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云雷

293万浏览    43965参与
人间烟火不如你。

[搬文]德云社

第十四章

张云雷的车刚驶到城门口,突然城墙上跳下来一个人,直接落在车前,司机一惊猛地踩刹车,车头差一公分挨着那人的膝盖。

后座的张云雷正闭目养神,这猛地一刹车,一个没坐稳,头撞上了前座靠背,张云雷疼得“嘶”了一声,正想抬头问怎么回事,就看到杨九郎站在车前,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杨九郎?”张云雷微微一皱眉,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看他这架势,不会是想抢劫吧!

司机这时才刚刚缓过神,慌忙打开车门下车,点头哈腰的一个劲道歉:“九,九爷,没伤着您吧?”

杨九郎也没理他,大步走过去,直接推开他,钻进车里。

“杨九郎!你给我下去!”张云雷皱着眉问他。

杨九郎也没理他,关上车门,启动车子,飞速转了个圈,往回开。

“杨九郎!你...

第十四章

张云雷的车刚驶到城门口,突然城墙上跳下来一个人,直接落在车前,司机一惊猛地踩刹车,车头差一公分挨着那人的膝盖。

后座的张云雷正闭目养神,这猛地一刹车,一个没坐稳,头撞上了前座靠背,张云雷疼得“嘶”了一声,正想抬头问怎么回事,就看到杨九郎站在车前,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杨九郎?”张云雷微微一皱眉,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看他这架势,不会是想抢劫吧!

司机这时才刚刚缓过神,慌忙打开车门下车,点头哈腰的一个劲道歉:“九,九爷,没伤着您吧?”

杨九郎也没理他,大步走过去,直接推开他,钻进车里。

“杨九郎!你给我下去!”张云雷皱着眉问他。

杨九郎也没理他,关上车门,启动车子,飞速转了个圈,往回开。

“杨九郎!你干什么你!”

张云雷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一边骂他,一边握紧了手扶。

他车开的齁快,似乎是把火气发在了车上,张云雷在后座摇摇晃晃的坐不稳,这碰一下,那撞一下的,只能一个劲儿骂他:“杨九郎!你给我停车!”

杨九郎没有停,反倒越开越快,你看这玩意儿能怎么办?张云雷忍着脾气,咬牙切齿的警告他:“我跟你说,你不停我跳车了啊!”

杨九郎听到他那句话,嘴角一扬,笑道:“二爷这是拿我没办法了,跳车都使出来了,你跳车摔得狗吃屎,我可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还真是给他脸了!张云雷彻底被激怒,想都没想,手里的拐棍举起来一下子插过他方向盘中,插进仪表盘中。

方向盘被拐棍挡住无法动弹,车一下子失控了,杨九郎这下子是吓着了,顾不得耍嘴炮,慌忙尽力稳住车身,他可没打算跟张云雷死在这。

张云雷倒是铁了心的不要命了,趁他一慌,从他背后一掌捞住他的脸,杨九郎不得已仰起头,这下看不见了,只能凭感觉控制住方向盘,车逐渐横冲直撞,杨九郎这脚还是没反应过来离开油门。

“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这孩子也是棱啊,这都开始玩儿命了,还是不撒手,摇摇晃晃的摸索到杨九郎的嘴,又伸过另一只手死命的扣住他的嘴角,猛地一拉,杨九郎也是慌了,嘴被抠得老大,口齿不清的说着:“累轰呐!怪中该!(你疯啦!快松开)!”

张云雷也是被他逼急了,死活就是不肯松手,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用尽全力往后一拉,咬着牙怒吼了一句:“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啊!!”

感觉嘴唇已经被撕裂,淌下来血,杨九郎疼得叫了一声,只好先松了方向盘,去掰他的手,一时间车子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街上的行人纷纷四处逃窜,车子撞一下这个摊,撞一下那个摊,最后撞到一面墙上,这才停了下来,车顶盖弹开了,冒着烟是彻底报废了,当秦霄贤赶到的时候,车上的那俩人还在打。

当德云社的众人看到一脸不爽的张云雷和两个嘴角红肿,嘴唇还淌着血丝的杨九郎被秦霄贤带着出现在德云社正厅的时候,全体人员彻底傻住了。

秦霄贤回头看了他俩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郭麒麟说:“这次撞坏了八个摊位,吓到了一条街的人,还撞塌了一堵墙,鉴于仍是张云雷先动手,德云社这次需赔偿两百三十二块大洋。”

栾云平又是第一个站起来,冷冷的撇了他们一眼,慢慢悠悠的说道:“德云社没钱。”

说着背过手又走了,郭麒麟扶着脑袋,看着面前这俩祖宗,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想都不用想,身后的那群守财奴肯定又跑没影了。

秦霄贤也是同情他,又是为难的朝他说:“这回砸的是大街,得往上头交的钱,我可没法再给你通融了。”

郭麒麟仰天长叹一口气,认命的回屋拿钱去了。

传说中的不择手段,还当真是不择手段,这下,张云雷是认定了只要杨九郎活在这世上的一天,自己就真的走不了了,所以他决定,先杀了杨九郎再走!

