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强尼戴普

628浏览    48参与
Chicool极酷

年轻时候的𝑾𝒊𝒏𝒐𝒏𝒂 𝑹𝒚𝒅𝒆𝒓 & 𝑱𝒐𝒉𝒏𝒏𝒚 𝑫𝒆𝒑𝒑 ​​,这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颜CP,也是全世界最让人遗憾惋惜的情侣了吧!只可惜岁月无情,如今两人各自的感情生活都伤痕累累!电影🎬《剪刀手爱德华》成为二人永远的经典!

年轻时候的𝑾𝒊𝒏𝒐𝒏𝒂 𝑹𝒚𝒅𝒆𝒓 & 𝑱𝒐𝒉𝒏𝒏𝒚 𝑫𝒆𝒑𝒑 ​​,这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颜CP,也是全世界最让人遗憾惋惜的情侣了吧!只可惜岁月无情,如今两人各自的感情生活都伤痕累累!电影🎬《剪刀手爱德华》成为二人永远的经典!

叶羽
滑到了一篇關於強叔的貼文!這個...

滑到了一篇關於強叔的貼文!
這個時間還醒著真是太美好了XD
真的好帥喔(ㅅ´ ˘ `)♡

滑到了一篇關於強叔的貼文!
這個時間還醒著真是太美好了XD
真的好帥喔(ㅅ´ ˘ `)♡

鹹魚
中途半端 累得不想細化了(還是...

中途半端

累得不想細化了(還是迷妹嗎你

中途半端

累得不想細化了(還是迷妹嗎你

叶羽
發一下強叔的ig貼文這張格林德...

發一下強叔的ig貼文
這張格林德沃太帥😍😍😍

發一下強叔的ig貼文
這張格林德沃太帥😍😍😍

叶羽

怪獸與格林德沃的罪行 段子

簡體版點這裡

看完怪獸2腦海裡一直都是最後一場戲
 就寫了一點點
 我自己看到的畫面

有第二集劇透慎入!!!

*防雷*

.

.

.

.

.

.

.

.

.

.

.

.

.

.

.

.

.

「那麼,各位可以離開了——」

說完,格林德沃輕輕一揮手,原本圍繞著舞臺的觀眾們,就隨著他的手勢,慢慢地化為一陣煙霧

眼看格林德沃就要走回到舞臺上,西瑟著急了,他一聲令下,身邊的正氣師就拿起魔杖,對著白髮男人施咒

就在魔法即將碰到格林德沃的瞬間,西瑟看見對方露出一抹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

那笑容,彷彿是在嘲笑著他們

格林德沃揮起手上的魔杖,緩緩地畫...

簡體版點這裡

看完怪獸2腦海裡一直都是最後一場戲
 就寫了一點點
 我自己看到的畫面

有第二集劇透慎入!!!

*防雷*

.

.

.

.

.

.

.

.

.

.

.

.

.

.

.

.

.

「那麼,各位可以離開了——」

說完,格林德沃輕輕一揮手,原本圍繞著舞臺的觀眾們,就隨著他的手勢,慢慢地化為一陣煙霧

眼看格林德沃就要走回到舞臺上,西瑟著急了,他一聲令下,身邊的正氣師就拿起魔杖,對著白髮男人施咒

就在魔法即將碰到格林德沃的瞬間,西瑟看見對方露出一抹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

那笑容,彷彿是在嘲笑著他們

格林德沃揮起手上的魔杖,緩緩地畫了一個圓,剎那間,他身處的地方,居然竄出了一團青色的火焰,擋下了正氣師們的魔法

白髮男人微笑,「加入我,或者滅亡——」

接著,他緩緩張開雙臂

雖然格林德沃已經把自己和他們隔離開,但他那依舊詭異的笑容,卻讓西瑟隱隱覺得哪裡不對

當他要開口阻止正氣師們繼續施咒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西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幾個夥伴被魔法擊中,身上竄出青色火焰,然後倒下

而白髮男人卻像是還不滿足似的,仍持續地揮舞著雙臂,就像個陶醉在音樂裡的演奏家

西瑟看傻了眼,就這麼看著格林德沃,直到耳邊傳來紐特的叫聲

「西瑟!!!」

紐特不知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邊,並且幫著擋下格林德沃的火焰

紐特的魔法對上青色的火焰,看起來是勢均力敵,實則有些無力,西瑟見狀,揮起自己的魔杖

兩人看上去都有些吃力,卻仍無法和那囂張的青色火焰抗衡

看著兄弟倆的樣子,格林德沃的笑容更加猖狂,異色的瞳孔裡充滿著鄙視,他緩緩地收起雙臂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被青色的火焰包圍,化成一條青色的火龍

「我討厭巴黎。」

語畢,火龍吐出一口青色火焰——

-

後記:
 整場電影都用迷妹角度去看了
 真的超級愛強叔的
 怎麼這麼帥😭😭😭

咸鱼躺s

《钉》(无授权翻译 )

特平与陶德,爽文一发完,有警告慎入,不过也没啥

 

《钉/Nailed》
作者:industrialdoom
原作:《理发师陶德》

 

连石墨都能翻车,佛了佛了,已补

http://idbarracuda.lofter.com/post/1ee68b13_eecccc2c

 

用来解压的,为了轻松没有刻意纠结着字字对应,反而中文观感要顺畅一些?不论实际效果如何,希望长篇也能拥有这样的心态

 

特平与陶德,爽文一发完,有警告慎入,不过也没啥

 

《钉/Nailed》
作者:industrialdoom
原作:《理发师陶德》

 

连石墨都能翻车,佛了佛了,已补

http://idbarracuda.lofter.com/post/1ee68b13_eecccc2c

 

用来解压的,为了轻松没有刻意纠结着字字对应,反而中文观感要顺畅一些?不论实际效果如何,希望长篇也能拥有这样的心态

 

咸鱼躺s

《牧师怪案》(授权翻译)

断头谷crossover范海辛,无cp,全是伊卡布小时候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2827

授权链接https://shimo.im/docs/ka9tY4AdcSspgwWA/ 

 

《牧师怪案/The Strange Case Of The Reverend》

分级:不良

作者:Heathersparrows

摘要:范海辛教授和他的好友在大雪中迷失了方向。他们躲进了克莱恩牧师的家里。但这个牧师,他那担任着当地小学校长的友人,以及那个一脸阴郁的管家,他们真的像看起来那样虔诚、敬神吗?还有牧师的儿子...

