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弘一法师

1397浏览    30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4 17:04
郑州瑜伽培训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冬錦

挚友情 师生情
图一 弘一法师为夏丏尊刻肖形佛像双面印,此一面印文为“心广体胖”。
图二 夏丏尊为弘一法师所刻之印。
图三 李叔同赠学生丰子恺文房。
图四 弘一法师旧藏诵经架。
图五 李叔同自刻“寸心千古”白文方章。

挚友情 师生情
图一 弘一法师为夏丏尊刻肖形佛像双面印,此一面印文为“心广体胖”。
图二 夏丏尊为弘一法师所刻之印。
图三 李叔同赠学生丰子恺文房。
图四 弘一法师旧藏诵经架。
图五 李叔同自刻“寸心千古”白文方章。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2018.8.16

弘一法师圆寂的时候,写下了七个字——悲欣交集 见观经

悲的是众生还在受苦,喜的是自己得到了解脱。
弘一法师真的是,做一样就是一样的人,学钢琴,出国留学,演《茶花女》,做老师,还有最后出家,做一样就是一样。
班上放《弘一法师》的电影的时候,我也是没看完,去医院治病了,想想真的是很遗憾的。
记得有一次语文课出题目找同学回答的时候,我每次在他们回答完了都会说“谢谢,请坐。”然后语文老师就说我像弘一法师,感觉真的是非常惶恐,因为相去甚远了,自己还远远地不足啊。高一高二的时候,家长让我以后当老师,我说不要,其实不是因为嫌小孩子烦,而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法成为孔子那样的好老师。高三的时候,班主任当众骂一个男生“...

弘一法师圆寂的时候,写下了七个字——悲欣交集 见观经

悲的是众生还在受苦,喜的是自己得到了解脱。
弘一法师真的是,做一样就是一样的人,学钢琴,出国留学,演《茶花女》,做老师,还有最后出家,做一样就是一样。
班上放《弘一法师》的电影的时候,我也是没看完,去医院治病了,想想真的是很遗憾的。
记得有一次语文课出题目找同学回答的时候,我每次在他们回答完了都会说“谢谢,请坐。”然后语文老师就说我像弘一法师,感觉真的是非常惶恐,因为相去甚远了,自己还远远地不足啊。高一高二的时候,家长让我以后当老师,我说不要,其实不是因为嫌小孩子烦,而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法成为孔子那样的好老师。高三的时候,班主任当众骂一个男生“你是什么”“混账东西”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既没有孔子一样的好老师,也没有孔子的弟子们一样的好学生了,真的是,感觉非常地悲哀。
虽然现在果然还是上了个师范类的大学,也不那么排斥当老师了,但是,以后究竟会怎么样,还是看吧。命运就是这么地不可预测,不是吗?

南城散人
弘一法师书法《放下》山水看尽,...

弘一法师书法《放下》

山水看尽,布履轻身
情感历尽,笑叹曾经
世道参尽,举樽独饮
生死悟尽,枯心浮云
恩怨抛尽,本心归真
沧桑度尽,从容淡定
磨难受尽,天下缤纷
繁华历尽,终归平淡
学会放下,懂得生活

弘一法师书法《放下》

山水看尽,布履轻身
情感历尽,笑叹曾经
世道参尽,举樽独饮
生死悟尽,枯心浮云
恩怨抛尽,本心归真
沧桑度尽,从容淡定
磨难受尽,天下缤纷
繁华历尽,终归平淡
学会放下,懂得生活

华夏腕儿

许巍新专辑《此时此刻》最有分量的一首歌  

许巍的这首新歌实为向弘一法师致敬之作!让人想起他的名作《蓝莲花》,比起那首的超凡脱俗,这首先出世又入世最后又出世,到了一种更游刃有余的境界,从一开始的空灵飘逸,到后半段的的荡气回肠,结尾又归于寂静! 《空谷幽兰》似乎带我们走过一段人生旅程,曲罢那股气韵依然绕梁不去。 
----------------------------------------------

