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底特律:变人

55004浏览    3620参与
槲寄生

[汉康/900g] 底特律屯の小康物语 第02话(东北AU)

卡姆斯基是个各色人。不光名字各色,他这个人也各色。以前在家电人公司上班,听说还是个创始人啥的,后来不知咋就走了,带着两个克洛伊在屯子边上小别墅过日子,也不结婚,村里都传闲话说他天天拿家电人小姑娘当媳妇,也不知真假,阿曼支书都看不过眼了。平时给家电人修理修理,骑个三轮,后面写着:专修屁洞漏水。不出工的时候机动三轮后边两个克洛伊裹着貂,大姑娘小媳妇没有不羡慕的。卡司机屋里一个大浴池子,里边血红血红的,汉克说是酸枣汁。汉克带康纳去过一回,回来就天天咕嘟着个脸,说他家不正经,是洗浴中心。

汉克带康纳去那次本来是查案的。结果卡司机(村里叫串了)递给康纳一根火筷子。

“你把克洛伊捅了,我就告诉你。”...

卡姆斯基是个各色人。不光名字各色,他这个人也各色。以前在家电人公司上班,听说还是个创始人啥的,后来不知咋就走了,带着两个克洛伊在屯子边上小别墅过日子,也不结婚,村里都传闲话说他天天拿家电人小姑娘当媳妇,也不知真假,阿曼支书都看不过眼了。平时给家电人修理修理,骑个三轮,后面写着:专修屁洞漏水。不出工的时候机动三轮后边两个克洛伊裹着貂,大姑娘小媳妇没有不羡慕的。卡司机屋里一个大浴池子,里边血红血红的,汉克说是酸枣汁。汉克带康纳去过一回,回来就天天咕嘟着个脸,说他家不正经,是洗浴中心。

汉克带康纳去那次本来是查案的。结果卡司机(村里叫串了)递给康纳一根火筷子。

“你把克洛伊捅了,我就告诉你。”

气的汉克脸都绿了,“康纳,咱回家。”康纳只好放下火筷子回来,可这卡司机反而乐得都不行了。

高低是个怪人。


这天汉克带着康纳开着那辆二手的桑塔纳2000奔警局去,车没到警局就停下来,汉克下车就奔着鸡蛋灌饼摊去了。老板和汉克熟,不用招呼套餐就递过来了。

康纳刚下了车,“副队长,不能再加蛋了,这个胆固醇高,容易脑血栓。你看,卫生证都过期了。”

汉克瞪眼珠子:“十里八乡就他家的灌饼好吃,你们家电人懂个屁。”说完嘬了一口菠萝汽水。

康纳不依不饶:“我们家电嘬一口也是菠萝味的,也不发胖,副队长你嘬我腚眼子试试吧。”

 老汉汽水都喷出来了,“有大街上嘬人腚眼子的吗?”

 “那就回家。”

 老汉一摔灌饼袋子,扔下钱带着康纳开车掉头走了。

 

夜里老汉又喝上酒了。这老汉就这一个毛病,心情不好就拿酒灌自己,嗷嗷灌,灌得不省人事,有一次喝断片了四仰八叉倒地上,康纳窗户里一看还以为副队长过去了,吓得赶紧砸了窗户跳进来,给他擦澡,又找衣服换上。后来小康同志主动要求赔偿副队长家玻璃钱,汉克摇摇手心想算了,你那津贴还不够换零件的呢。

汉克看着儿子科儿的照片,心里不是滋味。

康纳坐下,“副队长,咱俩唠唠科儿吧。”

“心里闹着呢,谁跟你唠嗑。”

“不是唠嗑,是唠唠,科儿。”康纳指指照片。

汉克叹了口气。“这小兔崽子,他妈走得早,这不知道跟别人比了,没妈怪可怜的,说想要个小妈。”

“副队长,你看我行不?”

汉克气的骂娘。“你现在不是公家的人吗?胡闹!”

“可你看公家派我来就是这个目的不是,再说你就不心疼科儿吗。”

老汉看着康纳明亮亮的小眼神儿,叹了口气,心想谁能说个不字?

又何况,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他这心里也有点说不出来的味呢。


TBC?...

