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想天开

635浏览    164参与
ʚ四月三十ɞ

我的精神病朋友

她相中了宋继扬并开始了臭不要脸的甜蜜生活!


她因为一支舞蹈看中了他,他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便非她不娶。他却不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只等他找上门来。


富婆门外站了一个帅哥,犹犹豫豫不敢敲门,门内她焦急等待“大鱼”上钩


他,手捧鲜花,手提果篮前来拜访。

她,穿着华丽,在家等待着“大鱼”的到来。

她相中了宋继扬并开始了臭不要脸的甜蜜生活!


她因为一支舞蹈看中了他,他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便非她不娶。他却不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只等他找上门来。


富婆门外站了一个帅哥,犹犹豫豫不敢敲门,门内她焦急等待“大鱼”上钩


他,手捧鲜花,手提果篮前来拜访。

她,穿着华丽,在家等待着“大鱼”的到来。


ʚ四月三十ɞ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准备弃...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准备弃更了。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想要清空文章。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感叹人生,寻找灵感。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准备弃更了。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想要清空文章。
一女子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感叹人生,寻找灵感。

ʚ四月三十ɞ

我的精神病朋友

为什么题目发生了变化呢,因为我拥有了花生米。


她,代领她的“男团”出游了,引起了广大的轰动!


一时间所有报纸杂志头条“一女子携旗下全体艺人出游”(当然我也去了)

为什么题目发生了变化呢,因为我拥有了花生米。


她,代领她的“男团”出游了,引起了广大的轰动!


一时间所有报纸杂志头条“一女子携旗下全体艺人出游”(当然我也去了)


ʚ四月三十ɞ

我和我的精神病朋友

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好一点的医院🏥介绍给我一下。我觉得她需要治疗!(她缺一盘花生米)


她,拥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为什么我同意她如此想,因为她第一,我第二)。


就在刚刚的半个小时吧,她计划开拍某某令,某某令等等(我没记住,请大家自行想象)不管赚钱与否,就是开心,就是有钱,就是快乐。


她,曾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为花钱不眨眼富婆。


她,曾经是一名追星女孩,摇身一变成为捧红无数男星的CEO。


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好一点的医院🏥介绍给我一下。我觉得她需要治疗!(她缺一盘花生米)


她,拥有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为什么我同意她如此想,因为她第一,我第二)。


就在刚刚的半个小时吧,她计划开拍某某令,某某令等等(我没记住,请大家自行想象)不管赚钱与否,就是开心,就是有钱,就是快乐。


她,曾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为花钱不眨眼富婆。


她,曾经是一名追星女孩,摇身一变成为捧红无数男星的CEO。


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ʚ四月三十ɞ

我和我的精神病朋友

流水文:fan某某影视公司,chen某某影视公司,张某某影视公司......等等!她是全世界第一大富婆,捧红无数她心爱的某某。开演唱会,拍电视剧,带薪休假,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包玩。


好的,大家可以开始吐槽了!

流水文:fan某某影视公司,chen某某影视公司,张某某影视公司......等等!她是全世界第一大富婆,捧红无数她心爱的某某。开演唱会,拍电视剧,带薪休假,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包玩。


好的,大家可以开始吐槽了!


ʚ四月三十ɞ

我和我的精神病朋友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的朋友开了无数家公司,拥有了数不尽的金钱。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的朋友开了无数家公司,拥有了数不尽的金钱。


小菜包

让自己闭嘴。

我真的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坐在寝室外面去想,想什么?什么都不想去想,又忍不住的跳转过无数经历过的事情。

我向来痛恨秋天,于我而言,那是一段杂事繁多且仿佛黯淡无光的日子。

那个时候,无论天再高,气候再如适,也永远放不下心去想一件事。

十一月大概也是秋天,这里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为了报答帮助我完成大量作业的好朋友们,我请他们吃了一顿火锅。这或许是双十一之后,他们吃的最好的一顿了。

至少,从入秋以来,这是我吃的最开心,最舒服的一顿饭了。

我总觉得,所有的不如意,都是身不由己。但其实,所有的身不由己都建立在自己的无用之上。

前几周,我们开了一堂专业课——分镜。班里的每个人都是唉声叹气的度过那五个周的。或许是老师太严...

