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黑塔

3816浏览    108参与
最帥月下桑

【天使组】Dangerous guys

海英x异色意大利。

是对戏。海英我、卢西安诺我漂亮对皮。





哼…在这海上还没人能让老子服从。你又算什么?穿戴凌乱无序服饰的海盗抬起手,靠手腕上的力气猛然把弯刀直插入人头处木板墙。他扬起粗眉眼尾的衅意丝毫没有减敛。

 

卢西安诺、我从不怕人威胁我。以及、除了国家大战其余的伤害很快就会治愈,你拿着那把玩具枪还有什么意义?亚瑟顿了顿然后饶有兴致地抬眼打量眼前衣着整齐的家伙。

 

 

哈?那既然死不了,就能尽情的玩儿了是不是?闻人一番话突然息了怒气。卢西安诺抬手用指腹摩挲那把插在他脑袋边的刀刃,隔着皮革质地的手套反复细细的抚摸刀面。

 ...

海英x异色意大利。

是对戏。海英我、卢西安诺我漂亮对皮。





哼…在这海上还没人能让老子服从。你又算什么?穿戴凌乱无序服饰的海盗抬起手,靠手腕上的力气猛然把弯刀直插入人头处木板墙。他扬起粗眉眼尾的衅意丝毫没有减敛。

 

卢西安诺、我从不怕人威胁我。以及、除了国家大战其余的伤害很快就会治愈,你拿着那把玩具枪还有什么意义?亚瑟顿了顿然后饶有兴致地抬眼打量眼前衣着整齐的家伙。

 

 

哈?那既然死不了,就能尽情的玩儿了是不是?闻人一番话突然息了怒气。卢西安诺抬手用指腹摩挲那把插在他脑袋边的刀刃,隔着皮革质地的手套反复细细的抚摸刀面。

 

然后他探身别脸靠在小海盗的耳边压低笑意,缓声吐气突显低沉嗓音。

 

Since we can't die, we can have fun, right?

 

 

宝贝儿,对你适用的规则同样对我适用。死不了的话,把内脏一点一点全扯出来如何?我想你的血作为番茄酱淋在意大利面上一定很美味。

 

真是嚣张。一手拽住他的衣领。亚瑟钳住他下颌的手略略用力,抬眼满脸不屑继而朝他扬起下巴开口爽朗直言。啧,连KISS都要调教么?顿言半阖眼挨凑向人开口露齿狠咬下他的唇角。

 

……啊呀,是个主动的孩子呢?

 

沉默半晌感知唇上痛觉。卢西安诺轻笑遂尽数品尝,他伸出手覆上对方钳住自己的手背,顺粗制衣袖抚至其白皙脸庞。他弯眸时、酒红眼底水色波动溅出涟漪,犹如在杯中摇晃的血腥玛丽。

 

略略吐舌尝见的是丝丝铁锈气味。

真狠心啊?我听说过英国人在接吻时是很温柔的。

 

闻言亚瑟不客气的‘噗嗤’笑出了声,然后他抬起手、指尖捋过卢西安诺的秀发。开口竟是嘲讽。

 

那也要看对方是谁了不是么?如果是只会耍嘴皮子的人,谁会对他客气?感觉到脸颊上的触感,并不反感他的触摸反倒提起手捻起卢西安诺的衣领。

 

亚瑟低下睫毛轻笑半响,一手撑在他身后的墙面。然后他扬起眉毛一脸挑衅。Well——前提你要知道你面前的是一名英格兰海盗。

 

 

 

 

沈长安

补档【金钱组】背叛者(h)

注意:是补档,艾伦,阿尔,耀耀!艾伦,阿尔,耀耀!三人行!

         求三连求关注,热度高的话续很快就可以和大家见面!

        评论区见!

        来个群宣?948607507,里面有专门放车的合集,就在群相册。

注意:是补档,艾伦,阿尔,耀耀!艾伦,阿尔,耀耀!三人行!

         求三连求关注,热度高的话续很快就可以和大家见面!

        评论区见!

