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世架空

3浏览    4参与
香浓芝士

【原创】回忆小插曲

游戏对于大部分人意味着什么?有趣的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


对于妮娜而言,在她小时候。她的母亲对她十分严苛,她根本无法像其他小魔女一样玩耍,游戏是个离她很远的东西。


不过她还是有一样,妮娜觉得大概可以被称作是“游戏”。


小时候妮娜总是在莱斯面前装作自己受伤,还是少年的莱斯会变得与平常高冷自持的模样不一样,他会紧绷着眉头、焦急地去找着伤药。


她这样做不知道有多少次,那时候她就在想人到底有几幅面庞?明明很担心她,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后来随着母亲的离世,魔女和恶魔们时战争变得更加激烈,只有十一岁的妮娜硬着头皮登上了母亲的王座。


她成了魔女们的王,努力地用着自己的所有力...

游戏对于大部分人意味着什么?有趣的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


对于妮娜而言,在她小时候。她的母亲对她十分严苛,她根本无法像其他小魔女一样玩耍,游戏是个离她很远的东西。


不过她还是有一样,妮娜觉得大概可以被称作是“游戏”。


小时候妮娜总是在莱斯面前装作自己受伤,还是少年的莱斯会变得与平常高冷自持的模样不一样,他会紧绷着眉头、焦急地去找着伤药。


她这样做不知道有多少次,那时候她就在想人到底有几幅面庞?明明很担心她,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后来随着母亲的离世,魔女和恶魔们时战争变得更加激烈,只有十一岁的妮娜硬着头皮登上了母亲的王座。


她成了魔女们的王,努力地用着自己的所有力量保护自己的族人,不惜一切代价地想停止这场战争,她一直在往前走,没有回头,慢慢地和莱斯的话变少了,以前还能嬉戏打闹,长大后,他用着他一副冰冷克制模样面对她,每当她欣喜地叫着他的名字,他会朝她跪下来叫着她:“王上。”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她看着离她不到三米的莱斯,只觉得他们间隔了亿万的星河。


最开始,她会软软地一如从前那样对莱斯说:“莱斯,她们都不在,你起来吧,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你是王,我是仆。”莱斯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情。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妮娜啊。”


回答妮娜的是莱斯的沉默,莱斯愈是安静,妮娜的心上的裂口就裂得越开。


“那你就这样跪着吧,以后也不要叫我的名字。给我跪到你晕厥为止吧。”说完,妮娜大步地离开了。


妮娜和莱斯这两个人谁更可怜呢?


大概是妮娜吧,她交出去的爱没有回应,于是她一直将自己关在笼子里。


她用着暴虐幼稚地手段吸引着莱斯的注意力,可是莱斯早早地给自己戴上了枷锁,他明白两人之间地位的不对等,所以他隔绝了一切可能的发生。


他爱着妮娜,即使她任性、暴虐,只是妮娜是王,他是仆。


妮娜还不明白他现在的行为有何意义,但是莱斯相信等妮娜在王座上再呆个十年,她就会明白阶级和血统是多么的重要。


魔女和恶魔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可是迎接他俩的是命运的捉弄。


妮娜被恶魔杀死了,可笑的是恶魔是变成了莱斯的模样才接近了她。


莱斯不知道,妮娜在死亡来临时,心心念念地都是他。


妮娜也不知道,莱斯为了她的生命,付出了什么。



不过现在妮娜用另外一种方式存活着,靠着莱斯和领主的契约。


这一次,妮娜想认真地活下去……


不是以魔女之首的身份活下去,而是以妮娜.古德的身份活下去。


妮娜被小丑的“游戏”两字带到了过去,不过片刻,她反应了过来。



她看着小丑,认真地回答:“好啊,我最喜欢玩游戏了。”尤其是和莱斯。



香浓芝士

【原创】比利:我很稳重,从不动手

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稳重”的男孩比利没有大叫。


比利觉得自己大概是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在心里不断地暗示自己:“比利你看到的是幻觉,对没错幻觉,你一定是因为太累所以产生了幻觉。”


比利这下放松了些,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


比利一感到焦躁就想吃东西,他想走过去拿下桌上的巧克力泡芙,可是他胆子又小不敢靠近。


与现在相比比利觉得自己十二岁之前的生活轻松极了,虽然偶尔会被欺负和恶作剧,但是还不至于会危害他的人生安全。


“太焦灼了,啊,好想吃东西。”比利看看那个女人,又看看巧克力泡芙,最终比利发现,比起人生安全还是巧克力泡芙更有吸引力。


不吃巧克力泡芙,...



