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弥豆子

21373浏览    487参与
麒墨~

我的基友都是最棒的,还有义勇没有被讨厌~

我的基友都是最棒的,还有义勇没有被讨厌~

离挽衾

お兄さんなら大丈夫です.

お兄さんなら大丈夫です.

克里克密CM

当炭治郎遇遇见香奈乎

原来“花之呼吸”是这样用的啊?


看完整版

https://clickme.net/46877

当炭治郎遇遇见香奈乎

原来“花之呼吸”是这样用的啊?


看完整版

https://clickme.net/46877

阿汀
赶在明天前发出来... 想做出...

赶在明天前发出来...

想做出亚克力的效果

不知道善逸会不会感谢我呢哈哈哈哈


赶在明天前发出来...

想做出亚克力的效果

不知道善逸会不会感谢我呢哈哈哈哈


蔬菜鸡蛋面
来辣眼睛弥豆子被善逸迫害? 俺...

来辣眼睛
弥豆子被善逸迫害?

俺是屑

来辣眼睛
弥豆子被善逸迫害?

俺是屑

渡叶

弥豆子的十二鬼月 1

 初雪缓缓的飘落,庭院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雪,产屋敷耀哉坐在屋内,已经蔓延到眼部的诅咒让他几乎丧失了视力。

现在将近新年,柱合会议会议也快了,不知道那群孩子是否安康。

无神的眼睛看着窗外的纷飞的雪花,纯白无垢的雪花在慢慢填充着世界。作为产屋敷家族的第三代当主,这个家族已经和鬼舞辻无惨死磕了上千年,牺牲了无数人,包括自己的家人。

只为了能够有一天彻底杀死鬼舞辻无惨,让鬼这种生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天音扶起产屋敷耀哉,他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历代产屋敷家族的人,活不过三十岁。这是上天对他们这一族出现鬼舞辻无惨的惩罚。

不过越到举行柱合会议的日子,产屋敷耀哉的内心就越不安定,仿佛...

 初雪缓缓的飘落,庭院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层雪,产屋敷耀哉坐在屋内,已经蔓延到眼部的诅咒让他几乎丧失了视力。

现在将近新年,柱合会议会议也快了,不知道那群孩子是否安康。

无神的眼睛看着窗外的纷飞的雪花,纯白无垢的雪花在慢慢填充着世界。作为产屋敷家族的第三代当主,这个家族已经和鬼舞辻无惨死磕了上千年,牺牲了无数人,包括自己的家人。

只为了能够有一天彻底杀死鬼舞辻无惨,让鬼这种生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天音扶起产屋敷耀哉,他的身体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历代产屋敷家族的人,活不过三十岁。这是上天对他们这一族出现鬼舞辻无惨的惩罚。

不过越到举行柱合会议的日子,产屋敷耀哉的内心就越不安定,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很快,举办柱合会议的这天到来了,九个柱们从各地赶了过来,向他们的当主恭贺新年。

不过在此之前,九个柱看着庭院里的十几只鬼,开始戒备。

他们不过就是没在一段时间,怎么就被鬼摸到了主公的住址!

而且那十几只鬼里面,还有不少熟悉的身影。

弥豆子在成为鬼王之前,她的十二鬼月就已经齐的差不多了。但是对于这些人是怎么成为鬼的,弥豆子倒是不清楚。她只知道,在他们组队成功干掉鬼舞辻无惨后,不少鬼都流下了泪水。     

但因为后期弥豆子用自己的血液替换了他们体内的鬼舞辻无惨的血液,所以他们并没有消失。一群鬼聚聚散散,不过同样的是每年新年,他们都会聚在一起。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聚会出现了点小问题。

她疑惑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的这名男子,他在看到她的十二鬼月时,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啊,进来坐吧。”产屋敷耀哉说道。

产屋敷耀哉将还在迷惑之中的弥豆子请进了屋因为担心妹妹的眼睛里刻着上弦壹的字样的炭治郎也跟了过去。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他感觉这个男人对他们没有恶意。

一进门,在产屋敷耀哉坐下后,弥豆子看到自己的上弦三、下弦四、下弦五和她的姐姐上前,朝着那个男人拜了下去。

“主公大人……”

产屋敷耀哉示意自己的孩子将他们扶起,说道:“辛苦你们了。”

接着他就对着弥豆子自我介绍道:“我是产屋敷耀哉,也是鬼杀队的负责人。”

“鬼杀队?”

