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强风吹拂

55.7万浏览    3165参与
典型小开

灰二和阿走的相遇是在春天,夜晚还有藏着寒意的风,洗完澡还得穿厚厚的外套,大概衣服里面是热的,露在外面的手已经凉了,而他就是用那双手去摸阿走的小腿的。

灰二和阿走的相遇是在春天,夜晚还有藏着寒意的风,洗完澡还得穿厚厚的外套,大概衣服里面是热的,露在外面的手已经凉了,而他就是用那双手去摸阿走的小腿的。


典型小开

藏原走和清濑灰二的日出时间,灰二会看着阿走的侧脸,食指探过去勾他的手,四目相对,十指相扣,彼此的眼睛都被光照亮,又映出对方的轮廓。

藏原走和清濑灰二的日出时间,灰二会看着阿走的侧脸,食指探过去勾他的手,四目相对,十指相扣,彼此的眼睛都被光照亮,又映出对方的轮廓。


打退堂鼓的马铃薯

追云逐雾

Chapter2/庆功宴


晚风起,夜色渐浓。

竹青庄的庆功宴除了神童身体不适回房休息了以外,另外九个人都被房东要求不能缺席。而灰二有伤在身,成了全场唯一没喝酒的人。连平时滴酒不沾的阿走都忍不住呷了几口。

进行到尾声,房东先生在酒精的作用下呼呼大睡,其他人也是趁着清醒的一刻回了房,除了三位大一生。最清醒的灰二看着凌乱不堪的房间,露出苦笑,猛地想起院子里的尼拉还在挨饿,便起身去厨房找狗粮。

阿走一直坐在灰二对面。他的视线模糊不清,整场全靠盯着灰二绿色家居服勉强支撑自己的意识。现在那抹让人心安的颜色不见了,阿走立刻清醒过来。他小心翼翼挪开城次搭在他肩上的手臂,追了出去。

呼...

Chapter2/庆功宴

 

晚风起,夜色渐浓。

竹青庄的庆功宴除了神童身体不适回房休息了以外,另外九个人都被房东要求不能缺席。而灰二有伤在身,成了全场唯一没喝酒的人。连平时滴酒不沾的阿走都忍不住呷了几口。

进行到尾声,房东先生在酒精的作用下呼呼大睡,其他人也是趁着清醒的一刻回了房,除了三位大一生。最清醒的灰二看着凌乱不堪的房间,露出苦笑,猛地想起院子里的尼拉还在挨饿,便起身去厨房找狗粮。

阿走一直坐在灰二对面。他的视线模糊不清,整场全靠盯着灰二绿色家居服勉强支撑自己的意识。现在那抹让人心安的颜色不见了,阿走立刻清醒过来。他小心翼翼挪开城次搭在他肩上的手臂,追了出去。

呼,还好。

看到在厨房的灰二,阿走平静了些,下意识靠过去之后,刚刚强打起来的精神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的他像一只泄气的红气球。

“阿走?你怎么出来了?”灰二十分诧异,刚才这小子明明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他看着阿走脸上的红晕,有些担心,试着探了探阿走额头的温度,喃喃自语:“也没有发烧呀。阿走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额头传来灰二手掌的温度,慢半拍的阿走这才意识到,他的脸有点发烫。

“没……没有。不是……”阿走脑子当机,吞吞吐吐。

“那有什么事吗?”灰二说完转身翻储物柜。

阿走打量着灰二的一举一动出了神。厨房暖黄色的灯光,把空气也烘得很暖。与平日里灰二做饭,阿走打下手时无异。阿走感觉全身软绵无力,但能清晰听到胸膛里的心跳声,和刚刚看不见灰二的紧张感不同,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像是从天边云层倾泻而出的一束明亮。白天的时候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面前这个人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所以脑海里剩下的最后一件事,一定就是最关心的事吧。

阿走费力地晃了晃脑袋,缓缓开口:“灰二哥……不能跑步,一定很难受吧……”

箱根驿传结束后,阿走不会停下追求强大的步伐,但是灰二不得不好好休养了。

阿走轻咬下唇,目光死死地盯着灰二的膝盖,鼻头泛酸。

灰二却被阿走认真较劲的样子逗笑了。

“灰二哥你这样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傻阿走”,灰二温柔地注视着阿走,“原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件事啊。我的腿又不是废掉了,可以慢慢休养。”

“可是……”我还想和你并肩跑步啊!

