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家辉

96278浏览    1585参与
节操收割者

【古辉】往后余生13.2(邵志朗X张子伟)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你们可爱的小藏獒临时回归了。

文文赶来助攻......


出了张子伟家,少爷游荡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一个人抽着闷烟。听完张子伟讲的故事,邵志朗心里感觉堵得慌,自己喜欢上了张子伟,这个不苟言笑的omega。可是阿蓝呢?自己不喜欢不爱阿蓝了吗?阿蓝才走了多久?邵志朗你就另寻新欢?少爷心底纠结痛苦着。可看着张子伟发qing期期间独自在梦中哭泣挣扎的样子,少爷心里不忍,张子伟不愿主动开口向他人索求任何东西。做自己的男朋友,阿伟说他考虑几天......要是他答应了......自己当初怎么不经考虑就冒失的向张子伟开口呢?!想到这里,邵志朗更加抓狂。


回到家,少爷打开电脑,在心...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你们可爱的小藏獒临时回归了。

文文赶来助攻......


出了张子伟家,少爷游荡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一个人抽着闷烟。听完张子伟讲的故事,邵志朗心里感觉堵得慌,自己喜欢上了张子伟,这个不苟言笑的omega。可是阿蓝呢?自己不喜欢不爱阿蓝了吗?阿蓝才走了多久?邵志朗你就另寻新欢?少爷心底纠结痛苦着。可看着张子伟发qing期期间独自在梦中哭泣挣扎的样子,少爷心里不忍,张子伟不愿主动开口向他人索求任何东西。做自己的男朋友,阿伟说他考虑几天......要是他答应了......自己当初怎么不经考虑就冒失的向张子伟开口呢?!想到这里,邵志朗更加抓狂。


回到家,少爷打开电脑,在心乱如麻的状态下与金三角地区的dú枭在暗网中尝试着单方面接触。之前和八面佛的手下有过接触,那头似乎对少爷的办事风格颇具好感,在段坤手下做事时,八面佛方对邵志朗安排的交易也是较为信任的,如今出来另起炉灶未尝不可。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八面佛方拒绝了邵志朗顶替段坤的构想,少爷的计划落空了。起初alpha纳闷,但后来转念一想,八面佛那老狐狸也是狡猾,知道自己比那段坤更有头脑,若是让自己做大,他八面佛势必有一天会有损失,段坤孤有一腔热血,好欺骗也好控制,他让自己留在段坤手下做事,也是为了控制自己,不如自己就暂时留在段坤身边,那头羊驼此时可以为自己打掩护。




与八面佛方面谈妥后,少爷接到了段坤的电话:“少爷,我听我的小弟讲你有个omega?哪天领出来也让手下人见见,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之前的事嘛,实在对不住,自家兄弟不懂规矩,冒犯了,还望少爷你不要和手下人一般见识,我自会处理的。”


“坤哥,领自己omega出来玩我看就免了吧,我家那位实际上不喜欢见人的。之前的事情我怎么能迁怒到你身上呢?”那个混蛋果然不放过自己,撞见张子伟的小弟回去向段坤报告了。


“你的omega是不喜欢见人还是见不得人呢?”电话另一头的段坤语气充满着挖苦与嘲讽,“少爷啊,我有时真的怀疑你的眼光,你不能因为同情就轻易委屈了你自己啊。”


“坤哥啊,我自己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来处理吧,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的小弟我建议你打发他们回去吧,跟着我每天怪无聊的,多浪费精神。”邵志朗咬牙切齿的笑着,随即挂断了电话。




张子伟脖颈处贴着个大大的创可贴,他走进办公室时,全场鸦雀无声......omega自己也难掩尴尬,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径直走向自己的写字台,这时井进贤察觉气氛不对从一旁办公室出来帮张子伟解围,“怎么了?继续做事。”“yes sir!”手下人齐声回答后低下了八卦的头。张子伟一整天直到下班之前都感觉身后有无数只眼睛盯着自己......自己找alpha真的令别人这么震惊吗?不过也是,一个没人要的omega突然在发qing期找了个alpha,这足以使人震惊。


