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

388浏览    13参与
红云Red_Cloud

常异法cp向文加全员

挖个坑,填不填就不知道了

cp[常异法/白黑法]

ooc属于我

1.遇

巴黎的阳光向来不那么强烈,它就像温柔的恋人,轻柔抚摸着早上六点半的巴黎和法国人。面包店里的香味飘荡着香榭丽舍大街上,提醒着人们新的一天的开始。

而在这休息日的六点半,小咖啡厅里像以往一样坐满了人。优雅的法国男人坐在阳光下面,柔顺的金发被三色发带扎好。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紫眸里闪烁着光,仿佛世界都止步于此。

“早啊,弗朗吉。”咖啡厅门口响起一串铃铛声,抱着一袋番茄的男子坐下。“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法国男人轻轻地抿一口咖啡,“哥哥我今天准备去河边写生。安东尼陪我去吗?”

“你这家伙的爱好真是可以。”西班牙...

挖个坑,填不填就不知道了

cp[常异法/白黑法]

ooc属于我

1.遇

巴黎的阳光向来不那么强烈,它就像温柔的恋人,轻柔抚摸着早上六点半的巴黎和法国人。面包店里的香味飘荡着香榭丽舍大街上,提醒着人们新的一天的开始。

而在这休息日的六点半,小咖啡厅里像以往一样坐满了人。优雅的法国男人坐在阳光下面,柔顺的金发被三色发带扎好。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紫眸里闪烁着光,仿佛世界都止步于此。

“早啊,弗朗吉。”咖啡厅门口响起一串铃铛声,抱着一袋番茄的男子坐下。“今天天气真好。”

“是啊。”法国男人轻轻地抿一口咖啡,“哥哥我今天准备去河边写生。安东尼陪我去吗?”

“你这家伙的爱好真是可以。”西班牙人咬了一口番茄。“不了,今天我要陪我家的罗马诺去逛家具,新家要装修好了。”

“那行吧,好好去陪你的未婚夫~别让他跑啦~”

“你也好好去画你的画吧。”安东尼奥笑了笑,留下一个红灿灿的番茄,“走啦!”

“嗯。”

重新回到一个人,弗朗西斯并没有呆太久,想着河边现在人少,两口喝完了咖啡,握好番茄,留下小费,走向店外。

能在这种天气的河边找到一个好位置实在不容易,阳光穿透巴黎上方的云层,洒在河面上。男人摆好画具,坐下来。美丽的巴黎女人和风景融合形成一副画,沉迷于这其中的男人认真的样子也仿佛是一幅画。

当颜料渐渐组成了一张完整的画面,男人满意地轻轻笑了笑,勾起了唇。上午的阳光渐渐大了起来,照在画和人的身上。上午的阳光较为刺眼,紫瞳不禁眯了起来,弗朗西斯低头伸手想挡挡阳光,却不料打翻了颜料,几只向着河边的草丛滚去。

许久没有活动的身子有些僵硬,走向河边,轻轻弯下腰,河中映出了金发男子的美丽面容,弗朗西斯不由自主的朝河里笑了笑。令他惊讶的是,河里的他,笑着眨了眨眼睛。

是自己糊涂了吗?摸摸自己脑门,不,并不是。那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像是回答,河里的他又挥了挥手。“哦天哪,哥哥我一定产生幻觉了。”这样小声嘟囔着,弗朗西斯有些害怕的离开了河边。看了看表,还没有到10点半,平时向来都是十二点半才离开的他还是把画具收好,警惕地最后看了一眼河然后离开。

[嘛,一定是看错了。]他变得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努力想让自己忘掉刚刚发生的事情,但是那情景仍在脑中挥之不去。

