我的戒指的号码用的,结果不知不觉就戴上了。卡进脖子里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拿不掉的,不仅你拿不掉,我也没有办法拿走。唯一能做的是掐住喉咙,一点点收紧。

我们彼此的声音都开始变得逐渐沙哑。你有你的忙碌的事业,应酬,各种各样的宣传,...

退休的主播先生,

明天晚上我就要四十九岁了。四十九,离五十岁很近,就差一格。现在我觉得就像闹钟快要响之前的那一分钟一样。头脑无比清醒,但是身体无限疲惫。我不知道是应该祈祷时间快一点或是慢下来,但无论怎样,时间都不会听我的话。

我记得二十年前趴在这张桌子上写信,写到你戴了一根奇怪的项链,想到各种各样你会挥手跟我道别的事情。结果第二天你就向我求婚了,说那根项链是为了测量给我的戒指的号码用的,结果不知不觉就戴上了。卡进脖子里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拿不掉的,不仅你拿不掉,我也没有办法拿走。唯一能做的是掐住喉咙,一点点收紧。

我们彼此的声音都开始变得逐渐沙哑。你有你的忙碌的事业,应酬,各种各样的宣传,采访,我也有我的工作,我不知如何描述的想做的事。是撒娇吗?二十岁的生日一过,人就开始向中年迈进,而中年正式开始的标志,是无法用少时的眼光看待自己。等到连用中年的眼光也无法接受自己的时候,就剩下一把多的可怜的时间了。

二十年前,你在这张桌子上写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觉得自己很聪明,很讨巧吗?我不知道现在要怎么看待你。总有一天,我们的事情会变成你的事情,而我们的家庭会变成我的家庭。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枕头的距离却很遥远。

有一天和女儿视频的时候,女儿说听不见我说话。我把耳机插到电脑里,突然女儿的声音变得特别大,大概是电脑稍微故障了一下,音量一下子到了极致。我保持了两秒钟,但实在承受不住,才把音量调整到了正常的大小。那天视频完之后,我对着黑黑的屏幕哭了好久。

你知道吗,我一开始听你的广播的时候,你开玩笑叫自己梦的代言人。因为是深夜的广播,大概你觉得可以取代别人的梦吧?

真是可笑。

加班辛苦了。冰箱里有昨天的咖喱。

对了,我们离婚吧。

你的听众

角砂糖

广播 VI

嘿,你!

醒来之后我看到桌上你的信,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起床的时候发现已经快中午了。看来闹钟还是一样的不可靠。连闹钟都无法信任,人要如何生活下去?

我很苦恼,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开口。

从结果来说吧。我想求婚了。

上周有一天我工作很晚回家。到家的时候突然肚子很饿,我就泡了干拌面来吃。吃完干拌面洗漱完已经快两点了,你突然半夜起来上厕所,眯着眼睛就像没有看到我一样。你大概不太记得了吧?我和你一起躺到床上的时候,你翻了一个身,一下子就把我这边的被子都卷走了。那个时候我想,啊,大概这辈子都是这样了吧。

在那个时候突然有了结婚的想法。

第二天工作结束之后我去一趟珠宝店。本来只是想简单询问一下,结果...

嘿,你!

醒来之后我看到桌上你的信,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起床的时候发现已经快中午了。看来闹钟还是一样的不可靠。连闹钟都无法信任,人要如何生活下去?

我很苦恼,因为不知道要怎样开口。

从结果来说吧。我想求婚了。

上周有一天我工作很晚回家。到家的时候突然肚子很饿,我就泡了干拌面来吃。吃完干拌面洗漱完已经快两点了,你突然半夜起来上厕所,眯着眼睛就像没有看到我一样。你大概不太记得了吧?我和你一起躺到床上的时候,你翻了一个身,一下子就把我这边的被子都卷走了。那个时候我想,啊,大概这辈子都是这样了吧。

