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国荣

2767.6万浏览    13015参与
Minami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玉面小白皮

AWSL。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对,就是好看。就是那么直白的形容词。

AWSL。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对,就是好看。就是那么直白的形容词。

路过蜻蜓

你就当是路过我这种蜻蜓吧

你就当是路过我这种蜻蜓吧

青菜粥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不了了。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不了了。

度盹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同谋》2补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同谋》2补

十號風球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卿宁. Leslie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又东风

柔情

#阿Rick × 石家宝 

#私设


仲夏炎炎刚过,再抬眼已入初秋。


他对警司的配枪不甚满意,反后座力弹簧重度欠缺,滑动枪膛重心不稳,出弹速度低。于还有空在office搞些走私贪污的闲人来讲无关痛痒,换做像他这样的水深火热,可能会搭进自己的命。


警队朋友向他推荐过一位改枪能手,经他改良的枪支性能可发挥极致。

他敲开了阿Rick的门,暗色调的光线充斥,和窗外的明媚有些格格不入,昏暗相隔他不太辨得清那人的神色。

他的慕名让Rick的脸上终于显现表情,是一种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过的得意和昂扬。


“你驾驭得了我的枪?”


阿Rick...

#阿Rick × 石家宝 

#私设



仲夏炎炎刚过,再抬眼已入初秋。



他对警司的配枪不甚满意,反后座力弹簧重度欠缺,滑动枪膛重心不稳,出弹速度低。于还有空在office搞些走私贪污的闲人来讲无关痛痒,换做像他这样的水深火热,可能会搭进自己的命。



警队朋友向他推荐过一位改枪能手,经他改良的枪支性能可发挥极致。

他敲开了阿Rick的门,暗色调的光线充斥,和窗外的明媚有些格格不入,昏暗相隔他不太辨得清那人的神色。

他的慕名让Rick的脸上终于显现表情,是一种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过的得意和昂扬。



“你驾驭得了我的枪?”



阿Rick看向他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的玩味,透过橙色镜片勾勒轮廓,是一双精致的眼,并不如外界传言令人不寒而栗,他甚至恍然以为出了哪里差错,竟捕到一方柔情。



“我改过的枪不见血。”

“不过对你,可以有例外。”



阴影下的人推拒几番,到底是没收下钞票,却反过来稳攥住他手腕。

他一怔。

他的皮肤算不上细腻,在枪茧覆盖下的触感却清晰。即便握枪有些年头亦不至如此,想来是一向枪不离手。本能的自卫让他全身骤然紧绷,眼里也带了防备,却在人带笑开口后有些眩晕。



“酬劳不如换成你。”



接了案子后头晕是常事,眼前闪现的血腥布景让他略有失神,记忆断片也时有发生。他好像接过来一杯水,而后拒绝了那人送他回家好意,独自蹒跚返回。



后来便轻车熟路。他不知阿Rick这种人如何有耐心整日带他练习。对外宣称实验室那些游标卡尺和精密仪器一向不准假以他手,而他几次三番前去参观鼓弄似乎也畅通无阻。

他把实验室的灯调亮,为将阿Rick改枪时的模样看得仔细。沉浸工作时微颤的睫毛,峻挺的鼻梁,还有余光发现他偷瞄时的欢喜。改装过程中完全隔离噪声,他乐意把此处看做喧嚣都市的栖息地。



生死场上马虎不得,那枪上系着他全部身家性命,他每一次举枪都重如千斤。他将配枪交予至阿Rick手中,庄重如爱人交换戒指。



他又开始目眩,仿佛被一股力量拖着回到拥挤的案发现场,信息员匆忙收集证物,远处的上司不知对着记者说些什么,牺牲的G4他不熟识,却认得出渗着血的额头上呈“8”字型的Double Tap。



白开水溶进阿司匹林,才稍有缓解。他抿着嘴紧盯身侧人,一双眼如果混进杂质还会不会这样透亮。

那人笑起来温良无害,语调和平日调情别无二致,他听着却慌张。想堵住耳朵,竟逃无可逃。



“阿sir,熟人作案,还怕抓不到真凶?”



熟人?

