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南

4418浏览    22参与
璎珞不鸽♂️

114514年之前说绝对不玩老弗爷的屑今天在自定义选择了老弗爷,然后发现了如下

我不管,弗南🔒了,🔑我吞了

114514年之前说绝对不玩老弗爷的屑今天在自定义选择了老弗爷,然后发现了如下

我不管,弗南🔒了,🔑我吞了

姜清玖是幕后挼比

口也!谢谢大佬的授权!是南弗!一节更比六节强!

口也!谢谢大佬的授权!是南弗!一节更比六节强!

临朝

草稿本上摸鱼x昆南也好吃呢xx
p2左边性转弗南注意避雷
p3布袋杰森
字丑xx

草稿本上摸鱼x昆南也好吃呢xx
p2左边性转弗南注意避雷
p3布袋杰森
字丑xx

东风起8

我笑好了 眼睛太生动了

我笑好了 眼睛太生动了

亓寞老狗[哔]
那什么……有哪位太太能画这个吗...

那什么……有哪位太太能画这个吗……【挠头】

那什么……有哪位太太能画这个吗……【挠头】

Walken

最近沉迷吸弗,又发现了这对贼拉带感的CP,就随便涂了几笔QWQ画画功底不大好见谅qwq灵感来自于贴吧的一张剧照٩( 'ω' )و 这里新人,请多关照|・ω・`)

最近沉迷吸弗,又发现了这对贼拉带感的CP,就随便涂了几笔QWQ画画功底不大好见谅qwq灵感来自于贴吧的一张剧照٩( 'ω' )و 这里新人,请多关照|・ω・`)

地下车库

【弗南】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是深夜短打。一发完
都是个人妄想 我流ooc 不喜勿喷:-D

————————————————————

01.

Nancy在长长的走廊里奔跑。

她在这样没有尽头的梦里已经奔跑过无数次,无数次的寻找着能够活命的地方。Freddy热衷于他的恶作剧,他会在她快要打开门的时候将门板拍在她脸上,或者是将地板变成血池让她奔跑的气喘吁吁,或者是热衷于让她穿上那件……白裙子。

她没能烧死他,也没有其他方法能让Freddy消停点。她拼命的奔跑,动机很简单,就像是小时候做的噩梦,她会梦到可怕的巨大的棕熊在她身后穷追不舍,或者是往下无尽的楼梯,或是悬崖。这个时候Nancy会突然惊醒,吓得直喘气,就...

是深夜短打。一发完
都是个人妄想 我流ooc 不喜勿喷:-D

————————————————————

01.

Nancy在长长的走廊里奔跑。

她在这样没有尽头的梦里已经奔跑过无数次,无数次的寻找着能够活命的地方。Freddy热衷于他的恶作剧,他会在她快要打开门的时候将门板拍在她脸上,或者是将地板变成血池让她奔跑的气喘吁吁,或者是热衷于让她穿上那件……白裙子。

她没能烧死他,也没有其他方法能让Freddy消停点。她拼命的奔跑,动机很简单,就像是小时候做的噩梦,她会梦到可怕的巨大的棕熊在她身后穷追不舍,或者是往下无尽的楼梯,或是悬崖。这个时候Nancy会突然惊醒,吓得直喘气,就算是对梦的内容一点都不记得了,也会被吓得拼命掉眼泪。

“什么都没有,Nancy,那都是你的想象。”

她的妈妈只会重复这几句话,从她有了噩梦这个概念后,Nancy会每天在被惊醒之后,托着她放在窗边的玩偶熊,走到她的父母休息的卧室,在门口站一会,想起来一系列大人说的“要独立”“什么都没有的”,再失落的走回去。

“地下室是什么样子?”她问Freddy,那天的茉莉花开了,空气里都有一股甜味。

Freddy将手中的工具放下,刮刮小女孩的鼻子,“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比如说上次郊游的时候老师们烤的鸡翅,还有面包,抹上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酱,还有好多糖豆和烤棉花糖,下次出去野营我们可以……”

于是她便做了一个有烤鸡翅抹了巧克力的面包烤棉花糖糖豆的梦。

Nancy一个趔趄踩到了裙角,脸朝地的狠狠摔下去,在鼻尖快要挨着地面的时候,坚硬的水泥地变成了柔软的床垫子。

“跑步的时候不要走神,我亲爱的。”

Freddy磨着他的爪子,金属利刃相互摩擦发出令人打寒战的声音。 他伏在女孩子背上,用长长的锋利的刀刃剥开她的头发。

然后Nancy猛的翻过身,扬起拳头就要给梦魇的脸上招呼一拳,紧接着闹铃响了,Nancy只看到她的一拳在离Freddy还有几公分的时候时间停滞了,然后是梦魇十分恶劣的伸出舌头要舔她的手,接着Nancy醒了过来,她直楞楞的站在自己的床边,被子甚至都因为她动作幅度过大滑倒了地上。

“……”

Nancy将自己的头发揉乱,捋到耳朵后面,愣了很久才将地上的被子捡起来,刚刚弯下腰去就听到了楼下同学叫他的声音。

“Nancy!”

“马上就来——”

02.