        来个群宣?948607507,里面有专门放车的合集,就在群相册。

沢熹

【all黯】《一觉醒来变成Omega该怎么办?》 (二)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前排带我脑公 @楠企鹅 我喜欢你,明目张胆,深情款款的那种

*有的tag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打的组合名称,如果有小可爱知道还请告诉我




翻遍了王黯的聊天记录,王耀愣是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人,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小菊的哥哥本田葵今天居然好巧不巧的不在线。



果然,还是打120吧,王耀拿起手机就要拨120,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摁住了他的胳膊,是王黯。 



“哥你醒了。”王耀看着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王黯有些担心。 



“没事……”由于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王黯的声音有些沙哑,以至于王耀差点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发烧而已,多喝热水就好了。” 



看着王耀愣了半天,王黯重复了一遍,“我没事。” 



“哥你怎么能没有事呢?”王耀将手抽出,反手摁在了王黯的胳膊上,“你都快烧傻了你知道吗?” 



看着像老婆子一样的王耀,王黯有点无奈,但是还挺可爱的。这般紧张的王耀王黯还是第一次见,慌慌张张的像一只小兔子。 



自家弟弟原来这么担心自己,王黯不禁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度过的那段时候。冷风呜咽着拍着窗户,外面雷声轰隆隆的响,噪音不亚于引爆炸弹时的爆破声。 他自己锁在被子里,明明冷的要命,他却不敢起床去拿一个暖宝宝。



王黯是害怕打雷的,从小就怕,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



但是他现在重新回到了家,每天早上可以抱着自己的弟弟睡觉,尽管弟弟不怎么情愿。



王黯原本以为王耀会因此与他生疏了,没有想到王耀还是这么关心他。 



他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先是被自己鼻子的温度吓了一跳,王黯没有想到自己发烧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王黯有点后悔拒绝自家弟弟去医院了,他轻咳了一声:“咳……家里也没有太多药了,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市中心医院里王黯家不远,打出租车15分钟就到了,挂好了号排好了队,王黯还是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发烧的原因。屋子里坐着一个拥有满头秀发的医生,王耀拉着王黯确认了一遍门牌才带他进去。 



“你干嘛?”被王耀一推一拉,王黯有点想吐的感觉。 



“我觉的这个医生不怎么靠谱。”王耀贴着王黯的耳朵小声说。“你看他头发还在。” 



王黯白人问号???? 



“嗯……你这个发烧啊。”对面椅子上的医生声色突然严肃了起来,“这个病啊,要是再来迟一点。” 



“再来迟一点会怎样?”王耀响起了之前看过的各种电视剧,男主女主或他妈她妈一到医院检查,医生的台词永远是这一句,他有点担心王黯烧的是不是很严重。 



“这位小兄弟你不要着急。”医生写好了单子,递给王黯,“再来迟一点,这个病他就自己好了。” 



“……”



王黯接过单子,向医生道了谢,拉起一脸懵的王耀走了出去。 



医生是这么说的没错,但王黯还是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一股甜甜的气味在空气中突然炸开。王黯突然明白了过来,这种甜甜的味道是Omega发/情时散发出来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担心的看向王耀:“耀?” 



“嗯?”王耀鼓捣着手里的草书,疑惑的回头。 



“你发/情了?”说完这句话王黯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么直白的问人家是否发情的人可能只有王黯一个了吧。 



“啊?”王耀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嗅了嗅自己的胳膊,是有股甜甜的味道,但这不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他的信息素是甜甜的的奶油的味道,但这的确不是他的,这种味道虽然被甜味掩盖了原本的味道,王耀还是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第一次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都会是甜甜的,王耀觉得可能是别人的信息素沾染到自己身上了吧,所以他没有太在意。 



“不是我,可能是别人的……”王耀回头便看到了满脸通红的王黯。 



黑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了玉石白的皮肤,凸起来的锁骨有些若隐若现的红痕,像是被人咬过一样。王黯如葱白的手指拉扯着他的领口,看起来像是很热。 



“哥你怎么了?”王耀心里其实有数,王黯这个样子多半是发/情了,不过他从来没有见过王黯这个样子,平常发/情的王黯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撕扯自己的衣服,这样看来王黯更像是一个Omega。 



王耀再次迅速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哥哥可是一个强大的Alpha,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成Omega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Alpha突然变成Omega的。王黯可能是被刚才甜腻的味道影响了。 



“哥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王耀上前扶着王黯,害怕自己一不注意王黯便倒在大街上。 



“不用了,我去学校。”王黯推开王耀的手,想抬脚离开这里,却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王耀很担心王黯出什么事,但王黯的眼神告诉他不让他过去。 



王黯的动作很快,他拖着沉重的腿跑了起来,王耀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海中。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转身向反方向走去。 



