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康纳

152.4万浏览    17128参与
阿南南哟

人类到底能有多自虐……金桔柠檬汁里面又加柠檬汁_(´ཀ`」 ∠)__ 酸啊!怀疑人生!
所以开始虐待坨坨!!

人类到底能有多自虐……金桔柠檬汁里面又加柠檬汁_(´ཀ`」 ∠)__ 酸啊!怀疑人生!
所以开始虐待坨坨!!

汐情君skmns

康纳真的是可爱过度。

沉迷吸康

康纳真的是可爱过度。

沉迷吸康


阿南南哟

今天份的瞎拍。超喜欢佐荧设计的这套头毛和眼睛!
然后忘了给娃们买被子了……不过还好有暖气!

今天份的瞎拍。超喜欢佐荧设计的这套头毛和眼睛!
然后忘了给娃们买被子了……不过还好有暖气!

阿南南哟

今天凌晨twitch的第五期绿康直播。终于搞明白B酱说的一堆颜色康什么意思了。

但是一转眼就在电视台搞死了51,这可咋整?

算了,理论上也能异常的,理论上。。。。

PS:小两口看到马库斯强吻诺丝,表情对比太搞笑了哈哈哈

今天凌晨twitch的第五期绿康直播。终于搞明白B酱说的一堆颜色康什么意思了。

但是一转眼就在电视台搞死了51,这可咋整?

算了,理论上也能异常的,理论上。。。。

PS:小两口看到马库斯强吻诺丝,表情对比太搞笑了哈哈哈

孤独的狼女孩

《底特律:变人》

一个关于自己的感受😂

康纳(Connor)

卡拉(Kara)

马库斯(Markus)


《底特律:变人》这款游戏把人性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把世界中的冷酷和温暖用每一个个小细节抓住人心,让人们对真正的自由产生思考。Kara为了守护Alice而去生存,去爱,哪怕要耗费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Kara的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就这么简单。”Markus为了仿生人自由的未来去奋斗,哪怕那只有一丝希望,一束阳光,他也会尽全力把那自由的光芒给照耀在仿生人的身上,虽然仿生人不能感受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但温暖却从他们心中爆发而出。Connor仅仅出生了几个月,就是被拿来完成任务的,如果他未能完成自...

一个关于自己的感受😂

康纳(Connor)

卡拉(Kara)

马库斯(Markus)


《底特律:变人》这款游戏把人性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把世界中的冷酷和温暖用每一个个小细节抓住人心,让人们对真正的自由产生思考。Kara为了守护Alice而去生存,去爱,哪怕要耗费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Kara的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就这么简单。”Markus为了仿生人自由的未来去奋斗,哪怕那只有一丝希望,一束阳光,他也会尽全力把那自由的光芒给照耀在仿生人的身上,虽然仿生人不能感受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但温暖却从他们心中爆发而出。Connor仅仅出生了几个月,就是被拿来完成任务的,如果他未能完成自己的任务,那面临他的将会是销毁和被替换,他几乎没有选择,在Connor成为领导的那条路线上,我看到了一个毫无自由可言的仿生人对自由的向往,和为了所有仿生人的希望,他选择了自杀,但在我相信在大家心中,他即便是已经死亡了,但他也是拥有着自由而死去的。虽然他还如此年轻,他还没看清这个世界上真正美好的地方。里面的三位主角,仿生人,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美好的部份,也看到了人性扭曲的部分,所以这真的是一款值得人们去好好去思考的游戏了。


RK800的大饭

九世一人 ( 制造者卡姆斯基X被淘汰机器人康纳)1

第一世

似乎感觉很久没有见到过阳光了,从被放进这个储物柜待机之后。

时代变换的很快,人形智能机器人的生产,智能机器人被排挤,机器人爆发的人类情感,人类与机器人抗议战争的爆发,直到所有的一切平息,已经过去了40多年。

时代的改变使过去的机器人对人类的伤害烙印犹如泡沫般消散,人类发明了更高效能的仿生人

而人类对于觉醒了情感的机器人所带来的伤害,也在一次次的芯片重整,记忆格式化后,也消失的犹如一个笑话一样。

而有一台仿生人,他没有被销毁,没有被重整,也没有格式化。他是前生者英雄汉克jc官的好搭档,前仿生人战争领导者马库斯的好伙伴。

他还是卡姆斯基的佳作。

所以他被卡姆斯基以制造者的身份...

