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黑塔利亚

72278浏览    1082参与
瑟兰汀里希伯爵

异色奥(主要代表代表:D3 Ostmark)


对外网洋妞设的2p奥不大满意,重设了一个,公开授权:


名字:海因里希.莱恩哈特.冯.埃德尔斯坦(Heinrich.Lionheart.von.Edelstein)


发色:在小少爷栗褐色发色的基础上发梢出现了粉蓝的挑染。


眼睛:紫红色偏粉。


其他外貌特征:痣的位置相同,玛丽亚采尔的颜色也是挑染的(通常情况下被帽子压着看不见)。比常色稍微矮一些,长着娃娃脸,身上的伤口很多。


喜欢的东西:血腥,混乱,军服,皮鞭,枪械,烟草,苦艾酒和杜松子酒,基尔伯特,尼可拉斯(2p普),爱因斯(2p独)


讨厌的东西:常色奥(自认...

异色奥(主要代表代表:D3 Ostmark)


对外网洋妞设的2p奥不大满意,重设了一个,公开授权:


名字:海因里希.莱恩哈特.冯.埃德尔斯坦(Heinrich.Lionheart.von.Edelstein)


发色:在小少爷栗褐色发色的基础上发梢出现了粉蓝的挑染。


眼睛:紫红色偏粉。


其他外貌特征:痣的位置相同,玛丽亚采尔的颜色也是挑染的(通常情况下被帽子压着看不见)。比常色稍微矮一些,长着娃娃脸,身上的伤口很多。


喜欢的东西:血腥,混乱,军服,皮鞭,枪械,烟草,苦艾酒和杜松子酒,基尔伯特,尼可拉斯(2p普),爱因斯(2p独)


讨厌的东西:常色奥(自认为比常色强很多而异常的看不起加鄙视常色or2……其实自己才是菜的一批的那个),常色独(认为常色独很无聊),小孩子,猫,书籍,甜点,咖啡等。


其他:中二少年,是1938年为取代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而出现的衍生品,自认为是德//国人而非奥//地//利人,希望别人称呼他为东//马//克(Ostmark)而非原名。有BP(双向情感障碍)和人格分裂症的特点。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笑眯眯的样子,其实谁都不知道他真正心里在想些什么。


很喜欢骂脏话,不忌讳在公开场合大声说荤段子,xing观念开放。

看到血腥的场面会异常亢奋,甚至会兴奋到语无伦次或者昏厥(被很多人认为是心脏有问题),自己经常亲自参与某些刑讯拷问。很喜欢基尔伯特,且一开始和基尔伯特关系非常好。但基尔伯特慢慢认清其真面目后渐渐疏远并称呼其为“疯子小少爷”。异色世界里喜欢和爱因斯一起捉弄尼可拉斯。但智商不够用的海因里希经常被爱因斯甩锅然后成功获得尼可拉斯爱♂的♂教♂育。


和罗德里赫非常合不来,见面必吵,巴不得杀掉常色取代其位置。理论上1945年就已经消失了,在1p世界里只存在7年这样。时不时会从2p穿越回来捣乱。


名言:““矛盾的支配欲下面是希望被恶狠狠的粗暴对待……你很期待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混账东西!”

“少爷我告诉你们,昨天晚上,尼可拉斯的【哔———】【哔——】然后不如【哔——】……唔嗯!”(被忽然出现的尼可拉斯从背后捂住嘴。)

“(淡定的把罗德里赫的咖啡当着他的面倒掉)喝你🐴的咖啡,娘炮。”(然后被常色一把抱起,扔到花园里的垃圾桶里)

“我觉得基尔伯特会比较喜欢我一些,嘻嘻嘻嘻。”(开会时候手不停地摸坐在旁边阿普的腿,然后阿普像关爱智障一样看着他)

“你们,你们根本就……没有人喜欢我,嘻嘻,嘻嘻嘻,好孤独啊嘻嘻嘻嘻嘻嘻嘻……”



夕立 sezki
【黑白英】Which woul...

【黑白英】
Which would you like to eat?

反正左右都是死👍👍

【黑白英】
Which would you like to eat?

反正左右都是死👍👍

玖晞JX「会有APH合集的请相信我」

【供电组】隐藏 ⑤

*谢谢各位给我写下去的动力!!
*私设军校学员
*严重ooc预警
*奥利弗伊利亚出没
*没问题就开始√
————————————————————
“黯黯黯黯黯黯爷??!”
那小伙快速回想什么时候惹到这位不能惹的主了?
“你先出去……”
“哎……好嘞……”
新兵巴不得赶紧跑。
眼下这气氛太凝重了。
出去的时候顺手把门一带……
妙啊。
王耀心里想
今天我就丧命于此……了?
不可能啊我还不知道我干什么了呢?
总不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据当事人回忆,屋里一直在惨叫,但是由于王耀和王黯声音太像,一群人也不知道是谁打谁。
也不敢问。

“啧啧啧,看来王耀走了这几年还真是没退步,看把你打得,我都没...

*谢谢各位给我写下去的动力!!
*私设军校学员
*严重ooc预警
*奥利弗伊利亚出没
*没问题就开始√
————————————————————
“黯黯黯黯黯黯爷??!”
那小伙快速回想什么时候惹到这位不能惹的主了?
“你先出去……”
“哎……好嘞……”
新兵巴不得赶紧跑。
眼下这气氛太凝重了。
出去的时候顺手把门一带……
妙啊。
王耀心里想
今天我就丧命于此……了?
不可能啊我还不知道我干什么了呢?
总不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据当事人回忆,屋里一直在惨叫,但是由于王耀和王黯声音太像,一群人也不知道是谁打谁。
也不敢问。

“啧啧啧,看来王耀走了这几年还真是没退步,看把你打得,我都没见过你这么惨。”奥利弗摇着头,“这次你真碰上对手了。”
王黯没好气地怼了回去:“您来试试?估计就直接躺那儿了吧。”
奥利弗噗呲一声笑了:“我说你啊……真下得去手?”
“你什么意思?”
“天天跟王耀吵架,谁知道你在背后怎么护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仅知道这个……”奥利弗俯下身,凑到王黯耳边“我还知道……四年前的真相……最终的真相。”

“这地方太恐怖了……我记得我走之前不这样啊?”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目光接连扫过面前的人。
伊利亚长叹一声:“你是不知道啊……算了……不知道也好……好好养伤吧,刚回来就闹。”
“大哥现在不是军校的直接负责人吗?这里……是有什么隐情吗?”
“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告诉我。”
“嗯?”
“总该去面对,不是吗?”
伊利亚瞪大了眼睛,看着王耀,眼中闪过一丝惊奇。
他以前不会这样的……
时间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这不像你,真的,一点也不像你的风格。”沉默许久,伊利亚艰难地开口。
王耀也怔了一下。

“是吗……那看来发生的事情确实挺多的……”

王黯一直确信着一个成语——
冤家路窄
王耀也一直确信一个成语——
狭路相逢
他俩在两次众目睽睽打架后的一个晴朗的早上
在一个小树林里……
又见面了。
而且周围没人。
王黯表示这片银杏林没人知道啊?
王耀表示我经常来玩怎么没见过你啊?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啊……黯啊……最近好吗哈哈哈……”
“职业假笑我看出来了。”
“……你会不会聊天啊”
“托您的福,我还真  不  会。”
王耀打了个激灵
完了踩雷了。

在他们小的时候,大人常说王耀比王黯讨人喜欢,比王黯会说话,王黯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谁还没个叫做 别人家的孩子 的敌人呢?

“咳……对不起哈……”王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四年前——”
王黯猛地抬头,声音发颤:“……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
王黯听他不像知道了的语气,松了一口气。
“黯,告诉我。”
为什么大家都在像瞒着我什么事情一样?”
只会把自己隐藏起来……”
这不是我认识的朋友们。”
“……你不需要知道。”
这是在保护你”
你的朋友们,都在为了你。”
如果你相信的话,包括我。”
“请给我一个答案。”
“……不。”
“藏着不好玩……黯……别像小时候一样耍脾气啊……”
“……对不起。这个真相对你来说……你绝对无法接受的……”

亚白想睡觉
奥利弗你表情太难画了我不会画艾...