郭麒麟对于他这个想法只是笑了笑,打心眼里佩服这个人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留下来就好。

近日听说秦皇岛的码头差点被占,最后竟然是张九龄和王九龙带着一群九门弟子赶过去解了围。

占领码头的帮派还不知是哪路人,但这次他们出师不利且损失惨重,倒是得消停一阵子。

德云社总算是在道上挽回了一点面子,要不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敢造次。

这好事得成双啊,今儿早上朱云峰寄来一封信,说是找到了一位世外高人,医术超群,郭麒麟慌忙召集众人凑到明月楼,现在张云雷也回来了,段国琳便对四门监视松减了许多,如今明月楼已经由秦霄贤罩着了,段国琳生了一肚子气,也是拿他没办法。

郭麒麟举着烧饼的信,一脸兴奋的和众人说:“诶,饼哥传来书信,说在天津,找着了可以救我爸的人,就是那老头古怪的很,他搞不定,让我们去一趟。”

张云雷闻言淡定的喝了口茶:“天津?那可是回家了,我与你一同去。”

他这话一出,一旁的杨九郎立刻举手表态:“我也去。”

张云雷瞬间黑了脸,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摔,没好气的说:“我不去了!”

杨九郎笑了笑,也放下手:“那我也不去了。”

“你!”张云雷气急败坏的瞪着他。

未免俩人再打起来,实在是没钱赔了,郭麒麟赶紧挡在俩人中间,和杨九郎说:“我们不过就是去找药,我保证怎么带他去的,怎么带他回来,他要是不肯回来,那我也不干啊。”

杨九郎撇了他一眼,别过脑袋耍无赖道:“我不管,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张云雷一听这话,恼羞成怒,拍桌子就要骂了,一旁的孟鹤堂笑道:“行了,行了,烧饼都搞不定的人,我也想见见,想来近日惹事儿的那些也得修养一阵,天津也不远,一日便能赶回来,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秦霄贤也点点头同意:“好。”

张云雷这才收了手,气呼呼的别过头,抱着胳膊生闷气。

郭麒麟想了想,跟杨九郎说:“既然去寻药,那带上九良一起吧。”

杨九郎冷哼了一声,一脸嫌弃的样子:“就他?平日拽他出屋门都难,更别说去天津了!”

孟鹤堂也想起自家小孩儿那副半死不拉活的样,笑了笑:“这倒是实话,九良不爱动弹,那就让他留在北京,师父身边也算有个照应。”

郭麒麟点点头,也觉得有理。

四门算是差不多回归了,若是父亲的病能好便是皆大欢喜了,郭麒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一脸得期待,说道:“行吧,那大家收拾一下,明儿一早我们就出发。”

第二天早上,众人驱车来了天津,一路上杨九郎非要和张云雷坐同一辆,一时间打起来,差一点又报废一辆车。

车驶到天津城门口,朱云峰早早的候在哪,看到他们,慌忙迎上来:“诶呦!你们可算来了!”

说着看到他们这一大群人,又愣了一下:“怎么都来了?”

郭麒麟没功夫和他瞎扯,赶紧拽着他的胳膊问道:“哥,你先别管这个,赶紧告我你说的人在哪儿呢?”

朱云峰看到他们中许久未见的张云雷正一脸激动的要凑过去叙旧,让郭麒麟一拽,只好先作罢,领着他们往城中走:“我带你们去。”

“既然是在天津,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世外高人?”路上张云雷忍不住问了出来。

“嗨!这老头儿到处跑,我追了他大半个中国,这才赶上了他。”朱云峰说着,扒拉了一下张云雷的胳膊,贱兮兮的问道:“辫儿,想哥了不?”

张云雷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一旁的杨九郎也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众人走了几分钟,最后来到一家药铺前。

“聚源堂。”郭麒麟看着这药铺的名字,微微皱了皱眉:“这名儿听着也不像个药铺,倒像是个当铺啊?”

“但愿世间皆是病,不愁架上药生尘。”杨九郎也走到门口,看着门两侧的牌匾念出来,念完忍不住皱眉嫌弃的骂了句:“什么玩意儿?就这两块匾挂上去,这店还不黄呐?”

孟鹤堂也觉得蹊跷,走到张云雷旁边,看着药铺,仰着头夸张的闻了闻,笑着说了句:“恩,我闻到了奸商的味道。”

张云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这家药铺,倒是挺感兴趣的笑了笑:“倒是有趣。”

“这都日上三竿了,这家店怎么还不开门啊?”郭麒麟说着,就要上去敲门。

“诶!你别急!”朱云峰拉住他,跟他解释道:“这家店的老板叫高峰,是个怪人,每天中午才开门,差一分钟都不开。”

郭麒麟听他这话,越来越觉得奇怪,不禁开始怀疑:“就这样的人真的能救我爸啊?”

朱云峰也微微皱了皱眉:“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这个高峰,七岁开蒙,九岁才识字,至今年近四十却只背过了一本《本草纲目》,说什么背那么多书没用,一本刚刚好,游历四方,最后在这开了一家药铺。”

郭麒麟闻言,霎时瞪大了眼睛,问道:“不是郎中?”

