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建筑组

968浏览    18参与
七尾鱼

Deams-first.

†建筑无差。

†随便脑的。英中心。人设,大学设定。

†复建。不好见谅。有意见可以私信提出,考虑采纳。



“喂?”

“喂喂、醒醒啊粗眉!完蛋,不会过劳猝死了吧——哎呀那哥哥真是好…”

话音尚未落下,弗朗西斯便险之又险地躲过来自暴躁的英国人的袭击,嘴角抽搐几下,自觉地闭上嘴。

他挪远了位置,撑着下巴瞥向一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毛的青年,再次认识到一个事实:近来,亚瑟柯克兰脾气真的很坏。

现在看来也是这样,否则注重形象的绅士不会顶着两眼浓重的黑眼圈上课,还一反既往在课上补觉。

反常——真是太反常了。

而且没有原因。

“嗨,亚柯,你还失眠呢?”弗朗西斯打趣地...

†建筑无差。

†随便脑的。英中心。人设,大学设定。

†复建。不好见谅。有意见可以私信提出,考虑采纳。





“喂?”

“喂喂、醒醒啊粗眉!完蛋,不会过劳猝死了吧——哎呀那哥哥真是好…”

话音尚未落下,弗朗西斯便险之又险地躲过来自暴躁的英国人的袭击,嘴角抽搐几下,自觉地闭上嘴。

他挪远了位置,撑着下巴瞥向一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毛的青年,再次认识到一个事实:近来,亚瑟柯克兰脾气真的很坏。

现在看来也是这样,否则注重形象的绅士不会顶着两眼浓重的黑眼圈上课,还一反既往在课上补觉。



反常——真是太反常了。

而且没有原因。



“嗨,亚柯,你还失眠呢?”弗朗西斯打趣地看着他,眨眨眼,兀自揣测着原因,“这都第几个晚上了——我们向来强调仪表端庄的会长大人竟然破例数次!头发乱糟糟的,精气神还不好。咱们学生会最近工作也不多啊?亚柯,亚瑟,亚蒂,你就告诉我呗?——甜心,宝……”

被波诺弗瓦这招恶心坏了,亚瑟柯克兰埋在臂弯的头倏地抬了起来,露出一双蒙着阴翳的翠绿双眼,黑着脸打断他的话:“够了,闭嘴吧胡子混账,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肉麻的称呼,呕——。”

“?你以为我稀罕叫你这些称呼喔?拜托,别自作多情,这些昵称可是要拿来称呼我的甜心小姐的……”

“我管你那么多。”亚瑟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我没失眠。……只是做梦。”

“是噩梦?”弗朗西斯适时停下话头,饶有兴味地眨眨眼,语含揶揄,“没想到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怕噩梦?真没想到……”

“呸。”亚瑟柯克兰回敬他一个中指。

弗朗西斯摊开手,耸肩:“小少爷,虽然哥哥倒是想和你继续聊聊这个噩……好吧,梦境,但是教室里人都走光了,要说去校外说,有家新开的咖啡厅。”

“……有红茶…不,……咖啡很好。”亚瑟柯克兰蓦地想起些什么,迟疑着开口,同时擦去眼角边生理性的泪水。

弗朗西斯若有所思地瞥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我只是……数次梦到了一个男孩,十四五岁,说得好像是德语,但不是路德维希的那种……”亚瑟抿紧嘴,眉头蹙起,“是,呃……听上去像是基尔伯特喜欢偶尔挂在嘴边的古德语。我没学习过,但我听懂了。”

“梦嘛,一切情有可原。”弗朗西斯懒洋洋地搅拌着杯中液体,“比起这些,那个男孩好看吗?记得清长什么样子吗?”

……操,胡子混蛋。

亚瑟狠狠剐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叙述:“……大概是金发碧眼。和路德维希散发时看着有些像,虽然脸很模糊,但不要计较那么多,反正他们气质不一样。他穿着过时的黑色披肩,看着挺复古的。”

弗朗西斯动作顿了顿,不解地皱了皱眉:“……有点莫名的熟悉感。”

“果然你也这么觉得吗!”亚瑟不由得将声音提高几分,“这种熟悉感不是有缘由的…它很莫名其妙。我少年的时候梦见过他几次,我现在想起来了,当初和你说过,但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熟悉他的!”

弗朗西斯沉默地凝视着亚瑟柯克兰略显激动的脸。

然后,

毫不犹豫地把他摁了下去。

“嘘——小少爷,声音小点!别人把你当精神病呢,都看过来了!”

“???哈?”





弗朗西斯并不靠谱。

亚瑟撑着下巴,朝着法国人离开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想道。

他再次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啧了一声,拿起放在一边的挎包,步履快速地离开了咖啡馆。



他并未被噩梦所扰。

事实上,那并不算是个噩梦,只是个无意义的梦境罢了。

大片的矢车菊花丛,蔚蓝的天,穿着黑色披肩的少年模糊不清的脸,和自己多次想要触碰他却最终收回来的手。

好像一旦碰到他了,梦境就会破碎一样。

心脏很疼,却并不明白缘由,梦里的自己只是一味地、固执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仿佛一移开视线他就会消失一样。

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是经历过?亚瑟柯克兰回想了很多他小时候的事情,还是没有丝毫线索。

这种缠绕心脏的压抑与茫然让他喘不过气来,一旦从梦中惊醒,就再也没办法入睡了。

可什么也没找到,这样的结果让亚瑟柯克兰格外地烦躁。



“那当然不对了。——梦里的事情、怎么能用寻常逻辑来解释!我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亚瑟低声抱怨着,然后毫不犹豫推开了市中心图书馆的门。

他记得清楚,那个少年说的语言的确是古德语,而与古德语有关的东西……是历史吗?还是什么东西?原谅他对德国历史并不精通,但还是要抱着侥幸心理试一试,他并不是个容易放弃的角色,尽管原因莫名其妙——是的,让亚瑟觉得烦躁的莫名其妙。





“该死。”英国人骂了一声,把书放回原位。

他在管理员的催促下不是很高兴地走出图书馆,无意瞥见天边的落日和晚霞,嘴角抽了抽,颇失落地捂住自己的脸,无意识轻喃:“太糟糕了……白白花费了一下午的时光!拜托,我还不惜翘课!结果一点收获也没有…,这都算什么事啊……!?”

