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朗索瓦丝

6639浏览    278参与
Monsieur. 野

香榭丽舍

五月风暴来的那个春天,为了逃避这一成不变的日子,也为了争取美妙的男女同层宿舍*,我将上学用的西装做成了无政府主义的黑旗,扔给了一众热衷和戴高乐先生谈判的同学,穿起一件破旧的皮夹克,背着手风琴躲进了地下。我们躲在旧桥桥洞下,白天不踏进街垒*和警察的围城,夜晚不遵守右岸和父母的管束。我们不谈拉丁区,学潮,装模作样和越南战争,不相信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法兰西民族;它们皆与桥洞下的乌托邦格格不入。旧桥就在塞纳河左岸,旁边是莫扎特的故居,上面涂满了疯狂的乐谱;而我们,一群年轻人,对这等老掉牙的曲谱视若无睹,只顾着奏甲壳虫的乐曲,含糊哼唱着不熟悉的英文。

弗朗索瓦丝说我们是一群在地下的疯子,从早到晚吉他不离...

五月风暴来的那个春天,为了逃避这一成不变的日子,也为了争取美妙的男女同层宿舍*,我将上学用的西装做成了无政府主义的黑旗,扔给了一众热衷和戴高乐先生谈判的同学,穿起一件破旧的皮夹克,背着手风琴躲进了地下。我们躲在旧桥桥洞下,白天不踏进街垒*和警察的围城,夜晚不遵守右岸和父母的管束。我们不谈拉丁区,学潮,装模作样和越南战争,不相信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和法兰西民族;它们皆与桥洞下的乌托邦格格不入。旧桥就在塞纳河左岸,旁边是莫扎特的故居,上面涂满了疯狂的乐谱;而我们,一群年轻人,对这等老掉牙的曲谱视若无睹,只顾着奏甲壳虫的乐曲,含糊哼唱着不熟悉的英文。

弗朗索瓦丝说我们是一群在地下的疯子,从早到晚吉他不离手;可不上课的她也无事可做,只好偶或来桥洞之下。我们每晚先唱Strawberry Feilds forever, 然后是Yellow Submarine,等到醉了就奏康纳马尔湖,像一群爱尔兰人一样跳踢踏舞。长夜结束,大家就躺在一起睡觉,或者男孩和女孩双双回家。不再有宵禁,没有言论界限;没有西装革履,没有戴高乐先生;只有约翰列侬和皮夹克,干邑和吉他,年轻学生的爱情。

我和弗朗索瓦丝都不相信哲学;朋友们讲萨特时,我陪她漫步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我们路过一扇扇奢侈的橱窗,看着法国生产的漂亮货物,却没有法国学生能承担起的东西。她走进路易威登,走出来身上飘着香水味道,她叫它摇摆之心。我们从点满星星灯的黄昏时分逛到半夜,寂寥的大街只有外国人,尽头堆着废弃的街垒,她身上的“摇摆之心”令我的心脏也颤动起来。我们肩并着肩走回旧桥,疯子们还在哼唱着挪威的森林,电视机里捷克女学生穿着高跟鞋和丝袜在苏联年轻士兵面前耀武扬威。但是我们仍然唱歌,仍然跳舞,然后她依偎在我身边睡觉。

第二天清晨醒来,她还要去香榭丽舍。游行的人睡了,无数只鸽子在脚边唱着歌,一只由千万只鸟儿组成的管弦乐队,她却一定要我的口琴和声。我们被漫漫长夜搞得晕头转向,一不小心便吻上彼此;在星形广场的尽头,交换了未经考量的处男与处女的吻。她的身上已经没有香水的味道了,但是我却能嗅到“摇摆之心”。我把口琴放在她手心,从街垒的残垣处挑了一块砖头,猛地砸碎了漂亮的橱窗,用皮夹克挡住下雨一样的碎玻璃,为她取来那一瓶透明的摇摆之心。弗朗索瓦丝愣了一下,然后抓起我的手就跑。我们于是疯狂地奔跑起来,起初是因为橱窗,后来是因为处子之吻,最终像在逃避这春季风暴;越跑越快,越快越忍不住想笑。两个人沿着香榭丽舍大街一直跑到地下,一路将鸽子的合唱打乱成惊叫,两个人倒进地上横七竖八的大学生堆里,笑得流出了眼泪,不断交换气喘吁吁的吻。我们总是压到吉他,手风琴,还有醉鬼;他们一起发出温柔的,善意的责备声。最终我们也睡着了,她揪着我的皮夹克;这样一群人躲在桥洞下,仿佛在躲一场早春的暴风雪。