Nancy小时候不是个善茬。

在榆树街的夏天还是一滴雨都没有闷热的就像烤炉的时候,Nancy喜欢在烈日下奔跑后,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个总是在花园里修剪枝叶默默地看着他们的那个园丁身上,然后将脸贴在对方永远都有点凉冰冰的脖子上。

“Nancy——?”

“就趴一会喔,Freddy。”小女孩咯咯地笑起来,蓝绿色的眼睛因为过于刺眼的阳光眯成一条缝,“你身上凉快。”

“去树底下,那里比这儿凉快多了。”

于是他将女孩抱起来,稳稳的托在臂弯里抱到树荫下他们昨天一起用绳子和木板做好的秋千上,Nancy抓着他的一条胳膊,用被汗浸湿的湿漉漉的掌心贴在上面,她说,“你的手好脏,你不去洗洗手吗?”

“你的手也很脏,看看,都是泥巴。”他说,然后戳了戳Nancy瘪起来的嘴巴和腮帮子,小女孩抓着他的手指开始笑,笑的从秋千上往后仰去,差点从上面翻倒下来。“我的泥巴没你多——你的手比我脏。”

Freddy在小女孩笑的往后摔下去的瞬间伸手及时的托住了她的背和脑袋。

那个时候Nancy不知道一个住在幼儿园地下室的园丁生活状况会是怎样的,不知道这个职业在生活上会有多困难,也不会去思考为什么Freddy的手整天都凉冰冰的。

她只知道每次躲猫猫的时候,Freddy都会装作看不到她,就算小女孩的白裙子在暗色的背景下再明显,Freddy只是从滑梯旁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或者是灌木丛后面,去找别的小孩。

于是小女孩有点明白过来了,气呼呼的站在高高的滑梯上,双手插着腰,也不管今天下午的风是不是很大,应不应该加一件衣服,她很大声的说,“你根本看不到我,Freddy。”

我怎么会看不到呢,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到。

其实滑梯的高度不会摔到Nancy,小女孩强势得很,曾经还在二楼平台上往下跳,跳下来吓得幼儿园的隔壁班的老师课都不上了,扔下粉笔就往外跑,结果小姑娘只是笑嘻嘻的咧着嘴说,脚有点麻了。

女孩子的白裙子在半下午温暖的风中飘动着,就像很多年以后她在梦里拼命奔跑的样子,那头棕色的长发会离Freddy越来越远。

Nancy作势就要往下跳,一只脚埋出去,Freddy便开始往她那边跑了,两只脚踏空,然后被两只胳膊稳稳的接住,放在地上。

我摔不到的,Freddy。Nancy扑了扑裙摆上的灰,撅着个嘴说。

这不是会不会摔到的问题。他回答。

03.

每到秋天的时候Nancy都要得很重的感冒。

那几天她没在梦里看见Freddy,Nancy想起来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她在忙年终检测,在忙没学完的学分,还有小组课题和实习的事情。只是她每天无论是有没有生病习惯性的蹬被子的晚上都会有人来给她再盖上。

她的重感冒好一点的时候,Nancy有时候会在半夜醒来,感觉到厚厚的被子重新盖在自己身上,没有脚步声,也没有关门的声音,夜灯没有亮起来,只有一点点微弱的月光从窗帘缝里渗进来。

“……你是?”

没人回答。

她平时很忙,根本没工夫在早上起晚了之后再花时间回忆昨晚的事情。Nancy不是很擅长收拾屋子,相比较而言Quentin在这方面却比她上心的多,每次他们在图书馆见面的时候,他的面前的资料和书籍都叠的整整齐齐的,但是Nancy就只会把背包和笔记本电脑往桌子上一放,不回去费时间整理那些东西。

她的屋子也很乱,桌子上都是没收拾的蜡笔油画颜料,还有不叠整齐的衣服,挂在衣橱里椅子上床上到处都是。

但是最近几天她会发现自己很容易的在房间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早上忘关的窗户在晚上她回来之前也被关上了,Nancy被暴雨淋了个湿透,但是没想到桌子上没画完的画会幸免于难。

一定是梦魇搞得鬼了,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Nancy永远都不知道他的计划,他好像永远都没有计划,完全是按着自己的心情来,Nancy承认她在很小的时候还为此生过气,比如说地下室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好吃的,也没有下一次的有烤棉花糖的野餐。

“我不想和你玩躲猫猫,Freddy,你最好别在背后捣乱。”

没人回答,就好像她在对着空房间自言自语。

第二天Nancy醒过来的时候,应该被她蹬到床底下的被子又完好的盖在她的身上,甚至睡帽也好好的在她头上带着。

桌上的那副署了她自己的名字的画上,画了一颗用蜡笔画的爱心。

她还要参加晚上的化装舞会,还要打车去城市的另一边。Nancy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混乱的忙的焦头烂额的一学期的,在发生了别人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后,她还能心态平常的继续她的学业,然后再过几个月,她就可以顺利的毕业了。

一切都顺理成章,就比如Nancy看到桌上这幅画上面的一颗爱心,画的很粗糙,那只红色的蜡笔上还有Freddy不小心留的刀痕。

她轻轻叹了口气。

往后的事情都会很平常,除了Freddy的存在,梦魇会在Nancy参加完化装舞会回来的时候坐在她的床上,等着Nancy推开门,在女孩子累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gesus...”

