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久女孩

48浏览    7参与
拾叁不是小可爱

图源B站

开久组animals超燃!!!
矶村勇斗铃木伸之超帅!!!
🔒了

图源B站

开久组animals超燃!!!
矶村勇斗铃木伸之超帅!!!
🔒了

拾叁不是小可爱

都是 我的宝贝儿们!!!!!!www太好看辽
开久女孩冲鸭!铃木伸之矶村勇斗🔒了
wwwawsl

都是 我的宝贝儿们!!!!!!www太好看辽
开久女孩冲鸭!铃木伸之矶村勇斗🔒了
wwwawsl

扶渔同学

开久组私设医生ooc

  (私设相良毕业后当了医生。)

  (ooc预警)

  

  毕业后的相良与智司来了东京工作,到底是大城市,人才济济,相良将自己的爪牙藏好,选择当了名医生。

  

  相良说,这都是为了生活。

  

  夜晚的星空漂亮极了,而相良医生才下班。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他与智司的家。

  

  “我回来了。”

  

  “噢,欢迎回家!”智司带着围裙,与魁梧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他朝相良一笑:“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啊,忙了一天累坏了吧!洗洗手,已经可以吃饭了,做了你最爱吃的章鱼烧噢!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感觉你很开心呢。”一边说着,一边将围裙脱下来。

  

  “病人的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了。”相良确实是开心,当了医生的他开始...

  (私设相良毕业后当了医生。)

  (ooc预警)

  

  毕业后的相良与智司来了东京工作,到底是大城市,人才济济,相良将自己的爪牙藏好,选择当了名医生。

  

  相良说,这都是为了生活。

  

  夜晚的星空漂亮极了,而相良医生才下班。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了他与智司的家。

  

  “我回来了。”

  

  “噢,欢迎回家!”智司带着围裙,与魁梧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他朝相良一笑:“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啊,忙了一天累坏了吧!洗洗手,已经可以吃饭了,做了你最爱吃的章鱼烧噢!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感觉你很开心呢。”一边说着,一边将围裙脱下来。

  

  “病人的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了。”相良确实是开心,当了医生的他开始对他人有了强烈的责任感,虽然在智司面前还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可他确确实实,是成长了。他走进智司,牵起智司的手放在自己的左心脏那,温柔地看着他说:“智司,这是我爱你的地方。”

  

  智司望着笑,手却不老实地往旁边扣子那挪去,从第一颗纽扣解到最后一颗:“我爱你。”

  

  ……

  

  “我也爱你。”


扶渔同学

开久组.停电.甜ooc

  晚上,千叶这一带忽然就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智司和相良原本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今天是他俩确立关系的第九十九天,两人本想着再晚一些出去吃饭什么的,却不料停了电。

  

  “好端端的怎么停电了啊。”智司嘀咕了一下,他还想着可以和相良去逛街的啊,心里顿时有些失落……黑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智司又想起相良怕黑,下意识般地牵住了他的手。

  

  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着。

  

  谁能想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开久二把手,竟然怕黑呢。

  

  “相良?没事吧?”智司叫了下他。

  

  相良没有出声,只是将牵着的手握紧了些,仿佛一不留神手边的人就会消失似的。自己怕黑这事可不能让智司知道了,不然一定会被笑死的——相良...

  晚上,千叶这一带忽然就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智司和相良原本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今天是他俩确立关系的第九十九天,两人本想着再晚一些出去吃饭什么的,却不料停了电。

  

  “好端端的怎么停电了啊。”智司嘀咕了一下,他还想着可以和相良去逛街的啊,心里顿时有些失落……黑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智司又想起相良怕黑,下意识般地牵住了他的手。

  

  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着。

  

  谁能想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开久二把手,竟然怕黑呢。

  

  “相良?没事吧?”智司叫了下他。

  

  相良没有出声,只是将牵着的手握紧了些,仿佛一不留神手边的人就会消失似的。自己怕黑这事可不能让智司知道了,不然一定会被笑死的——相良想着。却不知智司早就知道了。

  

