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弹刺弹

461浏览    14参与
中华田园龙虾

向暗而生

来自一个奇特的脑洞

占tag致歉_(:з」∠)_

“来到庄园的一周。”

嗯…写日记好麻烦。烦躁地挠了挠头,头上的帽子也随之掉落,抿了抿唇继续写道。

“嗯…遇到了一个前辈,跟我说了很多。”

‘如果一个人需要做到冷酷无情麻木不仁那么肯定是失去了什么。’对方顿了顿继续说道,

‘而且来到这个庄园我想也不会是因为“钱”’

“而是为了救赎。”

对方似乎有些讶于自己的话语。其实不仅对方,自己也在想着很熟悉的话语,刚想问出口便被对方的话语憋会。

‘抽烟的男孩曾经也是喜欢吃糖的少年。’

‘杀人如麻的少年谁曾想过他也会成为“救赎”’

“谁曾想过那位“救赎”他们的那位少年,也曾坠入黑暗。不曾得...

来自一个奇特的脑洞

占tag致歉_(:з」∠)_

“来到庄园的一周。”

嗯…写日记好麻烦。烦躁地挠了挠头,头上的帽子也随之掉落,抿了抿唇继续写道。

“嗯…遇到了一个前辈,跟我说了很多。”


‘如果一个人需要做到冷酷无情麻木不仁那么肯定是失去了什么。’对方顿了顿继续说道,

‘而且来到这个庄园我想也不会是因为“钱”’

“而是为了救赎。”

对方似乎有些讶于自己的话语。其实不仅对方,自己也在想着很熟悉的话语,刚想问出口便被对方的话语憋会。

‘抽烟的男孩曾经也是喜欢吃糖的少年。’

‘杀人如麻的少年谁曾想过他也会成为“救赎”’

“谁曾想过那位“救赎”他们的那位少年,也曾坠入黑暗。不曾得过“天使””

对方用了一种自己从未看出的眼神看着自己。片刻便自顾自的说下去。

‘那位少年不曾孤独过。因为他曾得过“天使”的恩惠。’

‘少年十分讶异这位“天使”。不明白为何需要“救赎”’

‘直到有天。那位“天使”的离去。使那位少年终于意识到。’

“我本不是好人,为了你我愿意成为‘光’”

“对吧。前辈。”

“或者说,我的‘救赎’,我的‘天使’”

唔…这样就可以了吧。随手扔下羽毛笔,捡起之前掉在地上的帽子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戴好之后便出门了。

日记最后一行写着一段。

『死性不改的少年依然是爱糖少年』

〖乖巧的少年曾是空洞少年〗

「我们都是一样的」

「相互弥补才使你我相遇」

「相遇却不能相爱」

【相同的样貌不同的性情。造就了今天的你我】

【那么,即使前方一片光明,我们也无法触碰。】

【因为我们是‘救赎’】

谷雨茶布谷鸟林谷雨

陈醋

★cp弹刺弹

★文笔辣鸡

★ooc慎

(毕竟跟自家小鬼拿一局佛系来对的戏)

★成体刺客x少体弹簧

★我不是杰黑,我真的只是酸

“哎呀,刚刚糕点师先生可真是好心呐。”

   “对对对,我的推演都做完啦,多亏了他啊!”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局游戏了,昏黄老成的夕阳拼尽全力照出了最后的光芒,一面缓缓下沉沉入地平线。

   薇拉小姐和菲欧娜小姐十分开心刚刚那位糕点师“杰克”先生的好意佛系,一边掸开自己身上沾着的些许泥污一边十分开心地朝宿舍走去。

   在马戏团棚子旁的一小块墙体上,刺客披风倚靠...

★cp弹刺弹

★文笔辣鸡

★ooc慎

(毕竟跟自家小鬼拿一局佛系来对的戏)

★成体刺客x少体弹簧

★我不是杰黑,我真的只是酸



   “哎呀,刚刚糕点师先生可真是好心呐。”

   “对对对,我的推演都做完啦,多亏了他啊!”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局游戏了,昏黄老成的夕阳拼尽全力照出了最后的光芒,一面缓缓下沉沉入地平线。

   薇拉小姐和菲欧娜小姐十分开心刚刚那位糕点师“杰克”先生的好意佛系,一边掸开自己身上沾着的些许泥污一边十分开心地朝宿舍走去。

   在马戏团棚子旁的一小块墙体上,刺客披风倚靠在那,他没有将衣服上的泥污掸除,哪怕他最喜爱的披风染上了些许污秽也不予理睬。

   他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小孩身上。

   不远处的两人一高一矮在相谈甚欢,天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反正笑得那么开心。刺客侧了侧头,双手环抱胸前,手指抬起又垂下打着自己都不知道的节拍。他的视力不算非常好,刚好能看到他的小孩对着那个好糕点师先生笑得灿烂。刺客深吸一口气,手放开来摩挲了自己的裤兜处——啊,今天没有带烟出门。他咂咂嘴,又将手环抱回胸前。

   谢天谢地不远处的小孩终于将头转向了他这边,又看见他扭头跟那位先生说了什么就一路小跑过来。刺客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小孩,淡淡开口。

   “吼?还知道回来,还以为你不回去吃饭了。”

   “欸?我为什么不回去吃饭?”