面对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稳重”的男孩比利没有大叫。


比利觉得自己大概是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在心里不断地暗示自己:“比利你看到的是幻觉,对没错幻觉,你一定是因为太累所以产生了幻觉。”


比利这下放松了些,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


比利一感到焦躁就想吃东西,他想走过去拿下桌上的巧克力泡芙,可是他胆子又小不敢靠近。


与现在相比比利觉得自己十二岁之前的生活轻松极了,虽然偶尔会被欺负和恶作剧,但是还不至于会危害他的人生安全。


“太焦灼了,啊,好想吃东西。”比利看看那个女人,又看看巧克力泡芙,最终比利发现,比起人生安全还是巧克力泡芙更有吸引力。


不吃巧克力泡芙,他会“死”的。


他快速地跑去拿了巧克力泡芙,然后又迅速地返回了衣柜旁。


由于体重的因素,比利感到有些劳累,靠在衣柜门大口地喘着气。


在第一口巧克力泡芙下肚后,比利的理智回归了大脑。小嘴不停地的嚼着泡芙,发出脆脆的声音。


就在比利吃着泡芙认真地回忆刚刚的魔法阵的阵型的时候,趟在地上女人缓缓地起了身。


比利身体靠在衣柜门口,感到自己的心脏快蹦到嗓子眼,可是由于一紧张就想吃的习惯。


比利的嘴还是不停地嚼着巧克力泡芙,并不停地往嘴里塞泡芙。


“阿亚大帝保佑,生命之树保佑,哥哥保佑,我还不想死,我还有一箱的泡芙没吃。”比利神叨叨地念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妮娜向她走过来。


看着妮娜靠他越来越近,比利的腿止不住地发抖。


比利之前无论怎么被人欺负,他都没有这样害怕绝望过。


他在心里抱怨着刚刚自己许愿时的作死,并骂着自己:“你个憨东西!”


“不行,得想解救办法!比利快拿出你上次在考试作弊的机智!”


于是,刚醒过来还迷迷糊糊的妮娜,就看见眼前的这个胖孩子,拿出一袋零食半跪着对她说:“恶魔大人,请让比利为你献出世界上最美味的泡芙!”


妮娜看着面前的男孩突然跪下给她递上了吃的有点摸不着头脑。


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呢?



“我讨厌吃甜东西。”



不喜欢甜东西,难道只喜欢吃肉吗?比利被自己这样想法吓坏了,妮娜也有些疑惑,为什么自己一清醒,就有个小孩问你吃不吃东西?


“我可喜欢吃甜食了,我觉得我的肉都是甜的。”比利有些颤抖着说。


“那你挺厉害的......”


气氛有些尴尬,两人相视无言,毕竟谁都不认识谁,而且妮娜刚挂掉,然后现在发现自己还有手有脚,面前还出现了个问你吃不吃东西的小胖子。


妮娜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太硬了,像是用石头做的。


妮娜转过头去观察那个小胖子,感受到妮娜视线的比利,不争气地抖着自己的身体,他的内心已经在想妮娜一会怎么吃他了……


“小胖子,我能摸摸你吗?”


“?”比利有些疑惑,难道这个女恶魔是打算先看肉质好不好,再动嘴吗?比利摇了摇头,有些抗拒。


为什么这个小孩这么怕自己?难道她长得很可怕?妮娜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摸到什么伤口也没摸到什么角,妮娜又朝着有反光的玻璃看了看自己的脸,没事啊,这个小胖子怕她干嘛?


“你这么怕我干嘛?”


比利警惕地看着妮娜,妮娜一头雾水,她是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了?


“小胖子,我告诉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比利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不仅如此身体还慢慢地往后退。


“别这样看我,你别动!”


小怂孩比利:“别过来!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再过来我就,我就死给你看,到时候我的肉就不新鲜了,呜呜呜呜。”


“......”