*“性隔离”和严格的大学管制,戴高乐政府对年轻人的不重视是五月风暴学潮的起因。

*巴黎特色,游行的人们拆下地砖堵住街道来阻止警察与军队进入巴黎


uphandC

主题是把各国的传统风格跟现代服饰的风格相结合
这个系列的轴五版本还在施工~快画完了

主题是把各国的传统风格跟现代服饰的风格相结合
这个系列的轴五版本还在施工~快画完了

Seventeen

纸醉「双法bg」

在听《Young and Beautiful》的时候有的脑洞,这首歌我真的爱了,建议搭配食用!!


“喂,那个金发男人,刚刚是不是看了我一眼?”弗朗索瓦丝身着淡金色碎花长裙,很好的融入到周围富丽堂皇的一切。


“嗯?你说那个帅哥?”


“是啊,你说他待会会不会来和我搭话?”


“喂弗朗索瓦丝,你可别认为自己有魅力就能把所有男人兜在自己口袋里。”


弗朗索瓦丝没再回话,抿了一口红酒。


3、2、1……


“美丽的女士,我能知道你的芳名吗?”他走来,鞠了个躬道。男人将自己的金色长发束在脑后,一身白礼服,下巴的胡子像是在任性地昭示自己的成熟。


弗朗索瓦丝先是扯着裙子...

在听《Young and Beautiful》的时候有的脑洞,这首歌我真的爱了,建议搭配食用!!



“喂,那个金发男人,刚刚是不是看了我一眼?”弗朗索瓦丝身着淡金色碎花长裙,很好的融入到周围富丽堂皇的一切。


“嗯?你说那个帅哥?”


“是啊,你说他待会会不会来和我搭话?”


“喂弗朗索瓦丝,你可别认为自己有魅力就能把所有男人兜在自己口袋里。”


弗朗索瓦丝没再回话,抿了一口红酒。


3、2、1……


“美丽的女士,我能知道你的芳名吗?”他走来,鞠了个躬道。男人将自己的金色长发束在脑后,一身白礼服,下巴的胡子像是在任性地昭示自己的成熟。


弗朗索瓦丝先是扯着裙子屈了屈膝,而后将半张脸藏在乳白色宫廷扇后“先生一上来就问我名字,真意外,”她晃晃扇子,似有似无地瞟了一眼身旁的友人“我想先知道先生的名字。”


“弗朗西斯。”


“弗朗索瓦丝。”


“那么,弗朗索瓦丝小姐,我能冒昧邀请你跳一支舞吗?”他说着,伸出手发出邀请。


弗朗索瓦丝停下晃扇的动作,面上故作迟疑,当对方要开口时,又合上扇,将手搭上他的手心,说“好啊。”


他吻过她的手她搭上他的肩,他扶住她的腰,他们握着手,伴着舒缓而优雅的音乐起舞。


“你的胡子很扎。”


“嗯?小姐是说视觉还是触觉?”


“视觉上的触觉。”


“我倒不介意小姐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触觉之后来给我提些刮胡子的意见。”


“我想象不出你没了胡子的样子……会像一个小白脸?”


“如果这个小白脸能吸引到您这样美丽的小姐的话。”


前进,退步,旋转,他们不起眼,他们只是上流社会的一份子,社交谈资,品酒赏花,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融入这极度奢侈的一场场晚宴。


灯光明亮,爱攀比的小姐依旧在攀比自己的钻石首饰,轻浮浪荡的公子身旁围满了被他吸引的女孩,弗朗和索娅在跳舞,忘我地,既融入这一切,又超出这一切。


绝代鸽王听风

w女校三人寝室,红色电冰箱。


听女性朋友说女孩子在寝室里仗着大家都是女孩子,洗完澡随便套件衣服就在寝室里四处游走



让我过审核!!!!!!

w女校三人寝室,红色电冰箱。


听女性朋友说女孩子在寝室里仗着大家都是女孩子,洗完澡随便套件衣服就在寝室里四处游走





让我过审核!!!!!!
玫奺奺
“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看凡尔赛宫...

“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看凡尔赛宫的花海?”


第一次试了试板子emmmm半小时极限草图瞎画流

今天西园史讲到法/国园林就想起来了法姐

对不起我会回去肝文的

“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看凡尔赛宫的花海?”