朱云峰摇了摇头,语气深沉道:“不,只是药铺的老板。”

张云雷听着他们的话,微微皱了皱眉,最应该提防那些只读一本书的人,这个高峰肯定不简单。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他到中午!”


yanzihuitina

不会修图和调色,自己瞎弄的,(ps不要骂我)抱图的小可爱记得出个声儿!

不会修图和调色,自己瞎弄的,(ps不要骂我)抱图的小可爱记得出个声儿!

林柒

【德云社】那是角儿 我们的角儿

*依旧是熬夜班玩游戏玩一半脑子里蹿出来的想法

  每次都是脑子里一下子的想法 表达的不是很清楚

*想法是我的 请勿上升蒸煮 谢谢!


1.

  小辫儿

  你看看

  毁了你的

  总归是你宠到没边的这些姑娘们


2.

  小孟儿

  你看看

  你所谓的十年沉浮

  总归比不上这些姑娘们喜新厌旧的程度


3.

  少班主

  你看看

  你的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总归还是让你融不进演艺圈也疏远了相声界...


*依旧是熬夜班玩游戏玩一半脑子里蹿出来的想法

  每次都是脑子里一下子的想法 表达的不是很清楚

*想法是我的 请勿上升蒸煮 谢谢!




1.

  小辫儿

  你看看

  毁了你的

  总归是你宠到没边的这些姑娘们



2.

  小孟儿

  你看看

  你所谓的十年沉浮

  总归比不上这些姑娘们喜新厌旧的程度



3.

  少班主

  你看看

  你的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总归还是让你融不进演艺圈也疏远了相声界




我觉得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小辫儿,糖糖跟少班主了

我这人的日常就比较丧,有时候一个不知道什么点的点就戳中泪点了

我很想写小甜饼

但是抱歉 我觉得我的生活还不够甜

所以 咱都到lof上来看文了

就别找什么自我存在感了



以上,感谢!



_青临念风起

风景这么好,我们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截,路的确是弯曲了一点,但有什么关系?我们最终会到达罗马。 ​​​

风景这么好,我们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截,路的确是弯曲了一点,但有什么关系?我们最终会到达罗马。 ​​​

闲云野鹤

【九辫】杨总,有场恋爱需要你谈一下

霸道总裁馕❌新手助理辫儿


一个预告 可能是个中篇


虽然像这种题材的很多 但还是想尝试一下自己的风格


新手写文 多多关照 不喜勿喷 幼儿园文笔


所有的爱来自九辫


主要讲馕总是个弯的 小辫儿是个直的 看小羊总如何掰弯小辫儿 各种调戏各种撩 可能还会有🚓🚕🚗


深夜发预告 会有人看吗 没人看我自己看

霸道总裁馕❌新手助理辫儿


一个预告 可能是个中篇


虽然像这种题材的很多 但还是想尝试一下自己的风格


新手写文 多多关照 不喜勿喷 幼儿园文笔


所有的爱来自九辫


主要讲馕总是个弯的 小辫儿是个直的 看小羊总如何掰弯小辫儿 各种调戏各种撩 可能还会有🚓🚕🚗


深夜发预告 会有人看吗 没人看我自己看


闲云野鹤

【九辫】杨先生,买束花吗(一发完)

纯属脑洞❌勿上升真人

新人写文❌多多关照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幼儿园文笔

花店老板辫❌难搞顾客馕

正文

1

  张云雷从小就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对花草也有所研究。这不,在25岁那年开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这两年店里顾客人来人往也很多,张云雷这人也好相处,老顾客都亲切的叫他张小辫儿。

  可这花店老板今年27了,别说女朋友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有几个好心的顾客给辫儿张罗着介绍对象,可这小辫儿没一个满意的,这事自然也就没人提起了

2

  急急忙忙跑进来一男的

“老板,有什么适合给妈妈过生日送的花吗?”

小眼睛男人抬头对上小辫儿那双星眸,愣了下...

纯属脑洞❌勿上升真人

新人写文❌多多关照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幼儿园文笔

花店老板辫❌难搞顾客馕

正文

1

  张云雷从小就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对花草也有所研究。这不,在25岁那年开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这两年店里顾客人来人往也很多,张云雷这人也好相处,老顾客都亲切的叫他张小辫儿。

  可这花店老板今年27了,别说女朋友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有几个好心的顾客给辫儿张罗着介绍对象,可这小辫儿没一个满意的,这事自然也就没人提起了

2

  急急忙忙跑进来一男的

“老板,有什么适合给妈妈过生日送的花吗?”

小眼睛男人抬头对上小辫儿那双星眸,愣了下,一瞬间也不知所措,这老板还挺清秀。只听对面明亮的声音想起

“火百合加上康乃馨的组合,能表达出自己对于母亲恩情的感激,感谢母亲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希望母亲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够过的更好。”

“先生?!先生?!”