我真的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坐在寝室外面去想,想什么?什么都不想去想,又忍不住的跳转过无数经历过的事情。

我向来痛恨秋天,于我而言,那是一段杂事繁多且仿佛黯淡无光的日子。

那个时候,无论天再高,气候再如适,也永远放不下心去想一件事。

十一月大概也是秋天,这里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为了报答帮助我完成大量作业的好朋友们,我请他们吃了一顿火锅。这或许是双十一之后,他们吃的最好的一顿了。

至少,从入秋以来,这是我吃的最开心,最舒服的一顿饭了。

我总觉得,所有的不如意,都是身不由己。但其实,所有的身不由己都建立在自己的无用之上。

前几周,我们开了一堂专业课——分镜。班里的每个人都是唉声叹气的度过那五个周的。或许是老师太严苛了,或许是我们从前太过松懈,那样高强度的工作真的吃不消。可那是你总要做的。

那段时间,我没空写文,没空画图,甚至没空去看手机。一个快递,在快递站扔了三周,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它已经被寄回去了。我想崩溃,但没时间。

老师总说,你的青春就是撑不住了,崩溃一会儿,然后接着爬起来往前。要是爬不起来,就是断送自己的人生。

我很庆幸,我没时间崩溃。

我想,能让一个人停下来,崩溃一会儿的事情其实不多。失恋算么?也许吧。

今晚的快乐其实没持续多久,我们的八人间宿舍,两个都被男友劈腿了,还有一个爱了五年却不得。

凭心而论,谁没被渣男渣过。也许有,但不是我。

她们是喝了酒回来的,两瓶雪花。回来的时候,是被另外两个人拖回来的。三个人抱着号啕大哭,砸门,跳楼,扯头发……

我很羡慕,她们有借口可以打一个以前不敢拨的电话,然后破口大骂。

今晚,宿舍的地,被蹭的干干净净。所以,当她们爬回床上,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出门了。

我在反思自己过去的19个春秋。或许,太虚伪了。所以我决定,找个时间,崩溃一次,不是在所有人都熟睡的深夜里。

所以,我现在,在凌晨一点四十的四楼楼梯上坐着,掉了两滴眼泪。为了什么?不为了什么。值得么?不值得。

我有时真的佩服自己苟活的能力。以圣人之心反思着自己的一切,却颓废的度日。

我还是没想明白,我究竟在想什么。


小菜包

丢钱(填坑)

我这一篇,写的得有多短。

老习惯,ooc警告,请勿上升真人,幼儿园文笔,谢谢。

————————————————————

     朱一龙的两千万粉丝福利是吃播。在天气刚刚转冷的时候,和偶像一起吃火锅,对于粉丝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眼看着朱一龙正在直播,旁边的却递过来一部手机。

     “白宇找你。”

     朱一龙看着自己的微信:

——龙哥,我卡里少钱了!!!

——你自己没事吧?!

——我怎么可能...

我这一篇,写的得有多短。

老习惯,ooc警告,请勿上升真人,幼儿园文笔,谢谢。

————————————————————

     朱一龙的两千万粉丝福利是吃播。在天气刚刚转冷的时候,和偶像一起吃火锅,对于粉丝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眼看着朱一龙正在直播,旁边的却递过来一部手机。

     “白宇找你。”

     朱一龙看着自己的微信:

——龙哥,我卡里少钱了!!!

——你自己没事吧?!

——我怎么可能有事....

     但是我收到短信了,,

     卡里少了钱,

     还不少,

     虽说不影响,

     但是!!!!!!!

     好可怕!!!!

     [毛猴惊讶脸]

     朱一龙舔了舔后槽牙,对着面前的摄像机微微一笑。

——等我结束,马上回家,等我。

     [云澜wink~]

     于是,直播了一个小时的朱一龙,欣然喊了大家一声兄弟以后,看着自己煮老了的黄喉,下播了。

     没等周围的工作人员反应,跟剧组打了个招呼就直奔家里。

     “小白,宝宝,怎么了?!”

     “我没事,好好的呢哥哥。别担心,我只是收到了短信,卡里莫名其妙的少了钱,是在上海的消费记录。可是,我一直在北京。

     我怕是什么银行卡被……你也知道嘛,咱家这情况,万一信息被盗用,后果……”

     “走吧,去银行,实在不行就挂失。”

     “你火锅吃上头啦,几点了,全城也就剩下ATM机了。”

     “啧,忙忘了,那我去洗个澡,上床去吧。”

     “一龙哥哥快点,人家等你哦。”

     白宇没等来《镇魂》里,那戳额头的一下子。却等到了某个大居蹄子在他的腰上轻轻一掐。

     “你这哪是回来解决问题的!”白宇冲着半掩着的门大叫了一声,扭头回到床上。用上自己多年前的五秒脱衣术,“啪叽”一下子跳到床上。

     “龙哥你快点!!!”

      第二天一早,朱一龙早早的把白宇从床上揪起来。让自己这个粘人的小爱人,靠在自己身上,洗脸刷牙抹油油。临出门,朱一龙却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剧组。

     “哼,我就知道,你回来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的!”白宇捂着自己的腰,送朱一龙去机场。

     白宇只好自己一个人去银行。

     “白先生,您的消费是支付宝转出的,跟我来这边查一下流水。

     白先生,您支付宝的名字显示是叫朱一龙。前几天,刚刚实行了实名认证,估计,您的钱是被这位朱先生消费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对,我当时用的他的名字和我的手机。他用的我的名字和他的手机。

     也就是说,他用我的支付宝,我用他的呗。”

     “是的先生,需要我给您改回来嘛?”

