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梅

1176浏览    24参与
赛勒-

是初中学《小石潭记》时幻想出的场景😂

是初中学《小石潭记》时幻想出的场景😂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三)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四百五十七,四百五十八,四百五十九…”

  新国古老的庭院里,大雨初歇。水滴顺着檐角一点点掉在地上,掉落在庭前的积水中,惹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每响一声,张梅就张口数一下。她趴在长廊下,一手支着圆嘟嘟的脸,一手拿着一支墨迹干透的毛笔,百无聊赖,脸色凝重。

  阿尔冯斯就端坐在张梅身后不久的圆蒲上,身前胡乱摊着许多新国古籍。

  正在低...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四百五十七,四百五十八,四百五十九…”

  新国古老的庭院里,大雨初歇。水滴顺着檐角一点点掉在地上,掉落在庭前的积水中,惹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每响一声,张梅就张口数一下。她趴在长廊下,一手支着圆嘟嘟的脸,一手拿着一支墨迹干透的毛笔,百无聊赖,脸色凝重。

  阿尔冯斯就端坐在张梅身后不久的圆蒲上,身前胡乱摊着许多新国古籍。

  正在低头沉思的他,听到张梅不停的计数,忍不住抬头问道:“小梅,在数什么?”

  听到提问,张梅连忙坐起来,回头笑道:“在数阿尔冯斯大哥到底要我数到第几声,才肯开口跟我说话!”

  脸上满是奸计终于得逞的得意。

  阿尔冯斯失笑:“小梅想要听我说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啊。”

  “可是…可是我怕阿尔冯斯大哥要专心研究炼丹术啊…我怕打扰到您嘛…”张梅怯生生地低下了头,几条辫子在空中一甩一甩的。

  “你这一整天都在忙着研究这些东西…”张梅有些委屈的瘪瘪嘴,说着就要凑过来,“到底在看什么啊?”

  “啊,抱歉,是我太沉迷于自己的事情了,没能顾及到小梅的心情…”阿尔冯斯一看,立刻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神秘兮兮地放在了桌子的最里面,又随手抄起几本古籍盖在了上面,这才匆匆站起。

  “小梅,是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阿尔冯斯一脸笑意,坐在了张梅身边,歪头问道。

  张梅一看见阿尔冯斯如此近距离的脸,瞬间就把脑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啊啊…其实也…没啥…”

  叮咚。叮咚。庭院里静得只能听见水珠跳动在水塘里的声音。

  “是嘛?那就好…我看小梅你的脸那么红…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啊?哦……”

  其实有一件事。

  “阿尔冯斯大哥…”沉默了很久后,张梅试探性地问道:“您来新国,只是为了修习炼丹术吗…真的吗?”

  “嗯…我觉得应该也不能算完全是…”阿尔冯斯双手撑在身后,仰头看向灰暗的天幕:“来到这里,其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这件事情是?”张梅歪头问道。

  “是什么呢…”阿尔冯斯也微微侧过头,与张梅的视线恰好相对了。

  从张梅的视角来看,傍晚灰暗的天色为阿尔冯斯那张温柔亲和的脸增添了一层阴影,隐在暮色中的那双眼,闪着迷人的色彩。过分柔和的脸庞,金色的软发,这一切都让那么令人心动。

  从阿尔冯斯的视角来看,张梅发烧了,还病得不轻。

  正待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宫内的仆人突然传了话过来,说姚麟皇帝有要事相商,请梅公主赶紧去大殿议事。

  正在阿尔冯斯和张梅准备过去的时候,仆人立刻又恭敬地弯了一腰道:“只请了梅公主,艾力克大人请留步。”

  两人闻言皆是一愣,张梅下意识看向阿尔冯斯。阿尔冯斯立在原地,倒是没有一点尴尬,立刻爽朗地笑道:“那小梅快去吧。”

  “好…那我先走了,阿尔冯斯大哥等我回来一起出晚饭!”说完朝站在廊下的他挥了挥手,似是非常不舍得,临走了还要回头看一眼,两条辫子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阿尔冯斯无奈地笑了,只是去议个事,又不是去很远的地方,哪里还用舍不得呢。

  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是呆呆地在廊下站了有半刻钟,直到张梅的身影完完全全消失在视线里,他才渐渐缓过神来。