路过一个废弃的橱窗,弗朗西斯无意识的向那灰暗的玻璃窗望去,河里的男人再次出现在里面。他咧开嘴的笑了笑,又摆了摆手。弗朗西斯这下确信了自己真的没有看错,因为那人就站在自己的对面,两手揣在自己的风衣兜里,长着与自己几乎一样的脸,嘴里含了一根烟。“你看得到我对吗?”弗朗西斯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看上去似乎我就是你。”

“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出现的。”

橱窗里映出了弗朗西斯有些好奇但是更多是慌乱的脸。

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家里。弗朗西斯默不作声的扑倒在沙发上。[我很快就会出现。]他的话语还在自己耳边回荡。[正常人不会就这么接受啊!]他这样想着。

于是他现在坐在老同学的面前。

“哟,是弗朗啊。坐。”一个梳着马尾辫的东方医生坐在白色的诊室里,“你是生了什么病?还是事找我?”

“老王,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一番描述后,王耀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又一个人。”

“又...嗯?”

“现在可以算是正常的现象了吧。咱们同学里出现过这种情况——”

“什么?怎么没听你提过?”

“——我担心还没出现类似状况的人会感到不安。”

说完,王耀转头看向电脑,留给弗朗西斯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现实。

“所以......我该怎么办?”

“尝试去接受他。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办的,至少我是和他好好相处了。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情况,等你的那个【他】过来了,你就会知道了。”

“那...最后一个问题...我可以见见你的那个......”

“哦,当然可以,不过现在黯黯应该不在,下次吧。”

......黯黯?

弗朗西斯决定回家睡一觉。

梣以木森

【dover】错乱(二)

是换文,梗源 @宁木debak ,第一章前八百他写的,之后我接手,所以风格波动大

CP向大概略微偏英仏(其实我本人是更喜欢仏英x),所以考虑后期要不要车,副CP冷战

关于魔王,世间的传言有很多。

有人说他有八只手,每只手指上挂着尖锐的黑色指甲,带有剧毒,伤口碰到就会腐烂;有人说他每顿可以吞下十个婴孩,用幼童的心头血来修炼;但每个传言都有一个共同点——魔王有一双像狼的绿眼睛,所以凡是被他盯上的猎物,都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弗兰西斯最开始听说时只是微微一笑,他对国政不怎么上心,梦想也只是当个游走世界的吟游诗人,看遍自然风光后找处世外桃源安家。

对于血和战争他自然是敬而远之,哪怕他出生正...

是换文,梗源 @宁木debak ,第一章前八百他写的,之后我接手,所以风格波动大

CP向大概略微偏英仏(其实我本人是更喜欢仏英x),所以考虑后期要不要车,副CP冷战

关于魔王,世间的传言有很多。

有人说他有八只手,每只手指上挂着尖锐的黑色指甲,带有剧毒,伤口碰到就会腐烂;有人说他每顿可以吞下十个婴孩,用幼童的心头血来修炼;但每个传言都有一个共同点——魔王有一双像狼的绿眼睛,所以凡是被他盯上的猎物,都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弗兰西斯最开始听说时只是微微一笑,他对国政不怎么上心,梦想也只是当个游走世界的吟游诗人,看遍自然风光后找处世外桃源安家。

对于血和战争他自然是敬而远之,哪怕他出生正好撞在这每三百年一次的动荡中。

“没关系,勇者会打败魔王…每次都是这样的。”

长姐弗朗索瓦丝听说后,抚摸着弗朗西斯的头,那么许诺:

“等到和平了,你的愿望就能实现。”

“恩,那时候我会娶个和姐姐一样漂亮的女孩!”

此时弗朗西斯12岁,五官才微微长开,离三百年的战争还有十年。

然而就在三年后,弗朗西斯15岁时,伊万主教经过无数次的测算后终于将勇者的范围缩小在他们那个小镇上,国王当即下令让镇中所有适龄儿童参加筛选。

年轻的国王宣告:拔出勇者剑的就是被选中的勇者,他将被封为英雄,受万人敬仰。

少年少女们挤在广场上,他们穿着崭新的衣服,肆意打量着对方——说不准哪个和自己交好的伙伴就被选中了呢?