灰二好像听到了阿走的心声,解释道:“我的目标已经达成了。至于今后……我相信你会带着我那份一直跑下去的。对吗?”恶魔灰二露出天使笑容的时候,没有人招架得住。

他拍了拍阿走的肩:“赶紧回房休息吧。”言毕,逃一般地离开厨房,留下了脑子一片空白的阿走。

灰二拉开大门,冬夜的空气冲进脑门,使他颅内快要沸腾的血液迅速降温。他小声唤着尼拉,为忘记按时喂食道歉。尼拉看到灰二手里的狗粮,一改对他不理不睬的态度。借着竹青庄门外一盏微弱的灯,灰二一边看着尼拉进食它的独属庆功宴,一边回想刚刚阿走的模样。

自己是第一次看喝醉的阿走,略带醉意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心思这么明显,却还以为自己装得很好。

 

饿极了的尼拉此刻无暇顾及灰二不经意间上扬的嘴角。

pochi
抱抱! 經常想神童的身體要是夠...

抱抱!

經常想神童的身體要是夠柔軟,配合阿雪強壯的下半身(小說認證)⋯

好極了(擦鼻血

抱抱!

經常想神童的身體要是夠柔軟,配合阿雪強壯的下半身(小說認證)⋯

好極了(擦鼻血

春雷
感觉大家都差不多收到本了8.....

感觉大家都差不多收到本了8...那发一下售后!

发生在加笔1462那个早上的小片段

(原梗是三年前()给我家已经分手()的百合的(至今未填ry))


余量也上了!不过我10月还要出新刊,想省邮费的话可以留到那时一起拍!

难以置信,我在画售后的时候想好了售后的售后...(?)真的搞不过来走灰搞我...

新头像是俺的头像担当蟹蟹给我的生贺!超级可爱诚邀大家一起欣赏!

感觉大家都差不多收到本了8...那发一下售后!

发生在加笔1462那个早上的小片段

(原梗是三年前()给我家已经分手()的百合的(至今未填ry))


余量也上了!不过我10月还要出新刊,想省邮费的话可以留到那时一起拍!

难以置信,我在画售后的时候想好了售后的售后...(?)真的搞不过来走灰搞我...

新头像是俺的头像担当蟹蟹给我的生贺!超级可爱诚邀大家一起欣赏!

❀秀
一臉沒睡醒,這組開拍整個超茫然...

一臉沒睡醒,這組開拍整個超茫然
不要臉的佔tag

一臉沒睡醒,這組開拍整個超茫然
不要臉的佔tag

橘子豆角拼盘来一打

八月到九月份的难产

上班真的…好忙啊

为阿走打call!


八月到九月份的难产

上班真的…好忙啊

为阿走打call!


❀秀

[Cos-強風吹拂] *音量注意*

希望自己的跑姿看起來還可以,雖然到後半段有明顯腳踝不穩的問題
平時很少運動又連兩天都在跑+偷偷墊高到175,昨天上班才發現拉傷了😂

[Cos-強風吹拂] *音量注意*

希望自己的跑姿看起來還可以,雖然到後半段有明顯腳踝不穩的問題
平時很少運動又連兩天都在跑+偷偷墊高到175,昨天上班才發現拉傷了😂

三毛

【走灰】陷入爱情后的强制执行(上)

1.“陷入恋爱前的倒数计时”番外,竟然比本篇多,对不起。

2.有各种私设,慎入。


                                 


  最近的藏原走,陷入了烦恼。

  而这个烦恼的来源,现在正躺在他的榻榻米上睡午觉。

  这次终于记得人在他的房间内了,因此他起身时特别小心翼翼。

  身体缩在一起,虽然很热,但灰二哥的睡相还是维持在完好的状态,不会像王子上次睡到肚脐都露了出来。

  确认自己的动作没有吵醒人,他还正想松一口气,房间外传来的敲门声吓得他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赶紧低头看看人,还睡得正...

