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家界

11587浏览    6362参与
唯美之下、享人生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

Havana

余是檐上三寸雪,君是人间惊鸿客

余是檐上三寸雪,君是人间惊鸿客

有事别辞

☞ 一声巨响 ☜♡  ̑̑ฅ(ٛ˃̶˙ω˙˂̶ٛฅ)本可爱登场

☞ 一声巨响 ☜♡  ̑̑ฅ(ٛ˃̶˙ω˙˂̶ٛฅ)本可爱登场

Wu阳偲

2019.12.7
       今天星期六,天气依旧晴朗☀️和奶奶在山上捡柴
    山间野林,枯木落叶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呀🍂
    加点滤镜超好看💚(自认好看不接受反驳)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抄的,这样显得我有文化[挖鼻])
   开森呀!!!还是小时候和奶奶一起去山里捡过柴😆 ​​​

2019.12.7
       今天星期六,天气依旧晴朗☀️和奶奶在山上捡柴
    山间野林,枯木落叶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呀🍂
    加点滤镜超好看💚(自认好看不接受反驳)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抄的,这样显得我有文化[挖鼻])
   开森呀!!!还是小时候和奶奶一起去山里捡过柴😆 ​​​

sanjionni
肉疼心疼 生活真他妈累

肉疼心疼

生活真他妈累

肉疼心疼

生活真他妈累

Wu阳偲

2019.12.6星期五
今天天气晴朗呀☀️
真舒服呀🍂

2019.12.6星期五
今天天气晴朗呀☀️
真舒服呀🍂

哒宰

冬天里,秋色残留,惜无雪。

冬天里,秋色残留,惜无雪。

鹿先森

走过了一段阴雨连绵后,今天终于迎来了阳光明媚!

走过了一段阴雨连绵后,今天终于迎来了阳光明媚!

彭湘芮

《忘羡一世》

主要说忘羡的一生一世的过程:十六年前,天下六分(作者私设,魏长泽脱离云梦江氏后,在夷陵自创的门氏)故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岐山温氏,兰陵金氏,夷陵魏氏(魏长泽所立)共治天下。其中温氏一家独大,其余五家均受其苦……有可能会成虐文,作者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禁止抬杠×😓😓😓谢谢理解,一般星期六星期天更文( •᷄⌓•᷅ )因为学习太忙!

主要说忘羡的一生一世的过程:十六年前,天下六分(作者私设,魏长泽脱离云梦江氏后,在夷陵自创的门氏)故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岐山温氏,兰陵金氏,夷陵魏氏(魏长泽所立)共治天下。其中温氏一家独大,其余五家均受其苦……有可能会成虐文,作者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禁止抬杠×😓😓😓谢谢理解,一般星期六星期天更文( •᷄⌓•᷅ )因为学习太忙!


屁屁不改名儿了℡

知君断肠③

   “金凌!快闪开!”


     如若现在要让蓝景仪冷静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了。蓝思追只得在长辈们没来之前好好护住现场。


    “景仪!把剑放下!”


      见对方持剑直逼自己,金凌若有预知后事地握紧岁华,刚准备出鞘,却被一声呵斥给惊的一愣。


    少年周围浮生黑气,围作一团。漆黑如墨的双眸逐渐泛起若隐若现的暗红。


     也不过一瞬间,蓝思追刚...


   “金凌!快闪开!”


     如若现在要让蓝景仪冷静下来那是不可能的了。蓝思追只得在长辈们没来之前好好护住现场。


    “景仪!把剑放下!”


      见对方持剑直逼自己,金凌若有预知后事地握紧岁华,刚准备出鞘,却被一声呵斥给惊的一愣。


    少年周围浮生黑气,围作一团。漆黑如墨的双眸逐渐泛起若隐若现的暗红。


     也不过一瞬间,蓝思追刚要拉开金凌,自己的脖颈上就被一柄长剑抵住,毫无任何动静之下便显出一条极细的红印。这完全在蓝思追的意料之外,不可思议地瞟向蓝景仪,眨眼功夫,后只听见长剑落地的响脆声。


   是含光君来了。

   

   只见蓝景景仪双手被缚仙绳捆的生紧,之后便重心不稳地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被捆之人并无挣扎之意。


    蓝景仪耷拉着眼皮,随着缚仙绳的方向望去看见了含光君和魏前辈。魏无羡这架势显然是要朝自己走过来,却又被一旁的蓝忘机给拉了回来。


    刚才那股来势汹汹的戾气像是突然被大风吹散了一样的消失了。意识混乱,他恍惚间便看清了蓝思追脖颈上被自己抵出的丝丝血痕,蓝景仪动了动嘴唇,卡在喉咙里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见奔向自己的蓝思追。


  “对不起…”

    

    ——————时间分割线——————

   

  “只有楠姬亲自抚琴才能驱走尾屿蜈蚣。”蓝忘机自然是知道蓝思追心里想的是什么,“你连问灵也才刚刚入门,怎能弹得那如此消耗灵力的禁曲?”