断头谷crossover范海辛,无cp,全是伊卡布小时候的故事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2827

授权链接https://shimo.im/docs/ka9tY4AdcSspgwWA/ 

 

《牧师怪案/The Strange Case Of The Reverend》

分级:不良

作者:Heathersparrows

摘要:范海辛教授和他的好友在大雪中迷失了方向。他们躲进了克莱恩牧师的家里。但这个牧师,他那担任着当地小学校长的友人,以及那个一脸阴郁的管家,他们真的像看起来那样虔诚、敬神吗?还有牧师的儿子,伊卡布,一个寡言的、总是害怕着什么的小男孩……

 

 

 

以下为试阅,全文走链接,也可以点击上面的原文链接获得第一手感受

 

 

《牧师怪案/The Strange Case Of The Reverend》

源自《范海辛年代记》

 

那个名字来源于布莱姆·斯托克的小说《德古拉》中的教授,尽管小说里的这个角色生活在一百年后。电影中让人们最印象深刻的演绎出自彼得·库欣(《德古拉的恐怖》,泰伦斯·费舍,1958,还有其他的)以及安东尼·霍普金斯(《布莱姆·斯托克的德古拉》,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1992)。这个故事里的范海辛是以霍普金斯/科波拉的版本为基础。

《范海辛年代记》是医学博士亚伯拉罕·范·海辛教授(1734-1812)的日记。范海辛生于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商人家庭。他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有阿姆斯特丹、伦敦(1769-1772年间当上了外科医学界的领头人)、波士顿以及纽约。他的著作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主题,比如巴西丛林探险,热带果蝠,“诺斯费拉图”现象,甚至还有一本讲述推理和辩论方法的早期著作。后者于1802年出版,里面有一张他68岁的画像。在他的日记中,他记录了一些不寻常的冒险经历,其中多数来自他晚年在新英格兰生活的时期。基于他的记录而创作的故事在他去世几近200年后的2003年由隶属于“并不存在的乔纳森·范·塔瑟出版社”的海瑟·斯派罗斯负责出版。

 

 

 

 

 

 

空气冰冷通透,耀眼的阳光闪在雪地上。天气看上去不错,教授也因为自己被邀请陪伴友人去看几个住得离村庄较远的病人而心情愉悦。

范海辛喜欢和沙利文一同骑马赶路。他喜欢这个年轻医生的话痨特质,他总是说这说那,他的病人们,他从波士顿拿到的新书,骑马有多好,还有他们要多久才能回到家的温暖中。到时候他们会喝些热酒,享受莎拉将会准备好的美味食物。听年轻的沙利文这样唠叨实在是让人宽心的一件事,毕竟在差不多两年之前,帕特里克和莎拉刚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孩子:八岁的塞缪尔淹死在了附近的河里。

范海辛真诚地为友人的不幸而感到悲伤。因为他也失去过他的家人,在很久以前,另一个国度,另一块大陆上。彼得在被怪物屠杀以消解对血的渴望时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还有玛丽——彼得现在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好吧——不该是这样的。

教授从未对任何人说过那最糟的部分:发现他们被屠杀后的生命注定由对血液无止尽的渴望组成。他不得不杀死自己的儿子和爱妻,再一次地,来结束他们的悲剧。他在疯人院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接受这一切——在很久以前,另一个国度,另一块大陆上。

从疯人院出来后,他毕生致力于杀死那些对他所爱之人的死亡负有责任的怪物们——恶魔吸血鬼,不死族……就在一年前他成功做到了——然后他的心终于得到了些许平静。要知道,复仇是一道最好等凉了再吃的菜。范海辛曾经历地狱之苦,但他回来了,并且他很感激这种力量让他保持真实自我——也许不是完全理智——但至少足够让他为别人着想,并且再次享受生活。

当然了,他可不会对悲痛的夫妻说所爱之人的死有时几乎是一种祝福……所以他想,还好沙利文医生和他妻子应该很快就能接受儿子的死亡。只要人们永远都有能力“接受”这样的失去……

教授感觉不错。不过他并不完全信任现在的蓝天和这温和晴朗的天气。他抬起头,眯着眼看了看太阳。

没过多久,一片云就把太阳遮住了,接着温度似乎立刻下降了好几度。

范海辛再次抬头看向天空。更多的云正在朝这边冲过来。他不喜欢这景象。他有次穿过特兰西瓦尼亚的博尔戈山口——那里也有这样的云,昭示着暴风雪的到来。

“我们应该掉头回去。”他告诉他的同伴。“我不喜欢现在这天空正在酝酿的玩意儿。”

沙利文医生也抬起头。

“也许你是对的。”他回答道。“但我的病人们——”

“你的病人们不会蠢到在暴风雪天气还等着他们的医生来访!”教授立马反驳。“我们要回去了!”

于是他们掉转马头,朝家的方向前进——马尔文镇,沙利文医生和妻子居住的地方,距离他们目前的位置大概有十公里远。

但天气变化得太快了。天空一瞬间就暗了下来,乌云密布,还带着一丝黄色调。随着第一波大片雪花落下,锋利的冷风很快就让两人冻僵了。他们沉默着穿过扑面而来的雪花,顶的灌进衣服里的风努力前进。漩涡每分每秒都变得更加密集,风将那些冰冷的雪花像针一样扎到他们脸上。很快,两位骑手就被不停旋转的雪花群包围了起来,咬入他们的眼睛,紧贴着他们的头发、眉毛和睫毛。他们无法辨认出路线,更不用说路标了;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年轻的医生承认他已经再也找不到那条路了。教授也一样,因为就在此时,大雪变得愈发密集,到了根本不可能辨认出任何东西的程度。两人只能紧挨着对方,避免走失。

“这雪看起来根本就不会停啊!”范海辛在呼啸风声中大吼。“我们必须得走出这一片,找个能躲的地方!而且还他妈的要快!”

他们走到一座山峰的顶上。“我看见了!”沙利文医生朝他的同伴吼回去。“那儿有光!”

【好吧,孩子,希望你没看错!】教授这么想着。不过等他也爬上去后,在风把雪花群撕开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几个小光点——就在山下,就在他们前方。两人紧盯着光的方向前进,不想让它从视线里跑丢了。

半小时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以后,他们到了一个小镇里。

“我们这是在哪儿?”教授问。“你知道这个镇吗?”

他的同伴看起来很迷惑。

“我从没到过这儿,因为他们这里有本地医生。不过这里肯定是特劳布里奇,在马尔文北边十英里远的地方。我们完全迷路了,居然从东边走到了北边。而且我们绝对没法在这样下着大雪的深夜里赶回马尔文!”