  阳台外突然传来了阵猫叫,吓得相良抖了一下,相良的脸顿时害羞的发烫,竟然被智司碰见了自己出糗的样子……

  

  “只是只猫,别怕,我在呢。”智司温柔地抚了抚相良的头。

  

  屋外的猫又叫了几声。智司松开了相良的手,想去将那野猫赶走,才刚做起身状,又被相良拉了回去。只听见旁边的人小声地说:“别走……”

  

  “蜡烛给我……”相良仍是小声地说着,后又补了句:“求你……”

  

  “哈?”智司见相良这般害羞的模样,竟觉得有些好玩,便装起了傻:“你要什么?我没听清。”

  

  “蜡烛……”相良知道智司是故意戏弄他,嗔怪道:“给我……求你……”话刚说出口,相良便后悔了,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啊!

  

  “给你什么啊?”智司笑着,手里又不知从哪蹦出了只蜡烛,点上了火,这才发现相良的眼里有泪儿。智司坐回相良旁边,又吻了他眼角那儿的几滴泪,手却悄咪咪地将相良的衣物褪去……

  

  

  

  


扶渔同学

开久组相遇在一起全过程~超甜 不甜不要钱qvq

  一

  

  我叫片桐智司,是当地最强高中开久的老大,我本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有天早上,我在去学校的路上,碰到软高的老大三桥和伊藤正在教训着一个黄毛仔。

  

  我不想多管闲事,于是走开了。

  

  那黄毛叫住了我:“片桐智司,救救我!求你!”他抱着头,蹲在墙角,像极了我刚当不良少年时被当地老大教训的样子,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插手。我也并不好奇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毕竟我是开久的老大,是整个千叶最强的人。

  

  “哟,智司。”伊藤随着黄毛的目光望过来,见是我,打了声招呼。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然后就走开了。

  

  当我到学校后,我却坐立不安,满脑子都是小...

  一

  

  我叫片桐智司,是当地最强高中开久的老大,我本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有天早上,我在去学校的路上,碰到软高的老大三桥和伊藤正在教训着一个黄毛仔。

  

  我不想多管闲事,于是走开了。

  

  那黄毛叫住了我:“片桐智司,救救我!求你!”他抱着头,蹲在墙角,像极了我刚当不良少年时被当地老大教训的样子,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插手。我也并不好奇他是怎么知道我的,毕竟我是开久的老大,是整个千叶最强的人。

  

  “哟,智司。”伊藤随着黄毛的目光望过来,见是我,打了声招呼。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然后就走开了。

  

  当我到学校后,我却坐立不安,满脑子都是小黄毛的那句:“救我。”于是我旷了课,又回到那个地方——三桥和伊藤已经离开了,而那黄毛晕在了那个墙角。他满脸都是血,我把他带回了学校,本想让小弟们替他清洗干净,可那群傻子照顾人都不会,我只能自己动手。

  

  当我用毛巾擦去他脸上的血痕时,他突然醒了,不良少年的体质都那么好的么?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被打晕过,我是最强的……想着想着,脑海里突然浮现起以前我被老大们打晕过去的情景,又不禁心疼起这个黄毛来。

  

  当他睁开眼的那一瞬,我本能地将手伸了回来,开久的老大竟然像个姑娘家一样细心地替人擦洗脸——这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于是我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棉签,说道:“自己弄。”

  

  “我不会……”那黄毛说道,委屈巴巴地样子让我生不起气来,于是只能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又拾起棉签:“你这小子真是好命,让老子亲自帮你清洗伤口。”当我洗他眉间时,发现那里有道口子,我顿了顿:“该死的,三桥那小子竟然动刀子。”我知道不是伊藤,因为他是个正直的人,绝不会像三桥那样卑鄙无耻。

  

  他想是在思索什么似的,然后又仿佛下定了决心般说道:“老大,我想跟着你。”

  

  我说可以。

  

  开久的人都是不会学习的废物,但要说到打架,那却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即便我不知道他的来历与能力,我还是把他留在了我身边。

  

  他告诉我,他叫相良猛。

  

  我说,你可以叫我智司。

  

