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娘塔

915浏览    24参与
茄茄茄上一只叉

给秋怨桑的异诺娘——! @沈秋怨
“有谁会不喜欢亮闪闪的北极星小姐呢*”

我实在是不会p图了呜呜呜
怎么p都好丑呃
我遁了

给秋怨桑的异诺娘——! @沈秋怨
“有谁会不喜欢亮闪闪的北极星小姐呢*”

我实在是不会p图了呜呜呜
怎么p都好丑呃
我遁了

茄茄茄上一只叉

偷偷摸了秋怨的异诺娘——
希望她不要发现´∀`

打算进军异色北区
有无人来给我普及一下设定啊(靠)

p2是没有滤镜的但是意外的还可以???

偷偷摸了秋怨的异诺娘——
希望她不要发现´∀`

打算进军异色北区
有无人来给我普及一下设定啊(靠)

p2是没有滤镜的但是意外的还可以???

纪祈祈祈

前两p背景都是素材糊上去的
后3p是无背景的(((
人体杀我。卑微(

前两p背景都是素材糊上去的
后3p是无背景的(((
人体杀我。卑微(

纪祈祈祈

死亡人体死亡上色
十分卑微了.jpg

死亡人体死亡上色
十分卑微了.jpg

墨离离离离离
最近的极东姐妹,罂的裙子我不是...

最近的极东姐妹,罂的裙子我不是故意的(才怪)

最近的极东姐妹,罂的裙子我不是故意的(才怪)

墨离离离离离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画........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画......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画......

子夜夜
之前画的via小姐【】 啊她真...

之前画的via小姐【】

啊她真好

之前画的via小姐【】

啊她真好

StrawberryMoon

【异色黑塔】【异色娘塔】【仏英BG向】Sugar Fairy

1. BG向!异色黑塔法(弗朗索瓦.波弗洛瓦)/异色娘塔英(奥利维亚.柯克兰)


2. 旧坑回顾,三观糟糕,不喜勿食。提及弗朗索瓦/异色娘塔苏格兰(艾莲.柯克兰),新旧大陆家族米加双子出场。


3.大约是个系列...


奥利维亚.柯克兰有一台粉色的老式打字机。

每天十点一响。用糖果把双胞胎贿赂回卧室之后,她就坐在这台机器面前,背脊笔直,抬着下颌,像硬币背面蚀刻的侧像。“妈妈在弹一架棉花糖色的钢片琴,那是仙女才有资格用的乐器。”马特从父亲那里学会了“钢片琴”这个词,他和艾伦趴着门缝,观察他们正笃笃写作的母亲。男孩们为自己装睡的小聪明沾沾自喜,但他们...

1. BG向!异色黑塔法(弗朗索瓦.波弗洛瓦)/异色娘塔英(奥利维亚.柯克兰)

  

2. 旧坑回顾,三观糟糕,不喜勿食。提及弗朗索瓦/异色娘塔苏格兰(艾莲.柯克兰),新旧大陆家族米加双子出场。


3.大约是个系列...


奥利维亚.柯克兰有一台粉色的老式打字机。

每天十点一响。用糖果把双胞胎贿赂回卧室之后,她就坐在这台机器面前,背脊笔直,抬着下颌,像硬币背面蚀刻的侧像。“妈妈在弹一架棉花糖色的钢片琴,那是仙女才有资格用的乐器。”马特从父亲那里学会了“钢片琴”这个词,他和艾伦趴着门缝,观察他们正笃笃写作的母亲。男孩们为自己装睡的小聪明沾沾自喜,但他们还看不懂,这架“神仙钢片琴”只能弹奏出些全靠噱头的博人眼球的廉价犯罪故事,然后投稿去三流杂志。

至少稿费能贴补家用,自己有也了整夜坐在客厅窗边的合理理由。

冬夜壁炉燃烧,窗外飘着小雪。她偶尔抬起手换一页纸,袖口露出手腕的浅蓝静脉,指尖触到页角确保它们没有卷曲,行云流水和自行翻乐谱的演奏者无异。有时纸页割破手指,一点点红色沿着纤维渗下来。但孩子们依然能从母亲的侧脸,看到保持上扬的嘴角。

