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建国70周年

2953浏览    106参与
盗墨为诗

【献礼祖国70周年】光自何起,东有黎明

我觉得国庆都过完这么久了

你再屏我就说不过去了吧???

(其实我觉得没几个人会看到了qwq)

不过还是要有的


okk算是祖国母亲的贺文

一直被屏?我还就不信了

往下


【献礼祖国70周年】光自何起,东有黎明


老规矩,让我们从历史谈起


中国是世界上文明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有将近4000年的有文字可考的历史。

最古老的王朝夏朝开始于公元前2070年。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嬴政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秦。

十九世纪初,清王朝迅速衰败,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至此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

我觉得国庆都过完这么久了

你再屏我就说不过去了吧???

(其实我觉得没几个人会看到了qwq)

不过还是要有的


okk算是祖国母亲的贺文

一直被屏?我还就不信了

往下



 

【献礼祖国70周年】光自何起,东有黎明

 

老规矩,让我们从历史谈起

 

中国是世界上文明发达最早的国家之一,有将近4000年的有文字可考的历史。

最古老的王朝夏朝开始于公元前2070年。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嬴政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秦。

十九世纪初,清王朝迅速衰败,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至此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发生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被认为是中国现代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的思想源头

1921年,毛泽东等12人在上海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共产党诞生。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举行开国大典,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国家和人民遭受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

1976年10月,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文化大革命”结束,中国进入新的历史时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经济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是建国后形势最好的时期。

直至今日,中国的发展有目共睹。

 

试问,为什么?

 

前段时间学代会上有一句话我始终印象深刻

“你若光明,中国怎会黑暗”

不论是过去的70年亦或是将来的多少个七十年

我们都会让世界清清楚楚地记着

遥远的东方,有一个绵延了5000年文化的泱泱大国,那是一个神秘而伟大的国度

它的名字,叫中国

我们会让世界清清楚楚地记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有十四亿护旗手

他们的名字,是中国人

 

中国在最黑暗的年代也从未缺少希望

即使那时,她曾经任人宰割

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历经14年抗战,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逆光而来,做了自己的光

 

而现在的中国,成就世界瞩目

我们的国

踏万千星河而来又乘舟渡远方,终点是荣耀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愿中国也做颗星星,有棱有角,熠熠发光

 

光自何起,东有黎明

献礼祖国70周年

母亲,70华诞快乐


tcy8313459

《通辽日报》庆祝建国70周年专版。

四尺对开“九天日月开新运,万里笙歌乐太平”

此作品1000元。有意者联系15047533633

《通辽日报》庆祝建国70周年专版。

四尺对开“九天日月开新运,万里笙歌乐太平”

此作品1000元。有意者联系15047533633

fantarinbow
给祖国母亲庆生画的,自己觉得可...

给祖国母亲庆生画的,自己觉得可爱就发一发(我虽然画这种小人很快可是真的好没有技术含量啊,想哭)

给祖国母亲庆生画的,自己觉得可爱就发一发(我虽然画这种小人很快可是真的好没有技术含量啊,想哭)

gongzhuying
meinv.ziji

长缨在手,敢缚苍龙[征文练笔]

写作:谢子戢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绝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一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这是1935年5月方志敏同志在狱中所写的《可爱的中国》中的词句。从1935年至2019年,这位革命烈士已牺牲80;余年,80余年后的今天,“可爱的中国”构想中国已然成为现实,实现并超越了一代革命伟人的梦想!

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1月29日于《复兴之路》展览之中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便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

写作:谢子戢


“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绝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一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这是1935年5月方志敏同志在狱中所写的《可爱的中国》中的词句。从1935年至2019年,这位革命烈士已牺牲80;余年,80余年后的今天,“可爱的中国”构想中国已然成为现实,实现并超越了一代革命伟人的梦想!

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1月29日于《复兴之路》展览之中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便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中国梦”一新鲜词汇开始出现于大众视野。它凝聚着几代革命烈士的心中夙愿,从孙中山先生成立民国政府,或者更早:从清政府签订历史上第一份不平等条约一直到新中国的成立,无数的先驱抛头颅、洒热血,只为实现这个在当时希望渺茫的梦想……

   我仿佛听见那些革命先辈的声音:当上甘岭上的歌声想起的时候,无数坚守于朝鲜战场的革命英雄湿了眼眶:“风吹稻花香两岸、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是啊,我们的祖国有960万的壮丽美景,有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惬意风光,是养育我们的摇篮,是能给我们依靠的臂膀。可如今,我深处异国他乡,在这雨雪飘飞的北国,只能遥望南方,思念那江南、那漠北和亲眷。惟愿那流水无情的鸭绿江,能捎去我的思念,万一我无路可退,至少魂归故里……我们现在冲锋陷阵,是为了祖国能够和平安宁;我们现在吃糟糠,吃炒米面,是为了我们的亲人能吃上热乎的米饭;我们现在着装单薄的衣衫,是为了后辈能不再忍受寒冷,有棉袄可穿。后来,战事告捷,我们胜利了。可是,我的眼泪冻住了,我的双腿也冻住了,失血过多的身体再承受不住,倒下了……庆幸的是,我们胜利了。我长眠与异国他乡,再没能回家。我最后一个愿望:只愿中国,天地开朗,光耀万年。

   作为一个山城青年,从小接受红岩精神的渲染,将老一辈的事迹深深铭记在心;我来到解放碑,跨越时代感受6·5轰炸的惨痛。我想告诉他们:中国青年,定不负使命!