  没有张梅在一旁打扰了,按理说,此刻正是潜心研究炼丹术的好时候,可是阿尔冯斯在空荡荡、冷清清的庭院里转来转去,竟然一点想要修习的心情都没有了。

  很久,他才慢慢度回桌前,重新又找出了那本被他藏起的笔记本。

  翻开第一页,是些正正经经的炼丹术术语解析。

  第二页也是,第三页也是…

  但翻至第十四五页后,内容突然变了个样。严肃认真的秘诀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被一位反复出现的少女的影子霸占了全部。

  躺着的,坐着的,趴着的,站着的,闹脾气的,害羞的,开怀大笑的,严肃认真的……

  这样的内容几乎占了这本笔记本四分之二的内容。剩下的四分之二,一半藏头,一半藏尾,记录着严肃无趣的修炼秘诀。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了,心思都藏在最里头,甜心里承载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就是这些天来,他与张梅朝夕相处学习炼丹术以来,最大的收获,如此丰盛,如此重要。

  他看着手中的笔记本沉默良久,终是笑了笑,又将他重新压回了桌案的最低端,接着,又拿起一本古籍,装模作样看了起来。

  一刻钟,两刻钟,一直等到了天大黑,张梅还是没有回来。肚子饿了的阿尔冯斯决定去找回张梅,好一起吃饭。

  这几日的皇宫生活,已经足够记忆力超群的他记住皇宫中的所有路线。

  轻而易举的,他来到了议事厅。

  门外的护卫一见他是皇帝大人的密友,想都没有想,就放了行。

  阿尔冯斯来到雕花大门之外,只见屋内灯火摇曳,三个人影儿凑在一起,正在商讨着什么。

  阿尔冯斯见状,也知道偷听不好,顿了顿就准备离开了。

  可谁知没等他离开,一声怒吼就从房里传来,吓得他立刻站住了。

  “说什么呢!我不同意!”是兰芳。

  阿尔冯斯对天发誓,他不是喜欢偷听人说话的小人,要怪只能怪他们声音太大了。

  可这种无所谓的情绪,在他听到下一句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梅是我亲封的公主。我绝不…不,朕觉不允许朕的公主远嫁他地!”

  什么……远嫁?

  他愣住了。

 tbc 

  爱德华:没想到啊没想到,约好了一起变强,一腔热血喂了狼(脏话熊猫头)

  

  

EVOL Edward
小美女 好久没更了)

小美女

好久没更了)

小美女

好久没更了)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二)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二)

“总之,就是这样。那以后,我与哥哥就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并努力修行着。”阿尔向张梅和姚麟解释了自己这几年来的行程,随后轻轻抿了一口新国特制的茶水,果然清香馥郁,缓解了自己连日奔波的疲劳。

坐在一旁的张梅,此时脸上写满了崇拜,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尔。见他话头都停了,却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不由地有些失望。只得沉默地伸...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二)

“总之,就是这样。那以后,我与哥哥就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并努力修行着。”阿尔向张梅和姚麟解释了自己这几年来的行程,随后轻轻抿了一口新国特制的茶水,果然清香馥郁,缓解了自己连日奔波的疲劳。

坐在一旁的张梅,此时脸上写满了崇拜,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尔。见他话头都停了,却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不由地有些失望。只得沉默地伸出手,轱辘轱辘转着茶盘。

姚麟在一旁笑道:“这么说,你来新国是来修行的?”

阿尔点了点头:“嗯!可能会住上一段时间。”

张梅听了立刻双眼放光:“真的吗!阿尔冯斯大哥要跟我一起住了!好耶!”

姚麟无视了张梅,转头问阿尔:“住?你要住在哪?身上带着新国的货币吗?”

“唉?这个……”

麟看着一脸单纯的阿尔,无奈地摸了摸头:“真是的,你跟你哥哥还真像啊,都是做事冲动的家伙。只好我来……”

“啊!谢谢麟!那就打扰两位了。请给我一间离贵国藏书楼最近的房间!”

“哈?我是说借你高利贷让你去民间住旅店啊,谁同意你进皇宫了?!”

“哈哈,”阿尔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那好吧。那我直说了。麟,麻烦你了,请让我住进皇宫里吧!”说完双手合起做出了个“拜托”的手势。

“想都不要想!你把我的皇宫当成什么了,你想进就可以进吗!”