耳畔印下的温潮气息,唇角落下的炽热思念,喉结滑动烙下的滚烫情欲,遍布全身的吻,只对自己展露的童真,和不为外人所知的温柔。

那人同改过的枪一般凌厉地攻城略池,在他体内肆意妄为,枪林弹雨都没皱一下的眉头在撞击下紧拧,淌过快感的河,揉成动人的低声喘息,又在那人密集的吻下舒展。

他熟知,是他的枕边人。



他又觉得陌生,眼底猩红的血丝,冲动后克制不住颤抖的食指,独处时分示弱的眼泪,和他唤一声阿sir的隔阂,都不属于那个傲视群雄的枪王。



“阿sir,用我的枪,击毙我,你就能领功。”



声调里是足以让他情动的迷人,告诫或是警醒,他是警,不能和匪混为一谈。

他抬头,看不见窗外落叶纷纷。那一刻他想问问世人,信不信一名暴戾恣睢的行恶者,自始至终那一双眼都不曾混浊半分。



那是他们第一次十指紧扣,一双手引导着另一双手触动扳机。巨响之后他忽然想起那一晚的交欢,阿Rick在他耳边叹一句“钟意你 ”,带着第一次见面时他以为错看的柔情。


Fin.

海上飘落的雪

异度空间

学心理学以后,又一次看(异度空间)

章昕从小父母离异不要她,因长久 孤闭所生幻觉,得了精神病,阿占竭尽全能帮助她,终使其慢慢脱离了种种恐怖的意想。两人在这一过程中渐渐生出感情。 当置身阿占的生活空间时,

阿占有诸多怪异举动,调查过后,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一到晚上某时即被幻象所困痛不欲生。为了让爱人回归正常,章昕决定帮助他赶走心里的魔障。 后来一直不信有鬼的阿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女友因不想和他分手而自杀,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他又陷入与脑中前女友的鬼魂的无尽纠缠。片尾女鬼要杀他,他在房顶把他对那女鬼的愧疚以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后感动了@女鬼,最终女鬼原谅了他。

当一个人长...

学心理学以后,又一次看(异度空间)

章昕从小父母离异不要她,因长久 孤闭所生幻觉,得了精神病,阿占竭尽全能帮助她,终使其慢慢脱离了种种恐怖的意想。两人在这一过程中渐渐生出感情。 当置身阿占的生活空间时,

阿占有诸多怪异举动,调查过后,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一到晚上某时即被幻象所困痛不欲生。为了让爱人回归正常,章昕决定帮助他赶走心里的魔障。 后来一直不信有鬼的阿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女友因不想和他分手而自杀,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他又陷入与脑中前女友的鬼魂的无尽纠缠。片尾女鬼要杀他,他在房顶把他对那女鬼的愧疚以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后感动了@女鬼,最终女鬼原谅了他。

当一个人长久的孤独,压抑时,内心精神就会慢慢混乱,如果不把这种心情释放出来,就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当有问题时,找最可信或不熟悉的人(我们心理咨询师),帮你从迷惑中走出来。

淆小潦92118

饭圈女孩看过来

我真的忍無可忍😡
這個人是個女的,姓張
見一個黑一個👎
不過cxk反黑站也掛過的
先把我給頂上去,這種人得讓所有飯圈女孩了解一下
我們捧在手心上的寶不是讓人隨便踐踏的💔
【想要『文明大使』详细資料的私我】

饭圈女孩看过来

我真的忍無可忍😡
這個人是個女的,姓張
見一個黑一個👎
不過cxk反黑站也掛過的
先把我給頂上去,這種人得讓所有飯圈女孩了解一下
我們捧在手心上的寶不是讓人隨便踐踏的💔
【想要『文明大使』详细資料的私我】

蓝桥别梦

《霸王别姬》:从一而终,抵不过情深不寿

初读李碧华,因她的一句:“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所惊艳。从《青蛇》、《秦俑》到《胭脂扣》、《霸王别姬》,李碧华文风诡谲绮丽,冷艳犀利。

每个女生都应该读张爱玲、亦舒和李碧华。张爱玲是民国临水照花人,站在云端俯瞰众生。但在感情方面也是杀伐决断,及时抽身而退。

亦舒是世俗到金银珠宝,讲求一技傍身。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如苦海明灯,引领着迷途女性求索前行。

而李碧华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更为超脱逸凡。她谁也不爱只爱自己,到最后也只想成全自己。她的态度主张,在《霸王别姬》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霸王别姬》围绕着两个京剧伶人半生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性,爱情的思考。

出生贫寒的小...