1.“陷入恋爱前的倒数计时”番外,竟然比本篇多,对不起。

2.有各种私设,慎入。

 

 

                                 

 

 

  最近的藏原走,陷入了烦恼。

  而这个烦恼的来源,现在正躺在他的榻榻米上睡午觉。

  这次终于记得人在他的房间内了,因此他起身时特别小心翼翼。

  身体缩在一起,虽然很热,但灰二哥的睡相还是维持在完好的状态,不会像王子上次睡到肚脐都露了出来。

  确认自己的动作没有吵醒人,他还正想松一口气,房间外传来的敲门声吓得他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赶紧低头看看人,还睡得正熟,在放心之际,他也蹑手蹑脚地走去开门。

  “阿走啊──”

  “阿走呀──”

  是双胞胎的二重唱。

  一左一右,两个人用肉麻的声音叫唤着他,听得浑身不舒服,他忍住自己的疙瘩。

  “怎么了?”

  “这个给你。”

  双胞胎将递到他手中,是开封过、吃到一半的零食。

  “……?”

   不懂人给他吃到一半的东西做什么,他又不是回收桶。

  “这是赎金。”城太摸着肚子说。

  “……啊?”

  这下更是莫名其妙了,他的音量稍微提高了一些。

  “我们需要灰二哥!”

  突然变得激动,双胞胎抓住他的左右手,奋力地摇着。

  “……灰二哥在睡觉。”

  不是他不答应,只是人在休息,时间就是这么不凑巧。

  “那我们去叫醒他。”

  “不行!”阻止双胞胎进他房间,他张开双臂挡住路。

  “我们已经付赎金了!”

  跟他争辩,城次喊得理直气壮。

  “用吃过的东西?”也太廉价,不过下一秒他发现自己被带节奏了,马上改口,“不,问题不在这里吧!”

  重点是人在休息,突然把人叫醒本来就是没有礼貌的事情,但双胞胎坚持要这么做,于是他们在门口差点打起架来。

  “怎么了?”

  结果还是被吵醒了,灰二哥揉着惺忪的眼,看着双胞胎一个正扯着他的头发、一个正抱着他的腰侧。

  “灰二哥!”

  人醒了他就没有价值了,双胞胎果断地抛弃他,把他推到一边。

  “我们的作业快要写不完了!只有你能帮我们!”

  换黏住灰二哥,于是灰二哥在还没清醒、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双胞胎带走。

  完全摸不着头绪,在他还发愣的期间,走没两步的城太又折回来,把零食带走。

  “……”

  学期快要开始了,大家也忙着收心,想到一旦开始去学校,他跟灰二哥这样的独处无疑会减少许多,他就特别想珍惜跟人在一起的时间,偏偏大家都来跟他分享灰二哥。

  昨天是KING、前天是神童学长,大家都有事情找灰二哥,他其实没什么理由可以阻止,只是剥夺了他的时间,他多少有点不平衡。

  “阿走已经占用灰二哥够多时间了吧。”他记得某一次,王子这样对他说。

  他自己也知道,扣除这些还有大家聚在一起的集会以外,其实大部分的时间灰二哥都在他身边,但他就是觉得还不够。

 

  这就是他最近的烦恼。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一直缠着灰二哥,再这样下去他就会被青竹的人笑说是长不大的小孩。

  想要摆脱这种情绪,却没有什么好方法,这时手机传来的声响暂时打断他的思考,他拿起手机。

  看了看内容,还在考虑要怎么答复,楼上的声音让他分了点心。

  “灰二哥!不要抛弃我们啊!”

  又是双胞胎的哭喊,基于好奇他爬上楼,撞见了双胞胎正抱着灰二哥的大腿的画面。

  “就说了作业自己想办法。”

  灰二哥的脸上的无可奈何反射了心境,虽然很想摆脱双胞胎,但又不可能真的使用比较粗暴的手段,灰二哥看起来很烦恼。

  “灰二哥!如果我们被留级的话怎么办?!你舍得我们变得跟尼古前辈一样吗?”

  使出苦肉计,如果这句话被尼古前辈听到了,应该会大声抗议,不过现在人并不在场,因此灰二哥只是眨了眨眼。

  “……那就多跑一年吧。”

  “不要啊!”

  残酷的回答让双胞胎的哀号更大了,让灰二哥不得不用手摀住耳。

  继续闹下去,再过十分钟都不会有结果吧!而且看起来二楼的房客都已经被双胞胎烦过一次了,没有人愿意出来救援,他决定亲自出马。

  上前将灰二哥拉离双胞胎,他在用手围起自己的防御地盘之际,一面嘟嚷,“可以还给我了吧……”

  只是双胞胎已经没有在管这些细节,两人扑了上来,直接抱住他。

  “那阿走也可以!帮帮我们吧!”

