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库罗德

40499浏览    330参与
-kazuuuu-
一周目直冲金鹿!我好爱他!!...

一周目直冲金鹿!我好爱他!!

涂一张爽一爽w爽完继续肝游戏!!

一周目直冲金鹿!我好爱他!!

涂一张爽一爽w爽完继续肝游戏!!

阿津

《金鹿的恋人》A5/36P/30RMB

CP25首发,双日T20

雷特库罗web再录+加笔
收录了《好兄弟》《本日休养》《纹章的奇效》《论老师如何敬业》(共16P)
以及新加笔18P短篇漫画
是个健全的本子,还不确定会不会有售后(……

wb有转发抽奖活动,欢迎移步~

通贩已经开启,24日发货,各种外连见评论(如果被屏蔽请帮忙告知谢谢;;~

《金鹿的恋人》A5/36P/30RMB

CP25首发,双日T20

雷特库罗web再录+加笔
收录了《好兄弟》《本日休养》《纹章的奇效》《论老师如何敬业》(共16P)
以及新加笔18P短篇漫画
是个健全的本子,还不确定会不会有售后(……

wb有转发抽奖活动,欢迎移步~

通贩已经开启,24日发货,各种外连见评论(如果被屏蔽请帮忙告知谢谢;;~

来丧屋
给朋友画的,不可以用——

给朋友画的,不可以用——

给朋友画的,不可以用——

Rin

菲利克斯

库罗德

帝弥托利

希尔凡

菲利克斯

库罗德

帝弥托利

希尔凡

木瓜
突然犯病🤪 帝“库罗德!把腿...

突然犯病🤪


帝“库罗德!把腿合上!

库“嗯……(刷手机


突然犯病🤪


帝“库罗德!把腿合上!

库“嗯……(刷手机


啻 嚳

走评论朋友们

淦。

没粮。自割腿肉,

我要写艾尔→库罗德←帝弥的r文,

希腊奶——!我不管了。我就喜欢看三个级长搞在一起。

占个tag鞭策自己

https://m.weibo.cn/5034274212/4445916901776147

淦。

没粮。自割腿肉,

我要写艾尔→库罗德←帝弥的r文,

希腊奶——!我不管了。我就喜欢看三个级长搞在一起。

占个tag鞭策自己

https://m.weibo.cn/5034274212/4445916901776147

___渊默

[帝弥雷特]当贝雷特想要挖角青狮的级长会发生什么(不太平的茶会)(上)

△金鹿线青狮全挖角设定
△ooc预警
△试图出卖自己给汉尼曼让帝弥托利硬转过来的贝老师。(但是还是没那么做)
△含有大量英谷希尔凡内容(青梅竹马真好吃)
△友情助攻库罗德

————————————————————

公开课   金鹿class

“你不觉得奇怪吗,”库罗德用书挡住脸悄悄和自己的同桌青狮的级长帝弥托利说着悄悄话,“我们的老师对你的态度。”

“有什么奇怪的吗?还有现在是在上课,有什么可以下课再说。”帝弥托利抄写着贝雷特的板书,贝雷特的板书一向言简意赅,对于枯燥的书本内容穿插了很多自己身为佣兵来的经验和关于自己的理解,这使得贝雷特的课在实战方面有着...

△金鹿线青狮全挖角设定
△ooc预警
△试图出卖自己给汉尼曼让帝弥托利硬转过来的贝老师。(但是还是没那么做)
△含有大量英谷希尔凡内容(青梅竹马真好吃)
△友情助攻库罗德

————————————————————

公开课   金鹿class

“你不觉得奇怪吗,”库罗德用书挡住脸悄悄和自己的同桌青狮的级长帝弥托利说着悄悄话,“我们的老师对你的态度。”

“有什么奇怪的吗?还有现在是在上课,有什么可以下课再说。”帝弥托利抄写着贝雷特的板书,贝雷特的板书一向言简意赅,对于枯燥的书本内容穿插了很多自己身为佣兵来的经验和关于自己的理解,这使得贝雷特的课在实战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作为不是本班学生的帝弥托利来说,他能得到贝雷特的私下训练的机会实在是太少,而每一堂公开课都成为他的首要选择。

“是吗?”库罗德挠了挠脑袋,露出狡黠的笑容,“青狮学级的学生大部分都转到我们学级了吧?剩下的还有杜笃和...你。”

