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莱迪•海默

27浏览    3参与
地平线以外。

禁闭乐园·2【I X Freddie highmore】

(本文并不以感情线为主,所以进展缓慢,但是有的,请谨慎汲取糖分,拒绝伪糖。)

      

白昼与黑夜与我何干?

        

      

      “等等——不领我参观?”他追上我很快,我也没有甩开他的意味。他双腿修长迈步挺大,蜷缩贴于光洁额头的发丝接着蹦了蹦。

     ...

(本文并不以感情线为主,所以进展缓慢,但是有的,请谨慎汲取糖分,拒绝伪糖。)

      

白昼与黑夜与我何干?

        

      

      “等等——不领我参观?”他追上我很快,我也没有甩开他的意味。他双腿修长迈步挺大,蜷缩贴于光洁额头的发丝接着蹦了蹦。

        
       “得了,仔细看看这破地方吧,能有多大供你转悠,可亲可爱的海默先生。”

    

       “事实上,是挺小。但请相信第一天来这的旅客找不到房间是合乎情理的。”他撇撇嘴,耸耸肩。

        

      天,他真麻烦。

      

     “……第一天哦不,这一周你得把重点放在找厕所而不是房间上。另外,这周整层的清洁负责人是我,你敢在房间里撒尿就完了。”我僵硬地拍拍如木头棍的粗砺手掌,恶狠狠地咬文嚼字。

      
      
      “可真有意思,难道寻找厕所也是一趟神秘之旅吗?这算作我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吗?我有些疑惑。”
      

     “谁管你的疑惑?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别仍抱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行?”真是和奥斯卡一样古怪。

  

       “你住这里。厕所在这层楼的最左边,也就是我们上楼梯左边的那块可能是白花花的地瓷砖——。”

       
       
      “恕我直言,白色的地板...呃,在哪儿?”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嘴像掇蛤蟆似的嘟嘟囔囔。

    
     
        “什么?我想先生,您能分清你的左手吗?如果不能,尽管这地方穷途四壁,您还是得离开,这可不是舔手指孩子该来的。”我不知晓他能否懂得我这话中涵义,但我确实如此认为,瞧瞧他单纯满脑子冒险的朝气……有点害怕被磨平啊。

   

      “嘶——那上面是什么?黑乎乎一片。”

    
      
        “什么——”我沿着他目光所在地,“蟑螂和死老鼠呗。”我的眉心有丝痛感,“怎么又有这么多?”

  

      “啊?”

      

      “啊什么?跟我走,难道不是带你参观?”

/天涯。

      

      “……维尼恩?”

        

     有人找我?凌晨时分破烂弹簧床艰难爬起解决生理需求的自己揉扯着毛燥的干花般的毛发,计谋着回去比利屋给他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什么?”我打着哈哈,真的很困呐。

       
      
      “你睡哪?”毛茸茸的圆头从细缝溜出。

       

       “哈?你对面……”不过,“我现在要回比利房间,这不算作正常情况吗?哦,所以我在去他睡地方途中。”揉揉眼——去他的,眼屎是粘住我的睫毛了吗?

       

      “你们……别闹出太大动静。”

        

        就想说句这话叫住我干嘛?毛病?

      

       “算了……你,你进来吧,外面冷,”他顿了顿,“别去他房间,尽管我不了解甚至不曾听说过他的名字,你没和我提起……”他从光暗交杂的区域向我走来,步步踏入心尖。

      

       “但别去,你既然不想呆在自己房内,那太无聊,试着来我这里,或许会——”

       

        擦拭许久的眼睛能够见着鹅黄昏暗的暖光,真让人欣喜。男孩略带棱角的轮廓逐渐清晰,是那个幻想男孩啊,我想。

      
        
        “……暖和些。”

    

      “想和我来点‘剧烈运动’吗?这是你所谓暖和方式?”

      

      “……先进来吧。”他拉拽着我,像轻柔的羽毛飘飘然地坠于我臂间。

       
     
        被他硬生地“邀请”在他房里做客,我确实有疑惑,但随之所到的气愤不满也压据我心头。

   

         ——为什么他的床如此宽敞,不仅,床单原本面目也格外醒目。这侄子近步联系可比这些久居者待遇好得不知多少。

       

      “要不睡床?你认为呢?”他弯腰坐在罕见拥有四个腿的凳子上——该死,为什么他总是能够拥有完整的任何东西。

 

       

         配套的桌上平铺了份泛黄的报纸,垫点心正好。

       

      

      “啧,邀我进来就只让我孤单独自睡床。要不一起睡床,要不互相睡?哪个选择更爽?”