初读李碧华,因她的一句:“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所惊艳。从《青蛇》、《秦俑》到《胭脂扣》、《霸王别姬》,李碧华文风诡谲绮丽,冷艳犀利。

每个女生都应该读张爱玲、亦舒和李碧华。张爱玲是民国临水照花人,站在云端俯瞰众生。但在感情方面也是杀伐决断,及时抽身而退。

亦舒是世俗到金银珠宝,讲求一技傍身。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如苦海明灯,引领着迷途女性求索前行。

而李碧华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更为超脱逸凡。她谁也不爱只爱自己,到最后也只想成全自己。她的态度主张,在《霸王别姬》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霸王别姬》围绕着两个京剧伶人半生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性,爱情的思考。

出生贫寒的小豆子被母亲送入关家戏班学唱戏。戏班里只有师兄小石头关照同情他,他亦将师兄视为最亲的人。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关师傅严厉的训导下,一出《霸王别姬》誉满京城,二人一曲成名。小豆子取艺名程蝶衣,小石头取艺名段小楼,天真纯粹的两个人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眼为情苗,心为欲种。久赌必输,久恋必苦。从小石头第一次维护帮助小豆子起,他便认定师兄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舞台上的西楚霸王,身边只能是虞姬患难与共。生活中的段小楼,形影相随的也只有程蝶衣。

某天,因一个女人的出现,这种格局被打破。段小楼迎娶风尘女子菊仙为妻,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程蝶衣跑来赠剑诀别,这把宝剑是师兄向往已久的宝贝,程蝶衣不惜以身涉险,饱受屈辱。

段小楼说程蝶衣是不疯魔,不成活。人戏不分,魔怔半生。程蝶衣与师兄决裂后,除了唱戏,便是吸食鸦片,在吞云吐雾间任由灵魂堕落。抑或与没落贵族袁四爷一起胡天海地,醉生梦死。

程蝶衣只有在舞台上,在角色中才找到寄托。他的感情都在台上掏空了。生活中只剩下一副皮囊,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程蝶衣对师兄说:“我们约好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程蝶衣爱的宣言,偏执得令人动容。从一而终的心愿,却抵不过感情的善变,人心的凉薄。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这句话从段小楼口中说出,是莫名的讽刺。程蝶衣始终坚守着自我底线,甚至做好了为艺术牺牲的准备。戏大于天,京剧就是他的救赎。

而唱京剧于段小楼而言,是一份进可名利双收,退可养家糊口的职业。在必要关头,下跪求饶,诬陷他人亦无不可。

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当他穷途末路时,她也活不下去了。与段小楼同甘共苦的菊仙,成了另一个虞姬。

当她看到在舞台上雄图伟略、宁死不屈的西楚霸王,在危难关头卑躬屈膝,形同蝼蚁。在昔日意气风发,仗义重情的丈夫,如今也变成出卖兄弟,违背爱情的负心人。

看破红尘,心字成灰的菊仙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无尽唏嘘。

世事变迁,物是人非。师兄弟二人在分离二十余载后再相逢,在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霸王别姬》。虞姬唱罢最后一句,用他送给霸王的那把宝剑自刎,蝶衣在小楼怀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张国荣说:“我想虞姬即使自刎于剑下,那一刻,她亦是幸福的,对望的眸里,她看到生死相许的来世。所以无怨,也无迟疑。”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项羽被刘邦围于垓下,四面楚歌,悲剧命运早已注定。

霸王悲歌慷慨而唱《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成王败寇的残酷无需多言。虞姬心知,霸王输掉的,不仅是江山,还有美人。为了保存霸王最后的体面,她甘愿自刎于阵前,舍身取义。

蝶衣与小楼,悲欢离合数十载。蝶衣最渴望的便是留在小楼身边,永不分离。蝶衣最后倒在小楼怀里,他以身殉道的方式延续着苟延残喘的爱情。只有这样,小楼才能记住他一辈子。

蝶衣与菊仙,两个虞姬均为他们心中的霸王殒命。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为爱情燃烧自我。而是否想到,既不硬气,也不够义气的段小楼,是否值得他们这样做。或许爱情便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如张爱玲所说,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程蝶衣辛苦学艺十来载,不仅是为了荣华富贵,声名远播。

京剧成了他内心的坚守与最后的救赎,在世事浮沉中能够不迷失自我,坚定走自己的路。才能在艺术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成全自己。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就是这般的心情。活像一块豌豆黄,淡淡的甜,混浊的颜色,含含糊糊。在爱情游戏中,谁先抽身而退,谁才能游刃有余。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世上赢的,多半是薄情人。


望舒

戏里虞姬戏外唱

程蝶衣是戏里的人。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看他在台上扮着虞姬扮着杨贵妃扮着杜丽娘,真个儿仿佛是自千百年前沧海桑田里袅袅走来的人物。程蝶衣水袖一甩便醉倒了众生三千,朱唇轻启,便使得八方臣服。这是他的魅力他的能耐,要不那位“六场通透,文武昆乱不当”的袁四爷怎么赞他“人戏无分”还送了块“风华绝代”的匾给他呢?可要是唱戏的也当了真硬将那虞姬和霸王的故事往自己身上安,估计又是另一出令看官们唏嘘的悲剧了。

程蝶衣的悲剧大约从二十年代的老北京就奠定了基调。母亲出身风尘天生六指儿,又是男生女相一张漂亮脸蛋儿,而又遇到社会新旧交替青黄不接的时代大背景。唯一好的当是自乾隆年间徽班进京,京戏日益形成,到了程蝶衣这个年...