    脖颈上的血痕已慢慢结痂,伤口很浅,要不是一旁的魏无羡伸手去碰了一下,蓝思追都要忘记了,毕竟一点也不疼。


    “那又如何能让楠姬亲自抚琴?”

  

    蓝思追这一问,屋子里霎时无一人说话。


    躺在软塌之上的人周围却是怎么也消散不了的血气。


     那红衣女子每每被剑尖刺到便会化作一团黑雾随之散开,蓝景仪心急,跟着前者来到了一个小村庄。


   “别跑!站住!”


    红衣女子回眸一笑,身手轻盈地从窗口跃进了屋内,坐在榻上看着眼前来势汹汹人就突然不动了,只是那看似极其温柔的笑容却是一成不变。蓝景仪集中精力对准了红衣女子的胸膛狠狠地插了进去,随后便毫不犹豫地用力往下划。


    一声凄惨又刺耳的痛号,红衣女子又笑着化作一团黑气散开了。蓝景仪心神一惊,被自己刺中的却是一位预产的妇女。女人隆起的肚子被划开,当场泪眼瞪起双瞳看向自己的肚子。蓝景仪顿时全身颤栗,一把抽出长剑,只见那剑刃之上刺穿着一个呈蜷缩状,血肉模糊的婴孩。


    是夜,榻上的人却被惊醒,急促地喘息着。蓝景仪睁眼,看见的却不是自己迫切想要见到的人。他试图撑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一丁点力气。


    “你醒了啊。”易止昂的声音听起来懒懒的,不觉有些莫名的阴森。话了,他一手撑在榻上,身体逐渐下倾,用空出来的一只手轻轻地抚着身下人好看眉。


    “滚开,别碰我”要不是现在使不上劲儿,蓝景仪早就一脚踢开了。奈何他现在动不了,只得将脑袋别向一边。


     “滚开?”说不上邪魅,只能算是有些阴险与得意地勾嘴一笑,“有本事你一掌把我推开啊。”


      蓝景仪向来最听不惯的就是这些挑衅的话语,他深吸一口气,极力地压制住梦中给他带来的恐怖与惊慌,努力的平稳着有些虚弱发颤的声音,“是你将那条恶心的虫子放在我体内的?…”


     话了,易止昂的笑容突然有些僵在了脸上。


     “畜生!”易止昂一脚踢翻桌案,狠狠地抓起了楠姬及腰的长发,怒瞪着眼前人吼道,“为何要将尾屿蜈蚣种于景仪体内!”

   

      楠姬满是愤然地看着他,随后身子一轻,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抬头便是一双红眼盯着易止昂,“堂堂易氏未来家主竟好男色,断袖之癖,你可知这是何等的耻辱!”


   “你懂些什么!”


     楠姬不懂,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是那日在听书楼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位蓝家小弟子,就索性决定要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只为了能再多看他几眼。


    只是有位叫蓝思追的人真的太碍眼了。


   “你是故意的?”


     楠姬却答非所问,“你有时间问我这些废话,还不如现在就去多陪陪你那命不久矣的心仪之人。”


     楠姬自知易止昂好男色,身边的美男子那可是月把月把的换,不过这丝毫没有改变楠姬对易止昂的倾慕之情,既然他喜欢,那就杀掉好了。之前无论自己解决多少个与他同床共枕的男人他都丝毫不理会。只是这次,楠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粗鲁动怒的易止昂。


    “你干什么!”


    蓝景仪一度以为他今天会死在易止昂手里,却没想到对方的手抓紧自己的衣领,欲要鲁莽的撕开。蓝景仪立马慌了神,用力的用手想要制止对方的手。无奈没了任何优势的蓝景仪一下子就被人家单手扣住了自己的一双。


   “放开我!”

    

    越是反抗,身上之人就压的越紧。屋子周围早以被设了结界,无论多大的动静,外面连丝毫声响都听不见。屋外一片寂静祥和。


   “思追!”

