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云雷杨九郎

33.6万浏览    4573参与
公子荣一

去一趟湖南卫视,为什么独宠海涛呢。一开始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我喜欢所有能让我想起你的人。

去一趟湖南卫视,为什么独宠海涛呢。一开始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我喜欢所有能让我想起你的人。

海稻
杨师傅的绝技 双手飞馕😝

杨师傅的绝技 双手飞馕😝

杨师傅的绝技 双手飞馕😝

杨老师的小号

《天黑可闭眼 难过可回头》

九辫文儿


仅献给真爱粉


保镖馕x少爷张


一切内容都是作者脑洞


请勿上升真人


甜的甜的甜的 一发完!!!


———————————————


    1.

        你爱自己吗?或者换句话说,你只爱你自己吗?


        若是一年前你问张云雷,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他这人就是性子冷,父母去世的早除了一个别墅一个老管家和一大笔遗产外什么都没留下,所以他认为他这一辈子就只可能爱自己一个人...


九辫文儿


仅献给真爱粉


保镖馕x少爷张


一切内容都是作者脑洞


请勿上升真人


甜的甜的甜的 一发完!!!



———————————————


    1.

        你爱自己吗?或者换句话说,你只爱你自己吗?


        若是一年前你问张云雷,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他这人就是性子冷,父母去世的早除了一个别墅一个老管家和一大笔遗产外什么都没留下,所以他认为他这一辈子就只可能爱自己一个人


        可时间过去了,老管家看着七八岁的小娃娃一步一步长到现在二十六七的年龄,老管家也该退休了,可他实在不放心少爷一个人,所以就精挑细选,给张云雷花重金请了个贴身保镖,这么费心是因为保镖不仅仅要服务雇主,还要照顾雇主,不论是安全上还是生活上


        保镖叫杨九郎,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也算得上是高大魁梧,温柔细心并且聪明伶俐,工作上杨九郎为了保护张云雷大大小小受了好多伤,可他总是笑着说不疼


        实话说,杨九郎除了眼睛小一点儿外还真没有什么令张云雷不满意的地方

        

        2.


        你会爱一个人吗?或者说你会真正只爱一个人吗?


        如果你一年前问杨九郎,他肯定眯着小眼笑嘻嘻的告诉你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可现在,他工作变成了贴身保镖,贴身保姆,贴身保护张云雷一切


        越贴身就越接近,越接近就越了解,越了解,杨九郎就越觉得自己喜欢他,可越觉得自己喜欢他,他就会下意识让自己的远离他


        你问为什么?你有胆子住你老板别墅开你老板车花你老板还妄想着睡你老板吗?


        没遇到张云雷之前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无业游民罢了,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再啃老,就算父母愿意他内心也觉得过意不去了


        好不容易找到工作,薪水那么高待遇那么好,干个七八年在北京都能买套房子,他敢为了一己私欲就堵上这一切吗?


        其实他敢,只是张云雷是个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人,所以他这人还有一大特点就是知足



  3.


      你问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让情愫产生的?有,有好多

        

        比如说这个起床事件:

        

        “咚咚咚……”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可屋子里的人却没有动静,丝毫没有要起床开门的举动


        杨九郎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带着白手套端着一个银质的盘子,里边就是今天的早餐


        “少爷……少爷,该起床了少爷……”磁性低沉的声音从杨九郎嘴里发出,他怕扰了那人美梦,可他更怕他贪睡错过吃饭导致胃疼


        杨九郎皱着眉头等了好久也没人答茬儿,他就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儿,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来


        这么多年来张云雷睡觉前习惯锁门这杨九郎知道,所以杨九郎有这别墅里任何一间房的钥匙这张云雷也知道


        钥匙插进去往右转了几下门就被打开了,房间里暗暗的灯光,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薄荷清香


        杨九郎踩在软软的地毯上,走到床边看见床上的人还在熟睡,笑着无奈的摇摇头,将好几层的窗帘拉开,阳光这才从玻璃窗外透过来


        一时间的光亮让张云雷皱了皱眉

        

        “少爷……起床吃饭了……”


        “不吃……”


        “少爷……吃饭了”


        “我都说了不吃不吃不吃……”


        “……”


        过了好久也没再听见杨九郎说话,张云雷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一个放大了数倍的脸就映入眼帘


        杨九郎坏笑着看着他,半弯着腰一只手给他整理着睡乱的头发,另一只手压在他枕头边


        “少爷再不起床……那我就喂您吃吧……”


        蛊惑人的声音带着热气儿彻彻底底的把张云雷给逗醒了,只见张云雷脸颊微微绯红,稍微有些睡的呆呆的眨着眼睛看着杨九郎


        将杨九郎的手拍在一边儿,奶凶奶凶的回他


        “知……知道了……真啰嗦……起就起嘛”


        4.再比如说这个:下雨事件

        

        天空中突然下起暴雨,出来散步准备走路回家,因为半个小时前让杨九郎开着车去保养了现在人不在自己的身边张云雷被淋了个透心凉


        他可就穿了一个白衬衣,连厚外套都没有,等到了别墅自己身上又冷又湿的,刚回来没两分钟的杨九郎看见立马就打着伞冲过去将人搂进怀里,将外套脱下给人披上


        “少爷,你今天不该让我离开你的……”杨九郎沉着脸语气冷冷的,虽不是什么厉声呵斥,可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他的着急,他的担心,他的心疼


        今天杨九郎本来就不愿意留张云雷一个人在别墅的,可拗不过张云雷的脾气只好答应,没想到这小祖宗竟然散起步来,还是正好要下雨的时候


        “……”张云雷低头没说话,这也是头一次别人说他他没有反击


        因为刚才杨九郎的话里头下意识就在告诉张云雷,只要有他杨九郎在,张云雷的一切都不会有事儿


        张云雷窝在人怀里感受着男人的温暖和心跳,其实一直有这个小眼儿巴叉的在,也挺好


        杨九郎望着张云雷湿透的沾满泥土的鞋子,想了想这人的洁癖劲儿,就直接将伞塞进张云雷手里


        “乖,抬脚……让我把你鞋子给脱掉……先站我鞋上……”


        等人光着脚丫站在自己鞋上时,杨九郎直接将人横抱起来,抱进别墅里找了拖鞋换上


        拿着干毛巾细心的给人擦水,却发现这人上半身被雨淋的早就变得透明,湿答答的头发顺着脖子往下滴水,由于呼吸带动的胸膛的浮动,几个被揭开的扣子漏出的若隐若现的肌肤,和宽大的衬衣底下早就光着的两条大长腿


        杨九郎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表情异样的把毛巾递给张云雷


        “少……少爷我去放洗澡水……您……您先自己擦着……”


        “傻样儿……”张云雷接过毛巾望着杨九郎落荒而逃的背影捂着嘴笑


        5.


