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好茶组

1487浏览    19参与
阿索_简矣

童话1

*ooc+长发公主,文笔差劲+意识流预警

*亚瑟+奥利弗x黯请注意

*有柔弱O黯请注意

*只是想码点爽的而已

*以上都没问题请继续

1

王黯牵着王耀的手,两个小孩子穿着破旧的衣服,在着装精致的人群里逆流而行。

维克多和伊万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

“抱歉,我们来晚了”

“没关系,也没等很久”

四个孩子每天都会在公园聊到月亮升起,然后在大人的催促下散场。

“明天见”“明天见!”

“黯,明天见”“小耀,明天见!”

他们互相告别,在约定好的最后一个夜晚。

2

黯醒来,依然在高塔的床上醒来。他不止一次梦见过去,片段停留在了那个时刻——最后一个夜晚,没有道别的夜晚...

*ooc+长发公主,文笔差劲+意识流预警

*亚瑟+奥利弗x黯请注意

*有柔弱O黯请注意

*只是想码点爽的而已

*以上都没问题请继续

1

王黯牵着王耀的手,两个小孩子穿着破旧的衣服,在着装精致的人群里逆流而行。

维克多和伊万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

“抱歉,我们来晚了”

“没关系,也没等很久”

四个孩子每天都会在公园聊到月亮升起,然后在大人的催促下散场。

“明天见”“明天见!”

“黯,明天见”“小耀,明天见!”

他们互相告别,在约定好的最后一个夜晚。

2

黯醒来,依然在高塔的床上醒来。他不止一次梦见过去,片段停留在了那个时刻——最后一个夜晚,没有道别的夜晚

王黯赤裸着双足行走在高楼的房间里,最终还是在镜子前停下。

多么相像啊

他想着

可惜,自己再也见不到耀了吧

“黯,我可以进来吗?”

“请便,奥利弗先生”

3

“黯,头发快沾地了”

“我知道,等有那么长再说吧”

王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神空洞得像个木头玩偶。奥利弗帮他盘起长发,看着王黯仿佛一个精致的东方长发公主娃娃。被囚禁在高塔中,乖巧,美丽,任人摆弄。

多让人想毁掉这幅模样。

“黯”

奥利弗沙哑着嗓子在王黯耳边低语,王黯亲吻着奥利弗的双唇,将一切推向高潮。

亚瑟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老实说他一点声音也不想听到。王黯的喘息声透过木门在耳边响起,让人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一夜春色……

Shit!

亚瑟低骂一句,等奥利弗出来后立刻将门带上解决小亚瑟的问题。

4

王黯整理着被扔得乱糟糟的衣物,对还在休息的亚瑟说道:“亚瑟先生,再不走就要错过你的二十岁生日了”

“可你还没给我礼物”

“你已经不小了,还是说刚才还没she够?再弄下去出意外了可不好”

亚瑟看着为自己打领带的王黯,双肩被暴露在视野里,上面还留着柯克兰们的战果。布丁甜腻的气息在亚瑟的鼻尖萦绕,好像将脑子也黏成了一团浆糊。

或许出了意外也不错呢?听说OMEGA有孕后前面会起小山丘还很敏感,如果……

“好了,衣服都穿好了那就请亚瑟先生快回吧,我这小地方可由不得您再来几遍”

王黯说着,直接将亚瑟往塔外赶。

“那你……”

“放心,”王黯冲他眨眨眼睛,“礼物会有的”

5

王黯回到高塔里,随手将烛台弄倒,火光很快吞噬了整个塔楼,黑烟飘出窗外。

等有仆人发现着火了的时候,王黯早已离开塔楼不见了踪迹。

奥利弗看向塔楼后面的森林沉默不语

“哥……”

“没关系,亚瑟,哥哥会把我们的公主带回来的,一定”

6

长发公主最后还是没离开柯克兰家族,他在森林里被抓住了,但没再被关在高塔里。

“不要再离开我们了,黯”

奥利弗亲吻着王黯的脸庞,往下烙上一颗颗红梅,亚瑟轻轻啃咬着他的腺体,最终只是在后颈上留下自己的烙印。

“请为我们生下小柯克兰们,亲爱的黯”

“我们需要你”

*然而最后的最后还是没飙车,艹

阿索_简矣

情爱[番外.戏外剧场]

《情爱》的番外

关于各位拍戏时的小花絮ᐕ)⁾⁾

以及最后的随便bb


——0——

一开始布置婚礼场景时王黯是想搞个中式婚礼的,但最后以“反正不是真的结婚”为由,还是选择了西式婚礼

[耀:其实就是懒

黯:行了就你知道的多,闭嘴]


一开始奥利弗为王黯准备了一套婚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两个人换的都是西装

[奥利弗:亲爱的,我觉得婚纱很适合你

王黯:亲爱的,如果你还想拍下去的话就老实点:)]


——1——

关于王黯当时看的资料究竟是什么?

当事人表示那只是一堆印着字的废纸

[王耀:其实我给我哥的是同人文,耀黯的那种

本田葵:小生在里面...

《情爱》的番外

关于各位拍戏时的小花絮ᐕ)⁾⁾

以及最后的随便bb

 
 

——0——

一开始布置婚礼场景时王黯是想搞个中式婚礼的,但最后以“反正不是真的结婚”为由,还是选择了西式婚礼

[耀:其实就是懒

黯:行了就你知道的多,闭嘴]

 
 

一开始奥利弗为王黯准备了一套婚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两个人换的都是西装

[奥利弗:亲爱的,我觉得婚纱很适合你

王黯:亲爱的,如果你还想拍下去的话就老实点:)]

 
 

——1——

关于王黯当时看的资料究竟是什么?

