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国荣

1884.4万浏览    11857参与
Lelsa

今天是sweet treats时间!

Happy Anniversary to my darling:)

#听说这是情侣必做的事......

Cheung先生是个极其喜欢浪漫的人。再加之,他也极其喜欢在各种场合下为爱人制造浪漫,换而言之,他喜欢:虐(单身)狗。

在他第一次听到”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的情侣会幸福一辈子“这种少女心洋溢的传说时,他只觉得这是女孩子和爱情片导演喜欢的桥段。然而当他跑了很多码头,逗留访问过世界各地之后,那些著名地标的宣传文案总在一遍遍提醒他,情侣就应该并肩站在城市的最高点,在夜色里相拥。Bloody Hell.他想。他可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登高的活动——“不过...也不至于到完全做不到...

今天是sweet treats时间!

Happy Anniversary to my darling:)



#听说这是情侣必做的事......




Cheung先生是个极其喜欢浪漫的人。再加之,他也极其喜欢在各种场合下为爱人制造浪漫,换而言之,他喜欢:虐(单身)狗。



在他第一次听到”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的情侣会幸福一辈子“这种少女心洋溢的传说时,他只觉得这是女孩子和爱情片导演喜欢的桥段。然而当他跑了很多码头,逗留访问过世界各地之后,那些著名地标的宣传文案总在一遍遍提醒他,情侣就应该并肩站在城市的最高点,在夜色里相拥。Bloody Hell.他想。他可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登高的活动——“不过...也不至于到完全做不到的程度”,他这样告诉自己。为了爱人,理应克服一点小困难。







香港篇·太平山



太平山之行充分体现了Cheung先生“想到就做”的行事风格。


这天,他从录音棚出来已经是深夜。本来他的朋友提出顺路送他回家,他却拨通了Tong先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比白天温吞一些,于是他猜测Tong手头没什么紧迫的工作要处理。“哥哥,过来接我嘛,今天司机休假了。”他很快地扯了一个小谎,好让自己突如其来的要求不显得那么暗藏预谋。Tong倒是不怎么惊讶,没再多说什么就答应了。



二十分钟后一道车灯在拐过转角,在录音室侧门停了下来。Tong习惯性地解开安全带,侧过身正要去开副驾驶座的车门,Cheung就拉开门一歪身坐了进来,还卷进一股初秋夜晚清爽的凉意。Tong从家里一路开车过来、被室内温暖空气和窗外缱绻夜色熏得有些懒懒的意识突然清醒起来,Cheung脸上按捺不住的笑让他很快明白过来,他还没那么快能回到床和睡眠的怀抱里去。




“去哪儿?”他很自觉地问。


“今天绕个路,去扯旗山好不好?”


“…行。”




Cheung动作潇洒地扣好安全带,便歪着头靠在座位上闭目小憩。Tong知道他大概很累,因此尽可能平稳地开着山路,直到快到山顶才叫醒了身边的人。Cheung睁眼看了看,车窗外已是墨色的山和山下港岛灯火连绵的夜景。




“我们就在这儿停吧。”他们停在一个隐蔽的暗处。他看着Tong,Tong也看着他。


于是他顿了顿,像是抱怨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出去太冒险了,还是在这里吧。”




Tong还没来及想什么事“太冒险”,他的男友就在眨眼间解开了安全带越过了车座之间操纵杆的阻碍,又热又燥地贴了上来,在他嘴唇上重重地咬了一口。他忍不住搂住Cheung的后背,一点一点地从对方唇间收复领土。



他们吻了一会儿,又花了点克制力才停下来。Tong半降下车窗,让清凉的夜风飘进来。他们看了会儿夜景,先前情浓的气氛逐渐变得轻快,Tong才重新发动汽车。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上山来…”


“情侣都会做这种事啊,在山顶接吻之类的。”


“那这算是今晚的惊喜吗?”