        最后这个保镖馕有没有和少爷张在一起呢?当然是肯定的了,最后事情的导火线就是


        白衬衫事件:


        这几天杨九郎好像家里有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张云雷总能听到杨九郎的电话铃声响,以前除了张云雷,杨九郎的电话几乎没被人打过


        可现在电话那头总能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和杨九郎皱着眉头低声说有事在忙的声音


        张云雷想这八成是家里人给杨九郎安排的相亲对象,张云雷气鼓鼓的进了浴室洗澡去了,洗着骂着杨九郎负心汉


        洗完澡随便擦了几下准备出去时,发现自己的浴衣里居然还夹着一件白衬衫,估计是杨九郎收衣服时不小心拿错了,而且这衬衫还是杨九郎的,张云雷狐狸眼睛转了转,将浴袍往水里一丢,就把衬衣给穿上了

        光着腿光着脚在杨九郎面前溜达来溜达去,知道张云雷是故意的,杨九郎都克制住自己不理他


        “九郎……我浴袍你见了吗?”


        “九郎……我有点饿……”


        “九郎……我电脑在哪?”


        最后一句话,彻底击垮了杨九郎的心


        “九郎……我头疼……!!”


        杨九郎闻听急忙过来,把手放在张云雷额头上,轻轻往下一瞄,发现张云雷居然穿的那么撩人,杨九郎鼻血都快喷出来了,觉得自己喉结干,嗓子发紧,轻咳几声开口


        “少爷……要不我带您去医院吧”


        看着杨九郎的样子张云雷却不以为然,本来坐在的人最后直接斜躺在沙发上眉眼含情的望着他

        

        “不用……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好了……”


        “少爷……您……”


        “嘶……头疼啊......”


        “少爷您问吧......”


        “手机里那个……是你对象?”


        “少爷……目前我还……没……”


        “那你想要对象嘛?”


        “……不……不想……”


        “为什么......!?”


        “我只想呆在少爷身边,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那……少爷当你对象好不好?”张云雷一歪头,本来就没扣几个扣子的衬衣的领口就滑落到肩膀,勾人的眼神儿望着杨九郎


        “妈的……”


        杨九郎眯起眼直接将人摁倒在沙发上,用嘴吻上了张云雷的唇,用舌头撬开对方的齿贝疯狂掠夺着他口腔内的每一处,享受着那柔软灵动的舌头带给他的触感


        “嗯……唔……唔啊……”


        “我不要少爷做我对象……”


        “唔……嗯……你……”


        “我要做少爷的一个天黑可闭眼,难过可回头的保镖爱人……保护你一辈子......”



————————————————

        

        


我觉得最近评论的宝宝越来越少


不管

你们要夸我,狠狠的夸我


然后才是晚安❤️


        

        

        

        

        


少侠蔡叽

“我想确定每日挽着同样一双臂”


【九辫】【张云雷×杨九郎】相依为命(生日特辑/甜)


完整版b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895904

不务正业的我(ノ˃̩̩Δ˂̩̩ )ノ


BGM:陈小春-《相依为命》


感谢优酷用户:

锋动琳动

想吃冰淇淋咩有钱


感谢微博用户:

保持围笑好难呢

老鱼u

哇蔡

__世事如烟


不知是否有遗漏,如有遗漏且原作者看到这个视频并对您造成侵权等行为的话,请联系我。

侵删歉

再次感谢!

“我想确定每日挽着同样一双臂”


【九辫】【张云雷×杨九郎】相依为命(生日特辑/甜)


完整版b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895904

不务正业的我(ノ˃̩̩Δ˂̩̩ )ノ


BGM:陈小春-《相依为命》


感谢优酷用户:

锋动琳动

想吃冰淇淋咩有钱


感谢微博用户:

保持围笑好难呢

老鱼u

哇蔡

__世事如烟


不知是否有遗漏,如有遗漏且原作者看到这个视频并对您造成侵权等行为的话,请联系我。

侵删歉

再次感谢!

嘛弥呗呗轰

九辫之有了

请勿上升正主 请勿上升正主 请勿上升正主

在张云雷第n+1次作死后,杨九郎怒了,果断的收拾行李回自己别墅了。

其实要说这事也怪不得杨九郎。

比如一夜高烧不断的某雷,第二日一早终于退烧后,第一件事儿是吃了个哈根达斯的品脱冰淇淋,还外加了两个三明治冰淇淋。

杨九郎买完早点回家,看着垃圾桶里的包装盒气的就差抠着嗓子眼儿让某雷把冰淇淋吐出来。

结果当天中午某雷光荣的又烧了个39.8。

又比如两个人终于有机会亲热一下,正在杨九郎埋头苦干的时候,某雷突然一句东北方言噼里啪啦砸向杨九郎:哎呀妈呀九郎,你整的我太得劲了,九郎你真厉害

杨九郎听完差点萎了,那一刻杨九郎脑袋嗡嗡的,当然,某雷也以第二天难以起床作为结局。

第二天杨...

请勿上升正主 请勿上升正主 请勿上升正主

在张云雷第n+1次作死后,杨九郎怒了,果断的收拾行李回自己别墅了。

其实要说这事也怪不得杨九郎。

比如一夜高烧不断的某雷,第二日一早终于退烧后,第一件事儿是吃了个哈根达斯的品脱冰淇淋,还外加了两个三明治冰淇淋。

杨九郎买完早点回家,看着垃圾桶里的包装盒气的就差抠着嗓子眼儿让某雷把冰淇淋吐出来。

结果当天中午某雷光荣的又烧了个39.8。

又比如两个人终于有机会亲热一下,正在杨九郎埋头苦干的时候,某雷突然一句东北方言噼里啪啦砸向杨九郎:哎呀妈呀九郎,你整的我太得劲了,九郎你真厉害

杨九郎听完差点萎了,那一刻杨九郎脑袋嗡嗡的,当然,某雷也以第二天难以起床作为结局。

第二天杨九郎就把张云雷手机里宋晓峰的微信删了…

再比如某雷死活要给杨九郎炒菜,结果光荣的把一个麦森的盘子给cei了,这也就罢了,某雷捡盘子的尸体时还割了手。

杨九郎发现时,某雷伸着滴血的手傻乐着看杨九郎说了句:快给我拍张照片,这可是被一万块的盘子割的手啊。

杨九郎气的想把家里所有超百元的盘子都摔了。

又再比如某雷录节目的空档跟组里的人聊天,聊天也就罢了还专挑小姑娘聊,挑小姑娘聊也就罢了,还聊理想型,聊理想型也就罢了,某雷居然跟哪个小姑娘聊就说哪个是理想型……

杨九郎觉着自己头上的两撮毛都在冒着绿光,刺瞎眼那种。

终于,在一次夜里三点,某雷还在笑眯眯跟不知道是谁的女性聊天后,杨九郎果断收拾行李就走,留下不明所以的张云雷。

张云雷在没心没肺过了三天后终于发现事情不对,杨九郎是真走了不回来了。

张云雷打电话给杨九郎,杨九郎生平第一次拒接,拒接!

