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新成

57502浏览    945参与
抹茶小爷啊
想知道有没有姐妹粉新韵cp呐(...

想知道有没有姐妹粉新韵cp呐(张新成×谭松韵)了解一下新韵cp超话叭(微博搜索新韵cp)不敢在微博里带大名 所以在LOFTER里小声问一下 不妥删并致歉

想知道有没有姐妹粉新韵cp呐(张新成×谭松韵)了解一下新韵cp超话叭(微博搜索新韵cp)不敢在微博里带大名 所以在LOFTER里小声问一下 不妥删并致歉

lql轩轩

辛赵不宣x米禽牧北—三个人的纠缠

纯练手,😌米禽牧北在我这儿终于有了姓名[doge]不容易啊 http://t.cn/AignZdWM ​​​

辛赵不宣x米禽牧北—三个人的纠缠

纯练手,😌米禽牧北在我这儿终于有了姓名[doge]不容易啊 http://t.cn/AignZdWM ​​​

角JIAO不想加班
偶然看到女装照,瞎涂涂…… p...

偶然看到女装照,瞎涂涂……

pljj我可以!!

偶然看到女装照,瞎涂涂……

pljj我可以!!

lql轩轩

辛赵不宣衍生—如果爱忘了

bgm很有感觉,日常想念❤️

辛赵不宣衍生—如果爱忘了

bgm很有感觉,日常想念❤️

孤鸿一瞥

魔法少年张新成!✨✨

魔法少年张新成!✨✨

孤鸿一瞥

所有人都不能错过张新成的牛仔很忙1551 / 存档

所有人都不能错过张新成的牛仔很忙1551 / 存档

孤鸿一瞥

黎语冰黎语冰黎语冰!既是运动员 又是大明星😚

存档 /

黎语冰黎语冰黎语冰!既是运动员 又是大明星😚

存档 /

孤鸿一瞥

不知道能不能过审doge / 存档

不知道能不能过审doge / 存档

孤鸿一瞥

芒果招商 / 存档(1)

芒果招商 / 存档(1)

我可是壳壳呀
元仲辛的眼睛太太太好看了,画不...

元仲辛的眼睛太太太好看了,画不好使我十分痛苦……
还有那一头小卷毛也使我十分痛苦,真的尽力了……
自己不是很满意,后面可能还会改
但像我这种水平不可控的选手,也有可能越改越扯淡
而且改后悔了可能还不一定改的回来……
所以姑且算先存个档吧……
话说为什么我每次搞大宋都会搞到后半夜啊啊啊困=_=……

元仲辛的眼睛太太太好看了,画不好使我十分痛苦……
还有那一头小卷毛也使我十分痛苦,真的尽力了……
自己不是很满意,后面可能还会改
但像我这种水平不可控的选手,也有可能越改越扯淡
而且改后悔了可能还不一定改的回来……
所以姑且算先存个档吧……
话说为什么我每次搞大宋都会搞到后半夜啊啊啊困=_=……

cjslzy

本哥让我头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智慧加成”。
即使没有帅到惨绝人寰,但是因为眼中有光,聪明和才华的加成,也可以如此有魅力有吸引力。
一贯颜控的我竟然沦陷了。
🉑🉑🉑🉑🉑🉑🉑🉑🉑🉑🉑

本哥让我头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智慧加成”。
即使没有帅到惨绝人寰,但是因为眼中有光,聪明和才华的加成,也可以如此有魅力有吸引力。
一贯颜控的我竟然沦陷了。
🉑🉑🉑🉑🉑🉑🉑🉑🉑🉑🉑

长街血未尽

这是什么神仙剧啊

不论哪两个角色放在一起都是一对😂

(图来源于百度)

这是什么神仙剧啊

不论哪两个角色放在一起都是一对😂








(图来源于百度)

lql轩轩

【大宋少年志】【辛赵不宣】东宫初见(小甜饼)