   1949年,是新中国的开国之年。那时的中国,是一个真正独立的民族。开国阅兵的时候,我们飞机紧缺,只有堪堪十七架,这点数量明显不够阅兵数量。一位鬓间有些许百思了半百老人走了出来,说到:飞机不够,我们就飞两遍。

   1976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悲痛的一年,唐山大地震带走了24万同胞的生命,死伤总量达40万。一个极其悲痛的数字!面对被摧毁的家园,面对逝去的亲人,面对无助的同胞,我们却只是,无能为力……“一切似乎都逝去了,一切似乎又遗留下来了。仿佛是不再痛苦的痛苦,仿佛是不再悲哀的悲哀”——电影《唐山大地震》。

   2001年,中国北京申奥成功,举国欢庆。一篇名为《北京,今夜无人入睡》的文章疯狂传播。2008年的奥运会,是中国实力的肯定,中国,强起来了!然而,以当时的背景,中国改革开放起步未久,经济并不景气,举办一场斥巨资的世界盛会压力重重。有人质疑是否应该给举办奥运会,先辈们说;办,为什么不办,砸锅卖铁也办,也让他们看看大国风范,我们有的是实力!

   那是先辈们的故事,而如今的中国,已不再落后,不再无奈,不再贫穷。中国,这只沉睡已久的东方雄狮,已真正觉醒,并强大了!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阅兵大典上,中国向世界真正展示了大国力量。我们的军事战备充足,飞机想飞多少飞多少,足以告慰周总理。不仅有先进的战机,还有海陆多种军事战备:“东风快递,使命必达”的口号响彻中外。中国,强军之国!而面对无情的自然灾害,我们也不再无奈:地震预警系统已趋近成熟,在现今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各种应对自然灾害的设备与组织逐渐建立且走向现代化。我们无需于天灾面前无奈。中国,先进之国!改革开放,一带一路,真正带领我们走向富强。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始终位居世界前列,我们有巨大的人口数量,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中国,富强之国!

   有一言之曰:“长缨在手,敢缚苍龙”。如今的中国,是谓之大国强国。我们有信心面对世界,有信心实现民族复兴,有信心推动国际经济的新浪潮。因为有实力,中国不怕。我们以中国梦为手中长缨,不论苍龙猛虎,敢于缚之在手!

   中国强大了,回望历史长河,先辈们的话语字字动情:“后方即是祖国,我们无路可退。”而在如今强大的祖国背景之下,我们则有底气说出:“背后既是祖国,我们无需后退。”这份底气渗透进心扉,足以告慰为实现伟大复兴而逝去的万千英灵!这盛世,如你所愿!

   



Evangeline
中国,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当...

中国,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当人类在庆祝国庆的时候,究竟在庆祝什么呢?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文明从未中断过的民族。中国曾经被打败,但中华文明从未被摧毁。屹立东方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绵延不断。

世界上所有的古文明都已灭绝:古巴比伦公元前729年灭于亚述帝国;古埃及公元前343年灭于汉斯帝国;古印度公元前2000年灭于雅利安蛮族,古印度人沦为第四种姓。它们灭绝至今均已超过2000年,所以在史书上它们前面都要加一个“古”字。

中国文明公元前2800年发源于黄河岸边。硕果仅存。所以,史书上并无“古中国文明”。它从来都叫“中国文明”,绵延至今。

是的,中国曾经被打败。但是,中国文化从未被摧毁...

中国,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当人类在庆祝国庆的时候,究竟在庆祝什么呢?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文明从未中断过的民族。中国曾经被打败,但中华文明从未被摧毁。屹立东方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绵延不断。

世界上所有的古文明都已灭绝:古巴比伦公元前729年灭于亚述帝国;古埃及公元前343年灭于汉斯帝国;古印度公元前2000年灭于雅利安蛮族,古印度人沦为第四种姓。它们灭绝至今均已超过2000年,所以在史书上它们前面都要加一个“古”字。

中国文明公元前2800年发源于黄河岸边。硕果仅存。所以,史书上并无“古中国文明”。它从来都叫“中国文明”,绵延至今。

是的,中国曾经被打败。但是,中国文化从未被摧毁。

综观人类文明史,其实只有一柄无剑之剑。这柄无剑之剑,就是文化。

五千年的中国文化,一路走来,从未改变:它是一座巨型炼钢炉,无论何等侵略攻击、无论何等乱臣贼子,它的炉火永远烧得通红,外质一旦进入,其中的杂质就会变成一缕青烟消失,而铁质则锻造成为精钢。

中国文化,乃中华民族之性格也,是充满尊严的顽强,是见过风雨、走过逆境、挺过失败的浴火重生,这样的国家,才是真正伟大的国家。

伟大到底有多大?