好的,沟通是不存在沟通的,两个人的思维根本不在一个频道,妮娜想着不如把这小孩抓住问一问。


于是妮娜冲过去想抓住比利,小怂孩由于害怕身体的灵敏度是平日的十倍,妮娜要轻易地抓住比利还是有困难的。


同时刚刚和妮娜说话的时候比利用脚勾到了哥哥送他的可以免除一次攻击的宝石。


比利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于是他主动地发起了一次很基本的魔法攻击,由于他能力较弱,只发出了一次光束。


比利没有想过妮娜现在根本没啥能力,妮娜躲闪不及,光束攻击到了妮娜的肩膀。


妮娜的身体由领主精心打造,大概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


光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擦破了妮娜的衣服。


妮娜没想到比利这么害怕竟然还能对她发起攻击,妮娜朝比利的光束攻击到的肩膀看去,她的身体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结合到她来这里之前领主的谈话和动作,她想她地狱领主大概给她打造了一副新的身体。


比利看到妮娜毫发无伤,他绝望地想:“他该多吃几包巧克力泡芙的!”


妮娜觉得面前的小胖子真会伪装,之前都是在拖延她的时间!再加上比利先攻击了她,她彻底没了耐心,她快速地抓住了懵住的比利。


而在他们俩身体接触地那一刻,他们之间光芒大作,古老禁忌的黑魔法阵在他们周身出现。


这一刻,整个国家的人民都感受了大地的颤抖,而军事中心也探测到了古老黑魔法力量。


在被妮娜抓住的那一刻,比利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


哥哥也曾经因为他不愿意去学校,也像妮娜这样抓住他。


比利心里明白自己的懦弱 、胆小,与他优秀的哥哥对比,他是如此的平凡。


他总是逃避,他害怕被人说魔法天才的弟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所以他即使被附近的孩子欺凌,他的魔法能力也没有怎么长进。


他根本没有去想过学习魔法,也没有想过去反抗。


妮娜和比利的周身光芒大作,比利察觉到了很强大的力量,以他们两个为中心向四处散开。


比利此刻的胸口热热的,有轻微地刺痛感。


待他们两个回过神来,比利赶紧把衣服解开,看到了自己胸口黑红色的印记。


“契约达成!”空气里不知道谁说了句。


比利和妮娜皆是一惊,两人靠得较近,很明显刚刚的声音不是他们俩发出的,比利和妮娜警惕地向四周看去。


房间里的桌子突然倒塌,接着是座椅。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面,它四处的窜走。


看着周围越来越多倒塌的家具,比利的嗓子眼提到了胸口,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妮娜大吼了声:“出来,闹够了没!”


话音刚落,一个角落里就窜出了一个有着翅膀和尾巴的小怪物。


“尼古,很高兴为你服务!”小怪物扑腾地扇着翅膀,红色的身躯,五官看起来像是人类世界里的婴儿,但是长着角和长长的尾巴。


比利对此感到心肌梗塞,就算他平时不爱学习也能认出这是标准的恶魔长相比他身旁的女人看起来更像恶魔。


妮娜没什么感觉,眼前的这个小恶魔是常见的契约恶魔,没什么攻击性,主要负责完成契约内容,想到比利胸口的印记和刚刚的魔法阵,她可能无意间和这个小孩下了契约,她得知道他许了什么愿望。


妮娜看向比利,小胖子一脸惊魂失措没了刚刚攻击她的镇静。妮娜开口向比利问道:“小孩,你许了什么愿望?”


比利这才慢慢的缓过神来,但是他想到生日许下的愿望,果然他该多吃几包巧克力泡芙。


妮娜看着一旁的比利沉默不语,开口解释:“我和你在刚刚达成了契约,这个小恶魔是契约监督者,别看它小,如果我们不完成契约,会被它吃掉的。”


比利神色莫名,他现在后悔极了,“我....刚刚...许下了世界毁灭。”说完他赶紧去观察了妮娜的神情,果然恶魔不愧是恶魔,妮娜一脸镇定,表情都没有变过。


妮娜此刻只觉得,熊孩子能毁灭世界这句话是真的。


“怎么回事?”妮娜问那个叫尼古的小恶魔。


小恶魔扑哧地扇着翅膀,眨巴着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妮娜大人,莱斯大人为了复活你和领主达成了交易,现下就是一个复活你的机会。只要完成和这个孩子的契约就可以复活哦。”


“莱斯和领主达成的契约,我可以看吗?”