张子伟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收拾了桌子上的文件准备离开,身上的手机收到了信息,妹姐今天高血压身体不适,需要住院观察,文文没有人照顾。阿伟得知消息后开车去学校将文文接回了自己家。


小女孩之前有见过张子伟,再次见面也就没有了之前那么生分。两个人坐在阿伟家的沙发上,平时张子伟都是在警队的食堂直接吃饭,于是此时的情况变得就比较棘手了,因为张子伟很少自己在家煮饭。


“文文,晚饭你想吃什么啊?”不苟言笑的omega温柔地问面前这个文静的小女孩。


“随便啦,子伟哥哥喜欢吃什么啊?不如听你的吧。”文文此时其实不是很饿,她被张子伟后脖颈处的创可贴吸引了注意,“子伟哥哥,你的脖子怎么了?”


“我的脖子......”张子伟面对小女孩突如其来的发问,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是她心爱的少爷哥哥咬的吧……


文文见张子伟噤声,聪明的小女孩立刻会意,“哦~我知道了……”脸上一副已经洞察了所有真相的表情。


“你知道什么了?”张子伟迷惑,但当他看到文文脸上的表情时,这个疤脸omega的脸当场红到了脖子根儿。


“你个小孩子从哪知道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张子伟都被她气笑了,“你不要到处乱讲啊!你学坏了让我怎么和你的少爷哥哥交代?”omega装作严肃的样子上前轻轻捏捏小女孩的脸以示“警告”。


“他帅不帅啊?”文文很好奇张子伟的alpha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帅不帅?此时的张子伟内心也在思考这个问题,邵志朗和苏建秋长得很像,自己不想忆起往事于是很少刻意去看少爷的脸,现在仔细回想,那是一张剑眉星目的脸......“应该帅吧……”omega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


“和少爷哥哥比呢?”


“当然少爷帅啊……”张子伟不敢告诉文文那个alpha就是邵志朗。“你不要闹了啊,我们晚饭吃咖喱饭怎么样?”omega机智的转移话题。


“好啊。你来做还是我们叫外卖?”小孩子还是好骗的。


“当然叫外卖了,我做的那么难吃......”张子伟对自己的厨艺不是很自信。




要问张子伟最爱吃什么,可能连张子伟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要问他什么东西吃起来最美味,张子伟会毫不犹豫回答咖喱饭。阿伟怀念缅娜带给他的咖喱饭,那是张子伟记忆中吃过最美味的东西。


omega在接到那个dú xiāo大小姐递来的纸质饭盒时,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而且就在前一天他还因为偷食一个alpha的罐头又挨了一顿皮带。衣不覆体的omega面对毫不留情落下的皮带,无论把自己蜷得多么紧,皮带依然结结实实的抽在身上。张子伟那时已经感觉不到饥饿了,他只觉得痛,以及恐惧,可他咬紧牙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默默地流泪。颤抖的手拿着塑料勺子不停的往嘴里扒着饭,脸上依然挂着泪痕。缅娜用手帕给张子伟擦去泪水,用英语小声的安慰他。


“小姐,大哥找你。”一个alpha进来向缅娜报告,张子伟看见alpha本能的向缅娜身后躲去。


“知道了,告诉他我一会儿就来。”缅娜转身示意alpha退下。直到张子伟在缅娜的注视下吃干净了那一大盒咖喱饭,缅娜才放心的离开,那天晚上omega没有再闹肚子。后来在警方的清剿行动,混乱的枪战里,缅娜被流弹击中......




张子伟挖了一勺饭送进嘴里,同样的咖喱饭,可吃起来的感觉却和三年前的不同,人生啊……


“文文,如果有一天你的少爷哥哥喜欢上另一个omega,你会同意吗?”晚饭后张子伟坐在一旁看着小女孩做功课。


“诶?怎么这么问?少爷哥哥一直很喜欢阿蓝哥哥的,阿蓝哥哥是少爷哥哥的omega,不过......阿蓝哥哥已经不在了......”小女孩说到这里又开始有些伤感,“但是,如果他是一个可以好好照顾少爷哥哥的omega的话,我不反对。”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omega可以好好照顾你的少爷哥哥呢?”


