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强风吹拂

51.1万浏览    3024参与
Aris·缺德
“分明平静无风,是因为什么追上...

“分明平静无风,是因为什么追上了你的心吧。”

箱根驿传都给我冲啊!!

“分明平静无风,是因为什么追上了你的心吧。”

箱根驿传都给我冲啊!!

东方若月

#ooc注意!

#cp灰二

#是给同学的生日礼物qwq已经晚了n天了…… @冠盖满京华 ,生日快乐🎂

遇见你的世界活了

阿走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交到朋友,而且还是因为跑步结识的,这真是不可思议,他这样想,私下把灰二给当成了自己的恩人,听起来就很怪。还好不是救命恩人,得知实情后的灰二心里想着。如果没有遇到灰二前辈,他现在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阿走他不敢想象。

“你喜欢跑步吗?”这是一切的开端,连接起了两人的友谊,但是阿走明显感受到这感情在发生异变,他发现自己可能……虽然他不想承认……他确实喜欢上了他的前辈。啊啊啊,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做朋友就足够了啊。为什么要...

#ooc注意!

#cp灰二

#是给同学的生日礼物qwq已经晚了n天了…… @冠盖满京华 ,生日快乐🎂

遇见你的世界活了

阿走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交到朋友,而且还是因为跑步结识的,这真是不可思议,他这样想,私下把灰二给当成了自己的恩人,听起来就很怪。还好不是救命恩人,得知实情后的灰二心里想着。如果没有遇到灰二前辈,他现在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阿走他不敢想象。

“你喜欢跑步吗?”这是一切的开端,连接起了两人的友谊,但是阿走明显感受到这感情在发生异变,他发现自己可能……虽然他不想承认……他确实喜欢上了他的前辈。啊啊啊,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做朋友就足够了啊。为什么要奢求那么多呢?

最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是一个后辈的一句话,“前辈,你看起来很喜欢跑步呢!”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他的来着?忘记了…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灰二后的第一次两人独处!!!怎么办怎么办!才不过5分钟,他已经待不下去了,“灰二哥,我想出去跑一圈。”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

冷静!冷静!冷静!阿走边跑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但这平日用来解压的方法在这时却无效了。阿走跑着跑着,跑到了之前他经常休息的长椅旁,于是他便坐下来静心。就这么逃走了,他回去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前辈,正当他低头苦恼之时,他的苦恼对象来电话了,“阿走,你在哪里呢?看你满脸通红的,还好吗?”“…我没事,灰二桑。”

清濑很早就察觉到了阿走的不对劲,他经常感觉阿走在偷偷地看他,而当两人的视线对上时,阿走就会马上别过头,脸上留下可以的红晕,今天难得两人独处,他本想借此机会和阿走好好聊聊,可他却找借口走了,或许应该说是逃了。在阿走跑开后,清濑也拖着自己受伤的腿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你在哪儿呢?阿走,我去找你!”

“我在…平时休息的长椅上,灰二桑,你腿上还有伤,算了吧!”阿走在听见灰二要来追他的时候,开始慌张,但又转念一想,对啊,灰二桑脚上有伤,现在自己赶紧继续跑,他肯定追不上自己,诶,不对他为什么要逃跑呢?这场面有点似曾相识啊…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不也是你追我赶的吗?正当他胡思乱想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哎呀,走了那么久真是好累呢!”说完,他便在阿走旁边坐了下来,”阿走啊,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为什么要找我说这件事呢?阿走的头低的更低了,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说,“那个人是我在我们去往箱根驿传的路上认识的。”这么说,那个人是叶菜酱了吧,阿走在心中想着,却没有发现清濑并没有透露暗恋对象的性别,他独自苦恼了起来,是不是应该再去跑几圈?清濑接着说“那个人跑姿很美,特别美,十分吸引人。他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但是其实十分善良。一心只想着跑步,这也挺好的。从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阿走,现在你应该差不多知道这是谁了。”清濑满意地看着脸越来越红的阿走,开始下结论“阿走,自从遇见你以后,我的世界就活了!对,我喜欢的人就是藤原走!”说完,清濑就捧起了旁边人羞红的脸,亲了下去。“那么,我的暗恋对象你的答案呢?”阿走还处于被亲后的震惊状态,听见有人好像在喊自己,于是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嗯…诶,不是,我…那个,我…我也喜欢…”