异色W学院,和W学院是这个城市最受欢迎的学院,W学院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可可爱爱的学弟,羞涩的学妹,攻气十足的学姐还有骚出天际还特别腹黑的学长。异色W学院的学生大多只有一个特点,不良。 



教室里乱的不成样子,大老远就能听见D班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王黯头疼的快要炸了,走到门口烦躁的一脚踹开了门,教室内的声音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趴在桌子上欣赏风景的黑发少年首先看到了王黯,慢慢的坐直了身子,明明很激动却偏要将自己的心情隐藏起来,继续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 



一个粉毛小子倒是没有想太多,直接扑过来给了王黯一个爱的抱抱,五彩斑斓的眼睛bulinbulin的对王耀发射小心心,却被王黯毫不犹豫的推开。 



这是个Alpha,应该说D班的人无论多奇怪都是Alpha。 



“黯,你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粉毛叫奥利弗·柯克兰,就是那个在QQ上大胆约(咳炮的hentai,他鼻子倒是很灵敏。



奥利弗突然凑近王黯,使劲嗅了嗅,有一股甜腻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黯,你跟别的Omega做了?” 



“我做你/妈个头。”王黯觉得奥利弗有些莫名其妙,哪有人一上来就问人家是不是跟别人做了的。  



“那你为什么不回复我?你身上还有股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咱俩都是Alpha,你让我怎么做。”王黯烦躁的推开奥利弗,明明是个Alpha却天天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缠人。 



等等,Omega信息素?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大概是奥利弗鼻子不好使了,将自己的信息素当做了Omega的信息素。 



“王黯,你他/妈发着情来学校?”一双红褐色的眼睛对上了王黯,强大的迫力让他后退了两步。“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强一个Alpha。” 



“你给老子爬。”如果不是王黯脑袋晕乎乎的,他当场就想拿艾伦的棒球棒对准艾伦脑门怼上去。 



“小黯不舒服么?”维克多从背后抱着王黯,将王黯死死的勒在自己的怀里,隔开了他和艾伦。他才不想让艾伦靠近王黯,尤其是发/情的王黯,就像艾伦说的,就算他是个Alpha,维克多也不会介意强了他。 



“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吧。”黑发少年看到这么多人围着王黯,终于站了起来,他伸手捏着维克多的胳膊,示意让维克多放开王黯。 



“葵?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 ”王黯扒拉着维克多比他还要结实的胳膊,喘气空余,看到了本田葵。 



维克多冷着脸看着本田葵,然后一脸“雨我无瓜”的继续勒着王黯。 



“跟他客气什么?”一把匕首突然抵在了维克多的下巴,王黯被卢西罩在身下,在匕首的反光中,王黯看到了自己煞白的脸。 



卢西低头啄了啄王黯的额头,然后转过头对本田葵说:“葵,你可不是这种讲道理的人。” 



突然被亲的王黯有些懵,看到本田葵突然拔刀他也有些懵。 



本田不是这种随随便便拔刀的人,至少在王黯面前他不会,但是卢西方才的话让王黯有些疑惑。 



“你可不是这种会讲道理的人”。 



王黯印象中的本田的确是D班最有礼貌的啊。 



今天D班的各位都有一点反常,他突然发/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平常也没见他们有这么大的反应。王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自己发情了,他一直以为是别的Omega的信息素影响了他,可那个甜甜的味道居然是他自己的信息素。果然还是因为自己信息素出了问题的原因么? 



如果换做平常发情,班内可是没有一个人敢接近他,学校里的O也不会蹭他,因为王黯的信息素是中药味。一口可以苦死人的那种,所以不管什么妖艳贱货都没有办法忍受他信息素的味道。



但如果是这种甜甜的味道,王黯还真不能保证那些疯狂的小兔崽子们会做出什么事。 



“弗朗索瓦把你的烟掐了,别呛着黯。”奥利弗皱着眉头拍了弗朗索瓦后脑勺一巴掌。 



原本乱糟糟的头发被这么一拍,尽数散了下来。弗朗索瓦熄灭了烟,随手捋了一把头发,向王黯走去。 



“哎,你们再不坐好,老师就来了,至于什么惩罚我也不知道。”弗朗索瓦双手插裤兜,站在他们面前,看着扭打成一团的维克多,艾伦,卢西和本田葵,还有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 