奥利弗你表情太难画了
我不会画艾伦猫猫

奥利弗你表情太难画了
我不会画艾伦猫猫

怡怡

同為南/義/大/利,我會好好幫你的。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咖啡廳)

弗拉維奧:來晚了。

羅維諾:我也剛到而已。

弗拉維奧:我就直接單刀直入地說了,我知道你的故事,你做任何事都不如弟弟費里西安諾,對吧?

羅維諾:就跟你說的一樣。

弗拉維奧:爺爺的寵愛也全都在他身上,對你不聞不問。

羅維諾:......

弗拉維奧:雖然不太一樣,但我的爺爺也是一樣只關注盧恰...盧西安諾。

弗拉維奧:從小,他都帶著盧恰一起,教他的總是戰鬥,休息時間就畫畫,但盧西他怎麼都畫不好,爺爺也沒誇他繼續努力,而是直接批評了他。

弗拉維奧:我的話,我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我去畫畫了,也去做了許多自己想做的事。

弗拉維奧:但在義/大/利/戰/爭,1522~1544,你知道吧?

羅維諾:當然知道啊。

弗拉維奧:我和盧西被分開,我被奧/地/利那混球交給了西/班/牙。

弗拉維奧:他對我很好,至少比奧/地/利那混球好。但,英/西/海/戰你也知道吧?

羅維諾:不可能,不知道啊...

弗拉維奧:安德烈他輸了,輸給了我的朋友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化身...

羅維諾:Oliver嗎?

弗拉維奧:你什麼時候知道他的名字的?

羅維諾:你的手機,剛剛跳出來了。

弗拉維奧:啊,他傳的訊息吧?晚點再看就好。

羅維諾:你和他是朋友?

弗拉維奧:是的,他是個很奇怪的人,喜歡到處交朋友。

羅維諾:這樣啊,繼續吧。

弗拉維奧:好的。安德烈他在海/戰後原本想要自我放棄,他腦子不太好,他認為一個化身死了,也會再出現新的化身,但只能狠狠地將他打醒。

弗拉維奧:看到他頹廢的樣子,我實在是沒法嚥下這口氣,一巴掌就打上去了。打他罵他什麼的,但他還是沒有反應,叫我不要管他。

弗拉維奧:在那之後,我還是很努力地想勸他振作起來。但克里特他...你還記得吧?剛剛在我旁邊那一位。

羅維諾:嗯。很像葡/萄/牙。

弗拉維奧:他問了我一個問題,「知不知道戰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羅維諾:你知道嗎?

弗拉維奧:從小就是和平主義的我當然不知道。

弗拉維奧:有人贏了。

羅維諾:有人輸了。

弗拉維奧:有人大肆慶祝。

羅維諾:有人失落。

弗拉維奧:有人活下來。

羅維諾:也有人死了。

弗拉維奧:哼。被問到一模一樣的問題了啊~

羅維諾:我想先問你,我們這沒有的世/界/領/袖/之/戰,還有你們的義/大/利/統/一。因為如果是要鼓勵西/班/牙,你我應該會說出一樣的話。

弗拉維奧:是啊。失去海洋算什麼啊。

羅維諾:由我來給你一個世界啊。

弗拉維奧:義/大/利/統/一和世/界/領/袖/之/戰嗎...我明白了。

(幾年前)

盧西安諾:世/界/領/袖/之/戰?甘老子屁事啊?

弗拉維奧:你就不想報復嗎?你想想奧/地/利那混帳怎麼對你的啊。

盧西安諾:我親愛的哥哥啊~像我這種不被肯定的家伙怎麼可能幫的上忙啊?

弗拉維奧: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啊!?你就不想成為世/界/的/領/袖嗎?繼承爺爺,成為世/界/領/袖啊!

盧西安諾:就我們兩?你也不想想我們今年才幾歲啊?我們才13歲诶~要和那幾個龐大的國/家/化/身打絕對不可能啊!你也不想想俄/羅/斯、美/國、中/國都是些什麼貨色!

弗拉維奧:沒錯,他們人多示眾...但是,我想要結束這世上所有的戰/爭!

盧西安諾:喂~蠢弗拉你是真的瘋了吧?

弗拉維奧:拜託了!盧恰!把義/大/利/統/一吧!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贏啊!你不懂嗎!?你不想報神/聖/羅/馬/帝/國的仇嗎!?被拿/破/崙滅掉的神/聖/羅/馬/帝/國!!

盧西安諾:...不想報,才怪。

弗拉維奧:所以得統/一啊!

盧西安諾:我只想幫他報仇!我才不想去爭什麼世/界/領/袖!

弗拉維奧:...這樣啊。原來如此,盧西安諾‧瓦爾加斯是如此弱小的人啊!甘願被他人統/治的人啊!北/義/大/利也不過如此嘛!還敢說我懼怕戰爭!你還不是一樣的家伙!

盧西安諾:你這傢伙...

弗拉維奧:膽小鬼!膽小鬼!

盧西安諾:好啊,統一是吧?可以。就明天,你我,決一死戰。義/大/利,只有一個!

弗拉維奧:(原來如此,統/一,也是得戰爭的,但...我不能輸啊。他會亂來的啊,他實在是太容易被激怒了。)我知道了。

(結束)

弗拉維奧:總之~我和盧恰都存活下來了呢~

羅維諾:所以你們,有打嗎?

弗拉維奧:當然打了,我輸了呢。因為我根本就不會戰鬥。但,明明只要將這裡用力統下去他就能當唯一的義/大/利了。他卻,選擇將刀插入地面呢。

羅維諾:兩個人,才是義大利啊。

弗拉維奧:說得真好呢。接下來你想知道世/界/領/袖/之/戰吧?

弗拉維奧:我先和安德烈、克里特還有盧西學了戰鬥,習得了極好的槍技。

弗拉維奧:我們先北上。

羅維諾:北上?

弗拉維奧:對,我們的第一目標是...東/斯/拉/夫/民/族/國/家。

羅維諾:俄/羅/斯那!?

弗拉維奧:是。我南/義/大/利弗拉維奧滅軍隊,北/義/大/利盧西安諾則是,和所有的化身打得那位。

羅維諾:你,有成功嗎?

弗拉維奧:當然~我把全部的軍隊都滅了呢~但,也不能說一個人啦。

羅維諾:你的幫手有誰?

弗拉維奧:安德烈、克里特、尼古拉斯、洛基、奧利弗。

羅維諾:世/界2到5?

弗拉維奧:是的。還有支持哥哥而來的冰/島尤彌爾。他們都沒有要求利益,就只說,朋友該做的事而已。

羅維諾:朋友啊...你朋友可真多。

弗拉維奧:謝謝誇獎。啊,終於來了。

羅維諾:還有人嗎?

弗拉維奧:其實這世界不只是兩個次元,有四個。

查瑞拉:來晚啦~ciao~羅維諾‧瓦爾加斯君~

羅維諾:妳是...

查瑞拉:查瑞拉‧瓦爾加斯,也是屬於其他世界的南/義/大/利。

弗拉維亞:我是弗拉維亞‧瓦爾加斯,請多指教。

羅維諾:請多指教。所以,這個世界分成四個次元...每個國家都有4個化身...什麼鬼啊~...

查瑞拉:哼哼~已經把可以互相聯絡的道具做好了哦~好好佩服我們吧~

弗拉維亞:小查瑞拉也真是的,太過自豪可是絕對不行的哦~

羅維諾:原來世界有四個啊~

弗拉維亞:很驚訝吧?我相信那邊也是...

查瑞拉:愛麗絲!羅莎!艾米麗!連蒂娜姐妳也在...