伟大不是占领全世界,也不是让全世界照抄自己的生活方式,更不是让全世界宾服自己的意见。伟大,是博大精深到无法从地球上抹去的文化,是抽去它世界历史须完全重写的文化,是吸引人类虔诚皈依的文化。

五千年来,这个国家和民族历尽劫波,却始终有无数壮士心决、豪杰义烈,他们顽强扛起中国脊梁,出血海而不折,仰首青天: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而今晴日万里,天翻地覆慨而慷,吾辈锵然唱一声黄钟大吕、秦腔激越:且看今朝,江山如此多娇!

洛青隐
我迟到了,还好抓住了国庆的尾巴...

我迟到了,还好抓住了国庆的尾巴

祝祖国70周年生日快乐!!!

画的有点糙,今天的我依旧在努力!

我迟到了,还好抓住了国庆的尾巴

祝祖国70周年生日快乐!!!

画的有点糙,今天的我依旧在努力!

北葵向暖

【中国机长】

有些时候,事情就像是挡风玻璃裂开一样突然。

有些时候,事情就像是挡风玻璃裂开一样突然。


蓝色の蛇杖(小幸福)

自从爱上了他,就多了14亿个情敌
70周年快乐🇨🇳❤🌹

自从爱上了他,就多了14亿个情敌
70周年快乐🇨🇳❤🌹

广州卓玄金动平衡机厂家

2019年是我国建国70周年,七十年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至关重要,这七十周年的风风雨雨,让我们国家一步一步变得更加繁荣和富强。庆祝2019年建国70周年演讲稿有哪些呢?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起来看看广州卓玄金感恩视频。

2019年是我国建国70周年,七十年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至关重要,这七十周年的风风雨雨,让我们国家一步一步变得更加繁荣和富强。庆祝2019年建国70周年演讲稿有哪些呢?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起来看看广州卓玄金感恩视频。

大脸喵Mélodie
国庆边看大阅兵边摸了张图,祝福...

国庆边看大阅兵边摸了张图,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生日快乐❤~繁荣昌盛~

国庆边看大阅兵边摸了张图,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生日快乐❤~繁荣昌盛~

Evangeline

升起的烟花,是从下面看?侧面看?还是从正面看?   XD

升起的烟花,是从下面看?侧面看?还是从正面看?   XD

Evangeline

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自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至今也算是一名老党员了,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接受党的教育、栽培,自我党性修养不断精进,立场坚定、三观端正。

本着一腔爱国热忱,于建国七十周年大庆之际,欲借一篇《七十年之长短》的图文抒情,自认没有任何违约违规违法之处,却莫名被禁。

这还真是人生头一遭呐……有滴滴伤心鸭……
呜呼、哇咔咔~~~

无法,此事暂放一边。

今日再一次重温天安门联欢活动、再看这天安门上空的烟花,仍然心潮澎湃呐~~~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要好好地爱自己,爱自己身边的人,爱草木花虫鸟兽一切有灵之物,爱青空白云大山大海小河小溪,爱脚下寸寸土地;我要上好每一堂课,上好每一天...

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自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至今也算是一名老党员了,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接受党的教育、栽培,自我党性修养不断精进,立场坚定、三观端正。

本着一腔爱国热忱,于建国七十周年大庆之际,欲借一篇《七十年之长短》的图文抒情,自认没有任何违约违规违法之处,却莫名被禁。

这还真是人生头一遭呐……有滴滴伤心鸭……
呜呼、哇咔咔~~~

无法,此事暂放一边。

今日再一次重温天安门联欢活动、再看这天安门上空的烟花,仍然心潮澎湃呐~~~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要好好地爱自己,爱自己身边的人,爱草木花虫鸟兽一切有灵之物,爱青空白云大山大海小河小溪,爱脚下寸寸土地;我要上好每一堂课,上好每一天班,做好每一件实事,担起自己个儿的责任,伸出手给需要帮助的人——我认为,这就是爱国。每个人都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让自己变得更好,就是最实在的爱国。

P.S.   升起的烟花,是从下面看?侧面看?还是从正面看?  

希望能在LOFTER这里结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祝诸君国庆佳节快乐~~~   XD

卿离姑娘

德云快闪(我和我的祖国)

  九辫儿,堂良,龄龙,贤香,高栾,金东,陶林七个小故事,贯穿建国前后到现在。


  德云女孩给祖国70岁生辰的献礼。


(这是前三篇,建国前的故事,九辫儿,陶林,堂良。明天上学了,后四篇可能要晚点儿,抱歉抱歉啊。)


  

上:建国前

  


  (一)替死——九辫儿


  是夜,星月下一条杂草丛生、荆棘掩映着的羊肠小道蜿蜒延伸到黑暗的尽头。


  黑暗中,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身泥泞,飞扬的尘土爬上了他原本儒雅干净的面容,双眸中闪过常人看不懂的疲惫。他跛着一条腿,一瘸一拐地借着星光摸索着前进。


  张云雷倚着一棵老树,借着一块巨石掩护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喘着粗气...