清濑轻笑一声,抱住阿走,“那,余生请多指教,阿走!”“嗯!”


uni_iroha

强风吹拂(原著扒糖!)(第四章 记录赛登场)

    第一章:  http://uniiroha.lofter.com/post/201c8772_1c629e714

       第二、三章我看书的时候就没有贴上贴贴,所以我也不再为了发文章而再硬找出一些其实感触没有那么深的话。就直接跳到第四章。(预警:这章没有什么糖,主要还是在诠释“强”的概念)

      清濑看着此情此景,开口唤道“阿走。”

  阿走维持跪坐的姿势,倾身靠向躺着的清濑

 ...

    第一章:  http://uniiroha.lofter.com/post/201c8772_1c629e714

       第二、三章我看书的时候就没有贴上贴贴,所以我也不再为了发文章而再硬找出一些其实感触没有那么深的话。就直接跳到第四章。(预警:这章没有什么糖,主要还是在诠释“强”的概念)

      清濑看着此情此景,开口唤道“阿走。”

  阿走维持跪坐的姿势,倾身靠向躺着的清濑

  “你知道对长跑选手来说,最棒的赞美是什么吗?”

  “是‘快’吗?”

  “不,是‘强’,”清濑说,“光跑得快,是没办法在长跑中脱颖而出的。天候、场地、比赛的发展、体能,还有自己的精神状态——长跑选手必须冷静分析这许多要素,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也要坚忍不拔地突破难关。长跑选手需要的,是真正的‘强’。所以我们必须把‘强’当作最高的荣誉,每天不断跑下去。”

  不论阿走或其他房客,全都全神贯注地聆听清濑的话。

  “看了你这三个月来的表现,我越来越相信自己没看错人,”清濑接着说,“你很有天分,也很有潜力。所以呢,阿走,你一定要更相信自己,不要急着想一飞冲天。变强需要时间,也可以说它永远没有终点。长跑是值得一生投入的竞赛,有些人即使老了,仍然没有放弃慢跑或马拉松运动。”

  阿走体内那股跑步的热情,就像一团无以名状的强烈情绪,经常在他心中掀起纷扰的涟漪。但清濑的一席话,却无比炙热地烙进他朦胧幽暗、彷徨无措的内心世界,宛如曙光乍现,照亮阿走心中每一个角落。

  但拉不下脸的阿走,嘴硬地反驳“老人又没办法破世界纪录。”

  “谁说的,人家破得才凶。”尼古随口跟阿走抬杠,清濑则无奈地泛起微笑。

  “在膝盖受伤以前,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样,”清濑徐徐说道,“但是年纪大的跑者,却有可能比你还‘强’。这一点,就是长跑的奥妙之处。”


       阿走突然忆起孩提时见过的雪原。那天他起了个大早,走到附近的原野一看,熟悉的景色已经因夜间的积雪而焕然一新。他开始奔跑,随心所欲地在这片杳无足迹的白色原野上飞驰,只为了用双足勾勒出美丽的图案这是阿走第一次体会到跑步的乐趣。

  或许所谓的“强”,正是某种建立在微妙平衡上的绝美之物——就像当时他画在雪地上的图案。 

                                                                  (第四章 记录赛登场)

      这章主要是在说有关“强”的问题,阿走直到跑正式比赛时才懂得“强”为何物,这个就是我爱强风吹拂这部作品的原因,每个人都不是一下子成长的,很真实,仿佛读者在于阿走一起体悟“强”的意义