   原本看到一旁独自在角落的刺客想起刚刚他被打了好几下而开始担忧刺客身上旧伤的弹簧手是被刺客的语气弄得呆呆愣在原地。满眸子的不解之情,歪着头看着他。

   “我刚刚只是去安慰一下糕点师先生而已啊,为什么刺客哥这么生气的样子?”弹簧手疑惑地想道。

   嘭咚——嘭咚——

   “啧。”

   刺客看着弹簧手疑惑模样以为这小孩是故意的,皱了皱眉,良好的职业修养没有让他直接在表情上暴露自己的内心,实际心脏里用力泵出的血液都带上了不悦的酸味,还有愈来愈浓的趋势。

   刺客只得抬手将自己太阳穴上暴起的青筋给按了下去,继续淡漠开口,跟整件事于他来说无关紧要一般。

   “不是聊的很开心吗,还以为你会被那位好先生的漂亮甜点给拐跑。”

   这是刺客披风在今天之内说出的第二句字数那么多的语句。

   刺客再次瞥到了那处仍站着等待弹簧手的糕点师——这里昏暗的色调混进他一个像几美分就可以得到一大把的花花绿绿的糖果一样的家伙,真是有些刺眼。

   刺客眯了眯眼,想道:“那小鬼应该不是几个花里胡哨的甜点就能骗走的。”

   然后那小孩稀里糊涂就踩了一脚这个地雷。

   “哦对了刺客哥我跟你讲,刚刚那个杰克先生他……”

   原意只是想给刺客分享一些刚刚与那糕点师聊天中的趣味事物让他开心些,结果发现刺客的脸色更加黑了一度便开始慌张起来。

   “哥你没事吧?!是不是旧伤发作了?刚刚那个杰克先生打到哪里了吗?我看他打得挺轻啊我都没什么感觉……”

   弹簧手见刺客没反应便想上前去替他检查。心里嘀嘀咕咕嘟囔他又不肯好好照顾自己身体了。却没想到刺客微微侧身就避开了小孩上前来的动作,看着小孩一脸茫然的表情更是奇怪地给他的怒火火上浇油——已经张口闭口就是那个糕点师了吗?刺客不顾了那么多,只觉浑身血液沸腾,红色的火快要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

   他的眼睛又变回不化寒冰一样了,原本在小孩面前会被融化得暖丝丝的,像一汪清水一般,现在就有无数寒光从他眼里折射出来——你到底是在跟我装傻还是以为我心大得可以装下你之外的其他人?

   “没事,不会死。”

   转身将灰红披风带得扬起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弹簧手听到刺客这么说更是慌了神,以为对方是受了什么重伤或者什么旧伤裂开的很严重——佣兵的通病。受了伤总是不会说出来。作为佣兵的一员这点他当然也是很清楚的。这急得他想追上去强行扒开他衣服看看刺客的伤势。

   “啪——”刺客罕见地,拒绝了弹簧手,将他的手一把拍开。

   时间停止流动了,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不进去了。

   因为忽然被触碰,刺客一下子不分来人用力地甩手去拍那小孩的手,待他反应回来看到小孩更加迷茫无措地捂着自己的手委屈地将湛蓝眸子望向自己时,心一下子软下好几分,像是心底被蚂蚁噬咬,整个心脏都被紧紧抓住一般难受。刺客又是拉不下面子,只得将脸又黑下几分,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最好想清楚你做了什么,弹簧手。”

   刺客又一次直接道出了他的名字。

   刺客知道气压被自己弄得低得可怕,却无法在意,他只想要小孩嘴里的一声承认——你该想想我有多害怕,害怕你离开,害怕你消失。

   弹簧手眨巴眨巴眼睛。

   “我做了什么……?”

   弹簧手被刺客弄的有几分委屈,略带无措的仔细回想自己今天做了什么会让对方生气成这样。

   “我……不应该倒在门口还不爬出去……?”

   犹豫的说出口又马上被自己否定。

   “不应该……在杰克眼前冒着被震慑的风险治疗你……?可是糕点师先生是佛系啊……”

   看刺客脸色弹簧手心知自己说错了话,弹簧手只得默默低头拉住那人衣角。

   “我错了……哥你别生气……”

   ——你还是不知道错哪对吗?刺客在心里叹息。

   “哦?错哪?”