     “那不用了,谢谢。”

     回到家的白宇第一件事就是给朱一龙打电话:

     “朱一龙!你干嘛花那么多钱!”

     那头刚刚接起电话的朱一龙正懵着呢,这头的白宇就开始了碎碎念模式。

     “虽然,这些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眼看着它们从我面前消失,我还是难过,再说了,你在剧组不好好工作,你花的什么钱,你是不是背着我……”

     “宝宝,你在说什么?”

     于是,白宇在家跳着脚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而知道了原因的朱一龙却轻轻的笑了。

     “宝宝,不是出了问题就好,前几天请剧组的人喝奶茶来的,”

     “哦哦哦,那行吧,你工作吧,晚上打视频!”

     挂断电话没过多久,朱一龙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于本月××日,消费××××元,消费详情欢迎致电××××××××”

     转头就看见白宇的微博小号秀了一双新买的鞋。

     “呵,这个小东西。”

     此时:

     银行的工作人员:“呜呜呜,姐妹!!!我磕到真的了!!!互相绑定支付宝信息是什么新的秀恩爱方式!太甜了吧!呜呜呜,太甜了!”

————————————————————

(完)

这次我真的没啥可说的了,摄像课开始了,我的悲惨生活又开始了,我要对我自己学的专业负责,所以,我会礼物鸽着。

就这样,嘎,哦不,咕咕。

小菜包

心上的山(填坑)

我真的不知道我写了啥。

没有文笔,也没什么内容。

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表达一下我的想法而已。

————————————————————————————————

朱一龙和白宇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你问什么是很久?

到了相互嫌弃,唠叨 ,吵架的时候,就是很久了。

但事实上,只有一年而已。

两个人之间的相互嫌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但,他们相互嫌弃的地方却很奇怪。

朱一龙会嫌弃白宇在天很冷的时候,依旧穿着他的小拖鞋到处乱跑,

白宇会嫌弃朱一龙在家里的时候,躺在床上看剧本,一看就是一整个上午或者下午,

朱一龙会嫌弃白宇在家的时候,摊在家里,哪都不去,从不运...

我真的不知道我写了啥。

没有文笔,也没什么内容。

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表达一下我的想法而已。

————————————————————————————————

朱一龙和白宇觉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你问什么是很久?

到了相互嫌弃,唠叨 ,吵架的时候,就是很久了。

但事实上,只有一年而已。

两个人之间的相互嫌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但,他们相互嫌弃的地方却很奇怪。

朱一龙会嫌弃白宇在天很冷的时候,依旧穿着他的小拖鞋到处乱跑,

白宇会嫌弃朱一龙在家里的时候,躺在床上看剧本,一看就是一整个上午或者下午,

朱一龙会嫌弃白宇在家的时候,摊在家里,哪都不去,从不运动,还不按时吃饭,

白宇会嫌弃朱一龙时不时的就拿起自己的手,啃指甲。

……

两个人也会因为此而争吵,但,都已一个吻而结束。

两个人在争吵之后,靠在沙发上,分别看着手里的剧本。

“龙哥,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什么样?”

“我们相互嫌弃不是吗?”

朱一龙没有回答白宇,他知道,年轻他两岁的恋人其实心思特别的细腻敏感,他埋头于剧本,故意的读出其中的一段独白: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就是我们已经熟识到相互嫌弃,却从未想过要离开你半步。”

他知道,白宇听见了,原本面对面坐着的爱人,轻轻的挪到了他的身边。他也知道,白宇害羞了,他感觉到他的心爱在用自己的脚踩着自己的腿。

其实两个人都没底,对为来,对彼此。但是,他们真的留恋彼此相识相知,最终相爱的那段过往。

白宇知道,朱一龙就是堵在他心口的那一座山,他有时候是沉默的,但是,是不可撼动的。其实,他知道,朱一龙真的像一座山一样固执,对待他们两个人的爱情,也是相当的固执。两个人的相互熟悉,其实就像是世界的沧海桑田,相互的碰撞和纠缠,最后,形成了最为契合的样子。

他其实很贪心,他明白两个人争吵的意义,只是他太过的贪恋过去的温柔体贴,经历着现在的有些不得章法的相爱方式,又心心念念的期待着未来的细水长流。他以为,只要是爱,就是心安理得。

朱一龙也知道,他们两人的相遇,就像是板块的碰撞。碰得好,就是平原河流,碰得不好,就是火山喷发,地震海啸。他更明白,哪怕再平整的平原,也是藏着长长地震带的。这就是起初爱情的诚惶诚恐。

