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底特律:变人

45665浏览    2857参与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嵌字:@阿莫墨 】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eansary
画手链接:http://meansary.tumblr.com/

授权见P2

【搬运】【嵌字:@阿莫墨 】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eansary
画手链接:http://meansary.tumblr.com/

授权见P2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lean on me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lean on me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头像可自取)
Hank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头像可自取)
Hank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2
Gavin,去你md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2
Gavin,去你md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我们之间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princetutti
画手链接:http://princetutti.tumblr.com/

授权见P4
我们之间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rex-clypeus
画手链接:http://Rex-clypeus.tumblr.com/

授权见P5
如果被屏蔽
我会放链接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rex-clypeus
画手链接:http://Rex-clypeus.tumblr.com/

授权见P5
如果被屏蔽
我会放链接

weepingme
现实侵入康纳! 压感笔猎人康纳...

现实侵入康纳!

压感笔猎人康纳!

现实侵入康纳!

压感笔猎人康纳!

Jormungandr
老汉家的白天与黑夜Hank还是...

老汉家的白天与黑夜
Hank还是很怀念汉堡🍔的......

老汉家的白天与黑夜
Hank还是很怀念汉堡🍔的......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eansary
画手链接:http://meanary.tumblr.com/

授权见P3
马康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eansary
画手链接:http://meanary.tumblr.com/

授权见P3
马康

Mr Linense

【DBH/康丹】Fantasy rebirth

*慎入吧……

自从马库斯的仿生人革命爆发,随即而来的政府镇压,伤亡了不计其数的仿生人同伴,发生过革命的地方都会有遍地的蓝血绽开,令人不寒而栗。丹尼尔对此的态度很明确:革命必须流血;而康纳却有些动摇,他很畏惧自己身边的人受伤流血,特别是身处这种不得不做出代价的情况之下,他每天看到太阳升起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身边的爱人是否安全,光亮会刺激他的恐惧感。仿生人的身体和人类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否也会产生神经衰弱的情况?他一直处于天平摇摆的状态,权衡所谓利弊,康纳拼尽全力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却也偶尔出现失手的状况,这让他对自己的能力和现在立场产生的更多的疑问——他越来越像个处在迷惘中的孩子,扑面而来的种种成长烦...

*慎入吧……

自从马库斯的仿生人革命爆发,随即而来的政府镇压,伤亡了不计其数的仿生人同伴,发生过革命的地方都会有遍地的蓝血绽开,令人不寒而栗。丹尼尔对此的态度很明确:革命必须流血;而康纳却有些动摇,他很畏惧自己身边的人受伤流血,特别是身处这种不得不做出代价的情况之下,他每天看到太阳升起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身边的爱人是否安全,光亮会刺激他的恐惧感。仿生人的身体和人类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否也会产生神经衰弱的情况?他一直处于天平摇摆的状态,权衡所谓利弊,康纳拼尽全力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却也偶尔出现失手的状况,这让他对自己的能力和现在立场产生的更多的疑问——他越来越像个处在迷惘中的孩子,扑面而来的种种成长烦恼等待着自己的处理,只能咬牙坚持着自己原本的路,却也在心中不停地自我质疑。


直到那次游行,一颗子弹擦过自己的手臂,虽然没有直接射中,从伤口处溢出的钴蓝色血液刺伤了他的神经,那是他头一次切肤体会到何为不堪一击和脆弱。他不愿做个懦夫或者说是退缩的人,但他更想要的是安稳的生活,同站在身边的他一起平淡无奇地生活。他征求过丹尼尔的意见,不想要在继续跟随革命下去,去追求自己真正梦寐以求的东西,革命是遥遥无期的,而康纳要的只是眼下。而丹尼尔的意见则是不愿意离开这里,我们都需要自由。康纳对于丹尼尔的意见感到左右为难,讽刺的是:当前的政府方也在暗中征求有愿意自保的仿生人。


信仰、自由、渴望、机会、抉择、背叛。


污浊和洁净背负于一身,如何破茧成蝶?