当事人表示那只是一堆印着字的废纸

[王耀:其实我给我哥的是同人文,耀黯的那种

本田葵:小生在里面加了些葵黯文

王黯:你们两个可以考虑怎样个死法了:)]

 
 

——4——

王黯脖子上的是真“草莓”吗?

答案是——

 
 

爷为什么要告诉你,好奇心害死猫了解一下:D

 
 

——5——

艾伦吃到了怎样的甜头?

艾伦:实际上只是黯给我塞了颗糖而已,然后又给了一个爆栗子

[维克多:在此之前黯还赏了他一个“五花糕”

艾伦:闭嘴!你这只红眼北极熊,想打架吗!]

 
 

——7——

奥利弗当时在搞什么?

奥利弗:事实上我只是在烤杯糕,因为这个镜头被一笔带过了

 
 

——10——

奥利弗在看什么电影

奥利弗:只是一些文章而已,当然,至于是什么文章,你们能猜到的对吧

 
 

——18——

当时两位是真的在鼓掌x3吗?

王黯:只是错位镜头而已,想真的去面壁思过

 
 

——20、21——

金丝雀那件事真的发生过吗?

亚瑟:金丝雀没有

奥利弗:不过那只小鸟是真的在养哦

 
 

——27——

王黯抽烟的习惯是真的有吗?还有那两个TA不一样耶

王黯:我不否认,爷是真的有点烟瘾

两个TA不一样是因为耀说的“它”指香烟,我说的“他”是奥利弗

后面的问题所指是一样,耀的“因为烟草?”是指因为奥利弗的信息素也是烟草?我的回答“因为烟草”是承认耀的猜测

 
 

——30——

鼓掌x3与粘稠的液体[滑稽]

王黯:再有关于鼓掌的问题一律拖出去赏“五花糕”和子弹:)

那个粘稠的液体其实是酸奶,红枣的那种

 
 

——32——

最后点题的情爱是什么意思?

阿索:情爱不仅可以指男女之间的爱情还可以解释为友爱之情,情谊。

文中的王黯和奥利弗多属后者,尽管奥利弗说自己离不开王黯,但实际上更多的是因为自身的占有欲较强所以不希望身为自己名面上妻子的王黯离开自己

王黯知道奥利弗想将自己锁在身边的原因,所以他在王家已经有足够的实力立足成长的时候选择离婚

但当时奥利弗的占有欲>理智,所以选择将王黯锁在别墅,王黯不立刻逃走是希望有个过渡期,等奥利弗冷静下来了就离开,这样不会激怒奥利弗以至于柯克兰家再次针对王家。此时的王家还需要继续成长,王黯不会希望一直以来的努力毁于一刻的

当过渡期结束王黯立刻动身离开奥利弗身边,但自己已经被奥利弗标记,受这个影响自己多少有些依赖奥利弗[设定里被标记的OMEGA多少都会有些依赖于自己的ALPHA的]所以从过渡期就养成抽烟习惯的王黯依然选择抽烟来缓解这种依赖性,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香烟的原料是烟草,是奥利弗信息素的味道

然后引出了供电组的问答

最后异色好茶组的两人又在一起了也仅仅是因为信息素互相影响的原因,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才选择跟对方在一起,某种意义上两个人真的都是疯子吧

 

阿索_简矣

情爱[22~32]

*短篇,ABO,all黯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逐渐垃圾对话体,以及一点顶风作案【护头保命】


*前文链接:

http://ymwdwmt.lofter.com/post/1f5966a1_1c681d3b8


——22——

你可以困住一个人,却无法困住他的心

同理,奥利弗或许成功地将王黯锁在自己身边,但他得不到王黯的心

——23——

“黯,”奥利弗轻轻啃咬着王黯的腺体,留下标记,“我亲爱的黯,你是属于oli的”

“我亲爱的奥利弗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你是在痴心妄想”

王黯掐灭手上的香烟,丢进烟灰缸里。他已经习惯奥利弗这样无止境的索取了...

*短篇,ABO,all黯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逐渐垃圾对话体,以及一点顶风作案【护头保命】


*前文链接:

http://ymwdwmt.lofter.com/post/1f5966a1_1c681d3b8


——22——

你可以困住一个人,却无法困住他的心

同理,奥利弗或许成功地将王黯锁在自己身边,但他得不到王黯的心

——23——

“黯,”奥利弗轻轻啃咬着王黯的腺体,留下标记,“我亲爱的黯,你是属于oli的”

“我亲爱的奥利弗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你是在痴心妄想”

王黯掐灭手上的香烟,丢进烟灰缸里。他已经习惯奥利弗这样无止境的索取了,这给他带来的唯一的好处就是拥有短暂的自由活动时间,但只限于在这个时候。

“不去找你朋友们来吗?你以前很喜欢这种电影不是吗”

“是的,黯,我喜欢看你被他们侵/犯的样子,可你不再挣扎了,这样太无趣了,”奥利弗亲吻着王黯的脸庞,“所以oli改变主意了,他们没办法再与oli共/妻,因为王黯被oli标记了,他只能属于oli”

——24——

“那么,我的丈夫,我亲爱的oli,继续做你的美梦去吧

“至少现在的王黯属于你”

——25——

奥利弗回来的时候别墅里已经没了王黯的身影

枷锁被破坏,只剩下还未散去的火药味和烟草味掺杂在空气里

金丝雀飞走了

——26——

此时的王黯已经搬回以前买的小别墅里

他终于离开了牢笼,却再也离不开香烟

——27——

王耀皱眉,直接掐灭了王黯还没抽完的香烟,扔到垃圾桶

“哥,经常抽烟对身体不好,该戒了……”

“我知道,”王黯打断王耀的话,“耀,每天一支而已,没关系的”

“……你已经离不开它了是吗”

“或许是的,耀,我离不开他”

“因为烟草?”