后来的爱情,是在充分了解彼此的的时候,爱的肆无忌惮了,爱的自以为是了,爱的自私了。但是,要记得,那始终是爱,是两个板块的紧紧相拥挤压出的火山。哪怕那座山,终有一天会喷发,会变得滚烫炙热。但是,始终紧紧相拥。

中午的阳光特别的强烈,晒得人心里发痒。白宇靠在朱一龙的身上,看着手里的剧本。

两个人的心思其实都不在剧本上,他们都在思考未来两个人下一帧的剧情。虽然,他们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帧是什么。

——————————————————————————————————

说不上结束叭,只是想自己唠叨唠叨。

就这样,嘎。

小菜包

我也不知道(开坑)

我又来开坑了。

这次的故事大概是两个人的细水长流。我想,这篇文,会短短的,会有好几篇,就类似,随笔吧,也大概不会有轰轰烈烈,只是他们都有生活的勇敢。毕竟,也只是写出我所期望的关于这两个人的幸福。

其实最近,因为作业,我并没有什么时间和心情去了解周围发生的事情。但我却无意中听到了舍友和她一个关系微妙的人之间的聊天,我记下了其中的一两句话。

“咱俩的人生跟你剪的视频有什么区别,反正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帧究竟会发生什么,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难自己,又难为了你。”

“你知道,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吗?是我们已经熟识到相互嫌弃,却从未想过要离开你半步。”

我舍友是个细腻的人,从未对别人狠...

我又来开坑了。

这次的故事大概是两个人的细水长流。我想,这篇文,会短短的,会有好几篇,就类似,随笔吧,也大概不会有轰轰烈烈,只是他们都有生活的勇敢。毕竟,也只是写出我所期望的关于这两个人的幸福。

其实最近,因为作业,我并没有什么时间和心情去了解周围发生的事情。但我却无意中听到了舍友和她一个关系微妙的人之间的聊天,我记下了其中的一两句话。

“咱俩的人生跟你剪的视频有什么区别,反正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帧究竟会发生什么,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难自己,又难为了你。”

“你知道,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吗?是我们已经熟识到相互嫌弃,却从未想过要离开你半步。”

我舍友是个细腻的人,从未对别人狠下过心。而我,总自诩是个生性薄凉的人,想的多,恨的快。

我想,人们总沉湎于过去露骨的美丽伤痛,贪图过去的点滴一切,还妄图去走进未来的美妙图景。

两个人总是相互承诺,你是我心中的一崇崇高山,总是自欺欺人的让自己更加心安理得的依靠彼此。但结束的一瞬间,沧海桑田也不过弹指,任其面目全非,生根发芽,却从不肯放弃。

于是,我有了这个构想,我没想过,更不会知道,这一篇文会被我写成什么奇怪的样子。

这次开坑,没有故事构思,很奇怪,就这样,嘎。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今日午睡有感

我:如果睡觉梦见了一个你很想见的人或者很想去的地方,并且你醒来还记得梦里发生的事,那么可不可以理解为灵魂出窍后帮你去探望了那个人或者领略过那个地方了?灵魂出窍后是可以支配意识的,而梦里那个自己的意识也是自由的,可不可以理解为梦里的自己等于自己的灵魂?

室友:什么唯心主义,起来学习!

我:😳好的马上(麻利爬起)

我:如果睡觉梦见了一个你很想见的人或者很想去的地方,并且你醒来还记得梦里发生的事,那么可不可以理解为灵魂出窍后帮你去探望了那个人或者领略过那个地方了?灵魂出窍后是可以支配意识的,而梦里那个自己的意识也是自由的,可不可以理解为梦里的自己等于自己的灵魂?

室友:什么唯心主义,起来学习!

我:😳好的马上(麻利爬起)


暮玖璃

睡前小剧场⭐️

  小年是个孤儿,刚出生不久的他在小年夜被人遗弃在了院门口,院长收留了他,并取名小年。


  小年一天天长大,身边的小朋友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是没有人愿意领养他,只是那些人都被他狠狠拒绝了。


  小年性格孤僻,不爱和人交流,他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的灵魂,每个和他对视的人都会感觉特别不自在。


  又是一年春天,小年已经六岁了,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拼拼图,这天小年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拼拼图,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她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那个安静的孩子:“你叫小年?你愿意跟我回家么?”


  话音刚落,小年震惊的抬头看着老奶奶...

  小年是个孤儿,刚出生不久的他在小年夜被人遗弃在了院门口,院长收留了他,并取名小年。


  小年一天天长大,身边的小朋友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是没有人愿意领养他,只是那些人都被他狠狠拒绝了。


  小年性格孤僻,不爱和人交流,他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的灵魂,每个和他对视的人都会感觉特别不自在。


  又是一年春天,小年已经六岁了,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拼拼图,这天小年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拼拼图,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她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那个安静的孩子:“你叫小年?你愿意跟我回家么?”


