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廊坊

13881浏览    17470参与
梨砸

[博君一肖]疯子(3)

3

    转天早上,王一博被绑在床板上,好像昨晚的事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大喊着:“我要护士姐姐!护士姐姐~”

    肖战也像往常一样,到点来给王一博送药,只不过,要在王一博睡着之后才会离开。

    在哄王一博睡着之后,肖战向院长请了一下午的假,去了梁医生家询问关于秦韵病情的事。

    “秦韵?哦!被吓疯的内个!嗐,一个疯子而已,你干嘛这么较真,真当自己是个圣人了?”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圣人,但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第一条,就是尊重自己的职业...

3

    转天早上,王一博被绑在床板上,好像昨晚的事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大喊着:“我要护士姐姐!护士姐姐~”

    肖战也像往常一样,到点来给王一博送药,只不过,要在王一博睡着之后才会离开。

    在哄王一博睡着之后,肖战向院长请了一下午的假,去了梁医生家询问关于秦韵病情的事。

    “秦韵?哦!被吓疯的内个!嗐,一个疯子而已,你干嘛这么较真,真当自己是个圣人了?”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圣人,但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第一条,就是尊重自己的职业。我接手秦韵的时候,她的病情资料里没有任何关于电疗的记录,可我在她的胳膊上发现了电击的伤痕,您可以解释一下吗!”

    “哼!你还是太年轻,你也不仔细想想,就算我是医院里资历比较深的一个,也没有权利私自进行电疗,能让我这么做并且抹掉痕迹,必定是接受了上面的指示。你别看咱们医院康复的病人多,但一辈子离不开咱们医院的人更多,内些没有康复的病人,最后都会扔给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年轻人。你不是还出国交流了吗,怎么,平时给内些病人吃的药,你就没察觉出不对吗?”

    “精神医疗药物一般会缓解患者的神经紧张,但不会让人立刻入睡,所以,平时我给病人们服用的,并不是院内下发的药物。”

    “内些装睡然后把药吐出来的患者你不还是不管了吗,那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呢。”

    “并不是不管,精神上的问题不只要依靠药物,跟重要的是心理暗示疗程。”

    “你错了,还有物理疗程。”

    “结果会说明一切的,今天前来只是为了要一个答案,就不打扰您了。”

    回到医院的肖战立刻找到了王一博,看着还在床上装睡的少年,肖战无奈了。

    [这狗崽崽还挺能装¬_¬`]

    “别装了,起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王一博立刻睁开眼睛,无辜的看着肖战,“护士姐姐~崽崽被绑着不能动,好无聊~还是姐姐帮崽崽解开好不好~”

    “你回答完我的问题再给你解开。”

    “好!护士姐姐问吧!”

    “在我离开那段时间,你有没有吃医院给你的药?”

    “只吃过一次!吃完之后崽崽脑袋特别难受,之后就没有再吃了。”

    “果然,我回来之后给你吃的药你也吐出来了对吧。”

    “额,嘻嘻,吐出来了。”

    “以后不准吐出来了,吃完也不会头晕的,只有好好接受治疗才能好起来,知道了吗。”

    “可是崽崽不想要病好起来,护士姐姐会离开我的。”

    看着面露难色的王一博,肖战脱口而出:“不会,我不会离开你。”

    “真哒!”

    “咳咳!第二个问题,你住院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没见过你的家人来看望你。”

    王一博的手慢慢抓紧床单,表情从刚刚的喜悦逐渐变为阴愤怒,奋力挣扎起来,“呵呵,家人,狗屁家人,都去死吧!都去死吧!!”

    肖战看情况不对立刻抓起王一博的手,“王一博!冷静!”

    门外路过的护士看见了,说:“我去拿镇静剂!”

    “别!”肖战立即阻止,“镇静剂注射的频率太高,会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

    “那...”

    “你先出去,别管了。”

    等护士退出房间带上了房门,肖战解开了绑住王一博的绳子,王一博立刻挣扎了出来,抓起肖战,就将他按在了床上。肖战抽出双手环住了王一博,用力的抱住了王一博,在他耳边轻声道:“王一博,冷静下来,别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肖战就这么抱着他,一直安慰着他,知道他慢慢平静下来。耗光了精力的王一博平静下来之后就睡着了,肖战轻轻的把王一博放在床上,没有再把他绑起来。

    [看样子没错了,他的病,和他的“家人”脱不了干系,暴躁症,又有那么强的占有欲,会是因为家庭暴力嘛?]