  九辫儿,堂良,龄龙,贤香,高栾,金东,陶林七个小故事,贯穿建国前后到现在。


  德云女孩给祖国70岁生辰的献礼。


(这是前三篇,建国前的故事,九辫儿,陶林,堂良。明天上学了,后四篇可能要晚点儿,抱歉抱歉啊。)


  

上:建国前

  


  (一)替死——九辫儿


  是夜,星月下一条杂草丛生、荆棘掩映着的羊肠小道蜿蜒延伸到黑暗的尽头。


  黑暗中,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身泥泞,飞扬的尘土爬上了他原本儒雅干净的面容,双眸中闪过常人看不懂的疲惫。他跛着一条腿,一瘸一拐地借着星光摸索着前进。


  张云雷倚着一棵老树,借着一块巨石掩护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喘着粗气,左手上的腕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格外清晰,亦格外危险。


  可不论怎样危险的时刻,张云雷从不曾把这块腕表取下来,他记得这块表是自己离开军校加入地下党之时,师父赠予自己的。他始终记得师父对自己说过的话——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如今,自己的在上海报社的卧底身份已然暴露,这般逃亡的日子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去延安,到了延安,就得救了。


  好在,军统没见过自己的模样。


  突然,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的长空,张云雷如同惊鸟一般弹坐起来,身后的光已然缓缓逼近过来。


  “莫非天要亡我?”


  张云雷轻叹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决绝的光芒,掏出腰上别着的手枪,子弹上膛,猛地从岩石后边儿跳出来,与此同时,子弹出膛,黑暗中一道光坠落了。


  “在那儿!”对面发出歇斯底里的乱叫。


  张云雷心中咯噔一下,拖着伤腿,踉跄着朝黑暗中跑去。眼看着后面的敌人咆哮着越来越近,他一咬牙,纵身跳入湍急的河流,不见了踪影。


  ……


  “你醒了?来,喝点儿水。”


  张云雷迷迷糊糊睁开眼,下意识地坐起来,眼神狠厉如同猛虎,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个一头栗子毛的一线天小伙儿。


  “你别怕,我叫杨九郎,是这村子里的村民,出去打鱼的时候从水里把你救回来的。”


  杨九郎温暖地笑笑,小小的眸子里似乎有暖阳在烧,教人如沐春风。张云雷望了他许久,眼中的警惕渐渐隐去,接过九郎手中的水,轻微地道了句:


  “谢谢。”


  “没事儿,”九郎还是淡淡地笑着,“你先喝点儿水,我叫小妹做点儿粥来喝。”


  说着,九郎便向外屋喊了句:


  “小九,做点儿粥端进来!”


  “好嘞!”一个娇俏的女声传进来。


  “谢谢你们。”


  张云雷喝了点儿水,干涩的嗓子勉强能发出喑哑的声音。突然,他下意识地摸到左手手腕,惊慌起来。


  “我的表呢?我的腕表哪去了?”说着,在床上胡乱翻找起来。


  “你先别急,”九郎安抚下张云雷,“你的那块表浸了水,我拿去给你晒了晒,我这就去给你取来。”


  杨九郎笑着走出门外,不多时便取了那块腕表,走了进来。


  “喏,给你,放心吧。”


  “谢谢。”张云雷接过表,沉默了半晌,许久,还是只说了这两个字。


  杨九郎在他身旁的木凳上坐下,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


  “看你这表挺贵的吧,大概是京城里有钱人的公子。怎么把自个儿搞成这幅模样?”


  “这表,不是我的。”张云雷神情冷漠道,“这是我师父的。”


  “看你的样子,是被人追杀的吧?”九郎也不多问,“那群人为什么追你啊?”


  “因为……”张云雷垂下眸子,“你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云雷沉默。


  “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吧。”九郎有些无奈,心中基本上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


  “张云雷。”张云雷犹豫了须臾,还是告诉了他,“别说出去。”


  “我知道。”


  九郎说着,小九已经从外边儿端着米粥进来了,一袭学生装,娇俏可爱。


  “哥,给你。家里米不多了,客人别嫌弃。”


  张云雷就要起来道谢,杨九郎忙按住他。


  “你别动,身上还有伤。”九郎接过小九手中的粥,“小九你先出去吧。”


  小九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九郎,你是个厚道人,我不瞒你。”张云雷喝了两口热粥,眼眶有些微润,“我是地下党,不能久留,否则会连累你们的。”


  “先喝粥。”九郎毫不在意道。


  “九郎……”张云雷皱起眉头。


  “那群畜生,我杨九郎见一个杀一个,你别怕。”九郎眼中闪过一道恨意。


  “我怕连累你们,我马上走。”


  张云雷说着便强行坐起来,下了床,便要走。


  “唉……”九郎叹了口气,“云雷,你往哪儿走啊,外面那些人正找你呢。”


  “我……”张云雷低下头,“反正不能连累你们。”


  “我带你去个地方。”


  九郎说着,推开门来,拉着张云雷便往灶台那边过去。挪开一口大缸,挪开水缸下边儿的木板,小心翼翼地撬开一道锁,露出绵长的通道。


  “从这儿走,能通到外边儿的码口。”


  “这……”张云雷微微有些震惊。


  “我父亲也是地下党……刚刚上个月,去世了。”杨九郎声音有些哽咽。


  “对不起……”张云雷看着九郎这样悲伤的样子,心中不由地一阵悲伤。


  “小九!”