愛麗絲:Ve!

羅維諾:她是你們那的北/義、美/國跟...英/國嗎?

查瑞拉:是的,是三個大笨蛋。

愛麗絲:暴露了啊~怎麼辦啊~羅莎~

羅莎:不要問我啊!你這傢伙!

艾米麗:因為因為~很擔心查瑞拉一個人出來啊!

克里斯蒂娜:吶吶~查瑞拉~雖然才剛來,但我覺得還是快點回去得好哦。

查瑞拉:當然知道。這次的錢我請,下次到你們哦。

弗拉維奧:當然沒問題~

弗拉維亞:好了~小羅維,去逛街嗎?

羅維諾:蛤!?不對啊!我頭緒都沒搞清楚就突然問我要不要去逛街很奇怪啊!

弗拉維奧:好了~走吧走吧~



和一開始想的落差好大啊,我到底都在幹嘛啊?

先生的红茶.
“你在期待什么?” 是私设兔女...

“你在期待什么?”

是私设兔女郎奥利弗和女仆装艾伦❤❤设定我很心动但我画不起来,也是用像素笔的第一步💦💦

“你在期待什么?”

是私设兔女郎奥利弗和女仆装艾伦❤❤设定我很心动但我画不起来,也是用像素笔的第一步💦💦

陈半仙

—粉红色和粉蓝色,明明是很可爱的颜色呢,为什么Oli是这样的颜色,却没有人喜欢Oli呢?         


 —那是因为Oli只有我才能喜欢哦。


作者:我能把Oli画成这样我也是。。。了

—粉红色和粉蓝色,明明是很可爱的颜色呢,为什么Oli是这样的颜色,却没有人喜欢Oli呢?         


 —那是因为Oli只有我才能喜欢哦。


作者:我能把Oli画成这样我也是。。。了

陈半仙

我身为一个文手的自知之明呢?

我身为一个文手的自知之明呢?

社恐今天好了吗

【金钱组/异色】针锋相对(上)

异色金钱组,常色客串,非国设,私设如山。

本文为《霸道总裁的落跑甜心》的异色番外,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建议先看前篇

一如既往的无脑无剧情,垃圾文笔,瞎几把写,疯狂OOC,请谨慎阅读

谁能想到原计划4000字的沙雕脑洞,不仅搞了2w多字,还有番外,番外特么还能分上下呢

打字时的BGM:That Man

 
 

点我看碰碰车弯道速滑

 

***

 
 

碎碎念:

 

我居然把个番外都搞出上下了……

今天下午突然灵感上头爆肝搞出来的,没审阅过,估计会有很多错别字什么的,请大家不要打我

我把下篇搞出来会重新回去精修一...

异色金钱组,常色客串,非国设,私设如山。

本文为《霸道总裁的落跑甜心》的异色番外,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建议先看前篇

一如既往的无脑无剧情,垃圾文笔,瞎几把写,疯狂OOC,请谨慎阅读

谁能想到原计划4000字的沙雕脑洞,不仅搞了2w多字,还有番外,番外特么还能分上下呢

打字时的BGM:That Man

 
 

点我看碰碰车弯道速滑

 

***

 
 

碎碎念:

 

我居然把个番外都搞出上下了……

今天下午突然灵感上头爆肝搞出来的,没审阅过,估计会有很多错别字什么的,请大家不要打我

我把下篇搞出来会重新回去精修一下

土下座!

 

怡怡

常色參訪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會議廳)

阿爾:哦哦~你們的會議室長這樣啊。

艾倫:分成兩派。和平以及殺戮,殺戮在那邊,和平在那邊。

亞瑟:在兩者中間的椅子呢?

奧利弗:是奧利和中立沃斯還有伊莉絲的位置哦~因為奧利既是和平也是殺戮嘛~他們是中立~

費里西:那個,是什麼?

尼古拉斯:弗拉喜歡的彩窗而已。

路德:有任何的意義嗎?

安德烈:有。代表著和平以及殺戮。

洛基:右邊這扇是我們和平的,左邊則是殺戮的。

愛因斯:我們這坐在正中間的是盧西,站在他左邊的是我,右邊的是葵。

葵:跪在地上的分別是老狐狸和艾倫。

安德烈:我們這的話正中...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會議廳)

阿爾:哦哦~你們的會議室長這樣啊。

艾倫:分成兩派。和平以及殺戮,殺戮在那邊,和平在那邊。

亞瑟:在兩者中間的椅子呢?

奧利弗:是奧利和中立沃斯還有伊莉絲的位置哦~因為奧利既是和平也是殺戮嘛~他們是中立~

費里西:那個,是什麼?

尼古拉斯:弗拉喜歡的彩窗而已。

路德:有任何的意義嗎?

安德烈:有。代表著和平以及殺戮。

洛基:右邊這扇是我們和平的,左邊則是殺戮的。

愛因斯:我們這坐在正中間的是盧西,站在他左邊的是我,右邊的是葵。

葵:跪在地上的分別是老狐狸和艾倫。

安德烈:我們這的話正中間是弗拉,站在左邊拿著斧頭的是我,右邊拿著劍的是尼古。

洛基:跪在左邊的後面有著糖果屋的是oil,跪在右邊的後面有著許多火焰的是我~

露西亞:那個啊,兩大領袖都去哪了啊?

愛因斯:盧西8成賴床1成吃飯。

安德烈:金絲雀6成打扮2成梳洗1成晨浴。

眾:剩下的一成呢?

兩人:呆毛...(電話同時響起)

盧西/弗拉:愛因斯/安迪!一分鐘內給我過來!你個蠢貨哥哥/你個傻逼弟弟!

眾:......

兩人:...是呆毛纏在一起。

洛基:小弗拉罵粗話了...是真的生氣了。

奧利弗:啊哈哈~他也就只有這時會罵他盧西了啊~

(幾分後)

尼古拉斯:弗拉呢?

安德烈:說還有些工作沒完成,在他的工作室。

常色眾:工作室?

安德烈:嗯。他的工作室主要是做盧西打死都不做的工作,還有自己格外的工作。

費里西:格外的工作是什麼啊~?

安德烈:服裝設計,他是服裝設計師呢。

尼古拉斯:送早餐去給他吧。

(工作室)

(叩叩)

四人:請進。

尼古拉斯:四個人的聲音...弗拉你是不是又去了哪玩啊?

弗拉維奧:很早以前的事了,都...去年了。

費里西:哇~好漂亮的女孩子~Ciao~Ciao~

弗拉維亞:Ciao~謝謝你的誇獎啊。查瑞拉,那份資料給我。

查瑞拉:吶。我等等就要回去了,不然伊莎貝拉會換上軍裝戴上斧頭殺進來。

(踏踏踏踏!!)(腳步聲)

羅維諾:太晚了。

查瑞拉:我知道。

伊莎貝拉:查瑞拉!!!!!!!!!!

查瑞拉:妳他媽吵死了!!!!!

伊莎貝拉:先跟我解釋一下啊!早上突然就消失不見!我跟艾比利還有愛麗絲急得快死了啊!為什麼只跟莉迪婭說去哪啊!?

查瑞拉:我要去哪和你們無關吧?我都幾歲了啊?至少我有通知啊。

伊莎貝拉:可...可是!如果查瑞拉遇到什麼危險怎麼辦!?親分活不下去啊!!

查瑞拉:我的槍技怎麼樣妳不是最清楚的嗎?

安東尼奧:那個啊~可以解釋一下嗎?羅維~你知道什麼?

羅維諾:等等再說,看她們吵架很有趣。

弗拉維亞:真是被關心啊~烈貝爾都不管我的~

烈貝爾:誰,說,的。(瞄準脖子咬下去)

弗拉維亞:啊啦,烈貝爾妳起床了啊。

烈貝爾:抱抱。

弗拉維亞:我在工作哦。

烈貝爾:親親。

弗拉維亞:晚點~

烈貝爾:想「抱」妳。

弗拉維亞:...我要生氣囉。

烈貝爾:不生氣...