弗朗索瓦在路灯下想象着这一幕。他靠着路灯杆,抬头就能看到自家起居室的灯。闭着眼睛,吸了一口加了料的卷烟。这个男人也拿刮刀画画,好些象征主义诗人都是他的酒友,他们称赞他的描绘异常鲜活。

然而他从来没有画完一副奥利维亚。虽然当初他走进柯克兰家宅,就是来为她画肖像的。

他的模特黏人且总是微笑。她是个精妙又甜美的淑女,或者干脆就是什么对于这个该死世界来说太过美好的,由糖和香料意外生成的魔法生物。你知道吗,她甚至会向不小心踢到的脚凳道歉。而弗朗索瓦也乐此不疲,挽着她从糖果店,洋装店,书店和街角的花房走过。雨天她撑着粉色的伞,而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斗篷铺在她将要走过的泥水淖上。

但画布上总缺少什么,而她潜能无限。

很少有人能像弗朗索瓦一样洞见装在浅蓝瞳孔里的,小心翼翼的,近乎于哀求讨好的目光,就像一枚橱窗里的雪花球。

她在乎和关心任何人。任何嘲讽或冷漠,都能搅动起各种不安和费解。而她尤其在乎自己,也就是他面前这滩水里映出的,名为弗朗索瓦.波弗洛瓦的混蛋。弗朗索瓦很清楚这些,于是,他看着那些情绪在这眼眶里打转。然而她的嘴却依然维持着笑容,绽放着右颊上的梨涡,仿佛这样就能盖掉上半脸的情绪。这个成年人就像个得到圣诞礼物的顽童,乐此不疲地制造一场又一场彻骨的纷飞大雪。他被这种不协调吸引,各式各样的痛苦和伤害都令他兴奋。而柯克兰小姐敏感,没有安全感,为别人的过错感到痛苦。她的情绪都关在那个浅蓝玻璃小匣子里。他们就像为彼此设计的,感谢造物主。他把她带到了巴黎,彻底放弃了描绘。因为,对造物主杰作拙劣的模仿是种渎神。

他这样想着,耸耸肩,把香烟在自己的手腕上按灭,露出了心驰神往的微笑。

萨德侯爵描写朱斯汀娜白背上的血痕时,大概也会这样笑。

他走近了几根路灯的距离,眯着眼睛,打量着起居室的米黄色墙壁,壁炉像一对长在墙面上的肺叶。弗朗索瓦依然不打算回家,想必厨房有专门为他留好的温热饭菜。而他空旷的胃里,只有苦艾酒的惊涛骇浪。

今天他又去拜访了艾莲,奥利维亚的妹妹。

他和艾莲的事始于三年前的圣诞节。孩子们欢欣鼓舞,因为这位久别的姨妈暂时安顿在能积雪的郊外旅店。男孩们想到了雪地里自由的奔跑就开始激动。

艾莲基本上就是个女巫。她梦游,她嘴角有痣,长着一头姜红的蓬乱长发。弗朗索瓦听过一个说法:红发人往往都特别怕疼。这大概是真的,至少在床上,你揪住她的红头发,她会眼泪直流,用牙和指甲反击,口不择言地谩骂诅咒。而同样的情况下,奥利维亚只不过皱起一边眉毛。

那天雷雨交加,奥利维亚在楼下和孩子们组装雪橇。脆弱的雪松木楼板隔音糟糕,什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房间里有口一直在煮东西的坩埚,从窗户望出去就像麦克白曾看过的森林。“红发女巫”只穿着短袜,坐在床上,伸着一条腿。私处的毛也是姜红色,那是一丛燃烧的荒原荆棘。黑纱披在头顶,垂到肩膀和肚子上————这真是妙极了,她又在服丧。这个阴森的女人隔三差五地嫁给当地年轻人,然后很快成为寡妇。

“这次又发生了什么,掉下悬崖还是出海失踪?”

