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芋兄弟

414浏览    13参与
Teilchen

贝什米特家的开学季【常异色芋兄弟,非国设】

※开学季要来了,各位作业写完了吗?反正我没写完

※神奇脑洞,垃圾文笔,ooc警告

※我也想要亲兄弟催我写作业给我做松饼x

※私设众多,私心年龄大小为尼可>基尔>爱茨>路茨,私心普独

※尼可拉斯大家长我喜

※我爱贝什米特一辈子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请↓↓↓↓↓↓↓↓↓↓













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基尔伯特还以为今天也会是快乐的一天。

直到他看到了日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晨惨案。

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是被害者【?】的弟弟,路德维希。

"哥哥你怎么了?!"

推开门...

※开学季要来了,各位作业写完了吗?反正我没写完

※神奇脑洞,垃圾文笔,ooc警告

※我也想要亲兄弟催我写作业给我做松饼x

※私设众多,私心年龄大小为尼可>基尔>爱茨>路茨,私心普独

※尼可拉斯大家长我喜

※我爱贝什米特一辈子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请↓↓↓↓↓↓↓↓↓↓













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基尔伯特还以为今天也会是快乐的一天。

直到他看到了日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晨惨案。

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是被害者【?】的弟弟,路德维希。

"哥哥你怎么了?!"

推开门,路德维希就看到自家哥哥裹着被子在床上来回翻滚。

"………哥哥?"

路德维希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开错了门。

"路茨…………告诉我今天是几号。"

基尔伯特严肃的声音从被子团里传了出来,

"15号,哥哥,离开学还有十天。"

然后路德维希就听到了一声悲鸣,接着又是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第二次惨叫吸引来的第二位目击者是当事人的堂兄弟,尼可拉斯。

"基尔伯特,你怎么回事,大早上的鬼吼鬼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还活着?"

皱了皱眉,尼可拉斯示意路德维希让开,伸一把将被子掀了。

基尔伯特抱着头,沮丧的看着他们。

"本大爷作业还没写完啦………!!!"

尼可拉斯和路德维希对视一眼。

"多大的事啊,莫名其妙。"

"哥哥真是的………总是让别人白担心一场。"

基尔伯特又一次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

当爱因斯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进基尔伯特的房间的时候,路德维希正在安抚心灵受到严重创伤的兄长。

"你们…………早上都挺闲啊。"

"早安,爱茨,今天起的这么早,该不会是被基尔伯特吵醒了吧。"

尼可拉斯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笑着提出了要把基尔伯特的惨叫录成闹铃给弟弟当礼物的建议。

这个建议不到三秒便被爱因斯掐死在了摇篮里。

"哥哥作业还没有写完,马上就要开学了啊。"

路德维希一句话总结了惨案经过。

爱因斯刚从深度睡眠中强制清醒过来,连反应力都有点迟钝。

"嘁………不就是作业有什么大不了………等等,要开学了?"

尼可拉斯看着弟弟的反应,强忍着笑意,好心提醒道。

"是啊,说起来爱茨的作业也没有写完,不是吗?"

兄长明摆着就是要看自己笑话的样子。

爱因斯想了想,决定接着回去睡。

作业什么的与老子有什么关系,但睡觉是大事。

于是爱因斯把这个想法体现在了行动上,转身想出房门。

尼可拉斯看见弟弟对死刑的到来无动于衷,表示无奈。

一把拉住爱因斯的手腕,把他向后一扯,拉进怀里。

"行吧,爱茨,就算你自己不在意,作为兄长我可不想看到你到开学前一天晚上熬夜补作业的样子。"

然后遭到了弟弟的无情拆穿。

"………去你大爷的,你肯定很想看。"

爱因斯也懒的想别的,在哪儿睡不是睡,就算是在这个老混蛋怀里也一样。

于是他就靠着尼可拉斯的肩膀睡着了。

尼可拉斯揉了揉弟弟的脑袋,轻声问旁边已经被忽视许久的两位。

"所以,你们讨论出解决方案了吗?"

基尔伯特被弟弟做了各种思想工作,又是小甜饼诱惑又是讲道理,早已经彻底醒悟了。

"决定了!我现在就去写作业!"

