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

16.7万浏览    3916参与
曳雨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166]
上色。明天吧,)鸽言鸽语
似异色。)

多少转多少米英的flag[3/166]
上色。明天吧,)鸽言鸽语
似异色。)

莫归

【杂】过错

异奥,异洪出没
异神罗开头打酱油
私设设定用文,瞎写找异奥性格中——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异色神罗→奥托

“砰。”
奥托摔门而出的声音格外地响,似乎是在抗议着什么。看着那扇门。海因里希有些头疼。
“你们的意见又没有达成一致?”
他正有些疲惫不堪地捏着鼻梁,就听见身后传来奥诺蒂悲伤的声音,就像是哭了一样。
但是海因里希很淡定。
“是的。”
他应了一声,顺手把平光镜收了起来。
“你与他总是吵架。是不是你们沟通哪里出了问题?”
奥诺蒂走到海因里希对面的沙发上,无比悲伤地看着海因里希。海因里希听得出奥诺蒂藏在话语中的担心,也能意识到奥诺蒂努力地给他提出意见。
但是他摇了摇头。
“没有问题。”
海因里希道。
“如果说有错,那一定是在...

异奥,异洪出没
异神罗开头打酱油
私设设定用文,瞎写找异奥性格中——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异色神罗→奥托

“砰。”
奥托摔门而出的声音格外地响,似乎是在抗议着什么。看着那扇门。海因里希有些头疼。
“你们的意见又没有达成一致?”
他正有些疲惫不堪地捏着鼻梁,就听见身后传来奥诺蒂悲伤的声音,就像是哭了一样。
但是海因里希很淡定。
“是的。”
他应了一声,顺手把平光镜收了起来。
“你与他总是吵架。是不是你们沟通哪里出了问题?”
奥诺蒂走到海因里希对面的沙发上,无比悲伤地看着海因里希。海因里希听得出奥诺蒂藏在话语中的担心,也能意识到奥诺蒂努力地给他提出意见。
但是他摇了摇头。
“没有问题。”
海因里希道。
“如果说有错,那一定是在于我。”
“我应当为奥托的所作所为负起责任,哪怕只有一点。”
海因里希的神情有些难辨,但是话中的沉重与坚定却很明显。
“你总是那么自信。”
奥诺蒂突然又笑吟吟了起来。
“因为我的判断是绝对不会出错。”
像是被感染,海因里希也笑了起来。复杂的神情被一扫而空,只余下了坚定。
“因为我是海因里希·埃德尔斯坦。”
“我会解决的,所有的错误。”

莫归

【杂】加油,兄弟

异色啾花倾向?
在瞎写中摸索我家异色小少爷的性格
私设设定用文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你喜欢奥诺蒂?”
当海因里希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尼古拉斯以不可思议地目光看向了海因里希。虽然尼古拉斯的表情一如既往地那般僵硬,但是海因里希还是凭借根本不想要的默契与理解,看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你把我秘密地强拉到这种偏僻的地方就是为了问这种问题??
那不然呢?
海因里希下意识回瞪回去,随后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般叹了一口气,再度勉强遏制住内心深处对于尼古拉斯天然的恶意,开了口。
“我只要一个回答。”
“是吗?……”尼古拉斯明显顿了顿,像是在组织着语言。“你知道的,我对女性没有正确的兴趣。”
这些话还算在意料之中。
虽然如此,...

异色啾花倾向?
在瞎写中摸索我家异色小少爷的性格
私设设定用文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你喜欢奥诺蒂?”
当海因里希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尼古拉斯以不可思议地目光看向了海因里希。虽然尼古拉斯的表情一如既往地那般僵硬,但是海因里希还是凭借根本不想要的默契与理解,看懂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你把我秘密地强拉到这种偏僻的地方就是为了问这种问题??
那不然呢?
海因里希下意识回瞪回去,随后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般叹了一口气,再度勉强遏制住内心深处对于尼古拉斯天然的恶意,开了口。
“我只要一个回答。”
“是吗?……”尼古拉斯明显顿了顿,像是在组织着语言。“你知道的,我对女性没有正确的兴趣。”
这些话还算在意料之中。
虽然如此,海因里希依旧没有放松。因为很明显,尼古拉斯的话还没说完。
“但是……”
但是……
海因里希总觉得自己知道尼古拉斯要说什么了。
“但是奥诺蒂不是正常的女性。”
但是奥诺蒂是被认定为男性才合理的存在。
海因里希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他就知道自己是不会判断错的。
他拍了拍尼古拉斯的肩,在对方冷静的目光中,诚恳而又恶意地陈述了自己的看法。
“加油,兄弟。”

莫归

【杂】三十年战争

私设预警
瞎写严重预警
半夜神志不清产物
异色神罗→奥托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能不能……再给海因里希一些时间?”
奥诺蒂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恳求。但是奥托摇了摇头。
“我只有赌这最后一场的力气了。”
奥托说得很淡然,就像是讨论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存在。
“况且弗朗索瓦也不可能再给我们这一点时间。我的生死决定仅在于此。”
说到这,奥托突然勾了勾嘴角,像是拥抱什么一般张开了手。
“欢呼吧,庆祝吧。在这一场赌博之后,你们或将失去我这个束缚,或将与我一同重新迈向巅峰。”
“无论如何,你们都将迎来值得庆祝的事,不是吗?”
他的话像是提问奥诺蒂,也像是在提问自己。随着声音的落下,空间里再度恢复了安静。
奥托没有再说...