他烦躁地踢走一块石子,看见它骨碌滚动直至跌落下水道,一丝声响也没有。亚瑟柯克兰心中兀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他并未理会。

“…绿灯了。”

车流缓缓停下不再向前。英国人跟随着旁边人群利落迈动步伐,挎包上的挂件随之摇晃,这次没带表,他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算看看时间,视线还没转移到屏幕上,余光扫到的情况使他倏地刹住了脚步,——或是说,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再往前几步,但亚瑟柯克兰明显没有感知到。

周遭鸣笛声此起彼伏,别人的骂骂咧咧和低声交谈从各方传来,吵得亚瑟一阵头疼,但他却没有时间在乎这些。

他不禁缩小了瞳孔。

怎么可能……

车流又开始流动了?

明明、一分钟都还没过去吧……?!

“——喂,先生!你就一个人这么停留在路中央可不厚道啊?还没绿灯呢?你要是再不管不顾往前冲几步,你就死了!”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响足以打断一切思考,亚瑟被突如其来又显得气急败坏的男声惊到,蓦地转过头去,一瞬失神。

怎么会……

他不是跟着其他人一起走的吗?旁边的人呢?!

周围的车也是…怎么是运动的?不还是绿——…等等、现在是,红灯?

“喂?你缓过来没??”男人蹙起眉,不耐烦地催促,“路给你让出来了,快走,后面还有车!”

“…抱歉。”



亚瑟柯克兰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家的,只知道自己的脚步凌乱而仓促,头脑已经被事态发展吓得成了一团浆糊。

他并不怕什么车祸,只是这个场面的确……

过于惊悚。

仿佛记忆出错了一样。

亚瑟放松了身体,整个人都陷进床铺内。他盯着天花板,感到一阵眩晕,又别过头去,伸手摸了摸额头,一手冷汗。

——该死。

他张了张口,无声地爆了粗口。

啪嗒一声,灯被灭掉。亚瑟柯克兰翻了个身,神色倦怠。也许是惊吓过度,或者是失落和烦躁令他疲惫不堪,亚瑟柯克兰很容易地陷入了沉睡。

在半梦半醒间,他恍惚听见有人在他耳边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

“你个……蠢货。”





熟悉的天空,熟悉的花海,熟悉的少年。

熟悉的梦境。

亚瑟无比清醒而痛苦地意识到,自己今天可能又要即将面临失眠之苦。

但今晚好像有些不同。

亚瑟动了动手指,还未来得及惊奇终于可以自己控制自己时,就眼睁睁看见那个面容模糊不清的少年样貌愈发清晰,与他的距离也……

越来越近???

等等,不对,怎么回事啊???

“英……亚瑟柯克兰。”

他听到眼前少年极为冷淡地喊出他的名字,态度并不算友好。

不过亚瑟已经没时间在意这些了。

他有些恍惚,低头看着地面。

——今天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亚瑟柯克兰?你发什么呆?”

真的在说话啊。亚瑟抬起头,怔怔地想。他盯着面前少年的脸,略有些迟疑:“路德维希…?……不对,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失…。啧。”少年狐疑地看着他,有点不耐烦地撇撇嘴,正正脸色,他抬了抬下巴,态度有礼却有着高傲,“那么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神圣罗马帝国。或者,你可以称呼我为奥古斯都,柯克兰。”

……?

神圣罗马?

那不是个国家的名字吗。

亚瑟柯克兰再次受到冲击。

七尾鱼

人设英x国设神罗。

建筑组,国庆我一定要肝起。

留一条,催自己。

人设英x国设神罗。

建筑组,国庆我一定要肝起。

留一条,催自己。


酒酿红菜汤

是点图。
总感觉画的不像神罗【小声
英的铠甲画的也很糟糕【自闭了

是点图。
总感觉画的不像神罗【小声
英的铠甲画的也很糟糕【自闭了

酒酿红菜汤

占tag致歉

病中垂死惊坐起发现已经够500fo了【你

想着回馈大众一下,谢谢大家的关注,谢谢大家还没有打死挖坑不填的我【你妈的

可以点文和点图,cp只要不是我雷的就行【已经被冷的有些佛系了

还可以催更,想看哪篇催哪篇,我连夜肝都给你更新出来,如有拖更,赔一篇炖肉开车

占tag致歉

病中垂死惊坐起发现已经够500fo了【你

想着回馈大众一下,谢谢大家的关注,谢谢大家还没有打死挖坑不填的我【你妈的

可以点文和点图,cp只要不是我雷的就行【已经被冷的有些佛系了

还可以催更,想看哪篇催哪篇,我连夜肝都给你更新出来,如有拖更,赔一篇炖肉开车

軟隱棘杜父魚

剛剛在空間裡看見了各種熱cp的帶娃

來看看冷cp的好了


黑鷲組:單親爸爸帶兒孫

水油組:優雅與暴躁兼備

教皇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了哪個邦國的下任皇帝

師徒組:可能全家是兒子可能全家都是爹

百合組:單親爸爸復婚

日光組:長期空巢留守兒童

法蘭克:萬千寵愛

凹凸組:看起來小的那個是單親爸爸

建築組:孩子茁壯成長就是不能進廚房

剛剛在空間裡看見了各種熱cp的帶娃

來看看冷cp的好了





黑鷲組:單親爸爸帶兒孫

水油組:優雅與暴躁兼備

教皇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了哪個邦國的下任皇帝

師徒組:可能全家是兒子可能全家都是爹

百合組:單親爸爸復婚

日光組:長期空巢留守兒童

法蘭克:萬千寵愛

凹凸組:看起來小的那個是單親爸爸

建築組:孩子茁壯成長就是不能進廚房

酒酿红菜汤

【神罗英】我不喜欢甜牛奶


   
      “没关系的,柯克兰。”他气息赢弱,金色的发色在被厚重的暗红色床幕下显得更加暗淡无光,整个房间只有从窗帘处逃出的几缕微光,落在少年苍白的脸上,放在床头柜上的蜡烛拽摆着扭曲跃动的光阴,似乎在预示着不祥来临的前兆,亚瑟沉默的看着对方,这种时候什么话都无从出口,他坐在少年身侧的床沿上,是很柔软的天鹅绒床垫,希望可以减轻少年的痛苦。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的让人胸闷,亚瑟咽了口唾沫,却还是没有开口的勇气,他怕会干扰他们最后的温存。

停顿了很久少年才说完了后半句话,他闭上眼睛随即说道:“很快就能结束了,我...