在那个时候突然有了结婚的想法。

第二天工作结束之后我去一趟珠宝店。本来只是想简单询问一下,结果店员跟我说了很多。介绍款式和场合,不同的意义,还有定制的过程。最后问我戒指的大小。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送过戒指给你,也没有一起买过,所以也就不知道你的戒指的号码。

我当时的脸色大概就和死了一样吧。我在脑子里飞快考虑各种如何不让你察觉但可以了解你的手指大小的方法。一开始考虑的是和你一起在家做炸洋葱圈,用那个来比划大小,还有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偷量尺寸,各种各样的方法,但好像都不是很好。

那个时候,那个店员把自己的项链脱了下来。

“柱状的物体的话,用线测量周长比较好一点。”她一边笑着,一边把项链地给了我。

周围的客人继续吵吵闹闹,但我仔细盯着她看。

“要是有皮尺啊,或者鞋带,还有其他的耳机线之类的都可以。但我觉得项链比较时尚啦,”她的手伸了过来,停在半空,“可以戴着,不太容易被别人察觉。”

那是店里的卖品吗?还是她自己的东西?我记不太清楚当时说了什么话了。脑子里一直想的是,在你睡着的时候给你量手指的粗细的事情。想着怎么做才能不吵醒你,想着万一你醒了我要用什么借口来瞒过去。
脑子里止不住都是你拒绝的样子,结果就这样在裤兜里揣着别人的项链出了店门。

从那天以后就一直带着那根项链。

那天以后有好几次机会,但是看着你睡着或者漫不经心的脸,我总会想到你生气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对你想说的话,但是眼前全是那个店员歪着头脱下项链的画面。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你还有很多我不知道,不了解的地方吧?连你手指的大小都不了解,我要如何开口向你说出一生的请求?

我很害怕。

对不起。

角砂糖

广播 V

嗯,

好久没有写信了。之前一次落笔是什么时候呢?就只是写了这么几句,想了一些以前的事,无名指和小指就开始痛。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很累吧。你已经睡下了,我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一个人对着信纸思考。

之所以思考,是因为你最近戴了项链的缘故。那种不太便宜也不是名牌的项链,绝对不是我买给你的。但是你也不像是那种会给自己买饰品的人。我不记得有见过这样的项链,所以很困惑。

你很古怪,最近。

经常一个人打电话,戴着奇怪的项链,还一直盯着我看。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想这样问你,但真的到了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恐怕问不出口吧。

呐,你第一次对着漆黑的话筒通过电波说出心里话的时候,想了些什么呢?

我小学的时候常在文具店里买贴纸。一版贴纸里...

嗯,

好久没有写信了。之前一次落笔是什么时候呢?就只是写了这么几句,想了一些以前的事,无名指和小指就开始痛。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很累吧。你已经睡下了,我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一个人对着信纸思考。

之所以思考,是因为你最近戴了项链的缘故。那种不太便宜也不是名牌的项链,绝对不是我买给你的。但是你也不像是那种会给自己买饰品的人。我不记得有见过这样的项链,所以很困惑。

你很古怪,最近。

经常一个人打电话,戴着奇怪的项链,还一直盯着我看。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想这样问你,但真的到了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恐怕问不出口吧。

呐,你第一次对着漆黑的话筒通过电波说出心里话的时候,想了些什么呢?

我小学的时候常在文具店里买贴纸。一版贴纸里,好看的往往只有那么两三张。但既然买了,好看的是我的,难看的也是我的。我常常搞不清楚顺序,究竟是应该先贴好看的贴纸,还是先贴难看的呢?我常把饺子留到饭后面吃,但在吃拉面的时候会先喝汤。如果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是不是说明大家其实都很清楚幸福的顺序呢?