  二

  

  令我吃惊的,是相良的能力。一次偶然间,他将仅次于我的阿龙打倒在地。于是,他取代阿龙,成了开久的二哥。且他和我说,那天只是遭三桥暗算,才失手的。我并不知道他能否打得过我,我没问他,他也没提要当老大。

  

  相良对我极好,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我把他带回了开久,给了他一个安定的场所,但也可能只是他想巴结我,好有一个靠山……我这样想着。

  

  每到周一早上,作为老大的我就要给小弟们开个集会,地点是我们学校后面。我坐在那张长长的破沙发上,我让相良坐在了我的旁边——这是前所未有的,即便是以前的二哥阿龙,也只能坐在板凳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还是做了。

  

  B组的小弟和我讲:“A组的人上周去收保护费,结果被软高的人揍得面青鼻肿的。”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每天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真是烦死了啊……而相良看了我一眼,大概是见我阴着脸,他站起身,将A组的组长踹倒在地上,又拾起了一旁的棍子,指着他们说道:“智司都被你们气的不想说话了啊!”说完就挥起棍子想往他身上打去。

  

  我叫住了他:“相良!”抬起头,见他脸上的表情比我还愤怒。他只能乖乖的将棍子扔在一旁,又坐回了我旁边。我想起刚刚相良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活脱脱的一只小野猫。而相良看了看我,大概是觉得我脸上的笑奇怪,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问我笑什么,但又没问出口。而那位被相良踹了一脚的组长爬起身来,坐在一旁不敢出声。

  

  “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我说道,随后又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群人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啊:“都散了吧,要干嘛干嘛去,别来烦我。”

  

  小弟们散开了,在一片吵闹中我隐隐约约间听见有个人说:“今天片桐哥怎么了?竟然放过了我们。”

  

  我,怎么了吗……

  

  三

  

  今天是我和相良相遇的第一百四十五天,他住在我的公寓里。

  

  “早上好,智司!”早上,相良从浴室里走出来,大概是刚洗漱完,他对我笑着说。他的头发乱蓬蓬地,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下。

  

  我突然反应了过来,我是对相良动心了。但我明白,这份感情我只能默默地藏在心里,不能说出来,因为我们都是男人,是不可能的。“早啊,相良。”我走进浴室,洗了把脸,告诫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可我确确实实,是对他动心了。

  

  四

  

  今天是我和相良相遇的第四百七十九天,阿龙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二哥又惹事了。”这一年多来,我帮他收拾的烂摊子可以说是绕了地球一圈了,也不是说厌烦,只是我很好奇,相良明明挺强的啊,为什么老要我去救场呢……虽然,我也很高兴。

  

  “在哪。”我问。小弟带我去了现场,刚好给我撞见相良偷偷从地上捡了根棍子,朝那人砸去。这小野猫,老是赤手空拳地去和人家打,后面又要捡一些东西来当武器,性子真是够野的呢,我笑笑。

  

  “嘿!智司。”相良见我,笑着挥了挥手,又将来攻击他的人踹开。我上去帮忙,两人联手,三两下将这些人解决掉了。

  

  我没问相良,为什么要教训他们。只是后来,一个小弟告诉我:“其实那次,二哥是因为听到他们想暗算智司哥您,才出手的。您不要和二哥讲啊!”

  

  我突然在想,相良会不会也是喜欢我的呢?只是不敢说……吧,怎么可能。我又不自信了。

  

  五

  

  我躺在床上,相良出去了还没回来。我开始回忆起我刚遇到相良是的情景,他红红的眼睛,鼻子下面也流着血, 脸上也是脏兮兮的,我当时还拒绝了他呢——他那会是怎么想的……从开始到现在,他都一直在维护着我呢……会不会,他也是喜欢我的?

