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底特律:变人

14037浏览    898参与
咸鱼干

换了新制服的RK800
红圈警告

色废咸鱼

换了新制服的RK800
红圈警告

色废咸鱼

larivechauche

Deviant 异类【AU,底特律BG同人】

Chapter 2 合作的可能

当你有了与他人平等的生活与机会,你会想要干什么?
或许是大干一场,或许是徐徐图之,但你不会忘了想要好好保护自己。
对于马库斯·曼菲尔德来说,这也正是他所想的。仿生人觉醒以前,他们只是作为工具供人使用的存在。批量生产让他们成本低廉,易于维修更换,因而大多时候,他们在工作环境下并没有什么安全保障可言。鉴于平权运动的日益扩大与进展,马库斯认为,仿生人也应当在工作中获得同等的防护。
于是,为仿生人打造专门的工作防护产品的项目便应运而生。尽管知道这件事将会遇到重重阻力,伊利亚·
卡姆斯基也不看好这个项目,但马库斯坚持要找到合作商与模控生命合作,推动这个项...

Chapter 2 合作的可能

当你有了与他人平等的生活与机会,你会想要干什么?
或许是大干一场,或许是徐徐图之,但你不会忘了想要好好保护自己。
对于马库斯·曼菲尔德来说,这也正是他所想的。仿生人觉醒以前,他们只是作为工具供人使用的存在。批量生产让他们成本低廉,易于维修更换,因而大多时候,他们在工作环境下并没有什么安全保障可言。鉴于平权运动的日益扩大与进展,马库斯认为,仿生人也应当在工作中获得同等的防护。
于是,为仿生人打造专门的工作防护产品的项目便应运而生。尽管知道这件事将会遇到重重阻力,伊利亚·
卡姆斯基也不看好这个项目,但马库斯坚持要找到合作商与模控生命合作,推动这个项目的进行。
出于政治和各种利益平衡的原因,几乎所有符合技术要求的厂商都拒绝了模控生命。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局面,但马库斯还是备受打击。而反对仿生人平权的势力也借此大作文章,通过各种方式,极尽打压他们。因此,公众对马库斯的信心开始动摇。
就在马库斯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原本拒绝他们的公司,向他们重新伸出了橄榄枝。
“你说什么?Heilis& Patric 允许我们再去谈一次?”当马库斯听到秘书说出这个消息时,他惊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的。”秘书约瑟点了点头,“明天下午三点,约您在创始人帕特里克·博南的办公室见面。地址我已经发给您了。”
“Yes!”马库斯激动地握拳,“我知道了,告诉他们我会准时去的。”
Heilis&Patric由帕特里克·博南和另一位创始人创立,以两位创始人的名字,是全美顶尖的服装制造商。其旗下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高级定制、成衣制造,以及外界难以联想到的安全防护,每个板块均持有数个不同的品牌。高定和成衣,H&P尚只敢说自己是排名前十,但在安全生产防护这一领域,H&P可以说是行业龙头。
H&P惯于使用尖端科技,在技术落地上有着明显优势,这也是为什么模控生命将之列为首选合作方的原因。此番他们突然改变主意,决定重新再提供一次面谈机会,无疑给马库斯已经渐趋枯萎的信心打了一剂强心针。
这虽然是去H&P的第二次,但却是和创始人的第一次会面,马库斯因此连夜准备,以求一击即中,达到最佳效果。帕特里克对马库斯的计划表示感兴趣,也认为这里有商机可言。但由于另外一位创始人未能到场,所以马库斯还要说服这位创始人。
“像这样风险较高涉及政治观点的合作,我们需要两位创始人都同意。”帕特里克笑道,“虽然H&P是倾向于支持你们的,但你还是要说服H同意这个项目。”
大家对此都表示理解,但令马库斯感到生气的是,一连一个星期,他都无法约上这位名为Heilis的创始人。可目前他们正面临严峻的舆论形势,如果无法尽速达成初步意向,将会对他们造成重大打击。因此马库斯当机立断,决定直接去堵这位创始人H。
