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弹簧手

36017浏览    855参与
南沐°

二手cos服第五人格

出佣兵弹簧手大全套280

包毛包鞋(自己配的,挺好)

有道具sm   37/38

可以塞小礼物   

科幻

出佣兵弹簧手大全套280

包毛包鞋(自己配的,挺好)

有道具sm   37/38

可以塞小礼物   

科幻


阿喵先森(^・ェ・^)
刀子:理发师死前给弹簧手写信,...

刀子:理发师死前给弹簧手写信,几天后,弹簧手收到信,跑去了葬礼(完)( ー̀εー́ )

刀子:理发师死前给弹簧手写信,几天后,弹簧手收到信,跑去了葬礼(完)( ー̀εー́ )

KKKei只有一米五

又是漫展场照啦
最后一张是一个杰佣太太给我的返图2333

佣兵弹簧手 CN KK
杰克金纹大触 CN 游游
摄影 Louis / 杰佣太太(最后一张)

又是漫展场照啦
最后一张是一个杰佣太太给我的返图2333

佣兵弹簧手 CN KK
杰克金纹大触 CN 游游
摄影 Louis / 杰佣太太(最后一张)

更新是不可能的酒御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尽量把嘴唇画的...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
尽量把嘴唇画的让人想亲的感觉了
辣鸡光效,辣鸡背景
比较用心的一幅了
我爱奈布

画了嫩嫩的小弹簧
尽量把嘴唇画的让人想亲的感觉了
辣鸡光效,辣鸡背景
比较用心的一幅了
我爱奈布

归零要喝酒
摸一只弹簧手完全不想上色( '...

摸一只弹簧手
完全不想上色( '▿ ' )

摸一只弹簧手
完全不想上色( '▿ ' )

血柠清檬

自己画的小弹簧和小寄生,我流寄生哥哥,感染弟弟
手残,可能没画好

自己画的小弹簧和小寄生,我流寄生哥哥,感染弟弟
手残,可能没画好

珊瑚是个咕咕怪

正片来了正片来了正片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弹刺长篇。

弹簧视角。

私设刺客比弹簧大三岁。

好的我肝没了。

正片来了正片来了正片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弹刺长篇。

弹簧视角。

私设刺客比弹簧大三岁。

好的我肝没了。

KKKei只有一米五

好像很久没发图了QAQ
这次先来发深漫的场照,呃,还有沙雕图😂

弹簧手 cn KK(本人)
金纹大触 cn 游游
乱入的里奥 cn TK
摄影 苍琳

好像很久没发图了QAQ
这次先来发深漫的场照,呃,还有沙雕图😂

弹簧手 cn KK(本人)
金纹大触 cn 游游
乱入的里奥 cn TK
摄影 苍琳

小奶布家的先生

【双佣】【鹰狼】飞鸟

  白鹰瘫倒在地上,勉强靠着墙面支起上身,呼吸道被粘腻的血液混着花瓣填塞,现在即使是多贪恋一丝空气对他来说都是不可及的妄想


  有着发亮的蓝色皮毛的寄生站在他面前,右拳死死握着,肌肉分布均匀的小腿哪怕在剧烈奔跑后都不如现在那样颤抖


  眼前这个人……这个总是说着胡话的人……会死


  寄生垂下头,狼头外形的兜帽投下一片阴影遮住了他因诅咒而密布蓝色图纹的脸


  从第一次遇见,寄生就对这个家伙没什么好感


  明明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明明不喜欢弹簧亲昵的勾着他,但是那张欠揍的脸还是露出恶心的假笑...