  “诶,来啦!”小九从外边儿小跑进来,“怎么了哥?”


  九郎拉过小九的手,又握住云雷的手,眼中隐隐藏着泪水。


  “云雷啊,我把小九交给你了,带她一起走吧。”


  “哥!为啥要我走!”小九一把抱住九郎。


  “乖,哥相信他。”九郎摸了摸小九的头,又把她的手放到了云雷手上。


  “去吧,一起走。”九郎眼中,是旁人看不懂的不舍与悲伤。


  “九郎,我……”张云雷担忧道。


  “答应我,好吗?”九郎笑着,一如初见,“照顾好小九,也照顾好自己。”


  “好……”张云雷红了眼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哭,可就是忍不住眼角湿润了。


  “等等,”九郎叫住了他,“云雷,能不能,把你的腕表送给我。”


  张云雷与九郎对视了好久,一切尽在不言中,泪水却止不住流了下来。许久,他取下腕上的手表,递给了九郎。


  “希望有一日,我们能够再见。”


  “会的,一定会的。”


  九郎接过腕表,如获珍宝一般带在左手手腕上,目送着张云雷拉着小九消失在地道深处,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对不起,说好再见的,我要食言了。”


  只听“砰”一声枪响,九郎一手拿着枪,左腿染满了鲜血,望着窗外,痴痴地笑了。


  “再见,张云雷。”


  ……


  码头,海风吹拂,人来人往。


  “卖报卖报,重大新闻重大新闻!”一个小报童撒丫子四处跑着。


  “小朋友,要一份报纸。”


  张云雷带着墨镜,一袭黑色风衣站在甲板上,身旁是一袭藏青色旗袍的小九。


  “得嘞,先生,您的报纸。”小孩儿接过钱,又兴奋地跑开了。


  “我去买点儿吃的。”小九微笑着走开了。


  “别走远了,船要开了。”张云雷回以一笑,打开了报纸。


  ……


  小九提着糕点走回来时,远远地便看见张云雷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泪水流了满脸。地上,散落着刚才的报纸。


  小九捡起地上的报纸,眼前一片模糊——


  京城报九月二十一日,据悉,军统今日抓获地下党重要联络人员张云雷,昨夜已于南郊执行枪决。


  头条头版,赫然是九郎的照片,那左腕上,依旧是那块腕表……


  


  (二)点火——陶林


  (本篇灵感来源于HITA的古风歌《赤伶》)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戏台上轻歌曼舞,红妆低诉,顾盼生辉的旦角儿举手投足尽是绝代风华。


  “好!”


  不知道唱到哪处尽兴,下面满座的爷拍手叫好、起坐喧哗。


  民国二十七年,这日军侵华的阴影似乎还并未笼罩这宁静的小县,戏楼里,日日夜夜依旧上演着无数场良辰美景奈何天。


  这日,便又是名角儿郭麒麟登台的日子,这出《桃花扇》,这般断井残垣,窗外的天,亦如这扇上桃花,泼墨血红。


  到底是京城里去过的角儿,虽是在这戏台上,奴是那忠贞李香君,但前些日歇着,也曾见报上日寇屠戮我同胞之惨状,郭麒麟此身此心,不由地愤慨万千。


  “我么!我是个妓女,不过心还无有死,是忠是奸我还分得出来。你把我凌迟碎剐,我也不会随便接待一个奸臣的走狗!


  侯郎!你怎的不言?怎的不语?你应当有话说话,有错认错。上了当,就光明磊落说了出来,怕的是什么?五六百两银子你还不起,我就是沿街卖唱,也替你还了他们!”


  戏台上的李香君,面对着侯朝宗;这郭麒麟面对着师弟陶阳,一腔愤懑,竟借着这戏词发了个七七八八,便是面前陶阳,也惊了三分。


  这一场罢,下了台的郭麒麟已哭乱了妆容。


  “师兄,你怎么呢?”陶阳忙去取了一方帕子,细细揩拭着郭麒麟眼角的泪。


  郭麒麟的扮相很美,眉目间少了平日里少年的灵动,却多了几分女子的柔美,这番梨花带雨,真真教人心生怜惜。


  “阿陶,那日本的狗杂种侵我家园杀我同胞,我却只能在这戏台上唱这些陈词艳声,我没用……”


  说着,郭麒麟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陶阳见状,忙蹲下身子抱住他,眼眶红了一圈。


  “师兄何苦来,这不是你的错,日本人七分兽性根深蒂固,咱这小县城,怕是也没多少安生日子了。”


  郭麒麟听罢,沉默了良久,方止住了泪。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这乱世,又何尝给了我们义的机会啊。”郭麒麟叹道,“阿陶,鬼子快打过来了,你怕吗?”


  “位卑未敢忘忧国,师兄说的。”阿陶笑笑,“师兄不怕,我就不怕。”


  “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郭麒麟说着,妆也没卸,便失魂落魄地走回了房间。


  ……


  “日本人打进来了!”


  “快逃啊!鬼子来了!”


