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国荣

2767.6万浏览    13020参与
又东风

花吐症

#郁忠良 x 十二少

#私设 花吐症


重楼跨空雨声远。


屋内是另一番温情蜜意。男人燃起一支烟,猫儿似的半眯着眼,偏过头估量着偷情所附加的代价,带些慵懒倚在床头,将口中烟雾尽数散在女人的侧脸,偷情也少不得调情,免得扰了鱼水之欢的雅兴。

深闺里闷得久了,女人想看一出戏,阖眼琢磨着怎样让情人相伴。靠过来的动作轻柔,又带了些不确定的犹疑,献吻的姿态不掩生疏试探,到底是换回了两张头排戏票,但胸前暧昧的手臂被推到一旁。


郁忠良不想在事成前多生事端,架上墨镜之余为掩人耳目仍和这位阔太太保持距离,他无心赏戏,既称伶仃为九流之下,想来也只有台上风光。

偏被那女人扯着衣袖,将台...

#郁忠良 x 十二少

#私设 花吐症



重楼跨空雨声远。



屋内是另一番温情蜜意。男人燃起一支烟,猫儿似的半眯着眼,偏过头估量着偷情所附加的代价,带些慵懒倚在床头,将口中烟雾尽数散在女人的侧脸,偷情也少不得调情,免得扰了鱼水之欢的雅兴。

深闺里闷得久了,女人想看一出戏,阖眼琢磨着怎样让情人相伴。靠过来的动作轻柔,又带了些不确定的犹疑,献吻的姿态不掩生疏试探,到底是换回了两张头排戏票,但胸前暧昧的手臂被推到一旁。



郁忠良不想在事成前多生事端,架上墨镜之余为掩人耳目仍和这位阔太太保持距离,他无心赏戏,既称伶仃为九流之下,想来也只有台上风光。

偏被那女人扯着衣袖,将台上几人悉数点评一番,尤说那龙套生得一副好皮囊。



他着重瞥了眼,心下带疑。做他这行当阅人无数,眼前人俊俏不假,举手投足却不像戏子,倒是带了几分名门世家的少爷气。步调考究无甚差错,低眉敛目不抢风头。虽不曾开口拖一句唱腔,然满眼尽是风情。



他向身旁人打听一二。女人常来听戏,见他起了兴致,便知无不言。提及这十二少为心爱女孩所作所为,语气里便藏了些羡慕和暗示,只是拐进郁忠良这里就变了一番滋味。

他从没尝过这番滋味。



戏腔婉转,台上人提臂演一出拂柳,水袖一遮,欲迎还羞。他急急的探头去看那十二少,只捕到袖外的一双眼。



一出唱罢,局外人散场,戏院外仍是世俗。



他床笫之欢不减,只是染上怪病。身下求欢的女人浓妆艳抹,由里到外透着胭脂味。他从前没有刻意关注,而今扑进鼻腔竟有些作呕。嗓子眼儿似有异物,又痒得难耐,偶尔咳几下,应声便落了朵染血的桃花。



他心下诧异,却又不敢多言,随后要求同他交往的女人再不准涂过量的胭脂。可仍不见好,只得含糊其辞,外人面前,手掌掩着咳几声,若无其事般指腹一捻,抹去血迹的斑点,再丢进床榻一侧的花瓶里,权当是新学来的小把戏讨得女人欢心,再无人质疑,只当他风月场跑惯了,情调满溢。



女人一声嘤咛叫他着了迷,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到戏院。看这位不成角的戏子踱方步,启薄唇,看左耳垂着和他身价不匹配的廉价挂饰,看十二少送给如花一枚胭脂扣。

却独独不敢看那一双桃花眼。



清如桃花酿,深如桃花潭。



这桃花自他左心房内生根,藤蔓缠绵,撩拨至心痒才递到喉咙,换作一句爱意呼之欲出。



他又开始咳,身侧没有女人,不为胭脂。只是听见十二少侥幸偷生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他觉得自己的怪病可能要痊愈了,又或者无药可医。

Minami

巨星先生,你的jio能不能好好放一下

巨星先生,你的jio能不能好好放一下

路远

好久不见

        他是个歌手,从多年以前名不见经传,到多年以后他的歌儿被广为传唱,这期间用了将近二十年。

        他也是个歌手。前一个歌手还在最底层摸爬滚打时,他已经走出国门,名满亚洲大陆,是影视歌三栖的大明星。

        后辈同前辈一样,星途很不顺,甚至他们都曾被同一个人断言过,永远也不会红。

       ...