弗朗西斯打理好领结,他不认为自己会入选,但他喜欢热闹的地方,不远处有几个小孩挽起袖子给人展示肌肉,相互攀比,他下意识掂量了一下自己没几两肉的小胳膊,无奈笑笑。

“亲自见证勇者的诞生啊…以后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上这个故事吧。”

“故事?”

“恩,我的梦想是当个吟游诗人。”

有人接话,听声音是个比他大上一些的年轻人,弗朗西斯没有在意,顺口接下。

“那如果你被选中了呢?”

“这是不可能的,你看我这身材像是可以拔出剑的人吗?”

“勇者剑又不是靠蛮力拔出来的。”

对方全身笼罩在一件墨绿色斗篷下,来者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大多数是一些不愿意露面的权贵人士,所以弗朗西斯也不得不带上几分敬重。

“您很懂这方面吗?”

他听见对方低低的笑一声。

“当然。”

弗朗西斯刚想答话,选举开始了,人们一拥而上将他们冲散。

“加油吧,诗人。”

他只来得及听见那么一句,与瞥见风吹起斗篷露出的那一双一闪而逝的绿眼睛。

梣以木森

【dover】错乱

是换文,梗和前八百字他的 @宁木debak ,后四百我的

因为他更喜欢英仏所以可能偏一点,尽量无差???就不打tag了

以后这篇也是我写啦虽然指不定坑(你x

不过我第一次发文留存稿所以暂时有底气,接着浪!!!(x

这世上有一位魔王。

魔王每三百年就要和尊贵的国王来一场大战,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魔王在大肆破坏城市之后灰溜溜地战败躲起来,又在三百年后卷土重来。

这似乎是一个错乱的轮回。

离上次魔王战败已经过了三百年,然而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之后,魔王的势力却仍然没有退却的意思,这次的战争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长久和惨烈。

国王的臣民们忧心忡忡,他们私下传说这位国王惹怒了注定要打败魔王...

是换文,梗和前八百字他的 @宁木debak ,后四百我的

因为他更喜欢英仏所以可能偏一点,尽量无差???就不打tag了

以后这篇也是我写啦虽然指不定坑(你x

不过我第一次发文留存稿所以暂时有底气,接着浪!!!(x






这世上有一位魔王。

魔王每三百年就要和尊贵的国王来一场大战,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魔王在大肆破坏城市之后灰溜溜地战败躲起来,又在三百年后卷土重来。

这似乎是一个错乱的轮回。

离上次魔王战败已经过了三百年,然而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之后,魔王的势力却仍然没有退却的意思,这次的战争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长久和惨烈。

国王的臣民们忧心忡忡,他们私下传说这位国王惹怒了注定要打败魔王的勇者,从而失掉了上天的帮助。胆小的人们开始收拾细软逃往未知的荒野谋求生路,有些胆量的人转而为魔王效力,总之所有人乱成一团,为生存而疯狂。

眼看这每三百年一次的轮回就要以魔王的胜利告终,久未传来捷报的前线却送回了天大的好消息——魔王的军队主力被击溃,魔王本人在乱军中受伤不知所踪。国王大喜,犒赏三军并继续清理邪恶的残余势力,与此同时派出军队追捕受伤的魔王。

年轻的国王阿尔弗雷德站在城堡上,大声对自己的臣民宣告着激动人心的字句:

“我们是最伟大的一代,我们是最不同寻常的一代……魔王的存在将由我们抹杀,这一罪恶的循环将在我们手中终结!”