“因为烟草”

——28——

奥利弗重新出现在王黯的面前,带着两个黑眼圈

“没休息好?”王黯深吸一口香烟,将白烟吐向奥利弗

奥利弗没有回答王黯的问题,只是看着他,缓缓开口道:“香烟的原料是烟草”

“是的,烟草”

“你离不开我”

“很奇怪的结论,奥利弗,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还活在梦里?”

香烟落在地上,王黯用脚碾灭它,嘲笑道:“你标记了我又如何,还是说你以为OMEGA都只会一味地顺从?

会乖乖听话的是你的宠物,不是伴侣

如果你还认为我是被你带上枷锁无法飞翔的金丝雀的话,很遗憾,可怜的奥利弗先生,我不是!”

王黯对奥利弗激动地喊着:“我不是你的金丝雀!曾经不是,现在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29——

奥利弗看着王黯现在的样子,嘴角逐渐上扬

看啊,他在颤抖,我亲爱的王黯因为oli的到来在兴奋地颤抖!


他俯身在王黯的耳旁轻声说着

“我亲爱的黯,言语说明不了什么,让我们用更好的方法来讨论吧”

——30——

烟草与火药的气息充满了整间屋子,衣服被随意扔在一旁

即使奥利弗用自己的方法封住了王黯的嘴,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夹着咒骂的话仍从王黯的嘴角漏出来

奥利弗也不恼,等王黯吃下粘稠的液体后互相撕咬着

结合变成了两个疯子之间的斗争

——31——

最后疯子还是败在了欲望下

王黯躺在奥利弗的怀里喘气,手指划过对方的脸庞,然后是颈部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你处理掉,现在”

奥利弗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亲吻着

“但你离不开oli”

“……是的,我离不开oli”

王黯离不开奥利弗•柯克兰

——32——

“因为尼古丁和烟草?”

“因为王黯和奥利弗都是疯子”

“没了?”

“不,还有

还有疯子之间的情爱”

阿索_简矣

情爱[14~21]

*短篇,ABO,all黯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前文链接:

http://ymwdwmt.lofter.com/post/1f5966a1_1c67ee548  

——14——


“耀?”


王黯看着站在门口的王耀有些惊讶


“怎么突然过来了?公司里有很多事要办吧”


“刚好有空,就来看哥哥了,不欢迎吗?”


“怎么会,你能有时间来看哥哥,哥哥怎么会不欢迎呢?”...

*短篇,ABO,all黯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前文链接:

http://ymwdwmt.lofter.com/post/1f5966a1_1c67ee548  

——14——

 
 

“耀?”

 
 

王黯看着站在门口的王耀有些惊讶

 
 

“怎么突然过来了?公司里有很多事要办吧”

 
 

“刚好有空,就来看哥哥了,不欢迎吗?”

 
 

“怎么会,你能有时间来看哥哥,哥哥怎么会不欢迎呢?”

 
 

“进来吧,我给你倒杯茶”

 
 

——15——

 
 

王耀和王黯都沉默着,空气里掺杂着信息素的气味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

 
 

“咖啡里掺杂了火药,”王耀突然开口道,“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杂乱的信息素停留在这里,我的哥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王黯将茶杯放下,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如巨石,压得王耀喘不过气

 
 

“很遗憾,耀,这就是真的”

 
 

——16——

 
 

“一切为了王家,我们现在的根基不够牢固,必须靠那些家伙的援助让王家企业尽快崛起

 
 

我知道,他们也曾参加那个计划,但合作与个人感情永远放不到一起,既然他们对我感兴趣,那我为何不尝试从中获利呢?

 
 

我知道,这有点疯狂,一个OMEGA为了一笔交易嫁给不喜欢的ALPHA,然后还跟其他ALPHA产生关系……

 
 

但这是笔成功的交易,耀,相信我,这场电影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很快”

 
 

——17——

 
 

离婚协议书被放在了奥利弗面前,王黯坐在他对面等他签字

 
 

奥利弗看了眼协议书,对王黯笑道:“亲爱的,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王黯靠在椅子上,将协议书又往前推了点:“我已经觉得无聊了,奥利弗,这段婚姻很好,但我不需要一个明面上的丈夫,你也不需要这样的妻子,离婚对我们来讲是双赢,毕竟王家与柯克兰家的交易不会因此断掉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亲爱的,”奥利弗拿起离婚协议书,当着王黯的面撕毁了它,“但有一条错了”

 
 

——18——

 
 

红梅在王黯身上盛开,红色的汁液顺着肌肤轻轻落在床单上形成了一朵朵新的花朵

 
 

“你现在美极了亲爱的”奥利弗顺着脚裸往内侧吻去,然后撕咬着,粗暴地在王黯身上留下标记,“亲爱的黯,我的妻子,你别想离开oli,永远别想”

 
 

“哈……奥利弗……你可真tm……是个疯子……”

 
 

——19——

 
 

王黯醒来的时候双手已被拷上并多了条脚链,只要自己有一点动静脚链上的铃铛就会发出声音。

 
 

“该死的……”

 
 

王黯在心里暗骂着,现在他没有心情,也没力气继续动了

 
 

——20——

 
 

“哥哥,喊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哎呀,亚瑟啊”奥利弗示意他随便找个位置坐下,“还记得哥哥以前跟你怎么说的吗?”

 
 

“指什么?”

 
 

“那时你养的小金丝雀啊”

 
 

“当然记得,那只金丝雀飞出了它的笼子,从窗户飞走了,我很伤心”

 
 

“是的,然后我给你抓回来了,重新放回了笼子,然后呢?”

 
 

“然后你跟我说‘金丝雀想要跑走的话就给它加上锁链,这样它就永远离不开你了!’”