弗拉維亞:啊,那邊停下來了。轉移陣地吧。

弗拉維奧:我也這麼想。

(會議室)

弗拉維奧:總之就是這樣。有人有疑惑嗎?

伊麗莎白:我。

查瑞拉:說。

伊麗莎白:在所謂...娘塔的世界...

查瑞拉:女生是男生沒錯。我們那的匈/牙/利叫伊斯特。

費里西:Ve~腦子完全跟不上啊~

查瑞拉:我妹妹跟你弟弟完全不同啊。

羅維諾:我知道。

路德:是怎麼樣的?

查瑞拉:膽大包天,敢去狂戳羅莎,哪裡他都敢戳,敢大聲對著安娜喊,敢從後面抱住莫妮卡,毫不顧忌的撩她。

菊:那些國是...

查瑞拉:分別是...這名字真長啊,身為閨密跟她拚了跟伊莎貝拉還有克里斯蒂娜的名字比算什麼。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俄/羅/斯還有德/國。

常色眾:蛤!?

亞瑟:等等!我們有那麼弱勢嗎!?

查瑞拉:沒有啊,就是性格、實力都會有點差距,我跟羅維諾就是好例子啊。

羅維諾:閉嘴!

查瑞拉:是是~

伊莎貝拉:查瑞拉~~~回家啦~~~

查瑞拉:是是...我就先回去囉。

弗拉維奧:路上小心~今天就先散了吧。維亞,腰小心哦。

弗拉維亞:知道啦。



云三清
一片适合栽种玫瑰的土地。 如血...

一片适合栽种玫瑰的土地。

如血一般纯粹且赤红的花瓣令[他]满意。

—————

近期应该不会更新了,

我拥有一个专皮了,是个奥利弗。

特别可爱特别可爱,又软又容易脸红。

回家给媳妇儿热炕头去了,

更什么新,产什么粮,是媳妇儿不可爱了吗。(摔笔)

耶——!

一片适合栽种玫瑰的土地。

如血一般纯粹且赤红的花瓣令[他]满意。

—————

近期应该不会更新了,

我拥有一个专皮了,是个奥利弗。

特别可爱特别可爱,又软又容易脸红。

回家给媳妇儿热炕头去了,

更什么新,产什么粮,是媳妇儿不可爱了吗。(摔笔)

耶——!

千墨

是初次尝试《那个孩子》的漫画,在学校画的所以和写的有点不一样,然后对不起我是个画渣!我画不出他们的帅!(士下坐)
ps:第一面是想尝试幼体的……然后发现我画画废……

是初次尝试《那个孩子》的漫画,在学校画的所以和写的有点不一样,然后对不起我是个画渣!我画不出他们的帅!(士下坐)
ps:第一面是想尝试幼体的……然后发现我画画废……

怡怡

和平派&殺戮派

只列較常會出現的異色人物

  • 主張和平派

  1. 領袖:南/義/大/利:弗拉維奧‧瓦爾加斯

  2. 右將軍:西/班/牙: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3. 左將軍:普/魯/士:尼古拉斯‧貝什米特

  4. 挪/威:洛基·奧爾森

  5. 葡/萄/牙:克里特.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羅

  6. 比/利/時:貝琪‧斯米特

  7. 盧/森/堡:利迪爾‧斯米特

  8. 荷/蘭:克盧蘭‧斯米特

  9. 冰/島:尤彌爾·斯蒂爾松

  10. 加/拿/大:史蒂夫·威廉士

  • 主張殺戮派

  1. 領袖: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

  2. 右將軍:日/本:本田菊

  3. 左將軍:德/國:愛因...

只列較常會出現的異色人物

  • 主張和平派

  1. 領袖:南/義/大/利:弗拉維奧‧瓦爾加斯

  2. 右將軍:西/班/牙: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

  3. 左將軍:普/魯/士:尼古拉斯‧貝什米特

  4. 挪/威:洛基·奧爾森

  5. 葡/萄/牙:克里特.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羅

  6. 比/利/時:貝琪‧斯米特

  7. 盧/森/堡:利迪爾‧斯米特

  8. 荷/蘭:克盧蘭‧斯米特

  9. 冰/島:尤彌爾·斯蒂爾松

  10. 加/拿/大:史蒂夫·威廉士

  • 主張殺戮派

  1. 領袖: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

  2. 右將軍:日/本:本田菊

  3. 左將軍:德/國:愛因斯‧貝什米特

  4. 美/國:艾倫‧F·瓊斯

  5. 中/國:王黯

  6. 俄/羅/斯:維克多‧布拉金斯基

  7. 法/國:弗朗索瓦‧波諾弗瓦

  8. 丹/麥:馬克爾.詹森

  9. 芬/蘭:瑟斯顿.維那莫依

  10. 瑞/典:弗雷德里克·烏克森謝納

  • 兩派皆參與

  1. 英/國:奧利弗·柯克蘭


怡怡

會議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番茄家就是番茄家

  • 武器:比姐:鐵指虎、荷哥:騎士劍、親分:戰斧

  • 葡哥的武器嘛...看到他後面的亞瑟了嗎?(笑)

  • 盧/森/堡?啊~也是鐵指虎,但他哄子分的戲份比較多,在我設定盧/森/堡跟子分年齡相近(子分22或23嘛)

  • 國設

  • 請各位國/家不要做死去碰子分,葡哥那除了有亞瑟可以把你變小還有可愛的死扛在等著各位哦

  • 本來前面還是番茄家,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 異色典芬太有毒了,病嬌太美好了

  • 你們番茄家真我行我素...

(會議廳)

弗朗西斯:啊~基爾~快看快看~

基爾伯德:嗯?啊~好難得啊,東尼兒沒遲到。...

  • 常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番茄家就是番茄家

  • 武器:比姐:鐵指虎、荷哥:騎士劍、親分:戰斧

  • 葡哥的武器嘛...看到他後面的亞瑟了嗎?(笑)

  • 盧/森/堡?啊~也是鐵指虎,但他哄子分的戲份比較多,在我設定盧/森/堡跟子分年齡相近(子分22或23嘛)

  • 國設

  • 請各位國/家不要做死去碰子分,葡哥那除了有亞瑟可以把你變小還有可愛的死扛在等著各位哦

  • 本來前面還是番茄家,後面就莫名其妙了

  • 異色典芬太有毒了,病嬌太美好了

  • 你們番茄家真我行我素...

(會議廳)

弗朗西斯:啊~基爾~快看快看~

基爾伯德:嗯?啊~好難得啊,東尼兒沒遲到。

弗朗西斯:不是那個是那個!

基爾伯德:啊!小義的哥哥大人也到了啊!

(這邊)

利奧斯:美/國和俄/羅/斯今天也很熱鬧啊。

貝露:诶~那個叫熱鬧嗎?是打架吧?羅維諾君~不要看哦~

羅維諾:知道啦...

弗朗西斯:喂喂~

安東尼奧:弗朗、基爾?

基爾伯德:早安~小義的哥哥大人今天也很可愛呢~(伸手打算去摸頭)

尼祿蘭:(打掉基爾的手)碰他是要錢的。

弗朗西斯:連砰一下都不行嗎!?

克里斯:沒說不行啊...兩萬歐元就可以了,很划算吧...

基爾伯德:兩萬歐元一下超不划算的啊!

克里斯:那,看在和安東尼奧感情很好這點,用另外一種貨幣算吧...

弗朗西斯:另一種?

克里斯:吃掉5個亞瑟做的司康餅就給你摸哦。

兩人:惡魔!!

克里斯:好啦,第三種。我從奧利弗他那拿到的杯子蛋糕,吃掉20個就給你摸,說不定沒有下毒哦,要試嗎?

貝露:啊哈哈~克里斯的做法我喜歡~

利奧斯:吶,你們。

眾:嗯?