站在他身后的伊万斜眼瞟着国王年轻的背影,交由这个蠢货呼号真是可惜了他亲手编撰的演讲稿。

城外的森林里,有队士兵正列队行进。一个比别人矮了个头的士兵东张西望着想要搭话,他用手肘戳了戳旁边一个拉低帽檐的士兵:

“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到这森林里来啊。明明大家都上战场去了,我们却要在这鬼地方磨蹭着。”

“我们必须来抓那个魔王啊……”低帽檐用沙哑的声音回答他。

“啧,魔王,这样的家伙是我们能抓得到的吗!”矮个子见有人搭理他,一下子提高了声音,“那家伙据说有三个人那么高,呼吸间喷出臭气,耳朵上挂着毒蛇……”

低帽檐的家伙似乎没兴致再听这罗嗦的小个子唠叨,出声打断了他,“你又没见过,”他突然拍了拍矮个子的肩膀,“也许魔王就和我们一模一样呢?”

矮个子想要张口说话,却脚下一软晕了过去,在此同时,那队整齐的士兵也统统倒地。低帽檐的士兵扔掉自己的帽子,制服脱下向后抛去,哼着小曲儿大阔步地离开。

可就在他的衣角彻底消失在丛林深处后,那矮个子本垂落在石边的左手手指却开始收缩,最后撑起草地坐起来。

他望眼躺倒的士兵,又匆匆扭头左右扫视了圈附近,确定无人发觉后朝反方向跑开了。

当然,低帽檐士兵不知道有这么个小插曲,他正用手指拨弄着一朵刚从河畔采下的金色小花,随后将这朵凡尘中最卑微的小野花插在传说中无数次斩断魔物,恶人,甚至魔王角的勇者剑剑鞘上。

错乱的轮回自然有最奇怪的勇者。

这个与众不同的勇者仿佛是上天想要了断这千年来恩怨循环所开的玩笑,他的气质倒更像个富贵人家养出的风流浪子,玫瑰比宝剑更适合留在他的手心。

而且是奢侈到极点的小少爷,那传言被圣水浸泡,拥有过最神圣的主教赐福,连国王都亲自抚摸过的宝剑弗朗西斯甚至用来当过菜刀。

这个消息若是公开怕是那些原本崇拜勇者的人都要一时愤起而转去魔王阵营。

虽然这个事情的主人公却并不在意,他只是固定好花,向后转身——面向不知何时出现的魔王,如好友间熟络的招呼。

“嗨,亚瑟。”

 

鼌饱

超级晚的仏诞。

上次搞砸了好抱歉请组织不要开除我粉籍嘤嘤嘤

虽然私心若仏占了大部分了但是法法怎么样我都超级爱QwQ

今年一年四季都爱着法法呢明年也要做法法的老迷妹!!!

超级晚的仏诞。

上次搞砸了好抱歉请组织不要开除我粉籍嘤嘤嘤

虽然私心若仏占了大部分了但是法法怎么样我都超级爱QwQ

今年一年四季都爱着法法呢明年也要做法法的老迷妹!!!

丁玄

【联五魔性日常】我从未点过如此吃鸡的外卖

☆剧毒

☆友情向!

友情向!

友情向!

请使用组合名,不要刷CP!

☆周一就要期末考的我究竟在干什么


在“联|合|国”公寓的顶楼,住着五个来自不同国家的男人,人称“联五”。


一.

阿尔弗雷德:老王啊,今天天气挺好的,适合散步。

王耀:So?

阿尔弗雷德:不如换你去买菜吧?

王耀(冷笑):少来,菜都是我做的,你还想吃白食?

阿尔弗雷德(委屈):真不是我懒……我根本完不成你给我的清单上布置的任务。

王耀:比如?

阿尔弗雷德:你让我买十个马蹄,我上哪儿给你找马去?还十个,需要2.5匹马哎!

王耀:哟,数学还学的挺好啊!不过中文显然不咋地。马蹄,又名荸荠,是一种植...

☆剧毒

☆友情向!

友情向!

友情向!

请使用组合名,不要刷CP!

☆周一就要期末考的我究竟在干什么


在“联|合|国”公寓的顶楼,住着五个来自不同国家的男人,人称“联五”。


一.