第一世

似乎感觉很久没有见到过阳光了,从被放进这个储物柜待机之后。

时代变换的很快,人形智能机器人的生产,智能机器人被排挤,机器人爆发的人类情感,人类与机器人抗议战争的爆发,直到所有的一切平息,已经过去了40多年。

时代的改变使过去的机器人对人类的伤害烙印犹如泡沫般消散,人类发明了更高效能的仿生人

而人类对于觉醒了情感的机器人所带来的伤害,也在一次次的芯片重整,记忆格式化后,也消失的犹如一个笑话一样。

而有一台仿生人,他没有被销毁,没有被重整,也没有格式化。他是前生者英雄汉克jc官的好搭档,前仿生人战争领导者马库斯的好伙伴。

他还是卡姆斯基的佳作。

所以他被卡姆斯基以制造者的身份像zf要了回来。

卡姆斯基和正常的人类很不一样,他似乎不会衰老,鬼知道他用了什么超乎寻常的方法,毕竟他制造出了仿生人,他可以说是人性机器人之父。

康纳,代号RK800,在觉醒了人类情感之后的他,在汉克自杀,马库斯被销毁后似乎就没有什么情感了。

除了他被马库斯带到仓库后,他认为等待他的是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他等待到的不是拆解刑罚。

作为最后一个觉醒的仿生人,康纳疑惑的看向卡姆斯基。

卡姆斯基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康纳,或许你可以称呼我为父亲。我觉得你需要的是冷静。”随后在他可以感受到外界的情况下强制待机。

是的,卡姆斯基使用的待机手法,是可以感受到外部环境的情况下。

对于觉醒了感情的康纳而言,这比杀了他还痛苦。

他最后看到的是卡姆斯基关上门的背影,和外面的那一束从树中透出的阳光。

康纳就这样,呆了40多年。

他从绝望,到期待被销毁,到希望有人发现他,到放弃,到思考。

他想了很久的汉克和他的合作破案,马库斯和他的玩笑和组建团队,然后他想到了卡姆斯基。

他从出生,没错,出生。从诞生在这个世上开始,他只有和汉克那一次的拜访,见过他。

他的手从他的手背抚摸到手指尖,他的舌头在他的耳边,有空气呼出对着他的耳朵,那声音轻的像恶魔的低语在他耳边缓缓的回荡,他胸前靠着他的肩膀,身上有红酒的味道混合着昂贵的香水味:“开枪”,卡姆斯基握紧了他的手,磨磋着他的手缝,让他杀掉面前面容美丽的女仿生人。

康纳额头的LED猛地红了,奈何他动不了,他只能等待自己平复自己的思绪。

康纳觉得如果手能动绝对要按住自己的额头。

似乎过去了很久,康纳的记忆中回荡最多的竟然是卡姆斯基关门的那个背影和那一束光。

40多年对于仿生人不过是一瞬间,但对于康纳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是门开的那一瞬间,康纳还是激动的红了LED。

卡姆斯基的面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让康纳觉得他也许是个仿生人。

“康纳,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卡姆斯基走近了他,用手抚上了他的脸。

在卡姆斯基的仓库中,高科技的清扫机器时刻保持着这里的清洁度,康纳40多年,却没有一点点的灰尘。

随后康纳发现自己可以动了,他激动的抬起了手,却被卡姆斯基猛地拉住。

“40多年了,终于结束了。”卡姆斯基似乎有些疲惫。

康纳在卡姆斯基拉住自己手的一刻起就想挣脱,但是当卡姆斯基把头靠在他身上那一刻又犹豫了。

“…………”康纳的唇被卡姆斯基咬上的一瞬间,康纳就后悔的刚刚的心软,默不作声的后退了一步,却被卡姆斯基拉进怀抱更凶狠的亲吻起来。

康纳不是不可以用武力和绝对压制的力量解决,但是他觉得如果这么做他的制造者,他的父亲,卡姆斯基可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自己,直到卡姆斯基撕开他的衣服。

“砰!”柜子被撞到在地,康纳被压在卡姆斯基的身下无法动作。

康纳发现自己的感官系统变得敏锐,并且从核心模块中无法拒绝卡姆斯基。

他看着卡姆斯基的眼睛,里面有太多他不懂的情绪。

康纳很想问卡姆斯基,为什么销毁这一代仿生人要挽留他,为什么明明知道他觉醒了人类情感却不格式塔他,为什么要放置他40多年孤单的看着黑暗。

40多年的等待,想念,回忆,回顾。

他却没有恨。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只见过一面的人会让他活着,而他回顾最多的竟然是卡姆斯基的一切。