“嗯……”文文想了一会儿,“像子伟哥哥这样温柔的omega。”


“这样啊……”张子伟听了文文的回答喃喃道。


可我配不上少爷啊……




作者:我没欺负小藏獒!我没有!没有!是dú xiāo!是他们欺负小藏獒的!是他们!

















玉子烧与寿司

滑坡(未完)

巨雷!ooc预警!未成年请慎入!见评论。

巨雷!ooc预警!未成年请慎入!见评论。

無盡回音
大家看看这身材……吸溜 腹黑小...

大家看看这身材……吸溜


腹黑小会计我可以

大家看看这身材……吸溜

 

腹黑小会计我可以

古辉结婚现场的小狍🍪

Monarchy

这是一个极度崩溃的郁躁时期的回忆

题文无关 只是觉得发音好听

非要说有什么联系的话可能就是互相倾轧吧


我对使徒一最深的印象——除了角色之外,就是阿蓝办公室玻璃幕墙外的景象

每一次晃过镜头都好像揉了一把碎钻抛开来似的,水般沉浮,兀自繁华

我喜欢高度,更喜欢灯光璀璨营造出的人间景象

我看着电影里一帧两人给对方机票的画面 背景就是这样庞杂的绚丽

下一秒便切成了大片的夜空

我以为他们必然在相争的时刻紧紧桎梏对方 就在这浓郁的夜色之下、那宏大的繁华之上

他们的影子要倒映在幕墙上,像依偎的情侣一般贴切

一面是心高气傲的少爷心性,气急时也要挽起胳膊撩起笑意

一面是隐忍包容的深郁感情,每一次看似锐利的冲突都是温柔包裹

他们就...

这是一个极度崩溃的郁躁时期的回忆

题文无关 只是觉得发音好听

非要说有什么联系的话可能就是互相倾轧吧


我对使徒一最深的印象——除了角色之外,就是阿蓝办公室玻璃幕墙外的景象

每一次晃过镜头都好像揉了一把碎钻抛开来似的,水般沉浮,兀自繁华

我喜欢高度,更喜欢灯光璀璨营造出的人间景象

我看着电影里一帧两人给对方机票的画面 背景就是这样庞杂的绚丽

下一秒便切成了大片的夜空

我以为他们必然在相争的时刻紧紧桎梏对方 就在这浓郁的夜色之下、那宏大的繁华之上

他们的影子要倒映在幕墙上,像依偎的情侣一般贴切

一面是心高气傲的少爷心性,气急时也要挽起胳膊撩起笑意

一面是隐忍包容的深郁感情,每一次看似锐利的冲突都是温柔包裹

他们就是在高处执手并肩的一对啊

夜色可以容忍一切放纵

sealed with a kiss

爱斯梅达拉的红晕爬上爱人的脸颊

钟声敲响

可他们不是胡桃夹子不用变小

也不是灰姑娘的狼狈故事

亦不是戚戚然逃跑的野兽


我找不到适合他们的童话故事

后来我发现因为他们是现实


我太痛苦了

极度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分裂

不得不少爱一些


我们少爷无论如何都能笑出甜甜的酒窝,这大概是他为什么少有邪佞笑容的原因。大概没有人会觉得笑出酒窝的样子像反派吧。


他们互相围困,没有人会赢。

永远制衡,永远相爱。

谁又想打破这个诅咒呢?