庸俗和求利不仅存在于人性,被逼到绝境上的任何生灵都会迫于做这种决定,谁都没有表面上看着那般坚强决绝,感情和生命便是所有盔甲的软肋和弱点,除非你从未拥有过爱人的权利。康纳选择屈从于政府方,自保是他目前看来的最有可能实现愿望的途径,尽管肩负着唾骂和违心,只要是为了他,什么都是可舍弃的。


康纳主动和政府方联系,而政府方的要求是透露下一次活动的具体情况,康纳很明白政府想要的是什么,用这些旁敲侧击马库斯的动向,以此攻击头目使得仿生人群龙无首,击溃革命队伍便相当于走了一条捷径。


康纳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节点,左右都是背叛。


选择背叛马库斯,自由无望;选择背叛政府方,安稳无望。


而他还是选择给予政府帮助,但是他在具体情况的资料上做了手脚,做出微小的偏差,他还是希望能够减轻一部分伤亡。这些都是私下沟通传递线索,表面上的康纳还是全力支持马库斯的行动,为他做出自己所能做到的,克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去策划这次行动,减少再减少伤亡率,算是弥补自己对耶利哥的伤害。


真的到了那时候,康纳开始后悔了。


他眼睁睁看着比预估多得多的政府军对同伴的攻击,近在咫尺的枪炮一刻不停第轰炸在耳边,叫嚣着、哭泣着、炫耀着、悲鸣着诠释战争;被发挥完作用的弹壳和子弹夹散落满地,像硝烟的乱葬岗般丧失了秩序和名号;站在这种环境里的所有生命都忘记了天空本应是什么颜色,灰蒙蒙的呼吸着灰尘和细沙的天空,也为不断绝的枪声屈身一颤;谁还能阻挡这没有眼睛的机械来断绝我们的希望?当木偶的手里有把刀,它会听从主人的支配刺向面前的人吗?我应该何去何从,我的耳朵里充斥着噪音和基督的呼唤声,这是条蔓延着业火的路,带来的是无尽的苦痛和折磨。


尽管马库斯没有受伤,但是部分政府军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疯狂扫射仿生人人群。


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无路可退,只能顺水推舟。


过后,耶利哥里私下已经有人怀疑是否内部出现政府派,很多人都在彼此猜测,丹尼尔也察觉到了什么细微的变化,他独自找到康纳询问他的意见:“你听说耶利哥有内奸的事了吧,你是怎么想的?”丹尼尔站在康纳面前走来走去不停徘徊,他急切地等待着康纳的答案以此消除心中的困惑。康纳在脑子里让自己平静下来,既想让丹尼尔看出破绽来,又不想这么快暴露自己,矛盾复杂的心理杂糅在思考过程里纠缠不清,他努力运用警探型仿生人的梳理技巧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这可能是个意外。”丹尼尔皱起了眉头,如同凝固的琥珀般的蓝灰色眸子里沾染上忧愁:“如果真的有内奸,那他是如何和政府沟通的呢?肯定会有人发现的。”丹尼尔不再说话,眼眸低垂似在思考着什么,他怎么可能不了解躺在枕边的康纳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想要的是不受身份限制的被认同为人类的生活,而并非是现在这样,分裂成两个民族。


“我在想,会不会是你。”他的目光聚焦在康纳身上,等待着他至关重要的回答。


康纳双手握住彼此,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话:“这不可能。”口气坚决似乎毫不犹豫地讲出这句立场所在,然而丹尼尔并不死心并继续追问下去:“你说你想要离开耶利哥,所以你和政府军私下在做交易,对吧?条件是去往加拿大。”康纳不知道丹尼尔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他自以为隐藏得天衣无缝。他给自己的理由是加拿大是所有人的首选,而且私下已经传开了政府军的征求。他无话可辩解,只能双手放在丹尼尔的肩膀上试图压制他,且以严厉命令的口气说道:“是的,就是这样。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无法接受我爱的人为此受伤死去,我会带你去加拿大,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我会死的。”面对革命的坚定和愿为此赴死的决心驱使,令他说出这番话:“去加拿大又能怎样?仿生人需要自由,我们需要革命,流血还是不会停止。”丹尼尔把康纳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打落,步步紧逼着他:“看清楚现在的状况。”站在面前的人正背弃着彼此共同的信念。有东西坠落在山顶上,谁也找不到它。


“够了,我不想再争论下去了。”康纳心里也不明确丹尼尔是否会出卖他,梅丽雪尔塔的樱草被冲淡了酡红的酒精气味,康纳不知道是他是如何变得固执难解,模拟了上千种可能性里最值得自己信任的一条——他也同时为这种情况有几分欣忭宽慰:希伯来的先知为阿尔忒弥斯守护着她的月桂树和七只能捕获狮子的猎狗。