 

  “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相良的声音,他又敲了敲我房门:“智司,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我走出门,见桌子上摆着一个大的不透明袋子,我随口说了句:“是好吃的吗?”边说,边去拆。相良开了电视,大字型的靠在沙发上,他对我说:“我看软高那群小鬼们谈恋爱都去吃芭菲,我又没吃过,想试一下什么味道的,所以就买了两份……智司——”他顿了一下,我拆袋子的手也停了下来,他继续说道:“我喜欢你,我觉得你也是喜欢我的……所以我告诉你……”

  

  “嗯……”我有些惊讶,只能先应一声。

  

  “那……你是怎样啊。”他坐了起来,气鼓鼓地:“我是第一次表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所以买了芭菲,想和你一起吃……”

  

  “我也是……”我要怎么说,说那我们交往吧,还是说我也喜欢你,可无论哪种,我都说不出口……

  

  “那怎样……你要……和我交往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好。”我点了点头,这辈子做过最磨叽的事就是这件了,但我……好开心……

  

  六

  

  我叫片桐智司,今天是我和相良猛小野猫相遇的第四百八十四天,今天,我们在一起了。

  

扶渔同学

开久女孩冲鸭

  一

  

  相良的小脑瓜子阴谋诡计多,而智司的实力强,于是在相良答应了智司一起去远一点的街道结婚……啊不是……打拼之后,轻而易举地就把隔壁那块地打了下来。

  

  智司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老大,这也是毋庸置疑的,而按小弟们的说法是:相良太矮了,气场镇不住对方——相良这只小野猫,矮了智司一截。

  

  在两人离开开久的那天后,智司与相良就确定了关系,两人在一起交往了。

  

  可……怎么那么奇怪呢……相良想着。

  

  二

  

  相良今天到学校才发现,智司今天没有来。相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心里烦躁极了,嘀咕着:“这家伙今天去哪了啊。”

  

  于是旷了课,走到了街上去——

  

  街上的大都是情侣,相良触景生...

  一

  

  相良的小脑瓜子阴谋诡计多,而智司的实力强,于是在相良答应了智司一起去远一点的街道结婚……啊不是……打拼之后,轻而易举地就把隔壁那块地打了下来。

  

  智司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老大,这也是毋庸置疑的,而按小弟们的说法是:相良太矮了,气场镇不住对方——相良这只小野猫,矮了智司一截。

  

  在两人离开开久的那天后,智司与相良就确定了关系,两人在一起交往了。

  

  可……怎么那么奇怪呢……相良想着。

  

  二

  

  相良今天到学校才发现,智司今天没有来。相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心里烦躁极了,嘀咕着:“这家伙今天去哪了啊。”

  

  于是旷了课,走到了街上去——

  

  街上的大都是情侣,相良触景生情,越来越烦躁,踢着地上的石子,嘀咕着:“混蛋,老子今天心上人都不见了,这群毛孩还在我面前腻腻歪歪的,啊呀,烦死了。”又不小心把石子踢到了一个红毛头上。红毛回过头,朝相良走去,他的小弟们跟在他的后面。

  

  红毛的一个跟班走到相良面前,吼着说:“混蛋,你知不知道这是谁?这是佐川哥!是这里的老大!你是不是对他有意见?啊?”

  

  本就是无心,可相良却受不了这幅态度,于是笑着说:“佐川?我没听说过。反正,这里以后是我们的地盘了。”

  

  我们——我和智司。

  

  “哟,这就是最近来的相良吧?听说在以前的地方可是老大呢,到了这里,你还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吗。”那个叫佐川的红毛笑着,早就听闻隔壁开久的智司同他的二把手黄毛小野猫相良,今天百闻不如一见,也算是见识到了。

  

  “啊,那要来比试下吗?”相良刚说完,就抄起一棒的木棍,向佐川的头砸过去。可对方也不是好惹的,一群人立马冲上来。

  

  即使相良再厉害,也是寡不敌众。相良被逼到墙角,一群人对他拳打脚踢的。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来了——

  

  “喂,放开他。”

  

  智司把相良身上以及旁边的人踢开,扶他起身。相良睁开眼,望去,是智司!突然就安心了下来,好心情立刻就上来了!脸上不禁浮现起一抹笑容,两人拉着手,一脸我们不怕你的样子。

  