第一次试了试板子emmmm半小时极限草图瞎画流

今天西园史讲到法/国园林就想起来了法姐

对不起我会回去肝文的

Mirabelle

复健

【黑塔利亚】凯瑟琳•波诺弗瓦

“美酒和精致的点心永远是女人的浪漫。”

“花是我的,你是我身下衬托的绿叶。”

coser:蜜拉贝尔  (原po)
摄影:莫影
妆娘:糖糖
后期:幽月
后勤:折花下
————————————————————

一套酝酿了很久的片子终于产出来了qwq,地点定在了漫猫,老板真心好ww
点心炒鸡好吃!!最后被我蹂躏的可丑xxz高脚杯里装的其实是没气儿了的可乐,后勤姑娘想帮我买葡萄味美年达的,结果外面小卖铺的人说没有,说是色素太多了不健康hhhhhhhhhhhhhh

复健

【黑塔利亚】凯瑟琳•波诺弗瓦

“美酒和精致的点心永远是女人的浪漫。”

“花是我的,你是我身下衬托的绿叶。”

coser:蜜拉贝尔  (原po)
摄影:莫影
妆娘:糖糖
后期:幽月
后勤:折花下
————————————————————

一套酝酿了很久的片子终于产出来了qwq,地点定在了漫猫,老板真心好ww
点心炒鸡好吃!!最后被我蹂躏的可丑xxz高脚杯里装的其实是没气儿了的可乐,后勤姑娘想帮我买葡萄味美年达的,结果外面小卖铺的人说没有,说是色素太多了不健康hhhhhhhhhhhhhh

银吞

在罗莎还如世俗期望的那般规规矩矩侧身骑马的时候,弗朗索瓦丝已经肆无忌惮地岔开腿像男人一样骑行,戴着礼帽,目光斜飞出巴黎街头,抑或上身着女人的衬衣而下身穿着男子式样的裤子,执枪在森林里追逐猎物,毫不约束胸部丰隆的曲线。她和弗朗西斯联手搅乱巴黎,举办一场又一场沙龙,等同虚设的假面后透出慧黠眼光。那时节没人不渴望这位佳人的垂青,弗朗索瓦丝无疑成了艺术界青年才俊们眼中的美神,光艳夺人,维纳斯也要以她的眉目降临世间。在他们口中她是波弗诺瓦夫人,尽管她时常显现少女的灵动剔透,未婚少女却鲜有她倾国的魅力与魄力。于是弗朗索瓦丝也在他们脸颊落下一吻,久浸赞誉的眉梢眼窝间舒展开被娇宠过甚又溺爱世人的风情。

由此...

在罗莎还如世俗期望的那般规规矩矩侧身骑马的时候,弗朗索瓦丝已经肆无忌惮地岔开腿像男人一样骑行,戴着礼帽,目光斜飞出巴黎街头,抑或上身着女人的衬衣而下身穿着男子式样的裤子,执枪在森林里追逐猎物,毫不约束胸部丰隆的曲线。她和弗朗西斯联手搅乱巴黎,举办一场又一场沙龙,等同虚设的假面后透出慧黠眼光。那时节没人不渴望这位佳人的垂青,弗朗索瓦丝无疑成了艺术界青年才俊们眼中的美神,光艳夺人,维纳斯也要以她的眉目降临世间。在他们口中她是波弗诺瓦夫人,尽管她时常显现少女的灵动剔透,未婚少女却鲜有她倾国的魅力与魄力。于是弗朗索瓦丝也在他们脸颊落下一吻,久浸赞誉的眉梢眼窝间舒展开被娇宠过甚又溺爱世人的风情。

由此她从最初见到王春燕便爱这位东方维纳斯如爱自己。从王春燕口中她得知长生帝国的美学化身名为“洛神”,这亦是文人墨客赞美他们的缪斯时常提及的名字。王春燕经逢真正的盛世,她与弗朗索瓦丝说起“唐”,说起自己那时身着男装在食舍酒肆现身却不遮掩耳环痕迹,被当作娇奢的望族女郎,醉后解散头发起舞。而弗朗索瓦丝注视她的面孔,王春燕的头发丰茂,黑如生漆,肤色皓白,牙齿也皓白。一千年前她的风姿落入年轻诗人眼底,俨然凌波的洛神。