      但神童在比赛中这样的表现,已经完全超越结果与纪录,是另一个次元的境界。

  好强,阿走突然想起。清濑曾经说过的“强”,或许就是这个意思。不论个人赛或驿传,跑步需要具备的强韧,在本质上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那是再怎么痛苦也要向前进的一种力量,以及持续与自己战斗的勇气,也是不只着眼于眼睛看得到的纪录、更要一次又一次超越自我极限的毅力。

  阿走不得不承认,神童真的很强今天如果让阿走来跑五区,或许宽政会取得更好的名次,但这不代表阿走赢过神童。

  神童非常强,而且还向阿走亲自示范了跑步应该是什么样子。

                                                                     (第九章 奔向彼方)

(以下,偏题作文)

好了,我要开始发神经了,其实B站开播就开始追强风吹拂,但是最近补了篇文,然后莫名觉得清濑像阮卿(反向标记abo by花误呀,非常好看的一篇文,HE,完结,安利!)身世明明不一样,清濑是重负父亲的期待,而阮卿的出生是个错误;清濑没有变态的控制欲,而阮卿有(但是软软是个好宝宝,只是因为背叛的冲击太大,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但是他们在面对自己曾经的痛苦时,都是选择付之一笑,真的就是让人特别心疼,就是想好好护着他,不让他再受一点伤害(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我成为了灰二厨,不是走厨)本来就是铁石心肠的人在受伤后没有很大的反应,这个是正常,也是ta的福气,因为一个温柔、善良、细腻的人注定是要在这世上,比别人多一份感伤,多一份喜悦,但是真的他受伤的时候,他还强颜欢笑的时候,我真的是眼泪管不住,就像mafumafu,明明之前歌曲被诬陷盗窃歌曲,那首歌明明是他写的呀!明明之前遭受过校园暴力和网络暴力,但为什么这个人还是能写出这么温柔的歌啊(建议:Nighty night)所以,他终于和so总组成after the rain 的时候,有一点嫉妒,但更多老母亲(?明明还没成年)的放心,mafumafu确实在遇到了so总之后写出了更多呀萨西的歌,就像阿走对于清濑吧


pochi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雖然用了超過一小時才畫得出來😂


題目:脫下眼鏡


「每天長時間看著電腦螢幕,看這麼多資料,辛苦你了」

上週末推特的一小時寫/畫雪神企劃!雖然用了超過一小時才畫得出來😂


題目:脫下眼鏡


「每天長時間看著電腦螢幕,看這麼多資料,辛苦你了」

春雷

《1461》04

上文:01 02 03


下一回最终回

《1461》04

上文:01 02 03


下一回最终回

uni_iroha

强风吹拂(原著扒糖!)(第一章 竹青庄的房客)

 序章: http://uniiroha.lofter.com/post/201c8772_1c6289b3b(几乎都是灰二&阿走的糖)

 这章主要是介绍人物,所以各各cp都有,但都不多

    “简直跟动物没两样,阿走心想。为了跑得又快又远,他每天练跑,练就出正确又强韧的跑姿;为了填饱饥饿难耐的肚子,他到便利商店偷面包——这样跟野兽有什么差别?他就像一头野兽,一头遵循特定路线巡查自己的地盘、在必要时出手夺取猎物的野兽。...


 序章: http://uniiroha.lofter.com/post/201c8772_1c6289b3b(几乎都是灰二&阿走的糖)

 这章主要是介绍人物,所以各各cp都有,但都不多

    “简直跟动物没两样,阿走心想。为了跑得又快又远,他每天练跑,练就出正确又强韧的跑姿;为了填饱饥饿难耐的肚子,他到便利商店偷面包——这样跟野兽有什么差别?他就像一头野兽,一头遵循特定路线巡查自己的地盘、在必要时出手夺取猎物的野兽。

        阿走的世界既单纯又脆弱跑步,以及摄取跑步所需的能量,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股无以名状、浑沌不清的烦闷在心头摆荡。而在那股烦闷中,他有时还会听到不明所以的嘶吼声。