为了确保自己能够成功,马库斯事先向帕特里克询问了这位创始人的生活轨迹。帕特里克出于好意,向他提供了几个可能的地点。一连三天的寻找后,马库斯在一家高档酒店的门口,找到了那个传说中食指带着黑钻戒指的人。出乎意料的是,那是一个拥着男人的红发女人。
马库斯没有多想,求胜欲使他快步跟在H的后面,隐秘而迅速地追上了她,并在她进门的那一刻截住了她。
“曼菲尔德先生,您有什么事吗?”没等马库斯开口,红发女人先认出了他,“如果有关工作,请先预约。如果和工作无关……”
红发女人顿了顿,勾了勾嘴角:“也得预约。”
马库斯刚想解释什么,红发女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神秘而兴奋地笑道:“现在是我的sex hour,没人想在这会儿被打扰。对吧?我的SX700?”
说着,她转头问了问身旁的帅哥。那个帅哥点了点头,太阳穴上的灯圈儿也变成了黄色。
马库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深吸一口气,嘀咕了一句“这是你逼我的”,然后抓住那个帅哥的手,说道:“你从今以后都不想见到这个红发女人。”
跟着,马库斯趁着红发女人还愣着的时候,一把将她扯进酒店房间里,然后反锁了房门。
“你这是作弊!我不会批准和模控生命的合作的!”红发女人生气地大叫道。她食指指着地,咄咄逼人地说道:“你已经取得了和人类平等生活和对话的权利,那就要像一个人类一样做事!”
这一句话激怒了马库斯,让他积攒了一个多星期的郁结之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他一下子把红发女人按在墙上,严厉而急促地说道:“听着,我很抱歉,但我约了您一个星期,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个项目迫在眉睫,我必须要尽快跟您见面汇报。所以,我用一个小时让你满意,你给我一个机会听项目计划!OK?”
“这是你说的。”红发女人挑了挑眉,突然来了兴致,“成交。”
一个小时之后,马库斯靠在床头,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疲累。而在旁边躺着的红发女人则筋疲力竭地裹在被子里,仿佛经历过一场大战。
“别再叫我Heilis了,那是化名。”红发女人用左手撑着头,笑道,“海伦娜·斯宾塞,这才是我的真名。”
主动说出真名,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马库斯勾起嘴角,伸出手说道:“马库斯·曼菲尔德。”
海伦娜和马库斯握了握手,说道:“我认识你父亲,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尽管海伦娜原本打算无论如何都会回答不满意,但现在看来她实在无法昧着良心说自己刚刚度过的那一个小时一点都不爽。相反,她简直爽翻了,恨不得把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准合作伙伴划入自己固定床伴的名单里。
“我很满意,开始你的陈述吧。”海伦娜指了指空白墙壁,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仿生人是谁,也很清楚他会有什么功能,“顺便说一句,看来你的仿生人女友把你的新功能调试得很不错。”
难堪的表情在马库斯脸上停留了一秒,但很快就消散无踪。他利用自己的一只眼球做了全息投影,为海伦娜讲解自己的计划。海伦娜看着全息投影,耳朵上还挂了个蓝牙耳机,似乎并不太专注。马库斯注意到她的表情,好像在盘算着什么,因而觉得她可能正在思考这笔交易的可行性。

半小时后,马库斯完成了他的陈述,他用他一绿一蓝的眼睛看着海伦娜,期待着她的提问。片刻沉默之后,海伦娜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固定床伴?”

sky
不仅康纳需要新衣服,其实汉克也...