被迫夹在中间的王黯。弗朗索瓦眯了眯眼睛。 



他们几乎是一瞬间放开了互相揪着的手,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虽然D班各位都是日天日地的牛x哄哄的大佬,但他们挺怕老师的,准确来说是怕老师告诉家长。没有一个学生不怕妈妈热情的问候的,如果再加上爸爸,哦豁,完球。 



似乎也是那一瞬间,弗朗索瓦抓起王黯的手,推开窗户,带着王黯跳了下去。 




—TBC—


索瓦和黯爷要私奔了(buni)

秋衣晚秋

全员(基本上),有异色,点链接看。

基本(完全)上沙雕hhhhh

链接走评论

全员(基本上),有异色,点链接看。

基本(完全)上沙雕hhhhh

链接走评论

fos.

日常摸——鱼
p1是昨晚糊的英sir(画风挺舒服的先用着吧)
p2是p1的稿子(没上色之前还挺好看?)
p3是刚肝作业在练习册上瞎搞的卢西sama(人体什么的我哭qwq)

日常摸——鱼
p1是昨晚糊的英sir(画风挺舒服的先用着吧)
p2是p1的稿子(没上色之前还挺好看?)
p3是刚肝作业在练习册上瞎搞的卢西sama(人体什么的我哭qwq)

沢熹

【all黯】《一觉醒来变成Omega该怎么办》 (一)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了一场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 ,注意意避雷 

*黯爷是喜欢耀耀的,只不过碍于兄弟关系一直没有说出来,异色的各位Alpha们是喜欢黯爷的,大概是因为怕被黯爷打(???)所以没有说出來来

*打供电组的tag是因为这一章主要戏份是供电组的

*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晨光微熙,王黯如一只猫咪一般蜷缩在被窝里,早晨的阳光很是温柔,轻轻覆在王黯的后背上,为他黑色的背心渡上了一层柔软的金色,原本凸起来的蝴蝶骨也被这柔光磨平了棱角。


黑色的短发贴着他的鬓角,其余的发丝由于睡相不好的缘故凌乱的贴在额头上,发丝覆...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了一场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 ,注意意避雷 

*黯爷是喜欢耀耀的,只不过碍于兄弟关系一直没有说出来,异色的各位Alpha们是喜欢黯爷的,大概是因为怕被黯爷打(???)所以没有说出來来

*打供电组的tag是因为这一章主要戏份是供电组的

*没有大纲,怎么爽怎么来




晨光微熙,王黯如一只猫咪一般蜷缩在被窝里,早晨的阳光很是温柔,轻轻覆在王黯的后背上,为他黑色的背心渡上了一层柔软的金色,原本凸起来的蝴蝶骨也被这柔光磨平了棱角。



黑色的短发贴着他的鬓角,其余的发丝由于睡相不好的缘故凌乱的贴在额头上,发丝覆盖住的皮肤微微沁出了一点汗。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王黯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像是做了一些不好的梦,不过他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噩梦的人。



这只受了惊吓的小猫轻轻抖动着身体,以至于被压在身下的被子被揉成了一团,乱糟糟的挤在一堆。 



身体骤然一冷,即便是被温暖的阳光照拂,王黯也感觉也有些冷。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他试着找被子来裹住自己,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被子正在自己身下压着。所以身体驱使他向床的另一边拱,果然,王黯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个东西的触感像一只大包子,舒适的手感让王黯一下子抱紧了这只大包子,一个劲儿的往自己怀里塞。比起他那边的地方,这里似乎更暖和一些,抱住暖宝宝之后,王黯心满意足的蹭了蹭,再次进入了梦乡。 



可怀中的大包子却一点都不安分,在王黯怀里蹭来蹭去,好不容易才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小脑袋。



看着自家哥哥紧紧搂着自己的胳膊,王耀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可能是因为吃了死扛留下的后遗症导致神志不清才会选择和王黯睡在一起。



不只是因为王黯睡相不好,虽然跟王黯比起来他的睡相更糟糕一些。关键是,王黯可是个Alpha,而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的Omega,跟王黯睡在一起完全是作死的节奏啊。 



不过还好自己的发(咳)情(咳)期(咳)在一个月之后,而王黯的自制力也非常的强,强到学校里的Omega天天围着他,他都无动于衷。 



王耀自然是不想让哥哥与他是这种关系,他也尝试着拒绝过王黯,只不过看着哥哥委屈的小眼神最后还是答应了,于是每天早上便有了这样一幅光景:王耀四仰八叉的瘫在床上,无意间滚到了被子里,王黯把被子压在身下,早晨吹了风有些凉了,一把搂住了睡得正香的王耀,王耀每天就是这样被吓醒的。 