     “ 不要突然停下来,再慢慢跑一会儿吧。”

       语毕,男子再度徐徐踩动脚踏车。凭什么要我跟你走?你谁啊?——尽管阿走如此暗忖,却依然有如被操纵似的迈出步伐,追向男子。

       阿走望着身披棉袄的男子背影,心头涌上一股既愤怒又讶异的情绪。已经好久没有人问他喜不喜欢跑步了。

       对这个问题,阿走无法像餐桌上出现喜欢的食物时那样轻松地说出“喜欢”,也无法像将不可燃物丢进资源回收桶时那样淡然地表示“讨厌”;这种问题教人怎么回答?阿走心想_明明没有目的地,却仍日日不间断地跑下去-一这样的人,能够断言自己究竟是喜欢还是讨厌跑步吗?”


        “你跑得很好”

        一阵沉默后,男子又开口。“不好意思。”

       男子慢慢将手伸向阿走包裹在牛仔裤下的小腿。管他是变态还是什么,随便啦,懒得理他了一阿走豁了出去,任凭男子抚摸自己的脚他实在渴得不得了,把男子买来的茶一饮而尽

       男子的手部动作就像在帮人检查有没有肿瘤的医生,机械性地检查起阿走的腿部肌肉。接着他抬起头,直直盯着阿走


       阿走想象着夜夜渗血的衣橱、徘徊在公寓阴暗走廊的白影,不禁打个哆嗦。他一直活在用马表将速度化为数值的世界里,一心一意为跑步锻炼体魄,而且乐在其中,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幽灵或灵异现象这些超自然的东西。

  “学长!喂,尼古学长!”

  他粗暴地连敲了十几下,一楼所有房门都跟着震动起来,然后104号房的门总算开了。

  “吵个鬼啊,阿雪。”

  一个庞大的人影缓缓现身,但由于烟雾实在太浓,阿走看不清他的模样。这两人似乎没注意到站在厨房附近的阿走和清濑,开始激烈大吵。

  “你的烟都飘到我房里了!”

  “不用买烟就能享受烟味,这还不好吗。”

  “我又不抽烟!总之拜托你节制一点,不要造成我的困扰!”

  你看,全都是烟!102号的房客挥舞着双手把烟挥开。这些白色有害物质甚至还飘到阿走他们这边。阿走这才恍然大悟,眼前的烟雾确实带着烟味。不是火灾固然值得庆幸,但这两人吵得越来越凶了。

  “你的音乐也很吵啊!恰喀波喀、恰喀波喀的,整晚都能听到那种莫名其妙的音乐,吵得要命,想害我做噩梦是不是?”

  “深夜我都会戴耳机听!”

  “又没用,我还不是照样听得到那些讨厌的恰喀波喀!”

  “都怪这公寓太老旧,我哪有办法。”

  “我也不是故意让烟味飘出去啊!都怪门的密合度太差……”

                                                                        (第一章 竹青庄的房客)

       不行了,我是是要疯了,这一章不是完全就是官方组cp吗,为什么互动都这么可爱啊啊!而且每句话几乎都可以扒出糖,所以我就拣了自己的最爱的灰二&阿走,和我觉得比较有感的尼古X阿雪,主要是阿走&王子和双胞胎的骨科,在后面萌点比较多(决赛的时候,双胞胎的骨科不要太好磕!)

      但是我jo的这本还是磕友情向比较的开心,因为阿走和双胞胎都是在原著中明确的写出了喜欢叶菜子的异性恋,所以我也是比较喜欢磕不太分明攻受、上下的友情向

      好了说明完毕,扒糖开始!