帝弥托利的笔尖一停,接着又继续写了下去,“那又如何。大家都想获得更优质的资源,比起汉尼曼老师的纹章学的理论来说,老师的教学具有实战意义,”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帝弥托利,”库罗德转着笔,“你大可转到我们学级来,得到更优质的待遇。”

“那可不行,”帝弥托利皱了皱眉,“我是青狮学级的级长,”

“所以得负起作为级长的责任对吧?我都听厌了那一套。”库罗德无奈地摊了摊手,“有的时候打破规矩才能进步!你看看菲利克斯,老师转来没两天就义无反顾加入了我们学级,这是什么?这就是灵活的变通能力。”

被点名的菲利克斯“哈”了一声,本来就百般无奈地他只想等着下课和贝雷特一较高下,虽然他路过女生们的谈话的时候知道今天会发生些不太平的事情。但,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可是菲利克斯啊——他急躁地咂舌,“啧,我只是单纯因为那个佣兵的剑术,”

“菲利克斯,”帝弥托利耐心地纠正他的言辞,一点都没意识到他才是之后的主角,“要对老师尊重一点。”

“我说的没错吧,强大的能力也是老师魅力的一环!帝弥托利,你还在等什么!立刻加入金鹿学级!”库罗德举起拳头,慷慨激昂得像是个忽悠商人给他投资的演讲家

“那个,库罗德,老师站在你背后哦~”希尔妲好心的出声提醒。不过很可惜,已经晚了一步。

“听到你夸我,我倒是很开心。”贝雷特不急不慢地用书卷敲了一下库罗德的头,带头破坏他们良好的学习氛围的,永远是这个令他头疼的诡计百出的级长,“如果不是在课堂上就好了。”

“痛..、嘿嘿嘿,”库罗德朝着贝雷特挤眉弄眼,一副你懂我们今天的计划,“老师我这不是在劝说帝弥托利嘛!老师不也是很想让帝弥托利加入我们学级嘛?”

贝雷特不露声色地看了一眼帝弥托利,后者先是惊讶了一瞬,又很快恢复到以往的样子,他清了清嗓子,

“虽然打断老师上课确实是我们的不对,我们也甘愿受到惩罚,但是..库罗德他也没有恶意。”

贝雷特摇了摇头,“你没做错什么,没必要为他开脱,”

“但是...”帝弥托利明显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希尔凡出声了。

“老师!”希尔凡举手,贝雷特侧过身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回答,

“我们也很想殿下进到老师的学级。殿下那么勤奋好学,又听话懂事,肯定能帮老师不少忙。”说完还朝着帝弥托利挤了挤眼睛,让他表示一下。

英谷莉特这时候居然点头附和。

被点名的帝弥托利在贝雷特看不见的地方握着双拳,他没想到希尔凡居然这时候会插上一杠。他怀疑今天是什么捉弄人的节日,而他就是被捉弄的对象。

“希尔凡,你们这样说老师会很困扰的。”帝弥托利习惯性地环抱双臂,“我是青狮的级长,如果我离开了,那么汉尼曼老师的工作要怎么办?”

“其实对于汉尼曼老师来说,不教学生才是最好的选择吧~”希尔妲悄声吐槽,“有更多的时间研究纹章学,才是尽自己最大的价值对吧,老师?”

贝雷特点了点头,似乎赞同希尔妲的说法。

帝弥托利犹豫了,他矛盾的希望听到他的老师说着同意和与之相反的话。他希望老师肯定他的价值,但又希望老师以老师的身份否定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这样他就会安心地继续坐在这里。

他恍惚间看到贝雷特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对他抱有期待,

“其实我很欢迎你来。”

他听到他那么说。

今天一定有什么搞错了。帝弥托利感觉心跳漏了一拍,沉甸甸的期待压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更多的是开心,被老师肯定了距今为止付出努力的价值。
 他沉默了。
 他是青狮的级长,他还有着维持青狮学级的责任,那是作为法嘉斯神圣王国的王子所与生俱来的责任——即便青狮学级只剩下他和杜笃。

如果...只是如果,他的老师一开始选择他,是不是一切都会顺着他想的方向发展?他会和老师私下沟通课题,更多和老师实战训练的机会,还有,他可以更多地了解他的老师,知道作为一个佣兵是如何活着。一定是自己有什么不足,他不知道的不足,他在心里默念,所以他才会不被老师青睐。但是..老师喜欢库罗德这样的学生吗?