谁说配初见这首bgm的都虐的,对咱辛赵不宣来说就是甜甜的小情歌啊,还有一点点隐晦的剧情在里面

b站 https://b23.tv/av75573462

【大宋少年志】【辛赵不宣】东宫初见(小甜饼)

谁说配初见这首bgm的都虐的,对咱辛赵不宣来说就是甜甜的小情歌啊,还有一点点隐晦的剧情在里面

b站 https://b23.tv/av75573462

lql轩轩

【辛赵不宣衍生】【崔泽x唐印】张新成x周雨彤—斯德哥尔摩情人(完结篇)

上次是谁跟我讨论那些年我们看过的狗血爱情故事的,来查收吧😂一丢丢车

然后呢,辛赵不宣衍生,崔泽唐印系列到此就全部结束了,后续一滴都没了[二哈]谢谢,我也算有始有终了[允悲]果然,等二志等辛赵不宣的过程中还是需要点动力的[doge] http://t.cn/AirfSu61

b站 https://b23.tv/av75450796

【辛赵不宣衍生】【崔泽x唐印】张新成x周雨彤—斯德哥尔摩情人(完结篇)

上次是谁跟我讨论那些年我们看过的狗血爱情故事的,来查收吧😂一丢丢车

然后呢,辛赵不宣衍生,崔泽唐印系列到此就全部结束了,后续一滴都没了[二哈]谢谢,我也算有始有终了[允悲]果然,等二志等辛赵不宣的过程中还是需要点动力的[doge] http://t.cn/AirfSu61

b站 https://b23.tv/av75450796

孤鸿一瞥

夏天的风 自由的你 / 存档

夏天的风 自由的你 / 存档

西风

90后小生拉郎接龙群像/    阿婆主FCP班师生合剪作品


#王一博##肖战##易烊千玺##王俊凯##蔡徐坤##张新成##吴磊##宋威龙##朱赞锦##刘海宽##王皓轩##林彦俊##周彦辰##宋继扬##刘昊然##许凯##侯明昊#


只有你想不到的搭配,没有我们剪不出的搭配23333333


点开收获新世界😂!


顺便向大家安利一哈FCP这个超棒的软件❤️



制作名单:


刘海宽 x 朱赞锦:冻带鱼


王一博 x 刘海宽:西风


肖战 x 王一博:浅沐


易烊千玺 x 肖战:刈寒


林彦俊 x 易烊千玺:朝...

90后小生拉郎接龙群像/    阿婆主FCP班师生合剪作品


#王一博##肖战##易烊千玺##王俊凯##蔡徐坤##张新成##吴磊##宋威龙##朱赞锦##刘海宽##王皓轩##林彦俊##周彦辰##宋继扬##刘昊然##许凯##侯明昊#


只有你想不到的搭配,没有我们剪不出的搭配23333333


点开收获新世界😂!


顺便向大家安利一哈FCP这个超棒的软件❤️




制作名单:


刘海宽 x 朱赞锦:冻带鱼


王一博 x 刘海宽:西风


肖战 x 王一博:浅沐


易烊千玺 x 肖战:刈寒


林彦俊 x 易烊千玺:朝花熙拾


蔡徐坤 x 林彦俊:凌儿响叮当


刘昊然 x 蔡徐坤:凌儿响叮当


侯明昊 x 刘昊然:小佛鱼


宋威龙 x 侯明昊:一哥


张新成 x 宋威龙:西风


王俊凯 x 张新成:一只猫奴七


许凯 x 王俊凯:阿菲


吴磊 x 许凯:蓝莓果酱


周彦辰 x 吴磊:西风


宋继扬  x 周彦辰:小佛鱼


王皓轩 x 宋继扬:官兵


朱赞锦 x 王皓轩:官兵




策划/统筹/后期包装:西风

Snow
摸了一个李臻言(˶‾᷄ ⁻̫...