“不可以的哦,是非常难以看到的哦。”


妮娜烦恼地扶着自己的额头,她就知道,莱斯会这样做,他真真真是个大傻子!


“这个契约有期限吗?”


“在这个小胖子死之前实现都可以哦。”


“可以反悔吗?我不想要这个愿望了。”比利在一边弱弱地说着。


小恶魔冷冷地甚至有些瞧不起地看了眼比利,它扇着小翅膀,落在了比利的肩膀上,靠近了比利的耳朵,故作恐怖地说:“不能反悔,而且不实现会被我吃掉哦。”


比利被尼古吓得大叫,挥舞着手,想把身上的恶魔赶下去。


比利房间里的声音可能太过于吵闹,引起了家里人的关注。


门口传来了叩门和姨母的声音:“比利,快睡觉了!”


这才让比利他们安静了下来,待姨母离开后。


“好了,小胖子。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世上最厉害最伟大的永恒魔女,妮娜.古德。”妮娜侧着头观察着比利的表情,这个小胖子竟然一脸呆滞地看着她,妮娜有些自豪地想着大概是被她吓傻了吧,“我授予你和我见面不要行跪礼的权利!”说完,妮娜一脸高傲地看着比利,心里想着小胖子感觉感恩戴德吧,这可是很高的权利。


然而比利一脸无语地看着妮娜,“……”他该怎么做?生活好艰难啊,最后他盯着妮娜,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我是比利.林恩,很高兴认识你。”话落,比利朝妮娜伸出了手。


妮娜斜着眼睛,看着比利的小胖手,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世界的礼仪毕竟都是不一样的,妮娜在那边可没有握手的习惯。


不过妮娜还是模仿着比利的行为伸出了手,“以后合作愉快!比利”


比利楞了楞,猜到了妮娜是异世之人,他也就没管这些了,“合作愉快,妮娜。”


妮娜沉默了一会,除了莱斯和母亲,第一次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她有些不适应,但是看着比利小小的样子,她默许了比利叫她名字的行为。


“我是尼古,地狱里最最最可爱的契约恶魔,最喜欢吃小胖子!”


尼古从旁边窜了过来,停在了两人中间,他看着比利,表情恐怖地看着他。


比利的小脸白了又白,看着尼古,想着尼古是实打实的恶魔和画本里面一模一样,也不知道他的话有几分真假,之前好不容易放下的戒心,一下子又被挑起来了。


妮娜直接伸手抓住了尼古的脖子,将他从空中扯了下来,她用力地压着尼古,朝比利说,“不要管他,他吓唬你的。”


比利的恐惧散了些,心里对妮娜有了些好感。


“谢谢你。”


之后的谈话,妮娜也从比利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结构,这个世界有四个州,六个大国,现在所处的国家被分为了十三区,编号前三的是区富人区,四到九区是平民区,最后九到十二个区可以看作是平民区,十三区是军事区。


这个世界和妮娜的世界有所不同的地方是,这个世界军人的地位最高,而魔法师大多数也是军人,在这个世界要成为魔法师是需要考取特别证书的。


同时,每个魔法师由于自己擅长的咒语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分类上并没有详细的分类,不过擅长制作魔法工具的魔法师被称为魔具师,擅长治疗和祝福的魔法师被称为圣者,擅长诅咒和攻击的魔法师称为黑魔法师。


每个魔法师都有对应的能力等级,从高到底分别是level s、level a、level b、level c、level e。


连了level e等级都如法到达的人,无法被称为魔法师。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世界没有魔女,更确切的说女性魔法师,很早之前因为战争的投入已经消亡了。
















香浓芝士

【原创】小胖子,你想毁灭世界?

魔女死亡后,她的灵魂会通向哪里?


妮娜.古德至少在二十一岁之前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毕竟她自认为自己强大到可以干翻所有的恶魔。


但是她还是死了,死在深爱着自己的恶魔手中。妮娜其实有些后悔的,她之前不该对潘恩动恻隐之心,她将他的心踩了地上,作为一个狠辣的恶魔凭什么会对自己善良呢?


她该杀死他的……


妮娜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轻,或者说她的身体已经没了,幸运的是她还有意识。


隐隐约约她还能听到莱斯和地狱领主这个狡猾、奸诈恶魔的谈话,她该想到的,莱斯和领主背着她达成了交易。


想到这,妮娜觉得莱斯可真是个傻瓜。


他只为她一人活着,即使做些坏事,也是为她。


也...

