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心超人

16.8万浏览    2913参与
骄傲d禽兽

这橡皮脏脏的 没得法 3p女装 对就是女装桃子逗博士开心 小心逗博士开心是扮的爹 开心上当了

这橡皮脏脏的 没得法 3p女装 对就是女装桃子逗博士开心 小心逗博士开心是扮的爹 开心上当了

阿玖

有病

ooc有

不喜勿喷/返回

……也懒得说啥了反正就是,渣伽不是渣就是青春中二期不懂表达

以上

2

开心做噩梦了

他醒了,被吓醒的

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害怕这种情绪

他晚上睡觉不老实,被子早就被踢到一边去了

再想睡也没了睡意,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早上博士会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叫人,最先就是叫他

六点半了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

“开心?开心?”博士叫了他两声,见他没反应又推了两下,开心才缓缓睁开眼

“醒了?醒了就先洗漱然后去吃饭吧”博士笑了笑,温和的对他说道

他侧过身,看着博士走向门口

在博士关上门的时候才开口道

“博士,我做噩梦了”

门没有被打开的痕迹

也...

ooc有

不喜勿喷/返回

……也懒得说啥了反正就是,渣伽不是渣就是青春中二期不懂表达

以上

2

开心做噩梦了

他醒了,被吓醒的

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害怕这种情绪

他晚上睡觉不老实,被子早就被踢到一边去了

再想睡也没了睡意,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早上博士会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叫人,最先就是叫他

六点半了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

“开心?开心?”博士叫了他两声,见他没反应又推了两下,开心才缓缓睁开眼

“醒了?醒了就先洗漱然后去吃饭吧”博士笑了笑,温和的对他说道

他侧过身,看着博士走向门口

在博士关上门的时候才开口道

“博士,我做噩梦了”

门没有被打开的痕迹

也是

他咧咧嘴,无声的笑了笑

房间的隔音一向很好,他又不可能那么轻易自杀

小心向来是最省心的那一个,等博士到他的房间的时候,他早就洗漱完叠好被子了

不想上学……

他坐在床上想着

上学总是会碰到他,会被骂……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针对他

他只是不想说话

“小心?……起来吃饭了哦”博士打开房门,抬眼就看到了小心

小心点点头,沉默着走出房间

不想上学……

他走在路上,低着头

额前的碎发挡住他的眼睛,到也不是头发有多长,而是因为他低着头,头发刚好垂落而已

“小心早啊!”同班同学笑着打了声招呼

小心抬下头看了看他们,没说什么,继续走

同学也不在意,耸耸肩

“真高冷啊”

在他们看来,小心回了他们的招呼才是最神奇的

小心回到班级,脱了书包

“早啊小心!”

伽罗打了声招呼,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小心依旧没搭理他

“喂,我跟你说话呢!”

伽罗有些恼了

什么啊,天天不理人,自闭了不起啊?好心救你出苦海你还爱搭不理?

什么人嘛

伽罗抓住小心肩膀,不敢抓疼她,只是揪住布料

“跟你说话呢!吱声!哑巴了?”伽罗有些嘲讽的说道

小心没理,只是抬眼看着他

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伽罗居然有一瞬间的沉迷

紧接着他就有些羞恼,他绝不承认他喜欢这双眼镜凝视他的感觉!

“瞪什么瞪!跟你说话不理人你还有理了?”

“哈,伽罗你老跟他计较什么?”男同学笑嘻嘻的用胳膊捅了捅伽罗胳膊

“该不是喜欢他了吧?没想到啊没想到,哈哈哈哈哈”男同学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滚你妈的,你才喜欢他呢!他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就不配有人喜欢!”伽罗仰着头,做贼心虚般的掩饰着什么

“算了算了……一个自闭儿童,跟他有什么可计较的”

伽罗嘀咕了一句就走了

不配被人喜欢吗……

也是啊,我有什么值得被人喜欢的呢……

阿玖

有病

【甜心:人格分裂】

“我也很想……任性一次啊”甜心哭着道

“可我是姐姐啊,为什么我是姐姐啊!为什么我要照顾他们啊!我也……我也不过是个小女孩啊”

甜心呜呜地哭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是姐姐啊

她要坚强,她要给弟弟们打个榜样

因为……因为她是姐姐啊

可是,可是……可是我能不能……不要当姐姐……我也好想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哭着哭着,她就睡着了

想要“任性”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天,那个想法不见了

一同不见的还有偶尔的时间

她有时候会不明觉厉的睡着,然后又醒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翻开手机,点进了相册,那里有一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