   肖战楞楞地看着床上面容姣好的少年,其实他还有一个问题,却不能问出口,这个少年对自己,抱有的是怎样的感情?自己对这个少年,抱有的是怎样的感情?真的只是病人嘛?

   


梨砸

[博君一肖]疯子(2)

2

    肖战内边,还在和其他病人周旋,王一博就悄悄溜了出来,在楼层之间徘徊着,终于在302号房找到了肖战,他假装在门口旁边的座椅上休息,窥视着房里的一切。

    302号房里的病人在上个月被家人送来。经了解,她本来应该过着甜蜜的新婚生活,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出门应酬,她独自在家,想看一看婚礼那天的录像,谁知婚庆公司哪里出了问题,竟将一场葬礼的录像与婚礼录像搞混,本来就怕鬼的她被活活吓疯。

    肖战看着手中的资料。[秦昀,真是可怜。]

    “这段时间是哪位医生在照料她?”

 ...

2

    肖战内边,还在和其他病人周旋,王一博就悄悄溜了出来,在楼层之间徘徊着,终于在302号房找到了肖战,他假装在门口旁边的座椅上休息,窥视着房里的一切。

    302号房里的病人在上个月被家人送来。经了解,她本来应该过着甜蜜的新婚生活,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出门应酬,她独自在家,想看一看婚礼那天的录像,谁知婚庆公司哪里出了问题,竟将一场葬礼的录像与婚礼录像搞混,本来就怕鬼的她被活活吓疯。

    肖战看着手中的资料。[秦昀,真是可怜。]

    “这段时间是哪位医生在照料她?”

    “是梁医生,因为一直不见成效,所以上面才说让您接手。”

    “行,我知道了。”

     肖战看着病床上,裹着被子瞪着眼睛,惊恐的扫视着屋子的人,小心的靠近她,刚要说话就被打断了。

     “嘘!别说话,会被听到!会被发现的!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你看见没,这个房间里全都是鬼!门外还有一只在盯着我!”说着,秦韵又将自己裹紧。

     “好,我们小声说话。”

     肖战见惯了这类病人,可旁边来见习的护士却被吓到,后退时碰到了手推车。突来的噪音刺激了秦韵,她大叫起来,想要推开众人逃出房间。

     肖战反应过来立刻阻止,把秦韵压制在床上,秦韵疯狂的挣扎,甚至用牙咬住了肖战的胳膊。

    “快!镇静剂!”

     等秦韵慢慢失去了反抗的力气,肖战松开了钳制她的双手。

    “如果害怕,就不要来精神病院上班,不尽对自己不好,还要影响别人。”肖战说完就离开了。

     “肖医生也太小题大做了,我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吓人的病人。”

     “别这么说,咱们最忌讳的就是害怕病人了,如果害怕,就没法好好照顾病人。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还想不想转正了,快把这收拾收拾吧。”

     门外,躲在墙角的王一博死盯着屋里,“敢咬护士姐姐,找死,怕鬼的话,让耶啵和你一起玩吧~”眼珠一转,“嘻嘻~”

     晚上,王一博骗护士说要听鬼故事,让护士下载给他听听,拿着播放着恐怖故事的MP3,像往常一样假装吃下药物,等护士离开,悄悄来到了302号房。

     王一博走进去,看着服下药物沉沉睡去的秦韵,拿出从护士那里骗来的MP3,播放出鬼故事,看着秦韵皱紧的眉头笑出了声。

     秦韵似是感受到了危险,惊醒了过来,但那恐怖的声音依旧环绕在她脑海之中,她尖叫起来,“啊!!!滚开!啊啊啊!”

    “不要~耶啵不走~耶啵要和姐姐玩~哈哈哈哈!”

    秦韵从床上滚了下来,受不住那恐怖的声音,“啊啊啊啊啊!”

    咚!

    安静了,秦韵一头撞在了床头,晕死过去,王一博还嫌不够似的用脚踹着秦韵,“活该。”

    在楼口睡觉的护士被吵醒,看到这样的场景,叫来了楼下的保安,把还在发狂的王一博锁在了就近的床板上,拨通了肖战的电话。

    “肖医生!不好了!王一博发狂,把秦韵打晕了!”

     赶来的肖战看着被锁在床上的王一博,明知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却还忍不住怪他。

    “护士姐姐!”