他被卡姆斯基压着,卡姆斯基亲吻着他的脖颈,有点痒痒的。

康纳扭头看向门外,今天也是晴天,就和当年关他的那天一模一样的天气。

康纳看着外面的那一束光,忽然明白了。

这是人类的情感。

康纳忽然笑了,他抚上卡姆斯基垂下来的发丝:“father,谢谢你一直在承认了我为人。”

卡姆斯基从他脖颈处抬起头,也笑了起来,给康纳喝下了一杯淡红色的液体。看着康纳嘴角流出的药水:“我研制的灵魂药水,无论下一世我变成什么,你变成什么,都可以知道对方在哪里。”

康纳眨了眨眼睛:“我是仿生人,没有下一世。”

我会一直等待您的每一世。

下章H,加完结。

一共九部。

佑季⭕️大檸檬

本來畫了比較激烈的正常版,但是忽然不太愛了所以改成反轉(?)真喜歡不脫褲的樣子!

本來畫了比較激烈的正常版,但是忽然不太愛了所以改成反轉(?)真喜歡不脫褲的樣子!

猫团
各位要好好工作啊(随手画的小脑...

各位要好好工作啊
(随手画的小脑洞...)

各位要好好工作啊
(随手画的小脑洞...)

LOVELYFOOL

12月13日  准确来说是阴历冬月初七
我的生日又到啦哈哈哈嘎嘎嘎!!!❤

12月13日  准确来说是阴历冬月初七
我的生日又到啦哈哈哈嘎嘎嘎!!!❤

Roxanne's Veil

追鲁伯特,跳火车前没躲开开着的窗户掉下去,直接掉在收割机前面,吓了一跳,再不努力就会被碾死_:(´ཀ`」 ∠):_

这回冲进了大棚,在卷心菜之间跳来跳去的好像兔子哦(bushi

P.S.住旅馆时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看着像是现有的?希望能搜到,线条颜色很舒服,陶德卧室里播放的那个动画也喜欢!

还真找到了……法国动画学院GOBELINS在17年做的短片,B站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6960406/

超治愈!超喜欢OST!

追鲁伯特,跳火车前没躲开开着的窗户掉下去,直接掉在收割机前面,吓了一跳,再不努力就会被碾死_:(´ཀ`」 ∠):_

这回冲进了大棚,在卷心菜之间跳来跳去的好像兔子哦(bushi

P.S.住旅馆时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看着像是现有的?希望能搜到,线条颜色很舒服,陶德卧室里播放的那个动画也喜欢!

还真找到了……法国动画学院GOBELINS在17年做的短片,B站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6960406/

超治愈!超喜欢OST!

藤紫

【卡康/卡姆斯基X康纳】【间之楔AU/NC-17】人间流转

  • 类似反转AU。卡姆斯基是【生化人】,而康纳是人类。

  • 第一次看到底特律的设定时就在想:这不正好与间之楔的世界观是相反的吗?

  • 间之楔里由智慧AI创造出来的精英【生化人】拥有很多安卓特性,可以想象成拥有血肉之躯的仿生人。这里沿用了这种设定。

  • 没有什么复杂的剧情,就是觉得这个AU很适合卡康所以写了点氛围向的东西。因为康纳是人类,所以具体用的哪个型号的人设也不重要了,本文里偏向51的人设。

  • 精英统治阶级【Blondy】是不会和宠物发生关系的,他们只观赏宠物之间乱交。这逼格逆天的奇葩设定也是原作设定。

————————————————

【其实是甜文真的】

  • 类似反转AU。卡姆斯基是【生化人】,而康纳是人类。

  • 第一次看到底特律的设定时就在想:这不正好与间之楔的世界观是相反的吗?

  • 间之楔里由智慧AI创造出来的精英【生化人】拥有很多安卓特性,可以想象成拥有血肉之躯的仿生人。这里沿用了这种设定。

  • 没有什么复杂的剧情,就是觉得这个AU很适合卡康所以写了点氛围向的东西。因为康纳是人类,所以具体用的哪个型号的人设也不重要了,本文里偏向51的人设。

  • 精英统治阶级【Blondy】是不会和宠物发生关系的,他们只观赏宠物之间乱交。这逼格逆天的奇葩设定也是原作设定。

————————————————

【其实是甜文真的】

阿南南哟

今天AB酱穿着亮晶晶鱼皮装跑全活路线,笑死人。好奇心切的爱米放开手柄,康纳差点被打成猪头😂(而且放出的幕后来看,这段的汉克是由陶德演员出演的_(´ཀ`」 ∠)__ )
在大使桥被汉克用枪戳脑壳,把爱米紧张的哦…怕啥!大不了读档!
跑完马库斯电台章节,正准备结束直播,不小心按到了下一章,康纳的大脸突然出现!B酱赶忙说NONONO还没到你!是亲爹了!
早上6点,他俩还要继续跑这条线,希望能保住赛门………阿弥陀佛………