利奧斯:子分要嚇死囉,從弗朗西斯出現開始。(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子分抱起來了)好乖好乖~

貝露:果然還是同齡人比較好嗎~?

利奧斯:可能吧?

貝露:換姐姐來抱吧~接手接手~好可愛~

阿爾:喂~你們在幹嘛啊?

安東尼奧:你們打完了啊。

露西亞:早打完了~

費里西:哥哥好可愛~

羅維諾:閉嘴!可以放我下來了。

貝露:沒關係啦~

克里斯:對啊~誰敢笑你就用魔法棒棒變小就好啦~

亞瑟:如果是克里斯拜託的話是沒有問題...

眾:你不要答應啊!

尼祿蘭:貝露,放他下來吧,再抱下去晚上又要離家出走了。

貝露:诶!?那可不行啊~(快速放下)做什麼都可以但絕對不行離家出走啊~~~

(幾分後)

阿爾:好!那麼就開始世界會議吧!先把網線連起來吧!

路德:早連好了!

菊:小葵、小罌、小櫻~看的到嗎?

葵:菊兄日安,畫面很清楚,後面打架的也有看到吧?

菊:日安,我這也看得很清楚。

櫻:各位日安。

罌:小女向兄上姐上請安。

菊:美/國君,可以開始會議了。

阿爾:好!那麼會議的主題是~

弗拉維亞:我有意義!憑什麼是你們主持啊?

愛麗絲:就是就是~我抗議!應該讓最~漂亮的我來主持會議啊~!

盧西安諾:說什麼啊!?明明最強的次元是我們!憑什麼是你們主持啊!信不信老子一飛刀刺死你們啊!

弗拉維奧:這沒什麼好吵的,盧恰。

本田植物園:阿爾弗雷德君/弗拉大人/愛麗絲桑/麗蓓卡大人!用猜拳決定吧!

弗拉維奧:诶?很和平我喜歡~

愛麗絲:猜拳啊,我沒意見。

阿爾:嗯嗯!

麗蓓卡:猜拳~?會議討論的事項是猜拳能決定的嗎!?

愛麗絲:我們三個人都同意~麗蓓卡,少數要服從多數!

黯:把自己那最近發生的事說說吧。

葵:真不愧是老狐狸啊,這樣所有人都能說到自己的事了。

阿爾:那就我們先來~法/國他說想問問你們有沒有類似的狀況~

弗朗西斯:就是剛剛本來想說摸一下小羅維沒事的,結果盧/森/堡他居然說想摸要花兩萬歐元,你們有這樣的狀況嗎?

盧西:你們的問題老是那麼奇怪啊。

安德烈:為什麼沒有?我們收10萬歐或被盧西砍100刀,別看他這樣,他是兄控。

愛麗絲:我姐姐既可愛又漂亮會給他們摸才怪。

艾米麗:喂喂~查瑞拉可是我和羅莎的閨密、伊莎貝拉的子分啊,動的話會死的啊~

麗蓓卡:動姐姐?我的刀吃過嗎?

烈貝爾:欠斧頭?

柏妮絲:以她的潔癖來說不太會給他人碰。

奧莉維亞:杯糕~!

洛薇:Flame~!

瑟蕾亞:操他媽吵死了。(喝酒)

弗雷德莉:瑟蕾亞醬~說粗話還有一直喝酒是不行的啦~

瑟蕾亞:啊啦,弗雷德莉妳這是在管教我嗎?是欠本小姐鞭打了是吧?

尤爾芙:真是的~!不准在姐姐面前搞這種事!我殺了妳們啊!

瑟蕾亞:殺到再說。(灌完酒)弗拉,我沒興趣了,先走了。

弗雷德莉:啊,瑟蕾亞醬~等等~

弗拉維亞:...妳們都要撤了嗎?

秋雁:飯還沒吃。

維多利亞:我想去整理我的武器庫。

麗蓓卡:訓練時間到了,罌、泰勒莎,走了。

奧莉維亞:那我們就先下啦。

盧西:...我們繼續吧...

弗拉維奧:吶,小羅維諾、小查瑞拉,你們出來喝茶嗎?維亞說她請客。

兩人:去,再見。(直接離席)

番茄家五人:(自動跟上)

眾:(你們好我行我素啊...)



柳泗瀾

摸了一張盧西

P2是2015畫的費里

上次畫APH是4年前了,超級久遠


還有好多想畫的組合鴨♥(´∀` )人


摸了一張盧西

P2是2015畫的費里

上次畫APH是4年前了,超級久遠


還有好多想畫的組合鴨♥(´∀` )人


怡怡

和平與殺戮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好的國慶我在幹嘛?

  • 有一點點的異色親子分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會議室)

常色聯軸:無哇啊!!!?

盧西:真弱啊。

費里西:我,我什麼都會做的請不要打我!

愛因斯:令人失望。

路德:怎麼可能...

葵:實在是太懦弱了。

菊:怎麼會這樣...

艾倫:興致全沒了呢。

阿爾:實力怎麼可能有如此差距。

維克多:殺人很難嗎?

露西亞:怎麼可能會是這種結果。

奧利弗:已經很好了哦~

亞瑟:不可能啊...

弗朗索瓦:隨便找個人都能打敗你了。...

  • 常異色

  • 只有對話

  • OOC,有任何建議請私信

  • 國設

  • 好好的國慶我在幹嘛?

  • 有一點點的異色親子分

  • 好像,和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

  • 異色分兩派,弗拉的和平派和盧西的殺戮派

(會議室)

常色聯軸:無哇啊!!!?

盧西:真弱啊。

費里西:我,我什麼都會做的請不要打我!

愛因斯:令人失望。

路德:怎麼可能...

葵:實在是太懦弱了。

菊:怎麼會這樣...

艾倫:興致全沒了呢。

阿爾:實力怎麼可能有如此差距。

維克多:殺人很難嗎?

露西亞:怎麼可能會是這種結果。

奧利弗:已經很好了哦~

亞瑟:不可能啊...

弗朗索瓦:隨便找個人都能打敗你了。

弗朗西斯:怎麼會那麼強...

耀:實力落差太大了...

黯:...再見。各位,最後一擊。

眾:了解。

(轟!!!)(突然出現的火焰將所有的攻擊全擋住了)

常色眾:火焰!?

異色:切。

??:呼啊~(火焰平息)居然完全沒有說一句話就來這鬧啊~弗拉他會很生氣哦~oli。

常色:(冰島、挪威!?)

弗朗索瓦:你們怎麼會...洛基·奧爾森、尤彌爾·斯蒂爾松

尤彌爾:空間傳送魔法又不只奧利弗會,你是小看我哥哥的魔法嗎?信不信老子殺了你啊!?弗朗索瓦!

洛基:尤彌~我們是和平哦~

尤彌爾:是。哥哥。你們這群人,忘了弗拉維奧大人的命令是絕對的嗎?

盧西:哈~?我也是義大利啊,憑什麼我要聽他的?

愛因斯:原來如此,也是呢,洛基是很強大的魔...

尼古拉斯:(揮劍)

眾:!?

尼古拉斯:揮空了啊...下一次會成功的。

異色眾:尼古拉斯...

安德烈:尼古,弗拉通常不勉強你的。

弗朗索瓦:居然連自己弟弟和惡友都砍下去了啊。

尼古拉斯:沒事...弗拉美妙的理想,比不聽話的弟弟還有朋友重要多了。

安德烈:我有一樣的,想法...!

艾倫:估哇!?安德烈...你這傢伙...

安德烈:弗拉維奧‧瓦爾加斯他是我存在的意義,要是沒有他,早在海/戰後我就放棄了。我的世界是他贈與給我的。沒有他就沒有我。沒有我,也不會有現在的他。

安德烈:已經許下承諾了為了守護他的笑容、為了不讓他落下眼淚,我安德烈·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什麼都做得出來...!