 
 

“没错,亲爱的,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好啦,你可以去工作了”

 
 

“……好的”

 
 

——21——

 
 

奥利弗看向笼子里那只小鸟,它的脚上拴着一条链子

 
 

“如果他要离开,就给他戴上枷锁吧!这样,他就只能待在笼子里,待在爱他的oli身边!永远!”

 

阿索_简矣

情爱[0~13]

*脑洞来了于是开坑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本系列是all黯,不吃的客官可以先离开了

*短篇,ABO设

*最后声明本系列内容的确的确是原创,之前也看过很多文所以如果有与您看过的其他文雷同的地方纯属巧合,这里先道歉了_(:з」∠)_

——0——

教堂,钟声,祝福,司仪

一对新人,双方父母,三五好友

盛大,美好

这是一场王家与柯克兰家两位长子的婚礼,也是所有人都曾渴望过的,童话般的婚礼

但对王黯来讲,不过是为了家族利益而衍生出的剧本

——1——

王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奥利弗已经去公司了,残余的是烟草与火药混合的气味

王家公司早就交给王耀管理,所以王黯...

*脑洞来了于是开坑

*文笔很差,有点乱,不介意的话请客官继续食用

*本系列是all黯,不吃的客官可以先离开了

*短篇,ABO设

*最后声明本系列内容的确的确是原创,之前也看过很多文所以如果有与您看过的其他文雷同的地方纯属巧合,这里先道歉了_(:з」∠)_

——0——

教堂,钟声,祝福,司仪

一对新人,双方父母,三五好友

盛大,美好

这是一场王家与柯克兰家两位长子的婚礼,也是所有人都曾渴望过的,童话般的婚礼

但对王黯来讲,不过是为了家族利益而衍生出的剧本

——1——

王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奥利弗已经去公司了,残余的是烟草与火药混合的气味

王家公司早就交给王耀管理,所以王黯在做完清理后只是换了身衣服便待在家里,打算看一下王耀之前送过来的关于柯克兰家的资料

——2——

“叮咚——”

王黯匆忙将资料塞进抽屉里然后起身去开门

——3——

“艾伦?你怎么来了?”

“来看一下我亲爱的表嫂,不可以吗?”

红发的大男孩好像把奥利弗的别墅当成了自己家,十分随意地在沙发上落座

王黯叹了口气,他对这种毛头小子没有办法,转身进厨房准备早餐

此时他并没有注意到艾伦看向自己的眼神有多奇怪,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情人

——4——

艾伦看着王黯的背影,露出来的后颈上并没有被奥利弗标记过的痕迹,只有那些可爱的小草莓被留在上面

很快他也可以为自己的表嫂留下点什么了

他们会在厨房来一场激烈的运动……

他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了

——5——

最后,这位美/利/坚小伙被自己的表嫂“请”出去了

在此之前他还是尝到了点甜头,也只有一点

——6——

晚上七点,王黯已经将那份资料给销毁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知道这件事,这样会对王家企业不利——起码对现在的王家不利

——7——

三十分钟后奥利弗回来了,王黯也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在共同享用完晚餐后王黯稍作梳洗便去睡觉了,奥利弗先生以“为了不打扰到自己的妻子休息”为理由在客厅“工作”

——8——

王黯整个人都泡在浴缸里,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门外是他丈夫的表弟,哦不,或许现在将他称为自己的情人更为合适

——9——

是的,王黯出轨了,与艾伦,但不止与艾伦

准确来讲,他是被安排了出轨的剧情,至于是谁……王黯瞄了眼浴室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显而易见不是吗

——10——

奥利弗通过微型摄像头看到了自己妻子出轨的整个过程,但他没有表现出愤怒或是惊讶的神情,甚至很喜欢这场“电影”

——11——

没错,我们的奥利弗·柯克兰先生亲自策划了王黯“出轨”的剧情。他甚至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无疑给他带来了一种刺激,一种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刺激

说白点,他喜欢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人结合的场面,这比他亲自上场还要令他兴奋

——12——

“一切为了王家的利益”王黯在心里对自己说,“为了让王家根基更牢固点,为了让它能强大起来这不算什么

王黯,为了你的弟弟,这不算什么”

拨号栏的最顶端,是“耀”

——13——

“哥哥……”

王耀看着联系人里的“黯”眉头紧锁,他能听出来王黯的声音有些发哑,但黯不喜欢扯嗓子也不爱喝冷的……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原因?

他想起上次跟黯通话时背景里传出的男音,它不属于奥利弗。不好的念想突然出现在脑海中,但王耀立刻将它扔了出去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奥利弗当时是怎么追黯的自己也见过,他也是因为相信奥利弗能够好好对待黯才答应赌一把,让黯嫁给奥利弗……可,现在呢?

王耀有点不清楚了,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王黯,希望对方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不然一切都糟透了

犬格子
-On the cloud?-...

-On the cloud?-3-

好他成了有生之年了(干

-On the cloud?-3-

好他成了有生之年了(干

葬送性命的死神

【奧黯】慾(十粉點文)

拖很久…不好意思啦~😉☆

一篇車,時速嘛…有點快(?)

微博連結啊,可能會被屏蔽??到時候不行的話,請留言一下,或者,私芮芮

(有人看嗎?😂)

(σ°∀°)σ..:*☆  @小q

拖很久…不好意思啦~😉☆

一篇車,時速嘛…有點快(?)

微博連結啊,可能會被屏蔽??到時候不行的話,請留言一下,或者,私芮芮

(有人看嗎?😂)

(σ°∀°)σ..:*☆  @小q

小冰

      奥利弗兔兔跟狼黯

      哦,后两页有自行车🚲

      emmmm既然都有兔狐了那能不能来个兔狼咧...