最后竟然是我们亲爱的男主角拾起满地的碎片

永远残缺不全


梦里越过重洋吧

淌过往生的河

瞧见他倚在树上等你

远远的你就知道他在望你

他轻轻抬了抬眼 又默不作声地落回去

他就爱这样 即使两个人的时候也喜欢欲盖弥彰

他不知道你多痴恋于他的眼睛

以至于描摹了千万遍它们的轮廓,任何细微的颤动都能识破


忘川渡 渡忘川

渡了过去就能忘吗?恐怕不能

“但我可以”

他一手将你推向身后的水流

你怔怔地仰面倒下去 却没想到堪堪及膝的水深不见底

他的面容很快模糊了 你下沉再下沉

忘记闭上眼睛 盯着他消失的那片虚无


你伸出的那只右手还留着伤疤

神经性的损伤 无法握紧的手掌

他溜走了

你忽而不想追了

也不敢追了


醒了 连掩面痛哭的力气都没有

死亡都无法带你渡去他那方

你坐着他的位置 夜夜蜷缩在他的床上

所有日用品都买了两份 那是你难得兴起的几次 仔细地安排好它们的位置 又在半夜醒来时悲恸地嚎叫着尽数打碎

唯独留着他的 任它们落灰 碰也不碰

想起有洁癖的他 你仿佛找寻到一丝恶作剧的快感

其实你不敢碰


你在这间屋子里的动作都放缓了一拍

他当初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个合格的player

直到你那天午后窝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至于我?

我是他的残念罢了

我倒不至于爱你多深切 毕竟我只是他想看你活下去的心意而已


你老得有些快了

我浮在空气里的时候想着


我得走了

他那一等只是为了把你推回去

我又无法通晓他的心意 隐约觉得苦楚罢了

他不会等你的 断了你匆匆赴约的念头吧


好眠无梦

你无意识地握紧了双手



你看那光

反正就真的这么菜吧,,,

反正就真的这么菜吧,,,

迷失的归途

激战,感觉蛮燃的,充满斗志。
超级喜欢家辉哥和小女孩,演技太炸裂了

怕,你就一辈子都会输!

激战,感觉蛮燃的,充满斗志。
超级喜欢家辉哥和小女孩,演技太炸裂了

怕,你就一辈子都会输!

無盡回音

小马哥是真的好搞orz你们快看看这个可甜可盐的软萌成熟男士


加了自己的新水印


这样的神奇调色都不能掩盖他的美貌,我昏过去

小马哥是真的好搞orz你们快看看这个可甜可盐的软萌成熟男士


加了自己的新水印


这样的神奇调色都不能掩盖他的美貌,我昏过去

你看那光

我不会

正片在第二张啦!!!!!!

我不会

正片在第二张啦!!!!!!

你看那光

应该把能摸的小马的调色都摸完了

明天可以摸阿龙了✌

应该把能摸的小马的调色都摸完了

明天可以摸阿龙了✌

你看那光
很古早的调色了,想起来有1p就...

很古早的调色了,想起来有1p就发一下 

这一段确实挺心疼的

很古早的调色了,想起来有1p就发一下 

这一段确实挺心疼的

柒栗子
本期封面人物-许立生教授 复古...