“好吧,那就这样。我们找个能过夜的地方,明天再回去。”教授现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了。火,还有也许一些热的食物和水,看起来并不怎么遥远。就算是牲口棚里也会有些稻草,只要远离让人晕头转向的大雪——什么都可以。

他骑着马,踏着雪,朝看到的第一个房子行去。那房子有一扇窗户正透着光。

两人跳下马来。就如他有时表现出的不耐举止那样,教授双手握拳捶打着大门,叫喊着“雷猴!你好!”——至于沙利文医生,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时不时突然爆发的脾气。

范海辛的行为成功得到了回应。“来了,来了!”一个愠怒的女声回应道。“没必要把门砸烂!”

门栓被拉开,接着门打开了一条缝。一盏灯伸了出来,照亮了两个满身是雪的男人和他们满身是雪的马。在灯光和飞来转去的雪花后面是一个看不太清的高瘦女人。

“什么事?”愠怒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只握住灯柄的手有些不稳。很明显这个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些不速之客。

教授走上前去。他无视狂风和大雪,摘下了帽子。突然间他又显示出了那种有教养、有见识的成熟男人(其实本来就是)的风度。

“请原谅我们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夫人!”他顶着风大声说道。“这里是特劳布里奇镇吗?”

“没错。”那个女人一脸不快地承认了。灯光在两人被雪覆盖的身体前面晃荡着。

“我的名字是亚伯拉罕·范·海辛。”教授继续说道。“恐怕我和朋友沙利文医生是在暴风雪中迷了路。我们的目的地是马尔文镇。”

“那得朝南走十英里远。”那女人说。

“我的朋友也是这么告诉我的。”范海辛将这点确认了。“在这种天气下是没什么可能走到那儿了。所以我们两人在想——”

“怎么了,艾弗利小姐?”一个严厉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你为什么把门开着让冷风进来?”

女人转过身,几乎要关上门了。教授把帽子甩回头上,开始不停跺脚。他那迷人的、充满魅力的礼仪很明显浪费在了这个女人身上。他这样想着,咧开了嘴。不过至少,在那个说话的男人(很可能是她的主人)决定该怎么做之前,她还没完全关上门。

“外面来了两个陌生人,克莱恩牧师。”他们听到女人说。“他们说自己迷路了。他们想到马尔文去,然后我不知道——”

“你在等什么?”那个男声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我们有作为基督徒的义务。没人该在这种天气里被留在外面。让他们进来!”

【说得好!】教授想着。

于是门终于打开了,露出一个身着黑衣的高个子男人。他从女人手中拿走了灯,借着光又扫了一眼门外两名男子和正跺着脚、喷着鼻息的两匹马。它们就像它们的主人一样疲惫,看上去同样需要一些温暖和休息。

那个被称作克莱恩牧师的人带他们进了门。范海辛见过太多反而不怎么相信他——他觉得一个牧师,尤其是对自己作为基督徒的义务大谈特谈的,就算做不到像马尔文的奥马利神父那样发自真心的快乐、开朗、关心他人,至少也应该尝试一下表现出友善。然而,他发现那些友好言辞和男人的外表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是相当不和谐。克莱恩牧师看上去非常严肃,非常冷漠,一点也不平易近人。

“那个男孩在哪里,艾弗利小姐?”在观察过两位陌生人后,他皱着眉问道。

教授开始感觉有点恼怒。【我觉得我们把冷气带进来了。】他想着。【而且我们还没有被正式地邀请进入呢。】

“伊卡布!”他们的房主叫道。“伊卡布!”他的声音变得比之前更严厉了。

一个瘦小的身影跑进门来。那是个男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也穿着一身黑衣,双手环抱以抵御冷风的侵袭。他一直低着头,对这样年纪的孩子来说算是挺古怪的行为,即使是在会见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两人只能看见一窝任性的黑发。

“是,父亲?”那男孩轻声回答。

“我说过多少次了,当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必须看着我?”牧师对着那孩子厉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是,父亲。”他重复了一遍。

现在灯光把他照清楚了。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嵌在一张苍白的、心形的脸上。他很害怕。沙利文医生想到牧师那冷酷而令人生畏的样子,不难想象一个小男孩在他面前的感受是怎样的。

男人把灯递给他。

“这两位先生今晚会待在我们的房子里。带他们去马厩把马安置好,让他们看看那些马有什么样的水和食物。”他命令道。“明白了吗?”

“是,父亲。”男孩又重复了一次。他走到门外等着两位客人跟上。

【现在我们的对话可真有意义啊!】教师嘀嘀咕咕地想着。他转身从友人手上拿过他那匹马的缰绳,准备跟着男孩到马厩去,但沙利文医生伸手阻止了他。

“你先进去,教授。我和这男孩会照顾好马的。”

“如你所愿。”范海辛回答他。“但别给我摆出这种‘可怜的老头子’的表情来!”

沙利文医生笑了笑,知道他的友人兼导师在想什么。“我只是好心而已。”他平静地说。“来吧,男孩。”

“行吧,行吧!”教授咕哝着,看着男孩、男人和马消失在拐角处。他抖掉衣服上厚厚的雪、跺了会儿脚好让靴子里的雪自己掉出来,然后跟着他们的房主进入了一个天花板很低的大房间,里面有一张大桌子和几把铺着软垫的椅子。墙上挂着书橱,壁炉里的火看起来很不错。几根蜡烛保障着光线的充足。房间看起来很友好,这是范海辛从他们的房主那严厉冷酷的态度中没有预料到的。不过教授还注意到了一些别的东西:他不知这是如何得来的,但他有了一种感觉——并不是牧师的影响使这个房间变得如此友好。就好像他把这房间从其他人那里夺了过来并且让它保持原样,因为这样对他来说很方便,又或者只是因为他不在乎。

【哎呀随便啦。】范海辛想。这温暖的感觉真棒!他脱下外套,将手伸到火附近暖了一会儿。他看到另一个男人坐在火边,正起身向他走来。接着他转向他的房东。

“亚伯拉罕·范·海辛。”他自我介绍道,在伸手的同时小幅度鞠躬。现在,他是第一次能完全、彻底地观察他们的房东。这个男人的样貌特征非常规整,甚至可以称为英俊;他的眼睛看上去黑沉沉的,和他所戴的白色假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的名字是埃比尼泽·克莱恩。”牧师握住他的手,同样鞠了鞠躬。“这是我的朋友斯图尔特先生。我们这里的校长。”他介绍了另外那个人。

