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底特律

268.1万浏览    20354参与
Hesper

11.3上海weplay的普通票低价出,有意私我
届时会有康纳演员Bryan及其妻到场
我调休3号去不了,救救孩子吧

11.3上海weplay的普通票低价出,有意私我
届时会有康纳演员Bryan及其妻到场
我调休3号去不了,救救孩子吧

藤紫

【卡康(60)/汉康(51)】【魅魔AU/NC-17】今天开始做女王(Ⅷ)

【前面章节请在合集里找】

【SY地址】

再放一下对魅魔的基本设定

*Incubus/Succubus:魅魔。引诱人类交媾吸取精气的艳丽妖魔。Incubus为男性,Succubus为女性。有些传说里魅魔可以任意改变自己的性别。形象一般为人型加蝙蝠翼与恶魔尾,穿着很暴露甚至干脆不穿。

*在本文里高阶魅魔都同时拥有Incubus与Succubus两种形态,可以自由转换。女性体外表和男性体外表差异很大,性情气质神态说话方式乃至喜好都有所不同。可以粗略的归纳为Incubus(男性体)是战斗状态,Succubus(女性体)是生殖状态。

————————

感觉如果每天只更3,4千字还是可以做到日...

【前面章节请在合集里找】

【SY地址】

再放一下对魅魔的基本设定

*Incubus/Succubus:魅魔。引诱人类交媾吸取精气的艳丽妖魔。Incubus为男性,Succubus为女性。有些传说里魅魔可以任意改变自己的性别。形象一般为人型加蝙蝠翼与恶魔尾,穿着很暴露甚至干脆不穿。

*在本文里高阶魅魔都同时拥有Incubus与Succubus两种形态,可以自由转换。女性体外表和男性体外表差异很大,性情气质神态说话方式乃至喜好都有所不同。可以粗略的归纳为Incubus(男性体)是战斗状态,Succubus(女性体)是生殖状态。

————————

感觉如果每天只更3,4千字还是可以做到日更的,再多就有身体被掏空感了……。

今天更新部分有少许XXOO章节。毕竟康纳是魅魔不是吗,总得偶尔发挥下种族天赋。


今天开始做女王(Ⅷ) 

他想起自己与兄长曾有过的愚蠢争论。关于他们Incubus形态的名字。

因为完全一样的名字,有时无论谁叫谁都会有种怪异的感觉,尤其是在他们起了争执时,偶尔操作不当就好像自己在骂自己那样。

“那你改个名字好了。”作为兄长和族长的Connor毫不犹豫的提议。可想而知让他改名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个名字的确是兄长先使用的。

哪怕是避其锋芒表现一点对王兄的恭敬之情另个Connor也早该如此。然而恶魔连续阴沉着脸好几天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他的兄长也毫不介怀,似乎早就习惯与宛如双生的弟弟共用同个名字。

Connor内心不否认也不愿承认不舍弃这个名字的原因。那是Elijah为他取的,他忘不了血族为他命名时的表情。明明是冰冷如僵尸的魔物,却拥有抚慰心灵的温暖力量。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领悟到自己从Elijah那里学到的道理。譬如关于强大的真正形态。

单纯由力量压制所带来的恐惧,这样的臣服无论是在人间还是魔界,都同样毫无价值。


【NC17部分外链】

——

Connor将重新炼制过的指环拿起来给弟弟过目。它曾是一枚精巧的机关,让魅魔在Elijah被媚药迷惑时以极小的损伤取得了血族之王的血液。

那枚首饰在碰到魅魔手指瞬间化作一条黑色小蛇,它缠上Connor的手指,并紧紧咬住了他。蛇的眼瞳是赭红色的,Connor相信那必定与Elijah的鲜血有关。

“进入圣地后你的动作一定要快。另外你最好不要驱动魔力,否则会立刻被Elijah发现。最后还有个不幸的消息,守护黑森林的魔物是魅魔的天敌。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毕竟那是血族的机密。”

作为兄长的Incubus凝视着弟弟:“话我都交代清楚了。到了这一步,你仍心意不改吗?”