阿尔弗雷德:老王啊,今天天气挺好的,适合散步。

王耀:So?

阿尔弗雷德:不如换你去买菜吧?

王耀(冷笑):少来,菜都是我做的,你还想吃白食?

阿尔弗雷德(委屈):真不是我懒……我根本完不成你给我的清单上布置的任务。

王耀:比如?

阿尔弗雷德:你让我买十个马蹄,我上哪儿给你找马去?还十个,需要2.5匹马哎!

王耀:哟,数学还学的挺好啊!不过中文显然不咋地。马蹄,又名荸荠,是一种植物!

阿尔弗雷德:逼……齐……这什么鬼?!

王耀:Bí,Qí。

阿尔弗雷德:还是叫马蹄好了……另外,清单上还有一堆我连字儿都不认得的菜,鬼知道都是些什么!【宝宝委屈】

王耀:我瞧瞧……菜、香、豆……嗯,对于你这个只有小学语文水平的宝宝来说,确实很有难度啊!

阿尔弗雷德:我听出了嘲讽。

王耀:你的错觉。算了,你也别去买菜了。

阿尔弗雷德(大喜):你要亲自出马了?

王耀:不,今天我们点外卖。

 

二.

阿尔弗雷德:我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一个?

亚瑟:坏消息。

阿尔弗雷德:嗯,那我就先说好消息了。老王说,今天我们都不用去买菜了!

弗朗西斯:所以今天吃外卖是吧?

阿尔弗雷德:胡子你怎么把坏消息说出来了!

亚瑟(绝望):阿尔你干了什么让王耀丧失了做饭的希望?

伊万:这么作死的话,不如去死好了~☆

阿尔弗雷德:不是我的锅啊!是老王自己提出来的!是他想偷懒!

王耀:我听到了。

弗朗西斯:小耀!耀耀!耀宝贝儿!咱今个儿不吃楼下东北水饺了成吗?

王耀:可以,改成天津狗不理包子。

弗朗西斯:QAQ

王耀:开玩笑的。我新下了个叫“饿死爸爸了”的外卖APP,正好来试用一下。

亚瑟:听着这名字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五人围到一起去看手机。

 

三.

五分钟后。

王耀:你们决定好了吗?

亚瑟:品种太多了……我还是选择吃鸡吧。

阿尔弗雷德、王耀、弗朗西斯:【亿脸震精】

伊万:^L^小亚瑟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阿尔弗雷德(目光复杂):啧啧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亚瑟。

弗朗西斯(面带滑稽):啧啧啧,“还是”?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王耀(括弧围笑):啧啧啧,真不愧是大英帝国的工口绅士。

亚瑟:???污者自污,自重。

 

四.

亚瑟:所以我们到底吃不吃鸡?

弗朗西斯:如果真是五个人那就吃鸡了。

亚瑟:嗯,我们正好五个。

王耀:【关爱智障】他的意思是,5P比较吃鸡。

亚瑟:!!!胡子你需要一包去污……不!一台洗污机了!

 

五.

亚瑟:拒绝吃鸡,从我做起。

阿尔弗雷德:哎?这家的炸鸡看上去蛮好吃的。

弗朗西斯:蜜汁脆皮鸡?这个可以有。

王耀:哟嗬,还有吴山烤鸡的外卖啊?

伊万:嗯,白斩鸡口水鸡麻辣香锅鸡……不如今天吃个全鸡宴吧~

亚瑟: MMP

亚瑟:我还是选择吃鸡。

弗朗西斯:吧。

 

六.

一百年过去了。

王耀:终于点完了……

伊万:感觉某个汉堡白痴又要把体重秤称坏了。【笑】

阿尔弗雷德:上次那是个意外!

弗朗西斯:什么意外?

伊万:呵。

阿尔弗雷德:我不小心在秤上摔了一跤……然后它的屏幕就自己碎了……肯定是质量不合格产品!