   

    蓝景仪闭眼,豆大般的眼泪便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清澈的眸子正如樱花开的一般粉红。


     一夜,蓝景仪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时间分割线————


    蓝思追从兰陵赶回云深不知处时天已开始蒙蒙亮。急匆匆地打开房门,看见的却是躺在床上有些衣冠不整的蓝景仪。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嘎吱声,蓝景仪后怕地迅速抓紧了被褥。


     蓝思追好看的眉皱成一团,心脏突然被狠狠的绷紧了一根玄。


     榻上的人儿香汗淋漓。蓝思追一把将蓝景仪揽入怀里,替他一丝不苟地穿好校服,当看见蓝景仪身上以及脖颈处的斑斑红点时,心中的怒火与自责瞬间同时窜了上来。


     “思追…”没了往日精神活泼的少年音,像是被堵了一层沙一样,蓝景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刚刚…好疼啊……你没来…”


     话音刚落,蓝思追只将怀中人又紧了几分,他手指不免有些发颤的我抹去蓝景仪眼角还未干的泪痕,轻言呓语温柔的安慰着,“从今往后,只要有我一日,便绝不会有人伤你丝毫。”

   

       说着,他便在怀中人的眉间落下轻轻一吻。



高二很忙,所以拖更了☹️


Bad Person

星鬼小短文

小鬼和朱星杰在一起有些年了,可两个人在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像情侣,甚至像有仇的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朱星杰没有给过小鬼什么好脸色


记得朱星杰刚追到小鬼的时候,对他说过“我要你身上染上我的味道,这辈子都逃不掉,变成我的,好不好”说着的话像情话一般,但从来没有对小鬼说过“爱”


但是朱星杰占有欲又出乎意料的强,甚至有些病态。他规定小鬼和他人接触的时间,如果时间太久,他就会惩罚。把小鬼锁起来,拿鞭子抽他,不顾轻重的抽。抽的小鬼满身是血,抽到他认错,尽管并不是小鬼的错

所以,他们家最多的就是绷带和止血药了……


多么暴力,扭曲


可小鬼就是离不开朱星杰。之前在身边朋友的关心,让他们分开...

小鬼和朱星杰在一起有些年了,可两个人在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像情侣,甚至像有仇的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朱星杰没有给过小鬼什么好脸色


记得朱星杰刚追到小鬼的时候,对他说过“我要你身上染上我的味道,这辈子都逃不掉,变成我的,好不好”说着的话像情话一般,但从来没有对小鬼说过“爱”


但是朱星杰占有欲又出乎意料的强,甚至有些病态。他规定小鬼和他人接触的时间,如果时间太久,他就会惩罚。把小鬼锁起来,拿鞭子抽他,不顾轻重的抽。抽的小鬼满身是血,抽到他认错,尽管并不是小鬼的错

所以,他们家最多的就是绷带和止血药了……


多么暴力,扭曲


可小鬼就是离不开朱星杰。之前在身边朋友的关心,让他们分开了,也只是一段时间。然后因为小鬼的离开,朱星杰发疯一般的砸东西,被送到精神病院。后来还是小鬼给领出来的,朱星杰再见到小鬼的时候,双眼血红,浑身颤抖,疯了一样冲向小鬼


把小鬼推倒在地,歇斯底里的怒吼“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像是小鬼做错了什么,“杰哥…我错了…原谅我好吗…”

可笑的哀求……


“我那么爱你,你感受不到吗?!啊?!!!”怒吼着……两个人都带着血出的院门


再后来,小鬼又和朱星杰住在了一起,结局没有改变……


小鬼啊,还是没有离开他爱的杰哥。


朱星杰啊,还是以他扭曲的爱,爱着小鬼。


两个互相依赖的人,怎么可能分开,这就像毒品一样,会上瘾,戒不掉……



(诶!今天是星鬼@)


Bad Person

还是换种题材???


写短文吧


(卑微)

还是换种题材???


写短文吧






(卑微)



屁屁不改名儿了℡

脸红的思春期①

在学校一星期写完的一篇,可能分三次发吧


    3000米最后一圈时,王一博蓄尽最后的力气夺得了第一。

    肖战站在看台上眯眼望着下面的跑道终点。准确来说,他是奔着冲刺第一的人去的。直到后面的二三四名跑到终点被人抚走时,他才发现一个人默默走出看台的王一博。他本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高于同龄人一大截身高的个子告诉肖战,那就是王一博。

     为什么没人在终点接他?