有些微弱的呼吸轻轻扫过王耀的额头,弄的王耀额头有些痒痒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触到了热的像火炉一样的王黯。隔着被子或许感受不到王黯的体温,可如果用手真实的触摸到王黯的身体,便会感受到王黯热的可怕的身体。 



王黯似乎也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喷洒在王耀额头上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一些。王耀努力把手从王黯怀里抽了出来,贴上了他比身体还要烫的额头。 



额头热的可怕,烫手的程度都可以跟火炉比一下谁更灼人了。不仅是额头,王黯的脸也红的可怕,原本白的像牛奶一样的脸突然染上了大片红色,看起来比平常要乖巧的多,当然是这在王黯生病的情况下,如若换做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做出乖巧的样子给别人看。 



王耀迅速的把脑子里这些想法清理掉了,他哥哥可是个强大的Alpha,怎么可以用乖巧二字来形容他?王黯要是知道自家弟弟原来是这样看待他这个强大的Alpha的话,肯定会把王耀肛死的。 



“哥,醒醒。”还是先把王黯叫醒为紧,如果不及时吃药可能会烧的更严重。 



床上缩着身体的少年不舒服的扭了扭身体,发出了不想起床的抗议,身下的被单也随着卷的更乱了一些。


王黯额头湿淋淋的全都是汗,紧皱的眉头也未见舒缓一些,倒是夹的更紧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可沉重的眼皮紧紧的阖着,想要睁开眼睛也没有办法。只能就这么躺着,在被窝里寻求一丝温暖。自己明明像个大火球,却还是感觉冷的要命,想要暖和一点,所以王耀越是想要把他从被窝里扒出来,他越是想要拱进去。 



“哥,你快点起来……”王耀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要把王黯从床上扒下来,可无奈自己的力气远远不足以把王黯拉起来。



看着自家哥哥的肱二头肌,胸肌,腹肌,什么什么肌,王耀流下了悲痛的泪水。为什么自己当初不跟着哥哥一起去健身?! 



无能为力的王耀只好下床去找体温计,翻箱倒柜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他家用来落灰的体温计。



角落的药箱里瓶瓶罐罐一大堆药也没有标签,王耀也分不请哪些药是退烧的,只好一箱子都给王黯搬了过去。他平常在家里的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对家里的药物之类的也不是很了解,家里平常只有王黯一个人,药什么的也是他买的,干脆搬过去让王黯自己认好了。



不过王黯平常倒是很少生病,这一次也是王耀第一次见他生病,也不知道这些药放了这么多年过期了没有。 



王耀趿拉着他的小熊猫拖鞋再次回到了卧室里,床边规规矩矩的摆着一双小熊猫拖鞋,这双拖鞋是王黯的。当时王黯是拒绝的,最后因为王耀天天吵吵他让他穿,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了可爱的弟弟的请求。王耀本来以为穿几天王黯就会扔掉的,没有想到他居然穿到了现在,破了的地方还打着可愛的小补丁,自家哥哥原来是这种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人。 



“哔——”体温计在王黯耳朵旁响了一下,王耀拿起一看,38℃。他想到的第一句话便是:王黯你这么烧不会烧成傻子吗? 



“哥,快点起来。” 



床上的王黯依旧无动于衷,王耀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7:30,学校8:00上课,昨天地中海布置了复习作业,今早去了要考试。



看着床上一动不动像死鱼一样的王黯,他果断放弃了上学,在家照顾哥哥顺便旷掉老师,我真是个小机灵鬼。王·聪明绝顶·耀拨通了老师的电话。 



“喂,谁呀?”电话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催眠声音。 



“额……老师您好,我是王耀,我哥哥他生病了,在家没有人照顾,所以我想请个假。” 



“请假呀,小事小事,不过你是知道的吧,咱们今天有一个小小的测试。” 



“我知道,我也很想啊,老师,但是我哥他没有我真的不行了,老师您看您就通融通融嘛。” 



“那行吧,看在王耀同学照顾兄长的份儿上就给你批了这个假吧,卷子我会让本田给你带过去,记得抽时间做了。” 