魔女死亡后,她的灵魂会通向哪里?


妮娜.古德至少在二十一岁之前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毕竟她自认为自己强大到可以干翻所有的恶魔。


但是她还是死了,死在深爱着自己的恶魔手中。妮娜其实有些后悔的,她之前不该对潘恩动恻隐之心,她将他的心踩了地上,作为一个狠辣的恶魔凭什么会对自己善良呢?


她该杀死他的……


妮娜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轻,或者说她的身体已经没了,幸运的是她还有意识。


隐隐约约她还能听到莱斯和地狱领主这个狡猾、奸诈恶魔的谈话,她该想到的,莱斯和领主背着她达成了交易。


想到这,妮娜觉得莱斯可真是个傻瓜。


他只为她一人活着,即使做些坏事,也是为她。


也正是因为这个傻瓜,妮娜才有了致命的弱点。


可能谁也想不到地狱深渊最强大的恶魔都无法杀死的伟大魔女,可以轻易地被自己的仆人杀死。


因为她喜欢他啊,她喜欢莱斯这个大傻子啊。


所以当潘恩伪装成莱斯将刀刺进她身体的时候,她还想着如果真的是莱斯就好了,她对他这么狠心,莱斯捅她一刀也没关系……


即使莱斯杀死她也没关系的,妮娜已经达成了母亲给她的使命,她的生命迟早会早早地逝去,比起死在恶魔手里,妮娜更想最后死在莱斯的怀里。


可是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妮娜觉得魔女死亡之后,灵魂脱离肉体大概是通往另一个世界。


因为她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拉着她,将她引到另一边。


她能够感受到另一个世界黑暗与光明,她感受到魔法的力量环绕着她的灵魂,充盈着她不存在的躯体。




“这个世界糟糕透了,大人们糟糕透了,小孩子也糟糕透了,恶魔大人,我希望我的世界能够被毁灭,带我去哥哥那里吧。”


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不知哪里传了过来,妮娜从昏沉的状态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妮娜疑惑地想着。


拉扯着妮娜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她仿佛成了鱼缸里的鱼,一下子被人从水里舀了上去。


*

而在另一边,刚结束了生日派对的比利,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在他许下愿望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联通了另一个世界。


比利觉得这样的感觉真是奇怪极了,脱下了外套,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他拿起了《魔法百科》。


比利查找片刻,还真的找到了一点东西。《魔法百科》记载道:“魔法是一样很神奇的东西,很难被约束,很难去学习。


不过幸好我们拥有伟大的阿亚大帝,在他制定的一系列的使用魔法的规则下,我们再也不担心使用魔法不当会被反噬,也不会因为魔法师稀少而争相抢夺。


可是魔法现在的研究还不透测,有很多魔法师协会无法解释的现象。据我们所知,魔法分攻击魔法,治愈魔法,预言魔法等,我们能够使用并且轻易分类这些魔法。


但是世界上有一类的魔法师拥有实现愿望的魔法,虽然听起来可笑,但是事实正是如此,在一千年前的大陆上,曾有魔法师许愿世界毁灭,于是大陆被分裂,城市被毁灭。


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但是我确信着,这世上的确拥有这样天赋的魔法师,让人安慰的是这样的魔法师及其稀少,可能有人过完了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个天赋。毕竟这个世上没有咒语,没有媒介去实现愿望。”


看完后,比利吓得赶紧关上了书。


“该死的,我好像闯大祸了。”比利发愁的抓起自己两边的头发。


可是他又想到了自己魔法天赋平庸,于是他又安慰自己:“你就是个平庸的小胖子,放心吧,你没有实现愿望的魔法。”


比利赞同地点了点头,并不停地暗示自己:“你是个平庸的小胖子,多吃多睡,少想事。”


待自己心情恢复后,比利拿起了珍藏的巧克力蛋糕高兴的吃了起来。


突然,比利的卧室的地上出现了黑红色的魔法阵,魔法阵的阵纹不停地转动,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降临这个世界。


来不及细想这是什么,胆小的比利第一时间选择躲了起来。


比利惊慌之下丢掉了手中的蛋糕,他努力地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躲进了自己的衣柜里。


躲在衣柜里的比利,拿出哥哥之前送他的项链,他双握着项链,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待衣柜外的红光逐渐消失后。


胆小的比利,才鼓起勇气轻轻地推开衣柜的门,慢慢地从里面伸出头。


比利朝那刚刚显现出魔法阵纹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女人趟在了那里。
























































香浓芝士

【原创】生日快乐?