     肖战也没有过多的思考,他只是快速奔下看台,奔向王一博,眼睛也是一刻也不离地盯着王...

在学校一星期写完的一篇,可能分三次发吧


    3000米最后一圈时,王一博蓄尽最后的力气夺得了第一。

    肖战站在看台上眯眼望着下面的跑道终点。准确来说,他是奔着冲刺第一的人去的。直到后面的二三四名跑到终点被人抚走时,他才发现一个人默默走出看台的王一博。他本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高于同龄人一大截身高的个子告诉肖战,那就是王一博。

     为什么没人在终点接他?

     肖战也没有过多的思考,他只是快速奔下看台,奔向王一博,眼睛也是一刻也不离地盯着王一博的去向。他也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突然的一慌,好似只要有一点分神注意力,他就会把眼中盯着的人弄丢一样。

     走到人少的后台下,王一博胡乱地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一层密集的薄汗,随后又有些慌乱地侧身靠在了墙上,一只手却抓紧了腰侧。一抬头,透过浸湿的刘海便看见一个高个子朝自己渐渐走来。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一博假装放松了一下自己有些吃痛的身体,定了定神,看清来了来人后,却又好似后怕的退了两步,捂着腰侧的手又抓紧了几分,单薄的短袖被抓皱了一小块。

     王一博确实见过他。

     肖战。

     就在上周一升旗课间,高中部的教导主任在训话时,处分名单上就有他的名字。高二(四)班肖战,因为前几周带着自己的一帮兄弟与高三的一些男生发生争执,导致了一场不可避免的群架,不仅被记了处分,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在国旗下念了整整五千字的检讨。虽然初中部站在高中部的后面,但王一博还是凭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和一双视力5.3的好眼睛看清了肖战的脸。

      那场群架正好约在了王一博回家的必经之路。拿棍棒的拿棍棒,甚至还有人掏出了刀子匕首。王一博躲在拐角处,亲眼目睹了群架的全过程,直到警察来到的前一秒,肖战一个有些吃惊的回眸,正好装上了王一博有些藏不住的惊慌的眼神。

      像极了一只遇到一群大饿狼的小绵羊。

     原来他叫肖战。

    其实就像一般的普通人知道另一个普通人的名字一样,王一博当时心里也没多想✍些什么。毕竟一个高中一个初中,教学楼都隔着好几栋,他应该不会发现自己的吧。

      他确实害怕,害怕肖战误以为当时是自己报的警。结果越害怕的事它就越会发生。这几天初中部开运动会,专门请来了几位高中部的学长学姐来当志愿者帮忙。王一博心里千祷万祷,却还是看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见眼前人往后退了又退,肖战也识相的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看着眼前面色有些不适的人,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一时想要说的话有很多,但是又不知道先说什么。

      肖战只是脑袋微微一歪,便把王一博吓得一个颤栗。

      “不是我报的警。”像是刻意在心中练了很久的一句话,王一博脱口而出。

     报警?

     肖战表情略微疑惑了半晌后,突然就反应了过来。看着王一博有些紧张又复杂的神情,生怕自己会吃了他一样。

     其实当时一开始,肖战就看见了正要拐角走来,却被眼前这一气势汹汹的场面吓得调头就走的王一博,只是他没想到那小家伙居然没离开,而是一直躲在墙角心惊胆战地偷看着,直到警察赶到,他才悻悻然的,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离开。

     肖战好笑的勾起了唇角,他也没有想到王一博会一直心有余悸到现在。

    “乱讲些什么啊。”往前走了几步,伸手试图去扶住王一博,“你没事吧?”

     “没事。”王一博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只是他那不争气的胃病又开始发作了。加之刚刚的剧烈运动,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连带着胃部一起阵阵地抽动。

     看着王一博的一股倔强劲儿,肖战刚还想打趣的准备调侃他一番,却突然脸色一变,迅速大步流星的上前撑着王一博欲要向前载到的身体。

      一袭让人头脑清爽的居家洗衣液香气像王一博铺面而来。

      他体力不支的想要完全靠在他身上,如此结实有力的身躯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但由于内心的一丝害怕,却又不敢。他试着推开他。

     “难不成你还想一个人以现在的状态去医务室?”肖战没好气地问,却难免掩不住几分温柔的心疼。

      王一博没敢看他,只是咬咬牙,声音有些强忍的发颤道,“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不用去医务室。”

     肖战无奈,换做是自己,就算只是吸吸鼻子,肖老爹也得亲自强拉硬拽把肖战拖去医院,更何况是王一博现在这样明显的身体不适。

     肖战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突然来的一股劲儿,脑袋顿时一热,不顾王一博有什么反感的动作,竟直接把人硬背了起来。

     “喂!你干什么!”