她们有时一齐讲到自己的青春光景--她们谈论孕育自己的国度曾有的盛世如数家珍,那就是她们的青春光景。她们热爱曾于盛世试翼的年轻人,是热爱一个故去光阴里的自己。“盛衰如烟云。”王春燕最终没有对弗朗索瓦丝这么说。

Mirabelle

正片法姐的妆面ww头上当时没别花花xx

正片法姐的妆面ww头上当时没别花花xx

Mirabelle

异色法姐的正片预告视频w

出境:蜜拉贝尔/隐竹
摄影:莫影
后勤:折花下
妆面:糖啊咩

异色法姐的正片预告视频w

出境:蜜拉贝尔/隐竹
摄影:莫影
后勤:折花下
妆面:糖啊咩

榆树
我70粉了 感谢大家对我咸鱼树...

我70粉了 感谢大家对我咸鱼树的关爱

我70粉了 感谢大家对我咸鱼树的关爱

さばの塩漬け

【仏英(女体)】臆想症



无关醉意,空气意外带着湖边苔藓的湿腻感。

天空浓醇的像爱士图尔葡萄酒,薄雾笼罩古塔。

弗朗索瓦丝穿着蕾丝睡裙,信步攀上浮雕长廊,菱形酒杯里的液体映出她丰润的红唇。阳光落在身上,不太习惯,虽然这是主的恩赐。

弗朗索瓦丝深吸一口气,躺在金鸢盏花喷泉前,匈牙利的托卡伊埃苏像液体琥珀一样倾进她的口中,还有一些酒般的液体在轻落抚摸她的胸口。

美人的笑,如同极乐的召引,翘起的红唇使人心醉神迷。双眼湿的像涨水河谷,倒映在瞳中的祖母绿眼睛迷离起来。贴近她,她几乎要登上极乐之巅。她抬眼,身上无拘无束之时,意识总是飞出体外,入目是洁白的肤,迷蒙在冷色浓雾。金色微卷的长发扎成双马尾,金属质感的眼睛框挂...





无关醉意,空气意外带着湖边苔藓的湿腻感。


天空浓醇的像爱士图尔葡萄酒,薄雾笼罩古塔。

弗朗索瓦丝穿着蕾丝睡裙,信步攀上浮雕长廊,菱形酒杯里的液体映出她丰润的红唇。阳光落在身上,不太习惯,虽然这是主的恩赐。


弗朗索瓦丝深吸一口气,躺在金鸢盏花喷泉前,匈牙利的托卡伊埃苏像液体琥珀一样倾进她的口中,还有一些酒般的液体在轻落抚摸她的胸口。

美人的笑,如同极乐的召引,翘起的红唇使人心醉神迷。双眼湿的像涨水河谷,倒映在瞳中的祖母绿眼睛迷离起来。贴近她,她几乎要登上极乐之巅。她抬眼,身上无拘无束之时,意识总是飞出体外,入目是洁白的肤,迷蒙在冷色浓雾。金色微卷的长发扎成双马尾,金属质感的眼睛框挂在小小的鼻梁上,细看有些许雀斑,泛着褐色。蝶翼的睫羽会在接吻时微微的颤抖,努力笨拙地回应浪漫的舌瓣交缠。

“这酒真暖。”

“弗朗索瓦丝小姐,请进,少爷已等在客厅。“一位戴着金色边框眼睛的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打扰了着蜜色幻境。

花圃的大门被红蓟、金丝雀萝和刺柏缠绕。踏出,嗅到腐朽到芬芳的气息,甚是是一种异香。医生扶了扶金丝框眼镜,在树荫下取出袖珍皮本,翻到今日下午的日程安排,赫然写着——“弗朗索瓦丝,二十二岁,疑似深度臆想症。”






Miss佑柚子
让女孩子们尝试自己的民族服饰(...

让女孩子们尝试自己的民族服饰(๑>ڡ<)☆
素材全部来自 《世界奇妙之旅》

让女孩子们尝试自己的民族服饰(๑>ڡ<)☆
素材全部来自 《世界奇妙之旅》

Jujube

我一直觉得索瓦丝和紫色还有酒红色是最佳搭档

我一直觉得索瓦丝和紫色还有酒红色是最佳搭档

策马怀瑜

【美食组】如何正确逃跑

.ooc预警


 .私设美食组体育废柴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 


王春燕至今都想不明白,体考是哪个哈戳戳的娃儿发明的。 


有这些时间跑操跳远什么的,不如多刷点题。 


你瞧,我把五三王后雄薛金星都带下来了。 


做完准备活动,老娘就去做题啦! 