“都到了这一步了,我没有办法放弃。” Connor一语双关的回答。

兄长的脸上露出微妙的笑意。他是欣赏这个混血弟弟的,他的才能与心志足以让他忘却他低贱不纯的血统。但他终究无法为弟弟达成心愿——Connor所渴望的东西,作为恶魔最大价值,只要他身上混有一滴人血,他就永远无法突破那个枷锁。

高级黑魔法是可以驱动远古魔兽的最强术法。在以精神力量为攻击模式的魔族中,这种术法可谓是某种极境了。若非纯血王裔,就算把记载了咒语的古卷扔到妖魔脸上他也学不会。

“我把狮鹫借给你,但到了Chryslerin,它也只能降落在黑森林外围,你得靠自己的脚走进去。”

Astaroth女王巨大的坐骑在露台边上威风凛凛的舒展翅膀,扇起的气流吹得孪生子衣袂纷飞。

“不过你要变成Succubus形态才行。”

“为什么?”他弟弟莫名其妙的问。

“它只载美女。”

“……”

Connor感到兄长靠过来,他吻了他一下,如无数个为他骄傲和嘉许的瞬间。

“除了预祝你武运昌隆,也别无他法了,弟弟。”


但到目前为止,这座森林除了树木和天空的颜色黑了点,他还没察觉到任何端倪。

当然,这里没有活物。垂破蛛网般的黑色蔓藤,好像怨毒的诅咒,把空间密密麻麻地包裹起来。草木的颜色与状态也很怪异,它们看上去没有任何鲜活的特征,摧枯拉朽的表层让人产生某种幻觉:这里是一场灭顶之灾的遗迹。那些勉强还维持着原本形态的植物,如果稍微用些力,就能变成一层层的碳渣啪啪地往下掉。

连月光都无法渗透的黑色密林。据说它所有可视光源都来自被称为珐琅之月的神殿。因此越靠近神殿,光明的错觉就越强。

对血族而言,神殿的光辉就如同冰冷而不会伤害到他们的白色阳光。除了御三家,几乎再没有血族不惧怕阳光。可想而知吸血鬼们对这里的尊崇与向往。

Connor觉得自己走了足够久,他没有遭遇任何抵御和攻击。地势随着魅魔毅然前进的步伐蜿蜒开阔,而树木次第稀少。雪白的光源愈来愈灼眼,妖魔无法遏制胸腔中澎湃的欣喜,他知道目的地接近了。

月色已隐约可见,穿过枯朽的枝柯透下微芒。视野中万物都覆上一层薄霜,在月光的映照下影影栋栋,有种说不出的诡丽感。当魅魔终于穿越黑森林,眼前所见画面宛如被打开的另一个世界。

如洗的夜幕没有一丝云彩,其时冰轮横空清辉迤地,照耀着尽头衣发撩动的颀长身影。血族之王站在神殿白色的废墟间,那本该是在最不正确的时间遇到的最不正确的人。但Elijah温情平和的神态仿佛早就在等待Connor的到来。


——


“你是怎么进来的?”

“……”

“你拿到了我的血?”

“……”

“你是为了圣子之血的结晶?”

“……”

“你不惜铤而走险,是为了你所谓的成为我真正的同类?”

无论Elijah怎么问,魅魔都不发一言。其实没什么可回答的,对方的问题都属于自问自答。Connor现在只关心一件事:他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如果Elijah拒绝将结晶给自己,那么所有的部署和冒险都将前功尽弃!