摸了一个李臻言(˶‾᷄ ⁻̫ ‾᷅˵)期待指挥家吖٩(˃̶͈̀௰˂̶͈́)و

摸了一个李臻言(˶‾᷄ ⁻̫ ‾᷅˵)期待指挥家吖٩(˃̶͈̀௰˂̶͈́)و

乂青

[屈楚萧/张新成] 潮汐车道(下)

*现实向、CP向。  

*拉郎、兼容性测试。 

 *本文纯属虚构,如与现实有雷同,说明CPszd。  

*清水,被屏累了,最后一次重发。加了码,如影响阅读请找lo。  

×××××××××××××××××××××××××...

*现实向、CP向。  

*拉郎、兼容性测试。 

 *本文纯属虚构,如与现实有雷同,说明CPszd。  

*清水,被屏累了,最后一次重发。加了码,如影响阅读请找lo。  

××××××××××××××××××××××××××××××


    潮汐车道




  屈楚萧不喜欢杀青。他知道很可笑,所以对外没说过。张宥浩问过他那你喜不喜欢谢幕,屈楚萧说,不一样。

  说厌恶别离似乎有些矫情,屈楚萧只是更喜欢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他觉得自在。适应新环境、结交新朋友是漫长的过程,他不自在。人与人相识相知需要一个月、三个月、几年,可能相处的时间越长,关系变淡会越慢,但有时一个在生活中举足轻重的人变作普通的旧识,只需要一夜。

  就是杀青那夜。

  会有导演和制片说大萧是个好演员,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聚、再合作;会有演员说杀青好不舍啊,以后只要在北京我约你你必须来。屈楚萧知道那一刻的话语都充满如假包换的真心,也知道大多数情况一辈子不会再见,不是所有的作品都会有路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播出宣传。

  拍摄日程很少见地提前,即将杀青,剧组上下洋溢着轻快的气氛,屈楚萧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阴郁。心理的状态延伸到身体,北方外景拍摄他曾与张新成一同饮冰卧雪,张新成发烧他依旧活蹦乱跳,如今在南方宜人的轻风细雨中,他却感冒了。

  张新成对这场感冒如临大敌,强迫屈楚萧使用一个极丑的保温杯每天只喝热水,还想往水里添花茶,被屈楚萧严辞拒绝。但某一次张新成偷加了徽州贡菊,屈楚萧没有提出异议,自此开始了每天真香的玫瑰花茶、金银花茶之旅,感冒缓慢好转。

  与此同时,张新成的纠结则简单得多,杀青宴到底要不要喝酒。他对屈楚萧说他不会也不能喝酒,但不喝总归扫兴,而且他也挺想喝的。屈楚萧思量再三,给张新成传授了他的独家应对秘籍,杀手锏,轻易不用。开席多喝,越急越好,显得高兴些,谁劝都不听,别人抿一下你一口干。很快就会吐了,真的吐,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劝酒,甚至会不让你喝。张新成听了有点愣,说哥你这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是傻呢还是心机呢。屈楚萧说跟你说正经的呢,哥心机也没对着你。张新成说,谢了,但我不能用,我要敢一口闷就送去急救了。

  屈楚萧收起笑容,你酒精过敏?

  张新成点头,嗯,没办法的,好像从来没有偷懒的办法能在我身上奏效,我还是喝吧,慢慢来。

  屈楚萧很想说,“你可以不喝酒”,但他只是说,“好,慢慢来。”


  杀青宴上张新成还是喝多了。几巡下来他很快认输,脸热得发胀,头也昏昏沉沉,从喉咙到胃都在烧。但他很开心,只想笑,没人跟他说话他就自己放空。屈楚萧正在带大家玩一个游戏,他提出的新规则,和“说出一件你做过但所有人都没做过的事”相反,要说一件很普通的你没做过的事,大家全部都做过,你就赢了,可以指定人喝酒或者问真心话,否则罚酒。

  张新成说这样好难啊想不到,我申请不参加。屈楚萧说这么废还喝,小朋友一边玩儿去吧。但屈楚萧竟敢拒绝导演以年长为由的推脱,张口就唱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强调导演最年轻当然要一起玩。大萧果然矛盾而神奇,是真的不喜欢社交场合,也是真的能如鱼得水。

  屈楚萧说我没逃过课,还有谁没逃过吗。编剧说这不简单吗,肯定有人没逃过,但不是我。张新成在一旁沙发上举手,我我我,我逃过。屈楚萧说,反了,你闭嘴。张新成就闭嘴。摄像大助北电研究生刚毕业两年,用学位发誓自己从小到大没逃过一节课,屈楚萧喝下罚酒。再一轮到大萧,屈楚萧说他没养过狗。张新成又打断,我我我,我养过!屈楚萧喊闭嘴,张新成喊回来:好!那我闭嘴!