今天AB酱穿着亮晶晶鱼皮装跑全活路线,笑死人。好奇心切的爱米放开手柄,康纳差点被打成猪头😂(而且放出的幕后来看,这段的汉克是由陶德演员出演的_(´ཀ`」 ∠)__ )
在大使桥被汉克用枪戳脑壳,把爱米紧张的哦…怕啥!大不了读档!
跑完马库斯电台章节,正准备结束直播,不小心按到了下一章,康纳的大脸突然出现!B酱赶忙说NONONO还没到你!是亲爹了!
早上6点,他俩还要继续跑这条线,希望能保住赛门………阿弥陀佛………

阿南南哟

换了个楠竹的置物架……超级高还结实!容量翻倍,常用的东西全堆上去!开始肥宅快乐生活ε-(´∀`; )
机油们送我的亚克力也挂上!
顺便理了一下酒池康林。
安逸地等60和鹰眼回家啦~你俩的宿舍我都准备好了!
今天真的好累哦.jpg

换了个楠竹的置物架……超级高还结实!容量翻倍,常用的东西全堆上去!开始肥宅快乐生活ε-(´∀`; )
机油们送我的亚克力也挂上!
顺便理了一下酒池康林。
安逸地等60和鹰眼回家啦~你俩的宿舍我都准备好了!
今天真的好累哦.jpg

牧場物語。

授权翻译。

P1 副队长犯规的情话时间。

P2 「副队长,您累了吗?要不要揉我的胸部治愈一下?」

P3 担心副队长被抢走的少❤女❤心康纳酱。

P4 炫耀戒指的可爱小妻子XD(???)

P5 兔女郎60酱。

P6 点我。

P7  G900的约会中…别扭的盖文www

P9 点我。

太太@ sarakona9

太太推特→https://twitter.com/sarakona9/status/1058768446018580481?s=19

看这里→点我。(在最后)

授权翻译。

P1 副队长犯规的情话时间。

P2 「副队长,您累了吗?要不要揉我的胸部治愈一下?」

P3 担心副队长被抢走的少❤女❤心康纳酱。

P4 炫耀戒指的可爱小妻子XD(???)

P5 兔女郎60酱。

P6 点我。

P7  G900的约会中…别扭的盖文www

P9 点我。

太太@ sarakona9

太太推特→https://twitter.com/sarakona9/status/1058768446018580481?s=19

看这里→点我。(在最后)

藤紫
汉康同人本【在君之侧】上海CP...

汉康同人本【在君之侧】上海CP的摊位号:r46-47妖蛾子军团。

两天都参。需要场贩的可以留言,以方便统计带去的数量。

通贩地址见这里【在君之侧TB通贩】


汉康同人本【在君之侧】上海CP的摊位号:r46-47妖蛾子军团。

两天都参。需要场贩的可以留言,以方便统计带去的数量。

通贩地址见这里【在君之侧TB通贩】


极昼川【ArcticFox】

慎入…看清楚再点开。【康丹ABO系列②】
两个月前画的吧【?】
结果一直忘发了。

上次说小蓝手多的话会有后续。四个月大了。【眼神疯狂暗示💝

上一篇的链接扔评论里。

慎入…看清楚再点开。【康丹ABO系列②】
两个月前画的吧【?】
结果一直忘发了。

上次说小蓝手多的话会有后续。四个月大了。【眼神疯狂暗示💝

上一篇的链接扔评论里。

七

Oh, listen to me baby
噢,宝贝,听我说
You're the one, you hit me bang bang
你就是那个真命天子,令我小鹿乱撞
Shot me down with your gun
用你的方法令我意乱神迷
I'm dealing with the gambling man
我正在和一个赌徒交手
All the bet is on
用上所有作为赌注

And I won
我赢了

Music:ONE

I knew, as soon as I saw you
当我见到你时,我就明了
Baby, baby, baby
宝贝,宝贝,宝贝
They didn't want me to...