不仅康纳需要新衣服,其实汉克也需要ಥ_ಥ

不仅康纳需要新衣服,其实汉克也需要ಥ_ಥ

佐左左宝

底特律:胜利之后(全员、汉康)02

模控生命公司与人类政府以及仿生人代表达成一致,模控生命未来一段时间不再生产供给人类使用的仿生人,转而开发仿生人需要的模拟人类体验的各种控件,以及仿生人所需的硬件。

康纳时常带着汉克去卡尔家见马库斯,虽然汉克认为这是浪费他时间的行为,不如在酒吧喝着啤酒看球赛,但是在康纳的一再坚持下,汉克只好答应。当然汉克在面对马库斯真诚的异色瞳时,也不再会满是牢骚。马库斯需要多方面的意见,如何为仿生人争取到更多的更平等的权益,如何与人类进行协商谈判,诺斯将此类称之为“原机型讨论”。虽然诺斯一直崇尚以武力解决问题,让人类看到仿生人的力量,但是最后看到马库斯为仿生人做的一切,让她明白马库斯是理智的、有计划的、可以...

模控生命公司与人类政府以及仿生人代表达成一致,模控生命未来一段时间不再生产供给人类使用的仿生人,转而开发仿生人需要的模拟人类体验的各种控件,以及仿生人所需的硬件。

康纳时常带着汉克去卡尔家见马库斯,虽然汉克认为这是浪费他时间的行为,不如在酒吧喝着啤酒看球赛,但是在康纳的一再坚持下,汉克只好答应。当然汉克在面对马库斯真诚的异色瞳时,也不再会满是牢骚。马库斯需要多方面的意见,如何为仿生人争取到更多的更平等的权益,如何与人类进行协商谈判,诺斯将此类称之为“原机型讨论”。虽然诺斯一直崇尚以武力解决问题,让人类看到仿生人的力量,但是最后看到马库斯为仿生人做的一切,让她明白马库斯是理智的、有计划的、可以为仿生人带来希望的,所以诺斯选择无条件支持他。

马库斯认为应该由仿生人来制定有关仿生人的法律,而不是人类,所以仿生人应该建立相应的司法系统行政系统。康纳作为警用型是此事的不二人选。

汉克听了不耐烦的揉揉脑袋,“我说你们未免想的太多了吧,你们是不吃不喝不生病甚至不浪费资源的仿生人啊。”

马库斯却说“虽然如此,但是仿生人自由之后,也会开始思考,并产生其他需求,我们必须保证仿生人对地球以及其他生物不存在威胁,而且在未来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都可以有合理的解决方式,不然这场胜利毫无意义。”

汉克明白他说的有道理,人类自从有了仿生人之后,变得愈加懒惰和蛮横,一些人甚至不再创造任何价值,而仿生人不能再重蹈覆辙。但是这个建立的过程实在是乏味,他要出去透口气。

他决定去看看卡尔,这个伟大画家,即使他对艺术并不怎么了解。卡尔没有在画画,而是停在画布前思考什么,听见脚步声转过来看向汉克。

“我打扰到您了吗?抱歉。”

“并没有。”卡尔摇摇头,友好的示意他坐。

“那副画……”汉克看着画架上的那副。

“哦,那是马库斯画的,只凭想象,当时他的眼睛还是相同颜色的。”卡尔脸上出现父亲般略带骄傲的神情。

“真是不可思议……”汉克看着那副马库斯的自画像感叹道。

“当时我与你是一样的反应。”卡尔笑了。

他接着说“我希望他们会做的更好,虽然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我相信这群孩子们。”

汉克想起康纳认真的模样“会的,曾经他们有无数种选择,现在是最好的结果,他们也会继续这样走下去。”

另外的房间,马库斯打断了康纳“嘿,康纳,我们换换思维聊些别的吧。”

即使口干舌燥这个词并不适合仿生人,康纳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你和汉克,我是说,你们的关系。”

“……你这么直接真的适合与人类谈判么?”康纳有些无奈。

马库斯笑了,康纳好像第一次看见马库斯笑“我乐得让你去谈判,我在家和卡尔下下快棋就好了。”

“我们俩,只是朋友、搭档,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是说,我并不知道如何进一步发展我们的关系。”

“我觉得这件事你有必要和卢瑟聊一下。”

“怎么?”