纵有红颜   百生千劫

难消君心   万古情愁

青峰之巅   

许巍新专辑《此时此刻》最有分量的一首歌  

许巍的这首新歌实为向弘一法师致敬之作!让人想起他的名作《蓝莲花》,比起那首的超凡脱俗,这首先出世又入世最后又出世,到了一种更游刃有余的境界,从一开始的空灵飘逸,到后半段的的荡气回肠,结尾又归于寂静! 《空谷幽兰》似乎带我们走过一段人生旅程,曲罢那股气韵依然绕梁不去。 
----------------------------------------------

纵有红颜   百生千劫

难消君心   万古情愁

青峰之巅   山外之山

晚霞寂照   星夜无眠

如幻大千   惊鸿一瞥

一曲终了   悲欣交集

夕阳之间   天外之天

梅花清幽   独立春寒

红尘中      你的无上清凉

寂静光明   默默照耀世界

行如风       如君一骑绝尘

空谷绝响   至今谁在倾听

一念净心   花开遍世界

每临绝境   峰回路又转

但凭净信   自在出乾坤

恰似如梦初醒     归途在眼前

行尽天涯            静默山水间

倾听晚风     拂柳笛声残

踏破芒鞋     烟雨任平生

慧行坚勇     究畅恒无极

-----------------------------------------

1、一曲终了 悲欣交集:弘一法师李叔同圆寂前写下的最后四个字:“悲欣交集”……此生如歌如梦,谁者悲欣交集。

2、夕阳之间 天外之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弘一法师《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3、一念净心 花开遍世界: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4、但凭净信 自在出乾坤:但凭净信,往生净土,出离轮回

5、踏破芒鞋 烟雨任平生:苏轼《定风波》: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李叔同(弘一法师)《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繁梧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可能是王少农对弘一法师《晚晴集》的注解

搜了一下“念念不忘,必有回想”的原文,有说是弘一法师《晚晴集》中的原文,有说是王少农对于《晚晴集》的注解。

搜了一下《晚晴集》的几个版本,对照了一下目录和别人的读书笔记,的确在王少农解读的文字里面找到了完整的这一段话,但不确定王少农是否有引用。

先记一下。

知道的朋友给补充一下呀。

关于弘一法师,印象深刻的有三个故事:

第一个,关于他的日籍妻子。她不在意李叔同已有妻子,远离家乡来到中国,但李叔同却只留下一封信就离开上海,到灵隐寺...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可能是王少农对弘一法师《晚晴集》的注解

搜了一下“念念不忘,必有回想”的原文,有说是弘一法师《晚晴集》中的原文,有说是王少农对于《晚晴集》的注解。

搜了一下《晚晴集》的几个版本,对照了一下目录和别人的读书笔记,的确在王少农解读的文字里面找到了完整的这一段话,但不确定王少农是否有引用。

先记一下。

知道的朋友给补充一下呀。

关于弘一法师,印象深刻的有三个故事:

第一个,关于他的日籍妻子。她不在意李叔同已有妻子,远离家乡来到中国,但李叔同却只留下一封信就离开上海,到灵隐寺剃度出家了。妻子带着孩子赶到灵隐寺,李叔同却连寺门都没有让他们进。

她对着关闭的寺门责问: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李叔同留给妻子的信中写:

“对你来讲硬是要接受失去一个与你关系至深之人的痛苦与绝望,这样的心情我了解。但你是不平凡的,请吞下这苦酒,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怯懦的灵魂。愿佛力加被,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

李叔同的同学有一段记录:

“船开行了,叔同从不一回头,但见一桨一桨荡向湖心,直到连人带船一齐埋没湖云深处,什么都不见,叔同最后依然不一顾,叔同夫人大哭而归。”

第二件,关于他的学生丰子恺。李叔同去丰子恺家,每次坐木藤椅前总要摇摇才坐下,丰子恺问他为何,李叔同答道,这个木藤椅可能会有小虫,摇一摇后这些小生命就跑开了,坐下去不至于杀生。

丰子恺评论李叔同的一生:

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

第三件,关于话剧。有人称李叔同是“中国话剧第一人”,他是中国最早的话剧团体春柳社的组织者之一。春柳社第一次公演,演出《茶花女》,但成员都是男性,于是李叔同便男扮女装,饰演了女主角。据说他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不仅花费百多元购置服装(在当时已算巨额),还节食瘦身,从当时的照片来看,确实瘦得腰身纤细。后来话剧大获好评,春柳社名声也越传越广。


 (当时演《茶花女》的照片)


Lorraine可妍
忆儿时—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忆儿时—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弘一法师的歌许多都很好听,画面感强又意境悠远。想画成个系列,希望能填满坑🙈🙈



忆儿时—小川游鱼,曾把闲情托。






弘一法师的歌许多都很好听,画面感强又意境悠远。想画成个系列,希望能填满坑🙈🙈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蚂蚁搬家(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墙根有群蚁,乔迁向南冈,

元首为向导,民众扛糇粮,

浩荡复迤逦,横断路中央。

我为取小凳,临时筑长廊,

大队廊下过,不怕飞来殃。

(子恺 补题)


墙根有群蚁,乔迁向南冈,

元首为向导,民众扛糇粮,

浩荡复迤逦,横断路中央。

我为取小凳,临时筑长廊,

大队廊下过,不怕飞来殃。

(子恺 补题)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刽子手(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一指纳沸汤,浑身惊欲裂,

一针刺己肉,遍体如刀割。

鱼死向人哀,鸡死临刀泣,

哀泣各分明,听者自不识!

(明  陶周望诗)


一指纳沸汤,浑身惊欲裂,

一针刺己肉,遍体如刀割。

鱼死向人哀,鸡死临刀泣,

哀泣各分明,听者自不识!

(明  陶周望诗)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 残废的美(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好花经摧折,曾无几日香,

憔悴剩残姿,明朝弃道旁。


好花经摧折,曾无几日香,

憔悴剩残姿,明朝弃道旁。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关关雎鸠,男女有别(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雎鸠在河洲,双双不越轨,

美哉造化工,禽心亦知礼。

(学童 补题)


雎鸠在河洲,双双不越轨,

美哉造化工,禽心亦知礼。

(学童 补题)



光阴
  1. 1930年版《护生画集》
  2. 1950年版《护生画集》(三集),大法轮书局出版。
  3. 民国版《续护生画集》,应是第二集。
  4. 仿佛是老本《护生画集》。
  5. 丰子恺先生

且不管网络搜索能搜出多少版本,就说本人手中定价420.00元、新星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第1次印刷的这个版本。全七册,前六册是画册本身,后一册是前六册画集的文字,以宋体形式简体横排文字出现,以方便阅读。是《读库》团队按照新加坡的再版修复整理出版的,虽不及宣纸印刷,但握在手中也还舒服。价钱问题暂且隐忍,只是排版,与网上流传的其他版本相比,比如和其上第三张“老本《护生画集》”,不及。字竖版、繁体都没问题,只是和图本身不在一个阅读面:图在一个页面,文须翻页,在另一页面,不方便阅读。六册看完,苦煞俺也!

且不管网络搜索能搜出多少版本,就说本人手中定价420.00元、新星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第1次印刷的这个版本。全七册,前六册是画册本身,后一册是前六册画集的文字,以宋体形式简体横排文字出现,以方便阅读。是《读库》团队按照新加坡的再版修复整理出版的,虽不及宣纸印刷,但握在手中也还舒服。价钱问题暂且隐忍,只是排版,与网上流传的其他版本相比,比如和其上第三张“老本《护生画集》”,不及。字竖版、繁体都没问题,只是和图本身不在一个阅读面:图在一个页面,文须翻页,在另一页面,不方便阅读。六册看完,苦煞俺也!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呦呦鸣鹿,得食相呼(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带箭不惊,得食相呼,

灵气所钟,美德永敷。

(婴行 补题)


带箭不惊,得食相呼,

灵气所钟,美德永敷。

(婴行 补题)


迷路的清锋先生

俗世佛莲

        近日受先生推荐,重听了曲《送别》。竟就此被李叔同的才华所折服。

       初闻《送别》尚是幼时,那时只知道读:“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不觉有何精绝奇妙处,只觉与平日里诵读的古诗词别无二致。再遇《送别》,是学习音律时,没了词,有的只是黑白的五线谱,缓缓流淌的是如流水般优雅潺潺的乐声,如今也不知当时是什么想法,也当是随意听过罢了。而如今深寻文学,又分合甚多,再听这《送别》,却不独独是首歌了。...