  次日街头,天还未亮,几声远处的枪声打破了这小县的宁静。郭麒麟猛然从梦中惊坐而起,耳畔已传来街上乱哄哄的喊叫声。


  慌忙抓过枕边的长衫,三两下往身上套好。郭麒麟从床上跳下来,便穿过回廊跑去找陶阳,正遇上过来找他的小师弟。


  “阿陶,你来了。”郭麒麟忙抓住陶阳的手,手心浸出了密密的冷汗。


  “是啊,师兄,我好像听到外面有人在喊。”陶阳有些担忧的样子。


  “别怕,万事有师兄在。”


  这时候,戏楼里的师兄弟们都稀稀疏疏陆续走了出来,围在郭麒麟和陶阳身边。


  “师兄,怎么办啊,日本鬼子杀来了!”一个小师弟惊恐道。


  “是啊,是啊。”


  四面都是附和声,只有阿陶站在原地,坚定地望着他的师兄。


  “师兄,要不逃吧,我们逃吧!”


  “谁敢逃!”


  一向温和的郭麒麟此刻却横眉冷对,星眸泛寒,洪亮的声音叫人毛骨生凉。


  “谁要逃,从此便休说是我德云戏楼的人,德云戏楼不养孬种!”郭麒麟冷冷地拂袖转身。


  身后沉默了好一阵,终于有人颤巍巍跪了下来。


  “师父栽培之恩,师兄提携之恩,没齿难忘,只是家有老小,实在无法割舍,今日拜别,从今往后若有作奸犯科,与德云戏楼绝无半点关系。”


  陆陆续续有人拜别,郭麒麟始终背对着他们,双手紧攥成拳,指节隐隐发白,却始终一言不发。


  院子里,终于剩下不到五个人。


  “你们不走?”郭麒麟淡淡问道。


  “不走,德云在哪儿,我们在哪儿。”


  “心在天山,身老沧州。”陶阳温暖地笑着,望着郭麒麟。


  郭麒麟长叹一声,终于展开一抹笑容,眼角却挂上一颗眼泪。


  突然,德云戏楼的大门被粗暴的打开了,一群手拿刺刀长枪的鬼子冲了进来,将几人包围起来。方才逃出去的那几人刚走到门口,便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刺刀之下。


  “你们是何人。”


  郭麒麟将师弟们护在身后,不高的身材却站的无比挺拔。


  日军中走出来一个看起来像是军官的人,倒是说得一口蹩脚的中国话。


  “您好,先生,我是大日本帝国少将松下小五郎。早就听闻贵国的京戏享誉世界,今日慕名前来,想请先生为我们大日本帝国表演,这是先生和贵楼莫大的荣幸。”


  “哼。”郭麒麟冷哼一声,不屑说一个字。


  那日本人竟也不恼,笑了一声,道:


  “我知道先生不愿意,可我要告诉先生,我大日本帝国从不强人所难,对贵国动武,不过是‘兵者,不祥之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大日本帝国致力于建立东亚共荣圈,用文明消灭野蛮,帮助像贵国这样落后的国家走向繁荣。”


  “呸!”郭麒麟一双眼冷冷睥睨着日本人,“何为东亚共荣圈?我泱泱大汉,丝绸之路通西东,贯中外,促进文化繁荣交流;大唐盛世,敞开国门任尔来游,你日本正是因为吸取了我大唐文化才得以有了自己的服饰,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字;大明王朝,郑和下西洋何曾带去半点杀戮?你日本文化以我族为母,何曾有子女获得生命反责怪母亲无能。文明消灭落后,不是你们这些禽兽用来侵略杀戮的遮羞布。我泱泱中华从不主动侵略弱小,但若有人欺我华夏,我告诉尔,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那个日本人明显被激怒了,从腰上抽出一把枪来抵在郭麒麟头上。郭麒麟依旧冷笑着,丝毫未曾退让。


  “先生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晚八点,我大日本帝国的黄军将会光临贵楼,到时候若先生还是这个态度,您将会看到尸横遍野,屠城的之盛景。”


  说罢,郭麒麟一双眸睚眦欲裂,赤红无比,强忍着眼泪不在日本人面前掉眼泪。


  戏楼里,留下日本人张狂的笑声。郭麒麟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不要钱地连珠落下。


  “畜生,这群畜生……”


  “师兄,演还是不演?”陶阳依旧替他擦掉眼泪,满眼坚毅地看着他的师兄。


  “是啊,师兄,咱们听您的。”剩下的几人异口同声道。


  “演!”郭麒麟一声痛苦地怒号,“演!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演什么?”阿陶似乎没听到后面几个字,仍是笑语盈盈温柔地问道。


  “《桃花扇》!”


  ……


  李香君:我怕呀!


  马世英:你怕什么?


  李香君:北来的清兵,旦夕之间就要渡过黄河,杀到江南来了!怎么不叫人怕呀?


  马世英:哼!小小妓女胡言乱语!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阮大铖:呃!此话是哪个教你讲的?


  李香君:想如今国家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百姓们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们堂堂列公,既不能以身报国,又不能爱护百姓。只会苟且偷安,粉饰太平。看将起来,你们的心都死了!