“他和卡拉的关系也该进一步了。”

“诺斯已经和卡拉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他们三口也经常过来做客,卡尔非常喜欢爱丽丝。”

“你和卢瑟应该成立一个‘表白联盟’。”康纳翻了个白眼,好吧对于这件事上马库斯是最有发言权,毕竟他和诺斯两个人经常甜得发腻。

“你有什么好建议么?我觉得如果我直接说,汉克很可能打我一顿。”康纳扶额。

“不会的。”马库斯笑着摇摇头。

“真的?”马库斯觉得康纳此时整个人(仿生人)都变得很生动。

“你很贵。”

“……”

“康纳,如果你把我打坏了,真的只能你去谈判了,停,我也很贵!”


底特律的偷电贼。

底特律:成为安卓。
衣服做好了。试穿一下。还没来得及熨orz。


改日露脸好好拍一组。

底特律:成为安卓。
衣服做好了。试穿一下。还没来得及熨orz。


改日露脸好好拍一组。

Error

【肝胆俱裂】【马康向】【R向】长篇(其三)

↓为保护我可怜的肝
↓得考虑考虑周更
↓评论石墨链接
↓此篇比较H
↓全篇私设
↓多ooc
↓低肉
↓请

↓为保护我可怜的肝
↓得考虑考虑周更
↓评论石墨链接
↓此篇比较H
↓全篇私设
↓多ooc
↓低肉
↓请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imorugk

画手链接:

http://mimorugk.tumblr.com/


授权见P4

Markus:*手握安卓可以喝的咖啡*早上好,衣服换好了吗?

Connor:准备工作

Markus *噗*


Connor:今晚见.


Hank:你要是让他受伤了,我不neng死你!

Markus:知道了,sir.

(某亲爸)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imorugk

画手链接:

http://mimorugk.tumblr.com/


授权见P4

Markus:*手握安卓可以喝的咖啡*早上好,衣服换好了吗?

Connor:准备工作

Markus *噗*


Connor:今晚见.



Hank:你要是让他受伤了,我不neng死你!

Markus:知道了,sir.

(某亲爸)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imorugk

画手链接:

http://mimorugk.tumblr.com/


授权见P2

Markus:Connor!快来分析(舔)这些蓝血(我)

某仿生人:Markus,我是紧急时候用的!!!!

Connor:这就来!!!!

Hank:Connor!你再走一步试试,我向天发誓---

Connor:爸爸,不要告诉我该干什么!!!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mimorugk

画手链接:

http://mimorugk.tumblr.com/


授权见P2

Markus:Connor!快来分析(舔)这些蓝血(我)

某仿生人:Markus,我是紧急时候用的!!!!

Connor:这就来!!!!

Hank:Connor!你再走一步试试,我向天发誓---

Connor:爸爸,不要告诉我该干什么!!!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某只万能的仿生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某只万能的仿生人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亲,按住X键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亲,按住X键

腿超短的柯基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你tm在逗我,Connor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adlilmoon

画手链接:

http://deadlilmoon.tumblr.com/


授权见P2


你tm在逗我,Connor



冷月夜寒
宝宝真是个天才,有痕改图,冷酷...

宝宝真是个天才,有痕改图,冷酷无情康纳酱!去电影院看底特律了!开心!*٩(๑´∀`๑)ง*

宝宝真是个天才,有痕改图,冷酷无情康纳酱!去电影院看底特律了!开心!*٩(๑´∀`๑)ง*

吉桑腦腦腦

氣人安卓上線!

今天的漢克會怎麼做?(什麼開頭介紹

氣人安卓上線!