第一话点我

卡司机修理图点我



甘四十二昧-老福特DBQ

[900G]Love comedy/爱的喜剧(现代普通人AU)


1.旧日荣光和美丽新世界

  盖文并不生来就是这幅模样。

十九岁的盖文刚上大学,有一头可笑的卷发,胡乱的盖在脑门上。他发了狠追同级生查理德这件事情人尽皆知。
  没人知道这段荒谬的单相思是怎么来的,盖文是个喜欢虎胆龙威的刺头,查理德是一个从不提起自己身世的有钱佬——打了八竿子也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盖文能捞到这个和查理德成为朋友的机会可真是神奇的不可思议,打一开始他就不曾隐瞒过自己的意图,而查理德只是站在门边一言不发的看了盖文和他的廉价酒半天,然后就让盖文进了屋。
  盖文很穷,穷得要命。他的小家里只一个酗酒的老母亲,人间蒸发的男人已经被他单方面从...


1.旧日荣光和美丽新世界

  盖文并不生来就是这幅模样。


  十九岁的盖文刚上大学,有一头可笑的卷发,胡乱的盖在脑门上。他发了狠追同级生查理德这件事情人尽皆知。
  没人知道这段荒谬的单相思是怎么来的,盖文是个喜欢虎胆龙威的刺头,查理德是一个从不提起自己身世的有钱佬——打了八竿子也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盖文能捞到这个和查理德成为朋友的机会可真是神奇的不可思议,打一开始他就不曾隐瞒过自己的意图,而查理德只是站在门边一言不发的看了盖文和他的廉价酒半天,然后就让盖文进了屋。
  盖文很穷,穷得要命。他的小家里只一个酗酒的老母亲,人间蒸发的男人已经被他单方面从这个支离破碎的家里除名。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大学,盖文并不穷得只能一人打三份工,原生家庭并不是负资产,当服务员的女人咬咬牙还能挤出钱来给盖文上大学,可在情感上他一无所有,自打他的母亲好不容易终于结束孕期,还给这个会呼吸的皱巴巴体外肿瘤起名叫盖文·里德的那一刻起——通俗易懂,女人生下盖文那一刻起,他是没有真正得到过爱的。老天,有这样的造物出现只能说明上帝确实会打盹。
  小时候的他总自卑,惶惶不可终日,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离他远去,是他还不够乖吗?是他太乖了吗?他也想被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夸奖,骑在男人的肩头耀武扬威的去买冰淇淋。是因为自己出生的日期是在旅游旺季,火车票不好买吧?
  他拼了命去获得关注,靠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而活,从未曾谋面的父亲和没有做好准备为人母的母亲那里得不到的爱全都要在其他人那里获得补偿。于是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几乎要获得一份爱的时候盖文为此丢掉脑子和理智。
他和查理德截然不同,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不在乎彼此谈论的聊天内容,可盖文的确是知道在那深处,他们的灵魂是有联系的,在查理德带着一瓶撕掉标签的酒而盖文假装他不知道酒的价格时,在在一个充满不可理喻的争吵的电影之夜时,他就是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同。男人总是有点自命不凡,坚定认为那些不可攻倒的数学难题都会在自己面前迎刃而解,尽管查理德从不回应那些盖文展露出来的情感,也不谈论自己的情感,但盖文总觉得查理德和他聊天时里面还是有那么一点暗送秋波的成分。
  二十一岁的盖文已经认识查理德两年,他依然没有得到父亲发来的短信,也没能让母亲戒酒,更没有解决考拉兹猜想,把查理德追到手。他从不忌讳向查理德提这些,他想被安慰,又想以此作为筹码从查理德那里换来一星半点的爱。
  像个无路可走的老水手,感恩节时他喝了一条河那么多的酒,太醉,又太疲于对自己生活的无力掌控,于是他向查理德求婚了。
  盖文太过于软弱而不敢去看查理德的脸,他猜查理德脸上的表情和两年前他站在查理德门口时的表情应该有八分相似,在十八秒的沉默之后,他听到查理德说好。
  于是跳过恋爱和订婚,他们从清清白白的好友摇身一变成了夫妻,婚礼匆匆忙忙,在一个小教堂里,人来得不多,蛋糕烤得有点焦,陈知道这件事后气的要命,扬言要同盖文绝交,好在最后十分钟还是不情不愿出现在教堂门口,于是一切都还算圆满。婚礼开始前两个小时盖文得了严重的婚前恐惧症,他后悔自己鬼迷心窍的问了那句该死的话,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丈夫——他也没从那个该死的老爸那里学到怎么去做!他害怕失败,又担心辜负了查理德,只恨查理德什么时候好人不做,偏偏就在他求婚的时候。最后策划人好说歹说,吹了盖文半天,终于让盖文对自己有了那么点信任,下定决心走出更衣室。
  站在大十字架底下,盖文和查理德面对面宣誓,他本来不应该这么做的,可最后他还是和查理德对视,灰眼睛里依然什么也没有,里德的身影更不在其中。盖文终于明白一切都没有变,奇迹不存在。
  婚姻好就好在从一开始盖文就领悟到一切只出于怜悯和同情,因此就好好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不再幻想仙度瑞拉样的童话,也不再渴求那些查理德没法给他的。
  圣诞节他又喝酒,抱着蛋酒瓶子大哭大闹。