  话音刚落,小年震惊的抬头看着老奶奶,眼中闪烁着泪光,手中的拼图随即掉落在地板上:“您……您是……”


  小年有个小秘密,他从小就可以听到人们灵魂的真实声音,可以看到人们灵魂的真实模样。


  眼前这个老奶奶体内的灵魂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模样,就在刚刚,这个灵魂告诉自己,她是自己的祖母卡卡。


  祖母告诉小年,是她把小年放在了孤儿院门口,当时小年的爸爸妈妈被仇家追杀,为了他的安全,把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年交给了祖母卡卡。


  祖母能预见未来,她知道小年不能在她身边长大,不然会有杀身之祸。


  为了小年的安全,祖母把小年放在了隔壁镇的孤儿院门口,直到小年六岁以后才能与之相认。


  小年得知自己的身世后久久不能回神,他知道眼前的老人说的都是真话,突然得知自己还有亲人,小年有点无措,又有着狂喜。


未完待续……


暮玖璃

黑色暗流

  是夜,惊雷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地底涌现出来,带着按耐已久的不安与狂躁。

 

  林恬被外面巨大的声响所吵醒,他好奇的打开了窗户,地上涌动着黑色的暗流,暗流正以有条不紊的速度流动着。

  林恬凝神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冻住,看着看着,一滴冷汗从额发间缓缓滑落,林恬被冷汗唤醒了意识。

  “这……这是什么……老鼠?!”林恬惊疑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林恬想尖叫,想呐喊,想把内心深处的不安宣泄出来。

  周围的住户也纷纷打开窗户,看向地面那条巨大的黑色暗流,密密麻麻的老鼠奔驰在街上,人们纷纷惊呼,诧异,害怕,惶恐...

  是夜,惊雷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地底涌现出来,带着按耐已久的不安与狂躁。

 

  林恬被外面巨大的声响所吵醒,他好奇的打开了窗户,地上涌动着黑色的暗流,暗流正以有条不紊的速度流动着。

  林恬凝神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冻住,看着看着,一滴冷汗从额发间缓缓滑落,林恬被冷汗唤醒了意识。

  “这……这是什么……老鼠?!”林恬惊疑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林恬想尖叫,想呐喊,想把内心深处的不安宣泄出来。

  周围的住户也纷纷打开窗户,看向地面那条巨大的黑色暗流,密密麻麻的老鼠奔驰在街上,人们纷纷惊呼,诧异,害怕,惶恐,恶心……各种异样负面的情绪涌上心头。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事情为何会发生,如雷声般的响动,整齐一致的步伐,这种生物平日里受到了太多的歧视与偏见,被视为恶心的存在的它们,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出现在大街上,黑色的暗流看不见尽头也看不到源头,就黑黝黝的流动着……

  仿佛一只老鼠就是一滴黑色的水珠,数以万计的老鼠汇聚成了一条暗流,没有人知道它们想干嘛,也没人知道它们要去哪,它们似乎只是单纯上街走走。

  愤怒的人们用火烧,用水浇,用硬物打砸,迸溅的红色血液,空气中弥漫着恶臭与焦味,火花噼里啪啦,但还是烧不断那暗流,浇不灭那流动的速度,留下无数尸骨残骸,后来者踏着那些内脏血液皮毛继续向前涌动,迈着有条不紊的步伐……

  愤怒的人们开始慌了,他们不明白为何这些鼠类会源源不断,烧之不绝,毁之不断,人们的行动仿佛只是一颗小小的石头砸进水面,溅起小小的水花后趋于平静。

  一夜过去了,黑色行军仍在继续,有的人开始绝望的哀嚎,痛哭;有的人选择紧闭门窗,不停拨打电话求助,焦急等待救援;有的人还不放弃,疯狂的砸着东西,用火烧,用滚烫的热水浇……

  救援队伍来了,用大型的杀伤性武器消灭老鼠,用有毒气体喷,用大型水枪射击……黑色的暗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销毁着,那条流动不止的暗流被切断了。

  街上遍布尸体和吱吱吱的尖叫声,满目苍痍,残留的肢体,恶臭的气味,冲击着人们的感官,看到暗流终于一点一点被消灭,找回理智的人们纷纷欢呼呐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兴奋激动快乐……

  林恬安静的站在窗前,看着那些烤焦的尸体,耳旁是老鼠被消灭时发出的刺耳声音,鼻子里闻到的是焦臭味,满眼的血,满眼的红,街上流动着红色的河流……

  一滴眼泪从林恬脸庞滑落,他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怎么哭了?”他不解的看着街上的一切,心脏的刺疼一瞬而逝,随即他缓缓仰起头看着远方的蓝天和白云……

  和周围感慨重获新生的人们一起,林恬缓缓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NanHe🌸
记得常晒枕头哦~因为里面装满了...