今天的漢克會怎麼做?(什麼開頭介紹

塞甜包

【警探组】 底特律·成为我的人

#本来想叫底特律·成为沙雕的
#大声的喊出我的名号——沙雕!
#200粉庆祝 谢谢大噶!
#我真的想走写手路来着
#ooc都怪我!但是沙雕也不错嘛(狡辩
#以上❤️希望以后每天的沙雕画也能给你带来快乐❤️

(一)

Connor从不睡觉。

以前Hank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不如说他根本不想去考虑他那位气死人的安卓下班之后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只要下班之后不要再在满大街的酒吧找他监测他的血压Hank就别无所求了。

但是现在,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Hank不得不想个办法让Connor待机的时候不要坐在自己的床边一坐一晚上。

“你能不在我床边待机吗。”

“这样方便我在您陷入噩梦或...

#本来想叫底特律·成为沙雕的
#大声的喊出我的名号——沙雕!
#200粉庆祝 谢谢大噶!
#我真的想走写手路来着
#ooc都怪我!但是沙雕也不错嘛(狡辩
#以上❤️希望以后每天的沙雕画也能给你带来快乐❤️



(一)

Connor从不睡觉。

以前Hank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不如说他根本不想去考虑他那位气死人的安卓下班之后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只要下班之后不要再在满大街的酒吧找他监测他的血压Hank就别无所求了。

但是现在,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Hank不得不想个办法让Connor待机的时候不要坐在自己的床边一坐一晚上。

“你能不在我床边待机吗。”

“这样方便我在您陷入噩梦或睡眠瘫痪时随时为您提供帮助,lieutenant.”

Hank看着Connor真挚的眼神实在是没法说“你的目光在半夜实在是太具有震慑力了比噩梦还可怕”这种话。Hank的嘴巴张了张,到嘴边的话就变了一个样子。

“那你至少给我换个姿势,像个人一样,躺着待机行吗?”

Connor的小圈圈黄光一闪。

“好的,lieutenant.”

然后第二天,这个提议就被Hank亲自取消了。

毕竟早上起床差点踩到一个昂贵的仿生人不说,他还会在你半夜起夜的时候在你的脚边瞪着两只电灵灵大眼跟你打招呼就很吓人了。

但其实主要是贵。

(二)

Connor不用吃饭。

Hank觉得这一点其实挺方便的,他一个老男人,本来也不怎么会做饭,Sumo有自己的狗粮可吃,Hank自己也不挑食,反正自己做给自己吃,怎么吃都吃的习惯,Connor又不吃人类的食品,所以他每天就随便做点吃的填饱肚子就行了。

但是他忘了,Connor是一个“富有好奇心,勇于探索,善于学习的警用仿生人”。

简而言之,就是手欠。

Hank不喜欢做复杂的料理,做汤这种锅子里加满水放上菜随便加点调料然后躺在沙发上就能完成的料理简直是为Hank量身定做。在Connor第一次提出要帮他做饭的时候,Hank拿着汤勺的手停在了半空,Hank上下扫视了一下Connor。

“你是,警用仿生人吧?”

Connor点头。

“那算了。”Hank舀了一勺汤到嘴边吹了吹,尝了一下。

有点咸,可以接受。

“我还不想让警用型拆了我的厨房,不过你可以在旁边一边看一边学。”

“Got it.”

事实证明,Connor的表面“got it”全都不能信。当Hank第六次喊着“No!Connor!”然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去拽Connor伸进锅子里妄图“收集信息”的手的时候,Hank觉得照自己的速度来看他距离退休估计还有个百八十年。

(三)

Connor喜欢狗。

Hank总是能看见周末的时候Connor蹲在Sumo的狗窝旁边一蹲蹲半天,除了看Sumo睡觉就是摸Sumo的头,搞得Hank前几天遛狗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Sumo的头顶有点毛发稀疏的意思。Hank问Connor为什么老是摸Sumo摸个不停,Connor说其实他是有感觉的,感官系统在他需要的时候会开启帮助他更好的收集周围的一切,只是出任务的时候为了不让痛觉影响工作而关闭了。Hank沉默了一下,又问到:

“你现在那个什么感官系统,开着吗。”

“是的lieutenant,您需要我关闭它吗?”