“绞肉机出了故障。他的手断了,感染了破伤风,不出两个月就死了。”艾莲哑着嗓子,满不在乎地回答,语气就像在谈论外面的天气。”

“你和你姐姐,一点不像亲姐妹。”弗朗索瓦从便携壶里灌了口绿酒,“只要我在外面稍微待过一个小时,她就坐立不安起来。”他望着艾莲的眼睛,和苦艾酒一样的颜色。

“是啊。我们不像。而且你该庆幸自己娶的是她。”

“否则我活不到今天吗?”他用鼻子嗤笑起来,弯腰摸索掉落的衬衣和长裤。他很肯定,簇新的上浆衣领遮不住自己脖子上的齿痕。

今天的咬痕比任何时候都要鲜明。

树枝上猫头鹰在叫,雪下大了。他终于拖着步子,慢慢地朝那栋房子走去。

正餐是厨娘的工作。而茶点她必然亲力亲为。知更鸟蛋壳似的蓝釉杯子,里面是描金玫瑰。一组整齐的茶具对她来说就像别的女人的一整套内衣一样,显然是某种武器。弗朗索瓦显然不是会收藏骨瓷的人,那都是她离开伦敦时带的东西。

“红色还是蓝色?”她露出一排牙,笑得像柴郡猫,空空的房间里只剩下笑容。也像睡鼠,或者西装革履的白兔子。

角落里的座钟响了。

“请快点!时间恐怕不多了。”看着犹豫的弗朗索瓦,她提醒了一句,声音轻得就像在自言自语。

两块糖霜蛋糕分别放在两个盘中里,粉红和粉蓝的糖霜像两片洛可可式的云。

“红色”,男人注视着面前这两个轻盈可爱的噩梦,勉强向左边抬了抬下巴————他的手被捆在椅子背后,这是他唯一能“指”清楚的方式。

不知道这次是哪一个有毒呢。

想起上周自己差点选到蕈菌毒蛋糕的死里逃生,弗朗索瓦无声地苦笑。

奥利维亚走回打字机。继续写作廉价小说。她写的不外乎在雨天行动的开膛杀人狂,阴沉天气里聚在茶室讨论却不得方向的警探们,氤氲着不详湿气的古宅谋杀,渗血的断指勒索包裹,剂量精妙的投毒。她很清楚,在自己的行文里每个辅音都长满青苔,元音则发了霉。霉菌和苔藓之下只有陈年血迹。

不过,比起一般三流小说家,她很是自豪。

毕竟故事里都的每个字都饱含亲身经验。

和往常一样,最后的落款是柯克兰小姐。是的,不是波弗洛瓦夫人。



Plutonium-244
我仙女,美丽,希望她可以自信一...

我仙女,美丽,希望她可以自信一点

我仙女,美丽,希望她可以自信一点

曄晴。
开始上色才发现我只能用四个图...

开始上色才发现我只能用四个图层 心态爆炸

灵感来自使我快要死在家里的流感。。

  得了流感还装不良的女高中生小雁雁(不

拿指绘摸鱼来证明我没有死。。

开始上色才发现我只能用四个图层 心态爆炸

灵感来自使我快要死在家里的流感。。

  得了流感还装不良的女高中生小雁雁(不

拿指绘摸鱼来证明我没有死。。

隔夜黄鹂-

之前用圆珠笔画的几只燕
p1异色(阴影不小心画重了,不会画菜刀qw)

之前用圆珠笔画的几只燕
p1异色(阴影不小心画重了,不会画菜刀qw)

AQUA
emm……假装自己人体没有问题...