  阮大铖:胡说!


  李香君:无颜厚耻居人上,


  明枪暗箭你把人伤。


  满怀悲怨无处讲,


  阮大铖:来!


  众家丁:啊!


  阮大铖:与我抓了下去!


  众家丁:是!


  戏台上,稀稀拉拉几个人,不过一把三弦,一把京胡却喊的锣鼓喧天响。李香君红妆低泣,一身傲骨,戏台上帷幕飘扬,灯火摇曳。


  下边儿的鬼子大声喧哗着,肆意妄为,喧闹,四号不知道一场大难将要临头。


  “就便是遭强暴岂肯投降!


  最可恨奸佞人朝纲执掌,


  连累了百姓们受尽祸殃。


  他那里选娥眉金樽酬唱,


  怎不想那外来的兵逼近了长江?


  想他们粉饰太平欺下瞒上,


  只想是固宠希荣也不顾国破家亡。


  奸贼们一个个良心尽丧,


  每日里用酒色迷住昏王。


  看你们虽然是燕巢幕上,


  他逞私欲、忘公义、勾心斗角、睚眦必报,用尽了狠毒的心肠。


  可怜我千般恨万般凄怆,


  不由得想起了同心的情郎。


  也不知可能够逃出罗网?


  更不知从今后飘流到何方?


  我这里咬牙根把寒威抵挡。”


  只听得一声京胡撕裂般的惊响,李香君婉转的声音大喝一声,喊的山野震荡,林木悚然。


  “点火!”


  这一声歇斯底里,满楼已被煤油泼满,漫天的火光掀天而起,冒着翻腾的热浪气势汹汹地逼近满座日本鬼子,他们惊叫,他们怒号,他们哭闹,可依旧被火舌吞噬,化为飞灰。


  台上的李香君依旧低低地唱着,唱着这盛事不再,唱着这血海深仇。


  “阿陶,怕吗?”


  “位卑未敢忘忧国,师兄,你说过的,阿陶不怕。”


  那一夜,德云戏楼火光滔天。没有人知道,曾有个叫郭麒麟的角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一腔炽热。


  此身何寄,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三)黎明——堂良


  1948年,北平城的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大雪纷飞,漫天飘扬,在地上覆上厚厚的一层,如同初春梨花飘落。


  北平的大街上,满街空旷无人。中国的解放战争已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济南战役刚刚战胜的消息传入北平上海,倒叫国内爱国人士松了口气。


  好大的公馆里,走出一位夹着公文包的二十来岁小伙子,带着副银边眼镜,有些懵懵的样子。


  毕业刚一年的孟鹤堂便进入了北平有名的报社工作,眼看着解放战争已有了较为明朗的形式,他的工作也就忙碌了起来,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才得以抽空回家一趟。


  刚叫了一辆黄包车,突然,巷子里冲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扯着孟鹤堂的衣袖不肯撒手。


  “大爷大爷,行行好吧,给点儿吃的……”


  小孩儿十一二岁的样子,浑身上下单薄无比在大雪里冻的浑身打颤,一双颤巍巍抬起的小手冻的发紫,而那双眼睛却依旧清澈无比。


  “侬晓得伐,吾年轻着嘞。”堂堂傻里傻气道。


  “哥会说北京话不?”小孩儿眨巴着眼睛,鼻涕泡都冻住了。


  “会。”标准的老北京味儿。


  “能行行好吗?大哥,三天没吃饭了……”小孩儿还是死拉着孟鹤堂。


  “你叫什么名字?你爸妈呢?”堂堂显然有些心软,示意黄包车师傅稍等片刻。


  “我叫周九良,爸老早就走了,妈上个月病死了。”九良低下脑袋,看不清神色。


  “这样啊……”堂堂低头思索了片刻,“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叫我孟哥就好。”


  说着,堂堂一把把九良抱上了黄包车,将自己的风衣披在了他的身上。又从身旁拿来一包点心递给了他。


  九良拿着点心,披着风衣,眼泪在眼角冻成冰。


  “师傅,麻烦去京西胡同。”


  “好嘞!您坐稳着!”


  一辆黄包车,载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一片大雪纷飞中。


  ……


  “妈,我走了!”堂堂一手抓着个包子,一手提着杯豆汁儿便急匆匆跑出去了。


  “路上慢点儿。”堂妈一边逗着鸟儿,不急不缓道。


  “照顾好良良!”堂堂临走不放心道。


  “你走着的,九良比你省心多了。”堂妈鄙视道。


  孟鹤堂一阵尬笑跑出了胡同。


  “伯母,孟哥儿呢?”九良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提着个公文包。


  “他啊,去报社了。”堂妈一脸笑意,跟看自家儿子似的。


  “啊?”九良暗叫一声不好,“孟哥儿包都忘拿了,去哪门子的报社啊。”


  “这死小子,就不让我省心。”堂妈浇浇花,丝毫不急的样子。


  “没事儿,伯母,我这会儿给送过去,应该还来得及。”九良笑笑,提着公文包,出门喊了辆黄包车追了过去。


  九良刚到报社门口下了车,就听见他家孟哥儿的声音逐渐没了底气。


  “主编,我如果说是包先动的手,你信吗?”