“这个嘛...未完待续。”









东京篇·東京タワー




Tong在东京明白了“未完待续”的意思。


自那次之后,Cheung似乎非常执着于这个念头,哪怕是从忙碌的行程里挤出一丁点儿时间,他也坚决地要和Tong一起登东京塔。




日本街头热情的fans常常在两三分钟之内就能发现这位红遍亚洲的super star,这意味着他们根本不可能旁若无人地在公共场合有半点亲密举动。Tong走在Cheung身后半米距离外,微微笑着看他给围上来的女孩子一一签名。




“我现在要去看看上面的景色,好吗?很高兴碰到你们…一定还会来的,说不定还会来开演唱会呢...好的好的...再见!”Cheung和煦体贴地照顾着粉丝们的情绪,等他们总算从人群里脱身出来,得以乘坐电梯到达塔顶的时候,原本就是挤出来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他回头看了看Tong,给对方了一个略带歉意的笑。




这时候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沉了下去,黄昏的东京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Cheung很喜欢这座城市,他摘掉太阳镜望着眼前的落日景色,不由得往巨大的落地玻璃边走了几步。很快他注意到观光层边缘的玻璃地板,便敏捷地收住了脚步。




“Daffy,你走前面。”他招呼了一句,又拽了一下犹豫了两秒才走过来的人的胳膊。“干嘛不走啊,非要我叫你欧尼酱才行吗?”




后一句话讲得很小声,听到的Tong却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脸。他一边在心里庆幸这时候的光线掩藏了自己的面红耳赤,一边像壮士断腕似的决然大步迈到玻璃幕墙跟前。Cheung也慢吞吞跟了上来,轻飘飘地感叹了一句,“真美啊。”




是很美。Tong在心里这样附和,却出声提醒对方。“该走了,晚上还有见面会。”


Cheung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侧脸瞥了他一眼,笑得比背后的橘金色天空更暖热。


“知道了,哥哥。”








巴黎篇·La Tour Eiffel




他们到欧洲来度假,必然少不了巴黎这个浪漫的站点。Cheung在欧洲显得轻松不少,这里没有太多人认识他们,因而他们可以像普通游客一样,看球喝酒、逛街购物、尝试一些隐藏在街巷深处的餐厅。



尽管在大多数方面Cheung绝对是一个崇尚推陈出新的人,他却极爱这老派的浪漫。



因此就像老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他们在巴黎的夜晚喝了香槟,看了午夜场的电影,懒散却又兴致高涨地沿着塞纳河散步,随机而迂回地选择着前行的线路。埃菲尔铁塔矗立在一片古典的多层建筑中,遥遥召唤着他们。至此,Tong已经确信Cheung一定会强烈要求一览塔顶风光,哪怕他一到上面又会犯起畏高症,要好说歹劝才肯挪动两步。



他们并肩踏上铁塔前广场柔软的草地,Cheung却一把拉住了他。


“别过去了…不过去了哥哥,那边太冷清了。”


或许是稍微喝多了酒,Tong破天荒地回了一句,“怕什么,又没人认出来。”


“可是,我更想和你 ’暗角热吻’嘛…” Cheung用一种他特有的、略带沙哑却黏糊的撒娇语气开口。




Tong永远不会拒绝那种语气。他想也没想过要调侃Cheung是临阵畏缩还是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便任由对方呼吸里的酒精气息和自己的交融在一起。




后来,他们记忆里的埃菲尔铁塔总是热乎乎的。







西雅图篇·Space Needle





Cheung来美国的次数不算多,但鉴于西雅图和温哥华很近,又盛产各种海鲜,他和这座城市还是有过几次交集。



原本来说,比起像个观光客一样去那些热门景点,他更喜欢在海边消磨时光。但今天有所不同的是,他是来“探望”在这里出差的Tong先生的。在他漫长又颇有些无聊的“退休”时光里,有时候Tong看起来比他更忙。“搵钱养家啊” Tong先生临别前故作无奈地开着玩笑,摸了摸他的头发。



因此Cheung决定学着大多数时候对方会做的那样,到他在的城市去。不过Cheung决定把这当作一个surprise.