emm……假装自己人体没有问题(ノಥ益ಥ)
超喜欢异色娘塔北伊小姐姐x【虽然貌似没有小帽】好像是首杀?
顺带诈尸w

emm……假装自己人体没有问题(ノಥ益ಥ)
超喜欢异色娘塔北伊小姐姐x【虽然貌似没有小帽】好像是首杀?
顺带诈尸w

Plutonium-244

神罗祭 名朋帝国墓园屠屏 《一只孤独的船》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
 
  船,一艘拥有雪白帆面的船,上面载满了黄金、珠宝、粮食和人——这是对帝国最好的比喻。伟大皇帝带领群臣开动我这艘船,要将它领去罗马的彼岸。罗马,罗马,那是多么光荣而高贵的称呼!承载神之名的主教赐我以神圣,而理想又让我在其后冠以罗马二字。皇帝安坐在王位上,神情孤独却傲慢。他对我说:“伊曼努埃拉,伊曼努埃拉·查理曼!成为罗马的路途凶险而漫长,就像方舟行驶在洪水永不退去的陆上。”
 
  于是我点点头,轻提裙摆向他行礼,暗地里却攥紧了镶着宝石的银匕首,以为这样便可使帝国长盛不衰、横扫四方...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
 
  船,一艘拥有雪白帆面的船,上面载满了黄金、珠宝、粮食和人——这是对帝国最好的比喻。伟大皇帝带领群臣开动我这艘船,要将它领去罗马的彼岸。罗马,罗马,那是多么光荣而高贵的称呼!承载神之名的主教赐我以神圣,而理想又让我在其后冠以罗马二字。皇帝安坐在王位上,神情孤独却傲慢。他对我说:“伊曼努埃拉,伊曼努埃拉·查理曼!成为罗马的路途凶险而漫长,就像方舟行驶在洪水永不退去的陆上。”
 
  于是我点点头,轻提裙摆向他行礼,暗地里却攥紧了镶着宝石的银匕首,以为这样便可使帝国长盛不衰、横扫四方。因为是帝国,神圣的、要成为罗马的帝国!
 
  “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
 
  幸福是什么?我曾问过奥尔琳娜这个蠢问题。我有些急切地拉着她的袖口,脸颊发烫。彼时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男孩正对着一地碎瓷片发愁,思考着要怎样才能将罪证掩埋好不招致惩罚。奥尔琳娜停下脚步,她伸手替我理了理有些发皱的帽子和斗篷,嘴角竟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查理曼,君主啊……您该明白了。您是王啊,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您还要寻求什么呢?”她眼神里满是崇敬,但我分明却在里面发现了一丝怜悯。幸福,幸福,幸福啊!奥托老爹的面容又出现在我眼前了:作为实现理想的航船,又哪来幸福可言呢。
 
  “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于是我发起了几次对北意大利的讨伐。呵,本就已经是我帝国疆域的一份子了,也理应成为罗马之路的垫脚石!于是那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小男孩扔下地板刷,义无反顾投身于保家卫国的战争里去了。“‘他’就是北意大利。”尼可丽娅阴沉着脸,将匕首刺入地图上罗马的位置,“爱丽莎·瓦尔加斯,当初埃德尔斯坦就应该杀了她。”我如鲠在喉,却只得立在门边强装镇定。“神圣罗马战无不胜,还怕她一小国不成?”
 
  怕啊,怎么不怕。我可真怕哪位将军或是士兵一不留神就让她魂归西天了。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它内心的——”
 
  弗洛拉的枪口抵着我的后背,隔着斗篷都能感受到直击人心的冰冷。“只可惜你挡了法兰西的路啊,查理曼,”波诺弗瓦在我耳边吹着风,语调上扬,满是胜利者的欢欣。“猜猜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子弹更快一点?” 我转身,直勾勾盯着她那张故意做出一副夸张的轻蔑神情的脸,“……你真的以为你今天杀得了我吗?”