路德维希松了口气,总算是把兄长引向了正道【?】。

尼可拉斯还想说些什么讽刺一下他,但低头看到肩头睡的迷迷糊糊的弟弟,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也不想去管他们了。

"那就这样,基尔伯特的作业就交给路茨了,爱茨就交给我,务必在开学前把作业全部结束,听明白了吗?"

既然大家长已经发了话,没人再有异议。

"那还不快去行动?等着我赶你们吗?"

 


 

"哥哥,你还有哪些作业没有写,先列张清单吧,这样可以更清楚一些。"

路德维希把兄长按在书桌前,将作业从他的包里翻了出来。

"嗯………啊………大概不多了吧。"

基尔伯特的含糊其辞在路德维希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

等到仔细检查完所有作业,路德维希认真的列出了一张清单。

"哥哥,我看了一下,你把物理,数学,化学写完了,这值得肯定,但你的英语,语法还有历史,地理一个字都没动,所以要赶紧趁现在开始补了。"

听着弟弟语重心长的叮嘱自己,基尔伯特作为兄长的自尊都快挂不住了。

"路茨………我错了………"

"哥哥没必要道歉啊,因为哥哥什么都没做错。"

伸头在他脸颊上仓促的落下一吻,像是在安抚,又像是在催促。

"……算作一点鼓励,好好写吧。"

害羞的鼓励者连兄长的脸都不敢去看了,推开门便"落荒而逃"。

而基尔伯特像是被弟弟的吻治愈了,暗自吹捧了一下自家弟弟的可爱,拿起笔开始奋笔疾书。

 


 

尼可拉斯半拖半拉的将弟弟搬回房间,把人放在床上,欺身而上。

"爱茨,快起来,起来做作业。"

拍拍弟弟的脸,尼可拉斯很满意的看到爱因斯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

"起床了,爱茨,再不起来就取消你的点心。"

"你敢?!"

爱因斯一拳打向尼可拉斯的左脸颊,却被眼疾手快的兄长稳稳的挡下了。

"行了,小兔崽子,我现在跟你客客气气的是因为你没睡醒的样子还算可爱,再不起来老子今天就让你绕柏林跑三圈还要大喊兄长万岁………"

尼可拉斯低下头,和不情不愿的弟弟交换了一个吻。

"………再让你在心甘情愿的叫哥哥。"

"………你就是个疯子。"

爱因斯嘟囔着,一把推开兄长,揉了揉睡得发痛的脑袋。

"别忘记了作业,亲爱的爱茨。"

尼可拉斯笑得肆无忌惮,出了房间留弟弟独自懊恼去了。


中午,路德维希准时的将午餐端上餐桌。

"尼可哥,该吃饭了。"

尼可拉斯的目光从手中的报纸上移开,走到餐桌边。

"今天不是轮到基尔伯特做饭吗?"

"哥哥在写作业啊,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摆好餐具,路德维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也对,不知不觉他们都写了一上午了,叫他们一起下来吃饭吧。"

"好。"

 


"路茨!!写作业写的本大爷脑袋好疼………"

坐在餐桌前,基尔伯特拉着弟弟的胳膊大倒苦水。

"哥哥辛苦了,所以今天给哥哥准备了松饼和甜甜圈。"

路德维希当然知道该怎么安抚兄长,轻轻替他按着太阳穴,俯身在他额前落下一吻。

"路茨你太好了!快来给哥哥抱抱唔唔唔【被捂嘴】………"

"哥哥,先吃饭再说。"

爱因斯伸手扯了扯路德维希的袖子。

"路茨,我也要松饼。"

路德维希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也有他的份。

"在吃松饼之前,爱茨,说说你写了多少作业?"