私设预警
瞎写严重预警
半夜神志不清产物
异色神罗→奥托
异色匈牙利→奥诺蒂

“能不能……再给海因里希一些时间?”
奥诺蒂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恳求。但是奥托摇了摇头。
“我只有赌这最后一场的力气了。”
奥托说得很淡然,就像是讨论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存在。
“况且弗朗索瓦也不可能再给我们这一点时间。我的生死决定仅在于此。”
说到这,奥托突然勾了勾嘴角,像是拥抱什么一般张开了手。
“欢呼吧,庆祝吧。在这一场赌博之后,你们或将失去我这个束缚,或将与我一同重新迈向巅峰。”
“无论如何,你们都将迎来值得庆祝的事,不是吗?”
他的话像是提问奥诺蒂,也像是在提问自己。随着声音的落下,空间里再度恢复了安静。
奥托没有再说话,像是在等待奥诺蒂的回答。
可是奥诺蒂没有立刻回答。
她再度认真打量着眼前的那个小孩子模样的国家意识体。那是一个帝国的国家意识体,一个名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国家意识体。
奥托所代表的,是那个帝国。
“海因里希依旧关心着您,他已经尽力了。”
在不知过去多久后,奥诺蒂这么说了,斟酌着用词。
而奥托几乎是顿了顿,才应了一声。他一直背对着奥诺蒂,面向着夕阳,没有转过身。影子在地上被拉长,拉长到像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体所拥有那般。
“我知道。”

花尚菇

『本田葵』权衡

#短打

#ooc注意

#语c自戏

杯红酒如同鲜血一般,空气中弥漫着酒醇厚的香气。

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一张桌子,两个人,

“…那本田先生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

看着对面那人强颜欢笑的神情,戏谑的道:

“哦?下一步?小生当然是要考虑日/本未来的发展啊,即使…牺牲了‘最亲’的人,为了国家的利益,小生认为…也不是不可以吧”

终于,眼前人压制不住怒火,掀翻了桌子,咬牙切齿的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那人‘野蛮’的行为,也不在乎,细细抿了一口红酒,待酒味在嘴里弥漫开后轻声的道:


“小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本,仅此而已。”

#短打

#ooc注意

#语c自戏

杯红酒如同鲜血一般,空气中弥漫着酒醇厚的香气。

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一张桌子,两个人,

“…那本田先生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

看着对面那人强颜欢笑的神情,戏谑的道:

“哦?下一步?小生当然是要考虑日/本未来的发展啊,即使…牺牲了‘最亲’的人,为了国家的利益,小生认为…也不是不可以吧”

终于,眼前人压制不住怒火,掀翻了桌子,咬牙切齿的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那人‘野蛮’的行为,也不在乎,细细抿了一口红酒,待酒味在嘴里弥漫开后轻声的道:


“小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本,仅此而已。”


花尚菇

『葵黯』侵夺

#短打

#如果ooc还请见谅

#语c自戏

鲜血飞溅,一具具尸体相继倒下,鲜红的瞳孔是如此的冷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修长的武士刀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丝毫不留情面。

看着那人半跪在自己面前,往日的辉煌早已不见,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轻佻起他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戏谑的道

“小生还以为谁呢,没想到是黯君啊,怎么?黯君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小生能踩到你的头上吧”

肮脏的血溅到了那人的脸上

“哎呀,黯君的脸脏了呢,小生帮您擦擦”

为人抹去脸上的污血,在人脸颊上落下一吻,


“只要,小生够强,黯君就不会违抗小生了吧”

#短打

#如果ooc还请见谅

#语c自戏

鲜血飞溅,一具具尸体相继倒下,鲜红的瞳孔是如此的冷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修长的武士刀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丝毫不留情面。

看着那人半跪在自己面前,往日的辉煌早已不见,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轻佻起他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戏谑的道

“小生还以为谁呢,没想到是黯君啊,怎么?黯君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小生能踩到你的头上吧”

肮脏的血溅到了那人的脸上

“哎呀,黯君的脸脏了呢,小生帮您擦擦”

为人抹去脸上的污血,在人脸颊上落下一吻,


“只要,小生够强,黯君就不会违抗小生了吧”


微暖./ Wn.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何况还没画完】
又要咕很久啦……明明刚考完试但是完全放松不下来呢……

果咩那塞.

家里网坏了,图就算画完也莫得传.
【何况还没画完】
又要咕很久啦……明明刚考完试但是完全放松不下来呢……

果咩那塞.

怡怡

另外的次元!?

  • 常異色

  • 國設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那/不/勒/斯醬和西/西/里君資料會晚些公開

(義/大/利,那/不/勒/斯的服裝店前)

阿爾弗雷德:為什麼要來那/不/勒/斯啊?

羅維諾:別吵。安靜跟著。

查安娜:啊,羅維諾大人~!!(飛撲)

查爾斯:喂!查安娜!

亞瑟:他們是...

費里西安諾:那/不/勒/斯醬還有西/西/里君~很小很可愛吧~

查安娜:啊,費里西安諾大人~Ciao~

費里西安諾:Ciao~

查安娜:今天怎麼會過來呢?

羅維諾:他們在嗎?

查安娜:啊,查瑞拉大人今早去了加/拿/大,弗拉維亞大人昨晚出門到現在還沒回來,弗拉維奧大人...

  • 常異色

  • 國設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那/不/勒/斯醬和西/西/里君資料會晚些公開

(義/大/利,那/不/勒/斯的服裝店前)

阿爾弗雷德:為什麼要來那/不/勒/斯啊?

羅維諾:別吵。安靜跟著。

查安娜:啊,羅維諾大人~!!(飛撲)

查爾斯:喂!查安娜!

亞瑟:他們是...

費里西安諾:那/不/勒/斯醬還有西/西/里君~很小很可愛吧~

查安娜:啊,費里西安諾大人~Ciao~

費里西安諾:Ciao~

查安娜:今天怎麼會過來呢?

羅維諾:他們在嗎?

查安娜:啊,查瑞拉大人今早去了加/拿/大,弗拉維亞大人昨晚出門到現在還沒回來,弗拉維奧大人應該還在。

羅維諾:這樣啊,幫我注意他們真是幫大忙了。

查安娜:诶嘿嘿~被誇獎了~被羅維諾大人誇獎了~今天一定是好日子~

羅維諾:你們兩個不吵架對我來說就是好日子。

查安娜:查安娜有努力哪!是查爾斯的錯哪!!

查爾斯:說什麼啊!?每次找碴的都是妳這傢伙啊!

查安娜:查安娜可是女孩子哪!不許這樣說查安娜哪!你會一輩子單身的哪!每天都那麼認真幹啥哪!

查爾斯:連禱告都做不好的修女沒資格說我!!!

阿爾弗雷德:吵好兇啊...

基爾伯特:打起來就是亞瑟和弗朗了吧?