【甜心:人格分裂】

“我也很想……任性一次啊”甜心哭着道

“可我是姐姐啊,为什么我是姐姐啊!为什么我要照顾他们啊!我也……我也不过是个小女孩啊”

甜心呜呜地哭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是姐姐啊

她要坚强,她要给弟弟们打个榜样

因为……因为她是姐姐啊

可是,可是……可是我能不能……不要当姐姐……我也好想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哭着哭着,她就睡着了

想要“任性”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天,那个想法不见了

一同不见的还有偶尔的时间

她有时候会不明觉厉的睡着,然后又醒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翻开手机,点进了相册,那里有一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录的视频

【嘿!那个装模作样的乖乖女!】

视频里的那个桀骜不驯的女孩有着跟她一样的脸,一样的衣服

哪里都一样,哪里都不一样

【我住在你的身体里!】那个女孩不满的说出这种话

【麻烦死了啊!为什么我要跟你挤在一个身体里?啊啊啊!麻烦你去死,把身体给我行不行?反正你这种人活着也是废物!】

“我不是废物!”

【哈,我猜你现在一定在反驳我吧!】那女孩扬起头,自信又嘲讽的说道

【什么都听别人的,还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不是废物是什么?在我看来啊,大哥都比你勇敢!】女孩嗤笑一声

【起码,他活不下去了敢自杀啊!】

阿玖

有病

注:宅家群体有病设定

不喜勿喷/返回

ooc是必须的病描述不准也是一定的

以上?

1

“是不是现在没点什么病,都不配称作宅家人了啊?”

本该是全家一起温馨吃饭的时间,甜心却突然放下筷子,说了这么一句

“喂!你说谁有病?”花心筷子一摔,站了起来

“谁应说谁咯”甜心向后靠去,靠在椅背上,嘲讽的说道

“你没病,你生什么气?”

“那个,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粗心唯唯诺诺在一旁劝道,虽然没有什么用,双方都无视他

“唔……博士!再来一碗!”开心对此丝毫不受影响,笑着递过去空了的碗

宅博士默不作声,接过碗,去厨房盛饭

小心默默吃完自己的那一碗饭就回去了,现在能有心思吃的下的也...

注:宅家群体有病设定

不喜勿喷/返回

ooc是必须的病描述不准也是一定的

以上?

1

“是不是现在没点什么病,都不配称作宅家人了啊?”

本该是全家一起温馨吃饭的时间,甜心却突然放下筷子,说了这么一句

“喂!你说谁有病?”花心筷子一摔,站了起来

“谁应说谁咯”甜心向后靠去,靠在椅背上,嘲讽的说道

“你没病,你生什么气?”

“那个,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粗心唯唯诺诺在一旁劝道,虽然没有什么用,双方都无视他

“唔……博士!再来一碗!”开心对此丝毫不受影响,笑着递过去空了的碗

宅博士默不作声,接过碗,去厨房盛饭

小心默默吃完自己的那一碗饭就回去了,现在能有心思吃的下的也只有开心了吧?

好好的孩子,怎么让自己弄成了这样呢?

宅博士自嘲的笑了笑

还是因为自己这个收养人不合格,收养了他们兄妹五人,却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教育,才导致他们变成这样的吧?

“吱呀——”

什么东西摩擦地板的声音

宅博士回头,发现开心把桌子移到厨房来了

开心毫不在意的解释:“甜心花心打起来了”

“那粗心呢?”宅博士把碗递过去

“粗心?”开心无所谓的接过碗

“他爱做烂好人就让他做呗”

宅博默然

在厨房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看着开心吃饭

他也不知道他该做什么,只是发呆罢了

开心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能吃很正常

等他吃完,门外的打斗声已经停止好久了

宅博士只是不想出去罢了

他也不知道出去能做什么,或者说要做什么

开心收拾好碗筷,打开门,门外是甜心

她正举起手,做敲门装

看见门打开,眼中闪过一抹愕然

紧接着就习惯性的微笑,却被开心打断

“刚才你在饭桌上人格切换了,然后跟花心打起来了”

沉默了一下,甜心重新扬起微笑

“我等一下去给他道歉,饭菜收拾了吗?”

