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天然呆

180浏览    4参与
阢安

【all黯】《一觉醒来变成Omega该怎么办?》 (二)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没事……”由于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王黯的声音有些沙哑,以至于王耀差点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发烧而已,多喝热水就好了。” 



看着王耀愣了半天,王黯重复了一遍,“我没事。” 



“哥你怎么能没有事呢?”王耀将手抽出,反手摁在了王黯的胳膊上,“你都快烧傻了你知道吗?” 



看着像老婆子一样的王耀,王黯有点无奈,但是还挺可爱的。这般紧张的王耀王黯还是第一次见,慌慌张张的像一只小兔子。 



自家弟弟原来这么担心自己,王黯不禁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度过的那段时候。冷风呜咽着拍着窗户,外面雷声轰隆隆的响,噪音不亚于引爆炸弹时的爆破声。 他自己锁在被子里,明明冷的要命,他却不敢起床去拿一个暖宝宝。



王黯是害怕打雷的,从小就怕,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



但是他现在重新回到了家,每天早上可以抱着自己的弟弟睡觉,尽管弟弟不怎么情愿。



王黯原本以为王耀会因此与他生疏了,没有想到王耀还是这么关心他。 



他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先是被自己鼻子的温度吓了一跳,王黯没有想到自己发烧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王黯有点后悔拒绝自家弟弟去医院了,他轻咳了一声:“咳……家里也没有太多药了,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市中心医院里王黯家不远,打出租车15分钟就到了,挂好了号排好了队,王黯还是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屋子里坐着一个拥有满头秀发的医生,王耀拉着王黯确认了一遍门牌才带他进去。 



“你干嘛?”被王耀一推一拉,王黯有点想吐的感觉。 



“我觉的这个医生不怎么靠谱。”王耀贴着王黯的耳朵小声说。“你看他头发还在。” 



王黯白人问号???? 



“嗯……你这个发烧啊。”对面椅子上的医生声色突然严肃了起来,“这个病啊,要是再来迟一点。” 



“再来迟一点会怎样?”王耀响起了之前看过的各种电视剧,男主女主或他妈她妈一到医院检查,医生的台词永远是这一句,他有点担心王黯烧的是不是很严重。 



“这位小兄弟你不要着急。”医生写好了单子,递给王黯,“再来迟一点,这个病他就自己好了。” 



“……”



王黯接过单子,向医生道了谢,拉起一脸懵的王耀走了出去。 



医生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王黯还是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一股甜甜的气味在空气中突然炸开。王黯突然明白了过来,这种甜甜的味道是Omega发/情时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担心的看向王耀:“耀?” 



“嗯?”王耀鼓捣着手里的草书,疑惑的回头。 



“你发/情了?”说完这句话王黯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么直白的问人家是否发情的人可能只有王黯一个了吧。 



“啊?”王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嗅了嗅自己的胳膊,是有股甜甜的味道,但这不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他的信息素是甜甜的的奶油的味道,但这的确不是他的,这种味道虽然被甜味掩盖了原本的味道,王耀还是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第一次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都会是甜甜的,王耀觉得可能是别人的信息素沾染到自己身上了吧,所以他没有太在意。 



“不是我,可能是别人的……”王耀回头便看到了满脸通红的王黯。 



黑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了玉石白的皮肤,凸起来的锁骨有些若隐若现的红痕,像是被人咬过一样。王黯如葱白的手指拉扯着他的领口,看起来像是很热。 



“哥你怎么了?”王耀心里其实有数,王黯这个样子多半是发/情了,不过他从来没有见过王黯这个样子,平常发/情的王黯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撕扯自己的衣服,这样看来王黯更像是一个Omega。 



王耀再次迅速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哥哥可是一个强大的Alpha,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成Omega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Alpha突然变成Omega的。王黯可能是被刚才甜腻的味道影响了。 



“哥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王耀上前扶着王黯,害怕自己一不注意王黯便倒在大街上。 



“不用了,我去学校。”王黯推开王耀的手,想抬脚离开这里,却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王耀很担心王黯出什么事,但王黯的眼神告诉他不让他过去。 



王黯的动作很快,他拖着沉重的腿跑了起来,王耀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海中。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异色W学院,和W学院是这个城市最受欢迎的学院,W学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可可爱爱的学弟,羞涩的学妹,攻气十足的学姐还有骚出天际还特别腹黑的学长。异色W学院的学生大多只有一个特点,不良。 



教室里乱的不成样子,大老远就能听见D班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王黯头疼的快要炸了,走到门口烦躁的一脚踹开了门,教室内的声音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趴在桌子上欣赏风景的黑发少年首先看到了王黯,慢慢的坐直了身子,明明很激动却偏要将自己的心情隐藏起来,继续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 



一个粉毛小子倒是没有想太多,直接扑过来给了王黯一个爱的抱抱,五彩斑斓的眼睛bulinbulin的对王耀发射小心心,却被王黯毫不犹豫的推开。 



这是个Alpha,应该说D班的人无论多奇怪都是Alpha。 



“黯,你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粉毛叫奥利弗·柯克兰,就是那个在QQ上大胆约(咳炮的hentai,他鼻子倒是很灵敏。



奥利弗突然凑近王黯,使劲嗅了嗅,有一股甜腻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黯,你跟别的Omega做了?” 