要知道自打俩人认识以来,杨九郎从来不会主动关机,手机24小时为他开机,更别说拒接他的电话。

张云雷直接冲到杨九郎家,在敲门几下无果后,张云雷果断回车里拿了工具箱,砸开了杨九郎家的大门。

杨九郎穿着浴袍,一脸懵逼的看着被砸开的门。

张云雷手拎工具箱,看着杨九郎,优雅的说了句嗨。

杨九郎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闭了闭眼睛,转身回浴室,边走边告诉自己眼前的都是幻觉。

张云雷一把抓住杨九郎“杨九郎你抛妻弃子”边说边扯杨九郎

张云雷一用力,手上突然多了件白色的…浴袍

杨九郎缓缓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缓缓转头看着张云雷手里的浴袍,再看一眼被砸的大门外缓缓驶过的汽车…

杨九郎觉的,得,这别墅估计是住不了了,估摸着邻居都得觉着自己是变态,大白天不穿衣服。

杨九郎拿过张云雷手里的浴袍穿上。

张云雷深刻的意识到最近八成是惹杨九郎不高兴了,整个人乖乖巧巧的坐在杨九郎身旁

“九郎,我给你做了晚饭,咱们回家吧”

杨九郎一挑眉“您又cei了几个上万的盘子碗?这回没拍个照?”

“那…那…哎呀…九郎我发烧了”张云雷靠着沙发装柔弱,眼睛偷偷瞄着杨九郎

杨九郎冷哼一声“冰箱里的哈根达斯还能剩个包装纸儿吗?”

“九郎~”张老师靠着杨九郎的肩膀蹭蹭

“怎么着?不来点儿东北话了?”

“杨九郎,你跟不跟我回家!”张云雷瞪着眼睛

“不回”杨九郎回的那叫一个干脆

张云雷看杨九郎软硬不吃,再也不是那个好哄的杨九郎了。

“杨九郎你变心了,我哄你你都不顺着台阶下了”张云雷委屈巴巴的看着杨九郎

杨九郎心里这个气啊,气自己不争气,自家祖宗一委屈自己就怂。

杨九郎刚要哄,突然想起来离家出走的原因。

你说咱这头上都青青大草原了,这必须得问清缘由不是。

杨九郎虎着脸“你说,你那天半夜不睡觉跟谁聊天?还是个女的”

“女的?”张云雷眨巴眨巴眼“咱妈啊”

“你妈不是那头像,你甭蒙我”

“不是我妈,是你妈”

“我…我妈……好像……有点像,不是你大半夜不睡觉跟我妈脸什么天儿”

“聊怀孕四周的注意事项”

“你说你半夜聊怀孕……”杨九郎愣了一秒,以一个叫小番的嗓门喊道“怀孕??你有了?”

张云雷指指自己的肚子“好像是那么回事”

杨九郎扯着嗓子喊“我要当爹了?哈哈哈我要当爹了”一把抱起张云雷上车回家。

几天后,张某雷继续作妖的日常。

杨九郎一脸溺爱的看着自家祖宗,唉,这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媳妇有了哈哈哈。


小千千
[cp]微信有个新的九辫儿群~...

[cp]微信有个新的九辫儿群~是散粉嗷
群名有待商确[允悲]
要求:
年龄不限(00后最好 因为我00后[doge])
地域限制 最好是北京的
要一直爱九辫儿
不收唯粉
扫码进群〔密码是九辫儿第一次合作日期〕
进群之后加我微信 须通过考核(不难哦)
欢迎小姐姐们来造作~
#张云雷[超话]##杨九郎[超话]# ​​​[/cp]

[cp]微信有个新的九辫儿群~是散粉嗷
群名有待商确[允悲]
要求:
年龄不限(00后最好 因为我00后[doge])
地域限制 最好是北京的
要一直爱九辫儿
不收唯粉
扫码进群〔密码是九辫儿第一次合作日期〕
进群之后加我微信 须通过考核(不难哦)
欢迎小姐姐们来造作~
#张云雷[超话]##杨九郎[超话]# ​​​[/cp]

洛烟殇_Sweet

肝完这章了,第一次看到一张图的时候就被戳中了小心脏。
那种暖暖的感觉,但是我没刻出原图的细腻和温暖……
描图技术严重需要加强

入章坑时间不短了,技术没有多好,但是让我找到了表达我对我喜欢的事物的方式

原图来自 @Vivi 大大,大大的每一幅画作都超级喜欢,其中最偏爱这一幅。万分感谢大大的授权❤️

肝完这章了,第一次看到一张图的时候就被戳中了小心脏。
那种暖暖的感觉,但是我没刻出原图的细腻和温暖……
描图技术严重需要加强

入章坑时间不短了,技术没有多好,但是让我找到了表达我对我喜欢的事物的方式

原图来自 @Vivi 大大,大大的每一幅画作都超级喜欢,其中最偏爱这一幅。万分感谢大大的授权❤️

我家阿仓在睡觉

免费进群不考核的机会来啦!
“德云天地会”:兄弟们入会吗?[酷仔]谈天说地的好帮派就在德云天地会!一月末的主题“红楼梦”的头衔哦🙈💖

免费进群不考核的机会来啦!
“德云天地会”:兄弟们入会吗?[酷仔]谈天说地的好帮派就在德云天地会!一月末的主题“红楼梦”的头衔哦🙈💖

左左

一逗一捧一辈子(三)

同名文,纯属本人思想,不可上升蒸煮,不可纠结时间事件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张云雷听见九郎的声音,抬头就看着一个小胖子,白白的眼睛还小,看着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拿着个词本坐到了自己对面,“啊,你好,你这是看词呢?什么活啊”张云雷放下手里的快板,心里想着,这眼睛实在是小,低头看本子以为睡着了呢。


“是歪唱,我给冯爷捧”


“给大哥捧啊,那真是挺厉害的,怎么样觉得难接吗?”