   
      “没关系的,柯克兰。”他气息赢弱,金色的发色在被厚重的暗红色床幕下显得更加暗淡无光,整个房间只有从窗帘处逃出的几缕微光,落在少年苍白的脸上,放在床头柜上的蜡烛拽摆着扭曲跃动的光阴,似乎在预示着不祥来临的前兆,亚瑟沉默的看着对方,这种时候什么话都无从出口,他坐在少年身侧的床沿上,是很柔软的天鹅绒床垫,希望可以减轻少年的痛苦。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的让人胸闷,亚瑟咽了口唾沫,却还是没有开口的勇气,他怕会干扰他们最后的温存。

停顿了很久少年才说完了后半句话,他闭上眼睛随即说道:“很快就能结束了,我的痛苦和...我的生命。”他睫毛微颤睁开又落下,就像夏末时蝴蝶的垂死挣扎,猛烈的咳嗽马上使嘴里鼻腔里呛出大量的鲜血,苍白的脸色在血红液体的点缀下显得触目惊心,残破的呼吸声好像风鼓,随着一张一弛的声音渐渐带走少年的生命力,一切来的突如其来,就像摇摇欲坠的玻璃瓶终于被打破。

此时,看着这一切的亚瑟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他紧紧抓住那双愈加冰凉的手,如果有上帝,他一定深深的诚恳的祈求上帝,不要带走奥古斯特,谁能来救救他,无论是谁都行,如果上帝知道我曾经那么的喜欢过你,那他会把你留下么。

他还没告诉过对方,其实他不喜欢意式建筑,他同样也不喜欢甜牛奶,他只是喜欢你。

而且,他还没准备好和奥古斯特说再见,因为他们还从未开始过,但是谁能阻止一位国家的死亡。

短短的几分钟,亚瑟已经在脑子里回顾了这几百年来发生的种种,可能他和奥古斯特是真的无缘,或许他本就不应该妄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早上,那时候的英王拉着刚刚睡醒的他去会见神圣罗马帝国来的使团,“早安。”站在首位的日耳曼少年声音磁性动听,眼神清澈的看着他,然后他的眼里就只剩下了他。

在最后,亚瑟低头吻在对方光洁的额头。

“晚安了,奥古斯特。”

酒酿红菜汤

用爱发电 让世界充满爱(不是

用爱发电 让世界充满爱(不是

茗草有笁

【APH/神罗英】Lost In Neverland

英茗:建筑组神罗英

          笁筍only,不喜勿喷。 @阿伟吔了雄氏老方

          梦境梗,含初恋小刀,结尾仏英出没(私心)。

          少年神罗×成年英

*

是梦。

亚瑟·柯克兰做了这样一个梦。

“人们说梦是生活的另一种形式……”

“梦是一切不可知事物...

英茗:建筑组神罗英

          笁筍only,不喜勿喷。 @阿伟吔了雄氏老方

          梦境梗,含初恋小刀,结尾仏英出没(私心)。

          少年神罗×成年英

*

是梦。

亚瑟·柯克兰做了这样一个梦。

“人们说梦是生活的另一种形式……”

“梦是一切不可知事物的载体,在梦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不是吗?”

“我好像从哪里见过你,是错觉吧?”他问。

“那就是见过了。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偶然」有的只是「必然」而已。”

……

亚瑟突然发现这个少年的思想甚至比外表成熟的多。

明明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眼底却蕴着不知名的悲伤与落寞。

尽管他还在努力笑着,亚瑟还是看出来了。

这样的孩子让人心疼。

想抱抱他。

于是亚瑟真的这样做了。

“希望这样能让你开心点,可能我这样做有些失礼……也许你经历过许多可怕的事情……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谢谢……”小小少年收敛了笑容,看上去有些严肃,又带那么一点点拘谨。他湛蓝色的眸子像海,天空,倒映着整个世界的孤独。

“可以陪我散散步吗?”他突然站起来。

亚瑟笑了笑,“走吧。”

山坡上有着成片的白色雏菊。

“这是雏菊最美的时候了。我喜欢像这样坐在开满雏菊的山坡,看日出日落,每当夜幕降临,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熠熠生辉。隔了亿万光年,或许早已消失殆尽,可是人们依旧可以看到它最美丽的时候。”

“所以不用去刻意惋惜些什么,对吧?”亚瑟倚着一棵大树,阳光从茂密的树叶缝隙间不经意的漏下,在他沙金色的碎发上嬉闹。

时间悠长。

有那么一瞬间亚瑟很想抓住时间去看看这个世界上所有事物应有的轨迹。

他想看少年长大后的模样。

“要不要听童话?”似乎像是刻意不愿被别人听到那样,声音轻如呓语,随着风的呢喃逐渐归于平寂。

“好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是小人鱼的故事……”少年笑了笑,“你知道吗?”

“嗯,在故事的结尾小人鱼拥有了不灭的灵魂呢。”亚瑟记得这个忧伤的故事。

“是啊。但是如果她也一起听故事的话,一定会哭吧……”

“她?”

“毕竟最后小人鱼还是死掉了啊,变成泡沫回归海洋,纵使拥有像人类那样可以永世轮回的灵魂,她的来生还会幸福吗?是不是还会遇到王子,或者说……她还会重蹈覆辙吧。”

他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你觉得呢,是这样吗?”

“……”亚瑟发现面对这个问题自己现在只能保持沉默。

“永生,有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好呢。”

“对吧!”少年的身影逐渐透明,最后湮灭在澄澈的阳光里。

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不清,亚瑟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不能改变梦境将醒的事实。

……

“亚瑟?亚瑟!”

是弗朗西斯。

亚瑟发现自己在图书馆。

“?”

“看着儿童绘本都能睡着,你还能让哥哥我说什么啊!”弗朗西斯脱下米色外套披在亚瑟身上,“真是的,也不怕着凉。”

“弗朗西斯……”

“诶?”

“我做了一个梦……”

【end】

散乌郎
突如其来的小片段,梗来自于生活...

突如其来的小片段,梗来自于生活(请看上图)

近期码不出字,很丧,循环听着草东的歌。觉得被自卑吞噬是一种可恶又无可奈何的罪行。

还是好好睡觉吧,再怎么写不出,我还是要在惊蛰那天练笔......