“啊……这样啊……”

阿尔假装失望地提好了自己的行李,还没站起来就被张梅一个大力给按了下去。

“姚!麟!亏你还是个皇帝,这么小气我真是看错你了啊!”张梅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朝姚麟探出身去,“你有考虑过阿尔冯斯大哥的心情吗?你知道人家穿越沙漠有多困难吗?你把阿尔冯斯大哥赶出宫去,你有想过他会遭遇什么吗?!”

“啊……可怜的阿尔冯斯大哥……”张梅差点就要被自己感动了。

“把他安排在宫里事出无名,要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进皇宫,那我这个皇帝不要做了,干脆改成幼儿园算啦!”

“那个……我觉得也没有幼儿园那么夸张啦……”

“阿尔冯斯大哥,你别管!小梅,给我咬他!!”

熊猫小梅闻声,唰的一下弹了出去,一口锯齿般的牙齿即将落在姚麟的头上时,被他单手提住。

“小矮子,你再让你的熊猫到处乱飞,我就让兰芳把它炖了!”

“你敢!你不让阿尔冯斯大哥跟我一起住,我就告诉兰芳!”

“人家什么时候要跟你一起住了,小矮子倒是野心不小啊?”

“啊啊,我跟你拼了!!!!”


看着即将陷入混战的两人,阿尔轻轻勾起了嘴角,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这样轻松愉快的打闹,让他想起故乡时代的爱德华和温莉,想起了那些已经远去的日子。

眼看着天色将晚,今天这架怕是也打不完了。阿尔无奈地笑了笑,无视了打成一团的两人,拿着自己的行李,准备先行离开,改日再来造访。

没曾想,刚走到门前,雕花的大门竟然自己开了。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位熟悉的老朋友。

“唉?你是……艾力克兄弟的…阿尔冯斯·艾力克?”

“是我。好久不见,兰芳!我应该称呼你皇后殿下吗?”阿尔微笑着屈身以示敬意。

“唉?不不不,阿尔冯斯殿下,您不必如此客气。”兰芳也赶紧回了礼。

“……话说回来……陛下,公主殿下,你们两个又又又又又——在闹什么呢?!”

兰芳立刻赶过去,费了半天劲儿才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让他们俩乖乖坐在垫子上,还要把手背好 。

听了阿尔的一番叙述,兰芳表示事情不大,只要给阿尔安排一个兰芳远方亲戚的身份,派他入宫省亲即可。藏书阁旁刚好有一间空屋子,是上一任炼丹术长老徒弟住过的屋子,设施齐全,也很便利。并且再次警告了张梅,下次再打架,就让她抄写整个藏书阁的书。对于姚麟的惩罚则是,两个星期不许抱孩子。

阿尔眼看着兰芳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心下暗自佩服。但……其实眼下还有一桩要紧事。

“抱歉……其实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哦?说来听听?”

“这个请求,其实……”阿尔有些害羞,望向了张梅,“是和小梅有关的。”

张梅被点名的很突然,猛地一抬头,看见阿尔那欲说还休的可爱表情,脸色顿时就红了。

“什……什么……”难道是,难道是,终于要来了吗,难道就是那个喜欢中的……求…求…求…求求求求求婚!!

“抱歉,小梅,我现在突然开口也许很唐突,但也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阿尔一脸认真地看着小梅。

姚麟和兰芳战略性地叫唤了一个看戏的眼神,满脸姨母笑。

“阿尔冯斯大哥……”

“小梅……”

“阿尔冯斯大哥……难不成,你要说的是,那个,求……就是那个……求,求,求……”

“是的。原来小梅已经知道了吗?”阿尔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也是,小梅那么聪明,不会不知道我要说什么的。”

“啊呀……那个,怎么说呢,人家也不是不答应阿尔冯斯大哥啦……只是,唔…所以说啊,那个……”张梅支支吾吾地,脸色红透了。

“什么?”阿尔笑着挑起了一条眉毛,耐心听着。

“那个……人家现在,还有点不到年龄……所以…”

“唉?这个还有年龄限制吗?”

“当然了!阿尔冯斯大哥…所以说那个,年龄有很严格的限制…”

“哦,原来如此啊。看来贵国的炼丹术修炼真的很严格啊…”

“嗯,是啊,所以说……唉?”

唉?搞什么?

“炼丹术……修……修炼!?”