羅維諾:平常真的會打。

(碰!哐!!)

眾:!?

費里西安諾:裡面傳出來的...

羅維諾:(開門)喂!弗拉維奧!?...死了嗎?

弗拉維奧:還活著...(摀胸口)我的羅馬沒事...拉我起來好嗎?

羅維諾:老樣子笨手笨腳啊。

弗拉維奧:啊哈哈...

查安娜:您沒事嗎?

弗拉維奧:嗯,沒事的。他們是...

羅維諾:和你說過了吧?

弗拉維奧:我知道。各位好,我是弗拉維奧‧瓦爾加斯。

弗朗西斯:瓦爾...加斯?

弗拉維奧:是,您是...弗朗西斯哥哥吧?

眾:!!!?

羅維諾:不用那麼叫,只是個紅酒混蛋。

弗拉維奧:紅酒嗎?我和布蘭都很喜歡紅酒啊。

羅維諾:也不想想自己的酒品。

弗拉維奧:這就別提了。

弗朗西斯:和,羅維諾長的很像...聲音基本一樣...這到底是...

羅維諾:所謂的,平行次元。

弗拉維奧:我是,另外一個次元的羅維諾君。

眾:!!!?

弗拉維奧:當然不只我。

查瑞拉:我回來了。

弗拉維亞:啊~這就是這個次元的烈嗎!?好可愛~~~

安東尼奧:诶!?哪!?

(喀,槍上膛的聲音)

羅維諾:......

弗拉維亞:好好好,你的你的~真是的呀~平常這樣的話不管是黑手黨還是大國你都絕對能打贏啊~

亞瑟:所以,每個國都有三個次元的另外存在。

羅維諾:嗯。

弗拉維亞:正解~

查瑞拉:和羅莎一樣很聰明嘛。

弗拉維奧:啊。

阿爾弗雷德:怎麼?

弗拉維奧:褲子。

阿爾弗雷德:啊,剛剛和俄/羅/斯打架弄到的吧?

弗拉維奧:脫下來吧?

眾:哈?

弗拉維奧:我幫你縫起來。

弗拉維亞:弗拉維很會做衣服哦~你想像的到的他基本上都行。

阿爾弗雷德:這,這樣啊...

羅維諾:所以啊,你要做衣服在自己的次元做就好了啊,避難是怎麼回事啊?

弗拉維奧:我們那邊...又在打架了,這打架的規模已經可稱WW3了...盧恰是笨蛋,大笨蛋。

羅維諾:俗話說的好,笨蛋弟弟蠢貨哥哥。

弗拉維奧:是呀~

羅維諾:你不反駁的嗎?

弗拉維奧:我是蠢貨這點沒錯啊。很多人都叫我蠢貨弗拉啊~或和平主義者啊~和平笨蛋啊~

弗拉維亞:我本來想可憐你的。

弗拉維奧:不需要。好了哦。

阿爾弗雷德:謝謝,縫得好好啊。

弗拉維奧:做衣服和縫補物品是我的興趣。

阿爾弗雷德:這...

(碰!!)

艾倫:弗拉維奧!!!!

弗拉維奧:...怎麼了嗎?瓊斯先生。

艾倫:還怎麼了!?

弗拉維奧:是您先去惹盧恰的,雖然看在交情上我可以幫您勸盧恰,但...

弗拉維奧:對安迪出手的仇得先報。(一巴掌搧下去)

眾:(飛出去了!?)

弗拉維奧:盧恰你也是。(兩巴掌)

盧西安諾:你這家...

弗拉維奧:媽的給老子閉嘴。黯桑、葵桑,請結束這場鬧劇。

黯:诶?爺還想看他們鬧...

弗拉維奧:請結束這場鬧劇,世/界/的/領/袖是誰您知道吧?

黯:是是,爺都答應「他」要好好照顧你們了,艾倫,給爺停。

葵:盧西安諾大人,要是真的激怒您哥哥不是女裝就能解決的您清楚吧?

盧西安諾:嘖。

弗拉維奧:那我就先行離開了,明天帶幾個oli做的杯糕過來。

羅維諾:哦,那我要番茄味的,然後不要家多餘的調料。

弗拉維奧:瀉藥嗎?知道了。

安東尼奧:...哪,羅維。

羅維諾:明天會議他們都會出席,到時候在解釋。

亞瑟:會議室可容納不...

弗拉維亞:已經把網線都連好了哦~可以互相通訊~手錶一人一隻~

查瑞拉:那我們也回去囉,我家伊莎差不多要醒了。

安東尼奧:伊莎是...

基爾伯特:伊麗莎白?

查瑞拉:伊莎是,伊莎貝拉‧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安東尼奧:诶!?

查瑞拉:之後在介紹吧~



菜菜酱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我看了异...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
我看了异色的设定后就觉得他们好像!
谁来拯救我屎一样的色感啊!
要不这组叫死亡杯糕组吧😂
喜欢欢迎来约稿哦

画了两个非常喜欢的人!
我看了异色的设定后就觉得他们好像!
谁来拯救我屎一样的色感啊!
要不这组叫死亡杯糕组吧😂
喜欢欢迎来约稿哦

Fature是飞雀⊙▽⊙)੭

<私语>
又名枕边风
又名窃听风云

p4随手画的,与主题无关,四舍五入就是车(什

p56花絮
艾伦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私语>
又名枕边风
又名窃听风云

p4随手画的,与主题无关,四舍五入就是车(什

p56花絮
艾伦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莫归

【杂】发卡

设定补充瞎写现场
真的瞎写
私设异色匈牙利→海德薇莉·奥诺蒂

“再怎么说……好歹您也是一个女孩子啊。”
那个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吃力地抬起了手,递给了发愣的奥诺蒂一个发卡。
是一个被做成了天竺葵样式的发卡。
“虽然在这个吃人不眨眼的混乱世界里,性别似乎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作为您的子民,您不要强迫自己与那些人一样,做您自己就好了。”
天竺葵……是粉色的天竺葵……
粉色天竺葵的花语是……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奥诺蒂仍旧有些发愣。她低头看了眼手中那个发卡,又看了看眼前的人。
“我……”
她张了张嘴,也只是吐出了一个字,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
“不用勉强自己,伟大的匈牙利。”那个人笑得有些...