你们也加油呀。


看前须知:

  • OOC有!有洁癖的英厨神罗厨请不要往下看,很抱歉打扰你们!

  • 因为很丧,所以文笔飘忽得更厉害了,要吃的话请做好心理准备哦。


【APH/建筑组】睡入多少吻

 大英帝国,大英帝国。人们如是称呼,可这不会是那孩子。那孩子曾缩在他斗篷的阴影里,闭眸时仿佛蝴蝶收敛了斑驳的翅膀。神圣罗马,他这样叫过他吗?他记不得了。

亚瑟成长得太快,他却老得太...

突如其来的小片段,梗来自于生活(请看上图)

近期码不出字,很丧,循环听着草东的歌。觉得被自卑吞噬是一种可恶又无可奈何的罪行。

还是好好睡觉吧,再怎么写不出,我还是要在惊蛰那天练笔......

你们也加油呀。


看前须知:

  • OOC有!有洁癖的英厨神罗厨请不要往下看,很抱歉打扰你们!

  • 因为很丧,所以文笔飘忽得更厉害了,要吃的话请做好心理准备哦。


【APH/建筑组】睡入多少吻

 大英帝国,大英帝国。人们如是称呼,可这不会是那孩子。那孩子曾缩在他斗篷的阴影里,闭眸时仿佛蝴蝶收敛了斑驳的翅膀。神圣罗马,他这样叫过他吗?他记不得了。

亚瑟成长得太快,他却老得太快。再次试图踮着脚张望那孩子的那天,大概距离他们初见已有数个世纪。他们在船舶上,甲板外哨笛嘶哑尖锐的啼鸣缭绕不去。海风卷动云群,卷动海鸟的羽尖。它们像是困在了风里。 

“鸟飞不过这片海的。”

男人背靠浴盆,搭在边缘的手臂上疤痕交错。他的脊背却干净,宛若窗外满船的月光坦坦荡荡葬入深洋。神圣罗马默然注视他。大西洋。北冰洋。向西或是向东。亚瑟摸爬打滚也该有一百多年了,咸得发苦的海水浸泡了多少次他的发尾?

他终于还是伸出了手。亚瑟恰好顺手揉了揉颈后的发尾,反手半撩半抓,眼尾有猫科动物的慵懒。觉察到他的小动作,回了头瞥他,倒是揶揄一笑。

“你这几百年还真没少长个儿,和你的心智一个样儿。”

典型的柯克兰式挖苦。神圣罗马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指尖碰到了男人光裸的脊背。经年沉浮,那块肩胛骨怕是已和海水一样咸苦。

海不再海,他们也早不似从前。亚瑟探过身拧了他的斗篷领,靠过来草率地吻上。男孩闭上眼。熬不长深夜,困意迷迷糊糊地起了。月光让吻睁不开眼,他们的船像睡在月光里。多少个吻里有多少个梦,睡着的人永远醒不来。长风一贯浪荡成性,海鸟飞不过海,那么,它们能睡在哪里?

他只希望他梦境的深处,不再会有盐渍玫瑰干的甜香。

(完)


注:有人看得懂吗?只是一个被幻影纠缠的故事哦。


酒酿红菜汤

【APH】年少你此生若梦


私设: 神圣罗马的名字 Auguste


        初次见到Auguste时,他还记得,那是在一片茂盛的森林中,树木惊人的参天生长着,似乎要把天空遮住,只有几缕细密的阳光从树叶的空隙中钻出来,照在翠绿的草地上,而他拿着一张弓惊慌的对准发出声音的灌木丛,他太害怕了,谁曾想以后世界的日不落皇帝还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如果你告诉此时的他,以后你会成为日不落,那他会觉得你是个疯子。现在的他还太弱小了,就是个小豆丁,人人可以拿捏。

“是...谁?”他声音颤颤,脸上的伤口在说话中扯动隐隐作痛,就在亚瑟几乎就要夺路而逃的同时,“你别走。”声音连同其主人一...


私设: 神圣罗马的名字 Auguste


        初次见到Auguste时,他还记得,那是在一片茂盛的森林中,树木惊人的参天生长着,似乎要把天空遮住,只有几缕细密的阳光从树叶的空隙中钻出来,照在翠绿的草地上,而他拿着一张弓惊慌的对准发出声音的灌木丛,他太害怕了,谁曾想以后世界的日不落皇帝还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如果你告诉此时的他,以后你会成为日不落,那他会觉得你是个疯子。现在的他还太弱小了,就是个小豆丁,人人可以拿捏。

“是...谁?”他声音颤颤,脸上的伤口在说话中扯动隐隐作痛,就在亚瑟几乎就要夺路而逃的同时,“你别走。”声音连同其主人一同出现了,金色短发的男孩从灌木丛中钻出来,他穿着黑色的斗篷,那双眸子带着正在花期的失车菊的颜色,亚瑟是见过对方的,在弗朗西斯的身旁,当时他躲在远远的树后面见过一眼,金发男孩穿的衣服华丽却又不高调,在花枝招展的弗朗西斯面前高贵的就像个日耳曼王子,然后亚瑟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补丁的袍子,沉默了。

亚瑟回过神,忽然他看见对方眉目舒展的笑了,男孩的嗓音已经在变声期,温软中又带着些许磁性,他说:“你是英格兰吧,我是神圣罗马帝国,你可以叫我Auguste(奥古斯特)。” “Auguste...?”“嗯。”

“我叫Arthur,Arthur·kirkland.”他怯懦的说道。

“Arthur.真是个好名字。”男孩笑眯眯的眨了眨浅蓝色的眸子,对亚瑟招了招手“过来。”亚瑟疑惑着,脚却不由自主的向奥古斯特走去。

奥古斯特掏出一盒药膏和绷带放在亚瑟手中“药膏很好用的,我擦两次就好的差不多了。”他眉眼低垂轻声的说:“下次别逞强了。”亚瑟这一身伤是在上午的战斗中留下的,亚瑟不知道发生在英格兰海岸边的事怎么会让神圣罗马知道,虽说国家不会死,但多少有些逞强。

在那个下午,在那个不见天日的森林中,给亚瑟留下了终其一生不能遗忘的片段,尽管对方嘴里念叨着的总是意大利,尽管对方在英格兰留下了不计其数的意大利建筑,在对方逝去之后的一个日子里,亚瑟坐在曾经的森林中,森林不再茂密阳光照的亚瑟有些刺眼,他微微眯起双眼突兀的说道:“我大抵是喜欢过他的...”对方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这些在一个人死后都在无意义,或许那只是对方一次意外的施舍,但是对那时的他来说,那就是阳光那就是希望。

他闭上眼睛,在记忆深处,金发的男孩和狼狈的绿眸男孩坐在暗暗的森林中,鼻尖萦绕着药膏和矢车菊的花香,忽然金发男孩微微偏头亲在了绿眸男孩的嘴上,说道,柯克兰你喜欢我么?