“我做你/妈个头。”王黯觉得奥利弗有些莫名其妙,哪有人一上来就问人家是不是跟别人做了的。  



“那你为什么不回复我?你身上还有股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咱俩都是Alpha,你让我怎么做。”王黯烦躁的推开奥利弗,明明是个Alpha却天天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缠人。 



等等,Omega信息素?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大概是奥利弗鼻子不好使了,将自己的信息素当做了Omega的信息素。 



“王黯,你他/妈发着情来学校?”一双红褐色的眼睛对上了王黯,强大的迫力让他后退了两步。“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强一个Alpha。” 



“你给老子爬。”如果不是王黯脑袋晕乎乎的,他当场就想拿艾伦的棒球棒对准艾伦脑门怼上去。 



“小黯不舒服么?”维克多从背后抱着王黯,将王黯死死的勒在自己的怀里,隔开了他和艾伦。他才不想让艾伦靠近王黯,尤其是发/情的王黯,就像艾伦说的,就算他是个Alpha,维克多也不会介意强了他。 



“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吧。”黑发少年看到这么多人围着王黯,终于站了起来,他伸手捏着维克多的胳膊,示意让维克多放开王黯。 



“葵?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 ”王黯扒拉着维克多比他还要结实的胳膊,喘气空余,看到了本田葵。 



维克多冷着脸看着本田葵,然后一脸“雨我无瓜”的继续勒着王黯。 



“跟他客气什么?”一把匕首突然抵在了维克多的下巴,王黯被卢西罩在身下,在匕首的反光中,王黯看到了自己煞白的脸。 



卢西低头啄了啄王黯的额头,然后转过头对本田葵说:“葵,你可不是这种讲道理的人。” 



突然被亲的王黯有些懵,看到本田葵突然拔刀他也有些懵。 



本田不是这种随随便便拔刀的人,至少在王黯面前他不会,但是卢西方才的话让王黯有些疑惑。 



“你可不是这种会讲道理的人”。 



王黯印象中的本田的确是D班最有礼貌的啊。 



今天D班的各位都有一点反常,他突然发/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平常也没见他们有这么大的反应。王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自己发情了,他一直以为是别的Omega的信息素影响了他,可那个甜甜的味道居然是他自己的信息素。果然还是因为自己信息素出了问题的原因么? 



如果换做平常发情,班内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接近他,学校里的O也不会蹭他,因为王黯的信息素是中药味。一口可以苦死人的那种,所以不管什么妖艳贱货都没有办法忍受他信息素的味道。



但如果是这种甜甜的味道,王黯还真不能保证那些疯狂的小兔崽子们会做出什么事。 



“弗朗索瓦把你的烟掐了,别呛着黯。”奥利弗皱着眉头拍了弗朗索瓦后脑勺一巴掌。 



原本乱糟糟的头发被这么一拍,尽数散了下来。弗朗索瓦熄灭了烟,随手捋了一把头发,向王黯走去。 



“哎,你们再不坐好,老师就来了,至于什么惩罚我也不知道。”弗朗索瓦双手插裤兜,站在他们面前,看着扭打成一团的维克多,艾伦,卢西和本田葵,还有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 



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弗朗索瓦眯了眯眼睛。 



他们几乎是一瞬间放开了互相揪着的手,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虽然D班各位都是日天日地的牛x哄哄的大佬,但他们挺怕老师的,准确来说是怕老师告诉家长。没有一个学生不怕妈妈热情的问候的,如果再加上爸爸,哦豁,完球。 



似乎也是那一瞬间,弗朗索瓦抓起王黯的手,推开窗户,带着王黯跳了下去。 




—TBC—


索瓦和黯爷要私奔了(buni)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七)

     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说辞,卢西安诺硬是被留在了王黯的小屋里;两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用到酒吧去时调酒师几乎是保姆似的盯紧了卢西安诺直至他初步痊愈,闲不下来的意大利小伙子则时不时地搞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对着王黯想要剐了他一般的表情满意的笑出声……
  总之,一...