辫儿的手在杨九郎面前晃悠了几下才缓过神来,吞吞吐吐道“就...就这束了,老板加个微信呗,我把钱转给你”

“扫这个就行了”

“不嘛,下次买花还找你啊,加个微信嘛”

成功拿到微信,杨九郎出门时上扬的嘴角只有杨九郎自己知道

3

  有了张云雷微信,杨九郎天天买花,不知道送给谁的,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可咱张老板是谁啊?这小眼巴叉的天天来找他,天天和他腻在一起,张云雷也倒不建议,反而每天还有点期待这小眼睛来找他呢,两人相处模式也不像老板顾客了,反倒像是小媳妇天天等着丈夫回来,张云雷的洁癖根本不对杨九郎开放,天天在一起根本不觉得腻,晚上回家还舍不得呢,渐渐也就习惯了,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终于张云雷问出口了

“杨先生,请问你买这么多花送给谁呢,我有点好奇”

杨九郎正手低着下巴盯着张云雷,眼里说不出的爱意

“送给谁你就别管了,我做你生意还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这儿这么多花店干嘛非来我这”

张云雷上扬的嘴角被杨九郎察觉到了

“因为你啊”

说完直视张云雷的眼睛,可张云雷眼神逃避,耳根蹭的一下就红起来了,扭过头背着杨九郎

“我可告诉你了,追我可是很难的”

4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张云雷对杨九郎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他明明爱的死去活来,却不敢明目张胆,他知道喜欢上一个男人是错的,但还是有一种冲动想要告诉他,我喜欢你,张云雷想了很多,不能再让杨九郎来店里了,否则真的就一错再错了

杨九郎也是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男人,可他就是喜欢张云雷,第一次见面就喜欢,是想要和他结婚的那种喜欢,杨九郎第一次这么认真,他决定了,要告诉他

5

  这天,张云雷等了很久,杨九郎没有来,心里很难受,明明嘴上说着以后都别让他来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期待

刚关上店门,就被一个黑影笼罩上来,把张云雷抵在门上,双腿被他盘在腰上,两人鼻子抵着鼻子

“怎么,不过我就晚来了,张老板表情很不对劲啊,是不是期待我来呢”

可能是路灯的原因吧,加上小辫儿脸上的红晕,别提有多可爱多诱人了,

“我...”没等张云雷说话,两片嘴唇贴合,唇齿缠绵,很久很久 ,直到张云雷喘不过气,杨九郎才舍得放开

“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没音儿

“我只问一遍”

“要”

6

  小两口的夫妻生活开始了,白天两人在花店一起忙活,空闲下来还不忘拉着张云雷左一个亲亲右一个亲亲,别提多腻歪了

晚上回到家,杨九郎亲自下厨,每次都吃的精光

“我们小辫儿胃口还不小啊”

“小眼巴查的,那你也不能不要我,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好,这辈子你就别想逃了”

end

睡不着发个文...有人看吗

Kai
〈花为媒〉“行风流,动风流,行...

〈花为媒〉“行风流,动风流,行动怎么那么风流”

〈花为媒〉“行风流,动风流,行动怎么那么风流”

木鹤龄

【九辫】春眠不觉筱

🚄🚅🚓🚕🚗🚙🚚

张筱春x李二彪

民国故事

还有可怜的郭麒麟同学【戏院老板】

评论链接上车

🚄🚅🚓🚕🚗🚙🚚

张筱春x李二彪

民国故事

还有可怜的郭麒麟同学【戏院老板】

评论链接上车


陌于-

【张云雷×原创女主】我最爱的上海小姑娘

写在前面:

1小萌新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有什么问题欢迎私信告诉我,我改正,但不要发在评论区里,我脸皮薄

2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一切都是自己歪歪❗❗❗

3第一人称,1k小短文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小姑娘。上海是个大城市,作为一个上海人,按理来说是不会到别的省市去打拼的。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一狠心,考了个北京的大学,跑北京北漂去了。

和很多人不一样,我一个人在北京过的日子不太苦,父母那边会寄来点生活费,日子过的不算紧巴。

我和张云雷认识的时候才14年,他还没有现在这么出名,还在小园子里摸爬滚打。

要说认识的契机呢,也是缘分,我朋友也是他朋友,这朋友有次请吃饭,我俩就...

写在前面:

1小萌新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有什么问题欢迎私信告诉我,我改正,但不要发在评论区里,我脸皮薄

2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一切都是自己歪歪❗❗❗

3第一人称,1k小短文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小姑娘。上海是个大城市,作为一个上海人,按理来说是不会到别的省市去打拼的。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一狠心,考了个北京的大学,跑北京北漂去了。

和很多人不一样,我一个人在北京过的日子不太苦,父母那边会寄来点生活费,日子过的不算紧巴。



我和张云雷认识的时候才14年,他还没有现在这么出名,还在小园子里摸爬滚打。

要说认识的契机呢,也是缘分,我朋友也是他朋友,这朋友有次请吃饭,我俩就坐一起了,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然后大家一来一往的,日久生情,水到渠成的就在一起了。

我没课的时候就跟他到后台,在侧幕条看着他在台上说相声,心里真的是骄傲极辽,我家男人(儿子)怎么这么优秀。

等我大学毕业我俩就住一块了。



这爷们儿呀,脾气挺大,别人评价说他跟个炮仗似得,一点就着,不过对我他总是会用最温柔的态度,因为我脾气比他更大,而且一动不动就回上海去了。

有一次他似乎在哪受了气,哪不顺心,就凶了我一句,我当时两行泪就下来了,哭着给他放狠话“分手吧张磊”就跑回上海去了。

我走的时候没告诉他,还把他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人又找不着,电话又不接,这位祖宗急了,问我同学才知道我回娘家了,然后立马飞来上海找我了。