记得常晒枕头哦~因为里面装满了辛酸的泪和发霉的梦。”直到某天能够枕着梦到幸福

记得常晒枕头哦~因为里面装满了辛酸的泪和发霉的梦。”直到某天能够枕着梦到幸福

沉默

身着红装嫁衣

                           头戴凤雕霞冠

她静默走过

                     ...

身着红装嫁衣

                           头戴凤雕霞冠

她静默走过

                          步子轻盈又缓慢

衣摆捶地轻摇

                           随风摆动

手持一把鹊扇

                           遮住容貌

朦胧弥漫

                           阳光恰好

嘴角抿含笑意

                           却轻挑又散漫

眼神灵动

                           却有丝丝怠意

在看到那人时

                           轻挑与怠意尽散

眼眸如若星辰

                           笑容着渐晕开

步子缓慢透出欢快

                            衣摆随之舞动

她在那人桌前站立

                             鹊扇轻移

朱唇微启

    “这个模样,可还可以?”

嘴角回勾

                             绽放灿然笑容

那人迷了神色

                             呆然不动

见那人如此

                             她轻挑眉眼

缓缓弯腰

                             越过桌子

眼神扫过那人神色

                             朱唇靠近那人耳边

徐徐吐气

    “怎么,看呆了?”

那人回神

                             脸庞泛红

微微侧头

                             对上她明亮充满调戏的双眸

神色定然

                            语调认真道

    “好看。”

她眼中笑意更浓

                             伴有银铃笑声

    “都是一个人,这般自夸

                              ……有意思吗?”

——————————————————————————————

    “那你在这呆多久?”

                               那人突问

    “怎么,舍不得我走?”

                               她洁然反问

那人耳根通红

                               久不接话

    “我想…带你去见一人……”

她一笑不语

                                了然于心

抬手轻指头顶

    “……?”

                                 那人不解其意

她无奈轻叹

    “你不想想 多沉啊?”

适时舍友铃响

                                  画面逐渐模糊

她勾唇一笑

                                 抬手相送

于终时

                                 窥门边站一人

观其服饰

                                 应是一套


        夜   终晓


        梦   终醒


嗯(⊙_⊙),文笔不好,见谅,不喜勿喷。还有,有错误,请指证,谢谢!


拉莱耶裁判场
天明寺 领: ……水天宫的,家...

天明寺 领:

……水天宫的,家徽,果然,他是为了取什么东西,才进入隧道……?那地下,会不会存在能扭转局面的……武器?

TO 未来 永劫:

并不是为了打开吧,我依然认为水天宫设置炸弹的理由与环境无关……如果只是要破坏,考虑机关的隐蔽性做什么?还要设置成自动开启的样式?等等……自动开启……食物……难道,时世君是想就此封闭在地下室之内……?不,可是毒液又是……

天明寺 领:

……水天宫的,家徽,果然,他是为了取什么东西,才进入隧道……?那地下,会不会存在能扭转局面的……武器?

TO 未来 永劫:

并不是为了打开吧,我依然认为水天宫设置炸弹的理由与环境无关……如果只是要破坏,考虑机关的隐蔽性做什么?还要设置成自动开启的样式?等等……自动开启……食物……难道,时世君是想就此封闭在地下室之内……?不,可是毒液又是……

喵格子

日晷之鬼

不知阮三生从哪里听到的传说,说日晷是可以化鬼的,尤其是年代久远的日晷,支要碰触人血就必会化鬼。他盯着父亲院子里的日晷虽然​有些心悸,但也动了邪心。

“爹,咱家院子里的日晷,您说您也没什么用,要不给我得了。”​阮三生站在院子里思索了一下,转身便进屋跟老爷子看似若无其事的提了一句院里日晷的事。

“你这是又把押什么进去了?”​阮老爷子看见这个儿子就来气,因为阮三生嗜赌成性,曾经为了还赌债,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押了进去,这次提日晷,想必是想拿日晷抵债。

“爹,看您说的,我哪儿能天天输啊。我就是觉得我家里应该有个东西镇住我的运气,赶明儿说不定就都回本儿了呢!”​阮三生虽然没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不...