  和盖文截然相反,查理德很有钱。新婚两个月,查理德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于是两个人搬出去过起了二人生活。他们俩谁的装修品味都不怎么样,于是餐厅的墙变成了紫色,客厅不合时宜的有吊床,而出于查理德奇怪的坚持,阳台摆了两把按摩椅——说真的,谁在阳台睡按摩椅?无论如何,这个小小的时尚灾难确实真切属于盖文和他心爱的男人,于是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他们的生活过得很顺利,远超盖文想象。盖文不求查理德和他上床,更不奢求一个早安吻,查理德尽职尽责,给赖床的盖文做早餐。两人分工明确,都能好好的把他们该扮演的角色演下去。
  一切都很不错。
二十二岁,他们两个都离开了大学,开始实习,他们走入了社会,见面的时间远不如从前多。盖文在他结婚纪念日那天,从实习警局里翘了班,满心欢喜在客厅里等查理德提早回家。从五点等到八点,又从八点等到一点,天色变昏暗,又变得一篇漆黑。盖文一共给查理德打了四十六个未接电话,气得浑身发抖,不是他太过敏感,怎么说结婚也是一件大事吧?都是一年来一次的东西,怎么生日和新年都值得让人庆祝,婚姻就不是了?
  他又气,又委屈得要命,满腔怒火。拿起车钥匙就往查理德上班的大厦奔,结果在门卫那里就吃了个闭门羹,他抬头看大厦没有一盏灯亮着,愚蠢的念头冒出来。这是个预兆,他想,预兆。
  盖文一圈一圈的慢慢开车,甚至鲁莽的闯进了一些总有黑人帮派聚集的地方。最后在离家两个街区外的快餐店里发现了他的丈夫,查理德和一个男人正在那里面聊天。他坐在车里,隔着车窗、走道、窗户,看那个梳背头的男人,因为什么事情露出一个对于像他那种精英来说代表“我现在非常高兴”的微笑。咖啡杯在桌上摆了七八个,他们已经在这里交谈很久了。
  他一言不发,安静的又把车开走,一路一路开回了老家,路上给他的队长发留言请了假。
  母亲年纪不小了,好在她终于多少开始有意识减少酒精的摄入,盖文知道他不能要求更多,因此对女人这点让步也格外感激。他在母亲那待了六天,一条来自查理德的信息也没有收到。他反复看了十四次,确认自己没有拉黑查理德,每隔两分钟就看一次消息,最后女人忍无可忍,把他的手机没收,好像他还是个小孩那样教育他。
  你是个成年人了,别那么幼稚,两个人间总有人要低头的。回去,和他好好谈。母亲这么说,于是盖文又开车回去,后座放了两瓶母亲强塞的廉价酒,上面还绑了两个不够紧的蝴蝶结。
  盖文推开公寓大门,被灰尘结结实实呛了一口,有四五天这儿都没人住了。他呆呆走到餐桌前,有一袋面包摆在那,压着一打文件,他举起第一张纸,上面写着离婚协议书。盖文头晕目眩,又看一眼面包,是他们都从来不吃的燕麦方包,生产日期写着五天前。
  他想哭,又想庆祝他终于被摆脱。浑浑噩噩寄了离婚协议书,十五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人间蒸发的前夫去了哪。


  “大家好,我是新上任的警监,从此我就是你们的直属上司。我希望我在任时可以让这里成为州最好的警局,每一位警员都要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穿着警监制服,有灰眼睛的男人站在走道中间,在警局里进行一个简短的讲话。
  “好久不见。”盖文决定做第一个对新来的老大打招呼的人。
  “好久不见,前夫。”男人转头看他。
  ——直到现在。

  “等下,谁来和我讲一下发生了什么?”