  白鹰瘫倒在地上,勉强靠着墙面支起上身,呼吸道被粘腻的血液混着花瓣填塞,现在即使是多贪恋一丝空气对他来说都是不可及的妄想


  有着发亮的蓝色皮毛的寄生站在他面前,右拳死死握着,肌肉分布均匀的小腿哪怕在剧烈奔跑后都不如现在那样颤抖


  眼前这个人……这个总是说着胡话的人……会死


  寄生垂下头,狼头外形的兜帽投下一片阴影遮住了他因诅咒而密布蓝色图纹的脸


  从第一次遇见,寄生就对这个家伙没什么好感


  明明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明明不喜欢弹簧亲昵的勾着他,但是那张欠揍的脸还是露出恶心的假笑


  装什么呢……


  所以即使对方讨好地唤他前辈,寄生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明明那双狭长的眼睛说的是


  “蠢狗”


  由于自己的离开弹簧手只好尴尬的向那只鸟胡乱说些恶心的话,原本已经准备好对方会突然冲上来抓挠自己,但是他却只是笑着开口


  “没关系的,这位前辈……很有趣。”


  那人的低笑传入他抖动的狼耳,寄生突然怀疑自己是否是误解了什么


  但是他没那么好的口才去道歉,只能强装冷漠的离开


  从第一次遇见,白鹰就对这位“前辈”没什么好感


  面对自己的笑脸,对方却是一脸不爽的瞪着他,尖尖的虎齿磨蹭着薄唇


  简直……就是一条蠢狗


  对方毫不给面子的转身离去,留下了身边一脸尴尬的弹簧手


  “那……那个,寄生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有着蓝色大眼睛的少年慌乱地开口“你不要在意啊,白鹰。”


  明明身上的汗味那么明显,但是仍然还不自知的拉着他


  白鹰盯着那抓着他的手臂,嘴角熟练地扯起一个笑容


  “怎么会?这位前辈……很有趣。”


  “嘿奈布,”带着牛形头盔的男子拍了拍白鹰的肩膀,深色的皮肤包裹肌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可听说你的事了,被你们佣兵团的前辈嫌弃啦?”


  白鹰揉揉自己的肩膀,“你能别用这么让人误会的词吗?威廉,”


  “还有,下次打招呼你能不能轻点,你对自己的蛮力还没有点自觉吗?”


  虽是这么说但是白鹰也并未真正生气,他们从马戏团巡演的那天相处到现在,早就对对方十分了解了,所以他明白……说了也没什么用


  知道他并未生气的蛮牛挠着自己的头嘿嘿的笑着“这点小事就不要在意了,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白鹰听着这话不由得嘴角抽了抽“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的。”


  蛮牛还是笑着,愉快的很


  关心了一下同伴玛尔塔,威廉看着对方勾起的唇忍不住问道


  “嘿,你说那位狼人前辈挺有意思,是真的吗?”


  白鹰怔了一下,威廉看着那突然垮下的唇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


  “我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白鹰咧开嘴笑得开心“这种话都信?那不过是为了增加其他前辈的好感罢了。”


  蛮牛嘿嘿笑着略过这个话题,有些时候他不由得觉得这个人可真是可怕


  “所以给我个解释?”


  奈布想着弹簧对他描述早上自家的崽子们不友好的态度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他可不希望新来的还没参加比赛就开始窝里斗!


  寄生抖抖自己的耳朵,看着面前头疼的大哥有些莫名其妙


  寄生这幅懒散的样子让奈布第一次有了揍弟弟的冲动,但他还是忍着火开口


  “为什么不待见白鹰?你倒是给我个理由?”


  “大概是……野兽的直觉?”


  回应他的是奈布给他脸上的一记直拳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呢?寄生有些想不起来了


  柴郡抖着色彩鲜艳的猫耳,毫不在意自己提出的恶劣要求


  寄生眼见感染泛蓝的皮肤逐渐染上红晕,然后猛地炸裂开


  “开什么玩笑!和这家伙!”