       啊p1的小奥兔没忍心加上眉毛...加上去总觉得想笑🤦‍♀️感觉瞬间老了几分💦

        听说兔子发情期射得快,但发情期时间又很长...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一晚上能做多少次咧?

      奥利弗兔兔跟狼黯

      哦,后两页有自行车🚲

      emmmm既然都有兔狐了那能不能来个兔狼咧...

       啊p1的小奥兔没忍心加上眉毛...加上去总觉得想笑🤦‍♀️感觉瞬间老了几分💦

        听说兔子发情期射得快,但发情期时间又很长...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一晚上能做多少次咧?

小冰

【朝耀】【奥黯】学院里的那些事1

学院设的一些小段子吧


常异色兄弟设定

莎燕奥雁(奥莉薇娅x王秋雁)注意⚠️


数学老师朝x数学学霸耀

数学学渣奥x同是数学老师黯


1.

奥利弗觉得他恋爱了.

在他看到新来的班主任时。

奥利弗觉得他失恋了,

在他看见班主任掏出那本熟悉的小蓝书时。

奥利弗:我的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QAQ”


2.

       “其实你现在开始努力还是来得及的,毕竟你只有数学不好。”隔壁班的王·年级第一·数学学神·耀学长安慰似的拍了拍瘫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奥利弗·现班主任...

学院设的一些小段子吧


常异色兄弟设定

莎燕奥雁(奥莉薇娅x王秋雁)注意⚠️


数学老师朝x数学学霸耀

数学学渣奥x同是数学老师黯


1.

奥利弗觉得他恋爱了.

在他看到新来的班主任时。

奥利弗觉得他失恋了,

在他看见班主任掏出那本熟悉的小蓝书时。

奥利弗:我的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QAQ”


2.

       “其实你现在开始努力还是来得及的,毕竟你只有数学不好。”隔壁班的王·年级第一·数学学神·耀学长安慰似的拍了拍瘫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奥利弗·现班主任兼交往对象的弟弟·数学学渣·柯克兰小学弟的肩。

        “那嫂子你以前差的不止数学咯?”

        “还有英语...慢着为什么是嫂子不是哥夫啊喂!”

        “因为奥利看到哥哥刚走过后门,而且他还看了你一眼。”

        “......(突然菊花一紧)”

        “就在你说到称呼问题时。”

        王耀突然有种想回家的冲动。

3.

       艾伦被送进医院洗胃的前一秒还是懵逼的

       他只是玩手机之余无意中抬头看到了新班主任,然后无意中不经大脑思考就夸了句“这小白脸长得真他娘好看”,然后他扭头就被后排笑得一脸和善的表哥糊了一嘴蛋糕。

        他现在还记得倒地前那个出身腐国的粉毛的表情,那种好像刚看上的白菜被猪盯上了的表情。

        喂老子可没打算拱好吧!老子对这个抠门还小心眼的债主一点兴趣都没有ok?!你们这些多疑的死gay佬!

        啊呸他为什么要骂自己?!


4.

       亚瑟在知道自家最小的弟弟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时正在泡茶,听到耀跟他讲这话时差点没被吓得手抖把开水洒出来。

       很好,家族里又有一簇希望的火苗熄灭了

       他看着手机上在刷自己和自己老婆蜜月照的2位姐姐的微博冷漠地想着。

       然后他成功地在得知那个男人就是隔壁班收发作业向来雷厉风行、学生见了面如死灰老师见了敬让三分、连学校最嚣张的不良少年艾伦·f·穷死也要乖乖听他话(债务在身啊)的数学老师王黯时,手抖让开水烫着自己手背了。

        家里的大姐罗莎一年前才和耀的大姐春燕步入婚姻殿堂,半年前他二姐奥莉薇娅又成功抱得耀的二姐秋燕骄傲归来,然后两个月前自己趁着两对姐姐去国外甜蜜时把她们最疼爱的小弟弟拐上了床,现在家里最小还是唯一只单身🐶的弟弟又居然看上了对方家的大哥?哇这下两家的关系够复杂了。

        怎么姓柯克兰的全栽在了姓王的身上了呢?

        柯克兰老师抱紧了怀里的某年级第一,一边认真地思考这是不是某种魔法的作用一边认真地把手伸进怀中人单薄的衬衣里点火。

耀:“(皱眉)老师,等会还有最后一节数学课。”

朝:“哦?没事我可以让他们上自习。”

耀:“.....你这么滥用职权好么......”

朝:“(摊手)职权不滥用还能怎么用?”

耀:“......”

牺牲你一人解救全班啊耀耀!


4.

        奥利弗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

        同样是腐国人民,同样是粗眉毛,同样喜欢姓王的中国人,为什么他哥数学那么好毕业后还当了数学老师,他就只能对着成吨的错题本吐魂啊!

        关键是暗恋的数学老师最近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冷了,随之冷掉的还有一颗青春期脆弱的少男心。

        “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何你如此优秀......”奥利弗苦着脸看向刚和某年级第一运动完正在喝事后茶的哥哥问。

        “因为我没有沉迷做饭?(英式沉思)还有你在做什么?(英式惊恐)”

        “骗谁呢你(翻白眼),奥利只是在做杯糕而已,奥利又不会炸厨房言V言(英式嘲讽笑)”

        “......数学作业嫌少了是吧言A言(英式不屑)”

        “奥利开玩笑的OVO(英式微笑)


5.

      其实奥利弗现在有努力学数学,有认真上数学课。

      不过他不是在认真听课,而是在认真看老师......