教授跟校长也握了下手。斯图尔特先生同样是又高又瘦,带着后退中的发际线、灰白的头发和一张毫无表情的脸。他的眼神苍白又摇曳,穿着一件暗淡的灰色外套。范海辛发现自己不喜欢他,但他说不出原因。他也没感觉他们的房东有多么令人舒心。他不喜欢克莱恩那种强硬的样子。那种强硬看起来并非来自艰难痛苦的生活,却是一种正直的强硬;那双漆黑的眼睛看上去冷酷而无动于衷。教授和他的友人一样清楚,那个男孩必定是生活在来自父亲的恐惧中的。另外,尽管牧师将斯图尔特先生称作他的朋友,他们两人之间却似乎存在着一种紧张的氛围,就好像他们在一件重要的事情上产生了分歧,并且都因为对方而愤怒着、烦恼着。

【一个暴君。】教授暗自思索。【克莱恩是个专横的暴君,看起来他对斯图尔特已经占了上风。但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会给我们提供一晚的庇护,仅此而已。】

女管家走进房间,为男人们带来了热酒。她脸上带着喝多的人的那种漂浮感。她的淡蓝色双眼被水肿的红眼圈包围着,但在那之后隐藏的是一副极力贪婪的表情。

她递给范海辛酒杯时的氛围就像是他在偷走什么确实属于她的东西似的。他感谢了她,然后抿了一口热气腾腾的酒。他开始感觉好点了。

 

 

 

 

 

 

https://shimo.im/docs/r4VaJVB7zz8e3njy/ 

 

 

 

 

 

 

他微笑着,坐在小桌前,开始给他在波士顿的那个欠他不止一次人情的朋友写信。

 

【完】

 

 

 

 

 

 

暖十三

电影 #东方快车谋杀案# (2017版)

关键词: 另一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虽改编自老版却非常成功

一次中庸却有趣的改编,在结局毫不意外下还是被击中,用自己的方式找回正义时的大快人心,真凶揭晓时的怅然若失,连同摄影配乐都值得玩味,肯爷舞台剧功底尽显,大侦探波洛是最可爱的强迫症,比利时口音很喜感,群戏不及老版,感叹Michelle Pfeiffer美人依旧爆发力惊人。

电影 #东方快车谋杀案# (2017版)

关键词: 另一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虽改编自老版却非常成功

一次中庸却有趣的改编,在结局毫不意外下还是被击中,用自己的方式找回正义时的大快人心,真凶揭晓时的怅然若失,连同摄影配乐都值得玩味,肯爷舞台剧功底尽显,大侦探波洛是最可爱的强迫症,比利时口音很喜感,群戏不及老版,感叹Michelle Pfeiffer美人依旧爆发力惊人。


小掀女🌈

撒点糖QvQ
吸一波盛世美颜
主要是为了我的妮妮
图源杂,基本是存了很多年的图,侵权删除

撒点糖QvQ
吸一波盛世美颜
主要是为了我的妮妮
图源杂,基本是存了很多年的图,侵权删除

肉卷一点也不可爱🎴
三十几分钟的的视频我就这么看完...

三十几分钟的的视频我就这么看完了
他们俩人真是甜到爆!
各种亲亲索吻秀情侣纹身宣告主权简直可爱死了(╯3╰)
我要开始站曼普了
(血槽已空)

三十几分钟的的视频我就这么看完了
他们俩人真是甜到爆!
各种亲亲索吻秀情侣纹身宣告主权简直可爱死了(╯3╰)
我要开始站曼普了
(血槽已空)

郭走油

摸了一个神兽
我普真好看

摸了一个神兽
我普真好看

咸鱼躺s

《另一个晕倒的原因》 (授权翻译)

骑士发现伊卡布害怕蜘蛛。cp向。超超超短篇。

 https://shimo.im/doc/vewSAYDshNE2M5rs?r=9K4Q03/「another reason to faint授权」


《另一个晕倒的原因/Another Reason To Faint》

作者:SoManyFandoms


那树站在他们旁边,把树枝都戳到了天上。伊卡布站在树根旁边,看着骑士伸手抚摸胆大鬼的侧脸,对着那马轻柔地说话。有次伊卡布开玩笑说骑士对胆大鬼的爱比对他还多;骑士就笑了,在伊卡布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迅速抄起...

骑士发现伊卡布害怕蜘蛛。cp向。超超超短篇。

 https://shimo.im/doc/vewSAYDshNE2M5rs?r=9K4Q03/「another reason to faint授权」

 

 

《另一个晕倒的原因/Another Reason To Faint》

作者:SoManyFandoms

 

 

 

那树站在他们旁边,把树枝都戳到了天上。伊卡布站在树根旁边,看着骑士伸手抚摸胆大鬼的侧脸,对着那马轻柔地说话。有次伊卡布开玩笑说骑士对胆大鬼的爱比对他还多;骑士就笑了,在伊卡布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迅速抄起他甩到胆大鬼背上。

“你懂什么啊。”他们分享了一个吻,骑着马穿过了西边的森林。

伊卡布微笑着靠在树旁,然后尖叫着跳起来爬到安全的树干上。骑士掉头回去,发现他的爱人在树上坐着。地上有只小蜘蛛。

“你害怕蜘蛛吗?”骑士看着那小生物,困惑地问。

“没错。把它赶走!”

于是骑士笑着命令蜘蛛离开,他们俩一起看着它爬上另一棵树,消失在视线里。骑士走到树旁伸出一只手,支撑着伊卡布跳了下来。

“谢谢你。”

再次登上马背后不久,他又听到一声尖叫。骑士掉头回去,好奇为什么偏偏今天森林里的生物们决定集体现身了,要知道平时这一片可比坟墓还死气沉沉呢。

树枝紧紧地缠着他的爱人的身体和手臂——他倒在树干上不省人事。那只小蜘蛛则正以最快速度逃离现场。骑士叹了口气,大步走向放开了伊卡布的树。他把伊卡布抱在怀里,坐到胆大鬼旁边,等着他的爱人回到这个世界。

 

 

 

 

 

 

译者说:

我本来准备翻译一篇叫《牧师怪案》的文,但那个太长了,三万多字……刚开始翻就感到无尽的恐惧……

然后我就想找篇短的,然后翻了个开头发现设定伊卡布是双性?还是先女后男?还是真女假男?我没往后看了所以不清楚。这设定让我好犹豫的,然后再加上看了看文风好像有很多空格很多单句段,就有种故事一般的感觉,所以最后就弃了。

这篇实在是太短了,不过至少还是可以看看笑笑放松心情的orz

之后还是得把那篇长文翻出来啊,不过不知道要多久了,也不知道中途会不会插翻别的短篇。

话说我其实不记得马的名字是怎么翻的了……我还有点想翻成夜魔侠呢2333

欢迎交流。

 

咸鱼躺s

《前十个意淫〈断头谷〉的理由》 (授权翻译)

《前十个意淫〈断头谷〉的理由/The Top 10 Reasons To Slash Sleepy Hollow》

https://shimo.im/doc/1PAFxLVi4rctAMhR?r=9K4Q03/「the top 10 reasons to s...授权」

作者:Kadorienne

 

 

 

10.黑色皮靴。不用多说了。

 

9.骑士——克里斯托夫,雷,或者随便你怎么看它。

 

8.布罗姆在女巫亲吻伊卡布的时候很嫉妒,而我们只不过搞错了他嫉妒的对象。

 

7.当男主角比女主角还漂亮时,你还能做...