Nancy在化妆舞会上会和谁跳舞,会怎样修完她的学分,怎样处理年终评测和论文的问题,明天会穿便装还是裙子,重感冒有没有好的彻底,Freddy永远都会知道。

他也知道Nancy会想起来那天她从滑梯上往下跳的原因,还有那天他说的那些话。

他也说过,她的记忆是他的燃料。

但是他不会知道Nancy接下来会说什么,比如他现在在女孩子被吓了一大跳后,说,“玩的开心吗,我亲爱的?”

但是女孩子一时间没有说话。啊,对,他们有将近几个星期没见面了,估计小姑娘最近忙的都忘了他,没有看到他有天晚上在给她盖好被子后,在她的画上画了个爱心。

现在Nancy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想起来那天Freddy大跨步的跑到她站着的那个滑梯下,伸着手要接住她。很小的时候父母都会教育要和他们分床睡的孩子,“要独立”“要自己解决这些事情”。

Nancy慢慢的解决那些原来觉得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她感觉不到做这些事情的动机,就像今晚的化装舞会,她只是被邀请了,就参加了。没有“我想要参加”的想法。

从滑梯上摔下来并不会疼,但是这不是会不会摔到的问题。

Freddy将窗帘拉开,将屋内厚重的黑暗都驱散掉,窗外面暖黄色的路灯和半夜显得格外明亮的月光就都洒进来了,像Nancy小时候每个忽然惊醒的晚上,她会选择开着灯,直到天亮。

但是这个房间现在不是一个人。

Nancy往前走了几步,一遍抓着背包袋子,低头看着Freddy的那只带着手套的手,看着他的食指上残留的红色蜡笔屑,然后又往后退了几步,笑了起来。

于是Freddy伸出手,说。

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end



















YourBestFreak

手书没了(?)捣鼓半天实在不会做视频.

BGM应当是《Don't wake me up(by The Hush Sound》!

手书没了(?)捣鼓半天实在不会做视频.

BGM应当是《Don't wake me up(by The Hush Sound》!

BlackCatL/R

🐟🐟🐟🐟🐟爽图流警告🐟🐟🐟🐟🐟
除了第一张有颜色以外全部黑白

中间夹了张弗南
最后三张是骨科

真实水平暴露了,献丑了

顺便,因为画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没意思了……想问问大家有谁愿意骨科点梗的吗……应该会画的……不出意外的话

🐟🐟🐟🐟🐟爽图流警告🐟🐟🐟🐟🐟
除了第一张有颜色以外全部黑白

中间夹了张弗南
最后三张是骨科

真实水平暴露了,献丑了

顺便,因为画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没意思了……想问问大家有谁愿意骨科点梗的吗……应该会画的……不出意外的话

BlackCatL/R

本狗屎派画家今天不囤图啦!!!!

然后把能蹭的tag都蹭一遍……

本狗屎派画家今天不囤图啦!!!!

然后把能蹭的tag都蹭一遍……

暴风城特产狼排

#ooc预警,恶搞向#
赶着儿童节的尾巴摸个鱼(。)
儿童节快乐!!
欺负Freddy 1/1

#ooc预警,恶搞向#
赶着儿童节的尾巴摸个鱼(。)
儿童节快乐!!
欺负Freddy 1/1

小洁是萧洁

请注意这是一发弗南糖。
以及一个高撩的新弗
超长眼睫毛【划掉】

图片来源YouTube

好啦我知道肯定会有人问【可能没有】:我怎么没在电影里看到这些镜头嘞?
这个是新猛鬼街的另一个结局啦,我知道有小可爱翻不了墙,我就把一些图片搬过来啦!
可以翻墙的小可爱请直接戳评论里的链接因为以下文字含有剧透。
本来想搬运视频的奈何下载要tmd10刀.....
所以我简单口述一下..
正文如下

南茜从天花板摔进床里之后,背景音乐里有歌声,但是我没去查是什么歌,我记得原版是没有的。
弗说:“look at me !”的时候,南茜是一脸委屈地盯着弗的。
弗:“oh... Don't be afraid,looking at...

请注意这是一发弗南糖。
以及一个高撩的新弗
超长眼睫毛【划掉】

图片来源YouTube

好啦我知道肯定会有人问【可能没有】:我怎么没在电影里看到这些镜头嘞?
这个是新猛鬼街的另一个结局啦,我知道有小可爱翻不了墙,我就把一些图片搬过来啦!
可以翻墙的小可爱请直接戳评论里的链接因为以下文字含有剧透。
本来想搬运视频的奈何下载要tmd10刀.....
所以我简单口述一下..
正文如下

南茜从天花板摔进床里之后,背景音乐里有歌声,但是我没去查是什么歌,我记得原版是没有的。
弗说:“look at me !”的时候,南茜是一脸委屈地盯着弗的。
弗:“oh... Don't be afraid,looking at the way i was..”【别害怕,看着我从前是什么样的】
把帽子摘掉之后就变成了帅哥【bushi】
“just the way you like...”【甜死我了】
用手套轻轻戳南茜脸蛋,试图让南茜正视他:“Don't be shy.”
【从摘了帽子之后弗一直跪在南茜旁边,也不是半跪,就是跪着。】
突然把刀插进人家小姑娘右肩膀,然后笑嘻嘻地擦刀。
之后就是各种调戏南茜,什么“你醒不来了”“我让你醒的够久了”“我现在才是你的男朋友”啦
其中试图亲南茜
以及用手套拨头发

接下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被昆丁一记肾上腺素拉到现实然后暴打”
然而这个版本是开打之后弗就被按着打,昆丁都没出手,被南茜拿棒球棍打
满脸是血还要说“you are my little Nancy”
最后被南茜泼了易燃液体又die了
【心疼我杰基叔一秒】
建议去看原片,杰基叔的美貌我可以吹好几年。
End

炮灰丙之歌
Freddy:Oh, scre...