我其实也没有想分手,就是小姑娘闹脾气。一看到张云雷来了,就立马哭的梨花带雨的,被他抱在怀里哄了好久。

然后我俩回了北京,从此我就被当成祖宗一样哄着了。



16年出事儿那天,我因为工作没有在他身边。我不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的,大家合力瞒着我,怕我承受不住。纸终究包不住火,我还是知道了,那时候,我似乎是一瞬间就长大了,没有大家想象中的痛苦嚎啕。直到在ICU见着张云雷,才流下了第一滴泪。

张云雷醒的时候,我就趴在他床头。我看见他醒了,立马两行泪下来了,这祖宗可倒好,对我说“哭嘛呢?你男人又没死。”

我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祖宗,变成了一个全能的妇女(不是)。

张云雷似乎更腻古了,一有时间就和我粘一块儿,我也任由他对我腻古,这是我失而复得的宝贝,必须好好捧在手心里。



张云雷去上海给大林的少帅出征助演,我正好跟着他回上海。

我之前心血来潮抢了这场的票,位置很好,在第二排中间的位置,台上很容易就能看到我。果不其然,这位爷看着我了,整场眼神一直往我这儿飘。

返场的时候,大林小朋友在台上说到“嫁到上海”的,台上的张云雷突然冲着我深情款款地唱“我最爱的上海小姑娘”。

到了后台,张老师笑嘻嘻的过来,嘴里唱着“我最爱的上海小姑娘”。

我嘴上嫌弃,可通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内心的喜悦,嘿,这爷们儿对我说情话了喂。




一通瞎胡扯,多担待,可能有后续吧……


Cloud&Thunder

嗯...画了一个娃图,想问问有人想拼团的吗?我问的娃厂都有最低起订量...娃衣暂定一套大褂,和一套蓝毛领子那件衣服(:3_ヽ)_但蓝毛领子还没画出来……
如果想要的人多的话我就去问娃厂打样(:3_ヽ)_真的好想自己做一只小狐狸磊呜呜呜呜

ps:日常不用老福特,注册账号就是为了问这个....如果真要做,会告诉你们微博账号让你们查粉籍的(:3_ヽ)_

嗯...画了一个娃图,想问问有人想拼团的吗?我问的娃厂都有最低起订量...娃衣暂定一套大褂,和一套蓝毛领子那件衣服(:3_ヽ)_但蓝毛领子还没画出来……
如果想要的人多的话我就去问娃厂打样(:3_ヽ)_真的好想自己做一只小狐狸磊呜呜呜呜

ps:日常不用老福特,注册账号就是为了问这个....如果真要做,会告诉你们微博账号让你们查粉籍的(:3_ヽ)_

吃不起车厘子的木

【九辫儿】念(非abo生子,温柔辫儿)

occ严重我的锅

很久不更

文笔渣

想要评论
评论

occ严重我的锅

很久不更

文笔渣

想要评论
评论

曲终人散盼君来

民国往事(又名:霸道少爷俏戏子)十五

过渡,小杨司令准备上线

……………………………………………………………………………………

五四运动爆发,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开始了。军阀、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还有外国势力。这时候的天津城可不是什么享乐之地。

杨家作为天津城最大的军阀势力,本就和北洋军阀不和,在这乱世之下,更不可能坐以待毙。于是,杨司令趁着新风潮,准备和北平的段先生斗上一斗。

学生运动兴起,段先生召集各地的司令到北平开会,这便是杨家脱离北洋军阀的契机。杨司令拒不进北平,段先生下令撤去他司令之职。

杨司令联系了同在北平驻扎的李司令,两人商量联手推翻段先生,又让大儿子带一队亲兵往东北去,准备和张作霖谈合作。

杨九郎一开始并不同意他父亲这样贸然出...

过渡,小杨司令准备上线

……………………………………………………………………………………

五四运动爆发,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开始了。军阀、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还有外国势力。这时候的天津城可不是什么享乐之地。

杨家作为天津城最大的军阀势力,本就和北洋军阀不和,在这乱世之下,更不可能坐以待毙。于是,杨司令趁着新风潮,准备和北平的段先生斗上一斗。

学生运动兴起,段先生召集各地的司令到北平开会,这便是杨家脱离北洋军阀的契机。杨司令拒不进北平,段先生下令撤去他司令之职。

杨司令联系了同在北平驻扎的李司令,两人商量联手推翻段先生,又让大儿子带一队亲兵往东北去,准备和张作霖谈合作。

杨九郎一开始并不同意他父亲这样贸然出兵,但是杨司令坚持。其实从势力上说,杨家确实还是弱点,但是他们先是得罪了梁司令,又赶上了学生运动这个新浪潮,这个时机也算是合适的。

杨司令带兵前往北平,杨家大少爷带人去了东北,天津城就剩下杨九郎和他二哥。

………………………………

“怎么了?你这不吃饭我多心疼啊。”张云雷看着一脸愁容的杨九郎。

“没事,我就是担心。”