《前十个意淫〈断头谷〉的理由/The Top 10 Reasons To Slash Sleepy Hollow》

https://shimo.im/doc/1PAFxLVi4rctAMhR?r=9K4Q03/「the top 10 reasons to s...授权」

作者:Kadorienne

 

 

 

10.黑色皮靴。不用多说了。

 

9.骑士——克里斯托夫,雷,或者随便你怎么看它。

 

8.布罗姆在女巫亲吻伊卡布的时候很嫉妒,而我们只不过搞错了他嫉妒的对象。

 

7.当男主角比女主角还漂亮时,你还能做什么呢?

 

6.卡斯珀。

 

5.骑士把那个讨厌警官的脑袋留在他脖子上是有原因的!

 

4.让你的小伙伴躲在桥下鬼吼着他的名字,然后你穿着伪装把南瓜灯扔到他头上,是一种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力的经典方式。

 

3.死亡树建造了一个舒适的爱巢。

 

2.约翰尼。

 

1.伊卡布并不习惯女性伴侣。

 

 

 

 

 

 

译者说:

我同意你。

我终于看完断头谷了,终于可以看断头谷同人了。

这个作者写了好多断头谷同人啊,blbg都不少,看来是警官真爱。

用这篇来开个好头。

咸鱼躺s

《鬼怪1:在鬼怪的怀抱中》 (授权翻译)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68510?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爱德华在寂静岭的故事。和三角头。

 https://shimo.im/doc/iWO0rBsXNMEjQhtT?r=9K4Q03/「in the arms of the boog...授权」


《鬼怪1:在鬼怪的怀抱中/In the Arms of the Boogie Man - part 1 of the Boogie Man》


作者:9haharharley1...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68510?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爱德华在寂静岭的故事。和三角头。

 https://shimo.im/doc/iWO0rBsXNMEjQhtT?r=9K4Q03/「in the arms of the boog...授权」

 

 

 

《鬼怪1:在鬼怪的怀抱中/In the Arms of the Boogie Man - part 1 of the Boogie Man》

 

作者:9haharharley1

摘要:爱德华并没有意识到,在寂静岭,他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保护者。

 

 

 

正文

 

 

 

他被吓坏了。每一边都有大堆的尸体被甩到地上,楼房周围溅满了血。那个怪物的大刀划过致命的弧度,将视线内的所有生物尽数虐杀。小一些的怪物们哼哼着,呻吟着,因痛苦而发出尖叫。那些狗嚎叫着,呜咽着,想躲到爱德华身后,但爱德华也正忙着找地方躲起来。三角头正处在狂怒之中。

他挥砍、切割,有时候还抓住那些小怪物、把它们的皮从骨头上撕下来。有些怪物顽强抵抗,但都是徒劳。它们又抓又咬,朝着巨大的三角头吐口水,但他要么立刻杀掉它们,要么把它们留在自己的血泊中慢慢去死。爱德华吓坏了。

或者说“吓得要死”更贴切一些。

公园里有棵已经腐烂的大树,离这可怕的死亡场景并不远。爱德华朝那边跑去,两只狗怪跟在他后面。当他刚开始看到它们时,爱德华很害怕,但现在它们躲在树后、在他脚边呜咽着,他就明白了它们只是和他一样害怕。爱德华希望他能捂住自己的耳朵,但他的手阻碍了他将那些垂死生物的尖叫隔绝出自己的脑子。他跪了下来,伤痕累累的嘴唇间溢出一声惊恐的呻吟。一只狗怪跳到他的膝盖上,另一只则躺倒他身边,把它裂开的脑袋放在他腿上。爱德华以尽可能避免割到它们的方式抚摸着它们。

更多的尖叫。这里有太多的尖叫、太多的痛苦了。爱德华试图屏蔽它们。他想回到山上的孤独堡垒。他想到了他的花园。那些灌木现在可能已经长过头了。这个地方,这个寂静岭,几乎没有任何花园。那些从灰色天空中落下来的尘埃差不多毁掉了所有植物的生命。这里没有美丽的事物。没有什么能让他装饰的。这地方荒无人烟,每个角落都有试图攻击的怪物。那几个“居民”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躲避他的程度比他以前的那些邻居还糟糕。

所有人都是,除了那个叫达利亚的女人。她很好。她会和他聊天,大多时候都在说她的女儿,但她是个可以交谈的人。那些生物要么不能说话,要么不想说话——爱德华不确定究竟是哪种情况——而他也非常害怕接近其他人类。他们比那些生物还让他害怕。到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些生物。

在可怜的爱德华刚到这里时,那些居民轻而易举地就把他送进了黑暗世界。如果达利亚小姐没有找到他,爱德华觉得他应该早就死了。不过这里的怪物们看上去并不排斥他,它们也从不攻击他。至少直到现在。

当这个剪刀手的男人沉浸在思绪中、用偶尔一下的抚摸安慰着自己和两条狗时,那些死亡的尖叫和哀号逐渐减弱,然后完全消失了。一切都很安静,就像在红三角发狂之前一样。这个庞大的怪物静静地站着,像石头一样冰冷,胸口微微起伏,仿佛他并没有刚刚杀死许多自己的同伴。他的大刀悬在他颤抖的手中。那些喜欢跟着他的圣甲虫又开始聚在他脚下。他的靴子嘎吱嘎吱地响着。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缓缓转过头去,瞥了一眼他的同伴们的尸体。一个护士在地上抽搐喘息着,她的裙子被撕碎了,脸也比之前残破了许多。她试着够到旁边的一把小刀。