尼可拉斯咬着叉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弟弟。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别忘了我会检查的,如果你没有认真完成的话,爱茨,你知道会有什么惩罚。"

爱因斯瞪了他一眼。

"吃你的饭去,小心噎死你。"

"行吧,那就吃饭吧。"

尼可拉斯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自己的弟弟果然很可爱啊。

 


在尼可拉斯和路德维希的不懈努力下,爱因斯和基尔伯特两位同学终于赶在开学日来临之际完成了作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eilchen

芋组刀子一百题【一点五】

※小甜饼选手凑不齐十题只能先发五题装作更新x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把刀子吞完。

※全是刀子,全是刀子,全是刀子,无一例外。

※梗依旧老套,不喜勿喷。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芋组,异色常色有,男体女体有,无差别。

※如果可以那么请↓↓↓↓↓↓↓↓↓↓↓↓↓↓↓↓


11.他们说过会等你,可是他们遗忘了你【异色芋兄弟姐妹,爱因斯子体设定,无背景】

"爱茨………?"

迷茫的环顾四周,自己与周围的喧嚣好像格格不入。

"要跟上我们哦………可别走丢了。"

还依稀记得姐姐的话,所以爱因斯才...


※小甜饼选手凑不齐十题只能先发五题装作更新x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把刀子吞完。

※全是刀子,全是刀子,全是刀子,无一例外。

※梗依旧老套,不喜勿喷。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

※芋组,异色常色有,男体女体有,无差别。

※如果可以那么请↓↓↓↓↓↓↓↓↓↓↓↓↓↓↓↓












11.他们说过会等你,可是他们遗忘了你【异色芋兄弟姐妹,爱因斯子体设定,无背景】

"爱茨………?"

迷茫的环顾四周,自己与周围的喧嚣好像格格不入。

"要跟上我们哦………可别走丢了。"

还依稀记得姐姐的话,所以爱因斯才执着的等在原地。

"哥哥…………"

突然很想念哥哥温暖的手,牵着自己回家的时候。

多好啊…………

柏妮丝姐姐和哥哥,都说过会等我的。

他们让我在这里等他们。

还有泰瑞莎…………

她说过,她其实并不讨厌我。

她也会欢迎我回家的。

爱因斯将自己瑟缩在角落里,逃避着周围的光怪陆离。

躲藏在黑暗之中。

为什么啊…………你们究竟在哪里?

12.你记得全世界,却唯独忘了我【芋兄弟,独灭梗】

喧闹的酒吧里,银发的男人喝的烂醉如泥。

"基尔,别再喝了。"

弗朗西斯看着他,终于忍不住出言阻止。

"本大爷又没有喝醉!弗朗吉你也是!……为什么不………不接着陪我喝?!"

基尔伯特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只是不依不饶的拉着弗朗西斯要他一起喝酒。

"弗朗吉………本大爷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啊………想不起来………根本想不起来……"

喝着喝着,基尔伯特的声音就带上了哭腔。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我究竟忘记了什么………"

弗朗西斯叹息着,伸手盖住他的双眼。

"睡吧,基尔,既然记不起来,就不要再去想了。"

直到基尔伯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才低低的吐出掩埋已久的心声。

"不要想起来啊,基尔伯特。"

"因为这是他的愿望。"

"你们这对兄弟,总是这么固执啊。"

13.请问你是?【异色芋姐妹】

观看柏林的日升日落,是柏妮丝最喜欢做的事情。

这一天,她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静地看着远处缓缓下落的太阳。

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知不觉中,旁边多了一个人。

"………你每天都在这里看日落吗?"

旁边的女人冷不丁的提问,让柏妮丝突然惊醒。

"啊…………是的,因为,很美。"

露出留恋的笑容,柏妮丝这才留意到身旁的人。

"你是…………一个人?"

女人沉默了许久,像是在组织语言。

"是的,小姐。"

"我一直是一个人。"

柏妮丝一直看着太阳消失在地平线,才将目光转向她。

"………失陪了,我该走了。"

女人莫名其妙的这么说着,站了起来。

"………请等一等,小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请问你是………"

柏妮丝下意识脱口而出,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失礼。

"很抱歉,我只是觉得既然一起看了日落,还是应该知道对方的名字。"

知道自己的理由很牵强,于是尴尬的笑了笑。

"我吗?"