  “弗洛拉当然没有抓住伊曼努埃拉·查理曼的本事,不过相信总有人能行。”爱丽莎,我亲爱的爱丽茜娅冷笑着从一旁走出,手上同样端着一把冷冰冰的燧发。

  “说得对,弗洛拉的确没有抓住我的本事,亲爱的——希望你还允许我这么称呼你?”我努力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脚步却暗地里不断后退,“同样的,爱丽莎·瓦尔加斯照样没有那个本事。”

  “你不过是在苟延残喘。”她们同时开口了,同时把手指搭上扳机,就像一对双胞胎。

  我想我还有几秒钟的时间来回忆过去那些破烂的荣光。衰弱心脏再次剧烈跳动起来,扑通,扑通,扑通,就像击溃航船的最后几发炮弹,扑通,扑通。它雪白的帆面被狂风撕扯成絮,被暴雨沾上肮脏,现在要沾上最后一个掌舵人的最后一滴血了。——好歹是驶往罗马帝国的航船,怎么能让结局掌握在他人手上?爱丽莎和弗洛拉的面容逐渐开始模糊了,大概我现在也疯了吧!

  我将要直面死亡了,正如同我曾直面荣光一样!

  多瑙河仍旧在平缓地流淌,仿佛世间一切悲喜都与它无关似的。我急匆匆后退几步,顾不得被风吹乱的斗篷,也顾不得溅上泥浆的裙摆。我高呼神圣罗马荣光永存,而后纵身一跃。
 
  帝国就这样结束了,源于荒谬的理想,葬于黑暗的河床——何来太阳?我残存的意识在耳边咆哮,何来太阳!有的仅是彷徨。

  “——皆为微沫。”

  墓园月色正好,但却依旧掩盖不了满眼死亡的意像,反而更为亡灵造势。安瑟尔率先举起裂了口的酒杯,于是我们也争先恐后在杯内盛满淡黄酒液。“为我们的帝国!”他声线颤抖,却满怀感情,“为我们曾经的理想!”
 
  大家都沉默了。我看见姑娘们眼角的泪花泛着月光;小伙子们眉头锁紧,拿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
 
  “为我们的帝国!为我们曾经的理想!”
 
  我一口灌下啤酒,朝夜空高喊。一时间呼号声响彻了整个墓园。而星星仍旧挂在漆黑的天幕上,一闪一闪,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也对,毕竟星星和墓碑是最能代表永恒的两样东西。我笑了笑,瞥了一眼醉倒在十字架旁的多洛莉丝。

三泯_vanish

cos试妆 我是纯正的小姐姐(划重点)

cos试妆 我是纯正的小姐姐(划重点)

辛巳生

【双异南伊BG】爱

  这个故事是别人和我说的。
  弗安塔娜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那柔软的黑色长发垂落到腰间,本该是暖色调的棕红色放在弗安塔娜的眼睛上就变了味,你读不到热情,永远像是一汪水,就那么平静地望着你。
  奥托里诺和弗安塔娜相遇是在一个秋天,公园里的人不多,只有秋风扫落叶,阳光也变得十分温柔,没有夏日的灼人刺眼,甚至有些冷淡。
  弗安塔娜黑色的裙摆就那样随着她的步子一摇一摇,这件长裙很适合她,一点都不显得老气。
  “小姐,我很抱歉,擅自给您拍了张照片。”
  奥托里诺在弗安塔娜要走到小路的尽头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已经按下了快门,他的脖子上挂着个相机,...

  这个故事是别人和我说的。
  弗安塔娜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那柔软的黑色长发垂落到腰间,本该是暖色调的棕红色放在弗安塔娜的眼睛上就变了味,你读不到热情,永远像是一汪水,就那么平静地望着你。
  奥托里诺和弗安塔娜相遇是在一个秋天,公园里的人不多,只有秋风扫落叶,阳光也变得十分温柔,没有夏日的灼人刺眼,甚至有些冷淡。
  弗安塔娜黑色的裙摆就那样随着她的步子一摇一摇,这件长裙很适合她,一点都不显得老气。
  “小姐,我很抱歉,擅自给您拍了张照片。”
  奥托里诺在弗安塔娜要走到小路的尽头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已经按下了快门,他的脖子上挂着个相机,小跑上去拦住她,歉意地朝她笑。女人朝奥托里诺轻轻地笑了笑,用眼睛说:没有关系。
  然后就这么结束了。
  他们这一辈子的交谈只有这么一次,从那以后再没有见过面,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得十分平静,像是弗安塔娜的眼睛。
  然后弗安塔娜老了,她自己也引以为傲的黑发终于变成银色,她在冬日的阳光里回想那个秋天:那么年轻的她穿着一袭黑色长裙,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温柔地表示歉意。
  不多不少,只有一句。