程蝶衣是戏里的人。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看他在台上扮着虞姬扮着杨贵妃扮着杜丽娘,真个儿仿佛是自千百年前沧海桑田里袅袅走来的人物。程蝶衣水袖一甩便醉倒了众生三千,朱唇轻启,便使得八方臣服。这是他的魅力他的能耐,要不那位“六场通透,文武昆乱不当”的袁四爷怎么赞他“人戏无分”还送了块“风华绝代”的匾给他呢?可要是唱戏的也当了真硬将那虞姬和霸王的故事往自己身上安,估计又是另一出令看官们唏嘘的悲剧了。

程蝶衣的悲剧大约从二十年代的老北京就奠定了基调。母亲出身风尘天生六指儿,又是男生女相一张漂亮脸蛋儿,而又遇到社会新旧交替青黄不接的时代大背景。唯一好的当是自乾隆年间徽班进京,京戏日益形成,到了程蝶衣这个年代达到鼎盛。这无疑为小豆子(程蝶衣幼时称呼)这般可怜身世的孩子谋到一条出路,虽称不上阳关大道,好歹也是条活路。然而,真正让程蝶衣踏上唱戏这条路的还是戏园子里一出《霸王别姬》。这场《霸王别姬》唱得小癞子痛哭流涕,唱得小豆子迷了心魄,唱得小豆子不顾私逃科班的惩罚也要回去做一做那自刎乌江的虞姬。

程蝶衣是爱戏的,说白了是个戏痴戏魔戏疯子。被学生围困声讨时注意的是那个领头的觉得唱武生不错;身陷囹圄不求自保仍在感叹“要是青木活着,京戏早传日本去了”;台上演着杨贵妃传单满天飞他也不停自顾自地打着旋儿转着身非把这出《贵妃醉酒》演美了不可。程蝶衣是拿着刀指着他也要在刀尖儿上跳出舞来的人,谁让他爱戏呢。

当然最能体现他这股疯劲儿的还是他对他师哥几十年如一日的爱恋痴缠。程蝶衣是演虞姬的,可不得有个搭戏的霸王吗?关师傅说虞姬从一而终,他也要从一而终,要和他师哥场一辈子的戏。他觉着自个儿是千年前的烈女,台上台下疯魔着,还非要他师哥也陪着他唱这出戏。可他师哥有自己的乐子自己的爱情,哪管得上他呀。这不就有了程段菊三人荒里荒唐的爱恨纠葛了不是。

要我说,不管小豆子能不能成为程蝶衣,这个师哥他是爱定了。这段情啊,从年幼的小豆子第一次见到小石头(幼年段小楼称呼)起,到两人相依走过戏班子里难挨的岁月,共同享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再到乱世里相互扶持几分几合,程蝶衣对师哥的感情早已变了几变,不是那纯洁的革命友谊关系了。令人唏嘘的是,另一位当事人全然不知,由着他师弟别扭着执着着,付出那颗滚烫的真心。

众位看官可能不知道,程蝶衣在影片里痴狂着,从制片人到幕后配音演员,整个剧组的人也为影片痴狂着。

先说原著作者李碧华指名要当时已拿到金像奖影帝的张国荣饰演程蝶衣一角儿,别人她不干,因为程蝶衣就是以张国荣为蓝本写的。这位凯歌导演也有意思,为了拍戏可以不讲人情,说戏要二月开拍,不巧张国荣的电影课程要七月才能完结,陈凯歌回道:一定要二月开拍,这样我可以有冬天和春天的景色,你可以慢慢考虑。演员就不用说了,更是疯到忘我。有一场戏师父教训弟子打屁股。从试戏到开拍,张丰毅共挨了二十几板,他说“无所谓,戏需要,值得。”说他疯,是因为他自讨苦吃,还觉得挺得意。导演表示“假的打打几次,还不如真的打一次。”《霸王别姬》台前幕后的疯狂劲儿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也不带住口的。这里就不一一讲述。不难看出,《霸王别姬》今日的光鲜靠的是一帮完全忘我的“疯子”班底,他们的心态多少都暗合了当年张国荣送给徐枫的挂画题词“义无反顾”。

这戏里的虞姬戏外的程蝶衣,戏里的程蝶衣戏外的《霸王别姬》众位制作人员,各位可看明白了?

—————————

看自己旧文,起一身鸡皮疙瘩。

萬_物
Leslie!是新上海滩的截图

Leslie!
是新上海滩的截图

Leslie!
是新上海滩的截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