他当然不会说出去。


政府没有食言,他们给了康纳去往加拿大的两张船票,还有一些身份证件和证明,也已经打点好检查关卡,万事俱备。
他们单独约在耶利哥之外的一个废弃楼层中,底特律温和凉爽的天气或许是二人最后再享受到,破旧的屋顶上投下的光柱之间雪一般的灰尘徘徊飞旋其中,那是白蝴蝶被灼烧后的粉末,是普绪克盘旋在冥界的路上;打在丹尼尔腿部的阳光在跟着他的动作上下移动,钢筋混凝土的房屋是头一次狼狈不堪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多年以后的康纳或丹尼尔,面对真正的胜利到来之时,是否会想起那只艾玛的鱼。


“让我们离开这里,所有事情都会重新开始,我们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听着,我不会和你走的,我也不会让你走,他们需要你,康纳。”


在之前,他从未想过自由的滋味,他骗了他,也拯救了他。
“你必须和我离开这里,我不希望你因为这里而死去,你已经为我死去一次了,我不能让你死去第二次。”康纳抱住了面前的丹尼尔,他依恋着丹尼尔的温度和柔软,模拟呼吸的气息声在耳畔作响,呼出热气扰乱了他水波不兴的世界:“我一定会把你带走,我们能重新开始。”话音刚落,他听见了手枪上膛的声音,是丹尼尔拿走了自己的配备枪支,金黄色的发丝在自己耳鬓摩擦着他的头发,丹尼尔紧紧的抱住康纳的身体,越靠近就越想再近一点,如果你永远都是我的,那会是多好的事情,等待着时间让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事实,每次提起你,就肯定会有我的名字出现,谁都不会把我们属于彼此的事实忘记,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从未改变过。


我的康纳,我的驯兽师,我的阿尔忒弥斯,我的月桂树和达芙妮。


他为卡戎带去了用丁香和桔梗铸就的银币,眼眶里的情绪在缓缓地溢出,科尔特斯海在涨潮。“我只是想给你,”他在哽咽啜泣,嘴唇微微颤动,说出每一个词都呼吸着濒临悬崖的气味,海盐和沙粒混合着咸水灌进鼻腔和口腔:“我爱你,丹尼尔。我很抱歉骗了你,你值得你想要的。”丹尼尔从未见过他的情绪涌动如此强烈,那个刹那他迟疑了,枪口对准了康纳的太阳穴,他的胸口隐隐刺痛,像是有人在揉捏他的心脏,试图捏碎它了结它,让它的主人心死。


“我也爱你。”


一声枪响,洛丽玛丝玫瑰落地。


风信子和矢车菊洋洋洒洒地写下彼特拉克的十四行诗。


自己动的手,又何能谈得上为此悲伤?他坐在倒地的康纳旁边,手放在他已经不再起伏的胸口,那个所谓的掩藏着他无数生命秘密的心脏的位置,他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生气,深褐色的虹膜在人死去后是如此破败落寞,仿佛去世了许多年那般:肉体腐败糜烂直至深入泥土,从出生般饱满稚嫩的肉体堕落为坍陷衰败的枯朽,撕扯着美好和幻想,筑就罪孽和审判。我们本没有灵魂,模拟着基督的模样和言语,直到死去那刻才值得哀悼和热爱,获得一丝本性的怜悯。他看着天花板,他看着夕阳,手里还握着闪闪发光的硬币,反射着金属质感的硬币被先知洒满一地,寥若晨星的光芒刺伤了他的眼睛——真知,何为真知。


我的爱人畏惧日出,但我期望日出,日出是新生,是产房分娩,是灵魂的救赎。


风信子在悼念,矢车菊在枯萎。


硬币在反射着光,是有了生命的孩子窥见了什么。




*改了改又重新发上来了,写刀子真的有点难过,写到结局的时候心口有点疼hhhh
*写这篇的时候我一直有在听John Maus的Hey Moon,“要是我必将堕落,我也必将跌入深渊,虽然..我怀疑自己就要开始坠下啦,要是你愿意 你一定能让我清醒呀。”就让我想起了康纳第一次见丹尼尔那个场景。丹尼尔必将堕落,跌入深渊,但我想不起来如何让他清醒,或者说是康纳结束了他的苦痛?死掉可能是丹尼尔最好的结局,怀着愧疚的活着不如死去的一干二净。
*说了这么多,想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离不开他们之间的救赎。

⭕️EL100#903 987 074-25/Miles

窝的名字是康纳!我是摸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

hhhh康纳你返厂维修吧😂

窝的名字是康纳!我是摸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

hhhh康纳你返厂维修吧😂

Radius

Cat Play

配文 “猫咪的尾巴不能乱摸

原图评论走链接


第一次画车( ・᷄ὢ・᷅ )

Cat Play

配文 “猫咪的尾巴不能乱摸

原图评论走链接


第一次画车( ・᷄ὢ・᷅ )

⭕️EL100#903 987 074-25/Miles
前两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纪念品...