                         (七)

     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说辞,卢西安诺硬是被留在了王黯的小屋里;两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用到酒吧去时调酒师几乎是保姆似的盯紧了卢西安诺直至他初步痊愈,闲不下来的意大利小伙子则时不时地搞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对着王黯想要剐了他一般的表情满意的笑出声……
  总之,一切都在正常的运行。
  在床上闷了三个多星期,卢西安诺终于可以从床上下来四处走动,在终于被他赶出去工作的王黯不在家那会准备当晚的晚餐,虽说最终的结果也是由王黯收拾各种烂摊子。
  他并不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但至少应该享受当下——不用理会什么任务,不用应付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前辈,更不用在每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使唤王黯去做早饭安抚五脏庙而不是思索今天要怎样活下去……
  
  
  “爷今晚得晚点回来,就别留饭了。”
  回应王黯的是卢西安诺一如既往的道别,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卢西安诺的异样,自然没有发现卢西上扬的唇角有多么的僵硬。
  通过玻璃窗确认王黯的身影远去,卢西安诺才从沙发下取出被他事先调为静音模式的手机,深吸几口气,接通那个未知的号码。
  “晚上好……boss。”
  
  
  
  “嘻嘻,费里小甜心还记得奥利呢,真的很荣幸哦~想要找到你可费了不少力气啊,奥利快想死你啦!!”
  卢西安诺闻言打了个寒战,他的这位顶头上司从来都是这样,寒暄一般的语调也能让人不寒而栗。
  “您有什么事。”
  “这么冷淡奥利可是会伤心的呀~况且小费里消失这么多天也没有跟奥利请假呢…这可不是‘夜莺’的规矩,对吧?”
  “boss……我只是……”
  “就这么说定啦!明天下午五点米兰达Miranda咖啡馆,请奥利喝顿下午茶吧~”
  
  
  通讯被突兀地切断,再次拨打已经显示为空号。
  卢西安诺突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心慌。
  来得真快……
  要……回去了吗?
  他早已依恋上这样普通,平淡,却让人安心的时光,这一点,卢西清清楚楚。
  想要把清澈的流水冻成剔透的一块坚冰,需要足够低温的寒流和日积月累的年月;但只要在春天到来之时感受到那轻柔的爱抚和温暖的怀抱,坚冰便会丢弃自己坚硬的外壳和冷酷的伪装,露出柔软的内心和自心而发的温柔的微笑。
  
  无论如何……不能,也不想就这么说再见…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三)
    “嘿小兔崽子!醒醒,醒醒!”
  “咳…咳咳…唔?”
  头顶上的灯光晃得卢西安诺眼睛有点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站在床边的那人。
  “王…黯?”
  “嗯,还认得爷说明脑子没摔坏,把水喝了”
  接过温热的液体润了润喉咙,原本含糊不清的思绪也清晰了些,环顾四周:不...

  

                         (三)
    “嘿小兔崽子!醒醒,醒醒!”
  “咳…咳咳…唔?”
  头顶上的灯光晃得卢西安诺眼睛有点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站在床边的那人。
  “王…黯?”
  “嗯,还认得爷说明脑子没摔坏,把水喝了”
  接过温热的液体润了润喉咙,原本含糊不清的思绪也清晰了些,环顾四周:不大的房间 干干净净的摆设,没有一点多余花哨的装饰品,倒是很符合印象中王黯的性格…
  “别看啦,你在爷家里头——你说你也真是,放着好好的光明大道不走跑小巷子里作什么死?你看看你这脸,比姑娘家还俊,那劫道的不把色也给你一块劫了都算给你面子!得亏爷今儿早点下班把你拎回来,不然非给你冻死不可!”
  劫道的??卢西安诺嘴角抽了抽——要是劫道的都能把他折腾得这么狼狈,他自己都会抽死自己。
  身上血迹斑斑的衣物已经被换成了一件宽松的睡衣,受伤的手臂的大腿被上好了药,包扎得结结实实,要不是末端处那几只恶作剧般的蝴蝶结卢西安诺一定会向王黯好好道谢。
  但现在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你身上…为什么会带着枪?”
  王黯忙活着的背影微微一滞,可惜平躺着的卢西安诺没有看见。
  “是你做的吧,那一枪?!”
  没有得到回答,卢西安诺的声调危险的上扬,王黯从他衣服里收拾出来的小刀正放在床边,只要伸一伸手……
  “枪?什么枪?爷就只看见你半死不活地瘫在那儿,要不是你还在出气儿爷早就给殡仪馆打电话了。”王黯眼皮子也不抬一下,丢给卢西安诺一只大枕头:“你那腿…情况有点糟,没两三个星期好不全,想坐起来就把它放腰上垫垫,爷给你买点儿水果去。”
  