设定补充瞎写现场
真的瞎写
私设异色匈牙利→海德薇莉·奥诺蒂

“再怎么说……好歹您也是一个女孩子啊。”
那个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吃力地抬起了手,递给了发愣的奥诺蒂一个发卡。
是一个被做成了天竺葵样式的发卡。
“虽然在这个吃人不眨眼的混乱世界里,性别似乎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作为您的子民,您不要强迫自己与那些人一样,做您自己就好了。”
天竺葵……是粉色的天竺葵……
粉色天竺葵的花语是……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奥诺蒂仍旧有些发愣。她低头看了眼手中那个发卡,又看了看眼前的人。
“我……”
她张了张嘴,也只是吐出了一个字,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
“不用勉强自己,伟大的匈牙利。”那个人笑得有些温柔,声音越来越轻,“我只是希望您能记住您的性别,不要被那些恶魔带成性别认知障碍了而已。”
“……性别认知障碍?”
奥诺蒂歪了歪头,有些懵逼地重复。
“啊,没什么。”
那个人又笑了笑。一直注视着奥诺蒂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坚定。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但是最后,他还有一句话想要说。
“A magyar nép zivataros századaiból Isten.”
他说。而奥诺蒂,又跟着重复了一遍。
“A magyar nép zivataros századaiból Isten.”
与那个人最后轻得低不可闻的声音相比,奥诺蒂的声音最后却是重到不能再重。
“A magyar nép zivataros századaiból Isten.”
奥诺蒂又念了一遍。然后,她看着眼前那个彻底没了气息的人,叹了一口气,笑着说。
“我会的。”

ps:那堆我看不懂的是我从匈牙利国歌那扒下来的,意思是上帝保佑匈牙利(?)
以及最后奥诺蒂的语言表达障碍还是没有好(摊手)
我一直想设定奥诺蒂的发卡不是哪个国家送的,而是她的一个国民送的
大概是为了让奥诺蒂一直记得自己性别吧?但也仅仅是希望她能记住,也没有希望奥诺蒂会借助女性的身份怎么样
毕竟在那个混乱的世界,奥诺蒂被那群人带成性别认知障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黯物质—咕中之霸

[aph/all耀]妈的为什么?(完结)

*有生之年完结的第一篇




*可以放心搞下一个坑了呢(?不可能的吧)




——[正文start]




  [天认为算什么?总有办法解决不是。]王耀好像思考了很久,[如果你们不是以国/家的状态出现的呢?]




王黯抖了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好像想到了解决方法……




——


  众人出发去寻找这个世界的根源——玛丽苏了。王黯也从王耀的身体里分离出来,和后者一起走在队伍末端。




  一直默默跟在队伍背后的王黯突然大声说,“咳咳,大家注意过来,我想到一个办法,一个办法让我们无需消失的办法。只是不知道可不...

*有生之年完结的第一篇




*可以放心搞下一个坑了呢(?不可能的吧)




——[正文start]




  [天认为算什么?总有办法解决不是。]王耀好像思考了很久,[如果你们不是以国/家的状态出现的呢?]






  王黯抖了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好像想到了解决方法……




——



  众人出发去寻找这个世界的根源——玛丽苏了。王黯也从王耀的身体里分离出来,和后者一起走在队伍末端。




  一直默默跟在队伍背后的王黯突然大声说,“咳咳,大家注意过来,我想到一个办法,一个办法让我们无需消失的办法。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使用……”



  “什么?!”王耀的语调突然拔高,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刚刚消沉了好久诶。





  “你刚刚说我们可以不用国家的身份出现。我想了想,我可以作为比普通人寿命长的人现世……他们应该也可以。这样存在不会和你们发生冲突,就不会消失。”



  “那你们怎么样才能转化为长命的人呢?”



  “将‘国家’这一身份交给本尊,但维持存在的‘能量’还得留一半在自己身体里。”



  “其实这就相当于把‘国家的意识’掰成两瓣分给两个人。通俗点讲就类似于意/大/利那样的。”王黯说着指了指走在前头的瓦尔加斯兄弟,“只不过中心在本尊上,我们就是像米虫一样的化身。”



  “这样啊……”


   ——




  讨论结束便要专心致志地找玛丽苏了。




  “要知道玛丽苏可是世界的核心,不可能就这么出现在我们面前,她又不是傻的……”



  在王黯发表他的长篇大论时,一个七彩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玛丽苏在前面!快追啊!”不知是谁喊道。



  已经被队伍抛下的王黯呆愣了一会儿,咆哮道:“……爷还没讲完,你个玛丽苏小逼崽子打断什么?艹,让我抓到你你就完了!”



  ——



  因为玛丽苏的搅局(加上某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众人都分散了。



  这边跑跑那边串串,地面上还升起一片片应景的雾气。



  “你看!中玛丽苏的圈套了吧,爷就知道她直接出现在我们面前就没什么好事发生!”王黯气呼呼。



  王耀表示无奈,现在他的视野里可见的友方就只有他和王黯,其他人早都没影儿了。



  “故意把我们分开……吗?现在该怎么办?”



  “啧……能怎么办,人别没了就行!”王黯用力一踢脚边的石子,使自己平静下来。“现在跟紧点,赶紧找一下那群不省心的家伙。”



  王耀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捡起一块石头向前丢去,完毕后站起说:“可……我觉得我们不能走。”



  “为啥?”王黯瞪眼。



  “你踢了一个石子对吗?”



  “呃,对。问这个干嘛?”



  “我为了验证我的猜想也丢了一个。”王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明明很用力地向地面丢去,可却没有听见石头撞击地面的声音,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石子没有碰到地面?还是根本没有地面……”王黯现在是完全冷静了,他思考了一会,“……不好!”



  “?”



  “艹!我们被送到其他地方了!”



  “你是说……”




  “不在那个世界的范围内!”




  “啊?”王耀有点不太明白。




  “我推断我们在两个世界的交界点……而且正在向一个新的世界传送去!”王黯原地绕圈圈,“啧,爷就知道没那老头说的那么容易,敢坑他黯爷爷,爷就不应该相信任何人!”