  旁边的兄弟们看戏般地平静,只有拿着木签的白鹰嘴角抽搐


  “那好吧……就按照柴郡说的办。”


  寄生呆愣的看着鸟喙形的饰件贴近,双唇被一股淡淡的清香覆盖


  那稍凉的触感一触即离,寄生摸了摸自己的双唇


  刚刚那个味道……并不是太讨厌


  白鹰对那摇晃着的狼尾早就垂涎很久了,狼人发着亮的幽蓝毛皮蓬松又有着流线,尾尖的毛色稍淡稍稍打着卷


  可惜他一碰到,那暴躁的狼崽子便用利爪给他的手上添了几道流着血的伤痕


  白鹰舔着边缘微微卷起的红痕,眼神暗了暗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听到柴郡的要求时并没有那么大的排斥吧


  原本只是开个玩笑,但是看那双闪着星星般的蓝色眸子满满的全是他的身影,白鹰心跳漏了一拍,他真的很想吻下去


  对方微微带着汗水咸腥的味道不知为何让他想象在没有高大树木的草原上一匹自由奔跑着的狼,他独自的身影散发着汗水的气味,流线的肌肉被毛皮包裹


  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的呢?寄生想


  应该是那象牙雕串着的鹰羽被挂在那人的耳边,同色的羽毛衬着那人蓝色的眼睛


  庄园主恶趣味的将这个饰品送给了不爱装饰的狼,而又被他开玩笑的还给了鹰


  啊不过说实话……还挺好看的


  是什么时候真正承认的呢?白鹰想


  也许是看见喉间呛出的鲜血中同那只狼的皮毛同色的花瓣时吧


  明明只要不去想,不去在意,他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还是那只自由的鹰


  可是为什么,那么想见他……


  寄生被大哥派去看看那只可恨的鹰


  “你知道些什么?寄生。”


  奈布因为不见了白鹰已经七天,不由得焦躁,看着自家的狼人弟弟在面前晃悠得悠闲就想发火


  “所以说为什么要问我啊……”


  蓝眼睛的狼挠了挠后颈,只得走去宿舍


  白鹰静静地靠在墙上,每一次的呼吸都被他拉的尽量地长


  只不过是稍稍吸快些许,喉间漫出的咸腥就混杂着明亮的蓝色弄脏了地面


  “啊啊……这颜色真是美得可怕……”


  白鹰接住一枚妖异的花朵,撑起嘴角看向了有着同色毛发的寄生


  “哦呀?是意料之外的人呢?”


  狼人从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抿起的嘴角又将冷冽多染上了几分,整个人都散发着旁人勿近的气息


  “不过抱歉……凭我现在的视力,分清你和感染都已经是极限了……”


  白鹰笑着开口,眼中满满的都是这只狼的身影


  寄生看着眼前的人那副悠闲的样子,直冒火的想要给他一拳,但估计他无法承受


  哪怕从一开始他就没对这个虚伪的家伙有着好感,但不代表他愿意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闭上眼!


  寄生咬紧了牙,狠狠地嗟了一声,扭开头避开那人灼灼的视线


  白鹰看他吃瘪的样子,想要大笑出声,却被花朵将笑声换成了一声又一声剧烈的咳嗽


  “别做出这种表情啊,这样就够了,”


  他的狼是自由的、无畏的,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垂下他骄傲的头颅


  “还有大哥那边……就麻烦你帮我解释一下了,虽然他们肯定会很生气……”


  寄生听着对方那交代后事一般的语调,心里的恐慌确是更加的难以自制


  “白鹰!”


  “前辈,我”


 被羽毛拥裹的男子轻轻出声打断了对方,现在的他哪怕拼尽全力,发出的声音也没有什么气势可言了


  好在那人虽然眉毛都快挤在一起还是愿意听他说


  “一直都很想看,笼子外面的世界。”


  “穿越森林,越过大海……”


  白鹰将兜帽摘下,缓缓开口


 “以【白鹰】之姿态……”


  白鹰眯起眼睛,“那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他从出生就被关在了笼子里,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他真的能够逃出去的话


  那他是不是……就有资格站在那骄傲而自由的狼身边了


  真的……多美妙啊……


  寄生惊了一下,张开口对着那人的笑颜却无法发出斥责


  “你真的是一只很让人火大的蠢鸟。”


  “啊啊,好美的风。”


  蓝色的花瓣被风揉碎披洒在兜帽被吹走的狼身上,对方那微长的发丝在空中浮动,像是金丝的铁笼缓缓将他捆紧了


  寄生转头看着那冲向天空的白羽鸟儿,突然发现身后再没了声音


  蓝色的花瓣点缀在血红中盖在那人的身上,对方的手自然的垂着


  “……白鹰?”