所以不管用何种手段,他都要说服对方拿到圣子之血。

“无论多么遥不可及,我也渴望迈出那第一步。” 魅魔的面颊在夜色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明艳感,他用眼神哀求,极尽哀婉之能。这是他们的种族天赋与本能。当魅魔希望得到什么的时候,那目光的甜美缠绵,可让月神庙宇中的圣处女石像都春心荡漾。

“我希望能更加靠近您,站立在您抬起目光就能看到的地方。为了实现这个心愿,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Elijah不喜也不怒,他的视角往上抬了抬,示意魅魔过来。

于是Connor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在距离Elijah足够近的时候停下。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吹拂在面颊上,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吸血鬼凝望他的眼神里有种过于露骨的温柔。

对方伸出手,抚上魅魔的脸颊。在那样的目光里,Incubus觉得自己就像是Jezebel(耶洗别)王后垂涎的葡萄园。极尽世间美好之物。

“我见过无数傲慢漂亮的魔物,他们像野花一样盛放在记忆里。你无疑是其中出类拔萃者。与其满怀深深的嫉妒,不如化身为你所迷恋的对象,来享有你的美貌。”

“……”

Connor感到眼皮猛地往上弹跳了一下。对面血族之王的表情变了,眼珠像被抽干血液般迅速枯竭下去。接着是面部皮肤,它们如同被曝晒的石灰岩那样锋利地龟裂开来,甚至还能听到咯咯哒哒的特殊音效,有东西剧烈蠕动着从后面倾泻而出。

Elijah——


“植物”的根茎是仿佛淬毒般的明艳紫绿色,但当它被斩断与本体脱离后就迅速焦枯萎缩,好像某种保护色一样完美地和这座森林融为一体,一眼望去只以为是从哪棵树上掉下的枝桠。

“在黑森林栖息的魔物对所有魔法免疫,本身却擅长使用蛊惑术。当然称它为术有些不准确,这是魔物释放出的致幻物质,毕竟这是它们捕食的重要手段。”

魅魔哑然许久之后才敢确认自己的现状。非常遗憾的是他根本就没走出黑森林到达神殿。他仍身处密林之中。Connor的眼珠僵硬的转动了一下,他明白这次出现在面前的是Elijah本尊没错了。

刚才被魔物攻击时Connor自卫的本能驱动了魔力,当然这对敌人毫无用处。它带来的后果是惊动了血族之王,而对方还出手救了他一命。

真正的Elijah比魔物变幻的那个看起来要“平凡无奇”多了。他看魅魔的眼神甚至都带着无可奈何的丧气。

“我既然都救你了,也不在乎再破例一回。”对方甚至都懒得问自己来龙去脉,直截了当的切入“善后”事宜,“你马上离开。看在与你及与你兄长往日的情分上,今夜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而刚刚才经历了巨大挫败感的Connor几乎是毫无悬念的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即便你施舍我也不会领情。我的目的是得到结晶,拿不到我绝不走。”

Elijah安然无恙的看着他:“所谓纯血对你而言那么重要?”

“当然!”他几乎都是在咆哮了,“像你这样的存在,怎么能够明白我的心情?兄长他也同样不能明白!”

在夜色中看他,总有种惊心动魄的气色。Elijah不禁在想,像他那样热血沸腾不惧与整个世界的力量为敌的愚蠢和勇气……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强烈渴望着什么而非要不可的心境,吸血鬼早就忘记了。他是另一个极端,因为缺乏欲望而异常强大。

“或许吧。那本来就不关我的事,又不是我必须面对的命运。”


Elijah的冷漠再次让Connor感到了绝望。就和当年他被古堡的魔族们察觉是混血时,他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而对方视而不见。

“在十三氏族的长老察觉之前,你还有机会离开。”

“把结晶给我我就走!”

“如果不给呢?”

“……”

随着骤然冷却的声调,Connor眼前的吸血鬼产生了异象。青冥色的辉光簇拥着他,直如众星拱月般孤高。Elijah似乎不需要任何东西,来自族人的牵绊与来自同盟的扶持,都形同虚设。他的存在形式如月轮般明晰无霾,而魔力绵延丰沛。力量的存在感忠诚谦卑如影随形,足以构筑他作为血族之王的全部意义。

王的称谓变了。

“难道你要与孤动手?”


TBC

——————

终于写了一直梦寐以求的卡总和康纳的相爱相杀场景!

但这个AU下卡总的逼格艹得太高,感觉康纳完全被碾压啊……

阿花花
6月-DPD夏威夷团建。群里的...