        近日受先生推荐,重听了曲《送别》。竟就此被李叔同的才华所折服。

       初闻《送别》尚是幼时,那时只知道读:“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不觉有何精绝奇妙处,只觉与平日里诵读的古诗词别无二致。再遇《送别》,是学习音律时,没了词,有的只是黑白的五线谱,缓缓流淌的是如流水般优雅潺潺的乐声,如今也不知当时是什么想法,也当是随意听过罢了。而如今深寻文学,又分合甚多,再听这《送别》,却不独独是首歌了。

      《送别》的词很美,“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一阙,点明送别地点,弘一法师用他精绝的笔法,描绘了一副别地的工笔画,又让“晚饭扶柳”,暗诉留意。“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一阙,直抒胸臆,是全词最悲的部分。诉尽别后“知交零落”的凄苦,伤心人又怎堪“别梦”的寒意呢?“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这一阙表写怀想着与故友的相遇,但其实是因为知道不可再见后,无奈地安慰,更为全词添上悲意。写“别”,前后五千年,弘一法师真是一绝。

       关于《送别》的背景,有这么一说:弘一法师在俗时,有年冬天,大雪纷飞,好友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泪而别。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很久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之所以说弘一法师的笔法精绝,是因为他把他个人的离恨别悲写成了世人的离恨别悲。在尘世辗转辛苦的人们,凡是经过离分,就必会对《送别》有所感触。弘一法师的文采,溢觞于俗世。他在尘世摸爬滚打,他在尘世哭笑喜怒,他看月阴晴圆缺,他看人悲欢离合,因此,他作为一个真实的人活着,更作为一个文人活着;也因此,他才有了这千般顿悟,万般思绪,最后皈依佛门,既是拿起,也是放下。

       传言,弘一法师在与妻子分别时,叶子小姐对着寺门喊:“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薄雾西湖,驾舟相逢,叶子小姐问:“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弘一法师答:“爱,就是慈悲。”言讫,驾舟归去,云深不知处。

        霹雳布袋戏里有一段有名的文戏,是一页书送别佛剑分说。一页书吟道:“从征万里走风沙,南北东西都是家。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莲花。”这是一页书对佛剑分说的评价,却也恰好用于弘一法师。弘一法师踏入佛门,别了俗世,是对自己的送别,纵然心中无限感伤,纵容心中无限惆怅,他却心如明镜,一如出尘白莲。看透世间,也看透自己,

       无论是对佛学还是对文学,弘一法师都是一位大家。但褪去虚名——他应是如此希望的——他才是他,一朵俗世佛莲,永世绽放。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晨鸡(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

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

(古诗 佚名)


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

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

(古诗 佚名)



曼殊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牵绊烦恼,有敏锐的洞察力,冷静的判断所有,并安然于现世。而现在的自己听到耳边有人言语急促尖锐或者大声刺耳也会变得心烦气躁,难以平静。

一人独处时固然很好,自言自语,自吟自唱,无人回应,做一切奇怪的表情和动作,打发时间。与人相对一时无话,也只好相对而坐,花力气堆砌应景的表情,扮演一个聆听和诉说的角色,组织流利合理的语言。