他想起库罗德可以随意地拍着贝雷特的肩膀和他们的老师开玩笑,然后金鹿的学生们在一起欢笑的场面了,甚至青狮的学生们,他的青梅竹马们都会加入进去。但是他无法融入进去。他一直是被孤立在欢笑声之外的那一个。在那火焰燃烧所有的疯狂之后。

他身上背负的东西,注定与之无缘。

“下课到我那里去库罗德,”贝雷特回归黑板,几乎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上课,“帝弥托利,之后我有话和你说。”

帝弥托利应和了一句,若有若无地皱起了眉头。

“是的~老师。”库罗德挑了挑眉毛,又坐下对陷入思考着的帝弥托利说,“一定是好事,帝弥托利。”末了,他又补了一句,“没什么可担心的。”

帝弥托利沉默了。

一般库罗德说这话的时候,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

公开课下课   金鹿class

“所以其实你们是在打赌?”英谷莉特不可置信地看着希尔凡,

希尔凡一脸隔壁黑鹫学级都知道今天的事情了,你居然还不知道的表情。

“那你还赞同我的说法?!”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英谷莉特生气地撇嘴,

“也对。英谷你知道了,库罗德免不了一顿说教。他听到你说教他就头疼。”其实我也挺头疼的,希尔凡在心里默念,但是已经习惯了。毕竟殿下的说教比英谷莉特更甚。

英谷利特想起之前库罗德看到自己绕道走的样子,其实她也没那么可怕...吧?

“我也挺想殿下过来的。”英谷莉特低头,注视着自己地手心,以前他们会用冻红的手捏着雪往对方的脖颈里塞,也不管对方是谁、地位如何,但不知不觉他们就不叫帝弥托利为帝弥托利了。

“现在青狮学级只剩下杜笃了。”

“殿下一个人待在青狮学级也挺可怜的,”希尔凡习惯性地将手枕在头后,“真希望他像小时候一样还能和我们无忧无虑地打闹~菲利克斯那时候真的很可爱啊,无论到哪到处缠着我们~不过达斯卡以后...”看到英谷莉特几乎揪起来拧巴在一起的眉头,希尔凡停止说了下去。

“希尔凡,你说为什么殿下不能...老师对我们很好,对殿下也很好。”

“王子有作为王子的责任,”希尔凡认真地注视着他的青梅竹马,“我们没办法分担,而且殿下和那个金鹿盟主不一样,他从来没想过自由的活法。但是偶尔沉浸于女人的怀抱也不是个坏事啊~殿下还是太天真了~”

末了他又露出轻浮的微笑,上挑的尾音让英谷莉特忽然感觉松了口气,接着他的青梅竹马又板起脸,恢复到平时的说教模式,“希尔凡,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

“偶尔也放我一马嘛,英谷莉特。毕竟我要告诉你连殿下都不知道的事情了。”

“知道就告诉他啊,”英谷莉特半生气地说,

“但是惊喜说出去就没意思了。”希尔凡挑了挑眉,“今天老师和殿下的茶会上,老师会穿 女 仆 服就是那个,”希尔凡比划了一下尺寸,“学园祭用的那个,黑白的。”

“哈?”英谷莉特感觉自己的下巴要掉了。这是她今年听到到第二件让她如此震惊的事情。第一件是贝雷特这个年纪轻轻似乎与她们同龄的佣兵居然是她们的老师。然后她还以为是新加入的学生随便的搭话了。

“这是金鹿的级长和老师打赌的条件——不,说不好是库罗德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打赌,我们家的殿下会转到金鹿学级。虽然是单方面的,库罗德想知道什么的交换条件。”

“然后..这个荒谬的条件老师还答应了?”

“我看老师根本乐在其中,虽然面无表情。”希尔凡摩挲了一下下巴,说不定这就是老师顺水推舟的计策,这样那帮子可爱的姑娘们就会争先恐后地在老师的房间附近出没。啊,真不愧是老师。以后加入到自己的攻陷女性的守则上去好了,

“然后呢?”英谷莉特没看出来希尔凡心里的小九九,

“嗯..库罗德让希尔妲装饰了女仆装,听说要让平平无奇女仆装焕然一新。多洛缇雅自愿帮忙整理老师的妆容还贡献了高跟长靴。我相信我们的老师,就算穿这个出去也能把山贼一剑干翻。

“老师不会穿这个出去的。”英谷莉特很不赏脸地吐槽,“你好不开玩笑了。这套对我没用。”

“呃...不好笑,那就算了。之后,梅尔塞德斯和亚修自愿承包了茶会的点心”