     “去医务室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医务室


    “学…学长…”

    “你们一班上的人都是干空气吃的吗!先前干什么去了!”

     隔着一扇门,王一博能清楚地听见肖战骂人的声音,而对方则是自己班上的同学。透过半开的窗户还能看见那几个男生被骂的一直低着头。这才是自己心中肖战原本该有的样子啊,与刚才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检查?”

      “嗯,你这胃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至少有一两年了吧?”医生看着依旧一言不发的王一博又补充道,“这可不能拖啊,时间久了会患上胃癌的。”

    一瞬间的吃惊后便是一阵寂静的沉默,王一博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疼了,酝酿了一会后便缓缓开口,“胃病而已,去医院太麻烦了,而且我有药。”

    医生想继续劝劝王一博,不料却被打断。

   “谢谢你林医生,我休息好了,再见。”挤出一个难免的笑容后,王一博就真的起身离开了。刚要伸手去开门,就撞见了比自己先一步的肖战推门而进。两人四目相视,都有些小小的吃惊。王一博有些尴尬的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

     “…谢谢。”王一博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他对于肖战的印象本就不好,有些怕他,憋了半天也才吞吞吐吐的卡出俩字。

     “哎…”等一行人走远了一段距离后,肖战才突兀地反应过来想要叫住他。不过肖战此时内心皆是又惊又喜,他刚刚对自己说了什么来着?是一句感谢的话啊,激动了一小会儿后,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好事一样,刚刚澎湃的心又瞬间沉了下去。

     他好像在躲着自己哎。

    再次见到王一博,是在两天后。肖战是在教室发现他的,因为身体不适,这两天的运动会,王一博一直在教室休息。

     当肖战赶到时,空旷的走廊上除了王一博外还有一个人。是个女生。长长的头发带着一点自然卷披在腰间,五官算不上精致,但看起来会有一种让人心动的初恋的感觉。在没有遇见王一博之前,这完完全全就是肖战喜欢的类型啊!

       不过接下来女生向前一小步,伸手递给王一博一个精致的粉红小礼品袋的举动时,肖战只感觉心头突然一紧。傻子都知道这是要表白的意思啊!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遇到自己被表白的情况了。只是每次都要想出不同的理由来居然别人,王一博实在太难了。还记得上个月,隔壁班一女生给王一博送了一盒昂贵又精致的德芙巧克力,结果王一博当时就拒绝的利落干脆,说巧克力是如何如何不好吃,还说那女生的短发不好看,结果当时就把人家小姑娘气哭的举起巧克力盒往三楼扔了下去,后来那那女生也因为一直情绪低落,一个星期没来上课。

      想到这,王一博不禁扶额,他不想直视眼前的人,所幸将脑袋别开看向旁侧,结果他刚转头就看见了只离自己一步之遥的肖战。

     “王一博,我有点喜……”

      女生甜甜的声音响起,不料还没把话说完,就被肖战打断了。

     “对不起,他有喜欢的人了。”

     女生的脸顿时白了。她先是一脸恼火地皱眉看清来人是谁,后又一脸迫切地想要得到否定答案的看向王一博。没想到王一博却满身惊讶的看着肖战,回过神来后才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女生。

     空气尴尬了几秒后,女生似乎察觉到了肖战频繁瞟向王一博有几分不太正常的眼神,一副“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的表情看向对面两人,有些不可思议地支支吾吾道“你…你们两个是…是gay!?”

      王一博瞬间瞳孔地震,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不是!”

     王一博斩钉截铁。

     听到这个问题,肖战先是觉得很好笑,之后便又逐渐起了一丝玩意。慢慢由王一博看向那女生,似笑非笑道“是又怎样,反正王一博又不会喜欢你。”


哒宰
那天的落霞那么那么美

那天的落霞那么那么美

那天的落霞那么那么美

衬安

忘记在这里发了。都是一些旧图。第一,二张是这个月初给自己画的锁屏和壁纸,其他的都是上个月的。

忘记在这里发了。都是一些旧图。第一,二张是这个月初给自己画的锁屏和壁纸,其他的都是上个月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