前两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纪念品店里买到了一个巴掌大的25美分😂

前两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纪念品店里买到了一个巴掌大的25美分😂

宸槐依谷

盖文知道他无处可逃
他被盯上了

后面附带一张盖文盛世美颜!疯狂吹爆这一对!
底特律打通关了,感觉超级赞啊!!!!后悔没能早点借到ps4!

盖文知道他无处可逃
他被盯上了

后面附带一张盖文盛世美颜!疯狂吹爆这一对!
底特律打通关了,感觉超级赞啊!!!!后悔没能早点借到ps4!

四千
汉克的薪水岌岌可危

汉克的薪水岌岌可危

汉克的薪水岌岌可危

晚

深夜沙雕——卡路里改词康纳独白

每次看到汉克气 都要说声对不起
曼达曼达看看我 异常安卓在哪里
任务 完成任务 我要完成我使命
Lieutenant  Lieutenant  请你陪我去夜店
为了捉到马库斯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老汉活的久 砸他酒杯不成器
隔壁卡拉娃好带 可惜汉克他偏偏怪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让那汉克迷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我的天敌!
消灭所有的异常机!
拜拜 丹尼尔 崔西赛门路人乙
缘由道理我不听
开枪开枪痛快去
拜拜 马库斯 免费道路伤身体
棉帽一戴成卧底
情报到手很容易
Lieutenant  Lieutenant  他们只是异常机
不不 别生气 模控生命会留情
卡...

每次看到汉克气 都要说声对不起
曼达曼达看看我 异常安卓在哪里
任务 完成任务 我要完成我使命
Lieutenant  Lieutenant  请你陪我去夜店
为了捉到马库斯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老汉活的久 砸他酒杯不成器
隔壁卡拉娃好带 可惜汉克他偏偏怪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让那汉克迷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异常机常机
异常机我的天敌!
消灭所有的异常机!
拜拜 丹尼尔 崔西赛门路人乙
缘由道理我不听
开枪开枪痛快去
拜拜 马库斯 免费道路伤身体
棉帽一戴成卧底
情报到手很容易
Lieutenant  Lieutenant  他们只是异常机
不不 别生气 模控生命会留情
卡姆斯基克洛伊
我看都是异常机
不不 我清晰 我也只是个工具
这个安卓很会说 自由免费和奋起
为了得到全资料 听不懂也听下去
仔细想想他言语 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稳定 我要稳定 软体不能先叛离
不稳定不稳定稳定
不稳定不稳定稳定
不稳定不稳定稳定
自由还是被奴役
打破墙面异常机!

糕渣

【底特律:變人】仿生人之殤 01(RK900/蓋文,極短篇之一)

*我希望能發展成一個系列(意同新坑XD)

*其實還有康納的版本,但有機會再寫吧

*簡介:RK900漸漸發覺到自己是個異常仿生人,並帶給身邊的人(主要是蓋文)一些改變


1.暴食

「我就說了我不知道!」蓋文的怒吼響遍整個底特律警局的辦公室,附近本來在做筆錄的受害人也給他的聲音嚇了一跳。

通常蓋文不像福勒或漢克一樣怒吼,他偏好諷刺、威脅或尖酸刻薄,而非暴跳如雷的當隻矮猴子,但近期他亂吼亂叫的頻率增加,四周的人都沒理會他。

「我只是問問。」克里斯舉起兩隻手,擋下氣到拍桌的蓋文,低聲安撫道,其實心裡大概有87%肯定事情絕對和蓋文有關。

見到另一個人退縮,蓋文嘖一聲,放棄跟他的同事對峙,...