本期封面人物-许立生教授

复古时尚推介-穿十年前的衣服试试

本期封面人物-许立生教授

复古时尚推介-穿十年前的衣服试试

用小刀划开

以和为贵截的图

图一和联胜双花红棍向来靠电眼萌死人

图二图三连着的镜头,谁都没有杜导会磕

图四把人剁了喂狗的Jimmy穷凶极恶(?)地盯着来杀他的飞机

图五Jimmy叮嘱杀手不要动飞机他要亲自搞(👉🏼👌🏼)定

ps:这段的吉他配乐是黎允文的《love never end 》👀👏🏻👏🏻👏🏻

以和为贵截的图

图一和联胜双花红棍向来靠电眼萌死人

图二图三连着的镜头,谁都没有杜导会磕

图四把人剁了喂狗的Jimmy穷凶极恶(?)地盯着来杀他的飞机

图五Jimmy叮嘱杀手不要动飞机他要亲自搞(👉🏼👌🏼)定

ps:这段的吉他配乐是黎允文的《love never end 》👀👏🏻👏🏻👏🏻

唐河落

《012》
born ready
燃向混剪
踩点儿一时爽,一直踩点一直爽

在忙到起飞的两周半抽空剪了出来,期间收到了我哥 @MnP 寄来的礼物,激动到嚎出来以至于室友以为我处对象了

感谢遇见

感谢遇见那么好的老张和古老板

感谢遇见从天而降无话不谈志同道合的我哥

老张生日12.02,古老板生日10.21,012三个数字包含了两人的情(ai)义(qing),对港影的执着,本来应该元旦发的,手欠了

《012》
born ready
燃向混剪
踩点儿一时爽,一直踩点一直爽

在忙到起飞的两周半抽空剪了出来,期间收到了我哥 @MnP 寄来的礼物,激动到嚎出来以至于室友以为我处对象了

感谢遇见

感谢遇见那么好的老张和古老板

感谢遇见从天而降无话不谈志同道合的我哥

老张生日12.02,古老板生日10.21,012三个数字包含了两人的情(ai)义(qing),对港影的执着,本来应该元旦发的,手欠了

节操收割者

【古辉】往后余生13.1(邵志朗X张子伟)

人心里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哭,哭完了还得接着上路。


“喂,井sir,安全屋暴露了。”张子伟拿着电话,声音颤抖。


“出什么事了?线人安全吗?”井进贤在凌晨接到了omega下属的电话。


“嗯……出了点意外......线人被跟踪了……”发qing期的阿伟身体还很虚弱,身上冒着虚汗。


“你和线人转移去另一处安全屋。”电话对面的井进贤根据形势立即作出安排。


“嗯……”张子伟疲惫的挂掉电话,看着睡在旁边的邵志朗,轻轻地推了推熟睡的alpha。


睡梦中的邵志朗感觉到有人在推他,立即转醒,抬头查看omega的情况,他以为张子伟又做噩梦了。


“上面讲,要我们以后...

人心里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哭,哭完了还得接着上路。





“喂,井sir,安全屋暴露了。”张子伟拿着电话,声音颤抖。


“出什么事了?线人安全吗?”井进贤在凌晨接到了omega下属的电话。


“嗯……出了点意外......线人被跟踪了……”发qing期的阿伟身体还很虚弱,身上冒着虚汗。


“你和线人转移去另一处安全屋。”电话对面的井进贤根据形势立即作出安排。


“嗯……”张子伟疲惫的挂掉电话,看着睡在旁边的邵志朗,轻轻地推了推熟睡的alpha。


睡梦中的邵志朗感觉到有人在推他,立即转醒,抬头查看omega的情况,他以为张子伟又做噩梦了。


“上面讲,要我们以后转移到另一处安全屋,并且要你顶了段坤,你现在马上离开吧。”张子伟对少爷讲,他担心安全屋暴露段坤随时都会找上门来。


“明白,可是......你的发qing期......不能没人照顾啊。”年轻alpha放心不下阿伟,“我把你送回家吧,等你的发qing期过了我再离开。”


“你......你想干什么......”张子伟误会了少爷话的意思,“不用了......你不用管我......你赶紧离开就好了。”说着,又往床角缩去。


“阿伟,你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不想让你过的太难受,你是需要人照顾的。”alpha轻轻抓拉着omega的手,起身拿来为张子伟洗好的衣服,帮他一件一件往上穿。


张子伟qing chao暂时过去,下身的分泌物减少了许多,套上衣服的他被邵志朗开车带回了自己家。


omega迷迷糊糊的冲了一个热水澡,重新躺到床上,自己的体温又开始升高,此时天已经快亮了。邵志郎用阿伟的手机帮他和井sir请了假,又一次侧身躺在阿伟的身边,搂上他的腰,暗示性的征求他的意见。


“少......少爷......你别管我了。我能忍得住......”alpha想要再次叼住omega的脖子,但听到张子伟拒绝后没有勉强,只是这次张子伟也没有拒绝少爷搂着他,两个人就这样沉沉睡去。




苏建秋在中午时分来到了张子伟家,他以为张子伟发qing期还是自己一个人过,赶来照顾他。于是一进门便看到了正在帮张子伟做家务的邵志朗。


“你来这里做咩?”苏建秋起初有些震惊,但随即明白过来,“你小子......”扫毒组一哥欲言又止。


“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突然出了状况,安全屋被段坤手下人发现了,我只能把他送回来。还有,我中意他。”张子伟还在卧室里睡着,少爷一脸认真地对苏建秋小声说。