按约定和烈焚琴见面,在游戏中与我并辔驰疆,游乐相伴的女子,现实中亦是相交多年的朋友,我们迷江湖,迷武侠,迷诗词,迷恋一切与古代有关的玩物典故,她笔下的文字有着翻覆天地的大气华丽,隽永深长。我的手指轻轻擦滑过她的书橱,藏书快要放不下了。你在看元曲?那么厚重的书啊,她轻笑,只是挑着看。我把仙剑四的安装光盘给了她,小白的琴连简单的迷宫也走不出,那么差的方向感。我用三天通关了游戏,厉害吧。她愕然。玩剑三时,也是我在调教她,那么水那么弱的MT,经常害得我们团灭,场面惨绝人寰。我玩笑她,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坦克职业呢?像我一样做个治疗,乐得安逸。我们的不一样,便是如此。把账号给了她,你真的不玩了。她觉得可惜。网游让人沉迷,荒废,在其中的我过于贪恋虚幻影像,输赢得失。于深夜骑马前去冰雪霜天的昆仑之巅,那里有和琼华相似的风景,我为自己截图留念,作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凭证。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为了看美丽风景,听丝竹笙歌,赏曼妙舞姿,游戏里才有了这个ID的存在,如今要离开,也是一刻不再多呆。下线删除游戏,利索的一气呵成。我给自己一个结局,隐居万花谷,做一个种花,采药,读书,写字,抚琴,舞蹈的平凡女子,终老其中,算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不知道他们在七秀坊纵情欢乐时,会不会想到那个叫倾夏的女子,曾经也是一舞剑器动四方。

倾夏,一个没有姓氏的名字。仿佛无从追溯来源,诞生于五年前。用它行走在网络,觉得足够安全和贴切。只有游戏里的朋友才会这样呼唤我,倾夏,倾夏。于是也有了表象声色。

云层托不住水汽,便下了一场淋漓的雨,所嗅到的是花草泥土的暖湿气息,这样的天气出现在二月末,似乎操之过急。然后又会有冷空气南下,平衡失调的温度。不管怎么说,严冷的冬季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华网佛学

《护生画集》蝶之墓(丰子恺绘、弘一法师书)

小小蝴蝶墓,左右种冬青,

莫作儿戏想,犹存爱物情。

(东园 补题)


小小蝴蝶墓,左右种冬青,

莫作儿戏想,犹存爱物情。

(东园 补题)



华网佛学

弘一法师李叔同为什么出家?李叔同出家的深层原因

对历史上的高僧,人们关注的是他们的佛学修为,但对弘一法师,人们更关注他出家的动因。破产说、遁世说、幻灭说、政界失意说,不一而足。而事实上,这些解释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因素,背后的深层因素,还在他儿时接受的儒家思想。

弘一法师:出家的儒者

郁达夫说,杭州的特产有两样,一是夏天的蚊子,一是庙里的和尚。据郁达夫在西湖边上的观察,每隔五分钟,就可以看到“缫衣秃顶的佛门子弟,漫然阔步在许多摩登士女的中间”。

蚊子多容易理解,而寺庙究竟有多少呢?有人夸张地估计,民国时期,杭州的寺庙多达两千多所,而西湖更是寺院的丛林。

据说,南宋之前的西湖荒凉,人稀,却是和尚的福地。然后,香客来了,文人也开始与和尚...


对历史上的高僧,人们关注的是他们的佛学修为,但对弘一法师,人们更关注他出家的动因。破产说、遁世说、幻灭说、政界失意说,不一而足。而事实上,这些解释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因素,背后的深层因素,还在他儿时接受的儒家思想。

弘一法师:出家的儒者

郁达夫说,杭州的特产有两样,一是夏天的蚊子,一是庙里的和尚。据郁达夫在西湖边上的观察,每隔五分钟,就可以看到“缫衣秃顶的佛门子弟,漫然阔步在许多摩登士女的中间”。

蚊子多容易理解,而寺庙究竟有多少呢?有人夸张地估计,民国时期,杭州的寺庙多达两千多所,而西湖更是寺院的丛林。

据说,南宋之前的西湖荒凉,人稀,却是和尚的福地。然后,香客来了,文人也开始与和尚交游。再然后,西湖就成了游人如织的景点。

尽管庙宇已经荡然无存,但说到虎跑寺,人们还会隐隐约约知道这是座名刹。事实上,它是西湖边上的大寺之一,高僧辈出,但能为普通人熟记的高僧却只有两位:圆寂在此的济公,还有在此剃度的弘一法师。