   刺客再次狠下心来继续问下去,瞥向小孩每个动作都带上小心翼翼的意思时就又软下心来,但刻进骨子里的倔强此刻占据了整个大脑,刺客已经急切地想要那小孩知错认错,开始了暗示。

   “跟那位好好先生不是很开心吗。”

   ……

   刺客讲着讲着自己都垂下眼眸,开始在心里嘀嘀咕咕又将杰克家上下用自己这辈子学来的脏话给问候了一遍——虽然知道这很无礼,但是仍是无法控制。看他还是低头认错乖巧模样心底更加难受,被那感觉席卷全身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连自己都不自觉地抖了抖,他快要被逼疯了。刺客很想把那小孩抱在怀里轻吻他额头像往常一样告诉他在游戏中表现不错,想把那小孩带回住处里一面给他处理伤口一面听他叽叽喳喳地给自己讲游戏里的事情。

   ——讲啊,快讲啊,讲了我就可以抱抱你了。刺客重重呼出一口气这样想道。

   “好好先生……是说糕点师先生吗?”

   弹簧手听到那人话语怔了几秒,终于懂得刺客是吃醋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想起自己和糕点师最初的对话。

   “抱歉啊糕点师先生,刚刚游戏里挣扎可能伤到你了,那个……我和刺客哥是情侣噢。这样他会不开心的。”

   弹簧手赶紧上前两步抱住面前的人,贴着他的背后轻轻蹭了蹭他。

“我最爱的是谁刺客哥你不知道嘛?糕点师先生对我而言只是打匹配碰见的一个佛系,你可是我的恋人啊。” 

   嘭咚—嘭咚——嘭咚—

   心跳声大得传到刺客自己的耳朵里,他转回身抱住了他的小孩。

   “而且,我还是更开心跟刺客哥一起打匹配啊。”

   刺客的小小少年又一次扬起头对着他笑了,这可真会挑时候——本来没什么温度的夕阳余晖被他笑容染上温度了。

   “……”

   刺客又一次,被直撞击到心里最软的地方。一下子居然连脸都不争气地红了

   ——真像个小姑娘似的。

   刺客这么想着,忽然有些嫌弃起自己来。

   为了掩饰自己脸红了,刺客只得赶紧将头埋进小孩肩窝里深吸一口气,只有嗅到了最熟悉的气息,他急躁的血液才能被这股气息安抚下来。抬手有些无力地去轻揉小孩的发丝,一只手揽着小孩的腰生怕他忽然就消失了一样。声音被挤压得闷闷的。

   “嗯。”

    刺客忽然发现自己就跟以前村里那个会脸红的小姑娘似的,随随便便就会为了这小孩的事丢了理智。

   ——这感觉,不算好也不算坏吧。

   弹簧手有些哭笑不得地抱住了刺客,由于身高差距悄悄地踮起了脚。忽然指尖碰到他背后一点凹凸不平的伤疤,才猛的想起来要检查他的伤。小孩一下子急得差点跳起来,赶紧拉着刺客要回去,又想到不跟人打招呼就走似乎不太礼貌就急吼吼跟刺客讲明了便跑回到糕点师那跟人道了别再急吼吼跑回来,弹簧手路上不忘悄悄在心里吐槽着——这下子不会再吃醋了吧?

   刺客看着他的小孩跑向不远处那还立着的高大身影,心里却不再难受充斥酸意 ,他又眯了眯眼,在他的眼里,只能看见他的小孩了,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任何人了。很快他的小孩又跑向他了,刺客怔了怔,一下子噗嗤笑出声——他的小孩已经张开手臂向他扑来了。

   夕阳为他的小孩镀上了一层细腻金边,耀眼得让刺客一时间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刺客哥——”

   刺客抬手将那个小孩稳稳当当地接了下来,笑眯眯地揉了揉小孩微微凌乱了的发丝。弹簧手抬头见刺客没了吃醋神情也跟着他笑了出来。

   “回家帮忙做饭嗯。?”