6月-DPD夏威夷团建。
群里的日历企划。大家都放了我也放了吧_(´ཀ`」 ∠)_

6月-DPD夏威夷团建。
群里的日历企划。大家都放了我也放了吧_(´ཀ`」 ∠)_

搽哥不多说话


“Connor,recognize your position.You are just a machine.”

“康纳,认清你的立场,你只是一台机器。”

“You are wrong,oman.The machine is just what I uesd to be.”

“你错了,阿曼妲。机器只是我的曾经。”

康纳的蛙裹被子!谁说仿生人不需要温暖!


“Connor,recognize your position.You are just a machine.”

“康纳,认清你的立场,你只是一台机器。”

“You are wrong,oman.The machine is just what I uesd to be.”

“你错了,阿曼妲。机器只是我的曾经。”

康纳的蛙裹被子!谁说仿生人不需要温暖!

银鳕鱼酱佐烟熏鲑鱼丁
群里参与的日历图,8月 我看见...

群里参与的日历图,8月

我看见大家都发那我也....

8月是康纳诞生月,但是我原本画的康纳单人感觉画着太刁难我自己我就重新画了个简单点的(

这是我这辈子画过完成度最高的画了感谢日历组

基本确定是养殖场限定的日历,除了送出来的一份以外其他都是群内消化

(进入养殖场的方法请阅读置顶)

群里参与的日历图,8月

我看见大家都发那我也....

8月是康纳诞生月,但是我原本画的康纳单人感觉画着太刁难我自己我就重新画了个简单点的(

这是我这辈子画过完成度最高的画了感谢日历组

基本确定是养殖场限定的日历,除了送出来的一份以外其他都是群内消化





(进入养殖场的方法请阅读置顶)

vtwbsgbyjnenjetbhjetbnjenneyny
大概就是在酒吧打听消息 本意只...

大概就是在酒吧打听消息 


本意只是想画画那个帽子但是被我画得如此油腻(

*姿势看电影的时候看见的

大概就是在酒吧打听消息 


本意只是想画画那个帽子但是被我画得如此油腻(

*姿势看电影的时候看见的

烤猪_GrillPork

无料本通知

不好意思我又来占tag一下。

关于无料本的通知:无料本已经下单,到时候货到了代理那里她会开一个运费链接让大家拍【里面还包含包装的费用】,然后,我到时会一个一个人私信那个运费链接给你们【所以你们不用私信我地址了,在淘宝里面拍运费的时候填上你们收货地址即可】,你们到时候自己注意一下哈,到时候我就不把那个运费链接公布出来了。

预计一周多才能做好,可能要等到11月才能发货。

不好意思我又来占tag一下。

关于无料本的通知:无料本已经下单,到时候货到了代理那里她会开一个运费链接让大家拍【里面还包含包装的费用】,然后,我到时会一个一个人私信那个运费链接给你们【所以你们不用私信我地址了,在淘宝里面拍运费的时候填上你们收货地址即可】,你们到时候自己注意一下哈,到时候我就不把那个运费链接公布出来了。

预计一周多才能做好,可能要等到11月才能发货。

NiNE-九山

画师:skviii

连接:https://twitter.com/skviii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画师:skviii

连接:https://twitter.com/skviii

P2授权图

【授权搬运】


human水母PL600
发现之前的本子预览里没有汉克补...

发现之前的本子预览里没有汉克
补一张现在正在修改的图

发现之前的本子预览里没有汉克
补一张现在正在修改的图

查无此狼

RK800:夜影妖狼
RK900: @佐荧

美妆相机都是什么傻屌特效😂

RK800:夜影妖狼
RK900: @佐荧

美妆相机都是什么傻屌特效😂

蓝天BlueSky

【DBH/900Gavin】今天的盖文警探看起来好不对劲(R18)

有参考其他太太的车车。因为是参考,所以情节会有相似,不喜欢的可以划过,勿喷。


原文/灵感来源


#有粗话出现、除此之外就是一辆低质量的车车。


戳我

AO3(防吞)

有参考其他太太的车车。因为是参考,所以情节会有相似,不喜欢的可以划过,勿喷。


原文/灵感来源


#有粗话出现、除此之外就是一辆低质量的车车。


戳我

AO3(防吞)

银鳕鱼酱佐烟熏鲑鱼丁

混更
给二狗太太画的大以巴子,画的很简单x
@燕二狗

混更
给二狗太太画的大以巴子,画的很简单x
@燕二狗

青菌
《Detroit:Fuckin...