盧西:這樣啊~不過~看這個蠢貨弗拉不在的陣型,你們也沒經過他的意見吧?

安德烈:為了守護他的理想,這樣做也沒事的,我願意承受他給予的懲處。

阿爾:弗拉維奧‧瓦爾加斯...到底是誰?

尼古拉斯:...我們世界的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的哥哥。

常色眾:南/義/大/利!?

洛基:是個很可愛的人,崇尚和平、秩序,討厭戰爭的人。

尤彌爾:喜歡笑,每天都以微笑對人,非常時尚的人。

安德烈:但,打仗也不弱,畢竟是第一強的國/家。

常色眾:第一!?

安德烈:義/大/利,是我們那最強大的國/家,他們在世/界/領/袖/之/戰打敗了本可能成為世/界/領/袖的俄/羅/斯、中/國和美/國。但在這場戰役前,還有義/大/利/統/一。是統一後才去參加世/界/領/袖/之/戰的。

洛基:但是,小弗拉...南/義/大/利應該早在那場戰爭中消失了,但他卻好好的,通知了我們幾個他沒事,當初最高興的不是我也不是安德烈更不是尼古拉斯,是你哦,奧利弗‧柯克蘭。

奧利弗:...因為啊,完全沒想到那種對刀槍恐懼的人能存活下來啊,能存活下來也是因為,盧恰最喜歡哥哥了啊。

盧西:......

葵:是呢,又溫柔又會幫您做工務,和某位老狐狸完全不一樣呢。

安德烈:兩兄弟統一後,理想依舊是不同的。北/義/大/利,盧西安諾‧瓦爾加斯,會同意參加世/界/領/袖/之/戰是為了報他最愛的人,神/聖/羅/馬/帝/國,克勞德·昆尼西的仇。

葵:神/聖/羅/馬...好像有聽過...

奧利弗:被弗朗索瓦的拿破崙滅掉的哦~

安德烈:那孩子會參加世/界/領/袖/之/戰也只是為了和平而已。那孩子...只是希望世界和平而已。成全他有那麼難嗎!?

葵:唔哇!?好險啊...不愧是排行第二的西/班/牙君,講了些故事給我們聽,然後趁機攻擊。

洛基:那麼~尤彌爾,哥哥我可能會稍微有點爆走,不要跟老大講哦~好嗎?

尤彌爾:是。哥哥。

洛基:火龍先生~狀態絕佳嗎?太好了呢~要焚燒一切哦~

盧西:我可是世界最強!絕對不會輸的!

安德烈:這可不一定!!

阿爾: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費里西:果然還是跑吧!

??:喂。

眾:!?

安德烈:克里特,弗拉。

弗拉:鬧也鬧夠了吧?

盧西:切。

弗拉:先不提什麼都不通知我,還傷害了這裡的國你們不要給我太過分了。

克里特:你們都沒事吧?

亞瑟:克里斯?

克里特:我叫克里特,另一個世界的葡萄牙。手給我看看...

亞瑟:啊,是...

克里特:...太好了,沒有很嚴重。奧利弗你還是很聽弗拉的話的啊。

奧利弗:因為,小弗拉生氣起來很恐怖嘛...比艾倫還可怕啊...

艾倫:我覺得你的杯糕才是真的可怕。

史帝夫:弗拉說,回去後會好好的「教育」各位。

盧西:那個「各位」包含安德烈嗎?

史蒂夫:...弗拉,包...算了,沒眼看。

眾:?(探頭)

弗拉:安迪~我說過多少次了,不用為我做那麼多也沒關係,你和盧恰的實力是有懸殊的。弄不好會死哦!

安德烈:如果是為了守護你希望的一切要我賠上性命也沒問題。

弗拉:不行~我以後都不要放安迪你一個人出去了!

安德烈:那就去約會吧。(低頭親嘴)

弗拉:...安——迪——!!!

眾:(瞎了)

尼古拉斯:安德烈...你真是夠了。

費里西:他們一直都這樣嗎?

艾倫:這得問尼古拉斯和盧西安諾了啊。

尼古拉斯:好歹是世/界/第/三,跟他們感情也還不錯...但天天在會議室裡放閃讓人很受不了...

阿爾:你們的世/界/前/三是誰啊?

盧西:第一是義/大/利。

克里特:第二是西/班/牙。

愛因斯:第三是德/國。

奧利弗:順便一提第四是oli的大/英/帝/國哦!

洛基:第五是我挪/威~

艾倫:第二到第五都是托了弗拉和盧西的福啊。

克里特:好了。弗拉,傷勢都療好了。

弗拉:辛苦了,小克里。

常色眾:小克里?

弗拉:啊,是我的一點小習慣啦~

克里特:不是加「小」就是「醬」,不然就是簡稱或外號,像剛剛的「安迪」和「盧恰」還有「奧利」都是。

常色眾:(矇逼)

弗拉:啊,時間快到了呢。

盧西:要回去了?

弗拉:是你們要回去了。我邀請了這裡的南/義/大/利君和西/班/牙君以及葡/萄/牙君去喝茶~

眾:诶诶诶诶诶!!!!?

弗拉:很厲害吧?我。因為我看到那封快燒完的信後就趕緊帶著小克里過來然後就遇到他們三個了。聊了一下後就和自己的常色約了時間去喝茶了。

安德烈:小心點哦。

克里特:我和史蒂夫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弗拉:萬事拜託了~



Mrs Kirkland

【APH乙女】迷情剂使用指南(完)奥利弗×你

 先写了番外,结局番外后面|˛˙꒳​˙)♡


番外*(女巫的爱情魔药试验)


这是一场持续了十多年的魔药试验。


你所在的家族和柯克兰家族是亲密的世交。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奥利弗·柯克兰。


“我们诺特家族是魔药世家,”你父亲说,“而阿曼达,她是诺特家族几百年来最有魔药天赋的孩子,我从她出生起就为她骄傲了。”


你决定研究更有效的迷情剂。


——五岁,第一次试验:测试是否起效。


你又一次拜访了柯克兰家。


“曼蒂,要一杯红茶吗?”有着亮蓝色眼睛的男孩一如既往地笑着往你面前凑。


“嗯,谢谢。”你攥紧了手里的小瓶子。


你滴了...

 先写了番外,结局番外后面|˛˙꒳​˙)♡


番外*(女巫的爱情魔药试验)


这是一场持续了十多年的魔药试验。


你所在的家族和柯克兰家族是亲密的世交。你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奥利弗·柯克兰。


“我们诺特家族是魔药世家,”你父亲说,“而阿曼达,她是诺特家族几百年来最有魔药天赋的孩子,我从她出生起就为她骄傲了。”


你决定研究更有效的迷情剂。


——五岁,第一次试验:测试是否起效。


你又一次拜访了柯克兰家。


“曼蒂,要一杯红茶吗?”有着亮蓝色眼睛的男孩一如既往地笑着往你面前凑。


“嗯,谢谢。”你攥紧了手里的小瓶子。


你滴了一滴魔药在他的茶杯里。


那滴粉色的魔药有着光艳的色泽,极具魔幻的力量。


于是,当你啜泣着捧起那朵被血染上的白玫瑰时,他手忙脚乱地哄着你。


你看着他的血染红了玫瑰,又染红了你脚下的地面。


“奥利弗……”你叫他的名字,又好气又好笑。


那天的阳光很好,色泽浓郁得仿佛四处流淌的蜂蜜。绚烂的阳光下,男孩红了脸,讨好般地凑到你面前,把玫瑰插在你的扣眼上:“别哭了,曼蒂。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测试成功✔


(现在知道阿曼达闻到的迷情剂气味是从哪儿来了吧?)