        他是个歌手,从多年以前名不见经传,到多年以后他的歌儿被广为传唱,这期间用了将近二十年。

        他也是个歌手。前一个歌手还在最底层摸爬滚打时,他已经走出国门,名满亚洲大陆,是影视歌三栖的大明星。

        后辈同前辈一样,星途很不顺,甚至他们都曾被同一个人断言过,永远也不会红。

        有这么一次,后辈录音很久,唱片公司还是不满意,于是他在录音棚门口抽了一根烟。世间就是有那么多的巧合,前辈恰好从里边出来。前辈嘴角带笑,眉眼中蕴着无限温柔,没有一点架子,淡淡劝道:“少抽点,对嗓子不好的。”后辈明知前辈也抽烟,但就对这句话莫名笃信,也许是前辈的歌声真的太完美,又也许只因为他是风头无量的巨星。

        从此这个后生仔戒了烟。

        前辈其实一直对这个后辈有印象。也许他觉得这个后辈以后会有很大发展前途,又也许他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他决定帮帮这个后辈。从此有什么演出机会,会先考虑考虑他,也会向圈中好友推荐他,甚至拜托当时风头正盛的词作者为后辈写歌儿。事实证明前辈是对的。词作者的词由后辈演绎着实精彩,后辈也借风凭力,一朝走红,两人的合作也就继续了下去,像极了后来的周杰伦和方文山。

        从此两人的生活有了浅浅的交集。

        没两年,前辈公开出柜。有人在加拿大街头拍到他和他的先生手牵手,他发现了狗仔队而回头,于是轻轻挥了下手,指间是燃了一半的烟。

        又是多年以后,后辈已经足以被称为是一位乐坛前辈。他也有了大江南北无数粉丝,他也成为了万人模仿、敬仰的对象,他也有资本在全国开一场又一场的演唱会,他也尝试涉猎影视圈。只是此时,当初提携他的前辈已经不在人世:他不堪抑郁症的折磨,在香港跳楼自杀了。这一天,后辈有一场演出,而这一天,也是前辈的十周年祭。

        后辈在钢琴伴奏中徐徐开口,声音醇厚,与前辈有几分相像,粤语十分自然好听:


头沾湿,无可避免,伦敦总依恋雨点……


这首歌的词,是那个在词坛纵横多年、与后辈数度合作、由前辈引荐他们认识的词人写的。这首歌被唱过很多遍,但这一次,被后辈赋予了新的意义。


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着那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不懂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还未抽烟,不知你怎么变迁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

即使再见面,成熟地表演,不如不见……


唱到最后,后辈哽咽了,终于在钢琴伴奏结束之前,声线颤抖着,说出了那句含着太多意味的话:“I miss you,Leslie.”

        在在场听众的掌声与欢呼中,后辈掩面,泪水从指缝中无预兆地渗出。

        顺带一提吧,那个后辈名叫陈奕迅,前辈名字叫做张国荣。


狐非祭【初一偶尔诈尸】

你永远是世界的哥哥。就像你说的,你觉得叫哥哥就像亲人一样。

你永远是世界的哥哥。就像你说的,你觉得叫哥哥就像亲人一样。

一只名为dark的大可

昨天看了一部老港片,哥哥在结尾客串了一下下,穿着红衣戴着黑墨镜,笑起来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只有他了,其实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觉得他没有走,我真的好爱他啊。

昨天看了一部老港片,哥哥在结尾客串了一下下,穿着红衣戴着黑墨镜,笑起来的时候我的眼里就只有他了,其实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觉得他没有走,我真的好爱他啊。


Minami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这个小眼神ˊ_>ˋ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玉面小白皮

AWSL。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对,就是好看。就是那么直白的形容词。

AWSL。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对,就是好看。就是那么直白的形容词。

路过蜻蜓

你就当是路过我这种蜻蜓吧

你就当是路过我这种蜻蜓吧

青菜粥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不了了。

我还没能去看看你的家,现在却去不了了。

度盹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同谋》2补

【张国荣水仙】RickX石家宝《同谋》2补

十號風球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翻出今年送给小老弟的明信片……

卿宁. Leslie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画我哥哥嘿嘿嘿,手残了😂

又东风

柔情

#阿Rick × 石家宝 

#私设


仲夏炎炎刚过,再抬眼已入初秋。


他对警司的配枪不甚满意,反后座力弹簧重度欠缺,滑动枪膛重心不稳,出弹速度低。于还有空在office搞些走私贪污的闲人来讲无关痛痒,换做像他这样的水深火热,可能会搭进自己的命。


警队朋友向他推荐过一位改枪能手,经他改良的枪支性能可发挥极致。

他敲开了阿Rick的门,暗色调的光线充斥,和窗外的明媚有些格格不入,昏暗相隔他不太辨得清那人的神色。

他的慕名让Rick的脸上终于显现表情,是一种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过的得意和昂扬。


“你驾驭得了我的枪?”


阿Rick...

#阿Rick × 石家宝 

#私设



仲夏炎炎刚过,再抬眼已入初秋。



他对警司的配枪不甚满意,反后座力弹簧重度欠缺,滑动枪膛重心不稳,出弹速度低。于还有空在office搞些走私贪污的闲人来讲无关痛痒,换做像他这样的水深火热,可能会搭进自己的命。



警队朋友向他推荐过一位改枪能手,经他改良的枪支性能可发挥极致。

他敲开了阿Rick的门,暗色调的光线充斥,和窗外的明媚有些格格不入,昏暗相隔他不太辨得清那人的神色。

他的慕名让Rick的脸上终于显现表情,是一种从未在别人身上感受过的得意和昂扬。



“你驾驭得了我的枪?”