我很害怕。害怕搞错幸福的顺序。害怕错过。人生当中那么多的第一次,一旦错过就没有了。

我记得以前我们第一次去游乐园玩的时候。那是个周日。我做了很多准备,还小心买了口罩,墨镜,和帽子,以为会给你添麻烦。结果没想到你就这么大大咧咧来了。声音一直听见,脸却不常见。虽然很紧张,但在你张口打招呼的时候突然就有了巨大的安心感。

但现在却有点累了。也对一个人害怕到不停颤抖的自己而感到厌恶。

喂,你的项链,是哪里来的?看起来很刺眼。


角砂糖

广播 IIII

哟,

周日游乐园玩得很开心,感谢。你那天玩得怎么样呢?应该还不错吧。

毕竟那天可是你的生日啊。

我说,这件事可不可以,本来,事先告诉我是不是比较好?你原来是那种喜欢自己给自己唱生日歌的人吗?

嘛,我也糊里糊涂唱了就是啦。

本来如果能够事先告诉我的话,我会准备一些礼物的啊。那样不是比较好吗?

啊,我懂了。你不喜欢期待这件事吗?有期待,便有落空,所以害怕各式各样的承诺。

我说,你是中学生吗?成长了之后,脸皮可以适当稍微厚一点啦。没关系的。

我还没有想好给你准备什么礼物。我也不是随便往化妆品店问服务员哪种香水当礼物比较不容易出错的那种人。所以希望在更了解你一些之后,再打算买一份礼物给...

哟,

周日游乐园玩得很开心,感谢。你那天玩得怎么样呢?应该还不错吧。

毕竟那天可是你的生日啊。

我说,这件事可不可以,本来,事先告诉我是不是比较好?你原来是那种喜欢自己给自己唱生日歌的人吗?

嘛,我也糊里糊涂唱了就是啦。

本来如果能够事先告诉我的话,我会准备一些礼物的啊。那样不是比较好吗?

啊,我懂了。你不喜欢期待这件事吗?有期待,便有落空,所以害怕各式各样的承诺。

我说,你是中学生吗?成长了之后,脸皮可以适当稍微厚一点啦。没关系的。

我还没有想好给你准备什么礼物。我也不是随便往化妆品店问服务员哪种香水当礼物比较不容易出错的那种人。所以希望在更了解你一些之后,再打算买一份礼物给你。

生日,请稍微延长一下。拜托了。但是蛋糕不能一直吃。一直当晚饭吃对身体不好。礼物的事,敬请期待。

新的工作马上就要开始了,之后马上有杂志的拍摄采访什么的。我不是很喜欢和记者交流,因为他们一直用尺子来写字。这个和那个人相比怎么怎么样,那个高了,这个低了,哦哦嗯嗯,点头同意都是无心之举。相比较起来,无法给我回应的听众给我的感觉要温暖得多。

我做了九百九十三期的广播,去掉你没有听的那两期,加上上个周末的约会,我们一共相遇了九百九十二次。这么说的话,再约会八次就相遇一千次了。

相遇一千次是什么概念呢?

每周相遇一次,一年五十次的话,就是二十年了。二十年,漫画之类的,连载也到头了吧。我很期待接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故事。

我说我们。

祝好,
退休主播

角砂糖

广播 III

梦的代言人,

好土。

被人回复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在山谷里大喊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谁在对话。但是对于回声却十分期待。大吼之后一旦没有自己的声音回荡回来,就会觉得特别羞耻。但本来在山谷里大吼这件事本身,就很青春吧?太青春的事情,是不是已经不适合我了呢?最近常常这样想。

昨天的晚饭吃了羊排。羊排很贵,但是又很难做。要点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用中低火慢慢把脂肪的部位煎透。如果用一般的方法省略这个步骤的话,羊排会很好吃,但是脂肪的部分就会半生不熟,无法下口。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吧?你要感谢我才是!

很不讲理对吧?花了那么多钱,却在包装上没有说明。我就不是这样的。事先说好,我很容易发脾气,不知道为什么...

梦的代言人,

好土。

被人回复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在山谷里大喊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谁在对话。但是对于回声却十分期待。大吼之后一旦没有自己的声音回荡回来,就会觉得特别羞耻。但本来在山谷里大吼这件事本身,就很青春吧?太青春的事情,是不是已经不适合我了呢?最近常常这样想。

昨天的晚饭吃了羊排。羊排很贵,但是又很难做。要点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用中低火慢慢把脂肪的部位煎透。如果用一般的方法省略这个步骤的话,羊排会很好吃,但是脂肪的部分就会半生不熟,无法下口。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吧?你要感谢我才是!