      啊老师今天也很好看!老师穿白衬衫也好好看!啊老师的声音今天也那么好听!啊啊老师认真(?)解题的样子也好迷人!啊啊啊老师今天穿了黑色紧身裤为什么要在外面穿啊(不满地小声嚷嚷)啊啊啊老师腿好长腰好细!想摸想抱想太阳不对你在想什么这可是严肃的课堂...啊啊啊老师看我了哦他叫我起来了!(英式激动)

      王黯实在是被某个粉毛过于亮晶晶的眼睛盯得受不了,其他同学都一脸生无可恋就你一脸上信息课一样的幸福表情。

      一看就知道数学作业写得不好(啥?!)

      想到对方的哥哥还把自己的宝贝弟弟拐走了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边那个粗眉毛,对,就是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

      不出所料看到那只雀斑仔扭曲起来的笑脸和并不存在的垂下去的兔耳朵,王黯心情很好地给他多发了两张卷子。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奥利弗每天沉迷老师无法自拔。

      所以奥利弗同学的数学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


金光闪闪耀☆(果仁)

p1工作日常,心理分析师朝x催眠师耀(我超喜这个设定(´。・v・。`))
p2异色好茶(奥黯),私心给黯的右眼下加了颗泪痣(嘿嘿嘿),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喜欢在奥利弗的眼睛里画小爱心♡
emmmmmm黯看上去有点蜜汁傲娇(ooc??)大概在为身高问题而郁闷吧2333(黯:为什么爷戴了帽子还比这货矮???)

好久不画又手生了(இдஇ; )
请记住我暑假更新的样子,因为开学很有可能要淡圈了(இдஇ; )(学业比较重要)
希望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能耐心等待我回来(比心心❤️❤️❤️❤️❤️!!!!!)
我废话好多。。。。

p1工作日常,心理分析师朝x催眠师耀(我超喜这个设定(´。・v・。`))
p2异色好茶(奥黯),私心给黯的右眼下加了颗泪痣(嘿嘿嘿),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喜欢在奥利弗的眼睛里画小爱心♡
emmmmmm黯看上去有点蜜汁傲娇(ooc??)大概在为身高问题而郁闷吧2333(黯:为什么爷戴了帽子还比这货矮???)

好久不画又手生了(இдஇ; )
请记住我暑假更新的样子,因为开学很有可能要淡圈了(இдஇ; )(学业比较重要)
希望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能耐心等待我回来(比心心❤️❤️❤️❤️❤️!!!!!)
我废话好多。。。。

金光闪闪耀☆(果仁)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金光闪闪耀☆(果仁)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名为澪的咸鱼
嗯。异色好茶!是我和我老婆儿名...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金光闪闪耀☆(果仁)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金光闪闪耀☆(果仁)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国师明鉴

【aph】黑塔经

经•0.0
    “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题记
    “按比例来说,这里应该是南次二经……”王黯边走边看周围,淡淡地说道,“只要不遇到奇怪的东西,就没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遇不到!!!”一路上经历了千奇百怪的常色们心累地喊道。
    “嘛,亚瑟·柯克兰你真逊呐!嘻嘻!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奥利弗毫无同情心地嘲笑他,又想了一下道:“不过遇不到灵怪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亚瑟怒...