王耀:呵。

亚瑟:你少吃点油炸食品啊……该减肥了,阿尔。

阿尔弗雷德:和你以前一样一天只吃早晚餐和下午茶?

弗朗西斯:值得一试。不过亚蒂你现在每天吃三顿饭外加一顿下午茶一顿夜宵,还没胖的和阿尔一样真是奇迹。

亚瑟:那是因为我明天都有锻炼。

弗朗西斯:哦?什么锻炼?

亚瑟:每天步行上下班。

弗朗西斯:你上课的那学校离这儿也就一百多米吧?

亚瑟:总比你们成天窝在楼上不动好。

王耀: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让你们出门去买菜啊,多活动活动,减减肥。

伊万:既然如此的话,以后的菜就都让琼斯去买好了~☆

阿尔弗雷德:???我???

 

七.

亚瑟: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为什么外卖还没来……

弗朗西斯:我现在选择东北水饺还来得及吗?

王耀:晚了。

伊万:外卖再不来的话,明天社会版新闻标题就是……

亚瑟:惊人内幕!揭露黑心APP背后的故事!

王耀:震惊!五同居男子在家中死亡,原因竟是!

弗朗西斯:不得不看!不吃东北水饺竟会造成这些后果!

阿尔弗雷德:男默女泪!进口北极熊惨遭虐待被饿死!

伊万:^L^琼斯你以为我听不出嘲讽吗?

阿尔弗雷德(微笑):你明白就好。

亚瑟:所以这个APP完美诠释了它的名称……爸爸真的快被饿死了……

 

八.

门铃:叮咚~

闪过五道人影。

门开了。

两手空空的外卖员:???What happened???

 

九.

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

外卖员:MMP


TBC.

求外卖员心理阴影面积



浅羽sinky

【金三角】 return

       普通 仏、米×普通英     OOC有
        倒计时和个人经历有关  
        也许文中人物的心境也一样
        高考的小伙伴加油~希望不留遗憾!
       ...

       普通 仏、米×普通英     OOC有
        倒计时和个人经历有关  
        也许文中人物的心境也一样
        高考的小伙伴加油~希望不留遗憾!
        仏英米英都有,主米英注意避雷!



                                   BY    希可



       倒计时为241天,亚瑟笑着和弗朗西斯在一起吃着饭,刚在一起的新鲜感让他们有些拘谨也有些兴奋,虽然两人性格不合但好在有弗朗西斯多情的善意。 倒计时为187天,弗朗西斯在他自己生日那天收到了来自亚瑟的令他最开心的礼物,喝醉的亚瑟把自己用蝴蝶结捆绑了起来,弗朗西斯当时觉得还要什么蛋糕,亚瑟就是最好吃♂的蛋糕,他高心和和亚瑟来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倒计时为160天,因为弗朗西斯夜不归宿好几天的原因他们吵架了,可是吵完后他们开启了冷战模式,弗朗西斯也不解释亚瑟也不再过问,仿佛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只是两人心里非常的清楚他们之间有了巨大的隔阂。




       倒计时为136天,亚瑟没有回他和弗朗租住的那套屋子,弗朗西斯和他的哥们在酒吧喝得烂醉如泥,好不容易躺在床上时嘴里喊出的却不是亚瑟的名字,亚瑟第二天在阿尔弗雷德家醒来,他看着手机出了神然后鬼差神错的发了一个“再见”给弗朗西斯,后来他们便再也没有了联系。




        倒计时为92天,弗朗西斯在街上看到了阿尔弗雷德牵着亚瑟的手走向汉堡店,他彻底地明白自己和亚瑟的不合之处,也如此的心灰意冷,他们都没有错只是上帝没有给他们机会而已。




       倒计时为57天,弗朗西斯已经在朋友家借住太久他必须回到原来他和亚瑟租的屋子里,生活还要继续。他清空了房间里的一切重新买来家具布置起来,有一丝丝欣喜让他重新面对新的生活。