很不讲理对吧?花了那么多钱,却在包装上没有说明。我就不是这样的。事先说好,我很容易发脾气,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会很想乱扔东西。我家里有很多玩偶,但一大半都躺倒在地。它们大概都很害怕我吧。我没有那么可怕。

大学时候有一次,从便利店买了色拉出来,因为太阳闪了一下眼睛,就突然心情很不愉快。回过神来的时候,色拉已经被我甩在了地上。结果那天饿了肚子。

也有可能不是我对吧?在我失神的时候,可能有另一个人悄悄偷走了我手上的色拉。在我回过神的一瞬间,因为想要快速逃跑,结果来不及,一个不小心,就把色拉掉在了地上。这样的解释恐怕比较合理。

从那天开始,我就在寻找从我这里偷走色拉的人。那个人,不是你吧?

我再问一遍,那个人,不会是你吧?

最近三个月,我都控制住自己没有吃零食。白天还是会吃,但是晚上九点之后就不吃了。因为夏天要来了,做人恐怕需要为夏天的到来付出代价。祭奠自己的脂肪,就如同煎烤羊排一样,需要细心和时间。我想要把这些时间,好好花在多了解你身上。现在是小火,希望可以一点点变成大火。

我常常思考被人拯救的事。如果需要被人拯救,前提是有人落入灾难吧?假使不是灾难,也总是某种紧急的事情吧?为了被拯救,就需要如此这般的风险吗?真是冒失呢,神灵大人。就像想要有回声,就必须先大喊出声一样。想要呼气,就必须先吸气。想要走模特步,就必须先收紧肚子。想要吃零食,就必须先吃饭。

只有在正餐之后,胃部才会正式开放。只有先做梦,才会睡得着,嘛,如此这般的吧。

真的好土。

这周日去游乐园吧?


你的忠实听众


又及,今年万圣节,你去扮成南瓜吧?我给你买衣服。

又又及,我在你的网站上看到过你的照片,跟你名字一样土,我给你买衣服。

又又又及,去年万圣节我是兔子。不是我随便说,真的很可爱的。但是今天不想做兔子了。

又又又又及,衣服你付钱。我也要买几件。

角砂糖

广播 II

哟!你,

期待你的回信。

把这行应该留在最后写的先写掉了,是因为真的很期待你的回信。虽然我还什么都没有写,但已经开始想象你在读这封信时候的样子。

这样子,很不正常吗?

不正常吧。

可不能嘲笑我啊。我的工作就是无限把自己不正常的一面暴露出来。说起来,不正常的东西对我来说是正常的,根本没有什么不对。

给电台的听众写信,还是头一回。好在你经常给我的节目投稿,所以老实说并没有很陌生的感觉。这样想很奇怪吗?问了电台的制作人,说是没有什么特别有关写信的条例,而且节目也要打烊了,说是给你写信也无所谓。

其实本来想写就写好啦,只是如果寄出信之后又遭到事务所的反对的话,恐怕会很麻烦。本人来说没有这...

哟!你,

期待你的回信。

把这行应该留在最后写的先写掉了,是因为真的很期待你的回信。虽然我还什么都没有写,但已经开始想象你在读这封信时候的样子。

这样子,很不正常吗?

不正常吧。

可不能嘲笑我啊。我的工作就是无限把自己不正常的一面暴露出来。说起来,不正常的东西对我来说是正常的,根本没有什么不对。

给电台的听众写信,还是头一回。好在你经常给我的节目投稿,所以老实说并没有很陌生的感觉。这样想很奇怪吗?问了电台的制作人,说是没有什么特别有关写信的条例,而且节目也要打烊了,说是给你写信也无所谓。

其实本来想写就写好啦,只是如果寄出信之后又遭到事务所的反对的话,恐怕会很麻烦。本人来说没有这样的自觉,但周围的人都说我做事太小心谨慎,循规遵矩,都希望我偶尔穿着米奇的衣服蹦出来的样子。

说到米奇,去年万圣节的时候,打扮成了上班族。你又如何呢?