女人像是自嘲的勾了勾嘴唇。

"我叫泰瑞莎,泰瑞莎·贝什米特。"

14.可惜你没有【异色芋兄弟】

爱因斯第一次觉得,鲜血四溅,像绽开的火花。

如此刺眼。

原来,尼可拉斯,也会流出温热的,鲜红的血液啊。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味,寂静之中,只有液体里流动的声音。

双手按住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指缝因此也沾染上了浓重得血腥味。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足够将年长者掌控在手中。

可以他没有。

没想到,最后输给兄长,输掉一切的还是自己。

黏腻感伴随着负面情绪,随着血液的溅出而喷薄而出。

真是,讨厌。

讨厌红色,讨厌鲜血,讨厌伤痕,讨厌兄长。

讨厌,死亡。

因为他带走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唯一的光。

15.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吗 【常色芋姐妹】

"东/德小姐。"

尤莉娅有点惊讶,自己居然迎面撞上西边的家伙,真是倒霉。

"呃………初次见面,我是尤莉娅,民/主/德/国。"

莫妮卡垂下眼帘。

"莫妮卡,联/邦/德/国,请多指教。"

两人双双陷入沉默。

真该死,没人能来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吗?!

尤莉娅烦躁的揪着袖子。

真不知道是该转身离开,还是停下来和她聊上两句……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对方突然绕过她,让尤莉娅措手不及。

"等等………!"

尤莉娅转身想要拉住她。

"怎么了?尤莉娅小姐。"

莫妮卡背对着她,一动不动。

"呃…………本小姐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

暗暗叫苦的尤莉娅,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肩膀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没有,小姐,我们从未见过。"

莫妮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Teilchen

芋组刀子一百题【一】

冲动之后的产物,大概是一些无厘头的脑洞?

还是要好好吹一波芋组,他们真好prprpr

独普独,娘塔异色有。

食用愉快。


1.盛极必衰

普/鲁/士,曾经是多么辉煌的名字。

可惜,「他们」已经被历史的洪流吞没,连曾经的痕迹也不曾留下。

2.新事物终将代替旧事物

从今以后,再无普/鲁/士/王/国,只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3.掉落的王冠染上了鲜血的颜色【芋兄弟】

"别………别哭………阿西。"

这是必须做出的牺牲。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要害怕,你不是孤独一人………"

伸手摆正弟弟头上的王冠,银发的男人终于笑了起来。...

冲动之后的产物,大概是一些无厘头的脑洞?

还是要好好吹一波芋组,他们真好prprpr

独普独,娘塔异色有。

食用愉快。


1.盛极必衰

普/鲁/士,曾经是多么辉煌的名字。

可惜,「他们」已经被历史的洪流吞没,连曾经的痕迹也不曾留下。

2.新事物终将代替旧事物

从今以后,再无普/鲁/士/王/国,只有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3.掉落的王冠染上了鲜血的颜色【芋兄弟】

"别………别哭………阿西。"

这是必须做出的牺牲。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要害怕,你不是孤独一人………"

伸手摆正弟弟头上的王冠,银发的男人终于笑了起来。

"真好啊………我的王。"

就这样没有了呼吸。

"哥哥!!!!"

一直极力克制自己情绪的路德维希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将兄长搂进了怀里。

王冠因为他的动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还未冷却的温热鲜血染红了它,却无人顾及。

这个王冠的主人,从此就是孤独一人了。

4.所谓永远也只不过是骗小孩的罢了【异色芋姐妹】

"west,你知道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就算是west不想和姐姐在一起,也是没办法的,因为,我们是姐妹,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就像契约精神,west可要好好遵守哦。"

泰瑞莎总是会想起柏妮丝在自己小的时候和自己说过的话。

"你是小孩子吗?谁会相信那种话啊。"

她总是这样回应,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现在,泰瑞莎不会那样说了。

所以…………还是相信了啊。

叹息着,将一束矢车菊放在了柏妮丝的墓前。

"原来,我才是小孩子啊,姐姐。"

天真的相信了你的话的我,才是真正的「孩子」啊。

5.志不同,不相为谋【异色芋兄弟】

"西/德先生,我想我们的立场不允许我们之间有任何交流。"

眼前的这个面无表情的人,真的是那个他从前熟悉的哥哥吗?