      倒计时为20天,弗朗西斯收到了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结婚的请帖,他匆匆忙忙的都没有握住那张包装精致的请帖就出了门,把自己埋入让人焦头烂额的工作中。他想忘了请帖,哪怕他不再在乎和亚瑟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倒计时为3天,弗朗西斯被亲自赶到公司抓人的阿尔弗雷德叫住并传达了亚瑟希望他来做证婚人,以此彻底明了的结束他们的孽缘,弗朗西斯无法拒绝,他答应了下来。



      倒计时为1天,弗朗西斯打理着自己的头发,拿出了新买的西装,他甚至剃了引以为傲的胡子,可是他突然感到鼻子一酸,眼睛就流出了泪水,他觉得和亚瑟最般配的人是他,如今却要把对方亲自送到另一个人手中,叹出的气中含着满满的遗憾。



       倒计时为0天,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在教堂,他们互相许下承诺宣誓,他们身着白西装在神父和证婚人弗朗西斯•波诺伏瓦的见证下为对方戴上同款的戒指,走出教堂时周围春意盎然四月的阳光把亚瑟•柯克兰脸上的红晕衬的更加红润,阿尔弗雷德•F•琼斯取下眼镜的湛蓝眸子里透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身后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满脸落寞,却又得到了释怀。




                          --   the   end  --

LANG

*文风离家出走*没错就是刚赶的*

文风清奇,你,准备好了吗xxxx
ready?狗!!xxx

生日快乐,亲爱的弗朗西斯。

他似乎是完美的,从头到脚。
柔软光滑的,华贵的金发,似乎他是天生的贵族。高贵的紫宝石颜色的溺人的双眼,弯起时眼角微微下垂,盛满了天地间一切美好。明明是为了不显得女性化而留的胡茬,在他的身上却有番别样的风味。他的礼仪总是亲切而又恰到好处。俯身,亲吻,鞠躬,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自然优雅。

当他穿上整齐的军装,他的眼中已没有了笑意,目光若利刃,锐利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即使鲜血沾染了他的军装,硝烟使他的金发蒙尘,战争令他的身型消瘦,他眼底的火焰也永远无法熄灭。他为了他的子民,为了...

*文风离家出走*没错就是刚赶的*

文风清奇,你,准备好了吗xxxx
ready?狗!!xxx

生日快乐,亲爱的弗朗西斯。

他似乎是完美的,从头到脚。
柔软光滑的,华贵的金发,似乎他是天生的贵族。高贵的紫宝石颜色的溺人的双眼,弯起时眼角微微下垂,盛满了天地间一切美好。明明是为了不显得女性化而留的胡茬,在他的身上却有番别样的风味。他的礼仪总是亲切而又恰到好处。俯身,亲吻,鞠躬,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自然优雅。

当他穿上整齐的军装,他的眼中已没有了笑意,目光若利刃,锐利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即使鲜血沾染了他的军装,硝烟使他的金发蒙尘,战争令他的身型消瘦,他眼底的火焰也永远无法熄灭。他为了他的子民,为了千千万万个家庭,为了法兰西的荣耀而战。
当这个时代处于和平,他将军装封存,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白色衬衫和精致修身的蓝色马甲。他喜欢到教堂看着他的子民虔诚地祷告,他喜欢到不远的花店买一束沾染着甘甜露水的花朵,他喜欢在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他们脸上洋溢的满足与幸福。

他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他是法兰西共和国。

7.14,请您允许我将一朵新鲜的香根鸢尾别在您的耳畔,请允许我将一束白色的琉璃苣放在里昂广场,请允许我在凯旋门旁种下一片苜蓿。

您是顺水航行的船,您是千万家庭汇成的国家,您是勇敢的高卢民族,您是伟大的法兰西。

愿天佑法兰西。

*琉璃苣花语是勇气,苜蓿花花语是希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