——tbc——
《爱的喜剧》将在底特律同人短篇小说合集《爱的喜剧》中收录,目前预计价格是二十五,共印刷三十本。

糕渣

【底特律:變人】三次康納受了傷(警探組/漢康,極短一發完)

*完整標題:三次康納受了傷而漢克很擔心,其中一次漢克終於受不了

*副標題:然而蓋文又做錯了什麼?

*滿久之前想發的一篇,但是一直找不到關鍵字,所以拖到現在www

*好一陣子沒發漢康啦!很短的一篇!

*有一小咪咪900和蓋文串場

*簡介:康納每次受傷,都讓漢克操碎了心

*文章在這裡

*完整標題:三次康納受了傷而漢克很擔心,其中一次漢克終於受不了

*副標題:然而蓋文又做錯了什麼?

*滿久之前想發的一篇,但是一直找不到關鍵字,所以拖到現在www

*好一陣子沒發漢康啦!很短的一篇!

*有一小咪咪900和蓋文串場

*簡介:康納每次受傷,都讓漢克操碎了心

*文章在這裡

阿瓜子
對不起對不起 真的打擾了 我來...

對不起對不起 真的打擾了 我來問一篇文....!!
是的我應該在好好準備高考但是我突然真的爆想吃這篇....
所以有沒有小夥伴有印象的球推給我!!!
下跪樂!!謝謝大噶!

對不起對不起 真的打擾了 我來問一篇文....!!
是的我應該在好好準備高考但是我突然真的爆想吃這篇....
所以有沒有小夥伴有印象的球推給我!!!
下跪樂!!謝謝大噶!

R君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356555底特律变人手书!!第一次手书献给底特律!cp康汉!!吃粮啦!(我爱年下www)结尾有糖的,我保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356555底特律变人手书!!第一次手书献给底特律!cp康汉!!吃粮啦!(我爱年下www)结尾有糖的,我保证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ushidoshi

画手链接:http://ushidoshi.tumblr.com/


授权见P3

不要打扰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ushidoshi

画手链接:http://ushidoshi.tumblr.com/


授权见P3

不要打扰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Jfc 900和Gavin在一项任务中,居然是假装着android-human lover?这正是他们应该做的,Markus

-Hank!继续走!工作太多了!

-我的天...是真的吗!?

-我告诉过你...Simon

-...

-...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Jfc 900和Gavin在一项任务中,居然是假装着android-human lover?这正是他们应该做的,Markus

-Hank!继续走!工作太多了!

-我的天...是真的吗!?

-我告诉过你...Simon

-...

-...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3

Yukata

浴衣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3

Yukata

浴衣

[L1]

【900G】《去他媽的自尊》09下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09 真相將會揭曉(下)


    班逕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另一方面,蓋文則三步併兩步、一次踩兩個階梯衝進福勒的辦公室,連門都沒敲,直接把門撞開後讓它自己關上。

    「你他媽想怎樣,福勒?還讓班來叫我,你到底想幹嘛?幹,R正在審訊中,你就不能再等個半小時——」

    「別給我那種態度,李德,我今天沒心情跟你在那邊五四三!還有,我他媽最後再講一次,是隊長。...