“你爹毕竟是个司令,打仗可比你有经验,没事的。”

“我总觉得不该冒这个险。”

“要不我陪你去北平看看情况吧。”

“算了,咱俩就别去捣乱了,明天我派人去问问吧。”

“放心吧,你尝尝这个,这个可好吃了。”

“你先把你自己喂饱吧,就别管我了。”

“我这是为谁好啊,没良心的。”

……

原本是张云雷在宽慰九郎,结果说着说着就变成了秀恩爱现场,直到有人看不下去了。

“以后你俩出去吃,不要跟我们一起吃饭了。”桃班主绷着脸说。

旁边以同款姿势端着碗的麒麟和佟阳点了点头。

年龄大一点的孟鹤堂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给周九良夹了菜之后,还一脸淡定的劝班主,“习惯就好”。

………………………………

事实证明杨九郎在军校读的那几年书并没有白读,这个造反的时机确实不对,杨司令到了北平就被扣下了。原来在北平和杨司令打掩护的李司令早就被段先生盯上了,所以两个人还没动手就先后被抓了。

李九春算是从北平逃出来的,他外地的朋友并不多,所以只能奔杨九郎这了。

为了掩人耳目,杨九郎把李九春安排在了云升戏院。

“辫儿,这是我兄弟九春,他家出了点事,先安顿在你这吧。”

“好。”

张云雷实力展示了自己作为天津第一角儿的气场。李九春一脸崇拜,这人好严肃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杨九郎安排好九春又赶紧回去想办法联系他爹和他大哥,这事他没有告诉张云雷,毕竟这是他家的事情,万一真的有什么问题,他可不能连累雷雷。

………………………………

杨司令这边中计了,杨家大少爷那又能好到哪去呢,张作霖和段祺瑞是好朋友啊,怎么可能会跟杨家合作呢。杨家大少爷到东北还没见到张司令人呢,就被抓起来了。

原本就是想要除掉杨家的势力,本就是给他们下的套,躲是躲不过的。杨九郎搞明白了这些,也就不着急了,只要他爹和大哥人没事,那就够了。

杨九郎和他二哥商量着,说先把家里妻儿老小送去外地避避,然后俩人带着家当分别去救人。家当还没清点完呢,他们安排在北平的人就来报了,杨司令已经被害了,杨家大哥也没能逃出来。

………………………………

张云雷已经好几天没看到杨九郎了,他一般是不会去杨府那边瞎溜达的,不为别的,就是不想让九郎受人非议。他知道九郎这几天很忙,所以也没去烦他。

李九春昨天被叫去杨府了,一直也没回来,杨九郎也没露面,不知道他们在密谋什么呢,张云雷想。

“辫儿,烧饼今天中午回来,你去火车站接接他吧。”桃班主安排到。

“好,我等会儿就去。”

烧饼是戏院里管活动安排的,因为嗓音条件不太好,所以没有从事唱戏这行,平时戏院的活动安排,包括外地一些演出,都是烧饼安排的。这次他是去外地和其他几个戏院谈事了,今天才刚回来。

………………………………

下了火车,烧饼看见张云雷赶紧拉着他说。

“杨家的事你知道了吗?”

“什么事啊?”

“杨家倒台了,杨司令和杨家大少爷都死了。”

张云雷愣了,这么大的事九郎怎么都不说啊。


卑微小翊看到张老师了吗

【九辫儿】六一

之前名朋当戏发过,我想看看能不能当文。

勿上升正主。


  北京一贯的鬼天气,一开窗户飘的就是来往汽车携卷起来的京五环道上的灰和尾气,雾霾完全在京城安了家,傍晚五六点钟天就遮得半黑。


  临六一那天赶巧要飞专场,我嫌VIP通道麻烦,伸手两指并着一起捻着杨九郎的衣角给他往后扯,我说咱走正常通道吧,也没多少人。


  他哎了一声,退两步到我旁边,张开手搀上我的小臂扶着我往前走,没一会儿又换个地方把着,翻来覆去好几遍。我觉着好笑,就问他,多动症吗你?这么一会儿给我这手臂捏了个大全套了。他扯着唇角抿得平直,然后朝下一撇,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说,我这不是寻思你...

之前名朋当戏发过,我想看看能不能当文。

勿上升正主。


  北京一贯的鬼天气,一开窗户飘的就是来往汽车携卷起来的京五环道上的灰和尾气,雾霾完全在京城安了家,傍晚五六点钟天就遮得半黑。


  临六一那天赶巧要飞专场,我嫌VIP通道麻烦,伸手两指并着一起捻着杨九郎的衣角给他往后扯,我说咱走正常通道吧,也没多少人。


  他哎了一声,退两步到我旁边,张开手搀上我的小臂扶着我往前走,没一会儿又换个地方把着,翻来覆去好几遍。我觉着好笑,就问他,多动症吗你?这么一会儿给我这手臂捏了个大全套了。他扯着唇角抿得平直,然后朝下一撇,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说,我这不是寻思你这小胳膊怎么又瘦了吗,捏捏看是不是错觉。我推他一把,给胳膊举他眼前晃晃,哪儿就小胳膊了,这不是挺好。他就笑,眼睛愈发看不着了。