  双胞胎的嘶喊在耳边传来的回音让他瞬间有头晕的错觉。

  为什么说得他好像是逼不得已的最后选择。

  虽然他的成绩只能算中等,至少他乖乖把作业都完成了,被双胞胎小看让他不满。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就已经有人先出声。

  “……好热……”

   声音是从他的身下传出来的,他低下头查看,才发现灰二哥不知何时正被前后夹攻,整个脸都已经塞进他的怀里,却没办法逃脱,因为后方被城太的拥抱挡住了去路。

  赶紧退后一步想让人呼吸,不过这样也撞到后面的城次,于是城次摸了摸被撞红的鼻子唠叨:

  “阿走你抱太紧了,你看灰二哥脸都红了。”

  “明明就是你们……”

  他只不过是围住人,是双胞胎抱过来的,不过灰二哥脸上的红晕异常的明显,让他忍不住怀疑真的这么热吗?

  虽然想问,只是此地不宜久留,他趁双胞胎的注意力跑到其他话题,赶紧带人逃下楼。

  “啊!阿走又把灰二哥绑走了啦!”

  后方传来双胞胎的声音,不过他没停下脚步。

 

  

 

  今天晚上的聚会和平时一样,他待在角落听着那些不成章的对话,等到大家总算告一段落,低头吃起东西后,他也抓到机会。

  “那个……”在他开口的瞬间,十几双眼全部都往他这边瞧,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嗑嗑巴巴,“……你们知道这附近有什么约会的地点吗?”

  话一说完,鸡块从嘴巴上掉下来的是城太、被酒呛到的阿雪,然后明显愣住的是灰二哥。

  “阿走要去约会?!”城次大声喊出来,像是怕这房间有人没听到他刚才的话。

  “我、我只是帮人问的!”见大家反应这么大,他有点急了,赶忙否认,他用力摇手。

  “想问人又不想被发现是自己的问题时,大家都会这样说。”

  言下之意就是他只是在找借口避开自己的尴尬,尼古挑着眉一脸看透一切的表情。

“真的是别人问我的!”为了增加可信度,他拿出自己的手机亮出对方传给他的讯息。

  于是一群人凑了过来,研究起他的讯息内容。

  在下午的时候收到的,是他在某堂必修课上认识的朋友,之前因为纪录赛比较忙的关系,他偶尔会迟到漏抄重点,对方帮了他很多忙……其实他没有想到人会发这种讯息给他。

“这样的话,阿走你自己回答人就好了。”认为这种小事没必要在大家都出席的酒会下问,城太一脸困惑。

  “但我也没经验,所以想说问问看大家,自己可以顺便当参、参考……”

  虽然说对方问自己的事情这样诏告给这么多人知道确实不太好;不过仔细想想,难得有朋友信任他向他求助,自己却没什么可以提供有些过意不去,只好来问问有经验的,这样以后他想要约人出去的话,也能知道该怎么做。

  听完他的话,沉默在众人之间游走好一阵后,率先有反应的是城太。

  “好可怜!阿走好可怜!”喊得哭天抢地,城太抓住离自己最近的尼古前辈衣领流下了两行热泪,“我们帮帮阿走吧!”

  “……讲得好像你们很有经验一样。”被城太那夸张的反应弄得受不了,尼古撇了撇嘴。

  “你在说什么!尼古前辈!我们当然有经验!”就只有这点不能被小看,城次在一旁发出抗议。

“对呀!高中的时候我们常常跟女孩子出去!”城太用力点头,“一群人一起。”

  “那不就只是普通的班游吗?!”找到可以大声吐槽的地方,这下换尼古扯住城太的衣领。

  “也快点找个人帮帮你们吧!”发出“噗”的笑声,阿雪在一旁幸灾乐祸。

  “既然如此,找个对象让阿走练习吧!这样就能以亲身经历提供意见,而且等到正式约会出状况也不好。”KING在说时不忘偷笑几声,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出状况?”不明白KING的意思,穆萨又重复了一次。

  “像是乘车没算好时间,结果迟到。”率先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城太煞有其事地摇着手指。

  “来不及的话就用跑的。”不懂这有什么困难的,他微微歪过了头皱眉。

  “这是只有阿走才说得出来的台词啊。”KING用像是很佩服的语气说着。

  “你想全程都让女生闻你满身的汗臭味?!”