一只巨大的靴子落到她手臂上,把它踩成了两截,使她尖叫出声。三角头的影子笼罩着她。她破碎的喉咙里发出一种混合了咆哮和呜咽的奇怪声音,但她没有动。护士在她被提着后颈举到空中时又开始尖叫,一只手臂无力地垂着,另一只被这个更大的怪物撕了下来。她被扔到附近楼房的一侧,脑袋撞在墙上。

她听到靴子过来的声音。现在三角头的怒火只针对她了。她是那个袭击了新人的家伙。那个古怪的人闻上去有人血的味道,她没法抵挡杀他的欲望。说到底它们现在这样都是那个人类的错。她的杀戮需求满得要溢出来了。

她没意识到红三角对这一个的青睐程度有多高。

现在她因此而受苦。他会让她慢慢地、充满痛苦地被杀掉,她心里清楚。其它怪物试图保护她,但她知道它们不会成功。红三角比它们全部都更强大,更厉害。

她的脑袋靠在砖墙上。三角头的大脑袋顶住她的半边脸刺了进去,慢慢向里施加力道。她尖叫着。她几乎没法挣扎。刽子手要她死,她就得死。

他在愤怒中无法感觉到这个虚弱生物的挣扎。他屏蔽了一切,只听到她咆哮的声音。他朝护士的水泡脑袋上更用力地戳进去。那残破血肉之下的骨头开始撕裂。只要再多一点然后……

啪嗒!

一大片鲜血喷到了墙上,护士的尸体也落在地上。

三角头抽开他的手。这婊子的血覆满了他的手和围裙,当然还有其它所有被他杀掉的怪物的血。他不认为杀掉那些试图保护她的怪物有什么问题。他觉得它们是叛徒,全部都是。他之前以为它们已经接受了那个古怪但无害的男人作为它们的一份子,就像主人的母亲一样,但现在这个婊子居然想杀他。三角头从没如此愤怒过;在那个剪刀手的男人到来之前他甚至从没真正感到过愤怒。

他随意地甩了甩手上的血块,似乎这是件很平常的事一样;然后再次扫过那些尸体。满意于它们中再没有能起来的了之后,红三角转移注意力,开始寻找那个被叫做爱德华的、安静的人类。

那个发型狂乱的人类因为某些原因而让他被迷住了。自从他注意到他像只迷路的小狗一样尾随着达利亚开始,他就对他有了兴趣。而且并不是像他对那些模特或者护士感兴趣的方式。这是更深刻一点的东西。他心中有种强烈而怪异的感觉,一种“不伤害这个人”的欲望。

爱德华不在视线范围内。愤怒再次席卷了三角头的神经,直到他看见一只狗躺在树边的地上。好奇代替了愤怒。爱德华在被袭击之前总是和两只狗怪一起玩。大块头怪物走了过去。

一只被黑色皮革包裹着的脚出现在视线里。它动了一下之后,红三角感觉到一阵奇怪的释然流过他的身体。爱德华没事。缓慢而安静地,三角头把他的大刀放到地上,走过去看那个由他负责的家伙。

爱德华坐在那儿,一只狗怪在他膝盖上,另一只躺在他身边。他正茫然出神地用他剪刀手的掌心抚摸着两只狗。一只狗的耳朵抽动了一下。它朝上看去。看到这所有暴力和痛苦的源头后,它开始咆哮,嘴唇向后拉开露出它锋利的牙齿。另一只狗怪也精神了起来,像它的同伴一样咆哮着站起身,跳到爱德华的前面。它们身上的毛发都警惕地竖立起来,但尾巴却都夹在腿间,昭示着它们对面前这个统治者的恐惧。三角头无视了它们。

爱德华眨了眨眼。他过于沉浸在脑海里了,屏蔽掉了所有的暴力场景、尖叫声和恐怖画面,自然也就没听见它们停下。他的同伴们正站在他旁边,僵硬地、充满恐惧地,朝着在他身后的不知什么怪物厉声咆哮。这个全身皮革的男人几乎害怕到不敢看了。他之前还很开心地迷失在记忆里,想着他的家,还有他和博格斯一家度过的短暂时光。达利亚小姐有点让他想起了博格斯太太,不过博格斯太太要比她欢乐得多。金的头发让他想到太阳。长长的,卷卷的,美丽无比,明亮得像是发着光;所以就算她要求剪,爱德华也会拒绝的,不像对其他的邻居女人那样。

这里没有太阳。

缓缓地,爱德华转过脑袋。三角头正向下盯着他。恐惧在一瞬间浸透了他不算高大的身体。有个护士已经袭击了他,那么是否其它所有怪物也会开始攻击他呢?爱德华想要逃跑,但他感觉自己被三角头的目光给抓住了,尽管他并看不到这个生物的眼睛。那两条狗继续叫着,在红三角转向它们后又开始呜咽着避开注视。它们爬到爱德华的另一边,似乎他能够从它们的同类手中保护它们。

三角头慢慢转回去看着爱德华。爱德华终于注意到了这个怪物的巨大武器并不在他身边通常在的那个位置。他身上也覆满了血迹。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爱德华被吓得一缩。狗怪们吠叫着。他睁开眼,发现红三角的手只是伸了过来而已,带着血色的暗红。爱德华盯着这只手,又看向他自己的,又看回去。他转开目光,蜷起身子。

“你杀了它们全部……”他咕哝着。

那只大手随着三角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似乎因为愤怒、或是什么别的东西,爱德华不太清楚。怪物缩回手,然后爱德华认为他要被打了。他紧紧地闭上眼睛等着。

但并没有。相反,一条手臂环住了他,接着爱德华被拖着站了起来。狗们愤怒地叫着,觉得冲着它们无害的战友来甚至比冲它们来还要糟糕。黑发男人刷的一下睁开眼,两条巨大、粗壮的手臂环抱着他瘦弱的身躯。他的双手垂在自己身边。他能感觉到那些血,基本都还没干,在他的脸颊被压到三角头的胸口时沾到了上面。

狗怪在意识到它们的朋友并没有受到伤害后停止了吠叫。它们小心地爬到怪物和男人的脚边。

爱德华拉开一点距离,抬头看着那个巨大的金属头盔,双眼充满悲伤。“为什么你要杀了它们?它们只是想保护她……”

红三角歪了歪头,手上使劲把这怪人拉得更近了一些。一条长长的舌头从头盔底下探出来开始舔掉爱德华脸上的血痕,似乎是以此作为答案。爱德华忍不住咯咯地笑。恐惧现在已经离远了。

他被这大只怪物拉得更近了点,脑袋靠在那满是血的胸膛上。三角头紧紧地抱着他。爱德华开始试着忘记不到十分钟前发生的恐怖事情,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现在感觉多么安全上,在这鬼怪的怀抱中。