然而体育老师并不会好心的让大家自由活动。 ...


.ooc预警

 
 

 .私设美食组体育废柴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 

 
 

王春燕至今都想不明白,体考是哪个哈戳戳的娃儿发明的。 

 
 

有这些时间跑操跳远什么的,不如多刷点题。 

 
 

你瞧,我把五三王后雄薛金星都带下来了。 

 
 

做完准备活动,老娘就去做题啦! 

 
 

然而体育老师并不会好心的让大家自由活动。 

 
 

“今天女生八百米摸底测试。” 

 
 

王春燕:我sgjcjggudkrdsglgax

 
 

别人是去测试,她是去送命。

 
 

上次跑八百米,竖着上跑道,横着进医务室,喝了五管葡萄糖才活过来。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要乱立flag

 
 

然而王春燕属于那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到了黄河心也不死的人。 

 
 

是祸也应该躲得过……吧? 

 
 

嘿,读书人的事,这怎么能叫“逃跑”呢! 

 
 

这叫战略性撤退。 

 
 

如此宏大的计划,应该多找几个人才行。

 
 

王春燕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嘿,就是你了,弗朗索瓦丝!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宠物小精灵吧!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王春燕刚说明来意,弗朗索瓦丝就跃跃欲试,但还是略有顾忌。

 
 

 “这样……不太好吧,这种事要是被逮到了,姐姐我可就身败名裂了。”

 
 

 “屁嘞,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诚实得很。说,想不想跑八百?”

 
 

 “不想。”

 
 

 “这就对了,咱们先到厕所去,等他们跑了一圈多后再偷偷混进去,操场上人那么多,鬼发现得了啊。一句话,来不来。”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好吧,姐姐我就勉为其难地陪陪你吧。不过,感觉燕子你很有经验啊,是不是以前……” 

 
 

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那些男生会不会发现我俩不见了啊,毕竟姐姐我如此引人注目。” 

 
 

“您老可要点B脸吧。” 

 
 

“燕子,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条无法回头的路。” 

 
 

“可……燕子你想想办法啊!难道我们只能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明明那时的我们,有着无数的美好……”

 
 

 “臣卜木曹!你做个人吧!能不能不要用这玛丽苏偶像剧的语调说话啊!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嘻嘻,谁让姐姐我无聊啊。她们怎么还没开始跑?这黄花菜都要凉了。” 

 
 

“凉就凉呗,大不了放在微波炉加热一下。” 

 
 

“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我就冷酷!就无情!就无理取闹!” 

 
 

“你还冷酷!还无情!还无理取……” 

 
 

弗朗索瓦丝嘭的被王春燕捂住口鼻压在门上,大脑嗡的一片空白。鼻腔里萦绕着浅浅的鸢尾花香,自己早上曾借她护手霜;舌根泛着淡淡的薄荷味,上课前她不情不愿地给了颗薄荷糖;背后是冰凉凉的塑料门,隔着几层布料也能感受到她36℃的体温;远处的口哨声、呐喊声、食堂锅碗瓢盆噼里啪啦碰撞声、水箱抽水声全被屏蔽,双耳中只回响着彼此的呼吸;琥珀色的眼眸清清澈澈,倒影着自己的身影。空气逐渐粘稠起来,一层层堆积在胸口。

 
 

 “别说话。” 

 
 

太近了。

 
 

 “我刚才听见艾米丽的声音了。”

 
 

 太近了。

 
 

 “应该没发现我俩。” 

 
 

太近了。

 
 

 一切归于初始状态,氧气千军万马闯入肺部,花香消散了,冰爽褪下了,体温消失了,听力恢复了,视线遥远了。 

 
 

“哎,对不起啊,刚才情况紧急。没弄疼你吧?”

 
 

 太阳将苦欄树烤得焦黄,把蝉的歌声烧出疲倦 。盛夏光年,还隐藏了年少欢喜





 

离弦
ball指舞会√呜呜呜dove...

ball指舞会√
呜呜呜dover太美好了

ball指舞会√
呜呜呜dover太美好了

SA
法姐 请不要吐槽我上色和人体了...

法姐

请不要吐槽我上色和人体了。。。真的画的手僵。。。抱歉。

法姐

请不要吐槽我上色和人体了。。。真的画的手僵。。。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