  九良嘴角一阵抽抽。


  “我信你大爷!”主编一脸无语。


  “您信我大爷那也没招,您可以去东山那边儿坟头找找,我大爷就埋那儿的……”堂堂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孟鹤堂啊孟鹤堂,我千叮咛万嘱咐,你还是给我忘了。这可是辽沈战役的资料啊,再过一个小时就要交稿!这可咋整啊!”。


  主编东北来滴,发言逐渐本土化。


  “你催我也没招啊,要不找附近那小黑胖子问问,他准知道。”堂堂破罐子破摔道。


  “小黑胖子……”


  “打扰一下。”


  正当东北主编即将干架之时,九良恰如其分地出现在二人面前,终止了一场血案。


  “哥,你是不是傻?你说你先走一步,让我去照相馆取点儿照片再把包一块送来,怎么给忘了?”九良打圆场道,一阵挤眉弄眼。


  “有这回……”堂堂还是一脸懵。


  “喏,包。”九良生怕他孟哥这智商再说出点儿惊世骇俗的东西,忙打断了他。


  “哦哦。”堂堂借过包来,依旧几分懵懂。


  “那我走啦。”九良抱着他孟哥甜甜一笑。


  “路上小心点儿!”堂堂远远地挥了挥手。


  “好小子,你啥时候多了个这么大的弟弟。”主编调侃道。


  “上个月多的。”孟鹤堂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


  1949年9月,新中国将于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举行开国大典的消息不胫而走,作为文艺工作者,孟鹤堂最近分外忙碌,几乎一个月没回过家了。


  “艾玛,这叫什么事,累死我了!”某堂刚熬夜出了版专刊,这会儿整个人累瘫在桌上。


  “这不新中国快成立了吗,事儿多。不过嘛,高兴!”主编满脸尽是笑意,拍了拍孟鹤堂的肩。


  “高兴是高兴,要是能放假就更高兴了。”孟鹤堂强行坐起来,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跟个熊猫似的。


  “这不可能。”主编回答得干脆,“不过,你弟来看你了。”


  “啊?良良来了!”堂堂一下子来了精神。


  “这不那儿嘛。”主编笑一笑,走开了。


  九良一下子扑到堂堂怀里,顺势将手里的食盒放到了桌上。


  “孟哥儿!我好想你啊!”九良有些赌气地看着他。


  “孟哥儿这不被无情地压榨着吗?”堂堂耸了耸肩。


  “好吧,这次原谅你。下次……”九良语气逐渐危险。


  “保证没有下次!”堂堂比了个二,察觉不对,又比了个三。


  “这才对嘛,吃饭吧,咱妈亲手做的大白饺子。”


  九良说着便去拾掇堂堂桌上的废墟,到处都是稿件和照片儿。


  “不是我说,就你这样,不加班加到死才奇怪呢。”九良吐槽道,“太乱了。”


  “这不是有我良良吗。”堂堂一边扒拉着饺子,一边傻笑着。


  突然,九良收拾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看着一堆稿纸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良良,你怎么呢?”堂堂看到九良这幅样子,忙搁下筷子。


  “这张照片……”


  “这个吗?”堂堂拿出照片仔细看了看,“是三几年就跟着队伍的一个兵,前些日子的三大战役里牺牲了,这是他最后一张照片……”


  “哇!”九良没等孟哥儿说完,便放声大哭起来,哭的悲痛欲绝,好久才缓过神来。


  “良良,你到底怎么了?”堂堂吓的够呛。


  “今天的……饺子……太好吃了……”


  ……


  后来,新中国成立那一天,堂堂带着九良去了天安门,天安门红旗招展,礼炮轰鸣。


  革命先烈的鲜血染红了十里花海,美得惊心动魄。


  那一日,孟鹤堂才知道,黑白照片上的那个牺牲的战士,正是九良消失十年的父亲。


  然而,他消失了十年,终究没能回来,看一眼他的儿子,对他说一声:


  “我的良良,黎明了,爸爸回来了。”


@是小熙吖*  @冰糖很哇塞  @5zzzzzi  @言欢。


  


  


  


  


  


  


  


  


  


  


北葵向暖

🇨🇳【我和我的祖国•前夜】

历史课本上只写出了开国大典的壮观,未曾想到它背后的故事。

无名小巷里吹起的小号,载着最纯净的爱国之声直直的穿透我的胸膛;街坊四邻手中的一盏盏希望的明灯,照亮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那在高空中坠落的花火,是中国人民洒向黑夜的激情与热血。

“那天缓缓升起的,自然不止是一块红布。”

历史课本上只写出了开国大典的壮观,未曾想到它背后的故事。

无名小巷里吹起的小号,载着最纯净的爱国之声直直的穿透我的胸膛;街坊四邻手中的一盏盏希望的明灯,照亮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那在高空中坠落的花火,是中国人民洒向黑夜的激情与热血。

“那天缓缓升起的,自然不止是一块红布。”


Chels的Sea

军魂浩荡 战旗飘扬❤️🇨🇳

军魂浩荡 战旗飘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