“没有,留给你了”

开心打着哈欠回了自己房间

“博士,你不回房间吗?”甜心轻声询问

“啊……这就回”应答了一声,起身却不是离开的动作,而是帮甜心收拾桌面

“博士,我自己可以的,你回去休息吧,毕竟我今天……”

“甜心”宅博士打断她的话

“你……明天帮我看看小心在学校怎么样了吧,我总是觉得他最近有些不对”

“……”

“好”

土目凡匸<

画场景加个人,我蹭开开热度

画场景加个人,我蹭开开热度

以你名状
“我最爱的男孩,希望你将来会拥...

“我最爱的男孩,希望你将来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阿小只是被开开抱起来了,在我的设定里开开比阿小高。

(我现在才发阿小的生贺会不会被打)

“我最爱的男孩,希望你将来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阿小只是被开开抱起来了,在我的设定里开开比阿小高。

(我现在才发阿小的生贺会不会被打)

在安静的玖月依旧如故

时空管理‖开宝五超人

首先声明一下,时空管理paro是一个——巨坑!而且我有记录把我喜欢的番的同人paro也加进去啊。[所以这里面不只有开宝,不喜慎点tag]
开宝主要cp:伽小[伽爷设定还没摸出来],开甜,花粗。
开宝五超人身高:
开心=花心>甜心>粗心=小心[甜爷比粗心小心高个两三厘米]
先把设定补齐再开始写文。

还有!这些图我都是直接用彩铅上的,无铅笔无勾线笔!相机吞画质啊啊啊啊啊!
[还有设计他们的衣服累死了,粗心小天使衣服我有时间改进一下][←不你没时间了]

不喜勿喷(இωஇ )

时空管理‖开宝五超人

首先声明一下,时空管理paro是一个——巨坑!而且我有记录把我喜欢的番的同人paro也加进去啊。[所以这里面不只有开宝,不喜慎点tag]
开宝主要cp:伽小[伽爷设定还没摸出来],开甜,花粗。
开宝五超人身高:
开心=花心>甜心>粗心=小心[甜爷比粗心小心高个两三厘米]
先把设定补齐再开始写文。

还有!这些图我都是直接用彩铅上的,无铅笔无勾线笔!相机吞画质啊啊啊啊啊!
[还有设计他们的衣服累死了,粗心小天使衣服我有时间改进一下][←不你没时间了]

不喜勿喷(இωஇ )

琼绮-小o
总算是画完了,大家自行避雷吧,...

总算是画完了,大家自行避雷吧,请不要吵架啊«٩(*´ ꒳ `*)۶»★
有角色是擦边了一下,不太相关,我就不打tag了。
这里是没打tag的完整图QAQ→在评论区

总算是画完了,大家自行避雷吧,请不要吵架啊«٩(*´ ꒳ `*)۶»★
有角色是擦边了一下,不太相关,我就不打tag了。
这里是没打tag的完整图QAQ→在评论区

†阕珵

小心生贺:(无题)

*阿小的团宠设定我没有忘

*微伽小,半夜的脑洞

*幼儿园文笔警告

*祝阿小生日快乐!!


       今天是小心超人的生日。

       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和往常时候一样,起床,洗漱,更衣,抢在甜心超人之前进入厨房,简单的处理好所有人的早餐。熟练的从橱柜中拿出六个瓷盘,在拿第七个时,手顿了一下,又快速收回。

       伽罗​一周前被...

*阿小的团宠设定我没有忘

*微伽小,半夜的脑洞

*幼儿园文笔警告

*祝阿小生日快乐!!


       今天是小心超人的生日。

       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

       和往常时候一样,起床,洗漱,更衣,抢在甜心超人之前进入厨房,简单的处理好所有人的早餐。熟练的从橱柜中拿出六个瓷盘,在拿第七个时,手顿了一下,又快速收回。

       伽罗​一周前被球长派去执行任务了,至少明天才能回来。

       想起来了的小心拿着六份餐具,一一摆放好,唤出分身,让他们上去喊人下来用餐。

        ​“哈嗯——”开心超人双手举过头顶伸懒腰打着哈欠,利用飞行能力缓慢的从楼上飘下来;毫不意外的身后跟着正敷着面膜的花心超人,拿着镜子和梳子一遍又一遍的打理发型;精神饱满的甜心超人上一秒还催促着博士,下一秒便拉着还迷糊着的粗心超人往楼下走,活像一个为了家庭操碎了心的母亲。

        围坐在餐桌旁,秉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除了需要传递果酱​或者其他之类的行为,每个人安静的用早餐,咀嚼的声音降至最低。