佛事鼎盛的杭州,有幸接纳了弘一的剃度,但这一剃度,却引发了千古争议,弘一为什么弃荣华、妻子如弊履,盛年出家?对此,人们提出了破产说、遁世说、幻灭说、政界失意说,还有弘一学生丰子恺的“三层楼”说,不一而足。

其实,诸如破产、遁世、幻灭等原因,只能算是浮在表层的影响因素而异,而深层的原因,还在于他的儒者身份。

“男儿若论收场好,不是将军也断头。”年轻的李叔同意气风发,也希望投身革命,先是追随康梁,而当辛亥革命胜利的时候,也欢欣鼓舞:“双手裂开鼷鼠胆,寸金铸出民权脑。算此生,不负是男儿,头颅好。”

1911年,他家的产业遭受了两次致命的打击,原因是辛亥革命引起的票号倒闭,这使得李家的百万资产荡然无存。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叔同对辛亥革命还是没有丝毫怨怼,只是发泄着河山光复的喜悦。

破产说和挫折说都认为,李叔同在家族企业的危机后生活困顿,同时因为缺少抗打击的能力而遁入空门。但事实上,他的财务状况并没有到如此不济的地步。

1917年,赴日学习音乐的刘质平经济拮据,向李叔同求援。此时的李叔同基本上靠薪金度日,因此,他从工资的一百零五元薪水中抽出二十元,寄往日本,资助过程直到刘质平学成归国。可见,工资度日已经绰绰有余,生活并不拮据。而从刘质平的角度看,如果不是知道老师有钱,他也是不会开口求援的。

事实上,李叔同的出家,还在于他的儒者身份,他有建功立业的念头,现实却丑恶卑劣,因此,又激发了他文化血液中的归隐思想。

辛亥革命结束后,军阀之间还在混战,南北之间更是吵得不亦乐乎,而许多士人谄媚逢迎。民国初年的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民主被空置,民生仍然凋敝,列强依然环伺……

儒家文化有“用行舍藏”的原则,李叔同在革命后期的幻灭中,就是遵从了这样的古训,所谓的“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现实的政治和社会生活是丑陋的,读书人看不破,但他们又是坚定的理性主义者,所以,士人可以在革命潮流中放声呐喊,一旦转到丑陋的政治运作,他们就会手足无措,产生“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慨时。这个时候,归隐,就是一条不错的选择。

在中国传统士人的视野里,隐,就意味着依佛傍老。而李叔同首先选择的,还是道家的归隐途径。所以,李叔同这位归国后常研读宋明性理之学的循循儒者,“后来忽然信了道教,案上常披着道教的经书。自己关起房来研究道学。”

他学道学不是好玩,而是玩真的。他开始试验断食,希望通过“不食人间烟火”求得身心的灵化,从而回归老子所说的“婴儿”状态。事实上,他也真的跑到深山,断食二十余天。据夏丏尊的回忆:“第一星期逐渐减食至尽,第二星期除水以外完全不食,第三星期起,由粥汤逐渐增加至常量。”三星期后,感觉脱胎换骨。

这个时候,他改名李婴,兴起了怀旧、倒退回婴儿期的念头。“茅屋之椽,老梅一树,树底迷藏捉”又成了诗歌的主题。

对道家文化的推崇,是他决定归隐时的第一次选择,而他最终选择了佛教,则和他的交游圈子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杭州佛事繁盛的氛围,以及周围师友们的影响,加速了李叔同迈向佛门的步履。

从清末直至抗战前夕,浙江文化领域的名士们形成两个圈子。第一个圈子以鲁迅为代表,还有秋瑾、徐锡麟、陶成章、蔡元培、章太炎,致力革命,壮怀激烈,是儒者中的革命家。而第二个圈子则以马一浮为精神领袖,其中有李叔同、夏丐尊、经亨颐,以及属于晚辈的丰子恺、刘质平,是儒生中的隐逸者。

马一浮在五四运动前后就过着隐居的生活,并在杭州一带宣扬佛学。在现代学者看来,马一浮却是“新儒学”的典型代表,西方文化、佛学以及道家思想,都与儒学相会贯通,成为新儒学一代大师。