“谢谢老师!!!”最后一句,王耀用尽了此生的肺活量,吼出了比河东狮子吼都要震撼人心的声音,对面的老师仿佛感到了王耀的唾沫星子冷冷的拍在脸上的感觉。 



挂了电话,王耀只感觉浑身轻松,甚至还想窝进被窝里好好睡一觉,正准备躺下时看到了床上的王黯,他可能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美好的一天从叫哥哥起床开始。



王耀把家里的锣鼓什么的都搬了出来,就是没有找到他的二胡,找到的话他可以现场演奏一段《我的老父亲》,啊不,这不是送葬环节。



一阵“dung~ duang~ duang~”之后,床上的王黯还是动也不动,也不是动也不动,他将被子遮过了头顶。唉不是你怎么有力气拉被子,没有力气起床啊?



王耀明白了一个道理:你永远特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虽然王黯不是人,啊呸,王黯不是装睡的人,虽然这句话跟他叫不醒王黯没有任何关系,但还是觉得这句话好好有道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王黯再不醒会被烧成傻子的。



看看他有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吧,王·只是打个电话·没有偷看哥哥手机·耀从床头摸到了王黯的手机,屏保是他。嗯,很丑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成太字形躺在床上,小背心向上撩起,露出了一小块肚皮,哈喇子淌在嘴角,顺着脸流在了枕头上。



王黯的手机是识别面部解锁的,他们俩长得极像,所以王耀轻轻松松的便打开了手机,第一件事便是要删掉他的丑照,所以王·记性不大·耀又一次忘了重点是什么。打开相册,全部都是他的照片,而且还是丑的不能再丑的照骗,看来哪天得好好教教王黯怎么拍照了。



“叮咚”直到王黯的QQ消息通知响起,王耀才反应过来还有正事没有干。



打开QQ,王耀便看到了一个99+的消息,备注是“奥利弗大傻逼”,王耀咬着指头满头疑问:“原来还有人叫大傻逼的嘛?”



99+的消息完全是这个叫“奥利弗大傻逼”的人刷出来的,而信息大部分是“I love you. ”



王耀默默地打出一个“???”看到王耀回复,对方立刻发了一条“今晚约(咳炮吗?小黯黯[害羞][害羞]”



他们学校的O都这么开放的吗?王·一脸震惊·耀默默的关掉了与“奥利弗大傻逼”的聊天,顺便给奥利弗改了个备注,“奥利弗大傻逼是hentai”。 



下一条消息,是一个叫“艾伦小兔崽子”发来的,内容是“你内(咳裤落我家了,什么时候来拿?”



王耀看着床上熟睡的王黯,原来你在外面招惹了这么多O?烧傻算了,死渣男,he tui。 



王黯:[白人问号???]



—TBC—

除了黯爷和耀哥其他都是A,只不过耀哥以为他们是O

王王皮离QAQ
#kk#看真的没有异英厨群我就...

#kk#
看真的没有异英厨群我就建了一个
欢迎大家来吸异英啊啊QAQ

#kk#
看真的没有异英厨群我就建了一个
欢迎大家来吸异英啊啊QAQ

戴眼镜的狐狸Aaron
和一群友的互绘~也是第一次画卢...

和一群友的互绘~也是第一次画卢西sama~

和一群友的互绘~也是第一次画卢西sama~

跗猴艾氏狨

【日常生活】问列表的男孩子异色丹麦帅不帅?(下)原图发在后面,来自bing,作者未知侵删。

【日常生活】问列表的男孩子异色丹麦帅不帅?(下)原图发在后面,来自bing,作者未知侵删。

茶与死扛

画画一分钟自闭两小时……这里茶与死扛,多多指教。

画画一分钟自闭两小时……这里茶与死扛,多多指教。

九樱子ing
两个月前的奥利弗,现在看就是黑...

两个月前的奥利弗,现在看就是黑历史(๑•ั็ω•็ั๑)

两个月前的奥利弗,现在看就是黑历史(๑•ั็ω•็ั๑)

陌言是条咸鱼

奥利弗.柯克兰,啊他好可爱!!/乱糊的

奥利弗.柯克兰,啊他好可爱!!/乱糊的

是英伦老绅士啊

是乱画的极东大头x(含异色)
我好蔡

是乱画的极东大头x(含异色)
我好蔡

-冥女-
我想看心塞罗马和他的初恋打起来

我想看心塞罗马和他的初恋打起来

我想看心塞罗马和他的初恋打起来

-冥女-
画奥利弗太愉快了!!有很多不开...