  ——



  “那是什么?”




  王黯与王耀已经在这里待了几个小时了,感觉就像是一直在一个地方打转是的,能看见的只有这脚底的一片地面。



  现在,王耀发现了远处的一个光点,那可是他们除了地面及其上面的东西还有他们彼此能看到的唯一的东西。



  “呃……应该是那个新世界的入口。”王黯看王耀正往那里走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喂!别过去。”



  “额,除了那儿我们没地方去了啊。”



  “进去的瞬间就会被那个世界的记忆替代掉,你还想要我救你几次?”



  “成吧。”




  又在原地待了几分钟,两人离那光点是越来越近,直到光点展开变成了跟门一样高的玩意儿,好像是在诱惑着两人进去看看。




  “呵,我是不会再信这个把戏了……卧槽!这是个啥?”王黯向后一跳,躲过了从黑暗中飞来的箭矢。



  似乎是要将两人逼近门似的,箭矢从黑暗中不断射向两人。




  王黯倒是应付自如,可王耀没有什么功夫,又怎么躲得过攻击。




  可箭在离王耀五厘米的地方被打掉了,一看,原来是王黯拿起了另一支箭丢过来打掉的。



  “谢谢!”



  “管好你自己!”王黯将两支箭抛给王耀。



  “……哦!”行叭。王耀耸耸肩,不知道觉醒了什么技能,“霹雳吧啦”乱打一通竟然将箭矢全部打掉没有漏网之鱼。



  黑雾那边好像感觉到了这一变卦,攻击的更加频繁了。这频繁的攻击将两人越拉越远。



  “它这是在消耗我们的体力!”王黯朝王耀喊,“快点向我靠拢!”



  说到底王耀现在也只是个普通人,这么经得起这种打击,不一会儿就体力不支了,视线越来越模糊,迷糊中连王黯说了什么也没听明白。




  这感觉就像是与世界隔绝。听觉慢慢消失,连眼前的影像也看不见多少了。



  “喂——啧。”王黯看他像打醉拳一样迷迷糊糊地应对着外来力量的攻击,放弃了慢慢靠拢的策略直接冲了过来将他推进闪着白光的门,自己也中了两箭,无法前行。




  王耀突然视觉恢复,但第一个镜头就是王黯流血中箭,显然是被惊吓到了,嘴唇嚅动想要说些什么,但已经被白光包裹,消失不见了。



  可王黯可以看清他想要喊他的名字。



  “呵……爷还会回来……你们给爷等着!”王黯咬牙切齿地说完便消失了。



——



  “叮铃铃——”闹钟的铃声照常响起。




  王耀扶着床边迫使晕乎乎软绵绵好像经历过什么大事一般的身体动起来。



  “今天是怎么了?感觉心头有些空……应该是错觉吧!”



  “哥——起来吃饭了!今天春燕好不容易会来家里玩,不要睡了!”门外传来的是王湾的声音。



  “好——马上!”




  一切都在继续呢。




——end(?)



  (  •̆ ᵕ •̆ )◞♡


  王黯(气):给爷爬!



 


アヤミカン

Dear girl I wanna to be your girlfriend ♪

上色大失敗 我溜了

Dear girl I wanna to be your girlfriend ♪

上色大失敗 我溜了

怡怡

校內禁止飲酒哦!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校園風

  • W學院主校(黑塔)、W學院A校(娘塔)、M學院P校(異色)、M學院H校(異色娘塔)

  • 通常直接稱主校、A校、P校、H校

  • 此篇無娘塔,頂多活在台詞裡的小櫻和燕子

  • 比姐是風紀委員是因為維基說過比姐生氣很可怕

(W學院,主校)

菊:......

路德維希:......

基爾伯特:......

費里西安諾:......

弗朗西斯:......

亞瑟:......

伊麗莎白:......

安東尼奧:對不起我錯了!!!貝露請原諒親分啊啊啊啊!!!!

貝露:......親分你去哥哥那邊。羅德里西...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校園風

  • W學院主校(黑塔)、W學院A校(娘塔)、M學院P校(異色)、M學院H校(異色娘塔)

  • 通常直接稱主校、A校、P校、H校

  • 此篇無娘塔,頂多活在台詞裡的小櫻和燕子

  • 比姐是風紀委員是因為維基說過比姐生氣很可怕

(W學院,主校)

菊:......

路德維希:......

基爾伯特:......

費里西安諾:......

弗朗西斯:......

亞瑟:......

伊麗莎白:......

安東尼奧:對不起我錯了!!!貝露請原諒親分啊啊啊啊!!!!

貝露:......親分你去哥哥那邊。羅德里西桑是被強灌的所以就不說了,親分的話哥哥會處理,你們七個,有什麼想說的?校規怎麼寫的?會長。

亞瑟:校內...絕對禁止學生飲酒。

貝露:學校採用了丁馬克同學家的規則,16歲以上只要身旁有監護人就能飲酒,但你們身邊有嗎?

費里西安諾:Ve~...沒有...

貝露:那還敢喝!?

七人:!!?

伊麗莎白:對,對不起啦!小貝露!別生氣了!

貝露:不。我沒生氣。因為生氣根本不足以表達我的憤怒!

七人:咿咿咿!!

貝露:這事多嚴重心理沒點B數嗎!?要別人破口大罵才會聽嗎!?

利奧斯:姐姐,別氣了啦。讓羅維看到事態就嚴重了~

貝露:他來了你就隨機應變一下。

利奧斯:隨機應變!?別為難...

羅維諾:貝露姐,我不會做這次的報告~!!救...Chigi!?

利奧斯:(把羅維轉了一圈,輕鬆舉起)姐姐現在在忙呢,我也是醫學系的,報告我教你吧。指一下路吧。

羅維諾:哦?哦哦,右轉。

利奧斯:好的。

耀:...救命稻草也被硬生生拔起了呢阿魯。貝露,菊交給我吧阿魯。(拎起)小罌和小揆對你太溫柔了,你喊個「nini」我會心軟喊個「nene」燕子她也會心軟所以我帶你去找小櫻阿魯。

菊:請放過在下啊!