“所以你乘人之危强要了他?”苏建秋一脸白菜地被猪拱了的表情。


“我冇啊!你在胡说些什么!”黑皮仔冲苏建秋无声的吼道。


“邵志朗,你个扑街要是敢对不起阿伟我就废了你!”古铜修罗瞪着眼前的alpha,转身查看omega的状况。


床上的人睡得很熟,甚至打起轻微的鼻息声,苏建秋第一次见到张子伟回来后睡得这么香。上一次发qing期阿伟从梦魇中惊醒后一直在哭,自己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哄他。再看张子伟的后脖颈,腺体处红肿的伤口分外明显,苏建秋坐到张子伟床边,给他掖了掖被子。


“只是临时标记,我不知道他平时发qing期是怎么过的,总之当时他烧的实在太厉害了,又不肯去医院......”少爷看着床边心疼张子伟的苏建秋,为昨晚的行为做解释。


苏建秋从口袋掏出一盒药,递给少爷,“我给他买了退烧药,吃这个管用的,给他多喝水。我对你讲的话你最好给我记到心里去,照顾好他。警队还有事,走先。”眼前的alpha叮嘱完这个难得的张子伟的“追求者”之后,离开了张子伟的家。


张子伟的发qing期由于抑制剂的戒断这次只持续了三天,邵志朗在第三天的夜晚离开了张子伟家。期间少爷也没有敢再尝试去咬阿伟的omega腺体,他只是静静地侧躺在阿伟的身边,阿伟靠着邵志朗的背。




“少爷。”


“嗯?”


“你和阿蓝是怎么认识的?”


“怎么想起问这个?”


“没事,就是随便问问,算了,不问了。”


“那时候我还在赌场给人收账,有一个场子让对家那边吞了,我不知道照例去收钱,然后被打了一顿,我回去和大哥讲,大哥心情不好,也揍了我一顿,并且和我讲天黑之前收不上来钱就kan了我的两只手。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又去,我带着人掀了对家的那个场子,但火并之中我也伤的很厉害。正当我失血过多昏倒在一个巷子里的时候,来了个大学生,帮我打了999,将我送到了医院里。两年以后,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大学里退学,我遇到他时他正巧被别人围在巷子里打,然后我收了他做小弟。”邵志朗背对着张子伟,平静地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阿伟。”


“嗯?”


“你和苏建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忘了。”


“你骗小孩子吗?”


“我六岁那年,我爸死了,屋村的小孩子们都欺负我。有一天,我被周围大一点的孩子威胁去偷一家糖果店的糖,我不愿意,他们就追着我打,当时我只知道哭,不知不觉跑到了苏建秋住的地方的楼下,他听见哭声,下来打跑了那帮追我的人,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天哥住在苏建秋家的楼上,我们三个玩就到了一起。”张子伟靠着alpha坚实的脊背,同样向身后的黑皮仔交代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曾几何时,我们仨就像树叶做成的三艘小船,其中一艘快沉没的时候,那两条稍大的把那艘小船和他们绑在一起,乘风破浪,扬帆万里。后来,来了一个高浪,小的那艘船被冲散了,等雨过天晴的时候,小船想要追赶两艘大船,可四下望去,已寻不到他们的踪迹。我爸以前曾说过,人心里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哭,哭完了还得接着上路。我的眼泪流了这么多,可是却找不到我爸说的那条路。





暂时停更通知:

这个周末有考试、下周有两场期中考试,以及体测。下周三恢复更新,各位小伙伴不要急,我会很快回来的。

继续群宣:QQ953722495

有兴趣的可以加群为我提出意见与建议,一起来玩啊













XMD

危险发言

嘎飞和荷姐简直是典型的女a男o啊!!!

我嗑瘟了

嘎飞和荷姐简直是典型的女a男o啊!!!

我嗑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