Freddy:"Oh, scream, Nancy, scream for me! I am you angel of music!"

Nancy:"Scream to your own ass! YA GOD DAMN NIGHTMARE!"

Freddy:“诶,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哦。”


朋友们,弗南了解一下(〃'▽'〃)

其实动作本来不是这样的,然后我突然想到罗伯特还演过饭桶诶!

演成恐怖片就很迷(小声说)


总感觉无视Nancy表情的话,这看着就有点罗曼蒂克(x

明明只是想画Nancy嫌弃地看着弗爷玩梗(捂脸)

和...

Freddy:"Oh, scream, Nancy, scream for me! I am you angel of music!"

Nancy:"Scream to your own ass! YA GOD DAMN NIGHTMARE!"

Freddy:“诶,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这样讲哦。”


朋友们,弗南了解一下(〃'▽'〃)

其实动作本来不是这样的,然后我突然想到罗伯特还演过饭桶诶!

演成恐怖片就很迷(小声说)


总感觉无视Nancy表情的话,这看着就有点罗曼蒂克(x

明明只是想画Nancy嫌弃地看着弗爷玩梗(捂脸)

和恋童癖糟老头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恋童癖糟老头谈恋爱


如果我不说这是镜子,你们会不会以为这是相框hhhhh

小洁是萧洁

最恐怖【?】的现实【4】【完结】

有刀,有糖
以后可能会更新日常当然了是可能。
至于弗爷生前参考   参考哪个演员都成,都是睫毛精,还都贼温柔。
也没啥想说的大家就忍受一下我的文笔吧。
今天小洁Ooc了吗?答案是肯定的。
@最棒的畸形. 点梗完结撒花!

祝大家观影愉快。

“So,”南茜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颤抖的手抓着腐烂的木头,都快把木头震碎了,“Mr. Freddy.”
Freddy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破旧的,积满灰尘的沙发上,没激起一点儿灰;“What,”他把帽子摘下来轻轻的放在腿上,“Miss. Nancy?”你可以想象两人的口吻是多么的嫌弃,语气里满是讽刺,火药味儿重的让你以为这是一家兵工...

有刀,有糖
以后可能会更新日常当然了是可能。
至于弗爷生前参考   参考哪个演员都成,都是睫毛精,还都贼温柔。
也没啥想说的大家就忍受一下我的文笔吧。
今天小洁Ooc了吗?答案是肯定的。
@最棒的畸形. 点梗完结撒花!

祝大家观影愉快。




“So,”南茜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颤抖的手抓着腐烂的木头,都快把木头震碎了,“Mr. Freddy.”
Freddy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破旧的,积满灰尘的沙发上,没激起一点儿灰;“What,”他把帽子摘下来轻轻的放在腿上,“Miss. Nancy?”你可以想象两人的口吻是多么的嫌弃,语气里满是讽刺,火药味儿重的让你以为这是一家兵工厂。
“我想问,”南茜咽下去因为紧张分泌的口水,“你对你的这个房子,当然我是指生前,还有印象?我的意思是..毕竟过去很多年了。”南茜顿了顿,“你的邻居呢,他们对你怎么样,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怎么喜欢搭理他们对吧?你的受害者都是别的地方的吧对吧?”南茜胡言乱语了一通,问了好几个问题,说完这番话此后很长时间她都不知道当时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哦我们天真的榆木脑袋小姐真的以为一个杀人犯应该表现的很反常好让大家引起警觉吗?”损人的方式总是很多的–Freddy可以做到用3天不重样儿,“事实上,我记得那些没脑子邻居还把他们的小孩寄养在我这儿,”他掸了掸帽子,没注意到木头已经被南茜掰折了,“跟你想的一样,他们再也没机会见到那些可怜的,小家伙了;有一个问题你问的还算有水平,谁会在自家附近作案好让警察调查自己呢?”
南茜听到这儿,放松了些,“呼......那么...所以...Freddy先生不打算带我参观参观...你家...吗?”南茜挤出一个看似轻松的笑容,这个话题转移的真是够生硬了。
Freddy起身,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当然了南茜只是在这个房子里转了转就催促Freddy回家,借口当然是晚饭一类的;她压根没去房子后面破旧的花园,其实也没去除了客厅之外的所有地方。