  觉得他的说词根本就是恐怖故事,城太惊恐的模样让他没好气地瘪起唇。

  “确实不太好。”难得赞同,尼古前辈点了个头。

  “而且有可能约会到一半,看见运动商品特卖就不顾女生冲进去。”

  “哈哈哈,就算是阿走也不可能发生这种──”觉得城次讲得太夸张,尼古正想,但看到他的眼神以后,恐慌地改口,“咦?有可能吗?”

  看来全部的人都对他非常没有信心,他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呢……应该。

  忽然对自己也没把握起来,于是他本来想要驳回大伙意见的声音又吞了回去。

  “对了,要找叶菜子帮忙吗?”灵机一动,KING拍了下手掌,“来体验一下约会的感觉。”

   “咦?”没想到这些人还真的开始帮他出主意了,他微微一顿。

  “一下子就是真的女生难度太高了吧。”阿雪边嚼着炸鸡块边说。

  “难不成要跟男生?”听了阿雪的话觉得哪里不太对的尼古,也笑着出起了坏主意。

  “……啊!”灵光一闪,城太的手指向角落,“那就决定是王子了!”

“……啊?”一直都很努力想要把自己变成透明人的王子宣告失败,终究还是被扯进这个话题里来了,王子放下漫画,露出麻烦的脸色。

  “王子的漫画里面,应该有很多约会的必胜绝招吧。”

  “虽然少女漫画里面是有很多约会剧情,但我一点都不想做这件事。”

  “而且王子还可以男扮女装!”

  城次讲得振振有词,又是一个馊主意。

  “你们有在听我说话吗?”

  “而且王子的身材一定不会被发现!”

  觉得太有道理,双胞胎越讲越兴奋。

  “就说了我不想──”

  “对了,神童有女朋友,应该也能给很多建议吧。”

  尼古适时地插了话,不知道是想救王子,还是单纯拖人下水的心态。

  不过这次被点名的人明显意识已经不清醒了一半,听到自己的名字不但没什么反应,还高兴地点了个头,十分赞同尼古前辈的话。

“而且神童学长也很适合扮女装。”城太快速接话。

这群人只是想叫人穿上裙子而已吧。

明显就是在看热闹,他在叹口气之余看向灰二哥;人已经恢复平时的模样,低头着正盯着自己手上的酒罐发呆,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关自己的事。

虽然他并不想赞同大家的意见,但如果趁这个机会请灰二哥帮忙的话,灰二哥会有什么反应?摆出嫌弃的表情拒绝他?还是像平时一样,很干脆地说不。

不管了。

再怎么想都不会比亲自实践有效,他在一片闹哄哄的声响中起身走到灰二哥的面前,在灰二哥抬头看他的同时,他也拟好台词。

  “灰二哥。”乖乖立正站好,他对人鞠躬,“麻烦你了。”

“……咦?”

一时之间无法消化他的意思,灰二哥睁大的眼连眨都忘了眨。

  “阿走想要灰二哥陪他练习啦!”结果是围观的群众率先反应过来,城次又用那唯恐天下不知的音量宣告。

  “真不愧是最喜欢灰二哥的人。”城太点着头附和。

  被人这样一说似乎理解了,但脑袋还是有些转不过来,灰二哥的声音显得迟钝,“……可以是可以……”

  虽然反应慢了点,不过基本上是同意的,让他暂时抛开了被拒绝的不安感,脸上出现了一点的兴奋。

  “那灰二哥你要不要穿裙──”

  “啊?”

  只是就有人不怎么会察言观色,城太发出的问题很快就被灰二哥那举世灿烂的笑容打断。

  “没事……”剩下的话连同身体一起缩回去,城太移动到角落躲到王子的身边避难。

  “你想被杀吗……”

  于是城太又得到了王子的吐槽。

  这件事就这样暂时定了下来,这时城次也搬来杂志到灰二哥面前。

“灰二哥!你就帮阿走过滤一下吧!”

  “……喔。”

  灰二哥虽然这样说着,表情却有些复杂。

  果然勉强人了吗?

  忍不住这样担心,但事到如今他也不想收回自己的话。

  在城太等人多余的协助下,约会的规划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实践的部分。

  “我有把握这个计划绝对是完美的!”