     肖战没有理他,看向另一旁的秦韵,“检查做的怎么样了?”

    “头上的伤不严重,晕倒的原因可能是这个。”护士捡起地上被砸烂的MP3。

     肖战若有所思的看了看MP3又看了看王一博,没有追究下去。

    “去拿只镇静剂。”

     等护士走远,肖战看着王一博,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伤害秦韵?”

    “护士姐姐心疼她吗!”

    “她是我的病人。”

    “那就没错了,是她活该,她把本应留在我身边的护士姐姐夺走了!”

    “王一博。”

    “嗯?”

    “你也是我的病人。”

......

    赶回来的护士把镇静剂交给肖战,肖战二话没说就给王一博注射了进去,王一博也丝毫没有反抗,沉沉的睡去了。

    肖战吩咐保安把王一博搬回他的房间,然后把秦韵抱回床上,静静地看着秦韵。

    [疯狂的占有欲吗?]


梨砸

[博君一肖]疯子(1)

1

    “我不我不我不!我不吃药!我要护士姐姐!”

  “一博乖~吃了药护士姐姐就来了~”

  一个穿着病服的少年在床上打滚,两个护士站在床边,哄着少年吃药。

  “唔,好吧,不要骗我哦,不然我会不高兴哒。”

  “嗯嗯,吃了药,护士姐姐就来了。”

  少年坐了起来,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接过护士手中的药,搁进了嘴里。

  “护士姐姐!护士姐姐,来了吗,护士,姐姐,我,困。”吃下药后,少年的意识渐渐模糊,嘴里念叨着“护士姐姐”睡了过去。

  护士见少年睡下,小声的议论。

  “哎~你说,肖医生什么时候回来?我可治不了这个疯子。”

  “快了,听说今天下午肖医生就回国了,差不多明天就...

1

    “我不我不我不!我不吃药!我要护士姐姐!”

  “一博乖~吃了药护士姐姐就来了~”

  一个穿着病服的少年在床上打滚,两个护士站在床边,哄着少年吃药。

  “唔,好吧,不要骗我哦,不然我会不高兴哒。”

  “嗯嗯,吃了药,护士姐姐就来了。”

  少年坐了起来,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接过护士手中的药,搁进了嘴里。

  “护士姐姐!护士姐姐,来了吗,护士,姐姐,我,困。”吃下药后,少年的意识渐渐模糊,嘴里念叨着“护士姐姐”睡了过去。

  护士见少年睡下,小声的议论。

  “哎~你说,肖医生什么时候回来?我可治不了这个疯子。”

  “快了,听说今天下午肖医生就回国了,差不多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诶,别说了,别把这疯子吵醒了,走吧。”

  两个护士把门带上,悄悄的离开了,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睛,吐出了嘴里的药片,露出病态的享受的表情,“护士姐姐~”

  肖战,肖医生,是神经科有名的医生,一年前,他接手了这个姓王的少年,王一博,偶尔无法分清他人性别,日常行为像一个孩子,一定程度上也算一个暴躁症患者。

  只有每天的清晨,才能打破这疯人院阴暗沉寂的气氛,迎着晨曦,肖战又回到了他常年工作的地方,手里拿着王一博的资料,与这半个月照顾王一博的护士了解了一下他的近况。

  “这半个月他有发狂的迹象吗?”

  “那倒是没有,除了每天吃药的时候不太配合,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安分分的待在病房里,偶尔耍耍脾气只要提到肖医生您,他就立马安静了,这王一博还真是听您的话。”

  “行了,这个点他还没有吃药,快送去吧。”

  “好的,肖医生。”

  肖战推开王一博的房门,迎面就是王一博帅气的面庞,王一博将手脚都盘在肖战身上,脸埋在肖战颈窝处磨蹭,用力嗅着属于肖战的气息,“护士姐姐,好好吃~”

  “王一博,下去。”

  “昂~不要~”王一博不仅没有从肖战身上下来,反而更过分,张嘴轻轻咬了一口肖战的脖颈,后又用舌头慢慢舔舐。肖战是个成年人,但却从没经历过与性事有关的事,更别提这种不经意的挑逗。肖战浑身颤栗,动手往下扒拉身上的狗皮膏药。

  [听话?真不知道这群小护士从哪儿看出来的。]