       今天恰巧是周末,不需要上课。用过早餐后,大家便各自干各自的事儿了。

        小心超人一如往常的,坐在沙发上,玩转一个已经不知道复原几次的魔方​。

       “啊!”循着声音看去,仅看到满地的纸张和半弯着腰,在一旁扶起因为不明原因而摔倒的粗心的博士。

       小心超人瞬移过去,将纸张一一捡起。“小心超人,谢谢你啊——嗯?”察觉到老幺的不对劲,低头看着小心超人手里握着的纸,是魔方店的宣传单,今天正好是他们店铺的十三周年,推出了一款纪念版的四阶魔方。

       掰着手指数了数自己这个月的零用钱,在发现还差一点的时候沮丧的撇了撇嘴。

        “来,拿去吧,”​从右边伸出来的大手上,躺着几张纸钞。顺着手臂往上看,博士微笑的看着小心超人,“提前预支零用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像是大孩子从小小孩手中抢过棒棒糖,喜欢看他们着急一样,博士莫名享受孩子们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看着他,

       即使​求知的来源不是学习。

       “期末考试要进前五名,可以吗?”​

       “好。”​接过博士手中的钱,小心超人一个瞬移,朝着魔方店去了。

       博士目送小心超人离开,随后朝着剩下四个孩子说道:“好了,我们开始准备吧——”

       ​今天大街上的人们异常的多。

       身为星星球最小的守护者,又是超人气的小心超人,刚出门不到五分钟,就被狂热粉丝们包围住了,一圈又一圈,放眼望去除了人头还是人头。

       这下麻烦了。小心超人这么想着。

       利用技能将自己瞬移到临近的屋顶,再开了隐身离去,混乱的现场只留下了粉丝们的呼喊声。

       ​ 在外兜兜转转了半天,几经周折后总算找到了魔方店。微低着头走进去,原本是想在货架上找到,可无果,只得寻问店内工作人员。

        前台小姐一眼认出他来,​小心超人眼疾手快捂在即将大叫的服务员的嘴上,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服务员激动的点了点头,小心超人才放开他的手。

       经过一番签名合影后,小心超人飘呼呼的走出店门,手上拿着他心心念念的魔方。

       ​小心超人摸了摸口袋里,今天早上博士给他的钱。他一分没花,店员小姐说是送他的生日礼物,不让付钱。

       那他​待会回去,把钱还给博士吧。他又没花,还回去就可以不用考进前五了吧?

       可现在还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问题,他从上午9点出来到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加上他路痴的属性......这什么时候能回到家?

       远在几十万光年外的伽罗打了个喷嚏​。

       晚上9点,终是到家了。

       好累。小心超人喘着气,打开家门,入眼确实一片黑暗。

       都不在?

       小心超人往屋内走,​摸着黑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

       “生日快乐,小心超人——!”​霎时,五个不同颜色的身影伴随着明亮的灯光一齐出现在小心超人眼中。他有些愣了神,直到博士走过来揉了揉小心的头,说道:“怎么了?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吗?”

       哦...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小心超人小幅度的点着头,​他确实是忘了。

       在哥哥姐姐们的簇拥下,小心超人听着他们唱着生日歌,仿照着之前开心超人过生日那样,闭上眼在心里许了愿,吹了蜡烛。

       小心超人疑惑的看着博士将蛋糕切成七份,正想开口,便听博士解释道:“伽罗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给他留着罢,我记得他喜欢吃蛋糕来着。”​

       也是。小心超人看着剩下的一块蛋糕上留着的几颗草莓,伽罗确实是喜欢甜食,尤其草莓蛋糕。

       “来吧来吧!小心超人过来拆礼物吧!”开心超人一把拉着小心超人就往旁边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礼物走去。

        “这是我送的!这可是我珍藏了很久的零食!”开心超人双手抱着一大袋用红色布袋装着的零食,袋子遮住了他的脑袋,开心超人摇摇晃晃的向前走,放在小心超人旁边,“我的‘家底’可全都给你啦!”

        “这是我自己设计的医疗包,方便携带,不管是自己还是和伽罗一起出任务,受伤了记得好好消毒包扎啊。”​甜心超人将医疗包装在小心腰间,将小包的使用方法仔细的说明给小心超人听。

        “本主角儿送的礼物可不与他们的相同。”​花心超人梳着头发,“我送人礼物都是投其所好!”

       “说了那么多,你送的呢?”​甜心超人不满的说,“就会吹牛。”

       “我哪有!”​花心超人急了,指着小心手里的魔方说,“那魔方就是我买给小心超人的!”