据丰子恺的回忆,李叔同学佛,正是响应了马一浮的倡议,对马一浮这位仅仅大3岁的同龄人,李叔同当成了自己的名师,他说,马一浮是“生而知之”高人。

学佛之后,李叔同经常在虎跑寺等寺院留连,有一次还在那边住了半个多月,自己觉得十分愉快,也和大和尚们一起吃菜蔬。回到学校的时候,也就是1917年的下半年,他开始吃素。

到冬天的时候,他请了许多经,如《普贤行愿品》、《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在自己的房里也供起佛像来,如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等等,天天烧香。放年假的时候,他没有回家,而是在虎跑寺过的年。

1918年正月,他在虎跑寺拜一位老和尚为师。农历二月初五日是李叔同母亲的忌日,他提前两天到虎跑诵了三天的《地藏经》,为母亲祈祷。这个时候,他还在学校任教,却已经决定出家了,所以,在五月底,他把自己课程的考试提前,赶回虎跑寺。

这次,他开始穿出家人的衣裳,准备第二年剃度。夏丏尊看他没有出家,却穿出家人的衣裳,就说:“既住在寺里面,并且穿了出家人的衣裳,而不即出家,那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所以还是赶紧剃度好。”李叔同最终在1918年农历七月十三日剃度,落发为僧。

马一浮提倡佛法,自己却只是居士,且用佛法来理解儒学,也常常说,信佛不一定要出家。事实上,民国时期的许多名士都有读经的习惯,却并不出家。

号称章疯子,敢骂光绪皇帝为“小丑”的章太炎读佛经,嬉笑怒骂的斗士鲁迅也读佛经,因为佛经可以抚慰心灵,做一种权宜的稳遁。但真正要抛撇妻孥,去忍受寂寞、苦守古佛青灯,他们是做不来的。所以,他们也有隐逸的想法,却难以实现。

李叔同不同,除了作为儒者内心的痛苦之外,还有更多让他抛弃尘世的理由。

李叔同的父亲晚年礼佛,常常请僧人到家中诵经和拜忏。而临去世的时候,更是延请高僧,在病榻前反复诵念《金钢经》,整个丧事期间,按照老人的嘱咐,逐日分班诵经,送他往西天。

每逢这种场合,他都会与年纪相仿的侄儿李圣章扮和尚,用床罩做僧衣,口诵佛号。而年级稍大的时候,更是自封“大和尚”。

家里一位姓刘乳母,也常常教李叔同背诵《名贤集》中的格言诗,如“高头白马万两金,不是亲来强求亲。一朝马死黄金尽,亲者如同陌路人”。荣华尽头是悲哀的意思,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所以,13岁的李叔同就能写出“人生犹似西山月,富贵终如草上霜”的诗句,佛意十足。用佛学的眼光看,他已经具备通达佛门的“根器”和法缘了。

和他相对照的是,鲁迅的童年也有类似的经历,他曾经拜过一个和尚为师,并取法名为“长庚”。不过,他接触到的是佛经中的因果报应,那些“带复仇性的,比别的一切鬼魂更美、更强的鬼魂”,所以还当过骑马招魂的“义勇鬼”。而老祖母和长妈妈给他讲的故事中,也多太平军等排满的故事。

此外,母亲以及他的日籍妻子也是心头之痛。李叔同奉母至孝,却对母亲有强烈的负罪感。母亲24岁守寡,44岁早逝,用屈辱、痛苦的小妾生活换来了他的快乐童年。李叔同由此对一夫多妻没有好感,他的原配夫人是芥园大街俞家茶庄的小姐,结婚的时候,他18岁,整个婚姻由母亲包办。而在日本期间,他又娶了个日籍女人,这个妻子,他甚至没有留下名字,好事者附会的名字有千叶子、福基、薰子等等。

因此,他难以面对九泉之下的母亲,也同样难以面对异国他乡的弱女子。道德感强烈的李叔同,默默忍受着自责带来的痛苦,最终,他出家为僧,一了百了,“岂为阿女恋尘世,真爱合当断情痴”,正是古代士人们的惯常法门。