       就只剩下一股无以名状、浑沌不清的烦闷在心头摆荡。而在那股烦闷中,他有时还会听到不明所以的嘶吼声。

      这里是就又开始磕灰二&阿走了

       阿走体内那股跑步的热情,就像一团无以名状的强烈情绪,经常在他心中掀起纷扰的涟漪。但清濑的一席话,却无比炙热地烙进他朦胧幽暗、彷徨无措的内心世界,宛如曙光乍现,照亮阿走心中每一个角落。                                                                      (第四章  记录赛登场)

对吧!对吧!就是有种清濑像长者一样,循循善诱阿走走出他的那片阴影,因为清濑自己也曾经有过,这两个人在长跑的天赋上暂且不谈(在书的介绍里是把清濑说成长跑天才,但是清濑在看阿走跑步的时候,却将阿走吹到了天上(看以下这段),所以我也有点懵,但是万全状态的灰二应该会比现在厉害好多好多),但是在对跑步的热情方面,却是两人几乎都是狂热,无法比较,所以清濑才能用自己去解答阿走,所以这两人才能心意相通,默契度极好,阿走才能继续灰二的意志,去探寻跑步的真谛。

    看着不断加速的阿走,清濑不禁陷入一阵狂喜。

  大家好好睁大眼,看清楚他跑步的模样!看他那为跑步而生的身躯有多美丽!

  那个身影,可以轻易凌驾旁人的懊恼与羡妒他是完全不同的生物。跟我这种被重力束缚、汲汲于氧气的人比起来,有天壤之别。

  清濑很想放声大喊,但现在只能想办法忍住阿走,果然只有你只有你可以这样体现跑步的真貌能够鞭策我、让我见识到全新世界的人,只有你,阿走。                                              ( 第七章 预赛,开跑!)

还有,不觉得怕鬼的阿走超级可爱吗?这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虽然在动画里没表现出来,但是表现出来就有可能成颜艺大片了哈哈哈哈哈)

然后灰二摸阿走腿的那段,是时候可以开一篇灰二是阿走痴汉设定的文了



一根深陷在二次元的草

灰二不僅不太擅長用手機,連自拍都不行
我那個後續很智障,但是他會學好自拍的,還會修圖(你
就像偶練的丁哥一樣,丁宇直會修照,我當時超驚訝#
本來想說想畫一堆的走寶,但是我沒有畫過這麼多的Q版走寶,要我直接嚕也不行#


P4的內容是這樣的
灰二第一次網購,然後買到不合尺寸的衣服,然後給走穿,大概算是個剛洗好澡,直接套上=真空
唉唷 反正就是這樣啦 於是誕生這張圖

灰二不僅不太擅長用手機,連自拍都不行
我那個後續很智障,但是他會學好自拍的,還會修圖(你
就像偶練的丁哥一樣,丁宇直會修照,我當時超驚訝#
本來想說想畫一堆的走寶,但是我沒有畫過這麼多的Q版走寶,要我直接嚕也不行#


P4的內容是這樣的
灰二第一次網購,然後買到不合尺寸的衣服,然後給走穿,大概算是個剛洗好澡,直接套上=真空
唉唷 反正就是這樣啦 於是誕生這張圖

巧克力被夏天吃掉了

大头选手本人……我真的觉得走好难(。)
我什么时候有能力产灰走😭

大头选手本人……我真的觉得走好难(。)
我什么时候有能力产灰走😭

uni_iroha

强风吹拂(原著扒糖!)(序章)

 “是他!我一直在寻找的人,就是那小子!

    清濑心中燃起信念的火苗,宛如在阴暗火山口蠢蠢欲动的岩浆。他不可能跟丢。在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迎面而来的风吹得清濑的棉祆鼓起、翻飞,脚踏车灯总算逮住男子的身影。清濑每踩一下踏板,白色光圈便在男子背部左右摇曳。

       协调性很好—...

 “是他!我一直在寻找的人,就是那小子!