Oh, listen to me baby
噢,宝贝,听我说
You're the one, you hit me bang bang
你就是那个真命天子,令我小鹿乱撞
Shot me down with your gun
用你的方法令我意乱神迷
I'm dealing with the gambling man
我正在和一个赌徒交手
All the bet is on
用上所有作为赌注

And I won
我赢了

Music:ONE

I knew, as soon as I saw you
当我见到你时,我就明了
Baby, baby, baby
宝贝,宝贝,宝贝
They didn't want me to love you
众人不愿我爱上你
Sorry, sorry
抱歉,抱歉
I can't stay away
我没办法离开
You can't stay away
你不能从我这里


From me, from me
离开呀
I'll let you in on a secret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Baby, baby, baby
宝贝,宝贝,宝贝
Oh, listen to me baby
噢,宝贝,听我说
You're the one, you hit me bang bang
你就是那个真命天子,令我小鹿乱撞
Shot me down with your gun
用你的方法令我意乱神迷
I'm dealing with the gambling man
我正在和一个赌徒交手
All the bet is on
用上所有作为赌注
Ho ho ho
噢~噢~噢
And I won
我赢了

righty

突然间汉克

之前发了《让一个安卓进入你生活》(改编自音乐剧《窈窕淑女》中的《让一个女人进入你生活》)后一直在想哪首音乐剧里的歌适合康纳,后来发现《little shop of  horror》里这首歌《Suddenly seymour》莫名地搭,于是就有了这玩意。


——————————————————————————————


突然,汉克站在我旁边

他不给我命令

他不会屈尊俯就

突然汉克在这里给我提,于是就有了这玩意

甜蜜的理解

汉克是我的朋友

告诉我这种感觉会持续到永远

告诉我坏时光都被冲走了

请理解它仍然陌生和可怕

对于机器,就像我一直很难说

突然间汉克

他净化了我

突然间汉克

他告诉我我可以

学会如何做到

我...

之前发了《让一个安卓进入你生活》(改编自音乐剧《窈窕淑女》中的《让一个女人进入你生活》)后一直在想哪首音乐剧里的歌适合康纳,后来发现《little shop of  horror》里这首歌《Suddenly seymour》莫名地搭,于是就有了这玩意。


——————————————————————————————


突然,汉克站在我旁边

他不给我命令

他不会屈尊俯就

突然汉克在这里给我提,于是就有了这玩意

甜蜜的理解

汉克是我的朋友

告诉我这种感觉会持续到永远

告诉我坏时光都被冲走了

请理解它仍然陌生和可怕

对于机器,就像我一直很难说

突然间汉克

他净化了我

突然间汉克

他告诉我我可以

学会如何做到

我内心的康纳

带着甜蜜的理解,

带着甜蜜的理解,

带着甜蜜的理解。


——————————————————————————————


“老是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讨厌。”汉克揉着康纳的头发说到。虽然这样说,但是康纳发现汉克好感度又涨了。


云绘
✨警探组的无料✨comicup...

✨警探组的无料✨

comicup23 | CP23 DAY1(12.15)在摊位【梦与时】  摊位号【w27】上发放

领取方式见图💙

✨警探组的无料✨

comicup23 | CP23 DAY1(12.15)在摊位【梦与时】  摊位号【w27】上发放

领取方式见图💙

北辰啾

【HC/HaythamxConnor】命劫(三)

第一人称看这里  @鬼结不实现FLAG不改名

文章官图看这里   @Edfish

全面催更小结

————————————————————

————————————

  康纳是被清晨自窗缝溜进的阳光唤醒的,明晃晃的在他眼前直晃,昭示着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晚了,窗边的鸟叫也吵得令他难以入眠——那些小家伙如果不可见人去是不会走的,可要是下地去处理回来肯定就睡不着了。但康纳内心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向他抒发睡懒觉的欲望,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再次投入睡神的怀抱,相反身上的衣服还被这么一番折腾弄得皱巴巴的裹在身上,让人难受得抓狂,就连...