       

      “算了,头天不愿迟到,再说,你看你困的样子.……”羞意漫上他的脖颈,水墨画般晕染在他的脸庞。他有点突兀的转身,径直挪动于床边。

       

      “床被够大,不用担心,”他歪歪头,轻轻拍拍距他位置较近的区域,“上来?”

        

     

       再次冲破我的极限值,虽谈不上性瘾者如此夸张,也好是个生理正常的女人。但我竟半点逾越的点子也不曾产生,这着实奇怪。

         

       我几乎一挨床便留住他一人在梦乡之外,整夜睡得极其安稳。

        

      

       或许这男孩是真的不错,我想。

      

     

 

       晚安,男孩。
     

   

地平线以外。

禁闭乐园•1【I X Freddie highmore】

我与他于这寂静之地起舞,暗黑的孤影萦绕在耳畔,我想试着亲吻咫尺的梦

中人,又胆怯地畏惧是否将吵醒。

 

 

/是夜。

       

        

        第三年,从我被遣送至这样荒僻公寓的第三年。

      

    ...

我与他于这寂静之地起舞,暗黑的孤影萦绕在耳畔,我想试着亲吻咫尺的梦

中人,又胆怯地畏惧是否将吵醒。

 

 

/是夜。

       

        

        第三年,从我被遣送至这样荒僻公寓的第三年。

      

        为何能被称谓于“公寓”呢,索性一啪啦道为“疯人院”似乎更贴切。当然啦,这显而易见地单单是我一人所言,与我同道曾是三位青年,生机勃勃迎朝阳奋力搏击的那种,虽从开始与我便不太相似,现在也没太大问题啦。

       

         麦克强奸了莉莉,被火活烧了,这也算罪有应得,不过遗憾,未能亲眼目睹这能令人腺上激素狂飙的时刻,简直媲美品人血的美味。

       

        莉莉是米歇尔所杀,我从不说谎。米歇尔从来只会吸海洛因而已,可怜的莉莉竟在那疯女人如此渴求那白粉时,满足奥斯卡的要求将其藏匿,却不曾收拾那堆破铜烂铁,任由米歇尔运用熟练的击剑技巧令钢筋狠狠戳进她的小脑袋。

       

        米歇尔猝死在凌乱不堪的奥斯卡卧床,上面甚至存在未经处理的粘稠液体。哦,抱歉大家,忘记提奥斯卡这厮贱人,他是所谓公寓负责人,这没什么大不了,对他而言,我向来是不顾的。

        

        这里又烂又破。

        

        但这确实是唯一的我能呆上几年的地方。

        

        我畏惧阳光,我的眼睛同样畏惧阳光,其原因也不过为自十五岁那年,我便从未沐浴于金色晨辉。

     

        

        这可不值得怀念,我想。

    

      “维尼恩,猜猜看,新的小伙伴会是谁?听说他与奥斯卡有点关联,哈,这可真有意思。”面前的是欧拉,一年前的小姑娘,自宝贝的黑珍珠般顺滑的长发落地,便从未蓄过头发,以至于我曾打趣她的头坑坑洼洼的厉害。这可夸张,十几个血痂粘于她头皮,能不厉害?

      

        “得了,别卖关子,想让我知道快说。”我把玩着一只新鲜的松鼠干尸。

       

      “喔,你可真没劲。是他侄子,能想象吗?奥斯卡的侄子,叫什么弗莱迪?”

       

       傻乎乎的名字。

        

        

        是皮卡车给送来的男孩。

        

       为什么他看上去如此开心?嘿醒醒吧,男孩,省省力气,笑容不值得浪费体力。

       

        该死,他的酒窝过于浓烈了些,厚重的海风拂拭滚滚的压迫感。

        

        真想把自己的眼球挖出,太可笑了,我挪不开眼,死瞪着瘦弱的新来者。我能感到欧拉在笑话,尽管我不曾给予她一丝目光。

      “嗨。”他提步走向我。

    

      “呃……嘿。”我动动嘴角,扯出弧度,就像上了发条的老旧机器人。

       

      “我是弗莱迪•海默,来自英国伦敦。”

       

      “……这里是维尼恩•该死的父母并没赋予我姓,来自‘永恒的乐园’。啊对了,这是三年前的名号,现在叫什么——梦幻城。”

        

      “或许……欢迎来到梦幻城,亲爱的弗莱迪•海默先生。”

        

        

         这或许不该提及,可这太清晰,甚至比我对于比利的身体构造更加明了——

       

         

 

 

 

          草,小伙子,别怜悯我。

临渊而羡

这是哪里来的绝世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哪里来的绝世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