貝露:啊,那就拜託您了,王耀前輩。

提諾:诶~我還以為櫻同學很溫柔呢。

耀:小櫻兇起來可可怕了阿魯。

阿爾弗雷德:學生會長被風紀罵的好慘啊~NAHAHAHAHA~

馬修:你可真是的,別笑了。

利奧斯:姐姐~羅維餓了,妳那有點心嗎?

貝露:姐姐的和果子可多了~拿去吃吧。

克里斯:那麼,我也不看戲了,我們要去做圖書委員的事了,小澳~

濠鏡:請您不要貼的那麼近啊...

(圖書館)

羅維諾:(吃巧克力)剛剛除(出)了什麼事啊?看番茄(魂)蛋饋(跪)坐在尼祿蘭大哥前面。

利奧斯:不要邊吃邊說,沾到嘴邊了哦~(啊啊~這孩子怎麼那麼可愛啦...)

克里斯:你不會想知道的~再加上如果貝露不去的話,你就會有多的不得了的工作要做了。

羅維諾:诶!?我不要...

濠鏡:學生會書記真辛苦啊...這是這主題的參考資料,你看看吧。

羅維諾:好多!會死的!

克里斯:我已經把它濃縮到不能再濃縮了,你到底怎麼考上醫學系的啊?我忘了。

羅維諾:基爾考前給我來了個超級大輔導啊...

克里斯:......我去叫他。

(風紀委員會談室)

克里斯:貝露,基爾放出來吧。

貝露:為什麼?我讓他們寫反省文呢。

克里斯:你忘了羅維怎麼考醫學系了嗎?

貝露:...基爾伯特,你可以回去了,有人需要你的援助。

基爾伯特:啊,是!

(圖書室)

基爾伯特:所以這裡如果這樣的話就會...

羅維諾:哦哦~

基爾伯特:懂了嗎?

羅維諾:沒。

基爾伯特:這樣啊...那麼我再說一次,如果將這裡的血管給...

利奧斯:...真不愧是醫學部三年級資優生啊。

克里斯:我有個問題想問,學校規定到底幾歲算成年啊?

濠鏡:至少要大學二年級。

克里斯:啊~這樣啊~那可真可憐呢。亞瑟他哥在就沒問題了。

羅維諾:他喝醉可是他哥都阻止不了的。

基爾伯特:您知道了!?

羅維諾:我對自己的騎士還是很了解的。

基爾伯特:那...

羅維諾:克里斯,把波諾弗瓦叫來學生會室。

克里斯:诶...

羅維諾:這是命令。喂,伊莎姐嗎?

克里斯:...是~腐爛~你玩完了啦~

(幾分後)

伊莎貝拉:神清氣爽哪~!

弗朗西斯:下手太重了吧!?小貝拉!多愛哥哥我一點啊!

伊莎貝拉:诶~貝拉跟你很熟嗎?啊,貝爾~

烈貝爾:給變態老哥降下制裁了。

伊莎貝拉:很好很好~貝爾是乖孩子哪~東尼兒這下學乖了哪?順便學學你弟弟戒酒哪。

安東尼奧:明白...

伊莎貝拉:聽說和弗拉維單獨相處個一個禮拜就會戒掉全部的壞習慣哪~要不要試試哪?

安東尼奧:算了哪~他生氣起來很可怕的哪!

安德烈:還想活命就別提。

眾:(他以前到底是怎樣啊...)

弗拉維奧:啊啦?提到我了嗎?安迪。

安德烈:不,沒什麼。

弗拉維奧:皮都繃緊了呢~不過大家還是別在學校喝酒的好,要是進到我的領域撒野我不確定我會幹出什麼事來哦。

貝琪:真的不確定?

弗拉維奧:貝琪姐姐真是~雖然那麼說但我也是會克制的哦~頂多兩把伯萊塔而已~啊,如果長得不錯就把頭扭下來做標本!如何如何~?

貝琪:很可怕,但我不討厭你的作風。

弗拉維奧:诶嘿嘿~

奧利弗:臉上笑笑地講出這種話...啊啊~oli好喜歡~

阿爾弗雷德:大家還是,戒酒吧!



玖铭银杏
上色是真的很难……色彩全靠滤镜...

上色是真的很难……
色彩全靠滤镜(…)哭、

上色是真的很难……
色彩全靠滤镜(…)哭、

莫归

【杂】入梦

私设异色初恋
瞎写,谢谢

奥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在卢西安诺的梦里与卢西安诺嘴对嘴。
也许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有点问题。
奥托沉思。
路弗斯不知道怎么弄来了从天堂入梦回来的方法,问了奥托要不要来。想着闲着无事也是无聊的他便跟着一起下来了,去了卢西安诺的梦。
刚出场的时候,奥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地,做出了那种突然冒出并大喊suprise的傻逼动作。可是,眼前那个在自己梦里漫无目的行走的人就那么愣住了,连奥托预料之中的嘲讽都没有吐出口。
奥托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恋爱脑日常上头的路弗斯传染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在卢西安诺的脸上看到些许怀念与怅然?
“我居然梦见了那个傻子。哈,这算什么?鬼知道哪来的愧疚...