“连梅尔塞德斯和亚修都参加了???”这世界怎么了,连亚修那么乖巧的孩子居然也选择协助库罗德??而且还有梅尔塞德斯...英谷莉特决定另眼相看这个看上去不靠谱的级长。他们不靠谱的级长总是在不靠谱的事情上变得特别靠谱。

“库罗德可能掌握了什么亚修的弱点也说不定。至于梅尔塞德斯,我觉得她只是想做糕点,而且库罗德还申请了我们食堂的厨房无偿使用权整整一天。她不是很喜欢做这些吗,何况对象还是老师和殿下。”

“库罗德是怎么贿赂厨房的主厨的啊”英谷莉特难得地抱怨,“明明多吃一片烟熏肉都得征求半天。”

希尔凡心里吐槽英谷莉特的食量,但还是放弃了将它开诚布公,因为他见过了更为可怕的大胃王——他们的老师。你根本无法想象他到底是怎么端出一盘接一盘的餐点邀请他的学生吃饭的,而且吃相非常豪迈——这点殿下倒是挺喜欢的,他说从老师的吃相就看出老师是相当享用食物带来的美味。而且从不挑食,非常健康。

“然后...我说到哪了?”

“库罗德运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准备茶会的事情。”

“OK,英谷莉特,谢谢你,你听的很认真!这之后,库罗德又拜托洛廉兹准备了红茶和茶具,还有伊古纳兹。他家不是经商的嘛,弄到了法嘉斯的进口熏香,王室专用的那个。价格听得我都汗毛倒竖。不过可能对于我们家殿下来说挺稀疏平常的?”

英谷莉特想象了一下她们以前在王宫里经常闻到的那个法嘉斯的雪。其实味道很淡,不去在意它的话,你甚至可能闻不出来,但是混合的花香确实能让人安心。她以前还有过买回去放到家里的想法。

“那个很贵?”英谷莉特皱起眉头,那个东西不是王宫经常点的吗...

“英谷莉特,你真的没有身为女孩子的自觉。”希尔凡最后还是忠于自己的灵魂,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看到价格肯定得大吃一惊。”

“不行吗?!”英谷莉特举起拳头,“抱歉。我是女孩子!”

希尔凡连忙摆手,“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如果库罗德输了呢?”

“那就得打扫整个金鹿学级一个月,包括温室、图书馆的整理,还有猫猫狗狗的清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库罗德给猫洗澡的画面,尤其是菲利克斯养的那只。”

“菲利克斯的那只猫不是挺亲你的嘛?”

“你管那个叫亲我??”希尔凡咋舌,“我一抬手它就打算咬我,除了我给它喂食的时候安分点,简直和菲利克斯的脾气一模一样!真搞不懂菲利克斯是怎么训那只猫的。 ”

“....我觉得它挺乖的,”英谷莉特瞟了一眼正在和帝弥托利说些什么的菲利克斯,诶,今天真是奇怪事都凑一堆了,菲利克斯都会主动找帝弥托利谈话了。帝弥托利似乎很疑惑地看着菲利克斯。

法嘉斯的骑士没有偷听的坏习惯,英谷莉特对自己默念,即便她真的很在意谈话的内容。

英谷莉特勉强地收回视线,“老师和殿下谈话,库罗德不能直接干涉,而且从今天的殿下态度来看总感觉不会那么轻易答应。那库罗德不是百分百输定了。”

“那可说不准,”希尔凡摇了摇头,和库罗德下过棋的他深知库罗德的底力远不止他表露出来的轻浮,何况这次库罗德几乎铆足了劲准备,“这家伙总会给自己留好后路,说不定老师这次会输——嘛,其实老师到不像是很在意输赢。这可能就是老师的自信?”

“老师输了会怎么样?”英谷莉特撑着脸颊看着希尔凡,妄图从希尔凡的眼神中看出点确信库罗德赢得原因,而她的青梅竹马今天很乖巧地趴下来,对上她的目光,

“老师说会说出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殿下的理由。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希尔凡悄悄地凑近她的耳朵,“你说殿下是不是喜欢老师?”

“哈!”英谷莉特一拍桌子,脸红地几乎就要蹦起来了,这是今年她听到的第三荒谬的事情,而希尔凡感觉自己的耳膜受到了冲击。

“殿下!喜欢老师?!!”