 

 

 

 

 

 

译者说:

被我翻译一遍,简直就像是被消化过一遍似的……我还要提高水平啊。

欢迎交流。

咸鱼躺s

《四个短篇》 (无授权翻译)

关于“沙子和他亲爱的自己”的四个小短篇。

 

 

 

作者:Hippediva

 

 

 

《短篇1:七是个有风险的数字/FIC:Seven is a Crapshoot》

 

 

 

【懒惰】

他翻了个身,把头埋到枕头下面,哼哼几声诅咒着那道反射在穿过广场的粉刷墙上的光。

操你妈的,华盛顿。

报告可以等他换了笔记本电脑再说。现在太热了,热到人不能思考。他蜷缩起来,被子黏在他背上,浸满了汗水与梦。

 

【贪婪】

他给了钞票们一个渴望的表情,啪地关上午餐盒的盖子...

关于“沙子和他亲爱的自己”的四个小短篇。

 

 

 

作者:Hippediva

 

 

 

《短篇1:七是个有风险的数字/FIC:Seven is a Crapshoot》

 

 

 

【懒惰】

他翻了个身,把头埋到枕头下面,哼哼几声诅咒着那道反射在穿过广场的粉刷墙上的光。

操你妈的,华盛顿。

报告可以等他换了笔记本电脑再说。现在太热了,热到人不能思考。他蜷缩起来,被子黏在他背上,浸满了汗水与梦。

 

【贪婪】

他给了钞票们一个渴望的表情,啪地关上午餐盒的盖子。

天啊,我讨厌付钱。

接着他想到堆积如山的现金正站成两排等着被带到里约,于是他微笑了。

 

【暴怒】

他的钥匙在锁里摇动着,但锁芯迟迟不落到该落的位置去。一股波浪从他脊椎的某个地方升起,缠绕着抓住他的胯部,接着像熔岩一样从他的脖子上溢出来。

他一脚把门踢开。

“为什么我的钥匙不管用了?”

 

【淫欲】

它坐在桌旁沉思着,甚至没有对他精心搭配的疯狂服装作出反应。

黑色的眼睛,冰冷刺骨,因皱眉而垂下。他很快坐了下来。他感觉到膝盖发软,然后摘下墨镜微笑起来。

“艾尔?是艾尔吗?”他的舌头绕着这个词打转,品尝着它们,吮吸着每一个音节。

操。所以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注意力呢?开枪射你?

 

【饕餮】

他的进食路线慢慢地穿过整个盘子。它不是一个黑发黑眼的替代品,但它会是的。

再多点就好了,但他有个承诺得遵守。

三枪,是不是太快了?

血腥味钻到他的鼻孔里,而他仍然十分饥饿。

 

【妒忌】

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挥舞着枪,像挥舞着指甲刀一样。

该死的,居然只是这样翘着二郎腿就能让人分心。

 

【骄傲】

小黄鼠狼拿着盒子,看上去病了似的。他看起来因为他所说的话而正绿着。

啊,这种工作做得好的满足感。

“你是个好叛徒。我喜欢那样。”

小个子男人痛苦地扭曲着脸咧开一个笑,转身走了。

我爱我的工作。

 

 

 

——完——

 

 

 

《短篇2:向佛祖抱怨/FIC:Whining to Buddha》

 

 

 

【戒律一:勿杀生】

但我他妈明明这么擅长这个。

沙子拿出烟,拿起支票。操,他们在开玩笑吗?

他把信用卡放回钱包里,签了支票,在服务员拿起来时微笑着。

该死的手帕小子,你,还有你的领班。现在,你们什么时候关门?

他在走出前门时仍然微笑着。

 

【戒律二:勿偷窃】

但偷来的东西总是更美味啊。

他从口袋里掏出纸片。他是个游客,穿着肥大滑稽的短裤,T恤在手臂下方的部位汗湿了。汗迹刚好停在胸口“带着剪刀跑”的第一个字前面。

他拿起投币电话开始拨号,在昏暗的灰色光线下读着纸条上的号码。他继续按下银色按钮,然后挂断,咧开嘴笑了。

“发薪日!”

他好奇着美国游客瑞奇先生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信用卡公司打电话报告他的库存管理账户向未知区域转了钱。

 

【戒律三:勿沉迷于不正当性行为】

性行为有这种规定吗?

她的脸紧绷着,他闭上双眼。应该在她脑袋上放个包包的。

他臀部向前顶,她再次挣扎起来,她的手腕在他右手里小小的。那感觉不错。

他用左手把贝雷塔慢慢滑到她的脖子上。她停止了挣扎。

难道不是每个人都用枪吗?

 

【戒律四:勿妄言】

但这是我仅有的台词了!

“所以标记被抹掉了,而你跟丢了他?”

不,他给了我250克来让他抹掉它。别担心,老大。还有五十万等着付给我呢。

“是的先生。不暴露我们的伪装我就没法跟进。”

一声沉重的叹息。“不,你是对的。有任何你能独自追踪他的可能性吗?”

“绝对可以,先生。”

我会撒谎吗?

 

【戒律五:勿饮酒】

就是那构成一个酒鬼的东西?

他的脸像石膏面具一样平静,但他的脑袋是根罗马鞭炮,向他的屌直接输送着火花。他的呼吸缓慢、正常,但他此刻是等待中的维苏威火山。

生命万岁,宝贝。

接着血从汗湿的额头上以慢动作流出来,而他像个吸着白粉的瘾君子一样叹了口气。

 

 

 

——完——

 

 

 

《短篇3:神圣是相对的/FIC:Holiness is Relative》

 

 

 

【信念】

“给我一点时间。”

他躲出忏悔室,在推开后门的同时把胡子撕下来。

那就是枪击开始的时刻。

他向后靠在墙上,看了看表,接着拨通了号码。

“你还站着吗?”

你当然站着了。

 

【希望】

我他妈怎么到这儿来的?