  编剧笑到摘掉眼镜揉眼睛,说张新成你耳朵里只有屈楚萧吗?刚才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在那儿喊不如直接过来玩啊。屈楚萧刚要说什么,张新成已经兴奋地站起来,“我要玩我要玩!我说了!我养过蜥蜴!你们肯定都没养过!”制片扶额说真的醉了不该灌他。

  屈楚萧说,你又说反了,不许来玩。张新成很失望地跌回沙发。屈楚萧看着他,定定地说,“让你玩也行,我养过蜥蜴,你输了,出局,别动了在那躺着吧。”


  全场喝到欢声笑语或痛哭流涕,进展到两人三人扎堆回忆往昔展望明日环节,屈楚萧按照计划落了单,他趁人没注意想拉张新成上楼。张新成什么都没说,但不肯走。

  屈楚萧说我要抽烟你要醒酒,咱们去天台吹风。张新成说你感冒了不能抽烟,也不能吹风。屈楚萧说我偏要吹。张新成说我冷,我不要吹。屈楚萧盯着张新成的眼睛,许久说,你骗人,你不冷。

  天台的风迅疾寒凉,张新成说你看,我就说冷的,真冷,回去吧。屈楚萧说,北方的冬天都熬过来了,现在我们在南方的春天,你再说冷,你再说冷我就抽烟了。张新成说我不说了,你别抽,我不喜欢烟味。屈楚萧咧嘴笑了,背贴在落地窗上,滑下去坐好。张新成也想坐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尘就倔强站住了,屈楚萧从上衣内袋里拿出一个空烟盒,向张新成晃晃说垫这个坐吗,张新成摇头说你又逗我,烟盒才多大。近日落过雨,玻璃脏,他也不肯往上靠,站得玉山将崩,屈楚萧只好跟他一样站着。

  张新成忽然反应过来,说,“你又骗我,你的烟早在饭桌上分完了。”

  屈楚萧笑,“怎么就又。”

  张新成深吸一口气,“我忘了。反正你总骗我,你们都很喜欢骗我。”

  屈楚萧:“们?”

  张新成:“很多啊,我很多朋友,剧组的哥哥姐姐们。我就很好骗,咱编剧,跟组一共不到两周吧,我上他当两回。”

   屈楚萧眼神复杂,问我怎么不知道。

  张新成接着说,“有一回,我在片场椅子上刚睡醒,编剧正好过来,跟我说怪不得在武指那看见你穿那么少还打喷嚏,原来你把校服盖我身上了。我看身上确实两件校服,隐约记得是你盖的,我拿着就往外跑,结果从侧边跑到拍摄区域了,被导演训半天。”

  屈楚萧回想,“我一个人的戏?大远景?那个时候……我怎么记得你脚还没全好?”

  张新成很得意,“好差不多了,编剧都没追上我。” 

  屈楚萧:“……你也没跟我说。”

  “我害大家NG啊,再说我什么事都要跟你说吗?”

  屈楚萧昂头,“对啊,你就要都跟我说。”

  张新成不甘示弱,“你也没跟我说你养过蜥蜴!”

  “……你没问。”

  “我问你就说吗?我问什么你都说吗?”

  “你问啊!”

  “你把我拉到天台干嘛?”

  “不干嘛,想干啥干啥。”屈楚萧莫名地烦燥。

  “那是要干啥?你不是说我问什么你都说吗?”

  “我……我没说!”