  “王一博!”肖战多次动手都不见成效,恼羞成怒大声呵斥王一博。

  王一博被吓得一激灵,缩了缩脖子,慢吞吞的从肖战身上蹭下来,低着头,扣着手指,活脱脱像个犯了错,不知所措的孩子,巴巴的掉着眼泪。若不是知道他是演的,还真要被他可怜楚楚的样子骗过去了,可见不得别人哭的肖医生依旧有些心软,胡撸胡撸他的脑袋,温声道:“别闹了,该吃药了。”

  “好啊!好啊!护士姐姐喂我吃药~啊~”王一博乖乖的把药含在嘴里,接过肖战递来的水,将药送了下去。

  “把嘴张开让我看看。”

  “啊~”

  “舌头抬一下。”

  “啊~”

  “真乖。”肖战从口袋中掏出糖果递给王一博,“奖励给你的,乖乖的在房间里待着,听护士们的话,我去巡房了。”

  “昂~崽崽不要护士姐姐离开~”

  “乖,下次我还给崽崽带糖。”

  “嗯,好吧,记得带糖哦!”

  肖战摸了摸王一博的脑袋,跟护士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护士敷衍了一下,也匆匆离开了,是呀,谁愿意和疯子在一起多待一秒钟。

  王一博立刻阴沉下脸,将糖果放进了塞在枕头下的小盒子里,里面还有很多这样的糖果,然后他走到卫生间,将吃下的药全部吐了出来,抬头看着镜中嫉妒的扭曲的脸。

  [哪个混蛋,敢跟我抢人。]


白米饭

求一篇博君一肖现代文文

我看的时候只出了前两章,是一博再拍陈情令的酒店遇到好像鬼的灵异事件,鬼变成师姐的样子来找他,他在走廊找人,最后找到战哥开门鬼才没了,然后战哥带他调查这个事情,不知道后面坑没坑,有木有小伙伴知道这个名字是啥

我看的时候只出了前两章,是一博再拍陈情令的酒店遇到好像鬼的灵异事件,鬼变成师姐的样子来找他,他在走廊找人,最后找到战哥开门鬼才没了,然后战哥带他调查这个事情,不知道后面坑没坑,有木有小伙伴知道这个名字是啥


爱NPC呀

nana们看看自己有没有全中的啊

nana们看看自己有没有全中的啊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被...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被吞的4)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被吞的4)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9)

10

  肖战回来的目的很明确,他要他的狗崽崽。笑容可以让渴望温暖的他喜欢上自己,但这离爱还太远,想要达到这个目标,中间只需要一个步骤,就是嫉妒,那才是距离爱最近的东西。陷阱一步步的都撒下了,何时收网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王一博会为了他杀人,绳索和保护网上做的手脚,拙劣的没有一丝掩饰,有这么强烈的嫉妒心,此时收网,最合适不过了,他掩饰掉王一博作案留下的证据,假装伤心了一段时间,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王一博与自己绑在了一起。

  以前,你是微笑,我是小丑

  后来,我是微笑,你是小丑

  现在,你是傀儡,我,也是傀儡...

10

  肖战回来的目的很明确,他要他的狗崽崽。笑容可以让渴望温暖的他喜欢上自己,但这离爱还太远,想要达到这个目标,中间只需要一个步骤,就是嫉妒,那才是距离爱最近的东西。陷阱一步步的都撒下了,何时收网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王一博会为了他杀人,绳索和保护网上做的手脚,拙劣的没有一丝掩饰,有这么强烈的嫉妒心,此时收网,最合适不过了,他掩饰掉王一博作案留下的证据,假装伤心了一段时间,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王一博与自己绑在了一起。

  以前,你是微笑,我是小丑

  后来,我是微笑,你是小丑

  现在,你是傀儡,我,也是傀儡


......end

#

心机啵最后还是被心机站搞定了,毕竟小了六岁,少走了不少路😁不算悲剧吧,我放心了

#


安出奈娜

死了死了!刚刚看到爸拎着女装回来了!

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妈,您保重...

死了死了!刚刚看到爸拎着女装回来了!

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妈,您保重...