“还挺好的,不难接,他说的顺嘴,我接的也顺”


“行,好好干,大哥能耐有...

同名文,纯属本人思想,不可上升蒸煮,不可纠结时间事件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张云雷听见九郎的声音,抬头就看着一个小胖子,白白的眼睛还小,看着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拿着个词本坐到了自己对面,“啊,你好,你这是看词呢?什么活啊”张云雷放下手里的快板,心里想着,这眼睛实在是小,低头看本子以为睡着了呢。

 

“是歪唱,我给冯爷捧”

 

“给大哥捧啊,那真是挺厉害的,怎么样觉得难接吗?”

 

“还挺好的,不难接,他说的顺嘴,我接的也顺”

 

“行,好好干,大哥能耐有的是呢,你且学着点”

 

“哎哎,得嘞”杨九郎乐呵呵的答应着,他发现这位师哥好像还挺好说话的。接着就问出来自己刚才一直纳闷的问题“师哥,我进德云社学的第一段唱是鹬蚌相争,跟录音磁带学的,是您唱的吗”


“嗯?”张云雷愣了一小下随后反应过来,应该是倒仓前自己唱过的,那时候师傅让唱,自己就放开了嗓子唱,大段大段的词好像刻在脑子里似的,张嘴就来。这几年在外面打工,什么都干过了,台球厅擦过球,麦当劳里当过服务员,西单轮滑场给人家磨过蜡,当过话务员,当过驻唱,好像所有职业都尝试过了,不敢回家,不能回家,怕自己回家了就不愿意再离开了,12块钱的拉面舍不得吃,再便宜旅店也不舍得住。换了多少个工作,没一个长久的,也没有一个适合的。这次姐姐姐夫给自己带回来,就是想让自己重新上台。

 

张云雷心里明镜似的,打小儿他就是个有想法的,什么东西非得自己想明白了算,你的道理我都懂,但是得给我时间让我自己想明白。这次其实姐姐不来找,自己也最多再挺一年就得回来重新说相声,这么多年哪天自己没偷偷的唱过太平歌词,哪天上班路上自己没悄悄的背过贯口,小时候嗓子坏了脾气上来就说离开,唱不好了也就不说相声了,十几岁的傲气这么多年过去早磨的渣子都不剩了,娃娃腿儿的东西哪能说忘就忘啊,这些个话他憋着不能说也没地方说去。

 

杨九郎看见这个师哥半天没说话,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哪问的不对,想再说一句,但看着张云雷低着头也不说话,不像生气也不像不生气的样子,实在是没辙。

 

张云雷被这个眼睛小的师弟一句话引着想起来这些年的事,感觉其实挺不容易的,不过现在回来了,挺好。想着想着想明白了,这一抬头就看着对面的小眼睛偷瞄,就是那种想看看自己,又不太敢一直看……就那么一眨一眨的还挺好玩的。

 

张云雷一下子乐了,逗杨九郎“你看什么呢小眼八叉的”

 

“啊,啊?没看啥,我突然觉的,那个,师哥你听的懂中文啊”杨九郎见张云雷一下子又好像没事人似的,还盯着自己看也懵了,抬头看着师哥一脑袋黄毛,捧哏的潜意识让自己顺口说出来了这句话。

 

“萨瓦迪卡,欢迎大家,你猜我听得懂中文吗~~~”张云雷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看着杨九郎说。

 

九郎歪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师哥,突然发现这个师哥眼睛真的漂亮,好看,好像有星星,就这么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声音也是出奇的好听,好像比孟哥的声音还好。

 

张云雷看着对面傻了的小眼睛,嘿嘿一笑接着说到“你刚才说的鹬蚌相争,应该是以前唱的啊,师傅给录下来了,怎么了”

 

“啊,没有,就是刚才听您说话声就觉得耳熟,刚想起来是听磁带的声音,我就问问,问问”

 

张云雷挺诧异的,倒仓这么长时间,嗓音变化挺大,这还能听着耳熟应该是没少听录音,“那都多久前了,录音那会儿还没倒仓呢,现在不行了,声都变了”

 

“是变了点,但是更好听了,师哥您会唱一首歌,歌名儿叫听不到吗?”九郎平时是个活泼的,这会儿逮着这个师哥又莫名的觉得亲近,没忍住就问出来了。其实如果换了二一个人,九郎可能不会这么直接问出来,毕竟人家是云字的大师哥,这么直接问挺不好的。

 

张云雷听着这个问法乐了,这还是头一次遇着,第一次见面就跟他点歌的,不过说起来自己好像也没那么反感,想了想问了句“五月天的那个?夜,黑夜,寂寞的夜里…是这个吗?…”

 

“是是是,对,就是这个,,,师哥,,你唱的比孟哥好听”九郎听着熟悉的歌特高兴,坐着转椅原地转了一圈。

 

“好听吧,比孟孟唱的好听那是必须的”张云雷看着这个听了句歌就高兴半天的小眼睛也乐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合眼缘的话,那九郎就是合了张云雷的眼了,说实话他从小师弟就不少,比他大的比他小的反正后来的统统叫他师哥。也不是没有觉得他唱的好就巴结讨好的,但是他都没理过,除了这大林烧饼他们这些个发小,其他人他也不愿意多说话……可是今天这个小胖子,小眼睛好像特讨人喜欢。反正张云雷是喜欢,喜欢的表现就是,,,加个微信吧


杨九郎笑嘻嘻的拿着加了微信的手机,特意备注好了!云雷师哥。而张云雷的备注也非常简单,小眼八叉


“小辫儿?真来了啊,我以为小孟骗人呢?”门口进来一人,看着张云雷眼睛一下亮了,上来就抱住了。

 

“哎,大哥”张云雷乐呵呵被来人抱着,好半天才撒手

 

刚进来的人就是冯照洋,从小护着他,陪他玩,给他买好吃的,带他练基本功的大哥。

 

“辫儿,这次回来再不许瞎走了啊”冯照洋拍着他肩膀说。

 

“嗯呢,好好说相声,不走,走哪去不都得回来吗”张云雷看见这个大哥就说不出来的觉得安稳了。

 

“辫儿,这是翔子,跟我一场的”冯照洋拉过来杨九郎介绍着

 

“翔子?九郎啊?”张云雷看着杨九郎问。

 

“嗯,本名杨淏翔”

 

“还挺好听”

 

三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后台唠着嗑

 

张云雷不知道这个他觉得很讨喜的小眼睛以后对他有多重要,他也不知道,翔子,翔子,这个名字他叫了多少年……只是现在他还是挺喜欢这个会说话,会看眼色的小眼睛,他觉得在后台可能会多个一起玩的朋友












嘻嘻嘻不是西溪夕

狗生第一次中奖
啊啊啊
九辫儿给我幸运!
2019开了个好头哦!
感谢太太(鞠躬!) @抹茶粉_

狗生第一次中奖
啊啊啊
九辫儿给我幸运!
2019开了个好头哦!
感谢太太(鞠躬!) @抹茶粉_

speechless

谁家的小朋友这么可爱,没人要我领走了啊😍😍


视频来源于抖音小姐姐😘😘侵删!