        难怪。小心超人回想着,怪不得那时小心超人把钱硬塞给店员​,人家也不要,原来是早就付过了。

       “博士。”​

​       “怎么了小心超人?”

       “钱,还你,我不用考前五了。”​很明显的肯定句。

       “哈哈,当然。”​宅博士笑着将钱收了回来,觉着这孩子的举动实在可爱,又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我...我忘了我准备什么礼物了......”​粗心超人挠了挠脑袋,随后又拍了一下脑门,“啊!我想起来了!”

        哒哒哒的​跑向礼物堆,找出一盒蓝色的礼物盒,“这是我设计的能量枪,只要输入一点能量就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伤害。小心超人你平常用的都是近身武器,太容易受伤了......”

        轻柔的拆开礼物,小巧的枪身非常方便携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枪身的颜色竟与伽罗的颜色有些相似。

       “哦对了,我还拜托甜心超人在医疗包的旁边设计了一个地方可以用来放置能量枪!”​粗心超人从盒中取出枪支,放在小包的侧面。

        “我呢....给小心超人的机车进行了一点点改装。”​宅博士打开立体蓝图,给小心超人解释道,“机车的系统比以往的更加稳定,即使能量失控也不会暴走,使用起来会更加安全。”

       “啊——博士!”​四个孩子不满的叫着。“哈哈哈,不用担心,我给你们每个人都改良好了。”

      “耶!谢谢博士!”​

​      小心超人拿着属于自己的一块蛋糕,瞬移至房顶上,寻着自己平日看星星的那个位子坐下,用叉子划出一小块送入嘴中。

       ​丝滑的奶油包裹着柔软的蛋糕,甜腻腻的口感并不是小心超人所喜欢的类型,出于今天生日的缘故,才偶尔吃上几口。

       “铃——”​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打破夜晚的宁静,小心超人将蛋糕放在一旁,手指划向接听键。

        ​“喂?”

       “小心超人,生日快乐。”​温柔的男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风声。

       “谢谢。”​小心超人说,他抬头看着天空,点点繁星如昨晚的一样,又有些不一样。

       “想知道你的礼物吗?”​冷不丁的冒出来这样一句话,宛如是把糖果放在小孩子面前诱惑他一样。

       “?”​小心超人虽然心智成熟,好奇心还是有的。

       “回头。”​他照着伽罗所说的,回过头去,入一眼的蓝色让他心里一惊。

       男人面带着微笑,朝他走去。他伸手抱住面前还处于震惊当中的少年,身上的沉重告诉小心超人伽罗此时的疲惫。

       “不是明天?”​小心超人回抱过去,简洁明了的四个字足以说明他的不解。

       “今天你生日,我赶着最后一班车回来了。”​伽罗把头埋在小心超人的颈脖间,温热的气体刺激着敏感的肌肤。立冬后的夜晚是寒冷的,在冷热的双重刺激下,小心超人颤了颤。

       “冷吗?”​伽罗抬头。

       “有点。”​小心超人如实回答,“对了,礼......!”嘴唇上的柔软斩断脑中名为“思考”的弦,看着在此出于震惊当中的小心超人,伽罗无奈,又不是第一次了,还没习惯。

       以后​怎么办。

       反应过来的小心超人一头扎进面前的人的怀中,火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至耳尖。小心超人觉得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似是醉酒,但又不是,体温迅速升高,冷什么的根本感觉不到。

       “还冷吗?”​伽罗问道,小心超人不说话,只是将脑袋埋的更深,算是默许。

       “小心超人......生日快乐。”​

       “今后的日子,还请多指教。”​


璀璨星空爱伽小
小心生日快乐!!!我不行了今天...

小心生日快乐!!!
我不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x

小心生日快乐!!!
我不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晚安x

病酒当歌

[11.13生贺/小伽]父亲

尝试了比较平淡的文风,写完了兴奋地问副人格看起来像不像不是我写的,他说这么渣一定是你写的

我:emmm

算啦,小殿生日快乐

cp向不明显小殿中心向

副cp粗开,我今天就要打上粗开tag


小心一直不喜欢那个叫伽罗的男人,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自从把他带回家后就没尽过一点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他总是很忙的样子,总是一个电话就会立刻转身离开,据说他是一名上将,但这和小心有什么关系呢,小心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

上将的居所是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不大,只有一个卧室,伽罗在家的时候就搂着小心睡,在军营的时候就只有小心一个人窝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早上醒来后去厨房,踮着脚取下保温的...