不知阮三生从哪里听到的传说,说日晷是可以化鬼的,尤其是年代久远的日晷,支要碰触人血就必会化鬼。他盯着父亲院子里的日晷虽然​有些心悸,但也动了邪心。

“爹,咱家院子里的日晷,您说您也没什么用,要不给我得了。”​阮三生站在院子里思索了一下,转身便进屋跟老爷子看似若无其事的提了一句院里日晷的事。

“你这是又把押什么进去了?”​阮老爷子看见这个儿子就来气,因为阮三生嗜赌成性,曾经为了还赌债,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押了进去,这次提日晷,想必是想拿日晷抵债。

“爹,看您说的,我哪儿能天天输啊。我就是觉得我家里应该有个东西镇住我的运气,赶明儿说不定就都回本儿了呢!”​阮三生虽然没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不过想回本儿也是他盼了许久的事。

​“你给我滚出去!你个不孝子,咱家家底都让你败光了,你还想盘算家里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老子不打死你个王八蛋。”阮老爷子拿起手边的拐杖就朝着阮三生打去,直到把阮三生打出了家门,阮老爷子的气也没有消。

“呸,你个老不死的,我好言好语跟你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东西早晚都是老子的!”​看来最近老爷子是不会让​阮三生进家门了,不过这阮三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被老爷子打出家门还叫嚣着要把日晷抢到手。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阮三生决定当晚偷偷潜进老爷子家里将日晷偷出来,这计划一出来,他便回到家里了借一把铁锹,和一个推车准备实施计划。

入夜,​阮三生带着工具悄悄的来到了阮老爷子家里,将工具放在门口后,蹑手蹑脚的翻过墙头将门栓打开,一边观察着屋内老爷子的动静,一边拿上铁锹开始挖院子里的日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把日晷挖了出来,他休息了一会儿,将推车推了过来,轻手轻脚的把日晷抬上了推车,但在搬运的过程中弄出了点动静,差点就被老爷子发现了,他急中生智学了两声猫叫,老爷子这才没出门查看,就在这时他也刚好把日晷放上了车,出来时连门都没关就急忙推回了家。

阮三生回到家后,将日晷抬进了屋里,然后将房门紧闭,点了一支蜡烛,在微弱的烛光下割破了手掌将血涂抹在日晷上面,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小宝贝儿呀,我以后得日子就靠你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你可一定要让我回本儿啊!”阮三生心心念念的等了半晌,可这日晷根本​就没有要化鬼的意思,他不禁低声咒骂了一句“艹”便转身回到里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迷迷糊糊的阮三生就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脸,猛的一睁眼,就看到炕沿上坐了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他楞了一下,看到外屋的地上的日晷不见了,很快就明白过来,这个女子就是日晷所幻化出来的鬼。

“阮公子,不知把小女子召唤出来有何吩咐?”​女子脸上挂着笑意,看不出想法,声音软软糯糯的能让人苏到骨子里。

“你真的是那日晷中的……”​阮三生虽然心里有了底,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小女子正是阮公子从你所说的日晷中而来的……鬼。”​女子笑盈盈的回答。

“那我的愿望你也能实现?”​阮三生继续问道。

“是的,不过阮公子实现愿望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知您是否愿意?”​

“好好好好,只要能让我回本儿,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阮三生有些急不可耐了,连什么代价都没有问就连忙答应了。

“阮公子不问问小女子要付出什么代价吗?”女子觉得阮三生有些不可思议,这赌博莫非对于他来说比命还重要吗?

“别废话,我现在只想要钱,很多很多的钱!”阮三生的表情开始变得贪婪了起来,突然冲向女子死死的用双手掐着她的肩膀。

大概女子也觉得这人已经无可救药了,便答应了他的请求,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阮公子既然都这么说了,小女子答应了便是,不过也请阮公子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阮三生似乎并没有要放开女子的意思。

“这三天阮公子你的赌运会很好,可以回本儿,不过第三天晚上之前一定要回来,不然你就会提前付出代价。”女子没了之前笑盈盈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认真与严肃。

不知是对女子的表情感到放心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阮三生放开了她,心里却盘算起了小九九,嘴上却说:“只要我能赢钱,什么都听你的。”

女子似乎没有怀疑,用法术变出了一摞厚厚的红色纸币,这个举动看的阮三生眼睛都直了,他除了在赌场见过这么厚的纸币之外,就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但一想到自己会拿着这些纸币去赌回更多,心里更加的激动了。

“阮公子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女子将纸币递给了了阮三生,在他出门前也再三叮嘱了一番,阮三生却假装没有听见,更没有看见女子脸上诡异的表情。

“哟,阮三生你还来赌场呐。”

赌场里的人嘻嘻哈哈的看着刚进来的阮三生,心说这小子为了赌博把老婆赌进去了,这还来,还不会把老子的房本拿来压赌债了吧。

​“你们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我不光来了,我还要大赚一笔,让你们开开眼。”

阮三生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刚刚拿到的钱,顺势就拍到了桌子上。众人一看这小子​不会真的把他老子本都拿来赌了,啧啧啧,没救了。