  过安检时候我起了小孩心思,想走趟安检门,还没过去 电子音就响的老大,五六米开外都听得见。安检员也无奈,从我手里接过证明,手指在键盘上敲得挺有节奏,还不忘了调侃两句,说二爷你非皮这一下干嘛。


  我朝他笑,也没说话,手撑着一边桌子等杨九郎过来,旁边几个通道先过来了几个姑娘,隔老远凑一块叽叽喳喳的,有个胆大的喊了句,二爷,你今儿够皮的。


  我下意识地哎了一声,挑着眼角就笑,呦,今儿都不回家跟我跑啊?你们也甭说,我知道你们又好说,没家,不回了,是吧?她们笑得挺快活,一个姑娘朝我晃手里的机票,带点炫耀的语气,二爷,咱一个飞机的。


  我给手抵在额角,低头笑了好一会儿,也没寻摸出个词儿来说,只能伸手给她们比了个大拇指,牛,太牛了你们。


  登机之后得六点多了,不是大型客机,统共也没多长,能一眼望到头尾的那种。我们这一波也没想着升舱,刚刚巧是经济舱第一排。还没到开灯的时候,可也不太亮了,我嫌看手机累眼睛,就扯着杨九郎的手捏他的手指骨,总被他嘲笑忒幼稚。他突然拍了下我手,说,辫儿看墙上。我顺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机窗外头进来的光铺在墙面上,突然多了个狼头似的影子朝我脸这儿探。


  我笑,一把拍开杨九郎的手,说想不到你还有这特异功能呢。他难得笑得跟小孩儿似的,又用他那俩手摆了好几个型,这不是逗你玩儿呢嘛,儿童节咱也凑一热闹。


  我才意识到今儿是六一,心思一动,顺手抄起一边的手机把电筒打开,朝后头那堆姑娘坐的地方努嘴,喏,咱也逗她们开心开心。他应了一声,在我支着的手机电筒前头比划手影。光的各种奇怪原理给影儿放的特大,我眯着眼睛听后头姑娘们的惊讶声,嘴角就不自觉上挑,扬高点儿声音跟她们说,这是我和翔子给你们的六一礼物。咱小点儿声,别吵着别人。


  天色暗了,暮色流进窗户,像是种温暖却稀薄的液体 给整个机舱里蒙了层保鲜膜似的,连心思都变得鲜活。我晃晃手机,吊着嗓子轻唱出来个韵,正应了太阳落下山的景。


  我瞥见杨九郎笑,他做贼似的凑到窗外打进来的一块月亮光前头,那手和胳膊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灵活,手影照到墙上像条扭动的蛇。我知他是拿我开玩笑,假作恼意推他一把,伸着食指虚指指他。赶巧唱到日思夜想那段儿,他扣着我的手拉到椅子上,学那些姑娘的样,扬写他那一口小奶音接了句辫儿哥哥,然后说,儿童节快乐,永远三岁。我就笑,视线被拉的悠长。


  包里头装的是杨九郎说他特意从他家旁边新开的面包店买的奶黄包,奶香气混在空气里头浓的有些腻人了,我捏着一边儿撕了一半下来放嘴里,忒甜。


  九郎因为看太多回手机,电少的可怜,索性就关了絮絮叨叨跟我讲他今儿上午吃了什么。不外乎是王府井某处炒栗子的甜糯,家旁边市场里大铁锅炒的瓜子的香,机场旁边酒酿圆子的酒香含混着葡萄甜味,他调遣三寸不烂之舌,寻常言语一经渲染便灿若桃花引出满庭芳来,和我手里头这甜腻还糊嗓子的奶黄包形成一强烈对比。


  我反手给剩下的一半塞他嘴里,捻开成包的纸巾抽出来一张擦手上的油,拇指卡着瓶盖拧开瓶水递他嘴边儿,杨淏翔我告诉你,要过儿童节你不知道小孩儿少说话吗?吃就得了,齁死你。


卑微小翊看到张老师了吗

【九辫儿】当初盲狙的国二作文。

可能写的狗屁不通,但我还是想发出来了。

杨先生:

  见字如面。距离上次天津一聚已有一年有余,甚是想念。

  昔年与先生于国家危亡之时相遇于北平茶楼,先生手持惊堂一木长身立于几案之后,任来往嘈杂人声乱语闲言不扰一身浩然,说的是家国情怀民族危亡,诵的是我中华儿女凛然正气。吾心甚惊,与同行一友言:“我等艺人当如是。”友知我意,笑道:“先学做人,再为艺人。”待茶冷人散,吾斗胆上前结识先生,以往日一友人所送西洋怀表与先生,才得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之情。

  东洋倭寇,本与我中华儿女同根同源,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实为豺狼虎豹之徒。下东北,攻北平,烧杀抢掠罔顾人伦。圆明一园...