城太对着那张满满的计划表示满意,虽然里面有一半都已经被划上删除线。

  “那就后天一起出门吧。”灰二哥说这句话时,眼神是对着他的。

  虽然明天也可以,不过好像有些太仓促了,因此他们把时间又往后延了一些,反正他的朋友似乎也不急的样子。

  “灰二哥,既然是约会就得在外头碰面才行,一起出门就不叫约会了。”

只是这个提议被嫌有瑕疵,而驳回的人当然就是计划者。

“真是麻烦……”

 没想到要在意细节到这种地步,灰二哥无奈地叹了口气。

 

 

 

酒会结束,大家各自散场,他抱着盘子跟在灰二哥的后面下楼。

将脏的空盘送进厨房,清洗完后,他在人回房前叫住人。

  “灰二哥……”

“?”

  原本他是想跟人解释,但想了半天他还是只能挤出这几个字,“抱歉……”

  等了这么久只听到这一句的灰二哥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出来,“还以为是什么严重的事,如果是说后天的行程,没有关系的。”

“灰二哥不会觉得很麻烦吗……”担心人在配合他,他仔细地再确认。

“反正也很久没出去逛逛了,有这样的机会也不错。”

“灰二哥不会讨厌我吧……”

  还是认为自己把人拖下水了,早知道他还是应该要更谨慎一点,是在人自愿的状态下答应他,他并不想在人的心中降低好感度。

  “嘿──阿走这么喜欢我啊。”

  看他的表情和态度,大概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是这种玩笑的口气在询他开心,但他差一点就要点头承认。

  好在他成功控制住反射,忍住了自己的动作后,他改鼓起脸。

  “请不要捉弄我……”

  一如往常的回答让灰二哥笑了笑,转过的身正要碰上门把,他却拉住人的手腕。

  “咦?”

  被他的举动弄得胡涂,灰二哥疑惑的眼光转向他。

  “我的房间晚上很凉──”

“这个我已经知──哇!”

照旧不等人,他拉开自己房间的门,“请。”

 

于是今天灰二哥被他绑架两次的传闻在隔天传了开来。

 

 

                                 

最近太忙,每次回到家就只想睡……

睡前虽然会想内容,不过每次一早醒来就忘了,导致每篇都只打到一半QQ

这篇的字数比较少,尽量会努力更新。

 


打退堂鼓的马铃薯

追云逐雾

Chapter1/凯旋


“箱根山岳险天下”

——宽政大拿到了种子权!

十个人激动得抱作一团。

再次喊出口号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热血沸腾。


阿雪的脚还是有些疼。这更坚定了他跑步时的产生的想法,就这样到此为止了。法学生从来不愿承认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却被恍惚间蒙上水汽的眼睛出卖了一回。也许自己的极限不止于此,但这一年和大家一起跑步的点滴已经把他的心填得满满当当,家庭关系出现了新的转机,实习也即将提上日程……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比跑步有趣的事情还很多。他不是阿走,他的生活不可能像阿走的一样,除了跑步还是跑步。

阿雪抬头看了一眼阿走,他紧张注视着在临时医疗...

Chapter1/凯旋

 

“箱根山岳险天下”

——宽政大拿到了种子权!

十个人激动得抱作一团。

再次喊出口号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热血沸腾。

 

阿雪的脚还是有些疼。这更坚定了他跑步时的产生的想法,就这样到此为止了。法学生从来不愿承认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却被恍惚间蒙上水汽的眼睛出卖了一回。也许自己的极限不止于此,但这一年和大家一起跑步的点滴已经把他的心填得满满当当,家庭关系出现了新的转机,实习也即将提上日程……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比跑步有趣的事情还很多。他不是阿走,他的生活不可能像阿走的一样,除了跑步还是跑步。

阿雪抬头看了一眼阿走,他紧张注视着在临时医疗处接受检查的灰二,眉头皱得写满了担心。

阿雪随即低头,似乎想要掩饰微微上扬的嘴角。

 

不,现在不一样了,阿走已经不止跑步了。

 