——十一岁,第二次试验:测试受药后是否保留其原有性格①。


你总有那么多的办法能不知不觉地把爱情魔药加入他的食物里。


那天他吃了你的太妃糖后和你一起去上草药课。


温带海洋性气候的雨向来不大,但终年持续持续强烈的中纬西风使雨飘飘洒洒地四处落地。


你讨厌下雨,更讨厌下雨时那种湿漉漉的气味,无端地让你惆怅。


他撑起伞,很是绅士地挽起了你的胳膊,然后……试图让你踩进湿漉漉的草地中央的那个水坑。


“奥利弗!”你尖叫着,手臂紧紧窟住他的腰。


他总算停手了,耳根还染着可疑的红。


明显ooc了。


测试失败✘


——十二岁,第三次试验:测试受药后是否保持其原有性格②。


那天下午,你又和他一起用了下午茶。


他抢过你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笑嘻嘻地抓住你的手腕,摩挲你的肌肤。


痒意顺着你的血管蜿蜒到心脏。


你有些不自在。


他为你倒了一杯红茶后,满不在乎地往自己破了底的茶杯里倒茶。红茶湿了他的衣服,他却傻笑着,任由你嫌弃地把手帕丢到他身上。


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比如眯起眼睛,危险地笑着,或是借机调笑你。


没有。他只是继续傻笑着倒红茶,再一次放任你嫌弃地把手帕丢到他脸上。


有些傻乎乎的样子。


你忍无可忍:“清理一下!”去他的未成年人不得在校外使用魔法。


测试失败✘


——十三岁,第四次试验:测试受药后是否保持其原有性格③。


他把杯糕端来的时候你就觉得肯定没好事。


可谁让你喜欢他呢?


吃呗。


你有时候觉得,其实不只是你把他当作实验品,他也在把你当作实验品。


只不过你和他的区别在于,他涉猎广泛,而你精益求精。


他一口一个亲爱的,说你真可爱,然后笑嘻嘻地往你跟前凑,试图拉进你和他的距离。


他掰下一块蛋糕,喂进你的嘴里。


“奥利弗!”


你发现自己长了和他一样的雀斑,怒气冲冲找他算账,却被他一把拉进怀里:“这样的你可真可爱,曼蒂。”


他喜欢你身上有他的痕迹。


虽然你被他捉弄了,但——


测试成功✔


——十四岁,第五次试验:测试产生的依恋程度。


他明明拿了伞,却一如既往地不愿意撑伞,以至于淋雨感冒。


他紧挨着倒在沙发上,头靠在你肩上:“曼蒂,头痛……”


你戳戳他的脸,想再批评他几句,却又不忍心,只好摸摸他的头,顺着他的头发。


“还痛吗?要缓和剂吗?”


“不用,这样就好。”他的笑容甜蜜纯粹的就像个孩子一样。


他往你的手心下蹭:“痛……”


你试探性地收了手。


他立刻就抓住了你的手腕,声音委屈巴巴:“曼蒂,别走。”


“好。”你重新为他顺着头发。


——十五岁,第六次试验:测试受药者产生的欲望级别。


你扯住他的袖子,在他诧异是目光下解开扣子,露出你的肩膀给他看:“奥利弗,我这里长了一个包。”


他的声音略有喑哑,凑的你很近,几乎要吻上你的肌肤。


“我给你擦些药。”


但他还是忍住了冲动,给你擦好了药。


除去他擦药时急促的呼吸、紊乱的心跳以及略有颤抖的滚烫手指之外,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欲望程度:轻量级,在可控范围内✔


——十六岁,第七次试验:测试能否影响受药者产生类似爱情的感觉。


你显然是被奥利弗这个混蛋的酒心巧克力醉得断了片。


你倒在沙发上,头痛欲裂。


“感觉怎么样?”他把醒酒的魔药给你灌下。


“感觉不怎么样,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感觉太糟糕了。”你捂着头。


他绕到椅背后,体贴地为你揉着太阳穴。他对于力道拿捏的很好,你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对了,奥利弗。”你把浸泡过迷情剂的手帕在他鼻子前一挥,“你能闻到什么味道?”


他迟疑了一下,回答你:“红茶,杯糕,下雨时的青草味,还有……巧克力。”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自在地挠着自己头发,耳根红透了。


你叹了口气。


红茶和杯糕可以理解,毕竟是他爱吃的。可另外两种气味,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


不,其实有关系的,你从小就讨厌下雨的味道,讨厌巧克力的味道。


“奥利弗,你喜欢我吗?”


“我当然喜欢你。”


你又叹气,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


“不,你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你的声音都染上了哭腔,“只不过……”只不过他被你下了迷情剂,不得不这么回答。


测试失败✘


——十七岁,第八次试验:测试受药者是否任然可以保持理智。


那天你穿了一件薄荷绿的新裙子,和他并排站着。


他靠的实在有些近,让你有些因为心虚而胆战心惊。


大概是因为你的裙摆飘到他腿上磨尽了他的耐心,他一把攥住你的裙摆:“你……要和亚瑟·柯克兰订婚?”


你强做镇定:“我母亲以为,我身为长女,最好能和柯克兰家族的长子联姻。”


你明显感觉到他攥着你裙摆的力度变大了。


薄荷绿的丝滑裙摆被攥出了褶皱,不平静的裙面仿佛显示出了作俑者此时的满腔怒火。


他深吸一口气,什么都没说,只是慢慢地松开了手,任由你的裙摆从他手中滑落。


他看着转身离开,瘫倒在地,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测试成功✔


——十八岁,第九次试验:测试受药者是否会产生妒忌等相关情绪。


订婚宴后,他捏着你的肩膀:“我亲爱的曼蒂,你究竟爱谁?”


你可以明显看见他泛红的眼角。


有什么情绪忽然从你的心里溃了堤。如果可以,你也不愿意和亚瑟订婚,你也想和自己喜欢的他订婚,只是可惜——


他不爱你,这是你可以明显判断出来的。


从小到大,他对你的一切暧昧行为都受控与你不断改良的迷情剂。


“是你,奥利弗,是你。”


你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很悲哀,也很可怜。


“开什么玩笑,曼蒂。”


这句话冰冷地插进你的心里。


你无法判断他是出于什么感情说的这句话,应该是妒忌吧。毕竟,你很自信你的迷情剂对他那所谓“迷恋”的感情控制。


测试成功✔


——十九岁,第十次试验:测试受药者产生的欲望程度。


你没有想到在迷情剂作用下的他竟然会因为某种大概是妒忌和不安的情绪而给你下迷情剂。


其实你早就喜欢上他了,就是服用了迷情剂也是药不对症。


但你还是明显感觉到一种你从未体验过的强烈的依恋感猛得产生,控制了你的思想。


你的思想不清醒,不代表你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你迷迷糊糊地贴到他身上,任由他含住你的耳垂吮吸。


你嘤咛出声:“我好喜欢你,奥利弗。”


“骗子,”他说,“曼蒂,你就是个骗子。”


任何爱情魔药都无法控制记忆。


你总算知道他为什么会给你下药了——他从来都不觉得你爱他。


欲望程度:重量级,行为不可控。


——二十岁:正式大量使用。


你和亚瑟的婚约破坏了,由于受迷情剂控制下的奥利弗暗中作梗。


“抱歉,亚瑟。”


“没什么好抱歉的,阿曼达,我明白的。”


也许是因为你和亚瑟的接触又被奥利弗看见了,他上前邀请你跳舞。


旋转间,你看见他的眼神里满是痴迷。


“永远得不到所爱,是否可悲呢?奥利弗。”


“的确如此。”


他劫持了你回家的马车,把你带到他的家。


他对外宣称你已和他坠入爱河。


他一次次地在床上与你沦陷。


如果你没有遇见他,又怎会沦落得如此可笑?


 


 


9.(画风突变预警)


关于使用迷情剂的备注。


——巫师中有极少数对迷情剂免疫*。


亚瑟最近很忙。


不,亚瑟从小就很忙。


而一切的万恶之源,就是他那个神经病弟弟奥利弗和智障青梅你。


亚瑟从小就看着你和奥利弗秀恩爱。对,在他眼里,你们就是在秀恩爱。


一个:“亲爱的,来块杯糕吗?”