——————————————————————
梗源张爱玲女士的《爱》
请查收 @天然pasta!~

辛巳生

【双异北意bg】

  莉迪亚这种女人是喜欢别人让着她的,她自己宠自己,也希望别人宠着她。任性强势,敢爱敢恨。需要有人对她好声好气,宠她爱她。她在某些时候会把别人的爱意和热切的心一块儿踩在脚下,然后笑得无比张扬。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这是莉迪亚经常说的一句话,因为纠缠不休的人多得过分。恨她讨厌她的人也不少,但是谁都不敢当面说出来。某个人就这件事这样评价过莉迪亚:“这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卢西安诺看了眼自己的表,莉迪亚已经迟到五分钟了。他知道女人都是这样,装模作样地迟到,然后装模作样地道歉,其实她们就是故意的,什么所谓女人的特权。
  天气意外地不是很好,灰沉沉的乌云...

  莉迪亚这种女人是喜欢别人让着她的,她自己宠自己,也希望别人宠着她。任性强势,敢爱敢恨。需要有人对她好声好气,宠她爱她。她在某些时候会把别人的爱意和热切的心一块儿踩在脚下,然后笑得无比张扬。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这是莉迪亚经常说的一句话,因为纠缠不休的人多得过分。恨她讨厌她的人也不少,但是谁都不敢当面说出来。某个人就这件事这样评价过莉迪亚:“这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卢西安诺看了眼自己的表,莉迪亚已经迟到五分钟了。他知道女人都是这样,装模作样地迟到,然后装模作样地道歉,其实她们就是故意的,什么所谓女人的特权。
  天气意外地不是很好,灰沉沉的乌云压着天空与地面的那一层结界,似乎再有一滴水的重量,整片的云朵就会摔到地上,然后粉身碎骨。
  莉迪亚有些一瘸一拐地出现的时候他才急忙跑过去扶住那个一直盛气凌人的女人。
  “你别告诉我你又踩着高跟追公交了。”卢西安诺看着莉迪亚脚上踩着的红色高跟鞋,颜色张扬得就像是莉迪亚的性子,很可惜,鞋跟已经断了。鞋跟断了,可是莉迪亚还是那个莉迪亚,她笑得很欢快,像是很自豪似的。
  “不,我是踩着高跟狂奔过来赴会的时候扭伤了。说吧,要赔偿我什么?”
  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卢西安诺的额头上,雨点突然就掉下来了,毫无征兆的。像跳水运动员一样,只是他们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只要直直地落下来,它们的工作就完成了。卢西安诺二话不说就把外套递给莉迪亚,然后蹲下来了,他知道这样下去两个人都要成落汤鸡。
  “我背你找个地方先坐着……已经下雨了,我猜你今天出门前才去过美发店。”
  卢西安诺背着莉迪亚的时候是有点紧张的,属于女人的柔软和温度都贴在他的背上。
  “好吧,我们去哪儿?”莉迪亚不敢抬头看天,她怕她的妆花掉。
  “去哪里都好。”
  卢西安诺一边跑着,莉迪亚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她已经不管自己脸上的化妆品了,只是抓紧了自己披在背上的外套。
  卢西安诺觉得有点烦闷,他不知道为什么莉迪亚这么开心从容,他的脚步格外地轻快但是坚定,他怕背上的莉迪亚被颠得难受。安静了好一会儿,卢西安诺以为背上的人睡着了,莉迪亚却轻轻地开口了。
  “喂,你累不累啊,我是不是很重?”
  卢西安诺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两三秒后,他同样轻轻地应着:“轻,可是分量重。”
  在我心里的分量重。