今天回家,南茜压根没有吃晚饭的打算,她需要镇定,她还需要一瓶高浓度度烈酒来帮助她镇定。
去超市的路上她一直在心里重复一句“不可能的”,来安慰自己发软的腿和手,她还用各种借口说服自己:他说那些小孩都死了的!看看你自己,南茜,你还活着,你还在呼吸,对一定是这样的,不可能是他,说不定是别的什么邻居呢。
不过买东西的时候南茜很是慌张,简直可以用“crazy”这个词形容了。她抓着钱的手一直不停地抖,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她甚至都没有听见店员问候她,也没有拿找的零钱,只是拿了酒就往外奔。
怎么带回家?
只要甩给没人看得见的Freddy先生就好了。
在偷偷假装吃完饭回到房间小酌几杯之后,南茜就意识到自己的母亲为什么酗酒了,这东西真是解决问题的好答案,暂时的。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紧张。”Freddy靠在门口,看着她一杯一杯喝酒,那样子简直像一个水手。
“我?紧张?nononono....你看我....哪里紧张?”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顺便窝了一团纸丢向他的方向。
“买东西的时候,你表现的简直不像个正常人。”
“你想说我和你一样吗... Mr.F....”南茜小声嘟囔,并没有让Freddy听清后面的话,很显然她自己可能也没听清,然后又丢了一本厚厚的书过去。
Freddy单手接住了那本书,甩回床上,听起来很愤怒:“我想我今晚不想待在暴脾气–爱喝酒–邋遢王小姐,”他还特意加重了那几个词的音,“的房间里。”
说完就大摇大摆的下楼躺沙发去了。
应该是这样的吧,在南茜看来,她其实挺希望今天的一切都是在梦境里,她宁愿这几天她都在梦里,受他折磨也好,只要这都不是真的。
“That's just fantastic.”
南茜仰头喝完了瓶子里的最后一点,然后一头栽在她想念的大床上不省人事。

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睡得昏天暗地,也没注意到偷偷回来给她收酒瓶子和其他她丢的到处都是的杂物。那个人悄悄的用左手摸了摸她的脸,一只白白净净的,男人的,手。
南茜动了动眼皮,眼前模糊不清的人就和梦里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她终于问出了那句:“Who are you?”
没有回应,或许有,她也没听见。

这个奇怪的夏天带着特有的气氛让南茜暴躁不己,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而且又回到了这该死的地方。但最好不要是那个家伙搞的鬼。
“别走...”一个脸上挂泪的小姑娘抓住刚准备要离开的南茜的手,拼命把她往那栋讨厌的房子里拉。
“好吧好吧小姑娘,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他们...要带他走...你不能让这一切发生..”小姑娘因为哭泣的缘故,胸膛不停地起伏,仿佛下一秒就要停止呼吸一样,惊恐的眼神又像是受伤的兔子不停闪躲,南茜只能从这张小脸上看到两个字:绝望。
“OK,”南茜的头开始痛,肯定是饮酒的缘故,但在梦里就没那么明显了,“我跟你去,别着急好吗?相信我。”
她们跑过去,不远处的警笛一直在响,跑着跑着,世界开始晃动,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少,她是那么的想要提供帮助,可也许是头痛,总之是没让她跨过门槛,倒向冰冷的水泥地板。
她感觉自己在哭,所以事实是她没办法透过眼泪看清任何东西。

再起来的时候,南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新的一天应该是周末....她看向四周,而不是该死的锅炉房,难怪这么热,她的汗浸湿了一小片床单。
南茜用手摸了摸湿掉的白色床单,触感是那么真实,可惜看着地方就知道这肯定又是梦魇先生的家了。
她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站起来,不过这里唯一奇怪的事情可不是她居然躺在床上了,而是远处有一个男子倒在血泊中。







南茜看到这一幕以后泪腺仿佛再也不受控制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眶里跳出来,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这么伤心和害怕了,恐惧在那一瞬间袭击了她的心脏,让它差点停止跳动,这实在是太难受了。南茜不知道为什么,她站不稳,差一点就摔倒,可她还是要哭着奔向那具看起来是尸体的人,他背向她,南茜尝试接近他,可她又是那么的害怕看到那个人满脸是血的样子,这种心情没办法完整的通过文字描写,就像是你期盼着期盼着不要是那个人,不要是你最亲的人,那真的是她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了。
她颤抖着,抽泣着,用没办法稳定的手抹了一把眼泪,把人翻转过来。
他的脸上都是血,眼睛是睁开的,脸上写满了痛苦,绝望,就和现在的南茜一样。
你期盼着期盼着,用你能想到的最虔诚的方式祈祷那个人不要是他,可其实在你看到事实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结果。南茜的情况一点儿都不比这好。
她躺在地上,只剩下了恐惧。
那种失去最喜欢的人的恐惧。
那种一个对你做出承诺的人永远也实现不了他的诺言的恐惧。
你最大的恐惧。
南茜不断后退,把自己堆在床边,抱着膝盖,比受伤的兔子无助,一万倍。
她害怕,她颤抖,她一言不发。
她在看到第一次看到那人的时候就找回了所有的记忆。
那个死掉的人是最关心她的,最喜欢她的,她最喜欢的,Mr. F, Freddy.
这种恐惧让即使是地上的人已经像没事儿人一样走过来抱住她安慰也没用。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好了好了,我在呢。”
“都过去了。”
“......”
不管Freddy怎么哄都没用,南茜都只是无声的哭着。
“抬起头看着我好吗?”Freddy掏出手帕擦干她脸上的泪水,就像她小时候跌倒了他那样照顾她一样。
“我还好好的,很抱歉吓到你了。”
南茜用一种说不出的眼神盯着他,过了很久:“不,你一点都不好,你已经死了。”
很显然她说的是事实。
然后她继续哭,哭的比以前更伤心了,眼泪对于她现在的心情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
她害怕的事情在一瞬间都成真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她比那个小姑娘还要害怕,害怕的多。
Freddy打横抱起她,穿过一个门,把她放在她自己的床上,这个房间和南茜的一样,不过多了很多她喜欢的东西。
南茜哭的太厉害,以至于咳嗽了起来,紧跟其后的就是平静到愤怒不堪的:“You know everything. Everything!”
“我...我很抱歉,我怕吓到你而且你也不会相信...小家伙...我很担心你找不回你的记忆...所以...”这回紧张到不能好好说话的换成Freddy了。
“Why...”南茜只是坐在床上,把自己抱成一团,不断重复这一句话。
Freddy拿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热水哪来的?拜托这是他的世界。
“听我说好吗...”南茜还是不理他。
“听我说!”Freddy强迫南茜看着他,当然了,看着生前他的样子。
“我爱你...”他抱住了南茜,“以及..我真的很抱歉,我不奢求你原谅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消失...但是我答应了你永远不离开你。”
Freddy感觉到南茜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还没来得及高兴,肩膀就被重重的咬了一口。
“我恨你。”
“如果这能让你好些,我还可以给你一把刀....”
接着他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浸湿了他的毛衣,想都不用想那是什么。