“英谷莉特你小声一点!”希尔凡环顾四周,确认帝弥托利已经和菲利克斯走远,他才把后续地话说出来,

“都是我的推测,推测!别和老师和殿下说。”

“我觉得老师也很喜欢帝弥托利同学哦~? ”希尔妲被他们的动静吸引过来,露出八卦的微笑,没有哪个姑娘不喜欢八卦,尤其是希尔妲

“老师,不是一直会邀请帝弥托利同学和自己吃饭吗?还经常跑到训练场指导他~?”

“吃饭的话你也知道,我们的老师的食量惊人。邀请谁一起都很正常....”希尔凡扶住脑袋,他从来就没想过老师对帝弥托利的想法,说真的,那个看上去面无表情的佣兵真的对学生们抱有感情吗...?还是对殿下,在那方面的想法?希尔妲果然是个奇女子。

“菲利克斯跑训练场的次数可比我们家殿下多,说来雷欧尼不也常去吗,说着“作为杰拉尔特的弟子绝对不能输之类的?””

“但是但是~只要是老师上的公开课,帝弥托利同学从来没缺席过吧?而且一般都是前排~离老师最近的位置!难道~不是老师主动~邀请帝弥托利同学?”希尔妲几乎能想象她们的老师邀请帝弥托利出席的表情,还有帝弥托利亮起来的眼睛。比起自己家麻烦的很的级长来说,青狮的级长表情一直都很好懂,尤其是他见到老师的时候。而且这都不是希尔妲第一次见他们的老师跑到隔壁青狮的教室去了。

“但是我家殿下从来也没缺席过别的老师的公开课”希尔凡认真地注视着希尔妲的眼睛说道,“殿下一直都勤奋好学,还每天早上敲我门说,要不要一起去。”他在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来回避这些问题。

“然后你都回绝了?真不愧~是希尔凡酱~!”希尔妲露出赞美的笑容。

英谷莉特感觉自己的世界开始颠覆,她完全跟不上他们谈话的节奏。明明她才是要到学校里找对象的那个??

“啊啦啊啦,大家都很有精神的谈话呢。”梅尔塞德斯和雅尼特忽然加入谈话,

“什么什么?你们在谈什么?恋爱的话题?”雅尼特兴致勃勃,

“雅尼特你对这种话题会感兴趣?”英谷莉特感觉自己没有世界观了。

“嗯...我会努力地感兴趣!”

“这种事情不用努力啊~自然而然就~是吧,希尔凡同学!”希尔妲自觉地将话头抛给希尔凡,对于如何偷懒这一方面,希尔妲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希尔凡努力的接过话头,他在考虑要不要把他们的结论告诉这个一无所知的女孩。

然后救星来了,希尔凡忽然在此刻特别特别感谢现在出现的莉斯提亚。

“梅尔塞德斯,”莉斯提亚从远处走来,蹦蹦跳跳的像个快乐的小兔子,“听说你今天会做点心?”

“嗯,是这样哦。库罗德帮我和亚修今天预约了厨房。呵呵,我今天很有自信哦~不过是王国风味的,可能莉斯提亚同学会觉得有点甜?”

“不不不,没有问题。请务必!”他们感觉莉斯提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只有在这个时候,莉丝提亚才像个小孩子。

“呵呵,那就这么办吧。大家要吃吗?我和亚修可能会做很多——啊啦,亚修”

“我会努力的!”亚修凑过来,握紧拳头做出加油的手势

“呵呵,有干劲~真好。”

“梅尔塞德斯的点心可是一绝,我可以保证”洛廉兹居然也被吸引过来了。“当然,红茶也会很美味,毕竟我是洛廉兹·海尔曼·古罗斯塔尔!”

“玛丽安奴酱~”希尔妲发现躲在柱子后面的女孩子,拽着她加入了谈话,“不参加可是不行的哦~!”

“诶...怎么这样...”

“哦哦?有肉吗?有肉吗?!!”

“说来普通的点心也不会放肉吧。”亚修尴尬着收起食谱。

“那么我就把法嘉斯的熏香分给大家一点吧,正好还有多余的。”伊古纳兹笑着拿出袋子,

“诶诶,可以吗?”雷欧尼的眼睛几乎都直了,“那不是王室专用的嘛!这么贵重的东西。”

“哇啊...出手阔气!对英谷莉特有绝对杀伤力!”

“唔!这话我可绝对不能当做没听见!”