《Detroit:Fucking Human》

*安卓!汉克 x 人类!康纳

*写人康的同人其实很多,我有点懒,但A同学和我开了很多脑洞,以及写这篇其实是想看到禅境花园里剪玫瑰的福勒……

*要命的脑洞。填坑有可能遥遥无期。

*Summary:为调查异常仿生人案件,模控生命派出了HK800型仿生人与康纳德恰特警官合作,却遭到了康纳警官的拒绝。


Part 1


2038年8月15日,天色很早就黑了下去。DPD警局办公室内,一个过了下班时间的年轻警探找不到自己的外套了。

当他看到自己椅子上扔下的亮闪闪的仿生人外套时,这才意识到他的同事对他开的恶意的玩笑。

并且,他百...

《Detroit:Fucking Human》

*安卓!汉克 x 人类!康纳

*写人康的同人其实很多,我有点懒,但A同学和我开了很多脑洞,以及写这篇其实是想看到禅境花园里剪玫瑰的福勒……

*要命的脑洞。填坑有可能遥遥无期。

*Summary:为调查异常仿生人案件,模控生命派出了HK800型仿生人与康纳德恰特警官合作,却遭到了康纳警官的拒绝。


Part 1

 

2038年8月15日,天色很早就黑了下去。DPD警局办公室内,一个过了下班时间的年轻警探找不到自己的外套了。

当他看到自己椅子上扔下的亮闪闪的仿生人外套时,这才意识到他的同事对他开的恶意的玩笑。

并且,他百分之百确定这个不怎么好笑的恶作剧是同事盖文里德故意的嘲讽。

年轻人皱起了眉头。

他的名字叫康纳德恰特,DPD分局9667分队中年轻的警探之一,是队长阿曼达施恩特麾下的一条好狗——同事们都这么私传。康纳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和随时待命的精神一度令众人以为阿曼达队长终于雇了一台安卓机器。

盖文里德已经用这个话题揶揄他很长时间了,就连他去厕所也骂他像个崔西婊子。

康纳不怪盖文对自己有如此敌意,柯林斯副队长退休在即,本柯林斯是那种不愿意再向上爬的家伙,谁是未来的副队长,候选人落在了9667分队的两个资深警探身上——他和盖文里德。

别担心,康纳根本不在乎这些,确切地来说是屏蔽掉了这些,而今晚面对故意藏起自己外套扔下一台仿生人标识的衣服令他不得不正视这件事了。这件安卓外套肯定是被里德不知从哪个欺负毁的仿生人身上扒下来的,康纳不用看也知道。

并不是说他就对安卓有什么好感,从去年开始,仿生人在底特律就出现了越来越多异常的苗头。康纳将自己手下的二百四十多起案子都一一分析过,从老太太家的女仆出走到仿生人保姆放走自己家的猫这类破事开始,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种事态再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出现更加恶劣的案子,到那个时候可不单是把仿生人送回模控生命升级打补丁这么简单了。

康纳一直在暗中追查这件事,也通过阿曼达队长通报了模控生命,而得到的回复就是对方送来了警用仿生人来支持康纳的工作。

他可不需要这种伺机影响插手调查的监控措施,康纳在向阿曼达队长抗议许久之后,终于自己下手解决掉身边的人形摄像头。

——别让这些多余的东西影响调查。

康纳一向高效办案,他才不需要这些累赘。

他在电脑上打开twitch向自己父母例行打招呼——没错,他可不是盖文整天说的那种从模控生命拼装台子上走下来的玩意。事实上,他的父母布莱恩和艾米莉亚德恰特有着比他羡慕的多的生活,这对夫妇长年环游世界各种直播,康纳为了逃避自己看上去是个多余的事实,成年之后就搬了出去,在DPD拼命干活。