经•0.0
    “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题记
    “按比例来说,这里应该是南次二经……”王黯边走边看周围,淡淡地说道,“只要不遇到奇怪的东西,就没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遇不到!!!”一路上经历了千奇百怪的常色们心累地喊道。
    “嘛,亚瑟·柯克兰你真逊呐!嘻嘻!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奥利弗毫无同情心地嘲笑他,又想了一下道:“不过遇不到灵怪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亚瑟怒道:“奥利弗你当真欠扁啊!”
    王耀吐槽道:“所以奥利弗你损一下他,再顺便反驳一下我你有意思吗?”
  “所以你们还是很幸运的!哈!”奥利弗又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我已经听到了哦,你们惨叫的声音!哈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伊万微笑着问,但从他阴沉的脸色上看得出他已经很不满了。
   “字面上的意思。”维克多淡淡地说道,阴沉的气场直逼伊万。
   “这么说也没错,几率这么小也踩中了……”王黯喃喃地说道。
  “什么意思?能给本hero解释清楚吗?”阿尔弗雷德一副ky样,笑着问道。
   艾伦一把抓住阿尔的衣领,厌烦地说:“少给我一副蠢样!这里谁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如果要打架的话,本hero可没问题!”
  “阿尔、艾伦,不要这样!”马修有些着急地喊道。史蒂夫把他拉了回来,说:“别管他们,为了保存体力,他们暂时打不起来。”“什么叫‘暂时’……”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们遇到的这么多千奇百怪的生物都不是灵怪?!”亚瑟搞懂了他们的意思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Bingo!非常正解!”王黯面瘫着脸给亚瑟比了个大拇指以示捧场。
   “什么鬼啊?!你还能这么淡定!其实贺瑞斯是遗传你的吧!”亚瑟迅速吐槽地喊道。
   “王黯你就不能别老混搭语言吗?”奥利弗也是迅速地吐槽道。
   王黯顿了顿,先是盯着亚瑟的眉毛说:“不,嘉龙是被你影响的。”接着鄙视地看着奥利弗说:“你这成语混搭狂魔加蛇精病有什么资格说我?”
   亚瑟:“你对绅士的眉毛有什么意见吗?”/奥利弗:“没有。”
   “……”“……”
   “我说的是‘没有资格’,还有红茶才是绅士的必备,你个智障!”奥利弗率先出声,嘲讽地说道。
   “你个神经病,说谁智障呢?!”亚瑟冒火地反击道。
   王黯做总结:“这两个一旦吵起来连绅士风度也不要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小亚瑟和小奥利弗是一样的呢~!”弗朗西斯调笑地说道。
   “嗯……大概吧,啊……真困……”弗朗索瓦懒散地回道,还打了个哈欠。
   王黯看见艳丽(?)的弗朗西斯和带着颓废之美的弗朗索瓦看似和谐地站在一起,内心吐槽: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在旁边进行了一场逼格很高的眼神撕逼大战。
   王黯淡淡地说道:“好了,该继续赶路——”打断了这群撕逼撕得很愉快的人,但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看向王黯,只见他的神情恍惚了一下,忽然低吼了一声:“小心!”
   亚瑟迅速回神,现出魔法书大喊:“Tranfer!”一个大魔法阵出现在他们脚下,光芒闪现后他们就出现在了十米开外。他们回过神就发现原来站的地方突出了一大片地刺,刚好蔓延到他们面前不远处就停了下来。
   “十点钟方向,它过来了!”弗朗索瓦眼中闪过一抹紫色的光芒,把感受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Unfortunately,you meet it!所谓乐极生悲吗?”奥利弗式成语运用上线。
   “乐极你妹啊!你个脆皮魔法士还不后退!”王黯骂道,再吐槽了一句:“原来你们刚才撕得很乐吗?”
   奥利弗扯着弗朗索瓦和亚瑟往后退,还不忘回了句:“你才魔法士,你全家都是魔法士!”弗朗西斯也跟着后退。
    艾伦、阿尔、维克多、伊万也拿出武器准备好随时战斗了,马修、史蒂夫后退两三步,拿出弓箭拉箭上弦。其间艾伦忍不住问了一句阿尔,“其实你知道他们在骂什么吗?”
   阿尔表示自己也很懵逼,“本hero也不知道欸。”
   “原来‘魔法士’和‘魔法师’是不同的吗?真奇怪呢~?”伊万笑着说道。
   “鬼知道这是什么……”维克多淡淡地说道。
   “连你们也不知道吗?”马修有些奇怪地问道。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史蒂夫无奈地回道。
   这边,魔攻组。
   弗朗索瓦也低声问道:“其实你知道‘魔法士’是什么意思吗?”
   “?”弗朗西斯只觉有些莫名其妙,“不是魔法师吗?”
   亚瑟凑过来大喊道:“干什么呢?!那东西要过来了,还不快找好位置!”
   “啊……还以为外面的人会知道呢……”弗朗索瓦散漫地回了句,然后就走开了。
   “什么啊来啊去的,怎么感觉比红酒混蛋还讨厌!”亚瑟不爽地骂了一句。
   “怎么哥哥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弗朗西斯黑线道。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间里,有一个生物出现了在他们的视野内,弗朗索瓦凝神感应后说道:“土元素,刚刚的偷袭耗费了他大量的魔能,但物攻和物防也不简单!”
   “汪!汪汪!汪汪汪!”
   众:“……”什么鬼……
   只见前方出现了一只似小猪样的动物,但它的四肢却别扭地长成了鸡爪。常色心中一阵诡异。而狗叫声又是从它口中传出,于是他们更别扭了……
   [战斗场面]ing……
   一阵混乱的场面后,他们还是没能攻下那只‘灵怪’,奥利弗不耐地喊:“王黯!你还没能想起来这是什么鬼吗?”
   “噢,忘记去想了……”王黯毫无愧疚。
   “……”众人心想,我们可以先打你吗?
   “鸡爪、狗叫、猪状……‘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王黯淡淡地念出来,眼中不着痕迹地闪过了一丝黯然。
   但奥利弗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痕迹,脸上的表情霎时有些不自然,撇开脸不去看他,说:“好了好了,快点解决了它去找耀吧。”
   “等等,你怎么突然不正常了?!”亚瑟一脸见鬼地说道。
   弗朗西斯黑线道:“明明正常来说,这才是‘正常’啊……”
   “但对他来说不是啊~!”伊万微笑着说道,但还是自带着黑气场……
   “在危险面前这才是正常反应啊智障,嘻嘻!”奥利弗又切换回疯癫绅士的频道,“见则多土功吗?那我就让你上天!”手中光芒闪现,出现了之前从未祭出的武器。
   “那是什么?”马修疑惑地问道。
   “卡牌。”史蒂夫淡笑着说道,“独属他一人的魔法。”
   只见奥利弗右手夹着空白的卡牌,念道:“Ice Jack!”卡牌迅速被蓝色花纹蔓延,勾勒出华丽而复古的冰雪条纹。他迅速把卡牌向狸力飞射过去。