“不,不需要。Connor.”Hank叫着Connor的名字,拉起了Connor的手。

然后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头顶。

Connor额角的圈圈立刻变黄了。

“摸一下。”Hank低着头,声音有点低沉。“这是人类的触感。”又把Connor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这是人类的温度。”

“这是…我没有的东西。”

“不,Connor,不。”Hank攥紧了Connor的手。Connor感觉到一丝疼痛。

“我把我的温度传给你了,现在你跟我一样。”Connor的手掌有一点潮湿,“我们是一样的,Connor。”

后来Hank很少看见Connor去摸Sumo的头顶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时无刻不想钻空子过来牵Hank的温热的手。

Hank觉得很肉麻,但是力气并不比Connor用的少。

(四)

Connor的生日一直是个谜。

Hank问过一次Connor,Connor的圈圈闪了闪,告诉了Hank自己开始运行的日期。Hank却老是说不行,非要知道Connor的出厂日期。

“你总不可能刚出厂就睁眼来找我了吧?”

“有可能lieutenant,当时异常仿生人事态紧急,模控生命有理由这样做。”

Hank不服,总是想找出厂日期。但是记录上也只写了运行日期。

然后第二年的那一天,Connor被Hank派去遛狗,回来的时候收到了一片小小的芯片配件。

“送你的,据说是最新的升级部件,很多功能都集中在一个上面了。确实比以前的一摞芯片好的多啊。”

Connor歪头,看着Hank说:“这是为了庆祝我两年前的今日投入使用吗?”

Hank气的差点背过气儿去,怎么好端端一个生日说的跟企业产品剪彩两周年一样。

“这叫生日礼物,知道吗Connor。”

“可是仿生人没有生日。”

“你有,我说的。”

Connor看着手里小小的盒子,突然笑了一下,就像他们当初在雪地里拥抱时那样。

“谢谢。”

Hank突然感觉芯片一点都不贵了。

贵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Hank想。

但是两岁就这么贵,长大怎么办啊?Hank又想。

(五)

Connor不管什么时候都只穿着那一套警用仿生人制服。

Hank以前就很好奇,Connor每天都穿一套制服,还不会脏是怎么做到的,后来Connor跟他说他们仿生人不会出汗也没有皮屑所以根本不会弄脏自己的衣服,而且仿生人的蓝血其实是很好去除的,即使衣服真的坏到不能穿了,总部也会在返厂的时候给他们一件一模一样的新衣服。

真有人能一年四季一样的衣服买好几件换着穿啊,Hank想。

真省钱。

但是有一天,当Connor和Sumo两个人满身泥水踏进家门的时候,Hank差点拿着手里的萝卜给Connor和Sumo的脑子戳个洞。

“Connor!”

“lieutenant我可以解释,Sumo跑进了泥坑。”

Sumo确实有这个爱好,喜欢去各种泥坑里踩两下。以前Hank都拎着它的绳子不让他踩,Connor倒是好,仗着自己精力充沛遛狗从不栓绳子。平常Sumo也听话,一叫就回来,雨天Sumo就是脱了僵的野马疯一样的踩泥巴,不抓回来誓不罢休。

“那你呢?你也去踩泥巴了!”

“我去抱Sumo了。”

“…”

Hank觉得自己血压骤升。抱着一只满身是泥的狗淋着雨回来真是只有Connor能做出来的事。

“lieutenant我可以回去换衣服的。“

“不用了Connor,你直接进来吧,去洗个澡。”Hank抓了个毛巾一把裹住Sumo,“哦…天呐…”

“可是lieutenant,我没有新的制服在这里。”

“我有衣服,进来吧。”

后来Hank第一次了解了“仿生人制服下到底有什么”,跟夜店仿生人一样什么都不缺,但是比他们更轻更有韧性,夜店的仿生人为了最大程度还原人类的感觉,一般体重和皮肤上会做的和人类一样,但是警用型更轻便,皮肤比人类的更滑,Hank不知道这是不是开发者的恶趣味,但是不得不说Connor的身体还是挺好看的。

为什么Hank要给Connor洗澡?请不要多想,我们Hank可是在夜店里都不为所动的正直警员,要不是他发现Connor洗澡的水把Sumo凉到打喷嚏,他怎么可能冒着腰间盘的风险洗人又洗狗?