如果是南瓜的话,希望能有照片啊。不,有视频的话就是满点了。

哈哈哈。

做了那么多年的节目,已经完全可以当做工作来做了。和几百几千个陌生人在半夜进行单方面的聊天,现在也完全没有问题了。刚开始的时候,说实话十分讨厌。因为不能不说自己的事情,但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因为说不出话,就很绝望。

能从喉咙发声,但说出来的东西,自己听到都觉得抱歉。就这么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第一次收到你的来信的时候,歇斯底里地笑了出来,想还有人那么傻会喜欢我的节目吗。

但是又不能不做,只得老实巴交地读着你的投稿,强迫自己接受自己很有趣的事实。我很喜欢电台的工作人员,各种企划也相当有意思,唯独对于自己的事情万分厌恶。

这样的事,在节目结束的最后的时候能说出来,真是太好了。感谢你。

今天中午吃了咖喱。昨天也吃了咖喱。昨天的咖喱比较辣一点。明天可不能再吃了,你说呢?

很在意宇宙的事,那什么时候去约会吧?

祝好,
 梦的代言人
 (会不会很俗)

角砂糖

广播

她翻了个身,把耳机塞紧,调整了一下音量。

广播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有轻微的鼻音。声音不是很低,也不算有什么感情。一边放着自己的或者是事先准备好的歌单,一边聊着有点没的。半夜一点开始的广播,听众都是缺少梦的人。

我可是梦的代言人,他经常笑着说。她很讨厌那个词。踢了一下被子,她皱了皱鼻子,继续听那个声音。

偶尔也会读听众的来信。虽然号称是个很受欢迎的节目,但来信通常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例如问主持人一下子能吃多少鸡蛋。她记得那期节目,因为第二天她早上把冰箱里的鸡蛋都煮了吃了,结果肚子疼,下午请了半天病假。

隔天她想过给主持人写信投诉,但写了又划掉,写了又划掉,把纸折成小小的方块,想象自己...

她翻了个身,把耳机塞紧,调整了一下音量。

广播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有轻微的鼻音。声音不是很低,也不算有什么感情。一边放着自己的或者是事先准备好的歌单,一边聊着有点没的。半夜一点开始的广播,听众都是缺少梦的人。

我可是梦的代言人,他经常笑着说。她很讨厌那个词。踢了一下被子,她皱了皱鼻子,继续听那个声音。

偶尔也会读听众的来信。虽然号称是个很受欢迎的节目,但来信通常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例如问主持人一下子能吃多少鸡蛋。她记得那期节目,因为第二天她早上把冰箱里的鸡蛋都煮了吃了,结果肚子疼,下午请了半天病假。

隔天她想过给主持人写信投诉,但写了又划掉,写了又划掉,把纸折成小小的方块,想象自己想说的话叠起来比珠穆朗玛峰还高。

最后还是扔进了垃圾箱。

这么一想,突然有些生气。她裹起被子,塞在身体底下,举起腿包住自己的脚。脑袋使劲蹭了蹭枕头。

广播里的人说到宇宙的事,说以前读书的时候很喜欢物理,觉得可以用理论探索宇宙和时间的尽头,但现在在意的是明天青菜几块钱一斤。

她仿佛可以看到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样子,在被窝里噗嗤笑了出来。

那个声音说,梦总有醒的时候。但因为是梦,所以尽量睡懒觉的话,就会重逢。

轻轻的笑声透过电波传到她的耳朵里,好困。

她突然坐了起来,抓住睡衣,心脏重重地跳。耳朵里是杂音。她看了看表,离闹钟响起还有三个小时。她顺着重力躺回枕头上,眼睛有一点肿。

啊,我大概是喜欢那个人吧。她做着如此这般的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