Written by ImogenGotDrunk

點此看:原作授權/目錄

 

09 真相將會揭曉(下)

 

    班逕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另一方面,蓋文則三步併兩步、一次踩兩個階梯衝進福勒的辦公室,連門都沒敲,直接把門撞開後讓它自己關上。

    「你他媽想怎樣,福勒?還讓班來叫我,你到底想幹嘛?幹,R正在審訊中,你就不能再等個半小時——」

    「別給我那種態度,李德,我今天沒心情跟你在那邊五四三!還有,我他媽最後再講一次,是隊長。」福勒從一疊他看到一半的公文後面怒視著蓋文。「我很清楚你們正在審問犯人,別以為我有那麼蠢。我也知道漢克跟康納都在,審個嫌犯才不需要三個人監控。總而言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把那疊該死的報告給我就是了,」蓋文相當抓狂的伸出手索要報告。「班說我只要簽名就好——」

    「報告之後再說,」福勒舉起另一隻手示意他安靜。「我得跟你談談關於RK900的事情。自它開始在這邊工作以後——」

    「R.K。」

    福勒挑起一邊眉毛,蓋文的雙手緊緊抱胸。

    脖子被一股燥熱覆蓋,他尷尬地咬著嘴巴內側,但同時,一種突如其來的勇敢也冒出了頭,他在感覺退去之前繼續說了下去。「他的名字是R.K,他也不是個,別那樣叫了。」

    蓋文以為自己會因為回嘴而遭訓斥,不過福勒僅僅是垂下眼,再度瀏覽一遍他手上的文件,然後將其放置一旁。

    他換上了嚴肅的表情,望著蓋文。

    「自R.K開始在這工作之後,其他警署單位也相當注意他的動向,甚至是其他機關也在觀察。過去幾個月以來,康納的存在已經使輿論往好的方向升溫,」福勒解釋著,起身繞過辦公桌,坐上桌面一角,與蓋文拉近距離。「而現在,格魯夫斯的案子準備了結,對於兩位為國家服務的仿生人們來說,放在他們身上的焦點與目光只會日漸增長。」

    蓋文一點也不喜歡他們隊長臉上的表情。「對,然後?」他瞄了福勒手上的文件一眼。他立刻感覺整個房間都開始旋轉——他發誓上面寫著粗體、大寫的FBI三個字。「你到底想說什麼?」

    「FBI一直追蹤著R.K的工作表現。他和康納一樣,都是原型機,他的崗位具有一定實驗性質,目的是看事情會如何發展——」

    「你就直說吧,福勒,」蓋文咆哮著,耐心早就被他丟得十萬八千里遠。「這些混帳想幹什麼?」

    「帕金斯想要R.K加入他們。」福勒伸手將那張公文拿了過來,遞給蓋文。「今早寄了這個過來。從沒想過那男的在革命後還會想要仿生人加入FBI,但……就是如此了。」

    蓋文感覺自己的氣管好像要被誰給踩斷了。他試著要好好閱讀一遍那張移交請求的公文,但那些字句,像是什麼珍貴的助力先進的原型機和最底下理查.帕金斯像條蟲一樣的簽名,讓蓋文難以抑制要把那張紙揉爛的衝動。

    「帕金斯這週會來商討關於轉移的事情。」

    蓋文開口就是飆罵,聲音聽上去卻更像是在哽咽。「是怎樣,R他媽不能自己決定去向?你就要把他交給他們,搞得好像他是個天殺的——」

    「別在那邊妄下定論,李德,那仿生人當然可以自己決定,」福勒再度打斷他的怒吼,手指按著太陽穴,似乎在舒緩頭痛。

    「R.K會參與討論,我只是想先讓你知道,畢竟你們目前是搭檔。」隊長接著抱怨道:「我的老天爺啊,蓋文,幾個星期前你才求我把你換到別的案子上!我還以為你會很開心的。」

    或許當時的蓋文會很開心。但就像福勒說的,那是幾個該死的星期前的事了。「不,我不開心。混帳帕金斯跟整個FBI都可以去吃屎了,R哪都不會去。」

    「那是仿生人要自己下的決定,不是你的,」福勒尖銳地說,「也不是任何人的。就和你他媽剛剛說的一樣。」

    蓋文的指甲已經深深扎進手掌之中,再用力一點就會見血,那輕微的痛感卻是現在唯一能阻止他把福勒的椅子扔向玻璃牆的東西。「那如果他選擇留下呢,之後會怎樣?」

    「那他就會留下。」福勒說著,好像事情真的就這麼簡單似的。「我們不是沒地方,而且依城裡現在的狀況,我們歡迎所有好警察加入。那是如果他選擇留下的情況。」福勒強調。「帕金斯給了他一個很好的位置,李德。任何拒絕那個職位的人都是個傻子。」