南茜终于哭累了,睡着了。
Freddy.超宠人先生就这样抱着她坐了一晚上,他才不累呢,他还有的是时间。

于是第二天南茜抱着要疼炸了的头起床,迎接周末,却发现已经是下午了,意料中熟悉的烧伤的脸没有出现,只有一个可以说是长相清秀的男人在旁边为她搅拌清茶。
“快喝吧,要不该凉了,这个温度刚好。”
也没有想象中应该有的低沉的吓人的嗓音,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流水一样平缓,语气温柔的让人怀疑这到底和之前是不是一个人。
“为什么你看起来不像平常那样?”南茜其实花了一晚上那么久去想清楚,尽管她现在没想清楚,但她不想再失去他了。
“哦你是说我的脸吗...”南茜接过了他手里的杯子,这让他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以为南茜一醒过来就会冲他大喊然后他就不得不打晕她让她回到梦境里了,毕竟周末她们家又没有人,“我以为...这样会让你好受一点,至少没有那么恶心。”他把手插在口袋里,罕见的,Freddy把手套脱下来放在一边。
“No....”南茜喝光了茶,她现在觉得好多了,光着脚走到他背后,“我没有那么在乎你长什么样儿。”
于是Freddy还是恶意的变回去转身吓了她一下,呃,没什么效果,还让比自己矮的小丫头彻底抱住自己。哦这下你可沦陷了吧,Freddy默默地对自己说。
刚开始他的手臂张来着,不知道往哪放,不过南茜现在长高到不需要被他抱着才能够到肩膀,所以干脆放在腰上好了。
老流氓至今没遭到反抗,他自己都不太适应。

“所以,我们今天去哪玩儿呢?”南茜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Freddy用大拇指擦掉她眼角的泪水,说:“As you wish,my little girl.”
当然了一人一鬼谁都不愿意撒手,就这么抱着就足够了。

小洁是萧洁

最恐怖【?】的过去【3】

我知道我可以写成ge的!我一定了可以的!

剩下最后一篇或者两篇就是结局了吧?
嗨呀我这个文笔大家将就着看吧,虽然我拖更但我不弃坑的呀【才怪】
相信大家都猜到了结局?但是同样相信我最后也会很     甜的!
观影愉快。

南茜缩在暖和的薄被里,很快就睡了过去。在黑暗中,她看见有一道发光的门,她奔向它,可怎么也看进不了,那对于南茜来说,是什么已经丢失了的很重要的东西。
那其实是个很长,很深,还很久远的记忆。Freddy在梦境之外的世界,让南茜十分安心,而且白天的某些事情似乎触发了她脑内的一个机关,这个机关让封存记忆的瓶子有了裂纹。这些记忆就像是密封玻璃罐里的水一样...

我知道我可以写成ge的!我一定了可以的!

剩下最后一篇或者两篇就是结局了吧?
嗨呀我这个文笔大家将就着看吧,虽然我拖更但我不弃坑的呀【才怪】
相信大家都猜到了结局?但是同样相信我最后也会很     甜的!
观影愉快。