他和一群学校组织活动来参观、兴奋得叽叽呱呱个不停的金发孩子一起排了将近半小时的队,才登上这座造型摩登、仿佛天外来客的观光塔。大概是周围洋溢着一种欣喜的气氛冲淡了对高度的关注,他竟也没感觉到以往站在高楼上的眩晕。



于是他拨通了Tong的电话。


“哥哥,我突然想起来,帮我去太空针塔照个相行不行?我一直很想去那里的。”


“哦...但我今天晚上的飞机就回来了,一会儿要去机场。”


“不要啊,难得去一次的嘛。”


“你想来的话下次我们一起来就是了。”


“你现在去一下不行啊!”


Cheung无计可施地对着电话吼了一句。身边的三四个中学生停下交谈看着他,他回报以一个万分charming的笑容,那些女孩子便有点害羞地笑起来,互相对视一眼,笑闹怂恿着朋友和那个可爱的亚洲男人去搭话。




Tong一头雾水地出现在太空针塔观光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Cheung身边围着一群少男少女,而他谈笑风生地用英文和他们讲着拍电影的趣闻,连站在不远处的女教师也带着一种夹杂钦慕的神情偏着头聆听。



“Ah, here’s my dear friend.”


Cheung注意到站在几米外的Tong,便大声又亲昵地招呼着他。所有孩子都把目光转了过来,Tong顿时有些窘迫和不知所措。他略显拘谨地走过去,交谈几句那些中学生才渐渐散了。




Cheung仔细地看着他,发现他脸上没有出差太累的迹象才放下心来。


“Sorry,看来在这里我们也不小心受到太多关注了。”


Tong笑了笑摇摇头,把视线投向外面的城市景象。


“我们肯定要错过飞机了。”


Cheung调侃着一撞Tong的肩膀。


“搵得的钱不是连两张机票也买不起吧?”


Tong转过脸来,语调也跟着轻松许多。


“买得起。请你再吃一顿大餐也还够呢。”




“那我要吃最好的海鲜餐厅。”


“走吧。”









香港篇·Home Sweet Home




Cheung先生今天想赖床。


他刚刚结束了节奏紧张的演唱会,距离新电影开拍也还有一小段间隔。



他靠在床头翻着电影剧本,又看到了熟悉的情节。


“哥哥,我们在多少个很高的地方接过吻了?”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多少次吧?”身边的Tong从报纸上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在外面也没有多少机会的。”



“那怎么行?!”Cheung发出一声夸张的“惨叫”,一把抽走Tong手里的报纸,直直地瞪着他看。




“……没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Cheung抢白一句,又敛住呼吸,显然是在盘算着什么。




Tong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是该安慰还是该询问对方有什么新念头。Cheung却在下一秒嬉笑起来,凑过去对准他的嘴唇轻柔地一吻。




“I’m on top of the world now.”

printemps

收藏的各种表情包,不喜勿喷

收藏的各种表情包,不喜勿喷

给智慧捧场
妹妹发现妈妈枕头底下有一张一百...

妹妹发现妈妈枕头底下有一张一百块,就拿去用了十块,还剩九十块拿回来重新放回枕头底下!这样妈妈当然发现啦!叫来我们问是谁拿了!
这时我这聪明的妹妹说:“你把它放枕头底下老是压着它当然把它压碎了!”
妈妈:“那你说,还有十块哪去了?”
妹妹:“被你压死了!”

妹妹发现妈妈枕头底下有一张一百块,就拿去用了十块,还剩九十块拿回来重新放回枕头底下!这样妈妈当然发现啦!叫来我们问是谁拿了!
这时我这聪明的妹妹说:“你把它放枕头底下老是压着它当然把它压碎了!”
妈妈:“那你说,还有十块哪去了?”
妹妹:“被你压死了!”

心還是藍色
喜歡了這麼多年 一直想提筆寫寫...