    蓋文沒有回答。在一陣沉重而怒意翻騰的靜默之後,福勒嘆了口氣,從桌上的紙堆裡又拿出另一份報告。他把它遞給蓋文。「麥可.格魯夫斯家中發生事件的總整報告。看完,簽名,然後給我滾出去。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

    蓋文步履艱難地走出辦公室,氣急敗壞地咒罵著,感覺胸中有什麼東西就要碎裂。R.K此時已經等在他們的辦公桌旁。

    「副隊長和我說你被叫走了。」他向福勒的透明玻璃牆瞥去一眼。「我希望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R.K的外套上仍然沾滿了藍色,襯衫上遭子彈撕裂的部分也清晰可見,而他的頭髮依舊不像以往那般整潔。蓋文忽然有個衝動,想把手插進那團頭髮裡,然後把那仿生人扯下來,和他平視。

    「沒什麼,」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回應道:「是關於槍擊的報告。本可以等到我們結束再說的。」

    「說到這個,」R.K開口,一邊傾身開啟、上傳了什麼到蓋文的電腦裡。蓋文沒花力氣去質問那仿生人怎麼知道他的密碼,這種事情已經嚇不到他了。「有東西你應該過目一下,警探。」

    「她都交代了?」

    「不算是。她允許我探測她的記憶,於是我得以找到四月十三日晚上在莉蒂亞.格魯夫斯家中發生的事件真相。」R.K把手覆上蓋文的電腦,螢幕頓住、閃爍了幾秒,然後打開了一個名稱和R.K的序號相同的影音檔案。「我相信這段影片可以填補上格魯夫斯女士說詞中的空缺。曼妲琳,實際上,是無辜的。」

    「搞什麼鬼?所以,那什麼,她根本沒闖進去?」

    「看看就會明白了,警探。」蓋文也彎下身擠到R.K身邊,想看清楚螢幕。「等你觀賞完這段影片以後,我們便能去格魯夫斯女士家進行第二次訪問。」

 

***

 

    「所以,警探……」莉蒂亞.格魯夫斯依舊穿戴著同一條珍珠項鍊,還有同款套裝,只是這次的洋裝是白色的,而不是綠色。而當她今晚第三次朝R.K投去不滿的表情時,蓋文能感覺到怒火在腹中翻滾。「我能不能問問為什麼你跟你的……仿生人,在福勒隊長沒有事先說明的情況下,再次前來造訪呢?」

    「我們找到了線索,女士,」蓋文煩躁的說,但還是盡可能地維持禮貌。「這事兒有點嚴重。」

    他喝了口咖啡。這次他會接受這杯咖啡只是為了讓自己的手有點事情做。這是一只他媽的瓷器茶杯,裡頭的咖啡喝起來感覺就貴到爆,而且她還該死的加了糖在裡面。蓋文願意用自己他媽的右腿來交換一杯警局裡的咖啡。如果是R.K泡的那就更好了。

    「我們把妳的前夫跟他的仿生人帶回局裡,」蓋文繼續說道,忍住卡在舌尖的抱怨。「麥可.格魯夫斯因為開槍打傷了我的搭檔而正準備上法庭。」他刻意提及,然後朝R.K的方向指去,對方正靠在門框邊看著這裡。

    格魯夫斯女士驚恐的表情讓咖啡嘗起來沒那麼糟了。「上法庭?就因為他打傷了——」她凝視著R.K,後者對她報以微笑。「麥可不應該上法庭的!他甚至跟那次襲擊無關,我跟你說過是他的仿生人——」

    「曼妲琳是無辜的,女士,」蓋文毫不拖泥帶水的打斷對方,的一聲把茶杯重重敲回它配套的小盤子上,然後把雙腳直接翹上咖啡桌。

    格魯夫斯女士看上去被這動作搞得都要心靈創傷了。蓋文為此把姿勢擺得又更醜了一些。「我們知道她根本沒闖進妳家,妳一直都在說謊。」

    「說謊?!」格魯夫斯女士臉上的驚訝顯得過度矯情了。「怎麼可能!那、那道鎖壞了,李德警探,你親眼看到了啊!還有這個,」她捲起袖子露出傷痕;好得差不多了,但還是看得見痕跡。「我有什麼說謊的理由嗎?」