爱因斯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表情立刻阴沉了下来。

"……………东/德先生,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真该死,明明根本不想这么说,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

"那就好,希望西/德先生,不要再有下次了。"

尼可拉斯淡漠的从他身边走过,头也不回。

爱因斯的心底一阵莫名的疼痛。

他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他。

6.永远醒不来的梦境【芋姐妹,非国设】

"姐姐,你不该晚上喝那么多酒。"

"有什么关系!我们能一起喝酒多难得啊!来,阿西再来一杯!"

莫妮卡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接过了姐姐递来的酒杯。

这样,挺好的。

"…………这下,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阿西。"

尤莉娅突然的一句话,没有让莫妮卡感到奇怪。

"是呀,姐姐,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患者从六楼跳下,虽然没有死亡,但失去了意识,成了植物人。…………我们尽力了。"

爱丽丝听了医生的话,来不及抹去眼泪,就急匆匆的冲进了病房。

莫妮卡笑的很温柔。

"莫妮…………希望你和尤莉娅,能在梦中相会。"

爱丽丝喃喃的说着,忍不住掩面而泣。

7.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芋兄弟】

"嘟——嘟——"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路德维希看了看手机,挂断了电话。

"嘟——嘟——"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仍旧不死心,挂断了电话,又拨通。

打不通,再挂断,循环往复。

但是其实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也打不通的电话。

这个电话的主人,此刻正长眠在这片土地上。

他的手机,正在路德维希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静静地躺着。

再也没有人会去用它了。

8.打通后响了几声之后的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异色芋兄弟】

"嘟——嘟——"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这是尼可拉斯打的第二十个电话。

"真是的………west到底在忙些什么啊。"

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在桌子上。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起吃过晚餐了啊。"

尼可拉斯慢慢的咀嚼着早已经冰凉的饭菜。

"嗯,west不需要哥哥了,真是长大了呢。"

会心的笑了。

尼可拉斯自己不会知道,当时自己的表情,凄惨的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

"还是再打一个电话吧。"

尼可拉斯重新拿起了电话。

虽然明明知道那个人根本不会去接,甚至连一条短信也不屑于给予。

但还是想要打呢。

尼可拉斯默默攥紧了电话。

9.最熟悉的陌生人【常异色芋兄弟】

普/鲁/士,对于德/意/志来说是什么?

曾经的兄长,现在的陌生人。

为什么呢?

不再见面,不再交流,不再有交集。

这不是陌生人,又是什么呢?

10.多年后的异乡人【常异色芋姐妹】

我想你知道的,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太久,她迟早会成为一个孤独的异乡人,忘记自己的所爱,被迫流浪。

多年后的相见,竟找不到任何可以追忆的事情。

海龟不动

异色极东 关于相性不合……

*异色极东同居设定

*弗拉执着于要卢西喊他哥哥的奇怪设定

*异色伊双子有,异色芋兄弟有

*30分钟短打,ooc,看上去就有病

*可以接受请继续

————

1.

今天本田葵依旧是被王黯打醒的。

”……老狐狸你看小生不爽直说。“

”爷看你不爽。“

”来战!“

”战就战!“

2.

本田葵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家哥哥兼恋人为什么不能温柔一些。

所以他去了瓦尔加斯家。

3.

”本田葵你是不是对弗拉有什么误会???“

”叫哥哥!“

从楼上飞下来一个玻璃杯。

卢西安诺觉得他的头有点疼。

”我靠弗拉维奥你给我下来!“

”叫哥哥!“

……

小生还是走吧。

4.

其实,...

*异色极东同居设定

*弗拉执着于要卢西喊他哥哥的奇怪设定

*异色伊双子有,异色芋兄弟有

*30分钟短打,ooc,看上去就有病

*可以接受请继续

————

1.

今天本田葵依旧是被王黯打醒的。

”……老狐狸你看小生不爽直说。“

”爷看你不爽。“

”来战!“

”战就战!“

2.

本田葵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家哥哥兼恋人为什么不能温柔一些。

所以他去了瓦尔加斯家。

3.

”本田葵你是不是对弗拉有什么误会???“

”叫哥哥!“

从楼上飞下来一个玻璃杯。

卢西安诺觉得他的头有点疼。

”我靠弗拉维奥你给我下来!“

”叫哥哥!“

……

小生还是走吧。

4.