“没事的,老师只拿了一点,多余的不用掉也浪费了。”

“正好,大家都聚一块了!我们来开聚会吧~我们家的级长,可是很喜欢~聚会的呢!”希尔妲笑着提议道,“偶尔,给那个不靠谱的级长点惊喜也不错吧~”

结果青狮和金鹿的同学杂七杂八地讨论了半天,决定在食堂开一个联欢会,庆祝一个可能并不会转到金鹿学级的青狮学级的级长。

————————————————————

金鹿学级外走廊 下午

库罗德觉得自己任务艰巨。

他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帝弥托利的心理辅导工作,以勾起帝弥托利对于加入金鹿学级的想法。虽然他真切的看出了他的老师并不在意这场赌局的胜负——但是他非常在乎。

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那些问题,比如为什么大司教会指名让一个佣兵出身,同时是骑士团团长的儿子担任老师的职位,要知道他们的老师都是全国赫赫有名的人物。而他们老师甚至不知道他的父亲以前是骑士团团长。汉尼曼老师研究他们老师的纹章总是爆发出赞叹,仿佛他们的老师是个纹章学上的奇迹,而大司教蕾雅暧昧的态度让辅佐的西提司大人哑口无言。

但杰拉尔特只是叹气地拍着他们老师的肩膀,希望他别做那些麻烦事——更奇怪的是他们的老师,他执着于青狮学级,却不再一开始选择帝弥托利,而是自己。库罗德迫不及待想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他们的老师,深蓝色的眼眸之下平静的像个不曾泛起波澜的湖面。一切的疑问都堵在口中,而这次他终于捉到机会。他不会放弃的。

“帝弥托利,你真的不觉得奇怪?”他缠住帝弥托利,他刚和老师交谈完,让他的老师放心,一切都会安排妥当,而老师只需要等待,一切都会顺利进行。一切都必须顺利进行。

他和帝弥托利并排走,大修道院的景色流淌在他们周围,在帝弥托利转身走出学级教室外的走廊背对着他的时候,希尔妲给他比出OK的手势。看来他们的老师已经就位了。

“为什么青狮学级的同学一个一个都来到我们学级?一开始我以为是意外、偶然。但是这些偶然发生的太多,我不得不怀疑他们之间的联系。”

“你说的对,”帝弥托利敷衍着他的话,“我也好奇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他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库罗德执着于让他加入金鹿学级这件事,而且今天菲利克斯提醒他要小心,说库罗德和老师做了一个交易,而具体的内容他不知道。老师能和库罗德做什么交易呢?而且交易的内容关于自己——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你注意点,山猪。”

他应该一开始问问希尔凡。希尔凡对于这些总是无师自通。

“一开始是菲利克斯转到我们学级的对吧,然后是亚修,这孩子因为他养父的叛乱,想要参加我们课题,这些都听上去没什么问题。”库罗德继续说着,“然后后面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嗯,”帝弥托利穿过花坛和瞭望整个修道院山色的观景台,他无暇顾及大修道院这时候开得满山灿烂的花。他向来是守时的人,他得赶到老师的房间,他的老师在等他。

“希尔凡来到了我们的学级,之后雅尼特和梅尔塞德斯,最后是英谷莉特,理由一个比一个奇怪。希尔凡说金鹿的姑娘都很好看,所以义无反顾的过来了,但是很明显黑鹫的歌姬、布里基特的公主还有皇女大人艾黛尔贾特,一个比一个出色吧?虽然希尔妲、玛丽安奴也都是一对一的绝品。但我想希尔凡应该不喜欢雷欧尼和莉斯提亚款的。”

听到艾黛尔贾特的名字,帝弥托利不动声色地叹气了,他站住了,他看着库罗德那双看上去无比真挚的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库罗德露出微笑,“你别着急,听我说。”

“然后梅尔塞德斯说我们这里可以自由的使用厨房,还会有烹饪课。雅尼特说老师对于魔道的思考意外的深刻,英谷莉特说老师驾驭马匹的水平很高。可是我从来没看到过老师骑马或者使用魔法!而我们更没有烹饪课!士官学校也不可能开烹饪课!这些说明了什么,帝弥托利!”