  张新成像被这句话撞到,终于妥协靠到脏玻璃上,“你说得对,你没说。算了。” 

  “怎么就算了,你再问啊!”屈楚萧的酒气喷到张新成脸上,张新成偏开头。

  “行那我还问,你拉我来天台干什么。”张新成不依不饶。

  “好那我说,”屈楚萧更加上火,“我喜欢这房子可以吗?我以前没想过挣很多钱,现在也想买三层别墅了,就想来天台看看制片人住的房子什么样,可以吗?”

  “可以,挺好。”张新成敷衍,并没有费力假装自己相信,“那现在看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屈楚萧几乎要生气了,“你再问!你问什么我说什么。”

  张新成突然笑了,“那我问了,你是不是喜欢拍戏。”

  屈楚萧斩钉截铁,“是!你再问!”

  “你是不是讨厌杀青?”

  “是!你看出来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不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就问问。”张新成无可无不可。

  “那我还要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屈楚萧压低声音,这是他恼火的标志之一。

  “喜欢啊,但不是那种喜欢。”

  “哪种?”

  “就那种啊,我问的也是那种。”张新成饶有兴趣地回身。通往天台的花房亮着暖光灯,透过玻璃勾出屈楚萧的轮廓。

  张新成说下去,“我一直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不是弯的,我要是对你有感觉……我早就说了。我都快二十五了,也不傻,你对我好我知道,女朋友也就你这样了。所以我就是拿不准,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屈楚萧看着张新成的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最后把手放张新成额头上,憋出一句完整的脏话,“妈的,这是醉了还是没醉我操,酒精过敏有症状是说疯话呢,我操长见识。”

  张新成说,“我没有醉。好吧有点醉,但没有那么醉。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给个准话,我们好接着聊。”

  屈楚萧听完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反而来劲,“喜欢又怎么聊,不喜欢又怎么聊。”

  张新成摆手,“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我说那种喜欢。就算你把女朋友的事都做遍,我也不会做你男朋友的。”

  屈楚萧像听到“小明走在路上摔倒了”一样忍俊不禁,“什么事?男女朋友做什么?你懂什么?男女朋友会在雪地上汤匙式环抱睡觉吗?”

  “啊?你说什么?你说咱俩一场夜戏吗?”张新成茫然。

  “哦,你懂,你竟然懂。”屈楚萧笑得停不下。

  轮到张新成生气了,“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什么?我什么不懂?”

  屈楚萧板起脸,“哦,你都懂。”

  “对!我就是都懂!就算咱俩把男女朋友能做的事都做遍,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屈楚萧面无表情点头,“行,你说的都对。”

  张新成照着屈楚萧的嘴就吻了上去。


  屈楚萧做事从不后悔。哪怕出现没预料到的糟糕后果,只要他期待的结果能达成,其他附加或许命中注定不可避免,他绝不后悔。世事不能尽如人意,感冒药还有副作用,没有副作用的可能只有张新成的茉莉花茶。

  不,也可能这玩意儿毒性最大,否则屈楚萧无法解释为什么他现在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以前还只是思虑不周,从来没有像这次,吻回去之前,半点都没有想到以后该他妈的怎样:会不会事与愿违,有没有补救机会。

  神奇的杀青之夜当夜是没有后果的,与第一个吻后的争执不同,第二个吻之后双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随后默契地一同回到一楼,仿佛无事发生。大家仍在三三两两地谈笑,多了几人在睡觉,没有人抬头看谁与谁成双入对从楼梯走下。

  回北京之前张新成问屈楚萧航班,要跟他错开,说知道大萧不喜欢粉丝接机。屈楚萧想说真的是你的粉丝我就不介意,却只报了一串航班号。他没有期待什么,可是觉得一件事做了就不能跟没做一样,张新成不能变作普通的旧识。

  他在上飞机之前给张新成去了一条消息,发出去立刻把手机关了。

  “前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但是你能先不找女朋友吗?”