——————————————————————————  

卑微垃圾又来染出太太的神仙设定了

是 @二色上班上到想一睡不起 二色劳斯的鹰狼!

老师的设定真的超棒的

作为一个当年看花吐看哭的垃圾(湿垃圾get

劳斯好温柔的还安慰我(我不配15551

真的我为何要不自量力把老师的神仙设定毁了(跪好

想了一天到底怎么表达但还是毁了

我来表演切腹自尽

ballball你们去康康老师的神仙设定

真的最后那一句白鹰当场落泪

然后我就会被打死了

我私自改了一点东西真的超级对不起劳斯(跪好

今天出了点事但我还是没咕(神智不清

枯了的墙
弹簧手 无cp向 原本有下半身...

弹簧手 无cp向

原本有下半身 只是修很久看起来都很怪就擦掉了


弹簧手 无cp向

原本有下半身 只是修很久看起来都很怪就擦掉了


小奶布家的先生

【杰佣】【忘忧】忘忧

  欧蒂利斯庄园,一个衍生着恶劣与不堪的罪恶之地,生死在这里不过是幕后那位自称庄园主的男人闲来无事随意举办的游戏


  这里没有人是完全无罪的,求生者为了奖金,监管者为了掩饰罪恶


  故作天真可是没用的,猎物与猎手从不被允许有着额外的交情


  求生者里有一类人让那些嗜血的屠夫们大为头疼,他们被称为雇佣兵


  无论是刺客的精明果断,弹簧手的天赋异禀,寄生的野性直觉,都会给与他们对上的监管者带来不小的麻烦


  他们大都是拼命而不知疲倦的,有些时候哪怕自己留下也要将三位队友护送逃出,直气的屠夫们跳脚却...










  欧蒂利斯庄园,一个衍生着恶劣与不堪的罪恶之地,生死在这里不过是幕后那位自称庄园主的男人闲来无事随意举办的游戏


  这里没有人是完全无罪的,求生者为了奖金,监管者为了掩饰罪恶


  故作天真可是没用的,猎物与猎手从不被允许有着额外的交情


  求生者里有一类人让那些嗜血的屠夫们大为头疼,他们被称为雇佣兵


  无论是刺客的精明果断,弹簧手的天赋异禀,寄生的野性直觉,都会给与他们对上的监管者带来不小的麻烦


  他们大都是拼命而不知疲倦的,有些时候哪怕自己留下也要将三位队友护送逃出,直气的屠夫们跳脚却也无可奈何


  哪怕被称为疯子的小丑,也会被他们用嘲讽以及挑衅的手势气的追着他们忘记顾全大局


  也许是上天开的玩笑,最容易压制那群拼命的小朋友们的却是负有绅士之名的开膛手们


  然而即使是对上了熟悉的先生,那群孩子还是会把他们气的头疼


  不过这中却有个例外,那位披着蓝色兜帽的佣兵——忧郁蓝


  不像其他的佣兵那样精力充沛,他总是一副颓废的样子,苍白纤细得不像他的兄弟们


  他破译密码比其他人更加缓慢,似乎每碰一下键盘都是在折磨着他,每一声轰鸣都会把他的眼泪逼出


  虽然也会救人,也会扛刀,但他不如刺客那般果断知道取舍,不要命地、消极地扛着伤害,然后心满意足的趴在地上


  “那小子每次来,丑爷都怀疑他是不是要哭出来。”


  红发的小丑装着配件,看着对方那带着灰尘的脸上毫无希冀的灰蓝眸子不由得徒生一丝寒意


  破译又慢、乱扛刀不顾大局,于是在其他人的委婉建议下,忧郁蓝大多待在宿舍里


  一双苍白的手拉住了刺客缠上了黑色绷带的手臂,因为伤痕带来的黑褐色沉淀在那过于灰白的皮肤上看起来格外可怖


  “大哥……算了。”


  刺客皱着眉毛,蓝色的眼睛看着颓废的弟弟,刚刚那几个的话太过分了!