尝试了比较平淡的文风,写完了兴奋地问副人格看起来像不像不是我写的,他说这么渣一定是你写的

我:emmm

算啦,小殿生日快乐

cp向不明显小殿中心向

副cp粗开,我今天就要打上粗开tag






小心一直不喜欢那个叫伽罗的男人,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自从把他带回家后就没尽过一点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他总是很忙的样子,总是一个电话就会立刻转身离开,据说他是一名上将,但这和小心有什么关系呢,小心只是想和他待在一起。

上将的居所是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不大,只有一个卧室,伽罗在家的时候就搂着小心睡,在军营的时候就只有小心一个人窝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早上醒来后去厨房,踮着脚取下保温的粥和菜,厨房与阳台连着,小心不止一次有过跳下去的想法。

小心今年五岁,应该上幼儿园,右手神经折断但没截肢,右脚有点跛,是在大楼炸毁时被混凝土块压的。吃完早饭,尽最大的努力关上防盗门,楼道贴的都是小广告,接着隔壁刚上小学的阿奇带着他去幼儿园。

小学不喜欢说话,阿奇话很多,两个人上学路上一向很尴尬,阿奇最喜欢讲伽罗,小学最不想听到就是上将的名字。


小心曾和伽罗约好让他来接他放学,然而小男孩在校门口从黄昏站到天全黑,直到那条跛脚实在受不了了才在花坛边坐下。最后伽罗也没来,来的是芬奇,附近中学的美术老师,是伽罗让他来的。

伽罗有事时总喜欢把小心丢给他照顾,芬奇并不喜欢带着小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小心写作业的时候总是在旁边看手机,小心右手动不了,是用左手写字。他的一个朋友莉莎却很喜欢小心,说着“好可爱哦”蹲下来揉小心的脸,于是这个男人的表情才会缓和一点。

上将大人偶尔会百忙之中抽空打电话过来问小心的情况,只有这个时候芬奇一直对小心冷着的脸才会露出温柔的神色,小心怀疑他只是想听伽罗的那句“谢谢”。


小心曾在睡觉的时候偷偷爬起来把伽罗的手腕与床角用绳子绑在一起,他看见有着蓝色长发的男人苦笑着睁开眼,然后轻而易举地挣开了绳子。


小心曾不满伽罗手心的温度,夏天每次递过来的冰糕都是化的,因为那里有一条能量管道,男人全身冰冷,唯有有着能量管道的部位是温暖的,因为里面是燃烧的生命。直到小心被阿卡斯送去医院,握着戴着呼吸罩的伽罗冰凉的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希望这个男人能一直温暖下去。

这样的场景在小心的记忆里多次重复,小心见伽罗十次有五次是在重症监护室,有一次是在门外看见一个紫发的男人吻着昏迷的蓝发青年的手,小心问身后的阿卡斯那人是谁,阿卡斯点了一支烟,答道:“凯撒。”

“医院禁止吸烟。”小心出声提醒。

“用不着你个小鬼管。”

“阿卡斯,在医院,”名为凯撒的人转过头,眯着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病态,“是禁止吸烟的哦。”

阿卡斯这才“啧”了一声,掐灭香烟扔进了垃圾桶。



和小心一起玩的是一个叫开心的孩子,他比小心惨一点,双腿截肢,一条在膝盖,一条在膝盖还要往上的地方,左手没有手指,右脸经过多次修复手术看起来还是人不人鬼不鬼,但他又比小心幸运一点,他的继父是一个有着栗色短发、深蓝色眼眸和六点雀斑的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好像一个少年,叫粗心,人如其名,非常粗心,经常忘记东西,但关于开心的事永远不会忘记,记得接他回家,记得他爱吃的菜——尽管开心根本看不出喜好,好像什么都喜欢,又好像什么都不喜欢,记得他的假肢不方便,记得他喜欢笑。

小心觉得开心很强势,毕竟是个会把假肢卸下来打人的孩子,原因只是一个小朋友踩了小心的跛脚不肯道歉。

有一次开心和小心说:“我跟你说哦,人如果被这样反应会很大呢。”说完朝着小心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小心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回手打了过去,开心躲避不及,一屁股坐在地上,粗心连忙喊:“没事吧?”