第一人称看这里  @鬼结不实现FLAG不改名

文章官图看这里   @Edfish

全面催更小结

————————————————————

————————————

  康纳是被清晨自窗缝溜进的阳光唤醒的,明晃晃的在他眼前直晃,昭示着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晚了,窗边的鸟叫也吵得令他难以入眠——那些小家伙如果不可见人去是不会走的,可要是下地去处理回来肯定就睡不着了。但康纳内心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向他抒发睡懒觉的欲望,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再次投入睡神的怀抱,相反身上的衣服还被这么一番折腾弄得皱巴巴的裹在身上,让人难受得抓狂,就连耳侧的莫霍克式辫子都因为刚才的动作拱得有些松散。眼见得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康纳干脆一骨碌身坐了起来,搂着被子发起呆来。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太过神奇,又似乎顺其自然。海尔森“接受”了他,并同意让他留在家中——当然,前提是康纳不会干扰到他的生活,而也恰恰是康纳最难做到的,毕竟看着海尔森淡黑的眼底和染过又白的鬓角,他还是很心疼的,但,没办法,规则在那里,如果他违背了就将永远的被驱逐,虽然刺客有的是方式回来,可他不愿再一次惹得海尔森不高兴。
  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换好衣服,康纳也没心情吐槽海尔森千篇一律的西装审美,只是这衣服的领口还真紧得让人喘不上气。青年垂死挣扎了一下,最终放弃了系上最后的两个扣子,开始默默想念起第六世送他的超宽松版衣服了。那家伙的审美真的很不错,似乎总能找到适合康纳的简约大气,但又不显得过时的衣服。
  哦对了,说到衣服,康纳立即理所当然的想到第五世,缘由很简单,康纳还欠他一身军装呢。
  “康纳,小伙子,瞧瞧你这身材,穿军装一定很好看。”记忆中的男人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那目光是那样愉快与忧郁,以至于康纳不得不放下手中整理文件的工作来躲避海尔森的视线,但下放的官员不依不饶,一反平常稳重温和的感觉,步步紧逼。
  那是急切。
  “明天,就明天,能不能穿给我看看?”对方的话语低沉,甚至开始悠远,像是从寂静的山谷中传来,带着无措的渺茫。记忆开始崩塌,与之颤抖的,还有康纳垂在身侧的双手。
  他早应该猜到海尔森急切的原因。
  可他没有,他依旧任性,我行我素,让对方将微薄的心愿连带着那苍白的笑一起沉入了坟墓。
  青年的唇不由自主地勾起,眼睛像是被剥离了水分般干涩,他吸吸鼻子,强压下眼眶中的湿润,在确认了一下自己等一下不会情绪失控后摁下门把手走了出去。
  这所房子不算很大,但也不小,站在空旷的走廊上,康纳没来由的感到一种空虚,他简直无法想象海尔森是如何这这偌大的房子里孤身一人居住,他不会感到寒冷吗?在寒冷的夜晚。他不会感到无趣吗?当问话只剩下回音。他在这里住了几年?三年?五年?或是更多?康纳突然为海尔森感到可悲,他觉得对方一定是寂寞的,虽然身份显赫,但却连一个可以交心的人都没有。
  事实上,海尔森的确很寂寞,但每天忙不过来的工作总能轻而易举的将他枯燥生活中的空隙填满。是的,他不会有精力关心自己的私人感情,对于他,四十六岁以后的生活就只有反反复复的工作——这在别人看来很可悲,但肯威先生却显得乐在其中。
  转过走廊,康纳偷偷摸摸的探头向客厅看去——海尔森正斜靠在沙发上看账单,桌上散落着用过的餐巾纸和带着油腻的快餐盒,男人低垂的睫毛被从落地窗跃进的阳光打下一层阴影,淡淡的乌青浓郁的抹在眼底苍白的皮肤上。他又没好好休息。青年不满地撇撇嘴,饶有兴致的看着男人在强光下白得刺眼的衬衫和一丝不苟的领口,这让他猛然想起海尔森昨天随意的穿着。哦,天杀的,他的到来是不是让父亲本就不多的闲暇时光中又分离出了一部分处理外貌的时间?
  等等,他怎么没去公司?康纳眨眨眼睛,有点发懵,迅速分析着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让海尔森放心不下的事情让男人甚至没有去上班。
  “……先生,”他放轻脚步进入阳光的金色区域,一时间又有点局促,他歪着头,双手紧张地绞在身后,“——这样叫您可以吗?”
  沙发上的海尔森手中转动的钢笔一顿,眉眼微抬看向康纳,又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专注于眼前的账单,空气中的尴尬渐渐凝聚,他终于在青年的脸快要红透的时候悠悠开口:“电视柜上有钱,拿好,自己出去解决饮食。”顿了顿,他补充道,“称呼什么,对我来说无所谓,只要你不给我惹麻烦,我想不是太过分的称呼我都可以接受。”
  那么父亲也可以吗?刺客暗自诽谤道,不过本着不要没事找事的原则他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准备出门,哪知刚推开房门就听见身后男人华丽的伦敦腔再次响起,明显有些疑惑:“你就这么出去?”
  “还有什么疑问吗?”康纳不明所以,难道他还要对海尔森表示诚挚的感谢然后才能出门?不过对方看起来也不像是能为了虚荣心做出这种无厘头事情的人——从始至终,康纳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最强烈的感情就是简介,说明白一点,这一世的海尔森是个非常怕麻烦的主,一切的一切都喜欢寻找最直接省力的方式,这点倒和他的父亲十分之像。