  “哟哟哟,这就是片桐智司吧!果然很厉害。”红毛鼓着掌,抄起一旁的棍子,往相良那挥去。相良没躲开,但是红毛抄棍子的手被智司拦住了,智司黑着脸,盯着红毛,一字一顿地说道:“敢动老子的人,滚。”

  

  红毛那一瞬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可怕,好可怕……

  

  相良与智司联手,把红毛以及他的小弟们揍得屁滚尿流的,于是名声大噪,成为了本地公认的大哥大嫂,啊不是,大哥二哥。

  

  三

  

  “喂,你去哪了啊?”相良嘀咕着。

  

  智司将口袋里的戒指掏出来:“我去准备这个了。”堂堂的老大也会脸红啊……智司俯视着相良,认真地说:“我们结婚吧。”

  

  相良将戒指赶紧抢了过来,生怕他反悔。相良拉着智司,一脸笑容:“走!现在就去登记。”

  

  从捡到这只小野猫将他带回开久,小野猫又做了开久的二把手,后小野猫当了开久的大哥,再到现在两人一起去打拼,结婚……想到这,智司的脸上总盖不住那份喜悦。相良,你以后都是我的了![/cp]


扶渔同学

开久女孩绝不认输

  一

  

  “为什么要对伊藤出手?”智司坐在学校后面的垃圾场那破旧的沙发上,问面前低着头的小弟们,目光又四处扫了扫,没有看相良。

  

  “是,是相良让我们做的。”小弟答。

  

  “智司,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啊。”相良从后面走过来:“我希望你赶紧把软高给灭了。”

  

  “你什么意思,你命令我?”智司站起身,靠近相良,两人对着头。

  

  “不,我只是认为你身为开久的老大,不应该被软高那群废物欺负成这样。”

  

  “现在还不行,还有条子守着。”智司把脸移开,说道。

  

  “真的是因为条子吗?”相良逼问着他,心中的醋意又升了起来,他招了招手:“喂。...

  一

  

  “为什么要对伊藤出手?”智司坐在学校后面的垃圾场那破旧的沙发上,问面前低着头的小弟们,目光又四处扫了扫,没有看相良。

  

  “是,是相良让我们做的。”小弟答。

  

  “智司,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啊。”相良从后面走过来:“我希望你赶紧把软高给灭了。”

  

  “你什么意思,你命令我?”智司站起身,靠近相良,两人对着头。

  

  “不,我只是认为你身为开久的老大,不应该被软高那群废物欺负成这样。”

  

  “现在还不行,还有条子守着。”智司把脸移开,说道。

  

  “真的是因为条子吗?”相良逼问着他,心中的醋意又升了起来,他招了招手:“喂。”一个满头是血的小弟走了上来,相良一脸坏笑:“说吧,阿龙。”

  

  那个叫阿龙的小弟惊恐地说:“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大约有十个软高的人突然冲上来打我,其中还有伊藤,他还说,只要团结起来,根本就不用把开久放在眼里。”他把伊藤这两个字故意咬重了些。

  

  “伊藤?”智司又站了起来,他不相信老实憨厚的伊藤会如此嚣张地带人攻打开久,如果说是三桥做的,他还有可能没那么怀疑:“伊藤他应该不会毫无理由地打人吧,你干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干啊。”

  

  “真的是伊藤?”

  

  “就是伊藤。”相良抢着回答道。

  

  智司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相良,他下了命令,带着一帮人往软高走去。

  

  二

  

  “单细胞的家伙可真好骗啊。”相良笑得意地着。

  

  这样,智司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三

  

  当相良带着另一群人大摇大摆地走到现场时,智司和伊藤都是靠着墙,坐在地上,两人的拳头以及脸上都有血迹。

  

  智司同伊藤交手后选择相信了他,心生出一点悲哀,竟然是相良骗了我吗……但是为什么呢……智司没明拆穿他,只是抬起头,擦了擦鼻子下的血,朝相良一笑:“我相信他,我们回去吧。”

  

  “比起自家人,难道你更相信这个家伙吗?”相良逼近智司:“不会的,对吧?”