  提了一大袋子水果拐出便利店,王黯却还没有离去的意思,而是自然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早已等待多时的男子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清秀却又显得过分老成的脸庞。
  “真的要把他留在家里?”
  “怎么了~嘉邢,看爷抱得美人归,你嫉妒啦?”
  “想多了,我对意/大/利小伙子没兴趣。”
  王嘉邢撇撇嘴,不以为然地点起一支烟:“我只是觉得,他的身份不简单…那五个倒霉蛋也算是有点本事的人物,他在把他们一刀毙命之后还能在本田葵手下走过好几回合……就这么把他留在家里会不会太……”
  王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的身份我会托青竹查清楚,至于爷的人身安全问题…这个你不必担心,论武力值爷倒不觉得自己会输~”
  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调酒师思索了一阵,从衣袋里掏出一把装好了消音器的手枪递给王嘉邢:“先给爷收着,他还是有点疑心,再放家里不安全,以后…”
  “我知道——保证着他的安全对不对,合着我好不容易亲自出山是给他当保姆来了呗~赶紧的回去吧!”
  “好嘞,爷的小美人儿该等急咯~”
  看着王黯恨不得插翅膀飞回去的急匆匆的脚步,王嘉邢眯着双眸,轻轻地笑了。
  自己目空一切的大哥,可是很久没喜欢上谁了呢…
  但愿他不会失望吧……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异色天然呆组(调酒师黯×杀手卢西)

     .应该....会he吧?这是一个视大纲为无物之人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致歉

     夜色,笼罩了整个威尼斯,弯弯的月牙映在潺潺的威尼斯河上,皎洁而孤单。
  已经夜深,城市也入了眠,寂静无声。
  就连长街尽头那家叫All'Alba的酒吧也紧闭着五彩斑斓的店门,以防里面沉迷灯红酒绿的喧哗之声传到外...

  .异色天然呆组(调酒师黯×杀手卢西)

     .应该....会he吧?这是一个视大纲为无物之人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致歉

     夜色,笼罩了整个威尼斯,弯弯的月牙映在潺潺的威尼斯河上,皎洁而孤单。
  已经夜深,城市也入了眠,寂静无声。
  就连长街尽头那家叫All'Alba的酒吧也紧闭着五彩斑斓的店门,以防里面沉迷灯红酒绿的喧哗之声传到外面去。
  卢西安诺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把玩着手里的水晶酒杯——那里面早已滴酒不剩,但他却没有再添一杯的兴致。
  在这家规模不小的酒吧里,无论是衣着暴露,妩媚动人的陪酒女郎,亦或是长夜无眠,想要寻求一夜欢愉的姑娘们,都无法挑起卢西安诺的丝毫兴趣;说白了,他之所以来这里,只是因为他无处可去罢了。“在这坐了这么久,不再喝点什么?”
  略显生疏的意/大/利语在耳旁响起,他回头,对上一双猩红的眸子。
  仔仔细细地把对方打量一遍——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黄种人特有的肤色,一看就是遗传自东方人的精致脸庞......卢西安诺皱起了好看的细眉。
  “中/国人?你的意/大/利语里有一股子北京烤鸭味儿。”
  “哈~没错儿,这都给听出来啦~”男人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卢西安诺的肩膀:“你中文可真好。”
  “略懂一些罢了——看你....很面生呢,第一天上班?”卢西安诺把酒杯搁在男人面前:“随你喜欢什么,来一点儿。”
  不知为何,男人那双红得晃眼的双眸,看得卢西安诺的喉咙有点干。
  “怎么?有意见?虽说爷今儿是第一天,干得也不会比那帮子老牌调酒师差。”
  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熟练得晃动着加入了冰块的雪克壶,接着倒入威士忌和甜威末酒,冰块随着摇晃的动作碰撞着壶壁发出清脆的声响,快得无法捕捉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好像这不是在调一杯饮品,而是在作一场炫酷精彩的表演,也就那么半支烟的空当,红色的酒液被慢慢倒入杯中,点缀上鲜红的樱桃随即被推到卢西安诺面前:“曼哈顿鸡尾酒,象征随性,自由,热情——像你一样吸引人,小家伙。”
  冰凉的酒液被一饮而尽,辛辣的气体在鼻腔和喉间环绕,浓烈的余波后漫上些许甘香,引人不禁细细回味.....
  “我想,跟我相比,你的酒更值得称赞,先生,非常感谢你的款待。”卢西安诺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大衣,从椅子上跳下,视线不着痕迹地擦过调教师胸前金色的名牌。
  .....原来叫王黯啊....
  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