私设异色初恋
瞎写,谢谢

奥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在卢西安诺的梦里与卢西安诺嘴对嘴。
也许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有点问题。
奥托沉思。
路弗斯不知道怎么弄来了从天堂入梦回来的方法,问了奥托要不要来。想着闲着无事也是无聊的他便跟着一起下来了,去了卢西安诺的梦。
刚出场的时候,奥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地,做出了那种突然冒出并大喊suprise的傻逼动作。可是,眼前那个在自己梦里漫无目的行走的人就那么愣住了,连奥托预料之中的嘲讽都没有吐出口。
奥托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恋爱脑日常上头的路弗斯传染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在卢西安诺的脸上看到些许怀念与怅然?
“我居然梦见了那个傻子。哈,这算什么?鬼知道哪来的愧疚心理让我在梦里构建一个虚幻的他?也许我应该清醒一下,至少别再让我在梦里看到那个傻子了。”
卢西安诺自顾自地开了口,语气里带着太多不明不白的混杂情绪。奥托分辨不太清楚,但是他能分辨得出卢西安诺话里的意思。
合着是把他当自己梦里虚构出来的是吧?他怎么不知道这位意大利还有做清醒梦的本领?
奥托看了一眼眼前那个比他离开时高大了不知道多少的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青年的身体,想也不想直接上前给了卢西安诺肚子一拳。
“你是该清醒一下。”
他冷笑开口,习惯性地用上了嘲讽的语气,就像是他曾经无数次那样做一样。
“我确实不是你梦中的产物。高贵的罗马的孙子梦里怎么可能会出现他口中的傻子呢?”
然后奥托在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卢西安诺的神情。
卢西安诺不明不白的混杂神情在听到了奥托话那一刻便散得干干净净,只余下嘲讽。像是确认了什么,卢西安诺明显放松了不少,连带着语气也回归了奥托所习惯的正常。
“哈,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居然屈尊纡贵地来到我的梦里,这是怎么了?总不会是其他人的梦都进不去才会来我这吧?”
甚至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卢西安诺脸上还挂上了笑容。那笑容奥托不太熟悉,但是他读得出嘲讽。
“不,只是因为其他人的都逛过了罢了。”奥托撒谎撒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鬼知道他为什么会跟傻子常色一样会第一个去各自的意大利的梦!反正奥托不知道甚至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
彼时周围白茫茫的环境已经因为卢西安诺的意识而改变了。奥托只是余光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个恶劣的卢西安诺到底选择了什么样的场景。
死亡之日。
“那我可真是荣幸呢,神圣罗马帝国大人。”
也只有卢西安诺才能把那几个字尊称读得嘲讽一样。
奥托没理他,直接转身向着身后的王座走了过去。地毯红得很耀眼,几乎要闪晕了奥托。
奥托记得这一日,记得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奥托没想过卢西安诺也记得那么清楚,没让时光抹去这些痕迹。
王座大小对于如今这副青年躯体的奥托来说正正好。坐上之后,他随意用右手撑着自己下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卢西安诺,扯了扯嘴角。
“现在这大才算正好。”
“我以为你不会坐上去。”卢西安诺走近。
“我以为你忘了。”
奥托回答得飞快。他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事后无比后悔地冲卢西安诺张开了胳膊。
“要来重演一遍吗?”
而卢西安诺明显愣了愣,才走得更近了些。
卢西安诺的身体已是成年的状态,比奥托的青年躯体还要高大些许。被迫无奈地,卢西安诺单膝跪下,拥抱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青年。
手所触碰到的衣料材质意外得好。奥托一边感叹着时代的变迁,一边感叹着卢西安诺的变态,连材质都能让他感受到。
与那一日很相似,只是再度被放入奥托身体里的小刀已经并没有办法再次给奥托带来痛苦了。
时间快到了。
奥托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卢西安诺一个吻别,就算是恶心惊吓对方也值了。
只是他刚完成扭头这个动作,就看见卢西安诺也已经完成了扭头动作。
然后,因为他们挨得过于近,所以嘴与嘴对上了。
然后……
时间停滞了三秒。
奥托看着卢西安诺,卢西安诺看着奥托,两人动也没动,全傻了。
三秒后,反应过来的奥托立刻解散了自己在卢西安诺梦里的形体,直接消失了。
只留下还有些发愣的卢西安诺在梦里摸了摸嘴唇,最终笑出了声。
“哈……还行。”
笑声中藏着太多情绪,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后来,路弗斯好心过来问奥托体验如何,并且做好了被奥托损一顿的准备。
但是,奥托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画着人物画。
“我跟他能有什么?”
他说。

蒙山夜航

成功入围b站新星计划了,谢谢你们📢📢📢📢📢

成功入围b站新星计划了,谢谢你们📢📢📢📢📢

凉木cw
你所看见的,究竟是谁呢? 学校...

你所看见的,究竟是谁呢?

学校摸的鱼,后面的黑字是不小心拍进去的作业💦

你所看见的,究竟是谁呢?




学校摸的鱼,后面的黑字是不小心拍进去的作业💦

怡怡

更新博客啦~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

  • 名字亂取

  • 看了亞瑟請普爺吃飯後得出的產物

  • 結尾草率

(貝什米特家)

路德維希:歡迎回來,沒什麼問題吧?

基爾伯特:沒事沒事~本大爺還活蹦亂跳的呢!

路德維希:那就好,我去放洗澡水,你先幫忙整理一下家裡吧。

基爾伯特:OK~

尤莉婭:...虧你能活著回來呢,亞瑟先生的料理比羅莎還要高一個境界哦。

基爾伯特:姐姐妳閉嘴啊。

尤莉婭:下次去要記得帶傘哦。

基爾伯特:放心放心~我會記得的~

尤莉婭:嗯?手機響囉。

基爾伯特:嗯?啊,羅維諾大人的簡訊。

尤莉婭:他也很擔心你呢,畢竟你是他的騎士,...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非國設

  • 名字亂取

  • 看了亞瑟請普爺吃飯後得出的產物

  • 結尾草率

(貝什米特家)

路德維希:歡迎回來,沒什麼問題吧?

基爾伯特:沒事沒事~本大爺還活蹦亂跳的呢!

路德維希:那就好,我去放洗澡水,你先幫忙整理一下家裡吧。

基爾伯特:OK~

尤莉婭:...虧你能活著回來呢,亞瑟先生的料理比羅莎還要高一個境界哦。

基爾伯特:姐姐妳閉嘴啊。

尤莉婭:下次去要記得帶傘哦。

基爾伯特:放心放心~我會記得的~

尤莉婭:嗯?手機響囉。

基爾伯特:嗯?啊,羅維諾大人的簡訊。

尤莉婭:他也很擔心你呢,畢竟你是他的騎士,出了什麼是那愛哭鬼會哭的哦。

基爾伯特:如果讓羅維諾大人哭了的話我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就沒資格活...

尤莉婭:說了什麼呀?

基爾伯特:我出運啦!!!!!

尤莉婭:可以把羅維諾大人的照片上傳到博客了?

基爾伯特:允許了哦!允許了!還可以吃到羅維諾大人的提拉米蘇...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尤莉婭:小心費爾南德斯家的斧子,他的斧頭可沒有一天會停止劈人。

基爾伯特:是是~我知道啦~

(隔天,瓦爾加斯家)

基爾伯特:嗯?亞瑟~你怎麼會在這?