国民老公秀秀

【第五人格语c】

校园pa,人少皮多,暂不开重皮,来玩,一起磨皮一起对戏,可水聊

群里雾鹗给撸毛(不)

占t致歉

【第五人格语c】

校园pa,人少皮多,暂不开重皮,来玩,一起磨皮一起对戏,可水聊

群里雾鹗给撸毛(不)

占t致歉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8)

9

  自那以后,只要王一博配合肖战在白天好好表演,夜晚就可以支配肖战的身体,两人的身份颠倒,肖战成为傀儡受制于王一博。

  此刻,王一博专心于在肖战身上耕耘,支配着他渴望的身体,没有注意到肖战诡异的表情。想要得到狗崽崽,只需要给他他想要的东西,毕竟他也只是一只崽崽,好骗。

  从前,肖战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毕竟从小被人抛弃,流落到在马戏班子里打杂,受尽欺辱,经常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团里一对夫妇有个儿子,经常来团里玩,偶然间碰见了独自哭泣的肖战,孩童也不懂得怎么安慰人,只得蹲在肖战身旁,学着平时母亲安慰他的样子,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肖战的手,“哥哥不哭,不哭...

9

  自那以后,只要王一博配合肖战在白天好好表演,夜晚就可以支配肖战的身体,两人的身份颠倒,肖战成为傀儡受制于王一博。

  此刻,王一博专心于在肖战身上耕耘,支配着他渴望的身体,没有注意到肖战诡异的表情。想要得到狗崽崽,只需要给他他想要的东西,毕竟他也只是一只崽崽,好骗。

  从前,肖战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毕竟从小被人抛弃,流落到在马戏班子里打杂,受尽欺辱,经常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团里一对夫妇有个儿子,经常来团里玩,偶然间碰见了独自哭泣的肖战,孩童也不懂得怎么安慰人,只得蹲在肖战身旁,学着平时母亲安慰他的样子,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肖战的手,“哥哥不哭,不哭,哥哥笑,哥哥笑。”

  肖战一愣,“我,不哭,我,笑。”

  转天,王一博的父母出了意外,同时,肖战也不见了。


波兰球
[骨雷(骨)/沙雕]炫耀成绩这...

[骨雷(骨)/沙雕]炫耀成绩
这次是沙雕图!
素材是诸葛亮和王司徒的名场面,你们应该都懂(滑稽)
因为技术力过低,所以只做了几个图,还请谅解……以及(前方音量诉讼)

我真的还想再嗑骨雷(骨)cp五百年!!!!!!(振声)
————————————————————
当然,过几天我还会再更新一篇,算是咕咕咕半个多月的补偿
对了,本人明年中考,可能会停更或更新速度极慢,等中考后正常更新

[骨雷(骨)/沙雕]炫耀成绩
这次是沙雕图!
素材是诸葛亮和王司徒的名场面,你们应该都懂(滑稽)
因为技术力过低,所以只做了几个图,还请谅解……以及(前方音量诉讼)



我真的还想再嗑骨雷(骨)cp五百年!!!!!!(振声)
————————————————————
当然,过几天我还会再更新一篇,算是咕咕咕半个多月的补偿
对了,本人明年中考,可能会停更或更新速度极慢,等中考后正常更新

老口爱肉球

明天或后天中午我会发一篇权贵短篇,一发完的那种。


透露一下,

是俗套的拍卖收养梗哦~


点个关注在走叭!!!(*'へ'*)

明天或后天中午我会发一篇权贵短篇,一发完的那种。


透露一下,

是俗套的拍卖收养梗哦~


点个关注在走叭!!!(*'へ'*)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7)

8

  不出所料,“意外事故”发生了,那个人从20米处掉落,头朝下,脑浆迸出,摔得面目全非,除了王一博以外,所有人都冲向舞台中央,大部分观众都拿出手机拍照,是啊,著名马戏班子发生意外事故,够在微博上挂几天的了。

  王一博挤进人群中,看着肖战抱着那人的尸体痛哭流涕,竟觉得比他笑起来还要美丽,你的笑容展现给所有人,你的眼泪只因我一人而流。

  肖战沉浸在悲伤中整整两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带着标准的笑脸向团长提出了一个新的表演形式,“傀儡”,需要王一博作为搭档,团长正愁没有新表演吸引观众,他又怎么会拒绝呢。当天晚上,肖战拦住王一博的去路,将他拽进角落里,带着诱人的神色,舔了舔...