可能写的狗屁不通,但我还是想发出来了。

杨先生:

  见字如面。距离上次天津一聚已有一年有余,甚是想念。

  昔年与先生于国家危亡之时相遇于北平茶楼,先生手持惊堂一木长身立于几案之后,任来往嘈杂人声乱语闲言不扰一身浩然,说的是家国情怀民族危亡,诵的是我中华儿女凛然正气。吾心甚惊,与同行一友言:“我等艺人当如是。”友知我意,笑道:“先学做人,再为艺人。”待茶冷人散,吾斗胆上前结识先生,以往日一友人所送西洋怀表与先生,才得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之情。

  东洋倭寇,本与我中华儿女同根同源,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实为豺狼虎豹之徒。下东北,攻北平,烧杀抢掠罔顾人伦。圆明一园毁于熊熊烈火,吾心甚痛。还记当日与先生闲叙,谈及此事,先生笑言:“莫若以此入段,既融家国大义于艺唤我国人奋起抵抗之情,又顾我等艺人身份谋众人一乐。”先生大义,吾佩服之至。遂成某年某月某日于某茶楼生如下一段:“公元1860年,北平近郊一动物展馆因管理人员疏忽,百兽之王狮子竟与数只公鸡在圆明园内起舞。”

  某日与梨园一友小酌,友问:“张先生从艺多年,哪位搭档最好?”吾不曾思索,断言道:“当为杨兄,知我者,杨兄也。”友笑,调侃接道:“张先生本为出尘之人,当有杨先生为友方能入世。”

  国共对峙十年终于去岁落下尾声,正值我中华民族谋建国之事,吾心甚悦,觉我华夏民族当以一国之姿立于世界之林。先生祖籍北平,吾之过也,当为北京。上月收到先生来信,字里行间俱为身处外地事务繁多不得亲至开国大典,天津城与北京尚近,吾于是独身往北京城,替先生一看究竟。

  四九城内俱是浩瀚人海,红旗飘飘,人声鼎沸。自豪之感油然生与吾心。昔日封建皇城五星红旗迎风而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欢呼之中。吾不由热泪满眼,独身远离人群对红旗三拜,一拜天地浩荡山河永驻,二拜华夏子弟收我疆土,三拜我与先生难以言表之美好祝愿。

  望吾言行可补先生之憾,待先生琐事尽后归来四九城,吾当与先生把酒言欢,再为搭档说祖宗行当,拜谢衣食父母。

  健康平安。

                                               张云雷

                                     1949年10月1日晚

嫌弃真名

【🔞🚗下雨天】论粉嫩胸前两点的诱惑力06

⭕本次全部由本人个人经验构成,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看。 (自寻亮点)

⭕本次全部由本人个人经验构成,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看。 (自寻亮点)

辛毓燃

第二十八章:【九辫篇】房事

嘿嘿!其实是个自行车!

就发个糖


​...............一楼客房..............

张九龄:真是的!喝那么多酒干嘛呀这是

张九龄拽着王九龙往床上拖

张九龄:你该减肥了

张九龄把王九龙拖到床上,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张九龄:沉

...............二楼堂良卧室............

周九良帮孟鹤堂掖了掖被角

孟鹤堂:话说,我还没见你喝多过呢

周九良:我千杯不醉

孟鹤堂:得了吧

周九良:回头可以试试

.............二楼大林卧室............

郭麒麟:小陶子

郭麒麟挽着陶阳的胳膊

郭麒麟:陶阳来叫哥哥

陶阳:休想

陶阳抽回胳膊,抬手把郭麒麟踢掉的被子重新给他盖上。

郭麒麟:我本来...

嘿嘿!其实是个自行车!

就发个糖


​...............一楼客房..............

张九龄:真是的!喝那么多酒干嘛呀这是

张九龄拽着王九龙往床上拖

张九龄:你该减肥了

张九龄把王九龙拖到床上,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张九龄:沉

...............二楼堂良卧室............

周九良帮孟鹤堂掖了掖被角

孟鹤堂:话说,我还没见你喝多过呢

周九良:我千杯不醉

孟鹤堂:得了吧

周九良:回头可以试试

.............二楼大林卧室............

郭麒麟:小陶子

郭麒麟挽着陶阳的胳膊

郭麒麟:陶阳来叫哥哥

陶阳:休想

陶阳抽回胳膊,抬手把郭麒麟踢掉的被子重新给他盖上。

郭麒麟:我本来就比你大好不好!

陶阳:那你也休想

郭麒麟:陶阳,你就是个骗子

陶阳:我骗你什么了

郭麒麟:你把我骗到你身边,又不要我了

陶阳:是我对你不起,你打我也好骂我也罢,不要折磨自己了好吗

郭麒麟:那你叫声哥来听听

郭麒麟同学你又串台了

陶阳:这辈子你都不可能是我哥哥

郭麒麟:那你是什么

陶阳:是你丈夫

说完吻上大林的唇,只是蜻蜓点水,之后便搂着他安稳的睡去


陈言

有人知道二爷这个唱的是啥吗?
我找了一天没找着
视频是微笑姐

我就是想知道这个歌是啥
太头秃了

有人知道二爷这个唱的是啥吗?
我找了一天没找着
视频是微笑姐

我就是想知道这个歌是啥
太头秃了

默默

终于各方势力将一群傻白甜逼成了云翼战队

终于各方势力将一群傻白甜逼成了云翼战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