   “好——”

   弹簧手将视线转到了刺客身后开始暗淡的天空,又看看地上他们的影子,最后看了看旁边牵着他走回去的刺客,勾起了唇角。

   这样足够好了。

  


漆黑藏舰

弹刺弹预警

大概是我用佣兵(刺客)玩了一局路人匹配的局 排到两个佣兵一园丁 其中一个佣兵是弹簧 于是就调戏了一下结果人家吃刺弹 哈哈哈哈

于是开局就知道是约瑟夫的我就觉得这局没了啊 本来就娱乐匹配也没觉得咋样

然后开局队友秒倒节奏各种乱orz最后三台机只剩我和弹簧 

嗯!如图!最后我们神奇配合双出了!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监管菜!本人一直在牵制!(bu)

【太久不画手生严重哈】

弹刺弹预警

大概是我用佣兵(刺客)玩了一局路人匹配的局 排到两个佣兵一园丁 其中一个佣兵是弹簧 于是就调戏了一下结果人家吃刺弹 哈哈哈哈

于是开局就知道是约瑟夫的我就觉得这局没了啊 本来就娱乐匹配也没觉得咋样

然后开局队友秒倒节奏各种乱orz最后三台机只剩我和弹簧 

嗯!如图!最后我们神奇配合双出了!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监管菜!本人一直在牵制!(bu)

【太久不画手生严重哈】

冰痕

双佣

对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标题,ooc属于我,永远属于我,吐花症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是一个特别辣鸡的文手。废话还多。

cp弹刺弹。【反正一整篇废话就他两出场了 】

“二哥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嘛,哪个幸运儿会被我们可爱的小弹簧看上了?”

“嘻保密!二哥我先走啦!我约了花童教我种花!”

心仿佛漏了一拍,也特别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又算是什么感觉呢?看着刚和自己交谈完跑去找艾玛家的花童的那个头戴贝雷帽的少年,嘴边滑落下勿忘我的花瓣,身着红灰色衣服的男孩伸手接住无神的看着,吐花症,若是得不到暗恋之人的吻,就会变成鲜花的养料,他也很不敢相信,他对自己弟弟弹簧的爱已经超出了兄弟间的那种爱...

对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标题,ooc属于我,永远属于我,吐花症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是一个特别辣鸡的文手。废话还多。

cp弹刺弹。【反正一整篇废话就他两出场了 】


“二哥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嘛,哪个幸运儿会被我们可爱的小弹簧看上了?”

“嘻保密!二哥我先走啦!我约了花童教我种花!”

心仿佛漏了一拍,也特别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又算是什么感觉呢?看着刚和自己交谈完跑去找艾玛家的花童的那个头戴贝雷帽的少年,嘴边滑落下勿忘我的花瓣,身着红灰色衣服的男孩伸手接住无神的看着,吐花症,若是得不到暗恋之人的吻,就会变成鲜花的养料,他也很不敢相信,他对自己弟弟弹簧的爱已经超出了兄弟间的那种爱,但这就是事实,但他自己却想躲避这份爱,因为弹簧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顿了顿缓缓走向身后的黑暗中

但那始终隐瞒不了多久他患有吐花症,好巧不巧,不知道庄园主是不是故意的,将弹簧手和刺客披风匹配了一起,刺客双手撑脸整个人都不太好,弹簧看到伸出手在刺客面前摇了摇

“二哥?二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弹簧你放心吧。”

放下撑脸的手宠溺的看了一眼弹簧手,伸手隔着贝雷帽揉了揉他的头让他放心

还是熟悉的眩晕感,刺客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墙壁,伸手放置在墙上便发出巨大的响声,看着倒塌下去的墙,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去触碰身侧不远的密码机,自己果然还是很在意弹簧到底喜欢上了谁,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走向一边的密码机,刚摸上,弹簧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崩了出来笑着看着刺客披风

“好巧啊二哥!”

“嗯……。乖别蹦了,你头上快要冒乌鸦了”

“那我和二哥一起修吧!”

“好好好。”

无奈的答应眼前的人,喉咙突然有股血腥味,暗叫一声不好松开了破解密码的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让对方自己修,他去别的地方修,转过身捂住嘴慌忙逃离,还掉落了几片勿忘我的花瓣

弹簧望着自己二哥的去向,也松开了破解密码的手,捡起刚才二哥跑走的时留下的花瓣,暗下了神,原来二哥有暗恋的人吗……。那自己是不是没有机会了……,定了定神,往二哥走的方向过去

甩掉了弹簧,刺客站在角落里松开了捂住自己嘴的手,勿忘我的花瓣也随之掉落,应该没被发现吧?蹲下捡起那带有血渍的花瓣,心好痛,明明爱就在面前,自己却不敢上去表白,他这个哥哥,可真是失败呢,眼睛里弥漫起了水雾,晶莹的液体从眼角滑落,他伸手去擦,却怎么也止不下来,该死。

身后突然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心中懊悔着自己的警惕性怎么提然变弱了,伸手将泪水擦干净,回头看到了弹簧那张对着自己笑的脸,和自己开玩笑到

“二哥也有喜欢的人啦?可不可以让我八卦一下!看看是庄园哪个姑娘给二哥看上了。”

看着那张自己心动的脸,刺客将兜帽拉下不愿去正视对方的脸,低声回复

“他有喜欢的人了。”

“噢是嘛,那是不是说,我有机会了呢?有机会来证明我爱你”

刚想回答却楞在了原地,抬头看着对方和自己一样如同大海般的眼瞳,挫不及防的被人吻了上来,血腥味一瞬间充满了喉间,对方松开自己的时候和自己一样咳出了一朵勿忘我,还没反应过来被对方狠狠地抱住

“原来二哥是喜欢我的!那么以后,二哥就是属于我的啦!”