画奥利弗太愉快了!!
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是我会变得更强 (`ヘ´)=3 请让我继续努力吧

画奥利弗太愉快了!!
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是我会变得更强 (`ヘ´)=3 请让我继续努力吧

-冥女-

最近的一些摸鱼……有些超潦草哈哈
悄悄打tag

最近的一些摸鱼……有些超潦草哈哈
悄悄打tag

空久之

小恶魔👿

#恶魔Oliver

#普通人类Allen


Allen·Jones先生很小的时候就不知道从哪里招惹到了一只小恶魔。是个小粉毛,虽然本人一直强调那是——草莓金,果蓝色的漂亮眸子镶嵌在粉色眼眶里。有什么坏主意的时候滴溜溜一转,展开黑色翅膀也不收收爪子,径直就朝着Allen扑过去。没事儿的时候喜欢趴人肩上小尖牙咬着磨他耳尖儿,Jones先生有点儿黑,红了也不怎么能看出来。


只有Allen被咬疼了一把把他捞下来摁在沙发上捏红了小粉毛的脸,他才眼睛湿漉漉的抱着Allen的胳膊像一只猫咪一样就开始咬手。还大喊着“哇——你居然捏Ollie先生的脸!我要把你最喜欢的东西全部烧掉!”...

#恶魔Oliver

#普通人类Allen


Allen·Jones先生很小的时候就不知道从哪里招惹到了一只小恶魔。是个小粉毛,虽然本人一直强调那是——草莓金,果蓝色的漂亮眸子镶嵌在粉色眼眶里。有什么坏主意的时候滴溜溜一转,展开黑色翅膀也不收收爪子,径直就朝着Allen扑过去。没事儿的时候喜欢趴人肩上小尖牙咬着磨他耳尖儿,Jones先生有点儿黑,红了也不怎么能看出来。


只有Allen被咬疼了一把把他捞下来摁在沙发上捏红了小粉毛的脸,他才眼睛湿漉漉的抱着Allen的胳膊像一只猫咪一样就开始咬手。还大喊着“哇——你居然捏Ollie先生的脸!我要把你最喜欢的东西全部烧掉!”


Allen显然没往心里去。他继续扯着Oliver的脸,漫不经心的开口“啊,是么,你烧吧?”Oliver眼睛一眯扯扯嘴角就打了个响指,他还得意洋洋的四处看看这小混蛋家里到底哪儿会着火,却没瞧见Allen一脸复杂的表情。Allen慢悠悠的把手抽出来,将小粉毛拖起来抱到客厅以免烧了他的布艺沙发。


他还是悠悠的的瞧着Oliver,却发现小疯子头上的角和之前被捏红的脸上出现了裂纹。


“灭不掉....恶魔的火灭不掉”


“...什么?”


“为什么是我啊....?”Oliver一副快哭的表情望向站在一旁已经快要气炸的Allen。


“老子他妈怎么知道!喜欢就是喜欢!没事儿瞎几把烧什么烧...难得喜欢一个人,还他妈把自己烧了,老疯子你可真是个恶魔”Allen跑去厨房接了盆水朝Oliver泼过去,湿的只有他的布艺沙发。


“....你给我的布偶都没烧起来,老疯子。”


Oliver绝望的坐下,双手捂着脸不想叫Allen看到他脸上的裂纹。还有就是不想叫Allen看着他哭。这小混蛋这么多年没少让他难受过,但是恶魔不可以哭的。


因为恶魔要是流下了眼泪,他的魔力就全部消失了。


“Oliver,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身上的火小了”


“你哭了?顺便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衣服快被烧没了”


Allen一把抱住他的粉毛小恶魔,吻了吻他一直想触碰的嘴角。却听到被堵在胸口的傻子嘟嘟囔囔骂了一句


“小混蛋...只是对你来说是好消息吧?Ollie先生的魔力没有了,以后你就会欺负我了。”


“哪来的欺负——顶多把以前没亲的没咬的都补回来而已”


————————————————


Allen“波啵啵啵...”

Oliver“放过Ollie先生吧,都肿了...噫唔唔”


空久之
# Oliver“给你一个超级...

#

Oliver“给你一个超级无敌大啾咪”

Allen“这个啾咪真疼”

#

Oliver“给你一个超级无敌大啾咪”

Allen“这个啾咪真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