“噗。”是姚麟,喷了一口茶水出来,然后被呛了个半死。

“是啊,小梅,我这次来,就是向你求教的。我想请你教我新国的炼丹术!”阿尔脸上充满了浩然正气,端庄正坐,眼里满是坚定。

“请你收我为徒弟吧!拜托了。”


待续








伯隐boy

【钢炼】【尔梅】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的那些日子(一)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

  1.cp:阿尔冯斯x张梅

  2.时间接09版结局

  3.不定时更新

       

        4.全名:我在皇宫学习炼丹术并且一不留神成为皇宫贵婿从此衣食无忧称霸新国吊打我哥哥的,那些日子。

一.  

  转眼间,张梅回到新国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间,老皇帝寿终正寝,姚麟已经顺利登记成为了新国的新皇帝,在他充满雄心壮志的统治下,新国日渐繁盛,并与沙漠之外的那个已经更换了大总统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邦交。

  姚麟很守信用,登记之后善待了张家和其他家族,甚至大张旗鼓封了张梅为“梅公主”,让她住进了皇宫里第二富丽堂皇的宫殿内,第一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住着新国的新皇后,兰芳。

  这日,不知道为什么,姚麟突然十万火急召她去大殿议事,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几个人高马大的宫女“唰唰唰”地就把她和她的熊猫提了起来,往大殿赶去。前后各五六个引路宫女,长得高高瘦瘦的,直接把她这个小不点给围在了中央,压根看不见这四周的风景。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爱德华大哥这么讨厌被人说是矮子了…”张梅十分不爽,并且她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跟在她身后的宫女们十分害怕她,害怕一个不留神把她踩到。

  “长得矮一点又怎么了,打起架来你们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她狠狠地攥起了拳头,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某个在她心里异常高大的人。那人曾拖着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带着她经历一次次的枪林弹雨,曾经毫不犹豫的把她护在身后抵御伤害,也是在他的帮助下,她才能够顺利得到贤者之石,并回到新国,保全了家族。

  阿尔冯斯大哥…想到他,张梅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熊猫小梅紧跟着叹了一口。自上次分离,现在已经过了四年了。这四年里,张梅总会不自觉地回忆起那段在亚美斯多利斯出生入死的日子。新国的日子总是漫长又无聊的,姚麟让她进入了皇宫,让她学习所有宫廷礼仪,一走一跪,一语一言,像一张巨大的网把她闷得头晕眼花的。

  她才不会像姚麟小子下跪呢,称他一声皇帝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说些其余的客套话,那简直就是面红耳赤到最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偏偏姚麟又是个坏心眼子,要是没有兰芳拦着,就非得逼她说出来,不然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这个不准那个!

  唉,都已经四年了。阿尔冯斯大哥的消息再也没有听到一句。他怎么样了呢?真想见他啊。

  张梅和熊猫小梅失落地互看了一眼,再抬头时,已经看见了镀金的大殿匾额。

  “公主,到了,您快进去吧,奴婢在外面侯着。”

  “哦。”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和小熊猫一起走了进去。

  大殿里,姚麟正随意地倚在书桌旁边,单手端着一本书,另一手随意地支在桌上,日头打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束温柔的光线。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脸上浮着淡淡的笑意。

  “喂,姚家小子,叫我来干什么?”张梅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有些不爽。

  听了这话,姚麟身边的一个宫女立刻怕了,赶紧拦着说,“公主,慎言!礼数,礼数!”

  张梅听了,瘪了瘪嘴,屈身咬牙切齿道,“…拜见皇上!”

  姚麟及时“哈哈哈”的笑了一声,连说道,“吾妹请起,请起,不必如此大礼。”又让身边的宫人们都退下了。

  “喂喂喂…”张梅看着宫人们陆陆续续都离开了,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让他们都下去干嘛?难…难道你想让我来给你端茶送水!”

  她指着姚麟,颤抖着说,“魔鬼啊,绝对是魔鬼!你想都别想!”

  姚麟摊了摊手,道:“你太矮了,都够不到我的桌子,怎么给我端茶送水?”

  “什么?!”张梅瞬间就被激怒了,那一瞬间她有了如同爱德华附身一般的愤怒和冲动,但是进入皇宫后,她的小刀都已经被炼丹术教习师傅以保护皇帝安全为由给没收了,拼体术又拼不过,再说了,在大殿里公然和皇帝干架,感觉是会被诛杀的罪名…最终,她只能口头警告姚麟一句“不许说我矮!”