I love you, and I won't leave you in my life.

END

尘稚

画画敷衍的我又出来丢人现眼了。

画画敷衍的我又出来丢人现眼了。

恒温贝
世界晚安一一( ;∀;)

世界晚安一一( ;∀;)

世界晚安一一( ;∀;)

浪子.

画完了。诈尸。
是【宝宝是怎么来的】梗。
我流绿皮全部一个发型。
80分钟产物但是是瓶颈期所以只能画Q版。
原谅我最后画到手麻所以字体放飞自我。
ooc有,隐藏柴掠鹰狼弹刺弹有。
角色上面有标注不用担心不知道哪个是哪个。
这是我第一次画的那么认真的梗。

画完了。诈尸。
是【宝宝是怎么来的】梗。
我流绿皮全部一个发型。
80分钟产物但是是瓶颈期所以只能画Q版。
原谅我最后画到手麻所以字体放飞自我。
ooc有,隐藏柴掠鹰狼弹刺弹有。
角色上面有标注不用担心不知道哪个是哪个。
这是我第一次画的那么认真的梗。

扒光伊索

游戏改编

关于遇到那个掠影

之后他当了一把杰克

————————————

  我当了杰克吸了奈布,爽

于是掠影也想吸奈布,就同意了

之后群魔乱舞

我和刺客大哥立下的誓言是: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对,没错,之后就能看到一个弹簧疯狂翻板,谁知道都是吸星板,几乎全砸中了

好像大概是在90多秒吧,我成功倒地〔死了才知道有护腕这个东西〕

掠影把我抱起来〔不敢动不敢动〕摔在了椅子上,对,椅子上!

然后大哥来救我,又遛了一会,倒地,抱起,激动的喊着不敢动不敢动,大哥一直在说如果你让他抱了,那我们就友尽了

〔我〕连忙劝说,掠影把我放下,抱大哥去了

大哥被抱起的一瞬间,难受,醋意涌上头,冷静修机,不去看

掠影一直绕着椅子,...

关于遇到那个掠影

之后他当了一把杰克

————————————

  我当了杰克吸了奈布,爽

于是掠影也想吸奈布,就同意了

之后群魔乱舞

我和刺客大哥立下的誓言是: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对,没错,之后就能看到一个弹簧疯狂翻板,谁知道都是吸星板,几乎全砸中了

好像大概是在90多秒吧,我成功倒地〔死了才知道有护腕这个东西〕

掠影把我抱起来〔不敢动不敢动〕摔在了椅子上,对,椅子上!

然后大哥来救我,又遛了一会,倒地,抱起,激动的喊着不敢动不敢动,大哥一直在说如果你让他抱了,那我们就友尽了

〔我〕连忙劝说,掠影把我放下,抱大哥去了

大哥被抱起的一瞬间,难受,醋意涌上头,冷静修机,不去看

掠影一直绕着椅子,就很恐怖,大哥也一直喊着不敢动不敢动,怕上椅子,屏幕外的俩人快笑死

吸爽完的赛后:

不敢动不敢动〔我〕

怕了怕了吗〔大哥〕

还是弹簧最乖,最喜欢你了〔掠影〕

????〔我〕

不行!你不能带走我最小的弟弟〔大哥〕

团宠弹簧,叭好意思,弹刺弹了解一下(ಡωಡ)


Big炮炮糖哟℡
沙雕渣渣画手一枚!因为还对电脑...

沙雕渣渣画手一枚!因为还对电脑和sai不熟悉导致色差严重(捂脸)抱歉抱歉 把自己弹簧画得那么丑……(这不是绿色大军帽!!)

沙雕渣渣画手一枚!因为还对电脑和sai不熟悉导致色差严重(捂脸)抱歉抱歉 把自己弹簧画得那么丑……(这不是绿色大军帽!!)

箐盲

再见(弹刺弹)

我终于更文了(热泪盈眶)

文笔极差

人物……ooc不知道有没有……

是个甜文,相信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吧

——————————————

    “02号刺客披风”

    “在”

    “03号弹簧手”

    “嗯?有任务?”