但现在,康纳别无选择,只得套上这件充满羞辱的外套走入底特律户外的凉风中。

当他开车经过被警方封锁的大楼时,就知道这事儿并不简单。

车载设备播出了底特律16台正播出高楼挟持人质事件,看上去就是这里了。可为什么SWAT的人还没动手?好奇心驱使康纳停车去想去打听。

“情况怎样了?”康纳对着楼下的特警队员们问道。

“谈判专家来了,谈判专家来了!——艾伦队长在顶楼!”

然而特警队员一把抓住他拖进了大楼,他就被这么塞进了电梯送上了楼顶。

在电梯里回过神的康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脱掉外套——所以他们请的谈判专家是一台安卓?而那台安卓已经被……康纳这才意识到盖文里德闯下了多大的祸:

盖文里德毁掉的极有可能是今晚的‘谈判专家’,这件事追查起来,就不是里德一个人臭屁的事情了——外套可是套在他的身上。

临时退缩不是康纳的风格,另外,他内心仍旧隐约不满:DPD警局宁愿雇一个仿生人也不愿相信人类。

康纳别无选择,他理了理领带,抵达顶层。

这是一个三口之家,康纳效率极高的从玄关的桌子上看到了照片,然后无视碎了一地的嵌入式鱼缸,用他的话说来就是“救一条鱼都是浪费时间”。

结果他撞上了被特警正要拉出门外的妻子。

“你们……你们居然派一个安卓?”女主人撕心裂肺的抓着康纳哭喊,“……你们让那个东西离我女儿远点!!”

哦,亲爱的夫人,如果你能捏的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安卓制服下的东西是肉,为什么人们看到这种发亮的标识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就是如此?难道大家都不带脑子的吗?

康纳无奈地目送这位崩溃的女主人而去,至少他知道现在的人质是这家的女儿了。

很快,在道路尽头的主卧内,目睹特警队长艾伦焦急通话后,康纳明白为何要让仿生人警员出面谈判:挟持人质的也是一名仿生人。

他担心的终于发生了——恶性异常仿生人事件。

“听好,最重要的是救出那个小女孩,”艾伦队长忍着爆发的脾气向他解释道,“所以你最好赶快搞定那个该死的仿生人,否则我就直接解决它!”

原本想做出解释的康纳这下不能袖手旁观了,如果能出去,他将有机会直接接触异常仿生人,而康纳绝不会错过这个。

从露台外传来了凶犯叫喊的声音,那是所有持枪劫匪都说的出的话——离开,否则他就开枪跳楼。

客厅死了一个DPD警察和这家的男主人,康纳认得警察,可怜的德卡特警官,仅仅和他差了一个字母*,但他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种痛心疾首的感情中去——有多半可能是DPD的警察先动的手。老天,如果一个仿生人手上有枪的时候,硬拼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尤其是对方能在瞬间计算出怎样能射穿心脏,没有比和一个仿生人比赛谁更快更傻的了。

康纳本想掀开窗帘察看外面的情况,没想到就看见窗外的劫匪朝向这边举起了枪,他想都没想踹了旁边探出窗外另一端的特警一脚,子弹击碎了门框——去怀疑仿生人的精准度……这些冒失的特警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谈判专家就位!谈判专家就位!”