  屈楚萧清醒地意识到,俩纯情直男怕是已经谈了三个月的恋爱,细算或许不止三个月。

  张新成的回复很简单,“暂时没想法,想找跟你说。”

  南方的春天结束了它催人冲动的使命,电影上映前的首场路演已是北方的夏去秋来。几个月之中,两人都在北京的时间不多,却也够他们做了五次爱。张新成说老天爷真挺混蛋,我是想跟漂亮姑娘谈恋爱的,可没想到给我发了个漂亮小伙,还跟他上{码}了{码}床。屈楚萧说,我一样,你不亏。

  最后一场双人路演当晚,张新成和屈楚萧一起去吃宵夜,被娱记拍了个彻头彻尾,全方位无死角。屈楚萧上前与狗仔交涉,说我们就吃个饭又不是情侣,你们新闻没爆点,给留点空间吧。回来张新成还在吃,边吃边说,我想找女朋友了,没有喜欢上谁,也没有想追谁,只是觉得该找了。

  屈楚萧说,“朕知道了。”

  这是分手吗?至此屈楚萧方才开始后悔,事到如今,朋友也没得做,是不是有些不值得。

  屈楚萧说,“你能不找女朋友吗?”

  张新成停筷思索片刻,说,“我能,你呢?”

  屈楚萧认真想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照着屏幕上的字念,“暂时没想法,想找跟你说。”


  第二次分手是屈楚萧提的。张新成的音乐剧首场演出,屈楚萧戴着口罩迟到入座,没被任何人认出。演出结束,他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剧场工作人员赶人。屈楚萧站在剧场外望着灯光映出初冬的沙尘仿佛风中横飘的雨滴,打电话把人约到常去的小馆。见面第一句话问嗓子好点没,第二句干干脆脆提出要吃“散伙饭”,以后不要再见了。

  张新成连为什么都没问,兴高采烈地说,好,散伙饭,我快饿死了。吃饭时屈楚萧很沉默,张新成一直在说,说首场结束心情终于轻松了些,虽然舞台上有突发情况,但不演怎么能发现问题呢,还好我跟剧组说今晚不跟大家宵夜,我给你的票以为你不来了,演着演着看到你来了,可是谢幕散场我在后台等你很久,你又不出现,要来约我吃饭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屈楚萧终于不能忍住,说,“张新成,我有很认真地想过,我第一次动心是什么时候。其实很早,是你在海滩上喝水被呛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我在想你口袋里会不会有精灵球,精灵球里有没有可达鸭。”

  张新成非常不合时宜,或者说非常应景地,笑喷了,拿桌上的餐巾纸和湿巾擦嘴。

  屈楚萧问,“你呢?我承认我们是在谈恋爱了,可是你也知道不能长久,分手前我只想知道,你最早动心是什么时候。”

  张新成笑答,“想可达鸭就算动心了?那我也很早,也是那天。我在导演的监视器里,看到你站在输油管道边的沙砾堆上,对着大海喊凌一尧。”

  “凌一尧?”

  “是啊,你喊得很深情,演得真好啊学长。我没有耳机,从导演耳机漏出的声音中听,你喊的是,‘林杨’。”张新成说完,又笑了,“谈不上动心,就觉得好巧。”


  后来还有第三次分手,也是最后一次。

  张新成说,第一次见面当晚,从黄岛原路返回市区,没有开导航,于是有了去年的唯一一次违章。

  经过同一条宽阔的大路,他径直开过去,并不知道那是一条潮汐车道,零点之前只可以从北向南,不允许从南向北。他没有看到规则,开反了。

  屈楚萧说,如果下一次你为了见我违章,罚款我给你交。

  张新成说,不是刚发誓不再见面,这也是我们的最后几句话,没下次了。

  “那我去看你。”

  “你来看我就不是见面了吗?”

  “我说不是就不是,规则都是人定的,也都可以改。你知道吗,那条潮汐车道的规则已经改了。”

  “我不知道。”

  屈楚萧说,改了,潮汐车道的新规则说,零点之前男的可以喜欢男的,零点之后他们不允许分开。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