激绿铁林檎

发个刀子
我发现我好垃圾哦
才肝这么点
算了吃腿肉

发个刀子
我发现我好垃圾哦
才肝这么点
算了吃腿肉

七尾鱼

“你还活着吗,神圣罗马?”

“我还活着啊,英格兰。”

日落西山,亚瑟柯克兰站在山崖上,注视着眼前的孩子,然后伸出手轻轻拥住他,低声说了些什么,似乎带着哭腔。那个孩子明显没想到他所认识的那个海贼会哭,于是慌了神,小声安慰着他。

他后边是深渊,亚瑟觉得那个孩子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于是他抓紧了他的衣服,牵起一个毫无破绽的笑。


“你还活着吧,神圣罗马。”


“我还活着啊,英格兰。”①

亚瑟自语着,罕见地很安静。他身边放着的一瓶只剩了一些酒液的朗姆酒,还有一块黑纱。他的脸颊泛起酡红,碧绿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但视线依旧是凝视着远方,凝视着遥不可见的远方。夕阳快要消失在地平线了,月亮...

“你还活着吗,神圣罗马?”

“我还活着啊,英格兰。”

日落西山,亚瑟柯克兰站在山崖上,注视着眼前的孩子,然后伸出手轻轻拥住他,低声说了些什么,似乎带着哭腔。那个孩子明显没想到他所认识的那个海贼会哭,于是慌了神,小声安慰着他。

他后边是深渊,亚瑟觉得那个孩子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于是他抓紧了他的衣服,牵起一个毫无破绽的笑。



“你还活着吧,神圣罗马。”


“我还活着啊,英格兰。”①

亚瑟自语着,罕见地很安静。他身边放着的一瓶只剩了一些酒液的朗姆酒,还有一块黑纱。他的脸颊泛起酡红,碧绿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但视线依旧是凝视着远方,凝视着遥不可见的远方。夕阳快要消失在地平线了,月亮带来了柔和的银光,牵起了深蓝色的幕布,群星将要开始演出了。嘘,安静一点儿,不要打扰他。

亚瑟嘀咕着,把瓶子扔进下边的那个深渊里。嘴角咧开,从中泄出放肆的笑声。

“你听到了吗?神圣罗马。那家伙被打败了。”②


「我知道,英格兰,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那个孩子站在他身边,声音消散在拂面而来的风里。他踮起脚拍拍那个人的肩膀,态度和以往一样,似乎世界上没有什么改变似的,但亚瑟知道,无论怎样,世界终究还是有了改变。

亚瑟停住笑声。他阖上眼,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双手枕在脑后,轻声回答他,回答那个看不到影子的孩子③:“我明白,我也明白你会知道。”他顿了顿,把希冀的目光投向他,只有他才看得到的孩子,重复着之前的话,尤为固执,“哪,你还活着吧,神圣罗马。”

“不。”神圣罗马摇摇头,“我已经不在这里了,英格兰。”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他竖起食指在嘴边,然后笑起来,“你一直都知道的吧,英格兰。我已经不在了,早就不在了,会有人接替我的位置,带领德意志走向巅峰。”

亚瑟沉默着。“作为人、我是说作为人的话……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我很抱歉。”他说。

“没什么好抱歉的吧,你看上去很难过,英……柯克兰。”神圣罗马同样也沉默着。他有些困惑地看着亚瑟,仿佛是不理解,最终还是吞吞吐吐地说出了那一句话,“一个失败者的最后一面,没什么好见的。普鲁士也没见到我最后一面,所以你没必……”


“就算如此——”

他的声音突然拔高,“我也想见到你最后一面啊,神圣罗马…奥古斯都。”

“可你见不到了,柯克兰,你已经错过了……”奥古斯都支吾着,有些犯难,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面前这个人了,倒不如说他从未见到一向冷静的亚瑟柯克兰变得如此浮躁。

“我知道。”亚瑟低喃着,然后抬起头看着他,“所以啊,作为补偿,你可以再回答我一次吧。”这是肯定句。他不等奥古斯都回答便自顾自开始说起来,带着他一向独断的风格,“你还活着吧,神圣罗马?”

“我已经消失了,英格兰。”

神圣罗马怔愣了几秒,然后回答他。他静静地看着亚瑟,然后张开嘴,拥住亚瑟,就像一开始那样。

“可奥古斯都加洛林还活着。”他说。

亚瑟张了张嘴,一时无言。他微微偏着头,没有动作,只是嘴唇动了动,话语从中流出,“你告诉我,他活在哪里?”

奥古斯都狡黠地笑着,然后指了指亚瑟的左胸口,一脸认真地回答说,“他在这里活着。”


亚瑟回拥他。


『我梦见你躺在棺材里,神圣罗马。』④

『那只是个梦而已啊,英格兰。』


*注释。

①:这句话是亚瑟自己说的,他在重复神圣罗马以前的话。

②:那家伙指的是拿破仑。

③:因为神圣罗马已经死了,所以没有影子。而亚瑟能看到灵体之类的东西但其他人都看不见,所以后文说只有亚瑟才能看到的孩子。

④:这是第一段开头两个人简单的对话。

七尾鱼

我真的超爱建筑组的。cp向的英神英也超好吃。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尽管冷到爆也没什么人吃大概就我一个人撑着tag(不是)也被说是邪教历史上交集比起英国和法国神圣罗马和法国真的不多但我就是喜欢他们啊我能怎么办啊我也超绝望的!!!在此我不说什么历史上了。因为他俩历史上的交集顶多只有,反法联盟和联姻。

……

只是画画的时候偶然想到了建筑组然后试着想象了一下人设的相处模式。

同居设定,但不是所谓的婚前同居(。)设定是看上去相当年幼事实上已经是大一了的Hre和上班族England。

在此私设Hre(神/圣/罗/马/帝/国)名字为Augustus奥古斯都。在Augustus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刚刚...