    「我很高興妳問了。」R.K直起身子,邁出幾步,走到廚房中央。「再次感謝妳讓我們重新進入妳的家中,格魯夫斯女士。站在這裡,我應當能比在警局時更好的重建現場。」他看向蓋文:「若你不介意接下來讓我主導的話,警探?」

    莉蒂亞坐在原地目瞪口呆,蓋文則朝廚房的方向大手一揮:「來吧。」

    R.K將雙手背在背後,開始分析。「曼妲琳並非強闖進入此地,格魯夫斯女士,因為是妳讓她進來的。」

    「胡說八道!我不會讓你們在我家對我進行訊問,你,你們兩個,現在就離——」

    「在你們離婚以後,麥可.格魯夫斯逐漸功成名就。妳感到不甘,忌妒他和他的助理,曼妲琳的感情。所以妳做了個計畫。」R.K移動到後門邊,觀察那把鎖。「假造一個非法入室的現場,一次襲擊,並誣陷曼妲琳。畢竟,與人類比起來,誰會聽信一個仿生人的證詞呢?即使新法上路也難以改變這個事實。」

    「李德警探,請你叫這個東西閉嘴——」

    「妳在四月十三日邀請曼妲琳來作客,做為希望和平相處的表示;給彼此一個機會將事情講開,並向前看,而她欣然接受這個提議。」R.K繼續說道,忽略格魯夫斯女士的要求。「她用完全合法正當的途徑進到這裡;事實上,她是由前門進來的。我讀取了她那晚的記憶。雖然很不幸地,在妳開始亂砸東西假造襲擊以後,畫面變得有些模糊不清。情緒衝擊從來就對仿生人的處理器沒有益處,格魯夫斯女士。」

    「其實我們在妳砸破所有瓷器之後就什麼都看不見了,」蓋文火上澆油的補充:「她當時正在做晚餐,對吧?」他向站在烤箱附近的R.K發問,起身走到對方身邊。「我從曼妲琳的記憶中看到爐子上在冒煙,正好就在她的記憶開始斷訊之前。」

    「正確。」

    「然後她開始把這地方弄得一團糟,」蓋文說道,沿廚房的流理台走著,重新憶起那些模糊、不穩而閃爍的畫面:破盤與撕破的窗簾,不久前在DPD的電腦螢幕上播放。「但光是那些還不夠當證據,妳還需要別的。」他轉著頭說完,便背對莉蒂亞在刀架前站定。「我當時就很好奇妳的傷為什麼會在左手上了。」他喃喃自語。

    「明察秋毫,警探。」R.K的話語中帶著那種驕傲的、被驚豔的聲調,讓蓋文有了繼續推理下去的無比自信。

    「如果妳是因為自衛而受的傷,那傷口就會在右手上。妳可是個右撇子,」蓋文直白地說,望著格魯夫斯女士左手袖子下的疤痕。「人會直覺舉起慣用手抵禦攻擊。曼妲琳不是那個傷害妳的人,妳他媽——」

    「自己劃傷了自己。」R.K替他說完。「沒錯。正如妳自行損壞後門的鎖,使其看上去像是遭到撬開闖入。妳試著讓證據指向曼妲琳而非自己,希望她能因此被逮捕。妳最終的意欲為何?」

    R.K持續施壓,朝已經站起身、暈眩而驚慌的格魯夫斯女士逼近。「讓曼妲琳坐牢?贏回妳前夫的芳心?還是對一個無辜的仿生人純粹感到厭惡?然而,我想妳恐怕並未預期到麥可.格魯夫斯會出手保護她。」

    「她是台機器!」格魯夫斯女士惡狠狠地說,終於找回說話的能力。「她就只是台機器!麥可需要的是一個工作助理,他不該愛上她的!他為了一台該死的機器離開我,而現在又要為那台機器去坐牢!有罪的應該是曼妲琳,應該是那個東西要被逮捕,」她朝R.K大吼:「她根本沒有感情!你們沒有一個擁有感情!」

    「在我動手之前妳最好自己閉上那張他媽的臭嘴。」蓋文邁步擋在她和R.K之間。「莉蒂亞.格魯夫斯,妳因為非法襲擊一名仿生人以及妨害司法公正而被逮捕。做為目擊證人,曼妲琳已經交出證據來支持她的證詞,並將會作為呈堂證供用在跟妳的官司上。」