其实,安静一些也不错。

所以他去了贝什米特家。

5.

”……在这里待上一个小时怎么样?“来自爱因斯原话,并指指一旁的尼古拉斯。

安静一些不好吗???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

贼安静。

6.

”……小生觉得吵闹一些也不错。“

7.

推开家门,王黯正毫无形象可言地躺在沙发上。

”小兔崽子回来啦?自己点外卖去。“

”……小生去做饭。“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要不我们还是先打一架吧。“

8.

本田葵一直对自己的恋人不是很满意。

但是他们能一直走到今天,就证明他们并不是相性不合,不是吗?

fin.

☣是我红娘哒🍩

鸡血产物……
气泡好难画啊_(´ཀ`」 ∠)_
一开始只是想随便画画而已,然后又忍不住细化了。

P1原图(开始画时是正着的,后来想要下坠效果)
P2裁了一下。

鸡血产物……
气泡好难画啊_(´ཀ`」 ∠)_
一开始只是想随便画画而已,然后又忍不住细化了。

P1原图(开始画时是正着的,后来想要下坠效果)
P2裁了一下。

☣是我红娘哒🍩

特工设定,目前只画了尼可。
还有一些🐟
是异子独喔,设定中左脸伤疤到15岁才出现。
尼可微童颜的设定等20岁迎来晚发育就要和他拜拜了,一想到成熟的老男人尼可我就很兴奋怎么回事(。
不过26&20(年龄)的设定很可能画不了……

自嗨地说设定
尼可和弗朗是搭档,一次去贫民区执行任务的时候尼可遇到了爱因斯(13岁)问他要不要买烟,其实就是被父亲(龙套)叫出去找人卖○,尼可给了双倍钱,但是只是向他打听一些消息毕竟尼可拉斯不是恋童癖又禁欲,还有任务在身,嫖个鬼啊。爱因斯本来藏了刀,想把嫖客杀了后拿钱逃走,却没想到遇见个好人(?)就帮尼可打听去了,后来在任务中爱因斯帮了尼可拉斯一把,自己又受伤了,尼可拉斯就...

特工设定,目前只画了尼可。
还有一些🐟
是异子独喔,设定中左脸伤疤到15岁才出现。
尼可微童颜的设定等20岁迎来晚发育就要和他拜拜了,一想到成熟的老男人尼可我就很兴奋怎么回事(。
不过26&20(年龄)的设定很可能画不了……

自嗨地说设定
尼可和弗朗是搭档,一次去贫民区执行任务的时候尼可遇到了爱因斯(13岁)问他要不要买烟,其实就是被父亲(龙套)叫出去找人卖○,尼可给了双倍钱,但是只是向他打听一些消息毕竟尼可拉斯不是恋童癖又禁欲,还有任务在身,嫖个鬼啊。爱因斯本来藏了刀,想把嫖客杀了后拿钱逃走,却没想到遇见个好人(?)就帮尼可打听去了,后来在任务中爱因斯帮了尼可拉斯一把,自己又受伤了,尼可拉斯就把这小屁孩拎回去交给奶妈担当弗朗西斯治疗,他们小组觉得这孩子有前途啊一定要拉上贼船(?),于是给爱因斯测试了一下他的天赋之类…最后爱因斯就被留下了,因为是被尼可捡回来所以尼可拉斯负责教育他(*´∀`*)名义上是兄弟。

☣是我红娘哒🍩
这张画不下去了……放弃图力持续...

这张画不下去了……放弃
图力持续下降sad

这张画不下去了……放弃
图力持续下降sad

☣是我红娘哒🍩

尼可拉斯,十五岁,并没有弟弟,最近刚近视,讨厌物理作业。

P2:
“爱因斯,你要是还在我写物理作业的时候吃薯片我就告诉爸爸你每周找艾伦要的东西都是av。”

尼可拉斯,十五岁,并没有弟弟,最近刚近视,讨厌物理作业。



P2:
“爱因斯,你要是还在我写物理作业的时候吃薯片我就告诉爸爸你每周找艾伦要的东西都是av。”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