    “大厅集合,组队任务”

    “收到”

    “收到”

    话音一落,手表终端的屏幕便闪了下随即暗了下去,陷入平静。

  ...

我终于更文了(热泪盈眶)

文笔极差

人物……ooc不知道有没有……

是个甜文,相信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吧

——————————————

    “02号刺客披风”

    “在”

    “03号弹簧手”

    “嗯?有任务?”

    “大厅集合,组队任务”

    “收到”

    “收到”

    话音一落,手表终端的屏幕便闪了下随即暗了下去,陷入平静。

    “喂”弹簧手拍了怕刺客的肩膀“你说……组织一直把我们组队来完成任务,为了什么?”

    “也许是为了成功率吧,毕竟两个人合作成功的可能性总是要大点,我们也未曾失败过”刺客语句顿了顿,即道“或者……可能是因为我们是一起来的,比较熟悉?”

    弹簧手边伸了个懒腰边往大厅走着,“谁知道呢 没人猜的透他们的想法,不过你说说你,都从战场上退休了,干嘛不好好在家待着,偏要来摸这一趟浑水。”语气似是有些不满。

    “到了”转入大厅,照着往常一般的顺序领完任务,刺客才悠悠答道:“那你呢,不也是一样来了 ,而且,除了这,我们还能去哪呢,手上沾染上的鲜血,怕是无论如何都洗不尽吧”

     无法改变,他们曾经是在战场上的雇佣兵,听命于他人时,手上也沾满了同胞们的血,红艳的色彩刺痛了他们的眼睛,促使他们离开了战场,即使手中的尼泊尔弯刀不再向同胞挥舞,自己眼中手上却一直浮着一层刺目的血红色光晕。

    “也是啊”弹簧手目光暗了下去“像我们这种人,已经被社会所遗弃了。”低下了头,就像是个受尽了欺负也不肯哭泣的孩子。

    “你还打算待多久?”刺客看着弹簧手的样子,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脑袋,却又在半途中收了回来。他知道,弹簧手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爱闹的小鬼了,作为一个杀手,必须知道如何调节自我。

    “嗯?什么意思?”果不其然,刚刚的阴郁已被压在了眼底,丝毫不漏。

    “你还想在这儿待多久?替他们杀多少人?”向着任务目标出发,刺客小声的说道。

    “厌倦了……我想离开,哪怕这个世界无处容身,也不愿再染血了”压低了声音,仿佛喃喃自语般。

     两人无言,心有灵犀的隐蔽起来,等待本次刺杀人物的出现。

     刺客躲在角落里,默默想着:“弹簧手刚刚的决定……看来我们想的都一样啊,这次任务完成了就离开吧,不要回来了……”

     目标任务出现,一如既往的方案,行云流水的刺杀,制造混乱,伪装,远离现场,配合的极好。任务往常一般顺利完成。


回去路上

    “弹簧手”

    “嗯?”

    “我们私奔怎样?”略带调笑语气,让人分不清虚伪。

    “……”

    良久的沉默,弹簧手缓缓开口

    “认真的?”

    “认真的,喜欢你,不假,想陪你安安稳稳的过余下半生,不假。”是前所未有的真诚的宣誓,刺客注视着弹簧手,眼中尽是温柔。

    “好……一起走,不分开”

    弹簧手眼里微微湿润,强忍着不让泪水滴落,他也是一直喜欢着刺客,却一直不敢说出,怕打破了这一切的平衡,却不想,打破平衡的人并不是自己,又怕失去。

    泪水在弹簧手的眼眶中转动,模糊了视线也不愿流下。下一秒,一只手将他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轻轻拍着他的背。

    刺客温柔的声线在弹簧手头顶响起

    “没事,有我在,想哭就哭吧,在我这没关系”

     一句话,击垮了他最后的堤坝,泪水控制不住的流出,他终于得到了这份情感,有个属于自己的那人了,兴奋,激动,喜悦与感动充斥着内心……


    “02号刺客,请求离开组织”

    “03号弹簧手,请求离开组织”

     ……

     终端对面迟迟没有回应,就在他们以为需要硬闯的时候,终端里突然传出一个电子化的声音。

    “手表终端内部有颗迟缓性毒药,吃了它,你们不得见面,分别最后再完成一个任务,时限三天,成功后会发放解药让你们离开。”

     虽然总感觉任务有些不对劲,但是为了能够安全离开,也只能这样了。

    “我同意”

    “同意”

     等他们都从终端内部拿出药吃了后,终端上显示出他们应该走的路线,正是相反的两条路。两人对目相望,向对方挥了挥手,用口型说道

    “再见”