    蓋文沒有滿足於她被上銬時的表情,所以他又開口:「而如果妳敢再對我的搭檔那樣講話,我就把妳關一輩子。」

    技術上來說,他不能那麼做,但看到格魯夫斯女士眼裡的恐懼就完全值回票價了。

    陪伴他一路駛回底特律的,是R.K低低的笑聲。

 

 

譯者的話:

    最近真的忙翻了,期中考週逐漸逼近,更新頻率會減得很低,還望見諒。

强大星

《底特律:变人》

葬礼与重生:预告

马库斯:我

出镜:幸、悦新、叉子、蓝凛、Ryuka、阿杰

摄影/后期
@白鹤Tsuru

这是一条自带可可香味的预告,深秋夜里滚地浇凉水瑟瑟发抖,但是成果真是太.棒.啦!感谢所有小伙伴和摄影大佬,辛苦啦!期待酷炫的成片!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887751464/4297378620202421

《底特律:变人》

葬礼与重生:预告

马库斯:我

出镜:幸、悦新、叉子、蓝凛、Ryuka、阿杰

摄影/后期
@白鹤Tsuru

这是一条自带可可香味的预告,深秋夜里滚地浇凉水瑟瑟发抖,但是成果真是太.棒.啦!感谢所有小伙伴和摄影大佬,辛苦啦!期待酷炫的成片!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887751464/4297378620202421

軍犬警告

盖文·里德的美丽春梦-+

这回又是51top群的点梗

主cp康盖,还有盖卡盖和盖汉

有性幻想,有死亡表现,有令人不适的描写(总之不是啥好东西)

标题是瞎起的,为了看起来好玩

总之写的真的很爽就是了,就是爽文

要看的点这个→https://shimo.im/docs/XzZuccCqDKQ0FUbY/


这回又是51top群的点梗

主cp康盖,还有盖卡盖和盖汉

有性幻想,有死亡表现,有令人不适的描写(总之不是啥好东西)

标题是瞎起的,为了看起来好玩

总之写的真的很爽就是了,就是爽文

要看的点这个→https://shimo.im/docs/XzZuccCqDKQ0FUbY/


Mayu的製藥工廠
康纳酱马上就要来上海啦!激动!...

康纳酱马上就要来上海啦!激动!!

康纳酱马上就要来上海啦!激动!!

苳耳⭕
是在群里和脑丝们一起做的底特律...

是在群里和脑丝们一起做的底特律日历!🌟
👉----------------❤我是三月负责~~主题是快乐幸福家庭春日野餐~~
太太们都太强大了😭😭无敌期待成品!!

是在群里和脑丝们一起做的底特律日历!🌟
👉----------------❤我是三月负责~~主题是快乐幸福家庭春日野餐~~
太太们都太强大了😭😭无敌期待成品!!

苳耳⭕

打样已经出来了我很满意呜呜呜😭😭好好看哦bulingbuling的🌟(ntm)
公布中奖名单 @久之磷鸟  @星辰翼 两位幸运小天使!!!!请之后私信我
之后成品做出来会挂某宝链接~等我明天考完试就弄(喂)
占tag致歉!

打样已经出来了我很满意呜呜呜😭😭好好看哦bulingbuling的🌟(ntm)
公布中奖名单 @久之磷鸟  @星辰翼 两位幸运小天使!!!!请之后私信我
之后成品做出来会挂某宝链接~等我明天考完试就弄(喂)
占tag致歉!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3

*眨巴眨巴*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3

*眨巴眨巴*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zzzzzzzzzzzz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zzzzzzzzzzzz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Black leather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Black leather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wild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wild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emonsonsticks

画手链接:http://lemonsonsticks.tumblr.com/


授权见P3

拿不稳的冰淇凌

哭唧唧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emonsonsticks

画手链接:http://lemonsonsticks.tumblr.com/


授权见P3

拿不稳的冰淇凌

哭唧唧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rex-clypeus

画手链接:http://rex-clypeus.tumblr.com/


授权见P6

doodles


你们的小柯基回来了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rex-clypeus

画手链接:http://rex-clypeus.tumblr.com/


授权见P6

doodles


你们的小柯基回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