谁家的小朋友这么可爱,没人要我领走了啊😍😍


视频来源于抖音小姐姐😘😘侵删!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 76

 最后一场比赛在十天后,是个人独唱


        这十天,郭麒麟像是失踪了一样,怎么也不见人影儿


        后来,还是被杨九郎给逮着了,杨九郎问他原因,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后来杨九郎派人调查了才知道,原来郭麒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张云雷...


 最后一场比赛在十天后,是个人独唱


        这十天,郭麒麟像是失踪了一样,怎么也不见人影儿


        后来,还是被杨九郎给逮着了,杨九郎问他原因,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后来杨九郎派人调查了才知道,原来郭麒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张云雷


        这次陶阳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老郭一手策划的


        陶阳从小就暗恋郭麒麟,只是郭麒麟是个傻小子,天天只知道欺负陶阳,却不知道自己身边一点一点长大的人竟爱自己爱的那么深沉


        其实,后来郭麒麟明白了,在自己还不知所措的时候,老郭也发现了,在陶阳正是红的不行的时候突然被调到其他地方,销声匿迹了


        不是老郭心狠,那可是他自己的亲儿子和自己看着从小长到大的干儿子,他怎么能允许两个人在一起呢?


        后来张云雷又闹出了事儿被陶阳知道了,他既然能通融张云雷和杨九郎,又怎么不能通融郭麒麟和自己呢?


        但是,老郭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受到这世间万恶的非议,如果真的爱,那就证明给他看吧


        这次的机会十分重要,也是陶阳千辛万苦求来的,他已经隐姓埋名等了郭麒麟三年了,他不知道自己人生还有多少三年可以等待


        这次如果陶阳赢了,老郭就允许陶阳娶郭麒麟,这次如果张云雷赢了,老郭就允许杨九郎娶张云雷


        陶阳这么多年的痴痴等待,郭麒麟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说郭麒麟不爱陶阳都是假话,可郭麒麟又舍不得自己老舅心心念念期待的婚礼因为自己被打乱了


        “得啦,大林你回家去吧……不管结果怎么样都与你无关,别想太多了,你老舅会理解你的……”杨九郎也不难为郭麒麟,就又放他走了


        这几天白天张云雷都是自己一个人练的,杨九郎就在旁边默默的陪着,晚上杨九郎把事情都告诉了张云雷,张云雷沉默了


        天知道他有多想和杨九郎结婚,他甚至昨天晚上连他们结婚要穿的衣服款式都想好了


        其实如果杨九郎和张云雷真的想结婚,凭杨九郎的本事谁也拦不住,可是没有郭德纲作为家长一方的祝福,他们两个心里会难受的


        可是,他知道两个孩子都不容易,也知道如果这次没有再一起,以后可能没有什么机会了


        所以张云雷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九郎……”过了不知道多久,杨九郎都以为张云雷睡着了,才听见张云雷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嗯?”


        “我该怎么办?……”张云雷最无助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依赖杨九郎


        “宝贝儿什么也别想,随心吧,不管你想怎么样我都支持你……”杨九郎将人搂进自己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发,又轻轻的吻了吻他的脸颊


        “今年过年陪我回杨府,那时候远亲也好近亲也罢同一宗祖的人都会来,让他们都认识认识我们以后杨家的另一位主人,最晚过年后咱就结婚……”杨九郎又说了这么一句




———————————————


这几天事儿多


不过尽量早更

爱你们❤️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 75

“啊?为什么退出啊?……”听到话的张云雷突然一愣


  “嗯……他要结婚了……”杨九郎看着张云雷微妙的表情变化,顿了顿


  “结婚……?和谁啊?”


  “上次来咱院子把他驾走的周家大公子周九良……”


  “哦……”张云雷听到名字后也放心了下来,他看得出来那男人挺喜欢孟鹤堂的,应该能对他挺好


  可是……可是张云雷的眸子还是不自觉的暗了下来,谈不上不开心,可是没有刚才那么轻松愉悦了


  “孟鹤堂结婚……你不开心?舍不得他?……嗯?”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眯起小眼睛严肃的审问,这吃醋的劲儿说上来就上来了


  “你瞎说什么呢!懒得理你……”张云雷不知怎么的生起闷气...

“啊?为什么退出啊?……”听到话的张云雷突然一愣


  “嗯……他要结婚了……”杨九郎看着张云雷微妙的表情变化,顿了顿


  “结婚……?和谁啊?”


  “上次来咱院子把他驾走的周家大公子周九良……”


  “哦……”张云雷听到名字后也放心了下来,他看得出来那男人挺喜欢孟鹤堂的,应该能对他挺好


  可是……可是张云雷的眸子还是不自觉的暗了下来,谈不上不开心,可是没有刚才那么轻松愉悦了


  “孟鹤堂结婚……你不开心?舍不得他?……嗯?”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眯起小眼睛严肃的审问,这吃醋的劲儿说上来就上来了


  “你瞎说什么呢!懒得理你……”张云雷不知怎么的生起闷气来,把头扭一边儿,任杨九郎再说什么也不管用了


        到了杨九郎的宅子,张云雷还是沉着脸,一下午都没吃饭,就是坐在后院里发呆不说话


        杨九郎看他那样儿就是不想理自己,自己也一脸茫然,觉得张云雷莫名其妙的,心里还傻乎乎的觉得张云雷就是舍不得孟鹤堂结婚,一吃醋加上自己轴劲儿也上来了,可又舍不得张云雷一天不吃饭就去厨房忙活了,没顾得上安慰张云雷


        张云雷自已坐在杨九郎养的花草面前,越看越气,动手开始一片一片的薅花的叶子,薅着骂着


        “杨九郎你个大坏蛋……”


        “天天乱吃醋……”


        “还不来安慰我……”


        “就知道欺负我……”


        “眼睛小儿脑仁儿也小……”


        “你个蠢蛋蠢蛋蠢蛋……”