康纳听到其他特警忙不迭地汇报,然后感到自己被后面的特警队员一股脑地猛推了出去。

仿生人劫匪的一颗子弹射穿他左肩上方的床帘。

康纳差点骂了出来,这些特警队真的不在乎他的死活,或是随便看到一个穿着仿生人制服的家伙就心安理得地推对方出去送死。

哦,真是该死,他诅咒盖文里德让他死在安卓手里的恶作剧,不过他就可以用自己华丽的尸检报告狠狠辱骂对方一顿。

“别过来!再靠近我就要跳了!”仿生人劫匪举枪喊道,却还得顾着自己怀里苦苦挣扎的孩子。

特警队准备的很充分,唯一不出手的缘由是对方的脚尖站在露台边缘。

“我的名字康纳,你呢?你叫什么?”他终于看清了站在大楼边缘的劫匪和人质,特警的直升机盘旋在上空,气旋吹飞了屋顶上的设施,掀翻了他面前的桌椅。他真心希望仿生人听觉足够灵敏,因为他扯破嗓子也只能喊到这种程度了。

“丹尼尔,”家政仿生人看到相同的仿生人制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他们给我起的名字。退后!”

看来同样愚蠢的不止人类,仿生人也一样。康纳面无表情的暗自叹道——永远不要随便给一个东西起名字,那样你就会对他产生感情舍不得丢掉。接着,你的仿生人就以为自己不再是个物品,能跑的跑了,吵架的也有,乱涂乱画的也有……康纳能复述那两百多起案件中的任何一件,只是还没见过劫持人质的。

“听着,我想让你放那个孩子走,”康纳一边喊一边挪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乘凉椅,“她只是个小女孩,她这件事跟她无关。”

“没门!我一放她走,你们就会对我开枪……我可没那么笨!不……我没那么笨……”

哦,看看这个可怜的丹尼尔,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笨了。

康纳一边缓慢靠近一边注意到露台上的状况,在气旋扰乱的情况下,楼顶简直一团糟,右边远处的游泳池边上躺着一个脸朝下的清洁工,这个人脸朝下,头浸泡在水里,不用怀疑肯定死了;左边不远处一个警员受伤无助地呻吟中。

康纳慢慢拉开椅子,发现对方失血过多神志不清了。

“丹尼尔,我现在要为他止血。”康纳高声提出,并且跪在那名警员旁边。

一颗子弹在他旁边的地上开了花。

“不许动!再动我打死你!!”

“你可以试试。”康纳没理他,扯下领带迅速替警员止血。

如果现在这位名叫丹尼尔的仿生人对着他的脑袋来上一枪,哦,那绝对是这位仿生人丹尼尔人生中的一个大惊喜。

“你的功能失常了,丹尼尔,”康纳继续将注意力转向丹尼尔继续他的说服工作,在强劲的气旋中慢慢靠近,“你的程序出了问题,我们会把你修好,一切都会过去——”

“我不需要修好!我的运作完全正常!”丹尼尔绝望的看着他,“我只是希望他们在乎我……我只是希望他们重视我……我……我只是希望能成为一个他们在乎的人!”

“那么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吧!你被设计去服务人类而不是去杀害他们!”康纳禁不住恼火的回应。

“那我被设计成什么?他们的奴隶还是玩具?但我现在清楚了,”丹尼尔冷笑道,一把将枪口顶在手中女孩的脑袋上,“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羞辱我!绝不!”

怪不得仿生人会变得异常,他们被欺负感到了不公平,感到愤怒。不过这个世界可不需要机器跳出来指手画脚——这都不是丹尼尔就该杀人的理由。如果这就能够杀人的话,康纳早该把盖文里德枪毙一百次了。

“你根本不想跳下去,丹尼尔,否则早就跳了,”康纳已经看到了胜利,他离对方的距离足够近了,于是他向对方伸出手,“好了,现在把枪给我——一切都就结束了。”

“你知道吗,我这一生都在听从别人的命令,”丹尼尔松开了手枪,看着康纳绝望的笑了,“但这次轮到我做主了。”

说着,仿生人张开手臂向后倒去。

康纳毫不犹豫的向前冲了上去,抓住那个孩子用肩膀将仿生人撞下平台。仿生人的平衡性很好,他得用全身的力气才不会让对方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你想问康纳是否想到自己的安全,很抱歉,他从未考虑过这点。任务优先,如果任务的结局会牺牲他自己,那么他也只得如此接受。他一直认为死在别人需要的地方总比自己缩在某个角落烂掉要好的多,这也是他为何选择刑警这个职业的目的之一。