“这说明你对于老师的理解还太过浅显。显然我们的老师比你想象的全能。”帝弥托利继续着他的脚步。他们已经走过训练场,他们拐弯,在笔直的道路上,已经能望到老师的房间。他示意库罗德是时候离开,

“但是!帝弥托利,你不要扳着一根筋!”库罗德挡在帝弥托利面前,张开双手,“这很明显是通过挖走所有青狮的学生来逼迫你加入我们的学级——老师他期待着这样,而我正在寻找这一切的答案。”

库罗德注视着帝弥托利的蓝眼睛,试图在其中找到点什么,而帝弥托利抱着双臂站在他的面前,他的金发依旧整整齐齐地梳好,冷静地毫无破绽。
 如果他在不说些什么能激起帝弥托利的兴致的话题,他的作战就会失败。但他还有杀手锏,他一直为自己留好后路。

“你和别的青狮的学生不一样,老师显然偏爱你。所以他会邀请你和他共进午餐和唱圣歌,在训练场接受你的提议陪你训练你的枪,甚至每次公开课都会邀请你来我们学级——”

“然后呢。”他们已经离老师的房间不远了,而距离他和老师的茶会时间也不足五分钟。帝弥托利看着他,沉寂的蓝色之中蕴藏暗波,他们流动在帝弥托利的睫毛投射出的阴影之下,

“他对你们不也一样。老师对所有的学生都是如此。他一视同仁,他顺着我们的对他的想法,合理地处理学生的关系,并不会偏向谁。而且...”帝弥托利顿了顿,他还是将它说出了口,

“他选择了你。”

是动摇。甚至还有那么点...嫉妒?库罗德品到了话语之中暗藏的深意。虽然不是因为他的“合理”的推测,而是与之相反的方向。局势向他倾倒,他的杀手锏也要派上用处。
 之前他就在开学的学级战上用艾黛尔贾特的名字试图唤起点帝弥托利的动摇,看来以后喊老师的名字更为有效。

“我有证据!”库罗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瓶顶雕刻的花纹是他们老师不完整的纹章(他认为是纹章的一部分,因为图案并不是闭合的图形,他翻阅图书馆所有的书,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图案)

“这是我从汉尼曼老师屋子里找到的,老师的血液。你说老师把这个提供给汉尼曼老师,是为了什么?”

“除了帮助确定老师拥有的纹章还有帮助汉尼曼老师的纹章学研究以外,还能是什么?”帝弥托利抱着双臂,距离和老师约定的时间越近——他快没有耐心了。

“一般人会那么好心的提供这些东西给汉尼曼老师吗?这玛丽安奴、莉斯提亚甚至是艾黛尔贾特她们都没有这么做,帝弥托利。”
 库罗德感觉自己胜券在握,一切的事态都会如他想象的那般发展,因为他发现里帝弥托利不小心露出的破绽。
 没什么比露出的敌意更能成为他强有力的武器了。他肯定帝弥托利会因为他接下来的话,而对他深信不疑。

“我还听说,汉尼曼老师要求我们的老师脱掉衣服供他检查,你猜结果怎么样?”

帝弥托利的呼吸显然停滞了。他的脑子一定在想些什么不太好的画面,但是他紧咬牙关,想显出他对这一切无所谓的态度。但是越装作不在意,破绽却更加明显。库罗德确定这场赌局的结果还是他赢了。

我们亲爱的法嘉斯神圣王国的下一任王子还是将他的所有想法写在了脸上。

库罗德乘胜追击,就像恶魔的低语,他要将帝弥托利深藏于心底的那些血淋淋的欲望挖掘出来。他乐于看着那些看似不在乎的人因为他的话动摇的样子,这样他们就会无条件的答应他的任何请求。

“我只不过想知道老师为什么那么在意你,这可能这一切对于发掘我们老师的身世、教团隐藏的真相有帮助,而你只需要在餐桌上询问为什么老师想让你加入他的学级,一切都大功告成,你甚至不需要加入金鹿学级,因为加入的选择权在于你——这听上去是不是百利无一害?”

“可我没必要将这个结果告诉你。”帝弥托利无情地回答他,他提步要走。

“你会的。你会在加入我们的学级或者将真相告诉我之中选择一个。当然,我真诚的希望你选择这两项。毕竟..”库罗德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赢了。

“你喜欢老师对吧。”

恰饭有益身心健康

逃跑计划(库罗尔妲)

7岁库罗德与8岁希尔妲生命中共同的短暂夏天

为什么78岁因为我感觉那个时候的库罗德脾气一定不好,一边哭一边逃各种记仇看见谁都怀疑受委屈就睚眦必报,就像他支援里说的那样。

过去捏造注意,库罗德地理腿长注意(?)

我们军师就喜欢随便晕倒在路边被美少女捡回去(幻视)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注意反正是自产自销又没人吃我西皮,草

——

“好无聊——”

夏日渐长,格尔纳利家主率领精兵向芙朵拉首饰进发抵御帕迈拉侵略者已趋数节,昨天传回的捷报也无力将八岁女孩的时间感多扯动几分。

格尔纳利本宅的空气流动缓慢,关于多加练习挥斧技巧,以及各样来自父亲信中的嘱咐,都被希尔妲一股脑儿打包扔掉。没关系,就算真有...