喜歡了這麼多年 一直想提筆寫寫他的好 雖不及萬分之一 卻終是渴望有天他是會被全世界所了解的
很多人說張國榮是戲如人生 說他演活了程蝶衣 說他本是程蝶衣
可你們知道嗎?他耿直的說“我跟程蝶衣唯一的相似大概就是我們對藝術的追求” 他總是會說我演的角色裡沒有一個像我 他被質疑春光乍洩本色出演之時 笑笑說“那我以前演倩女幽魂 演英雄本色 你們也說演得好 那我到底是誰呢?”
“絕非本色出演” 如今 變成了我渴望全世界看到的最大的執念
真正的張國榮 我雖無法真實了解 但大抵也想象得到 雖像他所唱的 你可知我思想的背面 大抵是永不知的 但我也是可以篤定的 絕不是何寶榮 更不會是程蝶衣
了解越多 卻越覺得他更像是一個普...

喜歡了這麼多年 一直想提筆寫寫他的好 雖不及萬分之一 卻終是渴望有天他是會被全世界所了解的
很多人說張國榮是戲如人生 說他演活了程蝶衣 說他本是程蝶衣
可你們知道嗎?他耿直的說“我跟程蝶衣唯一的相似大概就是我們對藝術的追求” 他總是會說我演的角色裡沒有一個像我 他被質疑春光乍洩本色出演之時 笑笑說“那我以前演倩女幽魂 演英雄本色 你們也說演得好 那我到底是誰呢?”
“絕非本色出演” 如今 變成了我渴望全世界看到的最大的執念
真正的張國榮 我雖無法真實了解 但大抵也想象得到 雖像他所唱的 你可知我思想的背面 大抵是永不知的 但我也是可以篤定的 絕不是何寶榮 更不會是程蝶衣
了解越多 卻越覺得他更像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絕對稱得上傳奇的普通人
如果用當今的流行語形容 大概張國榮就是那個絕對的“沙雕小王子” 他真誠 絕不遮掩 卻經常會小火車跑個不停 他跟朋友在一起時並不總是正經的 點著一根煙 身體快要陷到沙發裡 整個人像是要醋溜下去 亦或是盤著腿像上炕一樣 他會撒嬌 會罵人 會跑跑葷段子
他喜歡麻將 稱打麻將是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 贊其是可以預防老年癡呆的活動 他說“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 那老天一定要提前告訴我 好讓我請一幫好友 請劉嘉玲 王菲加上唐先生 管他末日不末日 最重要的是要在那時候胡一把大三元啊”
他並不遮掩他的年少輕狂 他的話語永遠像是最直白的談心 他聊的開心了會談及他的曾經 他直言不諱“我跟我老豆沒什麼感情” 他也毫不掩飾“當時確是愛情 但好綵沒有結婚”
他並不是萬能的 至少他算不對八歲的年齡差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能掙錢 但並不懂理財 他會衝動 也會在分手夜聽著舊夢不需記哭的稀里嘩啦
但他卻是那樣的真誠 對藝術 對朋友 對愛情
他並不掩飾自己渴望獎項的認可
他並不會隨意誇他人的作品 即使對方是他的老友 在他眼中 藝術好就是好 不好也確是不好
他喜歡提攜後輩 他眼光很毒 他曾提及到的晚輩日後確大多都未辜負他的期望
他超乎任何人想象的善良 他樂意幫助任何一個只要他能幫助到的人 大到兒童慈善基金 小到他在馬路上安慰失意的女子
但同時 他對狗仔毫不留情 他撞過車 也說過狠話 愛與恨 在他眼中 是如此簡單

如果說 有人愛著程蝶衣的決然 有人愛著何寶榮的任性 有人愛著阿占的瀟灑 有人愛著Rick的冷酷 那我最愛的 大抵是那個被稱為阿榮的三十幾歲baby 那個他象征性收了一元片酬的流星語 據稱因當初香港民眾以並不能接受張國榮變為落魄養父的原因 電影並未引起過多波浪
而在我心中 真正的張國榮 他並沒有一個孩子 他並不落魄 亦不會做散工尋錢 但他始終簡單 快樂