我真的超爱建筑组的。cp向的英神英也超好吃。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尽管冷到爆也没什么人吃大概就我一个人撑着tag(不是)也被说是邪教历史上交集比起英国和法国神圣罗马和法国真的不多但我就是喜欢他们啊我能怎么办啊我也超绝望的!!!在此我不说什么历史上了。因为他俩历史上的交集顶多只有,反法联盟和联姻。

……

只是画画的时候偶然想到了建筑组然后试着想象了一下人设的相处模式。

同居设定,但不是所谓的婚前同居(。)设定是看上去相当年幼事实上已经是大一了的Hre和上班族England。

在此私设Hre(神/圣/罗/马/帝/国)名字为Augustus奥古斯都。在Augustus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刚刚有了工作的Arthur和Augustus就已经是情侣了。(哇感觉冒犯了很多其他cp党。)

就是。那个,你们想嘛……日常生活什么的,相处模式超级可爱啦!!!!在此我举几个例子好啦。

OOC严重。

真的超严重,写文一时爽,修文火葬场。

1.

早餐时间,已经吃过饭的Arthur撑着脸瞅着Augustus。

Arthur(看眼手表):已经过了上课时间了,Augustus。今天不去上课吗?

Augustus(咀嚼咀嚼):不去,今天的课不是很复杂重要,我之前预习了一遍所以大略上没问题,之后有什么不懂的找你补就好了。而且今天身子不好,所以我请了假。

Arthur:真的?

Augustus: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啊?说起来你要去上班了吧,还在这里?

Arthur:啊说的也对……咳,那就……

语毕Arthur俯下身亲吻Augustus的嘴角。

Augustus:……?!

↑脸红透了说不出话的纯情小鬼

Arthur:早安吻啦。没来得及给你,接下来我就去上班了。自己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突发病了给我打电话。记清楚了?

Augustus:啰、啰嗦……记清楚了,放心就好。

事实上hre也算是个傲娇和闷骚喔。眨眨眼。

2.

高考进考场前。

Arthur:学校到了,进去吧。

Augustus(打开车门):……喂、说真的,Artie,没事吗?今天你该去上班吧,没必要因为我所以请假,反正也只是一场考试而已。

Arthur:怎么没有必要?反正,你别想太多,专心考试就好了,高考不是挺重要的吗。而且万一你突然身子不好怎么办?

Augustus:不、不会的!我可是好好吃了药的……啊,时间快到了,不跟你说话了。那我先进去?

Arthur(轻点头):去吧……喔等等。(把Augustus拽过来)

Augustus:!?

Arthur在他手背上印下一吻然后故作无事的样子正经极了:这是祝福!有了这个祝福你就放心好了,千万不要紧张,正常发挥……!

Augustus:这可是在外面啊你也太不注意了吧…。话说为什么会给我所谓的祝福啦?

Arthur(紧张):咳、咳。很多考生在高考的时候不是因为很紧张所以失利了吗?我才不想让你复读一遍、也不想让你紧张,所以才——这可是好心喔!

Augustus:Arthur,你看上去比我还紧张…。

Arthur:?!有吗???

Augustus:有啦。看上去你一点也不信任我啊,我可不会紧张的,放心好了。

Arthur:我才没有不信任你……!

Augustus:好了好了,我知道,抱歉,冤枉你了。

Augustus:——那么我走了?

Arthur:你这家伙……行,不跟你斗嘴了。快点去吧,别耽误时间。

Augustus:嗯。……好了,有了你的祝福,我一定会考好的,所以放心吧,我绝对会加油的。

Arthur:……喔、喔。

↑脸超红。(被无意间撩了的Kirkland先生表示超生气(不是)

3.

大学毕业之后找工作。

Arthur:想做什么工作?

Augustus:为了保险起见,最先开始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个上班族好了,之后再考虑转行。

Arthur:哦,这样啊……

Arthur(看似漫不经心事实上超级紧张):那你打算去哪所公司?

Augustus:嗯……这个没考虑过。真的要去的话,我觉得去以前实习过的公司比较妥当。

Arthur:什…!……我知道了。

↑超级失望

Augustus:……噗嗤。

Arthur:???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Augustus:开玩笑的啦。你别那么失落——Kirkland,说实在的,你的失望从脸上已经透露出来了。

Arthur:!?这么明显?

Augustus:事实上不明显。

Arthur:哇你这家伙!!!长大了就学会耍我了吗!?……快告诉我,跟谁学的?

Augustus:呃……这个。我想想,Francis吧。

Arthur:知道了,下回去找他麻烦。

Augustus:不不不还是不用了。抱歉,和你开了个玩笑……。

Arthur:你还知道对不起啊。我以为你被Francis教坏了就根本不知道羞愧了呢。

Augustus:哎呀……。没那回事的,别生气了Artie,我向你道歉。

Arthur:道歉也没用。你说说我怎么不生气???

Augustus:啊、这个……咳。我去你所在的公司就好了嘛。

Arthur:……还不够。

Augustus:那、以后我再也不耍你了?

Arthur:不相信你的鬼话,下一个。

Augustus:哇你这人怎么这样!那可是真话啊。

Arthur:就这样了,你喜欢的人就这样了,不改。

Augustus(认输):好、好吧。没办法……。

于是凑近亲了亲Arthur的额头然后迅速退回来。

Arthur(摸摸额头):这么纯情的吗?!绝对不够。

Augustus:那你脸红干嘛啊。

Arthur:关、关你什么事……!我才没脸红!!!

↑使劲掩住脸。

Augustus:真是的,多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Arthur:才没有……!我可是比你大啊。

Augustus:啊。你还知道吗?

Arthur:当然知道,我记得清清楚楚。话说你这家伙果然是忘了自己比我小的事情了吧——太嚣张了,下回一定要找Francis那家伙算账,让他把我纯洁可爱的Augustus还回来。

↑说着把Augustus扑倒在床上了。

Augustus:嘿Artie……等等、等等等等!!!

Arthur:哈?

Augustus:你这是干嘛啊!?!

Arthur:明摆着啊,上你。要知道我等你成年等的超级辛苦好吗?!

Augustus:你这家伙……!!!性/欲也太强了吧给我忍忍不行吗?!