弥豆子疑惑了,在她的世界里,她没有见过鬼杀队的主公大人,就连鬼杀队,也只是听过,但并没有实际见过鬼杀队的人。

鬼杀队在弥豆子看来只是个传说而已。

——————————————————

主公大人我对不起你(土下座.jpg)


渡叶

鬼化炭治郎if 2

双方僵持不下,准确点来说,只有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两人,对女体的自己耿耿于怀。相反,炭治郎倒是对鬼化的自己接受良好。

他和弥豆子两个人蹲在一边,一人怀里抱着一个鬼化的自己,像极了小区里两个抱着自家孩子的家庭主妇在一起聊天。

那边我妻善逸还在缠着善子,嘴平伊之助已经和嘴平伊子打起来了,看起来是想看看哪个自己更加厉害。

不管另外一边怎么闹,灶门兄妹这边还是其乐融融。两人相互聊着两个世界的不同,炭治郎发现,除了主公以外,凡是在炭治郎 的世界为男性的人,在弥豆子的世界都为女性。

比如蝴蝶忍和胡蝶忍。一个温柔腹黑,另一个则是冰冷冷的一个大帅哥。

炭治郎听到弥豆子说胡蝶忍帅的时候,面部...

双方僵持不下,准确点来说,只有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两人,对女体的自己耿耿于怀。相反,炭治郎倒是对鬼化的自己接受良好。

他和弥豆子两个人蹲在一边,一人怀里抱着一个鬼化的自己,像极了小区里两个抱着自家孩子的家庭主妇在一起聊天。

那边我妻善逸还在缠着善子,嘴平伊之助已经和嘴平伊子打起来了,看起来是想看看哪个自己更加厉害。

不管另外一边怎么闹,灶门兄妹这边还是其乐融融。两人相互聊着两个世界的不同,炭治郎发现,除了主公以外,凡是在炭治郎 的世界为男性的人,在弥豆子的世界都为女性。

比如蝴蝶忍和胡蝶忍。一个温柔腹黑,另一个则是冰冷冷的一个大帅哥。

炭治郎听到弥豆子说胡蝶忍帅的时候,面部扭曲如恶鬼,吓的一边的我妻善逸藏到了我妻善子的身后。

我妻善子翻了个白眼,她不太明白这个世界的自己怎么那么怂。就是要刚一点,表现好一点,才能洗刷狯岳给雷之呼吸一脉带来的耻辱,才能不负老爷子的苦心。

一想到狯岳这个小人,我妻善子就来气,不过还好,狯岳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上。但是这个世界的她……

“喂,你师兄狯岳怎么样了?”我妻善子问到。

我妻善逸明明白白的听出了我妻善子语气里满是对狯岳的恶心和仇恨,他也不太明白自家师兄在我妻善子的那个世界里做了什么。

“没有通过最终选拔,死掉了。”我妻善逸提起死亡,语气里满是惊恐,比自己强那么多的师兄都死在了最终选拔里,他也只是侥幸通过了最终选拔而已。

迟早会死的……

在我妻善逸的心里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我妻善子听到这里,便明白了,狯岳的事情应该还没有曝光,也就是说,老爷子还活着。

光是这个信息就足以让她热泪盈眶。

“狯岳变成鬼了。”

她直截了当地说道。

“要是不想老爷子死掉的话,那就在他们发现狯岳前,杀掉他。”

我妻善逸看着我妻善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泪珠还挂在睫毛上,看的我妻善子有一丢丢的愧疚感。

“喂。”

少女把手放到了少年的头上,因为个子的差距甚至还要微微踮脚。

“你要相信你自己呀,从始至终,你都是自己杀掉鬼的。学不会后面的招式又怎么样?”

“我们可以自己创造。”

我妻善子揉了揉已经呆掉的我妻善逸的头 ,身体逐渐化作金黄色的光点消失在空中。

“你都是自己杀掉鬼的。”

“不想让老爷子死掉的话,找出狯岳,杀掉他。”

另一边,先是打在了一起的嘴平伊之助和嘴平伊子那里也是同样的现象,嘴平伊子化作天蓝色的光点消失在空中。

嘴平伊之助已经摘掉了自己的野猪头套,露出秀气的脸庞,送别了另一个自己。

弥豆子在化作光点前,告诉了炭治郎她们这一年以来所收集到的所有关于鬼的消息,她能看出炭治郎他们才刚刚成为鬼杀队队员不久,也就说明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比如炎柱大姐头的死。

加油啊,哥哥。

等弥豆子回过神来,她们已经站在了目标地点,而面前,就是正在做恶的鬼。

“怎……怎么回事!三个柱!”