  唉,真是无奈,好怀念在亚美斯多利斯说动手就动手,打死了姚麟也不会被抓起来的日子…一说到亚美斯多利斯就想到炼金术,一想到炼金术就想到艾力克兄弟,一想到艾力克兄弟就想到阿尔冯斯大哥…

  临走时还说什么要赶紧变强变高,可以站在阿尔冯斯大哥身边跟他并肩作战之类的话,这都四年了,不仅炼丹术没什么长进,身高也是丝毫没什么变化…阿尔冯斯大哥换回身体以后肯定长得飞快吧,炼金术有那么厉害,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是国家一流炼金术师了…

  “要是…”张梅失落地低下了头,情不自禁喃喃出口,“要是阿尔冯斯大哥在就好了。”

  声音很轻,却足以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丫头…”姚麟看着张梅,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坐进了龙椅里。

  眼前这个别扭的臭丫头,除了五官长得开了些,人变得比可爱更多了一点漂亮外,四年了根本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个小矮子,别扭鬼,平板身材,还有整日整日的念叨阿尔冯斯。再过几天,他跟兰芳的第一个孩子都要与她一般高了…在他眼里,这丫头就像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个女儿,天真,烂漫,有些暴力,是得表面上狠狠地整但是暗地里需要默默操心的人。

  阿尔冯斯…吗?

  姚麟坏心眼地笑了一下,随后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张梅,你很喜欢阿尔冯斯吗?”

  “唉?那当然了,阿尔冯斯大哥对我最好了!”张梅炫耀般的扬了扬头,熊猫小梅也跟着点头。

  “哦?”姚麟一听,笑意更甚,为了遮盖,他只能支起了一只手来遮盖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另一只手假装漫不经心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盘手核桃来把玩。“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啥?喜欢就是喜欢啊,还分很多种吗?”

  “当然了。喜欢分很多种。父母、手足、朋友、同事、君臣、爱人之前都有喜欢,你对于阿尔冯斯的感情又是哪一种呢?是只单纯的感激呢?还是像我和兰芳一样,想邀请他成为家人呢?”

  姚麟抛出了这一大堆问题,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张梅的回答。张梅站在大堂里,黄昏的光线让她的脸庞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色彩。她低着头,好像在冥思苦想。

  姚麟原本以为这个问题够她思考很久,但事实超乎他的预料,从听到问题到做出回答,张梅只花了半分钟,三十秒。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是想成为阿尔冯斯大哥的妻子!”张梅一脸“你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啊?”的表情,淡定的回复了姚麟。

  开什么玩笑,这个问题她已经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次了好吗?

  独自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的时候,看着时间一天天溜走的时候,努力研习炼丹术熬夜奋战的时候,看见有从异国他乡来的使用炼金术的术师的时候,看见从外国进口的钢铁器具和玩偶的时候……她好像从茫茫的岁月里看见了一根针,这跟针把所有张梅独自一人经历的时光都缝在了一块名叫“回忆”的布上,用新国独有的刺绣手法秀出了一个名字,“阿尔冯斯”。

  所以张梅十分笃定,她告诉姚麟,“要不是你一直把我困在皇宫里让我学这学那,我早就去找阿尔冯斯大哥了…可是阿尔冯斯大哥已经去历练了,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不然你以为我还会呆在这里吗?我再给你三年时间,要是这三年里,阿尔冯斯大哥还没来新国,我就要离开了,我要去找他,你知道了吗?臭!小!子!”

  姚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忍不住笑道:“哦!很有气势很自信嘛!”

  “那当然了,你当我是什么人!”张梅说完很自豪地挺了挺根本没有的胸脯,熊猫小梅也挺了挺胸脯。

  “哦——”姚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书房里摆放的屏风后面叫道:“听到了吗?出来吧!”

  “……哈?”

  “哟,小梅…好久不见。我是阿尔冯斯艾力克。”阿尔冯斯从屏风里慢慢地走出来,时间让他的肉身成长得飞快,原本萎缩的肌肉现在也已经饱满厚实,那张成熟稳重、棱角分明、挂着绅士般礼貌的笑容的脸庞,正泛着一片绯红。

  “阿…阿尔…”张梅结巴着,眼泪已经忍不住掉了几滴下来,她跑过去,一把抱住阿尔冯斯,然后不敢置信地在他身上拍了好几下,确认真的有触感,不是在做梦,这才喜悦地叫出声来:

  “阿尔冯斯大哥!啊啊啊,我终于不用再担心梦会醒了!”