  

  “我不认为这家伙会做这么狡猾的事。”智司皱着眉,他已经给相良留足了面子,他怎么就不知道见好就收呢。智司盯着相良,一字一字地说道:“我相信他。”

  

  “各位,听到了吗?我们的老大说不相信自家的伙伴诶!”相良蹲了下来,又干干地苦笑了两声,对着相良说道:“智司,你身为开久的老大,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吧?”

  

  “这样啊……那我不干了。”智司撑着膝盖,站了起来,个子比相良高了一大截:“相良,你来做下一任老大吧。”

  

  毕竟,开久的人心早就是向着你的了,我相信,你能干的更好的。智司想着。

  

  可,相良根本就不在意老大的位置,他只想陪在智司身边。只是今天,智司竟为了护着一个敌人,不惜把老大的位置交让出来。相良心中的醋意愈来愈浓,眼眶已经气的发红:“谢谢啊,我一定会不负众望的。”

  

  “现在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智司的语气轻了下来,大概是累了。

  

  “那不行,我要把伊藤带走。”相良坚持要教训伊藤。不是因为开久的名声,单单是因为看他不爽,凭什么智司为了他把老大的位置都给交了……

  

  “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不许对伊藤动手!”到了这个地步,相良还是尽全力护着伊藤。

  

  “我不可能再听你的了。”尽管相良眼里心里都是不忍,可还是恶狠狠地抬着头盯着智司,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求你了,相良。”智司的眼眶红了,是为伊藤,也是为智司:“放他走。”

  

  “走!”相良可是从来没听智司求过人,今天却为了堂堂的伊藤,低声下气地求自己,他伊藤算什么,他伊藤凭什么值得智司这般护着……相良气的眼眶红了,泪也涌了出来,但是不能让智司看见……不能让智司看见……这样想着。相良转身,挥了挥手带着小弟往离开的方向走去。

  

  智司啊,我们的情意已经完了。

  

  智司靠着墙壁躺着,看着相良远去的背影的那一瞬间,脑子嗡嗡地响,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就快要昏过去了。

  

  四

  

  相良知道,这事可不能怎么算了,于是绑了理子和京子,把她们带到了不同的地方,以此来要挟三桥和伊藤。三桥和伊藤被相良一帮人打得快死,且三桥为了保护理子,自行削肉剔骨,差一点就昏了过去,可嘴里却还说着:“他一定会来的,我相信他。”

  

  “啊,这可笑的兄弟情吗?相信那么不值钱了吗?口口声声说着相信,呵。”相良想笑他傻,却嫉妒了起来——他也想智司有这般好的关系。

  

  伊藤来了。

  

  “你来的好晚啊。”三桥说完,便昏了过去,理子扶着他坐到了一边。

  

  “自己的女人也不管了吗?”相良的眼眶气的红通了,又要输了吗……之前输了智司还不够,这次,开久也要输了吗……不甘心……

  

  “啊,有个最近熟络起来的兄弟过来帮忙了啊。”伊藤故作轻松地说道。

  

  “哪个兄弟那么多管闲事。”相良知道是智司,可还是免不了气愤与难过,明明,伊藤是我们的对手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智司要为了伊藤这个家伙和我作对呢……

  

  “做过叛徒的人,终究也会被背叛的啊。”伊藤道。

  不出意外地,相良输了。

  

  相良躺在地上,眼看着伊藤和三桥都走了,也没有起身。自己那么努力为什么还是得不到智司呢……他不稀罕当什么老大,自己就喜欢这么一个人,可还是守护不住……当初智司说不喜欢那些混混,于是自己便把那些混混都干掉了……这次,是因为智司喜欢伊藤,所以自己才失败的吗……

  

  眼前的光线突然被挡住了,智司来了。

  

  他蹲了下来,温柔地擦去相良脸上的血迹与尘土:“相良,我们两个去远一点的街上重新打拼吧。”

  

  “果然,没有你,就算是当了老大也不满足呢……”相良的脸上挂着同以往一样笑容。

  

  “相良。”智司伸出手。

  

  “智司。”相良搭上智司的手,眉眼盈盈,皆是笑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