  “修得这么慢还不如不修了。”


  “他真的是佣兵吗,真丢脸。”


  “他是监管者派来的吧哈哈。”


  “哎呀别这么说,人家好歹占了个位子。”


  “他除了坐椅子就没用了,垃圾。”


  “你们怎么说话的!人家还在旁边呢,不怕惹到他大哥了?”


  “哎哟哟,刺客和他哪能一样?恐怕他也不想有这么个累赘背着和他一样的名字吧!哎哟!”


  回应那人的是狠狠揍在他脸上的一记重拳,刺客火焰般的披风在空中腾飞,眼中的阴狠像是雪原上对月嚎叫的孤狼


  “谁给你的胆子欺负忧郁?他是我弟弟我便会护他一辈子。”


  刺客是偶然经过的,看着垂着头站在阴影里的忧郁蓝觉得奇怪,哪想刚走近就听见这样的言语


  虽然气不过,但是他还是听了忧郁的话拉着他的手离开


  “啧,看他能护着那个垃圾多久……”


  原本已经想不计较的刺客听到背后传来的嘟囔,一个回身又想给那不怕死的来上一拳


  所幸忧郁蓝死死拦着他,对方看他生气也快速跑走了


  “大哥没事的,我本来也不想游戏,待在宿舍……也挺好的。”


  帽檐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忧郁蓝半张脸,过于苍白的皮肤与阴影形成强烈的对比


  刺客看着对方这样,眼里满是心疼却做不出强迫弟弟的行为,只好紧紧的抱住了他


  忧郁蓝双手搭在大哥并不宽厚的肩膀上,虽然不是很伟岸但是却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气息,不由得眼睛酸了起来


  刺客拥抱着抽动着的忧郁蓝,没有在意肩头逐渐湿润的触感,只是用手一遍遍的抚摸着少年发着抖的背


  摆渡人摆弄着心爱的死神之镰,安静地听前辈对他的介绍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白纹结束冗长的发言,液触蹭蹭下颚又补充道,“对了,别去招惹雇佣兵。”


  “为什么?”黑袍的骨骸微微发愣,这特意强调的提示听起来是如此的诡异


  “他们并不好招惹,虽然你有这个实力……”白纹摘下面具,狭长的裂口咧开发出一声怪笑,“当然你可以随意,如果想要两群疯子找你拼命。”


  散发着黑气的死神抖了抖,他从不喜欢麻烦,比起考虑那么复杂的事情将亡灵引渡可是容易得多


  “那么祝你好运。”白纹将面具戴上,白色的骨瓷绘上了紫色的倒三角形图纹


  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摆渡者总觉得他在笑着开口


  “请尽管去吧,我可等着看好戏。”


  摇摇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忘却,死神把镰刀挂在身后去参加第一场游戏


  最近的战绩不错,白纹满意的看着手上的报告单,原以为作为新手的死神会被打击,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他可早就准备好了安慰对方的话,应该也派不上用场了


  “没想到还不错,你怎么做到的?”


  摆渡人继续左右摩擦着他的镰刀,觉得有些奇怪


  虽然指刃并不如镰刀趁手,但是收割生命可是他的专职


  看对方没有回答白纹倒也不恼,把羊皮纸重新卷好放在桌上拿起了自己的茶杯


  “这样我就不用被金纹念叨了,原本以为我还得去拜托小先生给你放水,看来我不用担心被军刀捅穿了。”


  与悠闲地喝着茶的白纹不同,坐在他对面的死神直觉的自己上了贼船


  最后检查了指刃,摆渡人准备起身参加下午的比赛


  这时候白纹却突然叫住了他


  “你下局……别抓那个雇佣兵。”白纹看着排班表脸色有些古怪


  死神回过头有些疑惑,虽然之前他们的确将他弄得头疼,但是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白纹这是怎么了?


  看对方不解,白纹的液触有些烦躁的扭动着“总之你别去管他,跑一个也没什么关系。”


  “大哥,没事的……”


 忧郁蓝有些不熟练的将护肘调好,露出个淡淡的笑


  但是站在他旁边的刺客还是皱着眉,对方已经几个月没有参加游戏了,这样贸然上去对上的还是那群伪绅士中的家伙,哪怕给白纹打过招呼他还是不放心!