亞瑟:羅維諾找我過來說要讓我了解真正的美味是什麼。

基爾伯特:這樣啊~

(叮咚~)

羅維諾:歡迎。

基爾伯特:我來打擾了~哥哥大人~

亞瑟:打擾了。

羅維諾:...阿爾呢?沒來嗎?

亞瑟:你有找他一起來嗎?

羅維諾:她說想吃我做的提拉米蘇。

亞瑟:這樣啊...你和他關係很好嗎?

羅維諾:呃...國小到高中都是同班的同桌同學。

基爾伯特:我沒記錯的話...哥哥大人是超資優的一流天才班,S班吧?

羅維諾:嗯。W學院S班畢業,參與社團是舞蹈部和足球部。

阿爾弗雷德:呀齁!!!(破窗)

三人:!!!?

弗拉維亞:窗戶!!!我美麗的落地窗啊啊啊啊啊啊啊!!!!

弗拉維奧:吵死了!怎麼了...窗戶啊啊啊啊啊!!!第幾次了!!!?

不憫:(好吵...)

盧西安諾:大嗓門,在幹嘛啊?

麗蓓卡:啊,窗戶。

盧西安諾:就窗戶嘛...我們要出門哦。

羅維諾:路上小心。都壞了就不要念念不...

兩人:烈貝爾/安迪!!!

羅維諾:...沒救了。

亞瑟:...三小啊?

羅維諾:那扇窗戶是烈貝爾姐...費爾南德斯家送的。

基爾伯特:這樣啊...

羅維諾:別管他們了,先吃飯吧。去坐好。

不憫:知...

愛麗絲:唔哇~好像很好吃~分人家吃一口~

羅維諾:妳會全部吃掉所以不行。

費里西安諾:我要吃我要吃~

羅維諾:這是客人的。

阿爾弗雷德:你兄弟姐妹真多啊...

亞瑟:是我錯覺還是羅維諾他被吃得死死的?

兩人:安靜!!!

(幾分後)

三人:(矇逼)

基爾伯特:羅維諾大人!快點快點!!拍照拍照!!

羅維諾:是是。(搶過基爾手機)

基爾伯特:诶?

羅維諾:不要一臉呆呆的。sorridere。

基爾伯特:啊,sorridere~

(喀擦!)

阿爾弗雷德:啊啊!我也要拍!!亞瑟也一起!!

亞瑟:诶诶?如果你堅持也不是不行...

(博客留言區)

大家的親分:诶诶诶!?為什麼基爾會跟羅維一起拍照哪!?

全世界的哥哥:小基爾你們太過分了!居然和羅維醬一起吃午飯!也不找一下哥哥!!!@我是Hero哒~!! @說到紳士果然還是我

我是Hero:回復全世界的哥哥:NAHAHAHAHAH!!!羨慕吧羨慕吧~

說到紳士果然還是我:回復全世界的哥哥:是那傢伙擅自邀請我的,人家都邀請我了不去太不紳士了。

我不是一個人,我只是希望自己一個人而已!:哥,坦率點是好的。

說到紳士果然還是我:輪不到你來說我!

我不是一個人,我只是希望自己一個人而已!:你誤解我的意思了。

查瑞拉的粉絲團隊長~:羅莎在我大公主面前可坦率了哪!

瓦爾加斯家長女:回復查瑞拉粉絲團隊長:伊莎貝拉‧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妳那羞恥的ID給我換掉。

西/班/牙最棒的舞者:回復瓦爾加斯家長女:是是~查瑞拉也換一個嘛~

機械天才:回復西班牙最棒的舞者:不要為難姐姐嘛~

KORUKORU:小基爾好過分...我也想去南方國度啊...

世界的HERO:回復KORUKORU:你也不想想羅維諾多怕你啊~你這蠢熊!

KORUKORU回復世界的HERO:你說什麼?明明只是個代謝症候群~

最喜歡尤莉婭了~:羅維諾君他們很歡迎我哦~

媽媽和我,誰更漂亮?:姐姐的確不會排斥安雅啦~而且安雅很溫柔呀~

機械天才:不過是因為對羅維無害姐姐才放進來的啊~

查瑞拉大人的騎士:回復最喜歡尤莉婭了:把ID給本小姐換了。

最喜歡尤莉婭了~:回復查瑞拉大人的騎士:阿尼婭不要~

最喜歡恰拉公主啦:回復機械天才:虧妳知道是這個理由啊。

西/班/牙最棒的舞者:回復恰拉公主殿下:诶~這是艾比利的ID吧?

最喜歡恰拉公主啦:回復西班牙最棒的舞者:手機沒電了,會用艾比利哥哥的是因為他在我旁邊。

最喜歡小澳啦~:哪,快變聊天室了

本大爺今天也像小鳥一樣帥!:克里斯你有關注我啊!?

最喜歡小澳啦~:回復本大爺今天也像小鳥一樣帥!:唔姆。

賭神:回復最喜歡小澳啦~:大哥,麻煩你把ID換掉好嗎?

小澳的戀人:回復賭神:那就這個啦~

仙人:你這傢伙...!!!

(瓦爾加斯家)

羅維諾:...你們好忙。

基爾伯特:啊哈哈~他們很忌妒呢!

羅維諾:這樣啊。

亞瑟:再多拍幾張照片氣死鬍子吧。

阿爾弗雷德:我同意~!

羅維諾:是是...

四人:sorridere~

羅維諾:我看...爺爺!?

修義特:我回來啦~你跟朋友玩得很開心啊~

羅維諾:才,才不是朋友呢!

弗拉維奧:啊?柯克蘭君我是不知道,但你說瓊斯君不是你朋友我是絕對不信的。

奧利弗:出門~出門~

弗拉維奧:好好好。我晚點才會回來哦。

修義特:路上小心~也幫爺爺做午飯嘛~

羅維諾:知道了啦...晚點是多久啊?

弗拉維奧:大概8、9點,我要去服裝展還有美術展再加上要陪oli買杯糕材料。

羅維諾:這樣啊,知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