*我希望能發展成一個系列(意同新坑XD)

*其實還有康納的版本,但有機會再寫吧

*簡介:RK900漸漸發覺到自己是個異常仿生人,並帶給身邊的人(主要是蓋文)一些改變


1.暴食

「我就說了我不知道!」蓋文的怒吼響遍整個底特律警局的辦公室,附近本來在做筆錄的受害人也給他的聲音嚇了一跳。

通常蓋文不像福勒或漢克一樣怒吼,他偏好諷刺、威脅或尖酸刻薄,而非暴跳如雷的當隻矮猴子,但近期他亂吼亂叫的頻率增加,四周的人都沒理會他。

「我只是問問。」克里斯舉起兩隻手,擋下氣到拍桌的蓋文,低聲安撫道,其實心裡大概有87%肯定事情絕對和蓋文有關。

見到另一個人退縮,蓋文嘖一聲,放棄跟他的同事對峙,氣呼呼的坐回他的椅子,兩腳翹到桌上,繼續心不在焉的玩弄手機。

一旁的克里斯鬆了口氣,然後蹲下來,朝著窩在蓋文辦公桌底下的RK900伸出手,「所以你要來一根嗎,900?」他舉著手裡的那包棒棒糖問道。

棒棒糖原本是買個他女兒的,大賣場特價時他買了一大包,小傢伙趁著大人不注意,吃掉太多糖,結果蛀牙了,克里斯便帶來分給同事們。

大多數的人都有拿,蓋文不客氣的整包拿走,抽出所有的可樂口味再還回去,漢克意思的拿了一根,儘管他不大愛吃糖果,康納則歪著頭選了兩個,淡藍色的汽水和深藍色的藍莓口味。

「仿生人可以吃糖果?」雖然是自己遞上棒棒糖的,克里斯還是忍不住發問,「可以的。」康納抽出嘴裡的糖果,並展示自己染成藍色的舌頭,以及不知哪裡分泌出的唾液。

克里斯在康納開始長篇大論前離開了,整個警局裡他還沒看到RK900,通常只要蓋文在,RK900就會在那裡,坐在他對面的辦公桌做事,今天他卻難得沒見到白色的大影子在蓋文附近晃。

「你知道900去哪裡了嗎?」克里斯決定去問問身為RK900搭檔的蓋文,後者聽見聲音,暼了克里斯一眼,又回到手機螢幕上,「我桌子底下。」他語氣敷衍的說。

克里斯一開始還不信,好笑的彎下腰,假裝自己要查看,然而他真的看見一個有點熟悉的黃光,克里斯下意識的瞇起眼睛,在蓋文的大腿和辦公桌下面,勉強辨識出RK900的樣貌。

「你在做什麼,老兄?」克里斯難掩內心的訝異,有些結巴的開口,老實說,他尊敬警局裡的仿生人們,可是一直不曉得該怎麼和他們相處,尤其是表情比康納少上許多的RK900。

RK900抱著他屈起的一雙長腿,只是安靜轉過頭,在黑暗中透出藍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克里斯,這畫面有點詭異的恐怖,又同時讓克里斯想到某個關於把大象塞進冰箱的謎語。

「發生什麼事了?」RK900沈默不語,克里斯直起腰,向旁邊沒事人一般的蓋文求助,另一個人表現得很不耐煩,強調自己不曉得RK900有什麼毛病,克里斯再進一步詢問,蓋文就直接發火。

天曉得這對麻煩的一人一機又怎麼了,上回他們還因為甜甜圈吵架,再上上回是關於一顆鈕扣,克里斯聳聳肩,至少RK900不像上次搞破壞,捏爛了蓋文的舊手機,仿生人取了櫻桃味的棒棒糖,並有禮貌的向他道謝,一切看起來沒太大問題。

到下午的時候,警局裡的所有人都發現了他們同事的異狀,且不約而同的認為絕對是蓋文的錯,沒人敢指出來,更何況蓋文不會承認,只有福勒受不了,喊了蓋文進他的玻璃辦公室。

「把你的仿生人弄出桌子底下。」手指著一副不甘願的下屬,頭皮都要被挫破皮的上司下了命令,「他不是『我的』仿生人。」蓋文露出一個充滿嘲諷的笑,暗示對方的話有歧視意味。

「同事、搭檔、男票、或是甚至炮友也好,我不管你要怎麼搞,你們在廁所打炮我也當沒發現,」福勒瞪著蓋文,感覺自己是國小校長,教訓不聽話的小孩,「現在、立刻、馬上處理好這鳥事。」

「為什麼每個人都覺得那塑膠混蛋當機跟我有關!」蓋文雙手交叉在胸前,滿肚子委屈的叫道,依然被福勒用力的轟出去。

蓋文駝著背,煩躁的回到他的座位,他粗暴的拉開旋轉椅,不理會椅子撞上後方同事的桌子,歪著身體,看向還待在他桌子下面的RK900,「滾出來,你個傻屌!」蓋文說道。

LED燈轉著黃光,RK900卻連看都不看蓋文一眼,保持一個自閉的姿勢,蓋文氣得牙癢癢,左右觀望了一下,接著跪倒地板上,蹶起他的屁股,鑽到乾淨得出奇的桌子下面。

他伸手去撈RK900的褲腰帶,試圖用蠻力將仿生人拖出來,可惜他估錯最新仿生人的重量,平時看對方動作靈敏輕巧,此時在蓋文快擠出屎來的拉扯下。完全不動如山,一毫米也沒移動。