辛巳生

【双异南伊娘】

  阳光刚刚正好的时候还是有些灼人的,那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了。空气中有一股很淡的香味,那是维奥拉的洗发水,她刚刚洗了头。
  维奥拉的头发是很好看的,发尾打着卷的,金色的,在阳光底下几乎是闪闪发光的。这朵金发碧眼的交际花总是那样从容地应付所有人的阿谀奉承和由衷赞美,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
  她和莉迪亚一样不解弗安塔娜的沉默。她说弗安塔娜像是深埋地底的炸药包,当弗安塔娜被触及底线时她便会噼里啪啦地开始说话了,而且一口气说一大堆,谁都会觉得平时那安静的弗安塔娜是个假象,这样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女人才是弗安塔娜吧?维奥拉还记得弗安塔娜在小时候训斥过调皮的卢西安诺,那也是唯一一...

  阳光刚刚正好的时候还是有些灼人的,那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了。空气中有一股很淡的香味,那是维奥拉的洗发水,她刚刚洗了头。
  维奥拉的头发是很好看的,发尾打着卷的,金色的,在阳光底下几乎是闪闪发光的。这朵金发碧眼的交际花总是那样从容地应付所有人的阿谀奉承和由衷赞美,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
  她和莉迪亚一样不解弗安塔娜的沉默。她说弗安塔娜像是深埋地底的炸药包,当弗安塔娜被触及底线时她便会噼里啪啦地开始说话了,而且一口气说一大堆,谁都会觉得平时那安静的弗安塔娜是个假象,这样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女人才是弗安塔娜吧?维奥拉还记得弗安塔娜在小时候训斥过调皮的卢西安诺,那也是唯一一次,弗安塔娜被气得发抖,卢西安诺被这阵势吓到了,立刻红了眼圈,性子温和的弗安塔娜头一次在他面前发脾气。
  “卢西安诺,你这样子让我很气愤!你为什么要在书房里玩水枪呀,我和你说过不止一次吧!这是我用零用钱买的新书,现在它湿透了,你很满意吗?现在你给我出去,带着你的水枪一起!”
  说真的,这几句话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威慑力,可是在弗安塔娜嘴里就变得不一样了。卢西安诺到现在都有点怕弗安塔娜,他觉得弗安塔娜发怒的样子很吓人,但是他没敢说。
  维奥拉的头发还滴着水,她不顾那些滚落到她衣服上的水滴,于是那些布料被染上深色。
  “喂——弗安塔娜!”
  她正在阳台上,看见了花园里的弗安塔娜,于是高兴地叫着对方的名字。弗安塔娜有点近视,医生询问之后才知道是因为看书姿势不正确导致的,当时维奥拉听了以后想起自己在沙发上翻杂志的时候弗安塔娜也总是趴在沙发上翻着那些在她看来十分乏味的书籍。
  弗安塔娜戴着那副黑框镜,她抬起头来看见维奥拉之后嘴角明显是带着笑的,她十分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姐妹,她点了点头,接着就把书合上了,然后一手抱起在自己腿上的黑色猫咪。
  维奥拉在某些时候不太喜欢那只黑猫,弗安塔娜亲昵地称呼她为“卡特”。卡特很喜欢缠着弗安塔娜并且爱搞些小破坏,这一点让维奥拉有些不满。
  “弗安塔娜,把你的猫咪给带出去,她又在玩我的毛衣了!”
  这个时候的弗安塔娜总是很愉快的,轻轻地笑出来,接着会惩罚性地拍几下那个小家伙的脑袋,然后就回书房了。
  “维奥拉,你应该立刻弄干你的头发。”弗安塔娜一边上楼一边提高了音量。她在楼下清楚地看见维奥拉的头发是湿的。
  “噢,你闻到了吗?”维奥拉玩着自己的头发这样看似漫不经心地问着。弗安塔娜轻轻皱起眉头,眨了眨眼睛:“你又把面包烤糊了么?”
  “上帝,你应该注意到的是我新买的洗发水的味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