        时间差不多等张云雷解气儿了,发现已经有两盆花被自己薅秃了,只剩光杆子立在土里


        他可依稀记得这些花是杨九郎打买这个院子起,就一直精心养着的,就是平时忙没顾上也都是请看管家来看惯,别说小猫小狗了,就连这小狐狸上次抓了几片叶子都被杨九郎训的半死


        张云雷呆呆望着满地的狼藉正不知所措呢,杨九郎就来了


        “宝贝儿,吃饭了……今天我给你做了你爱吃的……”杨九郎笑嘻嘻的端着菜打算来哄张云雷,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张云雷睁着无辜的小眼神儿和旁边已经秃完的两盆花,仿佛就是在说是花先动的手


        杨九郎急忙将手里的饭菜放到不远处的桌子上,然后跑到张云雷面前


        “手伸出来……”刚才的笑脸收了起来,严肃的看着张云雷


        张云雷乖乖的把小手伸了出来,手里还攥着几片没来得及丢的花叶子,最后就破罐破摔的一挺腰板一抬脖子,一副就是薅你花儿了你想怎么着吧的表情


        “让我看看扎着手没……”没想到杨九郎却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弯下腰低着头真的开始检查张云雷的手,从始至终没提花秃了的事儿


        “没扎着就好……”等杨九郎仔细检查完,发现张云雷手上除了花瓣和花叶子留下的汁液的痕迹外没有其他多余的伤口,这才放心的说了一句


        张云雷也不说话,眼睛一直看着杨九郎,最后杨九郎无奈的笑了笑


        “解气了么?没解气我那边还种着几盆让人给你搬过来接着薅?……”


        “我才不拿你的破花儿出气儿呢!留着你的宝贝花儿过吧……”张云雷其实心早就软下来了,可还是嘴硬


        “破花儿哪儿有你宝贝啊,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你看我都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菜了……”杨九郎还是耐心的哄着他


        张云雷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儿后口水九止不住了,心里默默骂自己废物可最后还是妥协认输了


        吃过饭后两人就上床休息,张云雷闭上眼睛快睡着的时候,杨九郎吻了吻他的额头对他说


        “没事儿,咱也马上该结婚了,咱不羡慕,他有的咱也有,咱先看看他的,以后咱整的比他还好……好不好?”


        张云雷终于露出来久违的微笑,往杨九郎怀里又蹭了蹭,软软糯糯的说了一句


        “好……”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74

 等到台上的人表演完了,他却没有直接去后台休息,而是从台上下来径直走向张云雷和郭麒麟这个方向


        “好久不见……”陶阳开口,冲着两个人微笑,话是说给两个人听的,可他眼睛里除了郭麒麟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好久不见……”张云雷客气的回应


        “嗯……”郭麒麟不知怎么的了,现在看见陶阳就下意识的想...

 等到台上的人表演完了,他却没有直接去后台休息,而是从台上下来径直走向张云雷和郭麒麟这个方向


        “好久不见……”陶阳开口,冲着两个人微笑,话是说给两个人听的,可他眼睛里除了郭麒麟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好久不见……”张云雷客气的回应


        “嗯……”郭麒麟不知怎么的了,现在看见陶阳就下意识的想躲开,话也不想多说


        “这么久不见,你都不想我么?”陶阳一步一步的逼近躲在张云雷身后的郭麒麟


        郭麒麟一听,小脸儿腾一下就红了,这是张云雷这么些年,第一次见过麒麟脸红


        “我……我……”郭麒麟我了半天,也没我出来

        张云雷立马打圆场


        “我快要上台了,大林你跟我去换身儿行头吧,阳阳咱有空再叙吧……”


        “嗯好,老舅去吧……”陶阳从小就跟郭麒麟一样,叫张云雷老舅


        “嗯……”


        等张云雷刚上台,想往台下的评委鞠躬开始表演,就看到了一个小眼巴叉大白馕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说为什么今天杨九郎吃过饭后就匆匆离来了,他说为什么今天杨九郎走之前说一切有他呢


        不过,张云雷在台上紧张的情绪突然就缓解了,只要杨九郎在他就觉得心安


        虽然台上的群演他都不熟悉,可是凭借着多年演出经验和自己总结的表演技巧,让他还是很顺利的完成了表演,甚至比平时练习的还出色


        特别是在杨九郎含情脉脉的眼神的注视下,张云雷就有种莫名的自信感


        还没下台,雷鸣般的掌声就响了起来,等到所有人的表演结束,杨九郎才缓缓的站起,离开座位


        张云雷一直在后台等着,都快睡着的时候,杨九郎就走向后台


        “九爷……”


        “九爷好……”


        “九爷……”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杨九郎头也没点话也没回的奔向张云雷


        张云雷被一声声的九爷给吵醒,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杨九郎横着抱进怀里


       “九郎……”


        “宝贝儿今天表现的很棒,其他评委让我通知你你过关了……走咱庆祝去……”


        “好……”张云雷笑的很开心,就任着杨九郎和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对了宝贝儿,今天还有一个人是和你一样直接过关的……说是叫什么……”


        “陶阳……”


        “对,宝贝儿你怎么知道?”


        “他是我师弟,也是我师父的义子……”


        “他……厉害么?”


        “说真的,如果他和我比我真的挺没底的……”


        “宝贝儿我相信你是最棒的……”杨九郎抱着张云雷的手又紧了紧,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对了,堂堂呢?他过关没啊?”


        “他退出了……”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 73

 第二天早上,张云雷早早的就起床了,今天是第二场比赛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是比赛前的紧张还是消去不了


        “宝贝儿……早……”杨九郎从背后环住张云雷的腰,将自己下巴轻轻搭在张云雷肩膀上,早上没睡醒的低沉嗓音听的张云雷心里痒痒的


        “早……”张云雷一转身,俩人脸对脸,张云雷一仰头,小嘴唇对...

 第二天早上,张云雷早早的就起床了,今天是第二场比赛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是比赛前的紧张还是消去不了


        “宝贝儿……早……”杨九郎从背后环住张云雷的腰,将自己下巴轻轻搭在张云雷肩膀上,早上没睡醒的低沉嗓音听的张云雷心里痒痒的


        “早……”张云雷一转身,俩人脸对脸,张云雷一仰头,小嘴唇对上杨九郎的双唇,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蜻蜓点水的一下却让杨九郎清醒过来


        张云雷刚想离开却被杨九郎用力搂着腰往自己怀里送,一只手轻轻捏起张云雷的下巴


        “这就想走啊……?哪儿那么容易……”说着就又覆上了张云雷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一直到杨府小丫鬟在房门外敲门提醒他们用餐,杨九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用过餐后,张云雷才发现郭麒麟的不对劲儿,就询问他原因


        “我……那个,老舅……这次比赛,这次比赛还有一个人会来……”


        “谁啊?”