8

  不出所料,“意外事故”发生了,那个人从20米处掉落,头朝下,脑浆迸出,摔得面目全非,除了王一博以外,所有人都冲向舞台中央,大部分观众都拿出手机拍照,是啊,著名马戏班子发生意外事故,够在微博上挂几天的了。

  王一博挤进人群中,看着肖战抱着那人的尸体痛哭流涕,竟觉得比他笑起来还要美丽,你的笑容展现给所有人,你的眼泪只因我一人而流。

  肖战沉浸在悲伤中整整两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带着标准的笑脸向团长提出了一个新的表演形式,“傀儡”,需要王一博作为搭档,团长正愁没有新表演吸引观众,他又怎么会拒绝呢。当天晚上,肖战拦住王一博的去路,将他拽进角落里,带着诱人的神色,舔了舔王一博的嘴唇,“你想要我吗?只要你以后好好表现,每天,每天,你都会得到你想要的奖励。”

#

越写越往悲剧走,照这样下去,我还怎么当一个甜文作者😭

#


——

悠悠時光不老

中午小睡了一觉之后,坐车的疲惫终于不是很明显了,就是休息时间太短,导致白悠悠坐在教室上课时脑子还不是很清醒。

主讲老师不熟悉他们的手绘水平,让他们先按照课本临摹一张,白悠悠一手支着头,一手慢悠悠的画着,不是她自贬,她和旁边顾欣然的水平就像小学一年级画美少女战士的无知少女一样,看了看自己的起稿又和顾欣然对望了一下,唉~慢慢来吧。

“你这个的透视不是很对,这边的线在倾斜一点儿会看着更舒服”

顾欣然刚准备和白悠悠吐槽一下自己的画技,就看白悠悠仿佛遭雷击定住了似的,整个人有如死神来了的严谨,立马转头不在冲着她,瞬间低头开始画画。

“悠悠,你咋了?这晴天白日的也没机会遭雷劈呀,唉你干嘛呢,你这线稿起的还可以别乱...

中午小睡了一觉之后,坐车的疲惫终于不是很明显了,就是休息时间太短,导致白悠悠坐在教室上课时脑子还不是很清醒。

主讲老师不熟悉他们的手绘水平,让他们先按照课本临摹一张,白悠悠一手支着头,一手慢悠悠的画着,不是她自贬,她和旁边顾欣然的水平就像小学一年级画美少女战士的无知少女一样,看了看自己的起稿又和顾欣然对望了一下,唉~慢慢来吧。

“你这个的透视不是很对,这边的线在倾斜一点儿会看着更舒服”

顾欣然刚准备和白悠悠吐槽一下自己的画技,就看白悠悠仿佛遭雷击定住了似的,整个人有如死神来了的严谨,立马转头不在冲着她,瞬间低头开始画画。

“悠悠,你咋了?这晴天白日的也没机会遭雷劈呀,唉你干嘛呢,你这线稿起的还可以别乱图呀”顾欣然摇晃了一下白悠悠,白悠悠似乎才回神,赶忙拍掉顾欣然的手“别大声和我说话,别叫我名字,低头画画”白悠悠来不及和顾欣然说什么,之来得及疯狂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两位同学,上课的时间不要说话了,以免影响其他同学,是吧?”白悠悠一时想反驳,说话管你屁事,只是这个声音实在是太抓人了。

雨滴低落进大海,是为大海孕育更加汹涌澎湃的力量而不会被大海征服,之前白悠悠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是觉得说的似乎有理,却没有什么真情实感,直到后来有一次李言华在她耳边悄悄和她说话的时候,她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雨滴落海与直接落地不是一个感觉,一种是温和奔赴,却在大潮中不忍丢失形状,有力抗争。一种是刚烈直冲,撞南墙不回头不悔。白悠悠说不上来那个更好,只是那个在耳边碎碎念的声音太过诱人,在她以为自己早就忘了的时候,再次响起,那怕不是对着耳边,不是对着她,也能让她那个本以为早就荒芜不堪,杂草丛生的世界瞬间山花烂漫。

白悠悠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却又心甘情愿为之沉沦。

“好的,学长,我们不说话了”顾欣然飞快地保证完,推了一下白悠悠,像是让她赶紧表态,白悠悠早就纠结的不行了,那个声音却像是故意似的走近,“嗯?这位同学有什么疑问吗?有什么可以直接问”李言华顺势把手支在白悠悠的桌上,悄悄低头,白悠悠还是没有抬头的趋势“没……没问题,谢谢学长”,“呵”头顶上的人似乎在轻笑,透过光打在白纸上的阴影消失了,白悠悠深吸一口气,才把千金重的头颅抬起来,看一眼就好,他在转身往回走,那怕看一眼背影就好,白悠悠安慰自己,抬头找了找那个人,前边没有,回头看,便怔住了,那人像知道她最终会抬头看他似的,笑着看她,让她好一眼就溺进去。