Arthur:我忍了超久啊为什么不夸夸我!?而且你惹我生气了,要让人原谅你必须得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吧。要知道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Augustus:所以说再等等不可以吗!啊、呃……——!?

Arthur:不行,绝对不行,ArthurKirkland忍不了了——!!!

好了拉灯。


就是这样的日常生活。互怼着互相安慰着互相理解着互相喜欢着,虽然并不是像Dover那样的孽缘,也不是味音痴那样的从小陪伴,但我就是喜欢他们啊我能怎么办!!!粮少我也超级绝望的。

最后,

太太……粮。

渴望的眼神·jpg

(哇怎么感觉我会被怼耶。)

七尾鱼

*邪教cp

*《黑塔利亚》英/国X神/圣/罗/马/帝/国

*放心,我还是爱着初恋组的。

*拒绝谈论历史,认真你就输了。


    年轻的神/圣/罗/马/帝/国从不肯承认他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自己的盟友,从不。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居然喜欢上了那个嚣张狂妄的海盗的一种惊讶,还有一些对于自己的厌恶。

    是的,众所周知。神/圣/罗/马/帝/国——哦不,奥古斯都·加洛林的初恋是北意大利,那个在奥地利家干活的仆人。瞧啊!他曾经对北/意/大/利说出了那样煽情的话,如今却要亲自毁约了吗?他简直疯了!

 ...

*邪教cp

*《黑塔利亚》英/国X神/圣/罗/马/帝/国

*放心,我还是爱着初恋组的。

*拒绝谈论历史,认真你就输了。


    年轻的神/圣/罗/马/帝/国从不肯承认他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自己的盟友,从不。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居然喜欢上了那个嚣张狂妄的海盗的一种惊讶,还有一些对于自己的厌恶。

    是的,众所周知。神/圣/罗/马/帝/国——哦不,奥古斯都·加洛林的初恋是北意大利,那个在奥地利家干活的仆人。瞧啊!他曾经对北/意/大/利说出了那样煽情的话,如今却要亲自毁约了吗?他简直疯了!

    加洛林少爷可能是这么想的。这没办法,他可是一点也不想看到北/意/大/利那张可爱的脸上露出沮丧的表情。这对奥古斯都来说是一种良心的谴责,来自那个北/意/大/利的谴责。

    然而就在加洛林少爷纠结的时刻,那位盟友如今却还在他船上的甲板上躺卧着,充分享受着午后温暖且美好的阳光。——碧空如洗,海面上波涛起伏,船身有节奏地摇晃着。暴风雨刚刚过去,甲板上的水手们都在大喘着气感谢着上帝的慈祥。太阳拨开灰蒙蒙的云层洒下光束,一切都是美好宁静的。自然,阳光似乎也是隔了一个世纪才久违地出现。船长半睁着眼垂下头,他旁边放着空了的朗姆酒瓶子,脸微醺,看上去显然是之前和水手们狂欢了一场。

    “Captain!(船长!)”水手匆匆忙忙地跑到青年面前举起手,“船靠岸了。”英/格/兰挑起一边眉毛,他的嘴角明显在上扬,“很好,伙计们。”年轻气盛的海盗船长颇为威风地挥手,海风吹起他的衣角,“——上岸吧!听好了,别抢别掳别烧,更别调戏良家小姑娘。这次上岸我们可不是来捣乱的,收起你们的小心思,带上金币大吃大喝一顿。这次只不过是让你们放松而已。”他稍微停顿了几秒,笑不达眼,那绿色的眼睛里藏着隐隐的杀意与命令,“听懂了?听懂了就赶快下去。可别违抗,否则……啊,下场是什么,我想你们都清楚。”

    水手们咽了咽唾沫紧张地看着面前的船长。他们向青年鞠了一躬之后便把贪婪的眼神投向岸上的小镇。一群人举起手臂欢呼着一拥而散,他们在靠岸的空无一人的地方下船。

    船长把朗姆酒瓶子丢在岸上,接着理了理凌乱的衣领扶好头上的帽子,然后把目光转向别处。他自言自语着下了船,

    “好了,我看是时候去找上门了。”

    而小镇里,把帽子拉得更低的是奥古斯都·加洛林。他皱了皱鼻子,在一面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十三、四岁的金发碧眼的少年,却不苟言笑。似乎有些难看……和那家伙比起来的话。奥古斯都叹了口气,带有抱怨意味地想着,随即快步离开这里。他不喜欢待着这儿,尽管热闹非凡。

    繁华是繁华,可这里的一切仿佛都不属于他,而他似乎也从未来过这里。十分陌生的感觉让奥古斯都感到恐慌,那种感觉令人难耐,让人厌烦。

    奥古斯都越想情绪月低落。正巧这时一只手搭上他的肩,然后奥古斯都被强硬地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拧眉抬起头,视线撞入了一片绿色之中。那仿佛是被雾气所弥漫的森林,意料之中的幽深。

    啊……好看。

    奥古斯都首先想到这句话,然后才意识到他现在处于什么情况。“等、不是,喂你——!?”他一时感到有些窘迫。然而还不等奥古斯都大叫一声,对方却先捂住他的嘴从高处跳下去,虽然是安全落地……但也太惊险了。

    年轻的船长先一步开口,他的尾音是上翘着的,有着调侃与些许愉悦。“好久不见奥古斯都,你又长高了啊?嗯,看上去是比以前高了不少。嗯哼,可喜可贺——”

    ……闭嘴。

    奥古斯都轻轻嗅着对方怀抱之中的清香,那略有些苦涩,但似乎让人回味无穷。他觉得自己快因为心跳加速而死去了,但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并暗暗朝对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颇具强硬气势地挣开对方那个让自己有少许不舍的怀抱。

    “多谢你的好意英/格/兰,但别胡乱叫我的名字……那不是挺不礼貌的吗?难道你的上司没有教你这些?”奥古斯都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看上去十分冷淡。年轻的柯克兰船长明显感到不悦,便扯了扯面前看上去高傲到不行的少爷的脸,看到对方吃痛的表情亚瑟才满意地笑了笑。

    “那些对我没有用,奥古斯都。更何况这次我们是私下见面,不论国/家名义。我希望你能明白……嗯,我是说,我不希望你叫我英/格/兰。起码现在不想听到这个词。”亚瑟在奥古斯都的抗议下放开作恶的手,慢条斯理地拍掉了衣服先前沾上的些许灰,“当然,讨论法/兰/西也是可以的。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他……。”