        “陶阳……”


        张云雷一皱眉,他……他不是退出这个圈子了么?


        陶阳,陶云圣,郭德纲的义子干儿,从小就被称为京剧神童,张云雷刚开始还不起眼的时候,他就从神童成为小名角儿


        不论是唱腔韵味还是表演技巧,他都是没得天,天资过人也是老郭很看重的一员大将


        可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隐退了,说退出了,昨天比赛陶阳根本就没有参加,可今天居然能破格儿参加比赛,这就知道这人能耐多大了,可他……他怎么又回来了?还来参加比赛……


        “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张云雷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就上了马车


        今天换了比赛场地,是个能容得下几千人的大厅


        那个演员上台表演,其他参赛者就在台下观看,评委也坐在台下评审,但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评委是被屏障遮住的,除了台上的参赛者其他人是看不清楚的


        张云雷坐在台底下很淡定,反倒是一旁的郭麒麟坐不住了,左看右看的,终于,台上等到了他想见到的那个人


        台上的人身梁不是很高,但是五官端正,气质不凡,不论是动作还是神态都带着些许老艺术家的风范


        “大林,你的阿陶为什么来参加比赛啊好?”突然

一直闭口不语的张云雷讲话了,一边挑着眉毛一边扯着嘴角笑着问


        “我……我……我哪知道啊?你问他去啊……”


        郭麒麟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这紧张的模样是张云雷从开没见过的


        张云雷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从小陶阳就跟郭麒麟玩的好,可和自己却不是很熟,虽然陶阳年龄小,可在其他人面前总像个小老头儿似的,不爱讲话,却总屁颠屁颠儿的跟着郭麒麟


        而且……现在这台上表演的人眼神总时不时的往自己这个看,张云雷可没自恋到觉得陶阳是在看自己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 72

“杨九郎,今天晚上你自己睡……”张云雷看着在旁边观看一脸坏笑的杨九郎,气呼呼的嘟着嘴


  他知道杨九郎是为他好,但是……但是他就是看不惯杨九郎那个模样


  “宝贝儿……我错了……”


  “没用了……我……”张云雷话没说完,就被郭麒麟拉走一直练到了晚上,眼看天色忽然就暗了下来,再回去吃饭休息就有点晚了,索性三个人今晚都留在杨府过夜


  可今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郭麒麟早就累了,他本来想随便找一间客房赶紧洗漱睡觉的,可张云雷拉着郭麒麟就去了另一间房


  “大林晚上没事儿还能陪我再练练,我和他睡,你自己睡……”张云雷得瑟的望着杨九郎发黑的脸,一路小跑的回房间...

“杨九郎,今天晚上你自己睡……”张云雷看着在旁边观看一脸坏笑的杨九郎,气呼呼的嘟着嘴


  他知道杨九郎是为他好,但是……但是他就是看不惯杨九郎那个模样


  “宝贝儿……我错了……”


  “没用了……我……”张云雷话没说完,就被郭麒麟拉走一直练到了晚上,眼看天色忽然就暗了下来,再回去吃饭休息就有点晚了,索性三个人今晚都留在杨府过夜


  可今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郭麒麟早就累了,他本来想随便找一间客房赶紧洗漱睡觉的,可张云雷拉着郭麒麟就去了另一间房


  “大林晚上没事儿还能陪我再练练,我和他睡,你自己睡……”张云雷得瑟的望着杨九郎发黑的脸,一路小跑的回房间了


  郭麒麟一脸懵的被拽回房间,他忘不了杨九郎看他时那愤恨的眼神儿,现在想想都阵阵后怕


  “不是老舅,你生气你别拉我当替罪羊啊……而且咱俩睡一起多不合适啊?”


  “这有什么啊?咱俩小时候又不是没睡在一张床上过……”张云雷坐凳子上,一边休闲的喝着茶,一边时不时的往没关紧的门外看


       好吧,张云雷从他刚才进这屋的那一刻就后悔了,他不习惯这个房间,不习惯这个陈设,不习惯身边的人不是杨九郎


  “那也不行,你都老了……我还是个孩子,我……我不和你一起睡……”郭麒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马上要被欺负的良家妇女的样儿,把张云雷恶心的差点被茶水呛到


  “郭麒麟你太恶心了……我对你一点都不敢兴趣,你自己睡吧……”张云雷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浮灰,撇了他一眼,就推门出去了


  刚一推出门就撞到了在门口猫着腰偷听的杨九郎


  “哎呦……嘶……”杨九郎被这突然的一下撞的不轻,杨九郎脑袋都撞红了


  杨九郎本来被撞的呲着牙刚想开口就看见从里边出来的张云雷


  “宝贝儿……你怎么出来了……?”杨九郎一边揉着头,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着


  “我困了……”张云雷看着杨九郎


  “嗯……?”杨九郎不太明白


  “我困了!”张云雷张开怀抱,撅着小嘴望着杨九郎,眼睛里的星辰闪烁着


  “……噢,宝贝走,咱回屋睡觉去……”杨九郎笑着一把将张云雷抱起,抱着张云雷没有多少肉的身体,闻着他身上淡淡花香味道,他知道这个小祖宗终于原谅他


  张云雷像只长手长脚的小猫,窝在杨九郎怀里,双手环过杨九郎的脖颈,在他耳朵边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坏九郎……以后不管我怎么样闹脾气你都得哄着我和我一起睡……”


  “好……”


杨老师的小号

倾心 71

 郭麒麟撅着嘴又将目光转移看向杨九郎,他知道杨九郎如果能同意的话效果一样,毕竟他才是真正做饭的


  “舅妈~”


  “我只听我媳妇儿的……”杨九郎将手搭在张云雷肩膀上,头一歪贴着张云雷,痞痞的笑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郭麒麟一听耳朵都耷拉着,一脸委屈的小模样惹得其他几个人哈哈的乐,特别是被杨九郎环着的张云雷,笑的最灿烂


  “妻管严……”郭麒麟小声嘟囔着,然后像是发了狠一样猛吃面前的菜,再不吃以后可能就吃不到了


  “得啦大林,这样吧,等你老舅和我结婚那天,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我要你吃个够……”


  杨九郎实在是看不过去,给郭麒麟还是留下来一个希...