南茜缩在暖和的薄被里,很快就睡了过去。在黑暗中,她看见有一道发光的门,她奔向它,可怎么也看进不了,那对于南茜来说,是什么已经丢失了的很重要的东西。
那其实是个很长,很深,还很久远的记忆。Freddy在梦境之外的世界,让南茜十分安心,而且白天的某些事情似乎触发了她脑内的一个机关,这个机关让封存记忆的瓶子有了裂纹。这些记忆就像是密封玻璃罐里的水一样,找到了一个裂缝后不断往外涌出,这个口子会被撕的越来越大,直到最后...最后会发生什么呢?这个记忆会永远清晰地刻在她的脑子里。
梦里南茜回到了那个夏天,她还没搬家的时候。那时候她还很小,小到每天必须有人照看,小到自己不能够到桌子,小到家里人都不放心把她独自一人放在家里,于是她理所当然的被忙着上课的表姐送到了邻居家,请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邻居照看,每到下午表姐放学接她回去。
她看见表姐和邻居聊天,她在一旁漫不经心的玩着一个布娃娃。
她看见表姐走了之后滴在草地上的眼泪。
她模糊看见她被邻居叔叔抱起来轻声安慰,却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脸。
南茜努力挣扎着,想拨开眼前碍事儿的东西,可都是徒劳。
她好像和那个邻居玩的很好,作为一个大人来讲,对于她这种小孩子,南茜都觉得他太过温柔了,而且在他身边,她觉得很安心,像是被不知名的温暖一圈一圈包围了。
“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梦里的那团影子蹲下来,摸着她的头发问她。
南茜看到他抱着小小的她在他的后院里疯玩了很久,她能感受到她当时有多么开心,父母如此繁忙,又有谁会听一个5岁大的小丫头说话呢?
他会。
这个南茜记不起名字的男人会。
她在他家呆了很久很久一段时间,直到离别的那一天,她的身边站了很多人,她却只能看到他。她紧紧地抱着他,说:“     ,我最喜欢你了,你也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那个人的名字就在嘴边,呼之欲出,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到底叫什么。
突然,闹铃的声音把南茜拉回了冰冷讨厌还要上课的现实,说实在的要是没有Freddy这种存在,南茜很乐意一整个周末都窝在舒舒服服的床上睡死过去,不过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了,就连这次,都让她带着满头的问号起床。
南茜今天一整天都在想那个梦。就连母亲问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沙发上她都没听见,径直走回了房间。
奇怪的是,那个穿着红绿毛衣的烦人精并不在这儿。
她今天一天课都在跑神,一方面是因为她害怕Freddy出去干什么坏事,另一方面她满脑子都是那个梦。
南茜回到家,靠在门上,漫不经心的问母亲:“妈,我以前寄住的那个邻居,你还记得他叫什么吗?”
母亲手一抖,正在刷的调羹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那..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我不记得。”南茜弯腰帮母亲捡起调羹,“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的?”南茜随手把调羹丢到洗碗池里,“就是随口一问。”
南茜的母亲站在原地发呆,只听见南茜上楼时地板吱呀作响。
今天那个讨厌鬼很准时的躺在她的床上,不过这次他带了个墨镜。
“Mr. Freddy,”南茜这次很客气的把书包放在凳子上,“今天有兴趣在我的房间里晒日光浴?”
“其实,”Freddy把墨镜甩到床头柜上,“我一直在想,你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他认真的盯着南茜,这让她很不自在,“我试过很多次,可你的记忆好像丢了一块,所以我从来没真的吓到过你,对吗?”
“不,你的脸还是很让人恶心的。”南茜冷静的翻了个白眼,她这几天翻白眼的次数比去年一年都要多。
“不,那还远远不够。”Freddy用右手擦亮他的左手。
“嘿,愿意陪我在晚饭前散个步吗?”南茜也想不到改称呼他什么,鉴于这种尴尬的现状。
“As you wish.”
Freddy起身把帽子带上,并对南茜伸出胳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不过南茜先他一步走了出去。

一人一鬼漫步在街上,这次南茜特地绕开了锅炉房,直奔她以前住的地方,那里大部分都被拆除了,就剩下一栋破旧的屋子在风中呻吟,看起来阴森恐怖。她数了数废墟,这里应该就是那个神秘的邻居家了。
Freddy一脸诧异地看了看南茜,“你怎么知道昨天我回来了?”
“什..我不..等一下,你回哪?”南茜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引起了过路人的注意,有一个她认识的同学家长停下车,摇下车窗冲她喊:“孩子,远离那个房子!”
南茜回以微笑并挥手告别,忍下心中那个天大的疑问,快步跟上悠哉的Freddy,小声问:“这是哪?”
Freddy脱下了帽子,“小心别咬碎了你的牙,这是我家。”
南茜一个没站稳,扶住了身旁快要腐烂的木头柱子。

小洁是萧洁

最恐怖?的现实【2】

擅自篡改南茜人设歉。
但是这个想法我其实有了很久了,
真的很想写。
微ooc真的没有很多
真的
【捂脸】
车?
应该...会有的吧?
抱歉鸽了这么久...

Freddy躺在南茜的床上,而且理所当然的并没有脱鞋子。
听到开门的声音,Freddy头也没抬,继续埋在手上的书里,“品味不错啊,懒惰小姐。”
“你到底想干什么!”南茜本来想声嘶力竭的喊出来,最后也只硬生生咽了下去,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愤怒的瞪着那边。
“oh,悄悄,懒惰小姐回来了,哈哈。”Freddy放下了他手里拿着的南茜买的时尚杂志,“你的房间这么干净不应该感谢一下勤劳的义务工先生吗,不懂得感恩的小孩子可没有糖吃。”
她环顾房间,好像是比平时更顺眼,不过凳子上...

擅自篡改南茜人设歉。
但是这个想法我其实有了很久了,
真的很想写。
微ooc真的没有很多
真的
【捂脸】
车?
应该...会有的吧?
抱歉鸽了这么久...