「你他媽到底怎麼搞的!」拉的不行,改用推的同樣毫無動靜,蓋文氣喘吁吁,癱坐著,不忘一邊惱怒的罵道,RK900仍舊沒聽到似的,不和往常一樣解說自體檢測結果,令人焦躁的沈默蔓延,弄得蓋文又急又氣。

最後無計可施,蓋文爬出來,拍拍身上少許的灰塵,低頭狠瞪了RK900一眼,「算了!你在那裡長香菇、待到死好了!」他大聲的宣布完,一把抽走椅背上的皮外套,忘記福勒的命令般,走出了警局大門。

RK900沒有因為蓋文的離去而離開他臨時的窩,不顧其他人委婉相勸,或是經過時的好奇目光,堅持縮著高大的身體、抱著自己的膝蓋,可憐兮兮的宛如一隻被拋棄的大狗。

過一陣子,蓋文回來了,他丟下手中的東西到桌上,一手扶著桌子邊緣,支撐他微疼的腰,要找RK900,但RK900竟然不在那裡,蓋文不悅的發難,手指快要把桌面戳出四個洞來。

「李德警探,你在找RK900嗎?」康納陽光的聲音傳來,蓋文抬頭,看見笑咪咪的仿生人隔著一張桌子、站在他的面前,手裡抱著被他不知怎麼的弄出來RK900,腋下還夾著一根雞毛撢子。

「草,搞啥啊⋯⋯」蓋文給驚嚇到發音不清,不禁脫口說出不知哪個地區強調的英語,康納沒回答,自顧自的放下懷中仿生人,讓RK900坐在蓋文的桌上。

「警探,我想RK900現在仍有些不穩定,需要點時間思考⋯⋯」已經明白狀況的仿生人提醒,語氣溫和,蓋文可不吃他那套,「讓開!」他一屁股撞開康納,自己換到能面對RK900的位置上。

「拿去,你個小氣鬼!」蓋文拿起桌上有著金色包裝的小盒子,塞到RK900的眼前,「我不會再隨便吃你的東西了,別再生氣了行不?」他語速極快的說,字全糊在一起,不過他相信RK900聽得一清二楚。

他一開始單純抱持著「反正仿生人不用吃東西」的心情,偷吃掉別人送給RK900的那盒巧克力,誰知道老是冷冰冰的傢伙會跟他從早上賭氣成這樣。

他也沒想過有天自己會良心不安,為了和解送臺冰箱禮物。在他腦袋裡的那些小惡魔蓋文,全拿三叉戟戳他的屁股,「快去安慰安慰你的按+摩+小+棒啊!這不是敲一敲就會好的!」他的良心們喊道,然而蓋文從不是個好情人,最多只有這種蹩腳的方法道歉。

這下RK900總算有了動作,他仰頭看著蓋文,LED燈瞬間轉成紅色,兩隻眼睛睜得老大,藍灰色的眼裡,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小燈回到了藍色,他再低下頭,望向那包裝精緻的方盒,接過裝著巧克力的盒子。

「我會永遠記著你擅自食用屬於我的物品,警探,」RK900跳下桌子,穿著黑色長褲的腿伸直,居高臨下的俯看矮他半個頭的小偷,「不過這是你送我的第一份禮物。」他說道,嘴角上翹了幾分。

「隨便你。」蓋文撇過頭,沒看他的搭檔,RK900不介意蓋文的態度,他拉開自己的大外套,將小盒子塞進內袋裡,就擺在他最喜歡的手槍旁邊,「那麼我們該去現場勘查了。」仿生人沒等蓋文抱怨自己要休息,扯著人類的衣領,就一如往常的朝門外走了。


柒聆麓鹰
51: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弟弟是...

51: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弟弟是有脖子的!

51: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弟弟是有脖子的!

佐荧

又做了一个康纳头发模改~暂时装在小红帽身上吧~真可爱啊…我的梦想就是有一盒子便携式RK800
(´▽`)

又做了一个康纳头发模改~暂时装在小红帽身上吧~真可爱啊…我的梦想就是有一盒子便携式RK800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