他的整个身体感觉像棉花糖一样。他试着转过头,想要看穿朦胧的边缘,并把那一丝恐慌拍回他的脑子里去。

呃。啊,好吧。这可不怎么好。

“……你将要到达关塔那摩湾,拿起你的手提箱,先生。”

一切都是徒劳,谢尔登。

 

【慈善】

他的腋窝粘粘的,汗水流下他的太阳穴,流到刚洗过的头发里。

他看着这让人凝固的震撼场景,几乎能闻到一百码远的地方飘来的恐惧,蹒跚着,从那溅满血的、弯曲的肢体上传出来。

毁灭式的打击啊,宝贝。

他俯身向前。“去收账。”

嘿,至少这样很快。

 

【谨慎】

他举起那张十元,感觉到假胡子正剧烈地骚动某个地方,搞得他鼻子超痒。

“这个应该能让我们两个坚持很长时间了。去你妈的。”

十美元可以在墨西哥买到各种各样的保险。

 

【正义】

那块他之前老是感觉到的冰正顺着他的喉咙爬到屁股里。一个乳品皇后冻结了他比愤怒还烈的火焰,只留下他的核心部分,跳动着,兴奋着。

“那点溢出来的量刚刚要了你的命。”

我可不相信意外,混球。

 

【节欲】

它用歌剧般的气势吐出那块猪肉。我们是什么在这儿比谁更戏剧性的小屁孩吗?

他吃掉剩下的部分,试图忽略他的神经在想到等在教堂的埋伏时的跳动。那些调料融进了另一种更影响内脏的香味里。

他签了支票,向着厨房前进。

为什么要等呢?

 

【坚韧不拔】

他能从火药和灰尘中闻到她的香味,一种挥之不去的、甜甜的汗水加上更甜的果汁的味道。

他挺直脊背,看着她跪到地上,然后倒在他的脚下。

“不。”

 

 

 

——完——

 

 

 

《短篇4:沙子探员的圣日/FIC:The Holy Days of Agent Sandz》

 

 

 

沙子探员的圣日

或者

日,周,年,谁他妈在意啊?

 

【12月8日:圣灵感孕】

那是吉姆·莫里森的23岁生日。好吧,在威尼斯海滩之外没人知道这个,但她知道。玛姬叫醒了推克和蒙恩斯塔,然后接着在记事簿上遨游。穿透破烂窗帘的日光是天堂般的金色,她朝它拱起身,触碰它。

“我们去沙漠吧。”

面包车向东行驶,穿过那些刺破天空的约书亚树。

等面包车坏在了新墨西哥的某处时天已经黑了。然后他们被一群印第安农场工人拉到罗西店里好好醉了一把。她也许没在跟吉姆一起玩——操你,帕梅拉!——但她的身体温暖而光滑,并且当她头晕目眩时,她感觉到一阵颠簸摇晃,然后她就知道了。

月亮在天秤座的位置,火星在射手座的位置。她抬头看向夜空,发出野狼般的哀号。

 

【8月15日:圣母升天】

她被医院药物和一些蒙恩斯塔偷运进来的药包围着,她的微笑幅度太大了,扯痛了她的嘴。

护士带进来一个用蓝色毯子包着的东西。

//这里!你的儿子//

哈?

她感觉自己比空气还轻,终于卸掉了这个拖了她好几个月的重荷。

蒙恩斯塔朝她笑。“他可真漂亮!而且我给他画了一张图!他的月亮在天蝎座的位置。”

哈?

她朝下看着那双蓝黑色的眼睛,摸了摸他的小腕带,微笑变得闪亮起来。

“看啊!多可爱!他们叫他‘宝贝’。你带那个了吗?”

 

【12月25日:圣诞节】

这里的人们不说西班牙语,而且这里也没有玉米面团包馅卷,所以他发现他们要穿过边境回去。

面包车又坏了。推克打开车盖对着发动机咒骂。

他看向窗外,看到一大群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从一个建筑里涌出来。

“妈妈?那是什么?”他伸出一根小小的脏手指。

她疲倦地挪了挪,把他拉到她腿上坐着,于是他不得不伸长脖子越过她的肩膀往外看。

“没什么,亲爱的。这是圣诞节。耶稣出生的日子。”

哦。他还想问谁他妈是耶稣,但推克的声音越来越大,把他带离了面包车里的宁静空气。

“妈妈?”

“怎么了,宝贝?”

“为什么那里没有玉米面团包馅卷?”

“我们之后会搞到一些的。”

他缩进她的怀里,把脑袋埋到她脖子边。她闻起来就像广藿香和雨水一样,他喜欢那样。一个男人穿过街道的时候瞪着他们。树下的阴影很好,但男人的眼睛很冷。

“为什么你们这些该死的嬉皮士不滚回你们该在的地方!”

他抬头看向他涨红的脸和突出的、带着血丝的蓝色双眼。

“为什么你他妈不滚开?”

“宝贝!”

他微笑起来,棕色的大眼睛将入侵者溺在了冰水中。“噢。圣诞快乐。”

 

【1月1日:圣母的庄严】

“妈妈?”

口齿不清的咕哝。

“妈妈?”

她的头发全都黏住了,她的眼睛被妆弄得乱糟糟的。

“咖啡。”

“谢了,宝贝。”

他坐到床边,把开裂的杯子分享出去。

 

【吾主升天之日,复活节后的40天】

他坐了五次过山车,直到他胃里的棉花糖开始翻滚,头发也全部黏在脸上为止。

“这小子是谁?”

一双强壮的手臂把他举了起来,举得比推克还高,比任何人都高。他转过头看向她,眼睛因惊吓而睁得大大的。

“那是我的宝贝。”

她抱着一只粉色的毛绒贵宾犬,微笑着,但不是对着他。

 

【一年里所有的周日】

他脖子很痒。他们把他的头发剪得太短了,衬衫的领子老是不舒服地碰到原本它们垂到他肩膀的位置。领带快勒死他了。

“现在,做个好男孩。你会得到一个真正的名字,孩子。这是件好事。”

他迷惑地抬头看向道格拉斯。“之前的有什么问题吗?”

“噢,甜心,你不能作为‘宝贝’过一辈子,不是吗?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男人,而你需要一个真正的名字。”

“什么名字?”

谢尔登?操,他疯了吗?

 

【11月1日,万圣节】

“……嗯……亡灵节?那是明天……”

他的意识在从脊椎底部直透到大脑的紧张感中漂浮着。

“呼吸,宝贝。呼吸。那是基本的脉轮。”她咯咯笑着。“总有一天你会为那些而开心的。”

“那些什么?噢。”他耸耸肩,却也同时脸红了。

她掐了一下他的脸蛋。“我的漂亮男孩。你要杀掉那些女孩儿们。”

没问题。

沙漠的风吹来了,他的脑袋跟随着它,他的头发被吹到嘴里,他的眼睛被太阳照射着,几乎使他失明。

 

 

 

——完——

 

 

 

译者说:

其实有好些句子我都不太明白意思……但还是觉得风格很有趣,所以就这样了。

欢迎交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