所以,遁世说和幻灭说的某些方面是合理的。不过,他的遁世,是为了化解自身内心的道德煎熬,他的幻灭,是对王后将相方面事功的幻灭。但他没有逃避自己的责任,也没有对一切说空。他依旧关注自己的儿子的成长,也终身不敢忘记母亲的养育,而当国难当头的时候,佛门高僧发狮子吼,誓以佛门残躯“殉教”救国。

不过,尽管他从儒家的教条出发出了家,当身处佛门的时候,他还是成了真正的佛教徒。谭嗣同说:“佛教精微者极精微,诞谬者极诞谬。”上至慈禧太后、恭亲王,下至深山贫妇、市井贩夫,用佛教来超度亡灵,祈福避祸、生子发财时,大智大慧如弘一法师,看到就是佛学的精深义理。正如章太炎一句话“佛教的理论,使上智人不能不信;佛教的戒律,使下愚人不能不信。”

除了佛教精深的义理,弘一法师对戒律也很有兴趣,他选择的是戒律最严的律宗。之所以这样,或许是他内心的结依旧不能完全释然。母亲,异国妻子,还有家国之事,都难让人心安。

他的守戒,让人瞠目。以不杀生为例,他对生命的重视达到了精微的程度。据丰子恺回忆,请弘一法师到自己家小坐的时候。法师每次在藤椅上坐下时,都要把椅子摇一摇。屡次三番,丰子恺忍不住问,大师会答:“椅子藤条间,或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要把它们压死。先摇一摇,以便走避。”

修行期间,穿粗布衣衫,一日两餐,不吃菜心、冬笋、香菇,因为这些菜蔬价格比其他的贵。夏丏尊曾赠送一个进口白金水晶眼镜,他转送泉州开元寺,变卖折大洋五百购买米粮,供僧人斋饭。

纵观弘一法师的出家,首先是在儒学的指引下,开始寻求隐逸的生活,而后,佛教拓展了儒学资源中的隐逸方式,让他过着一种完全苦头陀的修行生活,苦其心志,而修其精神。幻灭,挫折,失意,都是幻像。

李叔同出家拒见妻子 妻子跪求相见无果

三十七岁时,李叔同与佛结缘,思索良久,最终决定出家。他将自己多年来视若珍宝的书籍、字画、折扇、金表都赠送给了友人,就连衣服也一件不留。同事、朋友纷纷相劝,他都丝毫不为所动,携带了几件布衣和日常用品就头也不回地去了杭州虎跑寺。

去了之后,他立即换上僧人的衣服,屋子自己动手打扫,支个木板就当床,别人想帮忙,他一律不许。而且只吃素食,就连白菜里加点香菇,他都不会动一下筷子。

为了避免家人阻挠,他事先甚至没有跟妻子沟通。直到他进了寺院,妻子才得知消息,到寺院寻找。可是,无论妻子在房门口如何苦苦哀求,他都避而不见,妻子索性跪在那里不走。见此情景,连同去的人都忍不住落泪,李叔同却只是托人捎了一句:“当作我患虎疫死,不必再念。”

虽然已经出家,但家人并没有忘记他,还是偶尔会写家书来。每逢收到家书,别人都拆开细看,唏嘘不已,李叔同却一眼也不看,托人在信封后面写:“该人业已他往,均原封退还。”别人觉得很奇怪,家书看一下又没事,只要不回就是了,为什么非得退还呢?李叔同答:“既然出家,就当自己死了。如果拆阅,见家中有喜庆事,定会开心,若有不祥事,易引挂怀,还是退了好。”

为了避免亲人朋友打扰,他的禅房上贴着四个字:“虽存若殁”,将所有探访的脚步阻止在门外,真是绝情到极致。

丰子恺说,李叔同是一个“做什么像什么”的人,无论诗词音乐,还是绘画戏剧,他样样认真到极致,就连出家,他也比别人做得决绝、彻底。或许,正是因为做什么事都如此专心,断绝其他念头,他才能成为令人景仰的弘一法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