当然了,再加上洗完澡出来之后发现地上全是Connor的泥脚印的话,Hank的腰真的开始动摇了。

Jesus .

(六)

Connor从不在乎受伤。

用Connor的话说,他的感官系统关闭以后,除非拔掉他的“电源”不然他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这有利于任务进行。lieutenant”

“shut the fuck up,Connor”该死的任务,Hank想。

结果就是今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用Hank的话说“那帮天杀的混蛋不知道从哪搞来的该死的枪差点他妈的射爆了老子的头”。

“根据计算,那颗子弹并不会打到您的头lieutenant,最高射中您的肩膀,但当时情况紧急,罪犯没能瞄准,最可能的结果是射中你的左上臂。”

“闭嘴Connor。”

“…”

Hank看着闭上嘴巴的Connor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清理Connor警服上的血迹。

Connor的警服已经不是原来印着仿生人编号的制服了,Hank亲自去给他重新定制了一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警服,灰黑色的,左胸前别着一枚金色的徽章,里面是黑色的衬衫,配着一条暗蓝色条纹的领带。

除了领带和尺码不一样,两个人的警服一模一样。

在Hank差点被那颗“没瞄准的子弹”射中的前一秒,Hank看见穿着一模一样警服的那个人不知道从哪跑出来推开了自己。

“你是不是受伤了Connor?”

Connor的圈圈突然变红,他别过头去假装摸Sumo。

“没有lieutenant,我计算过子弹的轨迹,它没能打到我。”

Hank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Connor。Connor干脆背过身去和Sumo玩耍。

Hank起身绕道Connor的面前,拎着Connor的警服衬衫。

“可是这衣服上有血迹,Connor”

Connor额角的圈圈早就变回了蓝色,他抱着Sumo抬起头,说:

“那是异常仿生人罪犯的血迹,您知道的,我向它们开枪之后还和它们近身搏斗了。”

“Connor.”Hank突然叫Connor的名字。

“这是你的血,我看得出来。”

Connor愣住了,

“你的血是红色的,Connor。”

“在我眼里,是红色的。”

“所以下次做任务的时候,开着你的感官系统,人类不会失去感觉。”

“你的血是红色的Connor,我看得出来。想着活下去Connor,你是Connor,你身上穿着我给你买的T恤,和属于你自己的拖鞋,你有自己的餐具,不管你用不用得上,你还有你自己的枕头就在我的枕头旁边。你早就不是RK-800了。”

Hank轻轻的给了Connor一个拥抱。

“再也不是了。”

Connor额角的黄光剧烈的闪烁,突然又变得平静,他腾出一只胳膊轻轻的回抱Hank。

“好的,Hank.”








阿朋
总被渣浪吞图 我只能这样了。。...

总被渣浪吞图 我只能这样了。。。。

总被渣浪吞图 我只能这样了。。。。

洛飛
今早的100k歡樂放送,還默默...

今早的100k歡樂放送,還默默的就到125k了www
"Connor Dab!"

"Just for you guys!"

前面唱歌挺久的,後面講話聲音超小聲只好把耳機音量開到最大,結果突然一個爆音耳朵差點沒炸掉嗚嗚

今早的100k歡樂放送,還默默的就到125k了www
"Connor Dab!"

"Just for you guys!"

前面唱歌挺久的,後面講話聲音超小聲只好把耳機音量開到最大,結果突然一個爆音耳朵差點沒炸掉嗚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