    “噢,是吗。我想也是,我们俩对法/兰/西的厌恶是一样的。”奥古斯都抬头随意瞄着他握紧的骨节泛白的手,然后说道,表情仍旧是那么冷淡,只是夹杂了些许的不悦。啊,也是,他一直都是这样,对谁都摆出这一副模样。

    “前两次的反/法/同/盟失败了,我很沮丧。那是我的错,”

    奥古斯都又低下头去,稍长的碎发遮掩住眼睛,只看得见一片晦涩不明。缓缓地,他捏紧了衣摆,然后嘴角弯起,露出一个相当自信的笑,

    “第三次。第三次我会努力尽全力地去战斗。无论结果如何,我会在这次之后也尽全力的。”他说。

    亚瑟不以为然地抬起头,然后揉上对方的发顶,动作娴熟得不得了。事实上他对奥古斯都的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他不大相信这样一个虚弱的家伙能击败法/兰/西。

    「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那种话语都是没用的,非常的可笑。

    亚瑟这样想着,然后收回了手,直视着奥古斯都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大概是会相信你的,神/圣/罗/马。可你怎么就有把握,在第三次之后不会死掉呢?想过没有?”

    “……没。”

    过半晌,奥古斯都才艰难地从牙缝里憋出这个词,声音极小,像是心虚了一样。他抬起头来,看着在阳光下的亚瑟,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般,奥古斯都踮起脚拍了拍亚瑟的肩,“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的确也没想过如果自己又败了会怎么样……不过我敢确定,英/格/兰,就算我灭国了也不会波及到你的,这点你就放心好了。”

    ……但还是很想赢。他嘀咕着,攥紧了手,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有点可怜,又有些悲凉。

    这小子在想什么呢。亚瑟不由得失笑,然后随便找了个干净点儿的地方坐下来,趁奥古斯都发神的空隙,一把抱住对方,自然而然地搂入自己的怀里。“好好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姑且先信了你,”亚瑟摸了摸对方的腰,比他想象里还要瘦的多,他眯起眼,下巴靠在对方并不宽厚的肩上,视线跳跃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上又转回来。

    奥古斯都有些不适地动了动,然后他发现自己挣脱不开对方有力的手。叹口气,奥古斯都把亚瑟的动作当成了孩子气的举动,没细想,只是低下眼睑观察着亚瑟的手。那双手对他来说实在是很大,修长又骨节分明,上面还有些细小的伤口和疤。

    他们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直到亚瑟闷闷地出声。

    “如果你运气好,赢了的话我会祝福你。
    “败了的话……我会抽出时间,捧束玫瑰去你墓前,然后帮你斟上一杯酒。——怎么样,厚不厚道?开不开心?”

    “这种话叫人开心不起来。说的像是我失败了以后就一定会死一样,太过分了吧这也。”奥古斯都翻了个白眼,瞪着亚瑟,毫不留情地数落他,顺便掐了掐放在他腰边的手,“而且,你就只捧束玫瑰,倒杯酒给我吗?”

    “诶,这样吗。……唉,好吧,说的也是。我想你也开心不起来,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蛮厚道的。”亚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被奥古斯都掐得皱起眉来。他嘟嘟哝哝着,捡起放在一边的三角帽戴上,然后拍拍奥古斯都的肩,说:“喂,起来了。等会儿我们还要去逛街呢,不是约好了吗?我自认还是个守信用的海盗。”

    “噢、噢。……等等,我们约好过吗?我怎么不记得。”奥古斯都在他的催促下慌忙起身,一时脸憋得有些红。“那是你记性不好,忘了。”亚瑟以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说着,让奥古斯都起不来疑心。不过他还是绞尽脑汁想着,试图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那个并不存在的约定,然后就被亚瑟突如其来的举动慌了神——亚瑟那个老流氓牵住了他的手。

    “嘿、不是。英/格/兰……你牵我手干嘛?”

    “那又有什么关系嘛。”

    ——拜托!这很糟糕啊。奥古斯都通红着脸,近乎烦躁地想着。他嘀咕着抱怨亚瑟的话,却不自主地往他那边靠了靠。噢,该死、该死,真该死,我究竟被亚瑟柯克兰这海盗喂了什么药?

    亚瑟用眼角余光瞥着他,愉悦地扬起嘴角,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到的得意。然后他把奥古斯都的手牵得更紧了些,两个人就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
……


    后来1806年过去了,

    美/国看见,每当2月2日的时候亚瑟自己都会专门到厨房里去捣鼓蛋糕、甜点之类的好吃的小点心,顺带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美/国知道要泡一杯好喝的红茶要花亚瑟多少时间,如果是给他或者别的人喝的还好解释,可是这杯红茶和这些小点心,只是被亚瑟放在阳台上一动不动。

    美/国记得自己小时候偷吃了一块小甜点,结果被亚瑟发现,狠狠地训了一顿。那时候的亚瑟是他从没看见过的,面容不再温和,那双翠绿的眼睛里满是足以让人停止呼吸的阴沉。

    ……也许这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吧。美/国猜测着,可他还是不怎么懂,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亚瑟就让那些甜点在窗台过了一夜,再在2月3日自己一个人吃掉。

    在8月6日的时候,亚瑟也会大清早地起来,自己去后花园摘几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扎成一束,然后不惜将世界会议翘掉,自己一个人坐上飞机去往德/国,过了起码有几个小时才回来。

    年轻的美/利/坚实在是为此感到困惑与不解,于是他专门挑了个时间,去逼问那个早就从海盗变成绅士的,严谨古板又叫人恼火的家伙。

    不过到头来就算问了也无济于事。因为阿尔弗雷德·F·琼斯还太年轻,他仍然不明白亚瑟说的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虽然只是短短一句,不过在他看来,那时候的亚瑟相当地忧郁,话也意味深长、不,或者说是意味不明,就算嘴角扬起了弧度,那也是笑不达眼,眼里满是绕成一团的难过与揪心。

    那时候的亚瑟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更轻描淡写些,他的眼眶有些泛红了,就连说出的话也带着稍稍的哭腔,可他仍然装作没事的样子。他说:

    “我只是例行赴约,遵守约定而已。”

    遵守约定……?阿尔弗雷德皱了皱鼻子。莫名其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