日柱,灶门弥豆子。

雷柱,我妻善子。

兽柱,嘴平伊子。

参上!

——————————————————

鬼化炭治郎的if线结束了

渡叶

鬼化炭if线 1

 夜晚的森林月凉如水,夜晚总是许多动物出没的时间,但是就在这个森林里,有一位身着羽织的少女在疾行。

弥豆子背着装有自己哥哥的木箱子奔跑在森林中,她接到任务,在她所在方位的西北方向,有疑似鬼的踪迹。虽然可以选择白天赶路,但是对于鬼杀队的队员来说,夜晚才是鬼的主场。

自从三年前,家人因为鬼舞辻无惨而死去,唯一活下来的哥哥也因为鬼舞辻无惨受伤无意间流的血变成了鬼。幸好遇到了富冈义勇先生,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可以加入鬼杀队的机会。不仅如此,还认识了善子和伊子两个可爱的队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熟的尖叫声传来,弥豆子加快速度朝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赶过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

 夜晚的森林月凉如水,夜晚总是许多动物出没的时间,但是就在这个森林里,有一位身着羽织的少女在疾行。

弥豆子背着装有自己哥哥的木箱子奔跑在森林中,她接到任务,在她所在方位的西北方向,有疑似鬼的踪迹。虽然可以选择白天赶路,但是对于鬼杀队的队员来说,夜晚才是鬼的主场。

自从三年前,家人因为鬼舞辻无惨而死去,唯一活下来的哥哥也因为鬼舞辻无惨受伤无意间流的血变成了鬼。幸好遇到了富冈义勇先生,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可以加入鬼杀队的机会。不仅如此,还认识了善子和伊子两个可爱的队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熟的尖叫声传来,弥豆子加快速度朝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赶过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的任务善子和伊子也参加了。

就在几分钟前——

“啊,又可以看到弥豆子酱了~”我妻善子抱着自己的日轮刀说到。她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嘴平伊子,就和她一起走了。

头戴野猪头套的嘴平伊子不讲话,她的穿着十分清凉,上半身只是简单的用布条裹住了胸部罢了。

突然,就在她们前面的灌木丛晃了晃,钻出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猪突猛进!猪突猛进!”

气氛仿佛就跟凝固了一样,弥豆子到的时候就是两拨人互相对峙的场面。

一边是她认识的我妻善子和嘴平伊子,另一边则是同样的野猪头套和同样的黄色渐变发,不同的是,另一边很明显的就是男性。

重要的是,还有那个她至今都忘不了的身影。

正常的灶门炭治郎,也就是正常的哥哥。

“纹逸,这是什么,是鬼吧!”嘴平伊之助看着对面那个女性朝着同样懵掉了的我妻善逸吼道。

虽说我妻善逸也是懵掉了的,不过他震惊的是,女体的自己……怎么那么好看!

“嫁给我吧!不嫁给我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死掉了呀!”我妻善逸跑到一脸嫌弃的我妻善子身边大献殷勤。我妻善子翻了个白眼,就跑到还盯着对面的炭治郎看的弥豆子身后了。

“才不要,我可是未来要娶弥豆子酱的人!”

“弥豆子。”

炭治郎看着长大了的弥豆子,转身把背在自己身后的木箱子放了下来,并且敲了敲箱子,示意鬼化的弥豆子可以出来。弥豆子见状,也将身后的箱子放下,喊出了鬼化炭治郎。

和现在短发的炭治郎不同的是,鬼化炭治郎是长发。

------------------------

开坑就要勇敢


Gummy
来自❤️ @Alpaca ❤️...

来自❤️ @Alpaca ❤️因为完成度太低不想自己发但是依然很可爱的弥豆子亲

来自❤️ @Alpaca ❤️因为完成度太低不想自己发但是依然很可爱的弥豆子亲

隐雾fog

我喜欢,弥豆子!(暴言)
p2动图,为什么一帧一个脸x我不干了我不会画画我投降

我喜欢,弥豆子!(暴言)
p2动图,为什么一帧一个脸x我不干了我不会画画我投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