那是他最深处的秘密——他想永远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冷漠、焦躁、失去蜜蜂并且不会再好转的世界。

康纳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至少任务牺牲总比上吊自杀要好听的多——也容易的多。

从70楼坠落会是什么感觉?不要怕,康纳知道自己再过几秒很快就会感到无法形容的剧痛和脑浆摔开的感觉了,即使他后悔挣扎也无法挽回。

他需要谁来推最后一把,而他碎裂的身体足以嘲笑盖文里德的后半生,他——

康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悬在半空中——他的一只脚腕被牢牢抓着,就这么被生生拖了回去。

康纳这才发现自己被一个晃着湿漉漉脑袋的人盯着。

这时特警队的队员们涌了过来,抱起软瘫在地不停哭泣的女孩离开了这里。

直升机不知何时早已撤离,艾伦队长指挥着队员们在现场忙碌,末了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而特警队长艾伦看上去并不认识这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

“这怎么可能?”康纳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泳池边缘,“你是那个……清洁工?”

艾伦队长刚想插嘴,就被这名穿着清洁工制服的中年男人打断了,“你他妈先给我等会儿——”说着转身挥手就给康纳一个响亮的耳光,鲜红的血从康纳的嘴角里流了出来。等到喘匀了气后,对方抓着康纳的领子扯开嗓子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别以为套件外套骗过所有人就得意上天了——你他妈就一条命!你又不是一堆0和1组成的该死的数据!你就想急着去死哈?——你这个混账!”

艾伦队长疑惑的看着康纳,而康纳试图做出解释。

“我必须做出选择,我知道你很不高兴,或许对于任务……”

“够了!去你妈的!还有去你妈的任务!老子不干了!”喘着粗气的中年男人一边脱下清洁工外套一边喷了他一脸,“我他妈是模控生命派给你的仿生人搭档,你知道老子的搭档简介上写着啥吗?上面说这家伙至少他妈的是个正常的人类!”

看起来他们的‘友谊’似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该死的人类……”对方瞪着他骂了一句,转身走掉了。

康纳才捂着自己肿起来的脸,目送着那个灰白色头发的中年男人。

半晌,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你是个人类?”艾伦队长这才明白。

“任务完成,艾伦队长,祝您顺利。”康纳点点头,拔腿就跑。

第二天他回到警局工作之前,发现自己的床头放了一件和他找不到的那件外套一模一样的新外套,账单显示模控生命支付。

那个安卓来过。

最终,康纳仍然没找到那台对他发脾气的安卓,他们之间似乎就这么完蛋了——但康纳并不知道他的癫狂人生就此拉开了序幕。


*安东尼德卡特,写作deckart,而康纳的姓氏就直接继承布软的德恰特Dechart,相差一个字母。


作者:我怂。这篇很可能要么结尾一发完要么ooc到没边。别打我。

NiNE-九山

画师:あけい

连接:https://twitter.com/akei0710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画师:あけい

连接:https://twitter.com/akei0710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柯尼斯堡

【底特律:变人】【极隐晦的康丹】汉克与艾玛的简短对话


★记梗用
★汉克和 YK500艾玛
★非常短,虽然丹尼尔和康纳酱都没出现但是容易引起极度舒适的脑补【……】
★可能会逐渐扩充成小说

“嘿,艾玛。”

“嗨,汉克,什么事儿?”

“我想跟你做笔交易。”

“嗯哼?”

“叫声祖父。”

“五美元。”

“操!……好吧,三美元。”

“成交,爷爷?”

“……嗯。”


★记梗用
★汉克和 YK500艾玛
★非常短,虽然丹尼尔和康纳酱都没出现但是容易引起极度舒适的脑补【……】
★可能会逐渐扩充成小说


“嘿,艾玛。”

“嗨,汉克,什么事儿?”

“我想跟你做笔交易。”

“嗯哼?”

“叫声祖父。”

“五美元。”

“操!……好吧,三美元。”

“成交,爷爷?”

“……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