神童恢复了些许精神,敏锐地捕捉到了阿雪一瞬即逝的笑容。顺着阿雪方才的视线看去,发现灰二和阿走耳语了几句,阿走紧绷的表情就松懈下来,神童会心一笑。箱根之旅终于抵达终点,大家一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掉。虽然身体报恙略有遗憾,但一想到可以在电视机前看见自己的家人,身边的伙伴还有远方支持他们的人,神童便感觉自己离痊愈又进了一步。也许这是身体素质提升和精神力量强大双重作用的结果吧。

姆萨受到身旁喜悦的神童无邪的笑容感染,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如果说神童的笑是冬日里穿透云层的罅隙阳光,那么姆萨的笑就是暗夜里藏匿云后的皎洁月光。回想起昨天自己跑完了二区,姆萨还是有种不太真切的感觉。不管它被称为“花之二区”还是“王牌二区”,对姆萨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超越自己更快乐。而喊完口号之后,跟商量好一样,谁也没有说话。姆萨也不忍打破这一份美好的宁静。因为现在最紧要的,是考虑带什么礼物到神童家拜年。

率先开口的是尼古。他实在看不下去两兄弟因为太害羞而扭捏的样子,便走上前对叶菜子叹了口气:“让我来照看尼拉吧”。

话音未落,叶菜子眼里闪出一抹光,像是收到了期待已久的礼物一样:“拜托啦!”

说完鞠了个躬,转身奔向了双双脸红的城太城次。

尼古蹲下去抚尼拉的背,环顾四周。

王子依旧捧着漫画书,津津有味的样子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对,是抑制不住的开心。从未见过王子看漫画时这么高兴的样子,不是沉浸在漫画里独自高兴,而是把现实的好心情带到了漫画里。尼古欣慰一笑,以前他还担心过王子对两个世界的界限模棱两可的态度会给他造成不好的影响哩。King正在给家里打电话,情绪高涨得像成功拍下抢答器,尼古心底还甚至响起了女主持那句“恭喜,回答正确”……

 

 

张灯结彩的商店街洋溢着喜悦,因为新年,因为在竹青庄居住的邻舍。街坊们早早地准备妥当,掐着点站出店门前,排成一列长队,等候宽政大长跑队凯旋归来。

八百胜老板娘正拿着手机看回放,当听到解说那一句“恭喜宽政大成功拿到种子权”时不禁热泪盈眶。她扯着隔壁家老板娘的衣袖:“我就知道,他们一定行!”

“诶诶,他们回来啦!”

大家朝水泥匠老婆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了在夕阳下奔跑的尼拉。一团蹦哒的黑影,像一群在聚会的煤黑子。十个人的身影逐渐映入眼帘。不知是谁的画笔匆匆一挥,给每个人都镀上了一圈金黄。天空上留下星星点点的余墨晕染了傍晚的云。

今天注定是浓墨重彩的一天。

pochi
女裝注意⚠️ 雪:今天穿得是櫻...

女裝注意⚠️

雪:今天穿得是櫻桃圖案的內褲呢⋯呼呼

神:!!!???

最近的推特水手服祭!


女裝注意⚠️

雪:今天穿得是櫻桃圖案的內褲呢⋯呼呼

神:!!!???

最近的推特水手服祭!


Jokeman

强风吹拂 原著阅读笔记

不定期更新 记录一些感想

括号里是原文


序章


【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招蜂引蝶的阿走用花香引来了灰二……


【协调性很好——清濑拼命压抑心头的悸动,一边观察男子的跑姿。他的背脊挺得笔直,步伐又大又稳,肩膀不紧绷,脚踝柔软得足以承受着地的冲击。他跑的轻盈优雅,却又强有力。】


这是什么泥塑肉体粉发言!(。


【男子骤然止步不动,冲着清濑摆出一种困惑又愤怒的表情。那双蕴含着激昂热情的乌黑眼眸,闪着纯净的光芒反问清濑。】


纯情少年阿走...