“没事!”开心笑嘻嘻地说。“我就说吧,反应会很大呢。”


后来小心把这个在伽罗身上试了一下,看着青年涨红的脸,小心又恶趣味地舔了舔对方的耳垂,颤抖的伽罗看小孩子的暴行没有停下的意思,一手挡着脸,一手把小孩按进怀里,说:“赶快睡。”



开心又和别人打架了,这次原因也差不多。幼儿园要演话剧,小心抽到的签是王子,一个孩子不满意,说他们不要跛脚的王子。其实小心一点也不想演王子,说真的他其实一点也不想演任何角色,甚至连签都不想抽。但是开心不满意,和那孩子争辩起来,他不擅长语言,于是最后还是和人家打了起来。

老师很生气,把粗心叫了过来,一脸愠怒地对他说了开心的事。

粗心满脸歉意,说:“抱歉,您能再说一遍吗?”

老师重新说了一遍找他来的理由,只听粗心问:“老师,您找我来做什么?”

“啊啊抱歉,您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忘了。”

“能再说一遍吗?”

“诶我要说什么来着?”

一次又一次,老师终于不耐烦了,“好了好了您走吧。”

粗心微微鞠了一躬,走出门来,开心正在门外等他,他笑笑,低头在那孩子耳边轻声道,“以后不要再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了哦。”

这一切,小心都看在眼里。


小心没有告诉伽罗话剧的事,因为他觉得说了也没用。反倒是上将在看到老师的短信后,向来平淡的脸上有了一丝欣喜。

“小心要演话剧吗,太好了,还是王子呢。”

小心不语,低头扒着饭碗,听着上将“一定会去看”的承诺,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他。


小心有了一点期待,是的,他开始期待,尽管那是不可能的。


一直到话剧快结束时伽罗都没有出现,更糟糕的是演骑士的蓝发小姑娘因为早上没吃早餐晕倒了。大家慌作一团,而站在舞台上的小心面对着观众们的疑惑依然没有表情。

伽罗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因为前门已经关闭,他是从后门混进来的,一进门,就被老师拦住请求了些什么。

小心看到上台的伽罗,一直没有变化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些许惊异,他本来穿的就是骑兵的服饰,所以也无须换装,那人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拉起他的手,眸中闪耀着星辰一般的光芒,“您的骑士,伽罗,编号TC9527,愿听差遣。”

小心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好!”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观众们站起身。



噩梦来临的那一天是小心的生日,伽罗说好一定陪小心过,两个人提前一周就把屋子装饰好,破旧的公寓多了一点生机,因为伽罗要出几天的公差。

那天晚上,小心一直在等伽罗,从放学开始,等啊等啊,等到小鸟都归巢了,等到夜来香开花了,等到月明亮亮地挂在深紫色夜空的中央了,伽罗还是没有回来。

小男孩感到非常困,上下眼皮像不愿分开的好朋友,不停地合到一起。

终于门响了,小心以为是那人回来了,然而,不是伽罗,也不是芬奇,而是阿卡斯。小心不知道他来做什么,还没等开口问,只见红发青年铁青着一张脸,上来拉起他就走。

小心自然要挣扎,大声质问他伽罗在哪。青年不回答,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外走。

匆匆忙忙的,没有关灯,没有锁门,也没有解释,阿卡斯一路拉着小心,沿街匆匆而过的是城市的夜景,前面的青年没有穿军装,穿着一件帽衫,兜帽遮住了半张脸。

他们一路辗转,先是走路,然后坐汽车,再坐火车,小心扒在列车冰冷的窗上,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问:“我们要离开这里吗?”

阿卡斯依然没理他,低头点烟的眼神说不出的阴郁。

小心在过道看到了阿卡斯的通缉令。

黑发男孩默默地回到座位上,没有再多问一句。终于零点过了,小心的生日过了,阿卡斯不知道今天是小心的生日,所以没有一句祝贺,两人沉默地坐着,直至黎明到来,重获新生的太阳钻出了地平线,终点站到了。



阿卡斯成了小心的新养父,这个男人更没有耐心,吸烟,酗酒,没有固定工作,提起伽罗就会对小心大发雷霆,他们住在一个离原来的城市很远的地方,也许到了另一个国家,但是他在供小心念书,一直在努力供应,然而小心的成绩并不好,数学勉强及格,余下全挂,阿卡斯从不生气,他没权利也没义务对小心生气,所以一直这样。


小心18岁生日那年,依然没有祝贺,他坐在窗边,在冰冷的窗上哈了一口气,用指尖画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形,“您的骑士,TC9527,愿听差遣。”那人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小心咳咳低笑,把额头靠在窗上,伽罗,你个混蛋。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阿卡斯走进门,二话不说地拉起小心就走,小心正在准备考研的论文,没空理他,那人却强硬地把他拽了起来。