『等我,三天后,我们将再次见面』

      转身,即便不舍,为了将来,也只能忍下心来离开。

      路线指引着方向将他们分别带到两个不同方向房间里,有人提供他们的衣食住行,却不能他们离开一步,终端也像是坏了一般不再响应,不能见面,不能离开,不能知道对方的安危,一切都使得他们心急如焚。

     可急又有什么办法呢,毒药,已经吃了,解药,要等到任务完成才可以拿到,任务,却依旧没有派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时间一天天流逝,在第三天晚上,刺客终端上终于显示了一条任务:

  “今天晚上11:55,z大厦楼顶,击杀楼顶上的人,时限5分钟。”

    与此同时,弹簧手的终端上也显示了一条任务:

    “今天晚上11:50,z大厦楼顶,击杀后来上来的人,时限10分钟。”

     两条任务大致相近,只要摆放在一起,都能看出其中的蹊跷,但他们无法联系,三天的等待,促使他们是想快速完成这项任务,然后一起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黑夜笼罩着这座城市,将所有的罪恶全部掩盖住。

     晚上11:50,弹簧手站在楼顶的障碍物后,手中弯刀握紧,这是他最后一次使用这个老伙计杀人了,虽然不想再让手上沾染鲜血,但为了能和刺客一起离开,就让他才任性一回吧。

     晚上11:55,刺客小心翼翼潜入z大厦,悄无声息的向楼顶走去,弯刀刀柄已被手上的汗水染湿,为了实现答应弹簧手的誓言,手上又将染上鲜血,但比起来,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心中执念最大的,唯有一人了……

     楼顶,弹簧手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有些熟悉,刚想一探究竟,可在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后,身体已经反射条件的冲了上去,刀尖的方向冲着那人的心口,妄图一刀毙命。

     熟悉的体香夹杂的空气袭来,刺客无法仔细思考,立马抬手用弯刀往对方的心口方向刺去,脑中的只有速战速决,与弹簧手一起离开。

     “唔……”

     “呃啊……”

     刀同时刺入心脏,两声闷哼也是同时响起,同时抬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在这里,他们都见到了最想念却又最不想在此刻碰见的对方。

     “我……我没有想杀你,为什么……”弹簧手缓缓跪下,捂着脑袋无助的喃喃自语。

     刺客沉默了下,坐下将弹簧手拉入怀中,血已经染湿了大片衣服,可他毫不在意,轻轻拍了拍弹簧手的脑袋,“没事,错不在你……组织这次就没想真正让我们离开过,还处心积虑安排了这一计谋,也是有心了啊……”

     弹簧手抬头看着面前的脸,义无反顾的吻了上去,就让他完成最后那么一点小小的心愿吧……

     月光拨开云雾撒了下了,照耀在两人身上,显得安静,祥和。

     12:00,失血过多以及毒性的发作让他们不得不分开,手却紧紧握在一起,刺客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弹簧手手背上写下二字

    “再见”

    『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欧丽蒂丝庄园

     本已死亡弹簧手和刺客站在门口,望着对方,早已熟悉的脸庞,却怎么也看不够。

    伸手相握,笑容浮上脸庞,眼神中充满了坚定,这次不会再放手了……

     “欢迎,再见”

     『欢迎,我们又再次相见了』


顾语臣

恋人心(下)

#我流弹刺弹

#歌曲《恋人心》后灵感,个人理解勿喷


“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刺客依然做着自己极为熟悉的雇佣兵工作,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他本想试着机械式的工作来压制自己的情感,在发觉无用后干脆将自己曾经偷拍弹簧的照片打印出来随时带在身上,想他了就拿出来看看。


有次跟雇主喝酒被问起有没有心爱的人时,刺客笑了:“当然有,不过他不喜欢我。”但当对方问道弹簧有多美的时候愣了一下,想来对方是把弹簧当做女人了啊……“不及世上最美的人,却有他自己独特的美。”依稀记得的确是这样回答的,之后却再没有出声,一个劲地喝闷酒。


“时光一去不再,信誓旦旦留给谁?”


弹簧确...

#我流弹刺弹

#歌曲《恋人心》后灵感,个人理解勿喷




“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刺客依然做着自己极为熟悉的雇佣兵工作,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他本想试着机械式的工作来压制自己的情感,在发觉无用后干脆将自己曾经偷拍弹簧的照片打印出来随时带在身上,想他了就拿出来看看。


有次跟雇主喝酒被问起有没有心爱的人时,刺客笑了:“当然有,不过他不喜欢我。”但当对方问道弹簧有多美的时候愣了一下,想来对方是把弹簧当做女人了啊……“不及世上最美的人,却有他自己独特的美。”依稀记得的确是这样回答的,之后却再没有出声,一个劲地喝闷酒。


“时光一去不再,信誓旦旦留给谁?”