阿Rick看向他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的玩味,透过橙色镜片勾勒轮廓,是一双精致的眼,并不如外界传言令人不寒而栗,他甚至恍然以为出了哪里差错,竟捕到一方柔情。



“我改过的枪不见血。”

“不过对你,可以有例外。”



阴影下的人推拒几番,到底是没收下钞票,却反过来稳攥住他手腕。

他一怔。

他的皮肤算不上细腻,在枪茧覆盖下的触感却清晰。即便握枪有些年头亦不至如此,想来是一向枪不离手。本能的自卫让他全身骤然紧绷,眼里也带了防备,却在人带笑开口后有些眩晕。



“酬劳不如换成你。”



接了案子后头晕是常事,眼前闪现的血腥布景让他略有失神,记忆断片也时有发生。他好像接过来一杯水,而后拒绝了那人送他回家好意,独自蹒跚返回。



后来便轻车熟路。他不知阿Rick这种人如何有耐心整日带他练习。对外宣称实验室那些游标卡尺和精密仪器一向不准假以他手,而他几次三番前去参观鼓弄似乎也畅通无阻。

他把实验室的灯调亮,为将阿Rick改枪时的模样看得仔细。沉浸工作时微颤的睫毛,峻挺的鼻梁,还有余光发现他偷瞄时的欢喜。改装过程中完全隔离噪声,他乐意把此处看做喧嚣都市的栖息地。



生死场上马虎不得,那枪上系着他全部身家性命,他每一次举枪都重如千斤。他将配枪交予至阿Rick手中,庄重如爱人交换戒指。



他又开始目眩,仿佛被一股力量拖着回到拥挤的案发现场,信息员匆忙收集证物,远处的上司不知对着记者说些什么,牺牲的G4他不熟识,却认得出渗着血的额头上呈“8”字型的Double Tap。



白开水溶进阿司匹林,才稍有缓解。他抿着嘴紧盯身侧人,一双眼如果混进杂质还会不会这样透亮。

那人笑起来温良无害,语调和平日调情别无二致,他听着却慌张。想堵住耳朵,竟逃无可逃。



“阿sir,熟人作案,还怕抓不到真凶?”



熟人?

耳畔印下的温潮气息,唇角落下的炽热思念,喉结滑动烙下的滚烫情欲,遍布全身的吻,只对自己展露的童真,和不为外人所知的温柔。

那人同改过的枪一般凌厉地攻城略池,在他体内肆意妄为,枪林弹雨都没皱一下的眉头在撞击下紧拧,淌过快感的河,揉成动人的低声喘息,又在那人密集的吻下舒展。

他熟知,是他的枕边人。



他又觉得陌生,眼底猩红的血丝,冲动后克制不住颤抖的食指,独处时分示弱的眼泪,和他唤一声阿sir的隔阂,都不属于那个傲视群雄的枪王。



“阿sir,用我的枪,击毙我,你就能领功。”



声调里是足以让他情动的迷人,告诫或是警醒,他是警,不能和匪混为一谈。

他抬头,看不见窗外落叶纷纷。那一刻他想问问世人,信不信一名暴戾恣睢的行恶者,自始至终那一双眼都不曾混浊半分。



那是他们第一次十指紧扣,一双手引导着另一双手触动扳机。巨响之后他忽然想起那一晚的交欢,阿Rick在他耳边叹一句“钟意你 ”,带着第一次见面时他以为错看的柔情。


Fin.

海上飘落的雪

异度空间

学心理学以后,又一次看(异度空间)

章昕从小父母离异不要她,因长久 孤闭所生幻觉,得了精神病,阿占竭尽全能帮助她,终使其慢慢脱离了种种恐怖的意想。两人在这一过程中渐渐生出感情。 当置身阿占的生活空间时,

阿占有诸多怪异举动,调查过后,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一到晚上某时即被幻象所困痛不欲生。为了让爱人回归正常,章昕决定帮助他赶走心里的魔障。 后来一直不信有鬼的阿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女友因不想和他分手而自杀,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他又陷入与脑中前女友的鬼魂的无尽纠缠。片尾女鬼要杀他,他在房顶把他对那女鬼的愧疚以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后感动了@女鬼,最终女鬼原谅了他。

当一个人长...

学心理学以后,又一次看(异度空间)

章昕从小父母离异不要她,因长久 孤闭所生幻觉,得了精神病,阿占竭尽全能帮助她,终使其慢慢脱离了种种恐怖的意想。两人在这一过程中渐渐生出感情。 当置身阿占的生活空间时,

阿占有诸多怪异举动,调查过后,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一到晚上某时即被幻象所困痛不欲生。为了让爱人回归正常,章昕决定帮助他赶走心里的魔障。 后来一直不信有鬼的阿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女友因不想和他分手而自杀,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他又陷入与脑中前女友的鬼魂的无尽纠缠。片尾女鬼要杀他,他在房顶把他对那女鬼的愧疚以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后感动了@女鬼,最终女鬼原谅了他。

当一个人长久的孤独,压抑时,内心精神就会慢慢混乱,如果不把这种心情释放出来,就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当有问题时,找最可信或不熟悉的人(我们心理咨询师),帮你从迷惑中走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