  “大哥,我得参加游戏……”忧郁蓝微微垂下了头,过长的棕发散了几根遮在脸上,“他们说的对,您不可能护着我一辈子。”


  刺客听着这话不由得有些恼火,他最近的确忙了点,哪几个没事干的又来招惹忧郁了


  刺客伸手将忧郁乱了的头发理好,没想到对方却把脸靠在他手上,虽没有说话但是那快哭出来的表情把他的心给揪紧了


 “不怕,大哥在呢。”


  忧郁双手拽紧了刺客的外衣,原本的畏惧随着对方轻轻磨蹭头发的双手渐渐散去


  摆渡人撑着下巴,看向长桌的对面


  就像先前进行过的游戏,四个身影早已落座,大概唯一不同的是三人在一起讨论着,躲在阴影中的蓝色身影在他们眼中就像不存在一样


  骨手磨蹭了下面具,黑袍的身影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一抹蓝色


  之前都没见过,他应该就是白纹刻意强调的那位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少年,死神甩了甩手,他和先前遇见的并无不同,大概就是过度的苍白和瘦弱和其他雇佣兵不像


  话虽如此,但他生疏的操作以及不要命的扛刀完全不像是那些让他为难的兄弟们


  大概是新手吧……死神瞥了一眼继续去追其他三人


 三个标志被标上了血红的印记,场上只剩下了快要失血死亡的忧郁蓝


  明明时间已经足够别人去治疗他,他也可以自己起来


  有些不解的,摆渡人走回了将对方击倒的位置


  不知是昏过去了还是睡着了,对方安静地趴在血泊中没有动作


  最多数十秒,他就会因为失血被判定出局


  可是不知为何,看着他瘦弱的胸膛微微起伏的弧度,一向收割灵魂的死神却不愿意那代表着生命的浮动停止,伸手将他抱起了起来


  白纹说过,跑一个也没关系的吧……


  忧郁蓝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双眼有些迷茫的眨了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躺在了床上


  “你醒了?”


  忧郁蓝将头转过去,寄生正端着一个碗向他走来


  “醒了就把这个吃了。”


  忧郁眨了眨灰蓝色的眼睛看着面前散发着香味的热粥有些呆愣


  “我怎么会在这?”


  “是大哥把你抱回来的哦,”旁边带着贝雷帽的弹簧开口,“当时你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呢!”


  一边用手比划着,弹簧眨了眨他圆圆的蓝眼睛,格外的可爱


  “大哥让我们看着你,然后就出去了。”


  寄生接过话,伸手将忧郁扶起了些方便他靠着枕头坐着


  “当时大哥的脸色好恐怖噢!”弹簧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一边又笑嘻嘻地开口“有人要倒霉啦!”


  忧郁看着对方孩子一般的黑暗笑容,不由得为那位会倒霉的人担心了起来


  白纹腹部的流体又一次将被军刀洞穿的伤口封上,没等恢复完毕刺客便再次狠狠的把刀子捅了进去


  取下了面具的脸毫无遮掩,裂缝大大的张开昭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这就是你答应我的事?”


  刺客想起那黑袍的身影抱着满身是血的忧郁来找他就觉得窝火,又将刀子捅了出去


  “小先生别这么急,”白纹毫不在意对方的动作,笑得开心,“让他们自己解决。”


  “你好像很开心嘛?”刺客对他比了个手势,“还有把你的爪子撒开。”


  白纹被切断的液触还是不舍地粘附在对方劲瘦的腰臀间上下蠕动着


  “他们的事情我们可管不到,”


  液触充满暗示的钻进了刺客的衣摆,贪恋着皮肤的温度


  “还有,小先生你捅了我这么久,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捅一下了呢?”


  黑袍的死神想着先前那位与众不同的佣兵,没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笑得正欢的白纹


  “你在想些什么?”