“怎么都不说话了?被我吓到了?来来来,赵叔别看了,开局开局。”​阮三生以为他们被他吓到了了,便不再理他们,吵嚷着让赵三开局。

“三生啊,你叫我一声叔,作为长辈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赌进去的钱可就什么都没了,你不再考虑考虑?”​赵三虽说在这么个小地方开了这么个赌场,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但像阮三生这样十几岁就开始进赌场,到最后宁愿卖老婆卖地都都赢不了,还要坚持赌的真的很少见,甚至觉得他有些丧心病狂。

“还考虑个蛋,让我先回个本儿。”

阮三生拿着钱就开始下注,开局也正如女子说的那样赢了不少的钱,众人听到阮三生赢了,都跑过来凑这个热闹,这也让他信心大增,于是又连续赌了好几局。因为连胜的信心,阮三生赌得忘记了时间,直到他再一次开始输为止,他才意识到女子说三天已经过了,他如果再不回去的话可能就会受到代价了。可他偏偏要抱着侥幸心理继续赌着,觉得自己一定还能再赢回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赢也不过是女子的法术罢了,他却一直认为是女子推算出来的运气。

“阮公子,你该走了。”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阮三生的身后,轻拍他的肩膀。

“走什么走?再来一局。”

阮三生没有看女子,依旧不管不顾将钱压了赌注,周围的众人有点懵,因为都看不到女子也听不到女子,也不知阮三生在与谁说话,都以为他是由于连续赌输而得了失心疯。

​“阮公子,你难道不想一辈子都赢吗?”女子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她早就知道阮三生会这样,所以在第二天的时候便收了法术,并加以诱惑,就不信他阮三生能禁得住这诱惑。

“一辈子……”​阮三生突然停下了手,转过身,脸上的神情有些激动,“你确定?”

“当然确定,不过阮公子你要跟我回去,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女子见起了效果,便提出回去再谈。

“好好好。”​阮三生的眼睛里直冒光,连剩下的钱都不要了,就要跟着女子回家去。

待回到了家里,女子的脸色一变,用法术将​门封住,并将阮三生绑了起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阮三生有些惊慌,拼命的挣扎着,没想到绳子越挣扎越紧。

“呵呵呵,阮公子,小女子说超过三天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把你带回来,我怎么取你的心脏啊?”​女子用刀挑着阮三生的的下巴,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你个该死的婆娘,你居然骗我!让我赢一辈子?我呸!呜呜呜呜呜呜!”​

阮三生的身体虽然被捆住了,嘴巴依旧不依不饶的叫嚷着,女子实在是被他吵闹的烦了,直接封住了他的嘴巴。

“阮公子,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日晷中的鬼要的代价就是一颗心,尤其是贪婪的心,对于我来说那更是美味的上品,也谢谢你用血唤醒了我,使得我能够重见天日。所以作为回报,取你心脏的时候,我会轻轻的,不让你感受到任何痛苦的。”​

听到女子的话,阮三生的声音有些哽咽,呜呜呜呜的求着女子不要杀他,也不要取他的心脏,女子怎么可能会听这些,一刀划破了阮三生的脖子,很快阮三生没有了气息,女子这才把他放下来,破开胸膛取出心脏,将其烹饪成美食,吃了下去。

待众人发现阮三生的尸体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无云

做按摩理疗在某种程度上就像自己不好好锻炼给身体报的辅导班。

做按摩理疗在某种程度上就像自己不好好锻炼给身体报的辅导班。


99伴奏网

异想天开伴奏--河狸村的小伙伴们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262961.html


在水星放牧鱼儿

在土星种植蔬菜

在地球生活居住

在月球工作上班

让星际没有阴霾

让宇宙处处有爱

让老师永远不老

让和平之光永在永在


哦不要说我是异想天开


每一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天才


哦不要打断我

我的异想天开

因为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它叫做未来


梦想引领未来

联想让梦精彩


异想能让天开


未来我们主宰

哦心儿有...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262961.html


在水星放牧鱼儿

在土星种植蔬菜

在地球生活居住

在月球工作上班

让星际没有阴霾

让宇宙处处有爱

让老师永远不老

让和平之光永在永在

 

哦不要说我是异想天开

 

每一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天才

 

哦不要打断我

我的异想天开

因为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它叫做未来

 

梦想引领未来

联想让梦精彩

 

异想能让天开

 

未来我们主宰

哦心儿有多大

 

就有多大的舞台

请为异想天开的我鼓掌喝彩

 

在水星放牧鱼儿

在土星种植蔬菜

在地球生活居住

在月球工作上班

让星际没有阴霾

让宇宙处处有爱

让老师永远不老

让和平之光永在

 

哦不要说我是异想天开

 

每一个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天才

 

哦不要打断我

我的异想天开

因为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它叫做未来

 

梦想引领未来

联想让梦精彩

异想能让天开

 

未来我们主宰

哦心儿有多大

就有多大的舞台

请为异想天开的我鼓掌喝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