7岁库罗德与8岁希尔妲生命中共同的短暂夏天

为什么78岁因为我感觉那个时候的库罗德脾气一定不好,一边哭一边逃各种记仇看见谁都怀疑受委屈就睚眦必报,就像他支援里说的那样。

过去捏造注意,库罗德地理腿长注意(?)

我们军师就喜欢随便晕倒在路边被美少女捡回去(幻视)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注意反正是自产自销又没人吃我西皮,草

——

“好无聊——”

夏日渐长,格尔纳利家主率领精兵向芙朵拉首饰进发抵御帕迈拉侵略者已趋数节,昨天传回的捷报也无力将八岁女孩的时间感多扯动几分。

格尔纳利本宅的空气流动缓慢,关于多加练习挥斧技巧,以及各样来自父亲信中的嘱咐,都被希尔妲一股脑儿打包扔掉。没关系,就算真有什么问题,嘟起嘴撒个娇就是,父亲理应不对她的勤奋抱有期待,她知道。

希尔妲看看窗外,远处黄与绿景色被太阳蒸得胡乱摇晃,教人困意涌动。

马上要睡着的当儿,希尔妲瞧见地平线外景色深处渐渐浮出一轮瘦小黝黑的影子。

前线新的战况汇报?希尔妲缓缓抬起眼皮,夏天果然令人疲乏,那影子不如她想象中快——至少不是战马传讯兵该有的速度。

影子晃晃悠悠地,被拂过芙朵拉下咽喉的山风一带,直直倒下去。

库罗德被肩膀处的疼痛唤醒。

“不可以动!”

没看清楚说话的人就被强行摁住躺回原位,虽不甚用力,床板还是撞上了背中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

“怎么,还有哪里疼?”

库罗德瞥眼,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操一口芙朵拉语,拿那双干净漂亮的粉色眼睛直直盯着他。芙朵拉语是母亲的母语,尽管母亲心血来潮教导过他几回,然而耳濡目染的帕迈拉语元音浓浑,免不得在说其他语言时保留口音。

库罗德便不开口,任女孩自顾自啰嗦:“肚子饿不饿?”

考虑到他对刚才的话没有反应,女孩用手指指肚子,又指指嘴巴。

库罗德点头,翠绿的眼睛仍积聚警戒。

“中午阿嬷煮的汤还有剩,我去端些来,你就在房间里,乖乖的哟。”

粉色头发的女孩拍拍床沿,轻快转身离开房间。

那女孩鞋跟踩出他视线外脚步的瞬间,库罗德跟着翻身下了床,痛觉以颅腔深处为圆心向外延伸,穿过肩膀,绕过膝盖,又回到侧腰,缠上刚刚撞到的背中,库罗德狠狠咬着嘴唇,不让声音从喉咙里漏出来。

房间里挺乱的,四下除了大敞的房门便只剩下窗户符合脱出条件,可见着外面微微露出的枝桠尖尖,想必不好直接跳窗。库罗德绿色的眼珠在转动的每一寸距离里寻找藏身之处,被柔软被褥遮盖的床铺下方或许不错,他不客气地从梳妆台上顺走什么尖锐的东西攥在手心,沉沉身子钻进床底。

“汤来啦!”

意料之外,那女孩没有带来拿着绳子要捆住他,拿着石头要扔到他头上的大人们——倒是真端来了一碗汤。

或许是汤里的毒药呢?等他喝下肚子才慢慢起效,让他迷糊糊地睡过去,或者直接毒烂他的肠子?

“咦?”女孩将汤水放在桌上,快步走出房间,库罗德听到她着急往门外一路小跑,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细声细气念叨着“那个孩子呢?”,声音随着距离拉长渐渐小下去。

“我,在这。”库罗德终于踏出房门,放缓语调,尽量将芙朵拉语咬得清楚些。

——

即使尔妲将勺子送到他嘴边,库罗德还是犹豫该不该把汤水喝下肚子,那锅汤真的很香。

咕噜噜,肚子馋馋叫出声来。

“喝吧,呐?”希尔妲催促他。

——

爱玛手机打字眼睛花了都tbc吧

明明知道这西皮不会有人吃为毛我她妈还tbc啊t个毛的bc啊草(越想越委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