  被吓到了一般,黑影抽动了一下


 摆渡人有些埋怨地望向了身后,被燕尾服包裹的怪物正咧着嘴


  “别这样嘛,我给你点提示。”


  “那个佣兵叫忧郁蓝,和他的兄弟们不太一样,他来这儿可挺久了,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老是待在宿舍。”


  等着对方终于讲完,摆渡人悠悠地出了声


  “你好像挺开心的?”


  “是呀~”


  无视对方那明显等着看戏的态度,骨指磨蹭了下颔骨


  忧郁蓝……吗


  因为上次事情被大哥勒令半个月不准参加游戏的忧郁蓝无事可做,便趁兄弟们出去比赛悄悄地溜了出来


  一想着那么优秀的几位因为他要留在宿舍里无聊,忧郁蓝就特别难受,索性登上了后山


  忧郁走进了一片灌木之中,其中的一块空地一直是他的秘密基地,在很久之前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双臂抱着膝盖坐一下午


  因为透过树林,他可以看见庄园外的天,虽然有着雾气的天是灰蓝的,但总能让他想起廓尔喀蓝水晶一样的天空


  忧郁平躺在地上,身边的草弄的他有些发痒,点缀着淡黄色野花的草地被午后的阳光烤的暖融融的,少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当摆渡人走来时,就看见自己才发现的午睡地点被人占住了


  少年棕色的发丝随意的散着,明亮的衣服有着与伦敦的天不同的蓝,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看起来竟有点透明,微微颤动的鸦睫投下一小片阴影


  他就那么自然的躺在那里,像是误入人间的精灵


  如果不是稍稍起伏的胸膛,他简直就像是艺术品般美丽而又死寂


  仿佛是知道有人靠近,少年翻了个身抓住了死神的脚踝却没有醒来


  黑袍的摆渡者一惊,下意识想要甩开那只手,但是那上面与死者不同的温暖是他从没体会过的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少年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连嘴边粗陋的缝合线都被柔和了


  他站在忘川边摆渡了千百年,却没见过有人对他露出笑容


 死神将镰刀靠在树边,蹲下身子轻轻触碰了下那稍长的发丝


  被阳光染上温度的柔软磨蹭着冰冷坚硬的骨指,忧郁蓝张嘴嘟囔了一声


  慢慢睁开眼,忧郁蓝伸了个懒腰,自己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梦里有双温暖的手轻柔的抚摸着他,赶走了缠绕着他多年的梦魇


  揉了揉眼睛,忧郁有些呆愣的看着手中多出来的嫩黄小花


—————————————————————


垃圾日常丢脸


我流忘忧


有一丢丢白刺


我爱死大哥寄生小弹簧


刺.帅哥.温柔.老妈子(划掉).弟控.人妻.客


白.日常腹黑.看戏不嫌事大.老流氓.纹


弹.白切黑专业户.长得越可爱越腹黑.簧


寄.你们好麻烦.我只是个狼崽崽我什么都不知道.生


死神.垃圾主人.说好只爱我一个.见色忘我.之镰


第一次写这么多,累死个垃圾


tag的意大利语是忘记忧愁的意思


谁都别再给我逼逼莫名其妙的东西

tag打不下了但是寄生宝贝你相信我最爱的是你


知道为什么写刺客和老渡一样的行为吗


因为我想表达老渡代替刺客成为了忧郁他妈(笑)




  


  




  


  


  




  


  


  


  

拙贝罗香
理弹和亲友连麦组队赌谁第一个跪...

理弹
和亲友连麦组队赌谁第一个跪就要画的点图
先放上线稿,上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完

理弹
和亲友连麦组队赌谁第一个跪就要画的点图
先放上线稿,上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完

珊瑚是个咕咕怪
想想还是打算画弹刺长篇了。私设...

想想还是打算画弹刺长篇了。
私设刺客弹簧年龄相差三年,战争梗。
弹簧视角。
先画一点点,算预告吧。
幼体弹簧难画死了嘤。

想想还是打算画弹刺长篇了。
私设刺客弹簧年龄相差三年,战争梗。
弹簧视角。
先画一点点,算预告吧。
幼体弹簧难画死了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