  “……穿上门口的大衣,褐色的,我允许你穿上它。”海尔森沉默了一下,丢出这句话后就不再言语。康纳稍稍惊讶了一下,这才想起已经入秋的天气,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暖流,也不去计较海尔森冷漠的态度,只是嗅着大衣上淡淡的香水味傻笑,临出门前还回望了一眼揉着眉心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男人,轻轻带上了门。
  也许他应该补充一下海尔森的冰箱了——那里实在太空了。康纳认认真真掰着手指头算到底需要开资多少才足够他采办事物和生活用具。似乎那会花掉很大一部分钱。话说,他其实蛮想爬楼去找商城的,那样会方便得多,但海尔森与他有约在先,康纳要想在他家里住下就不能再那么招摇过市惹人眼球。四五也知道这点对于青年来说有点困难,男人后面也降低了要求,只告诫刺客不许再用那么极端的方式上楼了。
  “要么走电梯,要么爬楼楼梯,全否的话你就干脆不要上楼。”这是海尔森原话。
  好吧,爬楼梯。
  康纳其实本不擅长做饭,至于为什么突然厨艺暴涨还得归功到第四世的海尔森头上。
  “这些……真的能吃吗?”饶是以康纳的接受能力,还是对男人面前摆放的食物发出了质疑,管他努力去忽略那些腐蚀的味道,可是那些味道似乎并不准备放过他,一个劲的往他鼻腔里钻,弄得刺客表情纠结得恨不得转身就走,但又为了照顾海尔森的感受勉强没表现。
  军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语气毫无波动:“食物的作用不是享受,是维持生命。”
  啧,你又不是第三世拼劲所有也要活下来的小鬼。青年吐吐舌头,尽量不去回想被勾起的惨白记忆,继续看着海尔森扒拉眼前的那堆不明物体。
  康纳得承认,海尔森说得没错,虽然他还是对面前的那坨不明物体十分抵触,但还是捏着鼻子吃下去了——没办法,他要和他的军人兄弟……呸,父亲,同甘共苦。不过康纳吃完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对方的厨艺。暗色的蓝色双瞳看向了他,蕴含着几分不满和冷意。康纳早已习惯这些,第四世的性格偏极端,准确点来说是极端的理性和冷静,他做到了第一世,他的父亲没有做到的事情,将一切感性情绪波动抹杀,只留下机械的战斗神经。
  大概对他来说,在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吧。
  “如果你觉得在野外这样的饮食很简陋,大可自己去弄。”不是很简陋,是十分简陋,非常简陋。康纳二话不说就拿着斧子动身了,经过他不懈的努力,他们终于在十分钟后吃到了半焦的野兔。总而言之,比之前吃的好多了。
  海尔森一言不发的吃完了半只野兔后将以后的烹饪活都交给了康纳。
  青年清澈的眸子荡漾开笑意,回想起那个沉默寡言的军人的确让人觉得很舒服,至少对他来说,目睹已经冰冷的心脏重新开始生命的悦动,这是何等的喜悦,何等的激动,何等的……悲伤。
  大概如果海尔森当时保持着他之前的冷血,就不会有残局的发生了吧。
  “柠檬,牛肉,鸡蛋,奶油,鳕鱼,面包……哦不,冰箱里好像已经有面包了,买多了他会不高兴的……”走进一家超市,康纳全然不顾周围人惊异的目光和售货员憋笑的表情,一边念叨着一边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食品塞进购物袋堆在收银台上,认真思索了一下自己有没有遗漏了什么,然后局促地搓搓手稳道:“我应该付您多少钱?”
  也不知道带的钱够不够花。刺客幽幽感叹道。钱真不禁花啊,如果实在不够就只能用大衣里的卡凑数了,等一下他还想再逛逛呢,不过看这购物强度估计是没戏了。
  不过康纳并不知道,他大衣兜里揣着的那张卡就足足有两三万。
  售货员小姐姐此时此刻甚至在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面前高大的青年,一下子买这么多食品,是准备存到明年吗?按常理来说像这样大的男孩子都应该在餐厅里或者路边摊解决他们的三餐,或者还在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也可以享受家里统一的伙食,即便出来替家里采购食物也用不着一下子买这么多啊!更何况在高端人物如此聚集的地方还能见到单纯为买菜做饭而买菜的她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不过身为一个售货员多年的教养与常年和白领打交道的经验还是让小姐姐忍住了询问的欲望,把脸上的表情重新整理得体后她微笑着回应眼巴巴等待着的青年:“您稍等。”
  等康纳抱着一大堆东西从超市出来的时候路过的行人都敬重的施以注目礼,看得他浑身不自在——虽然他当初当领主的时候也是走到哪都受人关注,但是相比当初,现在的这种关注更像是……在围观什么珍惜物种。
  这并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举动,他们都只是随意性的观看,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康纳在心中诽谤着,浑然不觉自己悠闲的态度和这个紧张的城区格格不入。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海尔森选择的这片公寓属于高等人物聚集场所,周围的人也就理所当然的都贯彻着快节奏高效率生活,哪像他这么有闲情逸致出来买菜回家自己做饭。