另一个:“不要,走开。”


然后:“那好吧,我来喂你。”


之后:“奥利弗!”


最后:“曼蒂你真可爱。”


???他也在场啊!你们看不见他吗?


从小一直简简单单活在“好好学习长大后继承柯克兰家族”这个词条里的亚瑟一直天真地以为你和奥利弗可以顺利地打打闹闹卿卿我我最后在一起,可没想到一个“啊她为什么对我忽冷忽热的我要不再耍耍她”,另一个“这家伙什么神经病看不出我喜欢他吗说什么鬼话”,然后……然后就是……


“什么?为什么是我和阿曼达订婚?”来自亚瑟的灵魂质问。


后来婚约解除了,兄弟两个之间很尴尬,你也一直躲着他们。直到那天舞会过后,亚瑟眼睁睁看着他那越来越神经病的弟弟上了你的马车:“喂奥利弗你……”


被笑嘻嘻地瞅了一眼。


好吧,他是个懂事的哥哥他什么都没看见。


在之后他眼睁睁看着越来越感情迟钝的你毫不知情的上了马车:“等等阿曼达……”


被快哭出来一样的眼睛瞪了一眼。


好吧,他是个绅士的竹马他什么都没说。


后来他发现马车驶向了奥利弗的房子。


……


奥利弗你想干什么?心怀愧疚觉得自己没能做些什么的亚瑟发出灵魂质问。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的亚瑟第二天早上冲到奥利弗的房子,结果只见到了家养小精灵:“您好亚瑟先生!主人和女主人还没醒!”


“……”女主人是什么鬼?


后来外界传言柯克兰家负心继承人亚瑟为另觅他欢把自己的未婚妻推给弟弟。


亚瑟: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说啊!


聪明如亚瑟,不用想也知道这种乱七八糟的舆论是从哪里传来的了。


又一天早上,亚瑟气势汹汹去找奥利弗,结果又只看到了家养小精灵。


“早上好!亚瑟先生!主人和女主人昨晚太累了还没醒!”


亚瑟:“……”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家养小精灵:“伟大的亚瑟先生有什么话需要转述吗?”


亚瑟:“那……就告诉他们晚上悠着点吧。”


亚瑟已经好久没见到你和奥利弗了,久到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又一次气势汹汹去找奥利弗算账的亚瑟这次终于见到了本人,而你正坐在他腿上。两个人都衣衫不整,领口裸露出的肌肤还有几个未褪的红痕。


亚瑟:妈/的。


可是没多久,亚瑟就觉得不对劲:“你给她下迷情剂?”


她都那么喜欢你了你还给她下迷情剂?这句话亚瑟没说,说出来就人设崩塌。


“……如果不是她喜欢你的话,我亲爱的哥哥。”


亚瑟听到这话简直要笑了,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奥利弗至今都没能和你在一起了。


总之就是四个字:妈的智障。


但他不能说,于是只好:“别自欺欺人了,奥利弗。”


怒气值max的亚瑟没有立刻回家,而是跑出去散心了,至于散心了多久……有点久,也就一个晚上吧。


亚瑟对于自己到底有多浪其实心里是有13数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回家后看见你坐在他的客厅里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你……你……”


“嘻嘻,亚瑟,你ooc了。”你坐在他的沙发上,冲他笑,“别激动,我马上就走。”


亚瑟平复了心情,给你上了一杯红茶:“你不是被下了迷情剂吗?”


“他忘记补充剂量了。”


“我弟弟什么时候这么蠢了?难道是因为纵欲过度智商下降了?”亚瑟瞟一眼你脖子上的印记。


“可能吧,不过他本来也挺智障的。”


“那倒是。”


“我要走了。”


“为什么?”


“去法/国平复我失恋的心情。”


“失恋?他不是喜欢你吗?”


“他喜欢我个鬼!那是因为我从小就给他下改良版迷情剂!”


“……”失恋个鬼,奥利弗明明迷情剂免疫。不过好像基本没人知道?亚瑟没说出口,只是保持了绅士风度地把你送出家门。


你前脚刚走,奥利弗就来了。


“曼蒂呢?”


亚瑟挑了挑眉,没回话。


“这边红茶还热的,她刚走?”


亚瑟微笑着抿了口红茶。


“她留下了一个瓶子,里面装了迷情剂。”


“对,”亚瑟总是开口了,“她从小就给你下迷情剂。”


“……为什么?”


“你的表情看起来蠢透了你知道吗——因为她喜欢你啊。”


“她不是喜欢你吗?”


“为什么我会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奥利弗出人意料地没有反击,只是一脸空白地呆滞在那里。


“喂,又怎么了?”


奥利弗:我想你们应该都会有那种开心到升天的经历吧?


奥利弗没有回答,急匆匆地就跑。


奥利弗走后,你就踩着亚瑟客厅的后窗台翻了进来:“what the f#ck亚瑟你都和他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呀,就是你喜欢他而已。”


“##%%**!”口吐芬芳。


“对了,你好像还不知道奥利弗其实是迷情剂免疫的吧?”


“……什么?”


“你的表情和他简直蠢成了同款——他从小就喜欢你。”


“……”你呆滞原地。


“喂,又怎么了?”


“那我这些年……”你觉得自己更可笑了。


“为什么我会有你这么蠢的青梅?”


“我走了。”


“等等!”奥利弗也踩着同一扇窗的窗台翻进来了,“曼蒂,等等。”


你一脸呆滞地被他拦腰扛起,甚至顾不上挣扎。


亚瑟看着如脱缰的野狗一般绝尘而去的你们,叹口气,慢悠悠坐下:“我的窗台啊……不过,终于能好好喝一杯红茶了。”


 


10.


——最后的最后。


你睁开眼,透过深色的睫毛看见眼前那张你熟悉了二十多年的脸。阳光透过窗帘朦朦胧胧地洒在这张脸上,柔和美好得像一个梦。


你伸手去触碰。


光洁的额头,柔软的脸颊,高挺的鼻梁,温暖的嘴唇,还有那头明亮的橙粉色的乱发。白皙的脸颊上,小雀斑依旧是那么活跃。


一切都是实的,是暖的,不是一碰就碎的幻境。


你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醒了,亮蓝色的眼睛是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天空,只有你的倒影。细碎的光芒带着满满的笑意闪烁着。


“曼蒂。”他抓住你的手腕,把你的手按在他的枕边。


手心上移,覆盖到你的手心。


干燥温暖的,不带半分泪意。


十指相扣,紧密的,安心的。


他凑上前,吻在你的唇角:“早上好。”


两个人都用着清醒澄澈的目光微笑着看着彼此,没有任何迷情剂的催化。


“早上好,奥利弗。”你往他的怀里缩,“腰酸。”


“我帮你。”他把你揽进怀里,温柔地揉着你的腰,“还难受吗?”


“好一点了。”


“对了,我们的婚礼想怎么办?”


“无所谓,懒得想。”


“别懒。”


“腰酸。”


“这样还酸吗?”


“真的酸……”


细细碎碎的声音把早晨衬得格外宁静。


“主人和女主人!”家养小精灵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亚瑟先生来了!还带了写着‘喜大普奔’的吼叫横幅。”


“……”


“……”


“这个家伙……真是……”你无奈地笑了起来。


“亚瑟先生还说,看在他多年当保姆的还帮助主人脱单的份上,请一定保证不要未婚先孕。”


“……”


“……知道了。”


the end


(其实就是女主和奥利弗从小互相喜欢,结果两个人都因为各自的性格缺陷导致互相错过,都觉得对方不喜欢自己,然后互下迷情剂。至于亚瑟,其实亚瑟在这里没有感情线,只是推动一下情节顺便增加两个人的误会而已。至于最后为什么亚瑟角度的故事画风那么清奇,可能是因为在亚瑟眼里两个人都是笨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