  

  

 (待续)

  

  

晨晞-沉迷泡泡

钢圈新人画渣来丢脸了。其实几年前就看了钢炼,一直很喜欢但一直没有画过他们!所以画渣来丢脸了……

比例崩坏注意⚠️

钢圈新人画渣来丢脸了。其实几年前就看了钢炼,一直很喜欢但一直没有画过他们!所以画渣来丢脸了……

比例崩坏注意⚠️

长安tiCE_
我还好奇豆丁作为热血漫男主怎么...

我还好奇豆丁作为热血漫男主怎么能没有后宫buff专撩温莉呢
原来都加到弟弟身上了
行吧
摸个长大的少女芳心纵火犯阿尔冯斯和可爱的小张梅

我还好奇豆丁作为热血漫男主怎么能没有后宫buff专撩温莉呢
原来都加到弟弟身上了
行吧
摸个长大的少女芳心纵火犯阿尔冯斯和可爱的小张梅

Joker the rapper
是这位画手老师2018的圣诞贺...

是这位画手老师2018的圣诞贺图

作者@inunekokawaE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inunekokawaE/status/1077860809936535553?s=19

是这位画手老师2018的圣诞贺图

作者@inunekokawaE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inunekokawaE/status/1077860809936535553?s=19

✨锦灰🍣
是礼服合志的本图~~ 本来打算...

是礼服合志的本图~~

本来打算画兄弟的,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画起了梅23333


   TB: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1547664617

  CPP:http://www.allcpp.cn/d/152799.do

  WB: https://weibo.com/6034650613/H22Gbahba

是礼服合志的本图~~

本来打算画兄弟的,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画起了梅23333


   TB: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1547664617

  CPP:http://www.allcpp.cn/d/152799.do

  WB: https://weibo.com/6034650613/H22Gbahba

_Cholera_

昨天的茶绘
还碰到了韩国的太太
跟太太欢乐聊天聊了很久!
最后一张是还没画完的谷粒麟
今天继续画!

(昨晚发这个居然没发出去,重发一次看看

昨天的茶绘
还碰到了韩国的太太
跟太太欢乐聊天聊了很久!
最后一张是还没画完的谷粒麟
今天继续画!

(昨晚发这个居然没发出去,重发一次看看

_Cholera_

开始尝试新笔刷!今天是一号尝试!笔刷在p2自取owo

开始尝试新笔刷!今天是一号尝试!笔刷在p2自取owo

废粉11号(沸腾中)

给宅友的回礼……(好吧是我翘课手痒)

临摹过场……

在手机上才意识到看肤色太黄了……

给宅友的回礼……(好吧是我翘课手痒)

临摹过场……

在手机上才意识到看肤色太黄了……

柚虾-YUeibi
画个小梅!!其实是参考本家截屏...

画个小梅!!
其实是参考本家截屏的x
像我那么辣鸡的画手怎么可能动作没有参考。
参考来源:fa第59集18:31的一个截屏。
已经表明了希望没有人喷我

顺便想拿去印个立牌要是有人要的话就评论区抽几个粉丝送吧[望天]

画个小梅!!
其实是参考本家截屏的x
像我那么辣鸡的画手怎么可能动作没有参考。
参考来源:fa第59集18:31的一个截屏。
已经表明了希望没有人喷我

顺便想拿去印个立牌要是有人要的话就评论区抽几个粉丝送吧[望天]

王辽

小梅~ 就差麟和兰芳九宫格就刻完啦

小梅~ 就差麟和兰芳九宫格就刻完啦

草加子-是温莉的女友不接受反驳

玩深夜60分的几张图,脑洞堆积如山奈何落实到本子上就这么一点😂

玩深夜60分的几张图,脑洞堆积如山奈何落实到本子上就这么一点😂

是琦不是琪
新人,初尝水彩,望轻喷。初次发...

新人,初尝水彩,望轻喷。初次发后再添标签二发。

新人,初尝水彩,望轻喷。初次发后再添标签二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