   出乎人意料的是,卡牌并没有射中狸力,而是插在了它的脚前。
   众人一愣,只觉有些诧异,什么情况?
   “你搞什么?”阿尔惊异地问道。
   “闭嘴!智障!”奥利弗高傲地喊道,“Brust!”蓝色卡牌迅速炸开,狸力被爆炸力一冲,吠叫了几声便被抛飞到天上。卡牌炸开形成了一簇簇巨大的冰棱,冰棱向上狰狞地竖起,而这时狸力开始往下掉了。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到它摔下来的场面。
   奥利弗转身走向王黯,嚣张地站在他面前说:“怎么样?”狸力狠狠摔在冰棱上,瞬间鲜血四溅,给他的高傲添上了血腥华丽的背景。
   王黯一个死鱼眼给了他,说:“你怎么不上天呢?”
   “……滚!”王黯你真会破我逼格!
   “……”常色们看着狸力被插在冰棱上不断地挣扎,心中多了些难言的震撼,复杂的感情一下子交织在一起。
   唯有亚瑟淡淡地看了一眼,便转身走开,比起他当年‘日不落帝国’蛮横的殖民扩张,这根本不算什么。难道这是他想要的吗?不是,只不过当年他代表着大/英/帝/国,现在代表他自己,想要的都只是存活而已。
   王黯看着亚瑟走过来,那相同的背景却衬托出一种淡漠和肆意之感,这就是亚瑟·柯克兰,当年打败过他的人。王黯眼中闪过一抹暴戾。
   亚瑟走到奥利弗旁边,淡笑地说:“干的不错嘛,但为什么不早点用出来呢?”眼中却残余着刚刚触景生情的冷漠。
    奥利弗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毫不掩饰的嫌恶口吻说道:“现在的你让我很恶心,滚开!”
   “你!”亚瑟被他一激,恼怒地说:“混蛋!要打架吗?”处于“日不落”阴影之下的他迅速被拉了出来。
    奥利弗刚想说话,却被眼前的场景激得做了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他把亚瑟推了出去。
   亚瑟只听见身后的几人大喊了一声“小心”,就被推到了两步外。
    奥利弗被土刺穿透了胸膛,脸上迅速失了血色,嘴角流下一抹鲜红。他倒了下来,被王黯迅速接住。不远处的狸力呜咽一声后,再无声息。
    王黯有些急切地喊道:“奥利弗!”手想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些什么,但他的动作被奥利弗制止了。
   奥利弗向他绽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其中的意味让人琢磨不透,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奥利弗!”亚瑟被惊呆了,他没想到奥利弗会救他,这个一直跟他对着干的人……
   “奥利弗!”异色们迅速围了过来,很是焦急地喊道。
   “快急救啊!还愣着干什么?!”阿尔喊道。
   “这是狸力的‘绝命能量’,普通的急救是没有用的!”史蒂夫急切地回答道。
   “Fuck!我应该亲手让它咽气才对的!”艾伦暴躁地喊道。
   “黯,怎么样?”维克多有些着急但又不失冷静地问道。
   “这要看亚瑟的决定了。”王黯不知何时冷静下来,看向了亚瑟。弗朗索瓦看了一眼王黯,却没有说什么。
   亚瑟低着头,眼睛隐在阴影之中,似做出了什么决定就走了过来,“让开。”他蹲下来,手按在奥利弗的伤口处,念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很快地,土刺渐渐消散,伤口愈合,奥利弗却毫无反应,但他们知道应该是受伤失血过多的原因让他无法马上醒来。
   亚瑟施完魔法后有些无力,维克多见状便叹了口气说:“还是先回去吧,现在无法继续探路了。”亚瑟勉强回神,运转起传送魔法。
   ……
   “亚瑟哥,你没事吧?”回来后马修有些担心地问着亚瑟。
   亚瑟叹了口气,笑了笑说:“没事,只是付出了些代价而已。我休息一会就恢复了。”
   卢西安诺看了一眼亚瑟,讥讽地说道:“蠢货!”接着就走了。
   亚瑟漠然无视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卢西安诺、葵和爱因斯走进了奥利弗的房间,只见奥利弗躺在床上,一副失血过多的样子,王黯和弗朗索瓦站在不远处。
   卢西安诺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对着奥利弗说道:“不错嘛,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然后又转过头对王黯说:“但这手段,你的哥哥大人可不会喜欢啊~!”
   王黯冷冷地看着卢西安诺,奥利弗出声说道:“呵~!原来如此!你是在嫉妒我吗?我真是倍感荣幸啊~!”
   卢西安诺顿时恼怒了起来:“你!”差点就想一小刀了结了他。
   王黯警告道:“卢西安诺!”卢西安诺这才罢手,转身走了出去。
   王黯有些无奈地对同样不满着的葵和爱因斯说道:“耀不在,麻烦小葵和爱因斯你们让他冷静一下了。”
   “是,小生明白……”
   “嗯。”他们也走出了房间。
   葵在走出去前还留下了一句话:“小生希望我们全部都能相安无事,领袖他大概也是这么想,所以……”“我知道。你们也是,不要做多余的事。”
   王黯转过头对奥利弗说:“奥利弗,他们是在表达对你的不满。”
   “我看见了。”奥利弗毫不在意地说道,手上浮现出一张洋溢着生气的绿色卡牌,“耀给我的底牌,我还没揭呢~!”
   “他们是对你所采取的方式不满呢……大家都希望我们之中不要少任何一个啊……”弗朗索瓦侧着脸,看着窗外的夕阳,整个人散发着颓废的美感,“奥利弗,没有下一次……”
   奥利弗挑了挑眉毛,只见王黯一脸阴沉地看着他,说:“还有下次,信不信我能让你上天?”他迅速吐槽道:“你怎么不上天呢?”
   “……”弗朗索瓦表示他根本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
   奥利弗安静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下巴上,慢慢地说道:“终于自由了吗?”
   “也只有你而已。”王黯淡淡地说道,“他自愿把本命能量分给了你,就代表你们生命中那份不平等的联系断了。现在他就算死了,也影响不了你一分一毫……”
   “挺不错的感觉,要我帮你干掉他吗?”奥利弗笑着说。
   “不用,有些东西我自己就能讨回来。”王黯闭上眼,隐藏起眼中暴戾的情绪,又叹了口气道,“希望耀一切安好,我们一切安好……”
   “不用告诉艾伦他们吗?”弗朗索瓦问道。
   “不用。”奥利弗回道。王黯接着说:“让他们保持这样就好。”
   “这样吗……”
   ……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远方,王耀看着夕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心中暗念,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Mr. Fox

【常异色耀朝/R18】两趟小破车

除夕快乐!奉上迟来的小礼物ww
【耀朝/R18】补魔
关键字:fate梗补魔,枪兵耀与御主朝
【异色耀朝/R18】标记
关键字:羞耻play

走外链√

除夕快乐!奉上迟来的小礼物ww
【耀朝/R18】补魔
关键字:fate梗补魔,枪兵耀与御主朝
【异色耀朝/R18】标记
关键字:羞耻play

走外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