不定期更新 记录一些感想

括号里是原文




序章


【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招蜂引蝶的阿走用花香引来了灰二……




【协调性很好——清濑拼命压抑心头的悸动,一边观察男子的跑姿。他的背脊挺得笔直,步伐又大又稳,肩膀不紧绷,脚踝柔软得足以承受着地的冲击。他跑的轻盈优雅,却又强有力。】


这是什么泥塑肉体粉发言!(。




【男子骤然止步不动,冲着清濑摆出一种困惑又愤怒的表情。那双蕴含着激昂热情的乌黑眼眸,闪着纯净的光芒反问清濑。】


纯情少年阿走上线了。




【那一瞬间,清濑顿然了悟。假如这世上有所谓的幸福或至善至美,那么,这个男人,就是我心中的真善美。】


才刚刚见到阿走的灰二已经在内心做出了不得了的超s级痴汉发言。




【震撼清濑的那道信念之光,此后将永不止息地照亮他的心坎,恰似灯塔照射在漆黑的暴风雨海面上。那束光芒,将永远引领清濑向前迈步。

朝朝暮暮,直到永远。】


我是在读什么原耽小说吗!第一次见面就朝朝暮暮直到永远,好了知道你俩锁了可以吗,这就是一眼万年?




第一章 竹青庄的房客


【留着空袋子,肯定成为自己偷东西的铁证,但他就是没办法随地乱丢垃圾。说来还真可笑,阿走心想。】


阿走是个乖宝宝。



【男子不时打量阿走,一双眼睛老盯着他跑动的双脚。该不会是什么变态狂吧?阿走觉得越来越诡异了。】


他是足控,只控你的足。




【“不要突然停下来,再慢慢跑一会儿吧。”

语毕,男子再度徐徐踩动脚踏车。凭什么要我跟你走?你谁啊?——尽管阿走如此暗忖,却依然有如被操纵似的迈出步伐,追向男子。】


阿走已经被下蛊了。



【男子慢慢将手伸向阿走包裹在牛仔裤下的小腿。管他是变态还是什么,随便啦,懒得理他了——阿走豁了出去,任凭男子抚摸自己的脚。他实在渴的不得了,把男子买来的茶一饮而尽。】


不要随便他啊!!!我给你买一箱茶,你可以让我摸遍全身吗!




【这男人骑着脚踏车一路追来,还乱摸陌生人的脚,看来果然不是什么正常人。】


被乖乖摸脚的阿走也很神经大条啊!




【阿走不禁大喊出声,这远低于行情的超低价,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阿走想象着夜夜渗血的衣橱、

徘徊在公寓阴暗走廊的白影,不禁打了个哆嗦。】


脑洞少年阿走。




【为防万一,阿走踱过去拉开壁橱门,往里头瞧一眼——没有他原先担心的血迹。】


阿走真的好可爱。


【尽管清濑一下子玩它的耳朵,一下子把它卷曲的尾巴故意拉长,尼拉仍然频频对两人示好。阿走也摸摸它的头,当作向他打招呼。尼拉带着漂亮的红皮项圈,没被系上锁链。“你带起来很好看啊。”阿走对狗儿轻声说道。】


灰二是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小坏坏,这一段被阿走甜到失语。


【像友情或爱情这样美丽又珍贵的情愫,确实存在清濑和阿走之间。】


我震惊了 我靠


【“这一年来,我看着你跑步的样子,跟你一起生活到现在,”清濑的声音有如一潭深邃的湖泊,静静地浸润阿走的内心,“我对你的感觉,已经不是‘有没有信心’这句话可以表达的了。相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你,阿走,我心目中最棒的跑者,只有你而已。”】


我已经被这段直球告白惊到无话可说了 作者真的是腐女吧……

栗子爱傲娇
#吧唧实拍 #强风吹拂/散步吧...

#吧唧实拍

#强风吹拂/散步吧唧

真的太好看了!

#吧唧实拍

#强风吹拂/散步吧唧

真的太好看了!

qwq

住院一个多月了
随手打开lof
看到  @八角/来和我聊天吧 太太画的灰二
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照着画了一副_(:з」∠)_
想给太太吹一些彩虹屁但是又陷入难过当中了
希望能早日出院吧

住院一个多月了
随手打开lof
看到  @八角/来和我聊天吧 太太画的灰二
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照着画了一副_(:з」∠)_
想给太太吹一些彩虹屁但是又陷入难过当中了
希望能早日出院吧

柳下生萱
依旧是清赖灰二…… 我为自己没...

依旧是清赖灰二……

我为自己没有写完作业而在画画而感到深刻的羞愧

依旧是清赖灰二……

我为自己没有写完作业而在画画而感到深刻的羞愧

❀秀

速速拍,速速修
最喜歡清瀨灰二,明天還要在拍這套去晨跑遛尼拉

速速拍,速速修
最喜歡清瀨灰二,明天還要在拍這套去晨跑遛尼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