  等他回到公寓,苦着脸乘电到达家门口时——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从何时起就自然而然的称呼这里为“家”——康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海尔森并没给他家门钥匙,更别说把他的掌纹录入门锁了。不过这也合理,若是海尔森这么快就放心的把钥匙交给他,他反倒还觉得不正常了呢。青年想着,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一大堆东西,叹了口,还是决定先进屋再考虑这些复杂的问题,于是他摁响了门铃。
  他并没有等待多久,海尔森很快给他开了门,目光审视的打量了一下康纳手里的大包小包,表情很勉强地允许他进屋,只是那复杂的情绪弄得康纳怎么看怎么别扭,小心翼翼地蹭进屋后一边收拾手里的一大堆东西一边等待着海尔森发问。
  “你……吃完了?”他清晰的看见男人似乎想笑一笑,但那嘴角只是勉强的抽动一下便快速的淡了下去,难以支撑起一个虚情假意的笑,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
  “是的,我还买了菜。”康纳把整理得整整齐齐的钞票放回电视柜上,跑到厨房一边忙着把买回来的蔬菜往外掏一边对海尔森解释,“那是没用完的钱——抱歉多用了一些,我看你的冰箱实在有些空……你不能老是吃快餐。”说着,他瞥了一眼至今还大大咧咧躺在桌子上的快餐盒,盘算着等忙完这些找时间收拾一下。
  “你没什么必要把它们放回去,它们已经是你的了。”海尔森叹了口气,目光随着康纳忙碌的身影转,不知何时放下了手中的账单,“我没有时间享受三餐,康纳。”
  “我可以给你做呀。”刺客狡黠一笑,看着海尔森皱起的眉头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了,又不安的收敛了起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突然入侵生活,还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任谁都会心生不满吧,海尔森能够忍到这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康纳懊悔的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等待着对方的训斥。
  “我是说,我没时间吃——那很麻烦。”海尔森似乎对这场入住游戏有些厌烦,他站起身走到冰箱前,眼神示意青年躲开,然后取出一袋面包片打开包装塞进了面包机,“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点过分,但我没办法确定你的立场,康纳,我必须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我没办法确定自己的耐心在什么时候到达尽头。”
  康纳垂下头,像每个被训斥了的孩子一样,紧咬着下嘴唇,目光直视地面:“抱歉,是我不明事理了。”他飞快地把掏出来的蔬菜塞回了袋子,然后抱着袋子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哦,也不是,还有一个购物袋被他放在了餐桌上忘了拿走。
  关上房门,康纳背靠着门板喘着粗气,半晌才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像失去了支撑般缓缓滑坐在地上,将头埋在双臂之间,说不清的感情充溢了他的思维,脑中一团糟,不断回放着海尔森冷漠的语气和生硬的话语,他似乎甚至能感到其中的厌恶,对一个外来者入侵私生活的厌恶和抵触。
  他似乎,搞砸了。
  “父亲……我该怎么办啊……”康纳仰起头,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软弱居然是对着相隔百年的父亲。他不是第一次意识到父亲原来是多么好了,他会对自己冷嘲热讽,会对自己挑三拣四,甚至会和自己大打出手,但他从来不会拿他们的父子关系开玩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康纳。海尔森或许没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父亲,但他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兑现自己的责任。
  可惜海尔森还是输了,输在康纳对他脆弱的信任上。
  大概他也抱有过真心一定能换来真心的幼稚幻想吧。当康纳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原来,他并不是付出最多的那一个。
  这难道不可笑吗?一位圣殿骑士大团长,完完全全去相信一个刺客,虽然海尔森那时从未表现过,但若是真正细数过来,做父亲的从未否认或主动破坏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一直在努力维持与刺客之间关系的微妙平衡——只为了康纳一个不切实际的和平幻想。
  他欠海尔森的,何止一条命。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