Freddy躺在南茜的床上,而且理所当然的并没有脱鞋子。
听到开门的声音,Freddy头也没抬,继续埋在手上的书里,“品味不错啊,懒惰小姐。”
“你到底想干什么!”南茜本来想声嘶力竭的喊出来,最后也只硬生生咽了下去,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愤怒的瞪着那边。
“oh,悄悄,懒惰小姐回来了,哈哈。”Freddy放下了他手里拿着的南茜买的时尚杂志,“你的房间这么干净不应该感谢一下勤劳的义务工先生吗,不懂得感恩的小孩子可没有糖吃。”
她环顾房间,好像是比平时更顺眼,不过凳子上堆着的内衣好像也整齐的放在衣柜里,而且平时乱丢的袜子和没洗的衣服都在洗衣篮里。
她确实好久没收拾过房间了。
南茜跨了一大步一把抢回他手上的杂志,“Get out of my room!”
床上躺着的无赖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反而伸了个懒腰,“我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了,多久呢?大概从我死了以后?哈哈哈哈哈...”瘆人的笑声回荡在南茜的耳旁,“而且我除了这里没地方可去,或者....”Freddy把自己的帽子拿下来放在床头柜上,慢悠悠的开口:“我去杀几个人,抢几套房子?”她只觉得气,一点儿吓人的感觉都没有,除了保全自己的安全,还得看好这个家伙不去危害四方...南茜在心里默默地长叹了一口气。
“好吧,但晚上你出去睡客厅。”
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看起来并不友好,谁知道他又有什么奇怪的恶心的计划呢。“哦,我们的南茜小姐就这么招待客人?”
“那你要怎样,难道我去睡沙发吗?”她后退了一步,把书包甩到床上,正好被Freddy接住,“而且我严重怀疑我们的克鲁格先生需不需要睡眠。”南茜把手交叉抱在胸前,靠着门没好气的说。
“除非南茜小姐饥渴到想跟我睡到一张床上,”他把书包拍了拍放在旁边,“还是说我们试试我离开你家的方案?”
“You son of b..”南茜悄悄的嘟囔,但是想不出什么办法,翻了个白眼转身打开了门准备出去散散心。
眼不见心不烦。
南茜走出家门,并被告知在9点前回来吃晚饭,今天父母的态度格外好,还夸奖了她破天荒的整理房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收拾的。
南茜只能回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个小镇的景色还是很美的,房屋整齐的排列着,路边车不多,偶尔有滑滑板的小孩子经过,快要下山的太阳拉长了他们的影子,南茜看着这些仿佛发生过的场景,脑子里一团浆糊,最近她想起来小时候的事儿越来越多了。
她记得以前她曾寄住在表姐家,表姐住在锅炉厂不远的地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家里后来搬离了这里,她只知道她小时候在这里度过了很愉快的时光,表姐平时不和她玩,只是把她交给邻居大叔,然后就和男孩子约会去了。
她怎么想也想不出来那个大叔的样子,和有关他的一切,她只觉得有他在就很安全。
南茜笑自己多愁善感。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锅炉房的顶部了,高处的景色总是很好的,车流慢慢变成灯流,太阳消失在地平线的下面,云朵都是粉红色的,有时候啊,南茜就想,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说不定,一切都会结束呢,说不定现在跳下去就会醒过来....
闭着眼睛,感受着高处吹过来的风...
“你怕不怕掉下去?蠢家伙?”突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的宁静,而且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宁静了。
很长。
“Stupid house.”
“Stupid bird.”
“Stupid rock.”
一路上南茜都在听着他抱怨路上美好的一切,她也不想问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有个跟踪癖好也是很正常的。
南茜注意到的事情是,走出锅炉厂之前他的状态一直都不是很好,走路都不是很稳,而且一直很....表现出....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害怕?对,这种情绪出现在他身上简直就像你看见大象飞一样。
或许死掉的人都对他们死去的地方有所顾忌也说不定吧。
南茜一路上胡乱想着。

“南茜,快来吃晚饭,今天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哟。”
南茜一脸黑线看着已经坐在自己凳子上的Freddy。
而被看的人,啊不,被看的鬼拍了拍他的大腿,吹起了口哨。
“妈,我不太想吃...”
“怎么了?”
“我不太舒服..”
“还不都是你惯的。”旁边的父亲一脸不悦的嚷嚷,估计今天又跑了个贼吧。
于是南茜为了家庭的和睦气氛着想,带着赴死的心坐上了... Freddy的大腿。
本来想着自己可能会被奇怪的对待,但是没有,一整个晚餐的时间,Freddy都老老实实的坐着,除了趁没人注意偷吃掉桌子上的吃的之外他再没干别的事儿。奇怪的是她感觉到这并不陌生。
真是奇怪的要死。
本来他的出现就很奇怪了不是吗?

“我睡沙发。”南茜在父母睡熟之后毅然决然的头也没回的逃向客厅。
躺在沙发上,被子丢在一边,她已经做好感冒的准备了,蹬被子不是个好习惯,更何况客厅可一点儿也没她的房间暖和。
没办法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乱七八糟的记忆,为什么自己小时候的事儿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Mr.F.
带着这个可怕的想法,她还是累的睡着了。
她很久没睡个好觉了,毕竟不是谁都有一闭眼就是Freddy的经历。

第二天,她没有感冒,也没有做梦,也没蹬被子。
也不知道有人半夜偷偷从房间里出来看着她睡觉,给她盖被子。
就像很久,很久之前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