男孩比利今天满十二岁,可是他并不开心。他不想要新的玩具,也不想要这个浮夸的生日派对。


在比利家的大厅,比利的姨母和欺负比利的孩子们坐在了比利的身边,男孩比利作为今天生日派对的主角,现在他该许愿催蜡烛了。


可是比利仿佛有什么心事,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迟迟没有闭上眼睛许愿。


感受到尴尬气氛的比利姨母,用手肘顶了顶比利的肩膀暗示他赶紧许愿吹蜡烛。


比利在这个时候回过了神,比利环视四周,今年比利的生日宴会有一个重要的人没有过来。


男孩比利在这个世上唯一在意的人,也大概是这个世上唯一真正关心比利的人—比利的哥哥。


本该他应该早早的过来准备生日宴会,同时他会像往年一样...

男孩比利今天满十二岁,可是他并不开心。他不想要新的玩具,也不想要这个浮夸的生日派对。


在比利家的大厅,比利的姨母和欺负比利的孩子们坐在了比利的身边,男孩比利作为今天生日派对的主角,现在他该许愿催蜡烛了。


可是比利仿佛有什么心事,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迟迟没有闭上眼睛许愿。


感受到尴尬气氛的比利姨母,用手肘顶了顶比利的肩膀暗示他赶紧许愿吹蜡烛。


比利在这个时候回过了神,比利环视四周,今年比利的生日宴会有一个重要的人没有过来。


男孩比利在这个世上唯一在意的人,也大概是这个世上唯一真正关心比利的人—比利的哥哥。


本该他应该早早的过来准备生日宴会,同时他会像往年一样,送给比利一个特别的礼物,可是上个月,他死于了一场军事演习。


比利是个魔法天赋平庸的孩子,他的魔法水平连Level e都无法达到,但是他有个魔法等级level a的哥哥。


比利平时胆小自私,不爱学习也不爱和人玩耍,所以只要他哥哥不在他身边,他就会被同龄的孩子欺负。


他厌恶着自己的平庸,又嫉妒喜欢着自己的哥哥。


他察觉到了哥哥的死亡不是意外,可是他害怕去面对,他觉得自己弱小又胆小,他最擅长的事情大概就是逃避了。


比利看着眼前印着笑脸的生日蛋糕,他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糟糕透了,大人们虚伪肮脏。


同龄的孩子们看似无害,却欺负着他,他们扼杀了他对生活的乐趣与希望,最重要的是比利唯一的在意的哥哥也死于了一场意外。


比利身旁曾经将比利的头摁进马桶的孩子嚷嚷道:“小胖子,快许愿吹蜡烛啊!”


小孩的家长察觉到孩子话语的不恰当,赶紧向比利的姨母道歉,比利姨母大方的接受了道歉,看似亲昵地摸着比利的头:“我的比利是不会在意的对吧?”


比利的眼神暗了暗,手握成拳头,心里有个声音说:“看啊比利,他们都不在乎你,你可有可无。”


比利抬起头礼貌地对道歉的家长说:“没关系的,我和希里玩得很好,我有时候也会叫他小雀斑。”说完,比利“友好”地看了一眼希里,希里眼神带着威胁,捏碎了身边的小蛋糕。


比利闭上眼睛开始许愿,十二岁男孩的对生活的怨念和恨意让他不再是个“正常孩子”。


心里无数个声音交织着想要破壳而出,最终那个最恶意的心声赢得了胜利。


“这个世界糟糕透了,大人们糟糕透了,小孩子也糟糕透了,恶魔大人,我希望我的世界能够被毁灭,带我去哥哥那里吧。”


许下这样的愿望,男孩比利微笑着轻轻地吹灭了生日蛋糕的蜡烛。


比利身旁的姨母开心地拍了拍掌,接着她亲了比利的脸,没有在意自己侄子僵硬的表情。拿着蛋糕刀给周围的孩子分蛋糕。


大家开心地吃着蛋糕,没人过来询问比利许下的愿望,毕竟比利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