如果說 有人愛告別的依依不捨 有人愛熱情的人間天使 有人愛百事的活潑猴子 那我最愛的 大抵是那個打著領結 穿著最簡單西裝 在有些昏暗的燈光中唱著 追 的深情王子 從未有之一
他深情款款 卻堅定的像是最後的告白 他娓娓訴說他的愛 卻激情的像是義勇軍進行曲
亦如他自己
他將男性與女性完美的結合 他有點敏感 有點小小的任性 但他同樣堅強 同樣勇敢 他懂得依靠 但他同樣有著想保護全世界的心 他懂得被愛 也懂得愛
他將成年人與孩童完美的結合 他知道什麼才是藝術 他知道舞台上的舉手投足如何能讓大家愛上他 可他似乎並不那麼在意在訪談節目中維持那個最完美的自己 他有那麼一點點多情 在遇到他真正的愛情前 他有那麼一點點脆弱 他知道怎麼撒嬌 但同樣 他更懂得的 是如何尊重

“我都希望大家知道我這張專輯好有誠意的”
“都是一部很有誠意的電影”
他常常會驕傲的笑稱“反正舞台都是number one” 亦或是謙虛的說“也有買的不好的”
但他最認真提及的字眼 是“誠意” 他總是喜歡坐直了身體 帶著一點點笑容 說“都好有誠意的”
“誠意” 我喜歡這個詞 它一度是我衡量一個藝人的標準 直到今時今日

他實在是太過美好 美好到我描述不到他的萬分之一好 一個人 倘若能被幾代人迷戀 絕不僅僅因為他的專業素養 還有他的人
他實在太過真誠 太過真實 他的藝術 他的思想 他的話語 他的愛情 他從不掩飾 以至於到如今乃至未來的無數年 我都相信 他離開了 卻散落四周

他實在是太過美好 美好到我甚至想不到 還有什麼樣才算更好

ざんねん

爱情,有时是催人奋进的力量;
有时是黯然神伤的忧伤;
在岁月里更是弥足珍贵。

午夜时分,歌声缠绕
适合入睡,适合做梦
晚安

爱情,有时是催人奋进的力量;
有时是黯然神伤的忧伤;
在岁月里更是弥足珍贵。

午夜时分,歌声缠绕
适合入睡,适合做梦
晚安

-程sjlzwd

转一下。

25年前他们不疯魔不成活,拍出了《霸王别姬》的那群人,如今却说那已是终点


https://mp.weixin.qq.com/s/0H8ht5XiH8pi2FwKPE0CoQ


私以为现在说终点为之过早,前进多是螺旋式的。但是这电影的风骨是真的,这个不论谁也要叹一口气。

转一下。

25年前他们不疯魔不成活,拍出了《霸王别姬》的那群人,如今却说那已是终点



https://mp.weixin.qq.com/s/0H8ht5XiH8pi2FwKPE0CoQ



私以为现在说终点为之过早,前进多是螺旋式的。但是这电影的风骨是真的,这个不论谁也要叹一口气。

慶幸

人間四月芳菲盡 世上再無張國榮

人間四月芳菲盡 世上再無張國榮

DL
哥哥说的这种话,请问有人信吗?...

哥哥说的这种话,请问有人信吗?(ㅎ.ㅎ)

哥哥说的这种话,请问有人信吗?(ㅎ.ㅎ)

〇

怎么这么好听嘞🤔
...
于是我决定听一个小时,两点开始背ppt的稿子🙃

怎么这么好听嘞🤔
...
于是我决定听一个小时,两点开始背ppt的稿子🙃

QuietAndShy

好像没有给你推荐过哥哥的歌耶!


这是他后期很出名的演唱会,里面我蛮喜欢这首的,算是比较缠绵的情歌,但主要是被调调吸引住啦!中间有段女声和声,超级好听的,铺垫得刚刚好……(*¯︶¯*)


 @浮沙丘陵 

好像没有给你推荐过哥哥的歌耶!


这是他后期很出名的演唱会,里面我蛮喜欢这首的,算是比较缠绵的情歌,但主要是被调调吸引住啦!中间有段女声和声,超级好听的,铺垫得刚刚好……(*¯︶¯*)


 @浮沙丘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