 郭麒麟撅着嘴又将目光转移看向杨九郎,他知道杨九郎如果能同意的话效果一样,毕竟他才是真正做饭的


  “舅妈~”


  “我只听我媳妇儿的……”杨九郎将手搭在张云雷肩膀上,头一歪贴着张云雷,痞痞的笑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郭麒麟一听耳朵都耷拉着,一脸委屈的小模样惹得其他几个人哈哈的乐,特别是被杨九郎环着的张云雷,笑的最灿烂


  “妻管严……”郭麒麟小声嘟囔着,然后像是发了狠一样猛吃面前的菜,再不吃以后可能就吃不到了


  “得啦大林,这样吧,等你老舅和我结婚那天,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我要你吃个够……”


  杨九郎实在是看不过去,给郭麒麟还是留下来一个希望


  郭麒麟一听眼睛都亮了,眼珠子来回轱辘了几圈咽下了嘴里的饭


  “老舅你赶紧吃,吃饭你赶紧排练,明天就第二场比赛了,你还得赢总冠军然后结婚呢!……”


  张云雷本来笑嘻嘻的小脸一下子就变了,用胳膊肘戳了正幸灾乐祸的杨九郎胸口一下,这杨九郎是给自己找了个小看护,就郭麒麟那贪吃样儿绝对会狠逼自己的


  杨九郎吃痛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让他喝了鸡汤再去……


  午饭结束张云雷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郭麒麟拉着训练了,而孟鹤堂是打车回府了,因为从今天初赛结束开始,孟鹤堂和张云雷就不是搭档了,是竞争关系,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再在一起训练了


  这次郭麒麟可是认真起来了,杨老爷子也为了分一杯羹也参与其中,一老一小俩不正经在吃饭方面达到了高度一致


  所以他们合起伙来打算正正经经指导张云雷训练,明天比赛的内容张云雷早就和初赛的节目一起选好单独排练过几次


  所以并没有很着急很赶,但是重心还是偏重于初赛所以明天比赛的节目没有完全熟练


  别看杨老爷子从商的,可他这辈子看过的戏比郭麒麟吃过的饭都多,也是个老戏迷了,京评邦曲无一不爱,原先年轻时还想过去唱戏,可是被杨老爷子的父亲也就是杨九郎的爷爷给拦住了,所以杨老爷子对张云雷这宝贝儿媳妇的宠爱其中有一样儿也因为这个


  而郭麒麟就更不用解释了,虽然他这次没有参加,但是毕竟家里几辈儿就是干这个的,而且这些年在父亲郭德纲和师父于谦的指导和训练下,也有惊人的造化


  所以威逼利诱这两个人来帮助张云雷训练,杨九郎是很放心的



speechless

这不让人省心的小祖宗 把九馕折腾得手忙脚乱😜😜


视频来源于抖音小姐姐😘😘侵删!

这不让人省心的小祖宗 把九馕折腾得手忙脚乱😜😜


视频来源于抖音小姐姐😘😘侵删!

如果纽约不开心

《你听说过日久生情吗》13

辫九

ooc,文笔不好,见谅

新上任腹黑班主任X问题学生

开始


“卧槽!”


一大早,伴随着杨九郎的粗口和“噗通”一声,张云雷华丽丽的被踹下床

“你干什么!”张云雷坐在地上揉着脑袋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杨九郎坐在床上问


张云雷一听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你问我怎么在这?昨天晚上也不知道谁看星星结果坐阳台上睡着了,还抓着我不撒手,啊?”


杨九郎听完之后看着张云雷发脾气的样子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突然床上有个人给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踹了一脚,那个,你没事吧”


张云雷听到杨九郎道歉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就想逗一下他,捂着胳膊装出很痛苦的表情

“诶呦,胳膊突然好疼”

“啊?快...

辫九

ooc,文笔不好,见谅

新上任腹黑班主任X问题学生

开始


“卧槽!”


一大早,伴随着杨九郎的粗口和“噗通”一声,张云雷华丽丽的被踹下床

“你干什么!”张云雷坐在地上揉着脑袋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杨九郎坐在床上问


张云雷一听火气“噌”的就上来了“你问我怎么在这?昨天晚上也不知道谁看星星结果坐阳台上睡着了,还抓着我不撒手,啊?”


杨九郎听完之后看着张云雷发脾气的样子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突然床上有个人给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踹了一脚,那个,你没事吧”


张云雷听到杨九郎道歉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就想逗一下他,捂着胳膊装出很痛苦的表情

“诶呦,胳膊突然好疼”

“啊?快给我看看”杨九郎过去抬起张云雷的胳膊,左看看右看看,还晃荡了两下,发现没什么大碍就抬头看向张云雷,见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你骗我!”杨九郎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

“好了,一会儿脖子掐断了”张云雷把张牙舞爪的杨九郎扯到一边,还问了一句一会吃什么,杨九郎自然不理他,说了句不饿就去洗漱了,留下张云雷一人在屋里凌乱


最后他们谁也没吃早餐,只能在路上买了面包垫肚子才去了学校


“诶九郎,快到你生日了吧”张九龄问

“是吧”杨九郎正在做题随口回了一句

“对啊,还有十几天,你打算怎么过啊”

“没打算,都快考试了,你怎么就这么闲呢?”杨九郎撂下笔回头问张九龄

“我已经打算留级了,这场考试对我来说没啥意义”张九龄摆摆手

“你留级就能好好学了?”杨九郎发出疑问

“你可别小瞧我啊,你看着吧”张九龄突然正经起来

“行,你加油”杨九郎回了他一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杨九郎走出考场,他伸了个懒腰,正想着这个暑假该怎么过,就看见张云雷在远处冲他招了招手,他走过去,张云雷把手中的水给他问

“提前交卷了?”

“嗯,考场太无聊了”

“暑假打算怎么过?”

“还没想好”

“快到你生日了吧”张云雷突然问

“嗯?对啊”杨九郎回答道

“那生日你打算怎么过,和同学一起在家玩?”

杨九郎听到他的话不禁有点头疼,想起来去年那几个人在自己家喝的烂醉如泥,把自己家搞得像垃圾场一样立马否决了今年还和他们一起过生日的念想

“不了,还是去外面”

张云雷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能会被打乱,也不知道小孩晚上回不回来,这可怎么办

杨九郎见张云雷好像在想事,也就没再和他说话,继续往前走

两人就各怀心事的回了家,张云雷在想小孩晚上到底会不会回来,杨九郎也是在想张云雷为什么突然问他生日的事,是要送他生日礼物吗?然后他又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晃了晃脑袋,也就不再想了


此时的杨九郎,没有想到会有一场表白在等着他,张九龄也没有想到这次留级会使他在以后遇见那个人……


感谢观看(≧ω≦)/

ps:下章表白!9088的那个我想到时候开一个龙龄,题目我还没有想好,嘿嘿( ̄y▽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