先走路,然后坐火车,再坐汽车,上次在晚上,这次是白天,依然没锁门,没解释。阿卡斯带小心去了一个墓园。今天是3月20日,小心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但阿卡斯知道,这是伽罗确认牺牲的日子。

阿卡斯点了一支烟,说:“看看吧,你父亲。”

“墓园禁止吸烟。”小心出声提醒。

“知道了。”阿卡斯掐灭烟,塞进了裤袋里。

小心看着眼前白花花的墓碑,没什么感想。他能有什么感想,那人在他极小的时候离开,昙花一现般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却留下了如此美好且痛苦的记忆,他能有什么感想?


小心见到了长大了的开心和粗心,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小心不知道如果伽罗还活着,他们能不能走到这一步。开心的右脸看起来已经几乎正常了,右眼也能微微睁开了,一双脆蓝的眼睛险些又让小心想起伽罗。

那孩子还想原来一样单纯开朗,从他口里,小心知道了他离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卡斯越狱了,城市沦陷了,伽罗牺牲了。


小心回到那个公寓,试图找到一些伽罗留给他的东西,一张字条、照片、一段录音或者什么都好,但他没找到。最后他打开冰箱,破旧的冰箱门几乎在他拉动的瞬间就掉了下来,冰箱里一股酸臭味、尘土味纠缠在一起扑面而来,小心看到了一个蛋糕盒,蛋糕已经烂光了,只剩下。一个蛋糕盒。

在他触碰到的一瞬间,碎了。





thanks for your watching!



善逸中心⚡盒
是鬼灭pa! 最近鬼灭上瘾中...

是鬼灭pa!

最近鬼灭上瘾中


五个人都是被博士收养的,开甜花粗四个是在孤儿院里找到的。一年后宅府经历了一场鬼的袭击,小心被血鬼术控制成了袭击者,但是因为博士的温柔对待选择挣脱控制,保护了博士,在此之后成了宅家的老幺。

博士一直在负责研究鬼(包括生理构成到弱点再到血鬼术原理等等方面的研究),几个孩子耳濡目染下加上自身的正义感决定加入鬼杀队。但博士并不是非常同意,“这并不是小孩子该做的事”,随着五个人接的任务难度上升,这两年担心的程度也在直线上升。

开心

是大哥(虽然真的很没有长男范),天生力气很大,很贪吃,心里年龄是永恒的三岁。武器是拳头和日轮刀和回力标。力气之大甚至能不使用日轮刀...

是鬼灭pa!

最近鬼灭上瘾中


五个人都是被博士收养的,开甜花粗四个是在孤儿院里找到的。一年后宅府经历了一场鬼的袭击,小心被血鬼术控制成了袭击者,但是因为博士的温柔对待选择挣脱控制,保护了博士,在此之后成了宅家的老幺。

博士一直在负责研究鬼(包括生理构成到弱点再到血鬼术原理等等方面的研究),几个孩子耳濡目染下加上自身的正义感决定加入鬼杀队。但博士并不是非常同意,“这并不是小孩子该做的事”,随着五个人接的任务难度上升,这两年担心的程度也在直线上升。

开心

是大哥(虽然真的很没有长男范),天生力气很大,很贪吃,心里年龄是永恒的三岁。武器是拳头和日轮刀和回力标。力气之大甚至能不使用日轮刀就压制普通的鬼。使用的呼吸是炎之呼吸,但也会一点水呼。战斗起来是完全的直觉派,身体比思想更快。过于天真开朗的性格虽然让他收获了很多朋友,但也多次中了鬼的骗术。正常状态下很友好可亲,生气起来却异常恐怖。“不可饶恕”状态下甚至能砍断上玄的脖子。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把回力标掏出来的。

甜心

二姐,是可靠的姐姐(除了做饭),胆子很大,一点也不怕鬼,甚至会将遇到过的鬼当做写作素材。很擅长医疗,但实力也不弱。使用的是水之呼吸。身上的披风是她曾经迷恋的神秘黑衣人留下来的(虽然她现在已经知道神秘人是谁了),博士将披风洗干净送去裁剪缝改后送给了甜心。被花心调侃过如果用料理杀鬼的话一定能轻轻松松当上虫柱,结果花心被打进蝶屋一星期。

*花粗阿宅伽小后续缓慢掉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