弹簧确认了自己对刺客的心意,却奈何刺客早已失踪不得告知,只得在梦中一遍遍告诉着对方自己有多爱他。失去了心爱之人师弹簧有些崩溃,心中尽是自责与悔恨:“刺客哥哥……你说,如果我没有推开你,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在一起了?如果你回来……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可人不在,终究是无意义的。


“你问长江水,淘尽心酸的滋味”


刺客与弹簧相隔千里,却依然思念着他——即使知道自己在自作多情。慢慢地这种思念竟成了习惯,从而使刺客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自己的恋人。


弹簧也念刺客,每日在手机上看着自己与刺客的合影后眼泪便直往下掉,哭着想刺客对自己的好和与对方在一起的时光,心中尽是心酸。


“剩半颗,恋人心,唤不回”


即使两人相爱又能怎样呢?现在的他们也是分隔两地,或许有一天会相见,也或许不会再见。


要怪只能怪刺客爱得太早,弹簧懂得太迟。有情人不一定终成眷属,或许就这样下去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刺客早已从当初的颓废走出,弹簧也开始从失去爱人的后知后觉中清醒投入到生活,只不过深夜依旧是在思念刺客。


有那么几分钟,两人同时唱起《恋人心》又在结束时同时哭泣。


他们知道自己的爱情无果,明明不值得流泪却还是将自己最悲伤的一面丰给了爱情。


“所以啊,我的恋人会成为我的另一半,终究是不可能的呢,我落得这个结局终究是怪我自己。”——刺客


“我不止一次后悔我当时的举动,如果那一天时间倒退回到那时,我定会立刻同意答应刺客的告白。”——弹簧




磕,磕刀子咯(?你好意思叫它刀子?)

顾语臣

恋人心(上)

#我流弹刺弹,虐,短小be

#歌曲《恋人心》后灵感,个人理解勿喷

以下正文


“化作风,化作雨,化作春走向你”


刺客喜欢弹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偏偏弹簧在情感方面迟钝,害得刺客忍得辛苦。心底的情感总归是会愈发浓烈,暗恋的人都知道。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刺客终于走向了弹簧。


“梦如声,梦生影,梦是遥望的掌印”


弹簧看着眼前对自己表白的人,一时接受不了便把刺客推开跑回了家中。恋爱中的人对于情感是敏感的,刺客对于弹簧的这个举动直接地理解成了厌恶。“或许我不说,可能我们还能够继续維持兄弟关系……他讨厌同性恋吧?”指甲陷入掌心留下伤痕,比起见到心愛之人厌恶的眼神,果然自己还是选择离...

#我流弹刺弹,虐,短小be

#歌曲《恋人心》后灵感,个人理解勿喷

以下正文


“化作风,化作雨,化作春走向你”


刺客喜欢弹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偏偏弹簧在情感方面迟钝,害得刺客忍得辛苦。心底的情感总归是会愈发浓烈,暗恋的人都知道。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刺客终于走向了弹簧。


“梦如声,梦生影,梦是遥望的掌印”


弹簧看着眼前对自己表白的人,一时接受不了便把刺客推开跑回了家中。恋爱中的人对于情感是敏感的,刺客对于弹簧的这个举动直接地理解成了厌恶。“或许我不说,可能我们还能够继续維持兄弟关系……他讨厌同性恋吧?”指甲陷入掌心留下伤痕,比起见到心愛之人厌恶的眼神,果然自己还是选择离开比較好吧?梦中贝雷帽男孩湛蓝的眼眸中盛满了对自己的厌恶,惊得从梦中醒来“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化作烟,化作泥,化作云,飘向你”


果然自己还是忍不住啊……临搬走前一天半夜悄悄地来到弹簧的家中,视线描摹着男孩与自己相像却更为清秀的面容,心下的爱恋与不舍愈发浓烈。还是早些离开吧,离开这个自己深爱的人“再见,我的挚爱。”


“思如海,恋如城,思念最遥不可及”


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周围的环境皆为陌生,对故乡的怀念和对心上人的思念更为深切。摇摇头见将心头的情感消去些许,刺客暗自嘲笑着自己的自作多情,明明已经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啊……弹簧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这些天刺客的杳无音信使他有些自责,压下那股莫名的心慌后磕上了双眼,倒是梦见了对方曾经对自己的好……可能也是在意的吧?


卧槽我这把生锈的刀 @今天也产不出粮 

花间清影

摸了
假的厚涂
我永远喜欢奈布萨贝达.jpg
双佣好磕吖,攻受随意只要是他们两只小天使就好。

摸了
假的厚涂
我永远喜欢奈布萨贝达.jpg
双佣好磕吖,攻受随意只要是他们两只小天使就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