这一眼,白悠悠没有一眼万年的感觉,只是在他眼眸的深海里,看到了那年夏天雨后,她坐在车后座,他回头告诉她让她坐稳的眼睛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6)

7

  王一博作为团内最出名的舞者,开场烘托气氛的一定是他,藏在指间的刀片,割破了他的手指,很疼,可一想到肖战会对那个人露出自己一直渴望的笑容,就觉得,那个人,必须死。王一博站在高台上,施展身形,在绳索上舞动,用指尖的刀片割损绳索,确保下一场那个人走到中央绳索就会断掉,然后假装失误掉下,趁人们不注意割断了保护网上中央的部分。

  下场后团长一直在训斥他,肖战在一旁看不下去,好言相劝让团长消气,将王一博拉去一边,用手抚摸着他的头,安慰他,“别太在意,毕竟团长对你的期望值很高,自然是要严厉些。等下可要认真看哥哥的表演啊,崽崽舞蹈那么好,还要崽崽多指导指导呢。”

  “我会好...

7

  王一博作为团内最出名的舞者,开场烘托气氛的一定是他,藏在指间的刀片,割破了他的手指,很疼,可一想到肖战会对那个人露出自己一直渴望的笑容,就觉得,那个人,必须死。王一博站在高台上,施展身形,在绳索上舞动,用指尖的刀片割损绳索,确保下一场那个人走到中央绳索就会断掉,然后假装失误掉下,趁人们不注意割断了保护网上中央的部分。

  下场后团长一直在训斥他,肖战在一旁看不下去,好言相劝让团长消气,将王一博拉去一边,用手抚摸着他的头,安慰他,“别太在意,毕竟团长对你的期望值很高,自然是要严厉些。等下可要认真看哥哥的表演啊,崽崽舞蹈那么好,还要崽崽多指导指导呢。”

  “我会好好看表演,也会好好指导哥哥的,以后,请多多指教。”这一场戏演完之后,就只有我配得上你了。

#

炮灰我就不起名了,太费脑细胞,不值😂

#


梨砸

[bjyx]微笑小丑和傀儡(5)

6

  王一博出生在马戏团里,他的父母在一次表演事故中离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个竞争激烈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有父母的保护,再加上他天生不爱说话的性格,受了不少排挤和欺负,好在父母给他留下了天赋这种东西,使得他在团长那得了不少照料。

  三个月前,团里从别处挖来了肖战,这个人天生笑相,总是带着一张温暖阳光的笑脸,微笑小丑最适合他不过了。王一博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当天晚上便做了春梦,梦里肖战满心满眼都是他,只对他一人展露笑容。

  在团长为肖战选搭档的时候王一博表现得最为积极,但肖战没有选他,而是选择了同组的另一个舞者。肖战用他感染力极强的微笑吸引着观众,两人的第一...

6

  王一博出生在马戏团里,他的父母在一次表演事故中离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个竞争激烈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有父母的保护,再加上他天生不爱说话的性格,受了不少排挤和欺负,好在父母给他留下了天赋这种东西,使得他在团长那得了不少照料。

  三个月前,团里从别处挖来了肖战,这个人天生笑相,总是带着一张温暖阳光的笑脸,微笑小丑最适合他不过了。王一博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当天晚上便做了春梦,梦里肖战满心满眼都是他,只对他一人展露笑容。

  在团长为肖战选搭档的时候王一博表现得最为积极,但肖战没有选他,而是选择了同组的另一个舞者。肖战用他感染力极强的微笑吸引着观众,两人的第一场表演就火了,微笑小丑这个名声就传开。

  没过不久,肖战和那个人在团内公开在一起了,团长为两人买了蛋糕庆祝,肖战切了一块最大的蛋糕给王一博,“最好的,当然要给最小的。”

  王一博看着肖战,笑了,自父母离开后的第一次笑,只是这笑,有几层意思呢?

  “是啊,最好的,当然要是我的。”

#

心机啵要开始干坏事了~激动!ԅ(≖‿≖ԅ)

#


轻明石榴

莫名觉得《ACE》很适合沪娘……

莫名觉得《ACE》很适合沪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