    清濑心中燃起信念的火苗,宛如在阴暗火山口蠢蠢欲动的岩浆。他不可能跟丢。在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迎面而来的风吹得清濑的棉祆鼓起、翻飞,脚踏车灯总算逮住男子的身影。清濑每踩一下踏板,白色光圈便在男子背部左右摇曳。

       协调性很好——清濑拼命压抑着心头的悸动,一边观察男子的跑姿。他的背脊挺得笔直,步伐又大又稳,肩膀不紧绷,脚踝柔软得足以承受着地的冲击他跑得轻盈优雅,却又强而有力。

       男子似乎察觉到清濑的气息,在路灯下微微回头清濑看到那张浮现在夜色中的侧脸,不禁轻叹一声。

       原来就是你啊。

       一种不知是欣喜抑或恐惧的情感在他的心头纠结、翻搅清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的世界即将有所改变。

       清濑加快踩踏的速度,与男子并肩而驰仿佛有一种无以名状的东西在操控着他,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驱动着他蓦然间,一句话从清濑嘴里迸出,而他根本身不由己。

      “你喜欢跑步?”

        男子骤然止步不动,冲着清濑摆出一种既困惑又愤怒的表情那双蕴含着激昂热情的乌黑眼眸,闪着纯净的光芒反问清濑

       一你自己呢?你有办法回答这种问题吗?

       那一瞬间,清濑顿然了悟假如这世上有所谓的幸福或至善至美,那么,这个男人,就是我心中的真善美。

       震撼清濑的那道信念之光,此后仍将永不止息地照亮他的心坎,恰似灯塔照射在漆黑的暴风雨海面上=那束光芒,将永远引领清濑向前迈步。

       朝朝暮暮,直到永远。

(以下是自己的垃圾感想,可以直接忽略)

       真的!我jo的小说和动画最大的不同,也是动画无法避免的一个问题,小说的最显著的优点,就是比喻和心理描写!然后其实我看动画这段的时候只觉的阿走在发光欸,好厉害,但是看原著的时候就是像原来清濑这么早就欣赏(爱)阿走了吗?阿走跑步发光就是为了体现这句:“在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真的很棒!

       而且“原来就是你啊”这一个小小的的伏笔,就是为了后面的清濑与阿走聊天时的一段话埋下了伏笔:

“那天晚上,当你在街上狂奔、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清濑平静地说,“我心想,终于让我找到了当时我很想大喊,‘我的梦想,现在正奔驰在我眼前!’我骑着脚踏车追你,很快就发现你是仙台城西高的藏原走。明知道你是谁,却还是把无处可去的你拖下水,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候说这些?清濑性格上的洁癖,在阿走眼里既好笑又残酷。

       之前他说,是因为看到我跑得那么自由又开心,所以才叫住我,还说完全没发现我就是仙台城西高的藏原走……这些谎言,他根本没必要说破的。“(真的看到这里眼框就湿了)

       而且”清濑顿然了悟假如这世上有所谓的幸福或至善至美,那么,这个男人,就是我心中的真善美。“”朝朝暮暮,直到永远。”这句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一句最长情的告白吗?!

       然而在这本书的尾声中有写:

    ”——阿走,你喜欢跑步吗?

       四年前春天的夜里,清濑这样问阿走。就像一脸纯真的孩子在问,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世上。

      ——我很想知道,跑步的真谛究竟是什么。

      我也是,灰二哥,我也想知道,虽然我一直在跑,但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现在,我跑步时都仍会思考这个问题,今后也会不停问自己。

       我真的很想知道。

       所以,让我们一起跑吧,跑到天涯海角。

       信念发出的光芒,永远存在我们心里。在黑暗中照亮延伸向前的道路,清楚地为我们指引方向。“

       这不就是一个两人终于心意相通,相互救赎,相互理解,相互帮助的13L故事吗?!之前单单指引清濑的信念的光芒,最后成了两个人的共同追求的,追随的光芒,这糖不好磕吗?官方逼死同人啊啊


第一章:http://uniiroha.lofter.com/post/201c8772_1c629e714

by.文仔仔

搞黄色。_(┐「ε:)_
⚠灰走注意!
但是个人认为也黄不了哪去,毕竟我的开车技术。(つд⊂)

p1是很正常的接吻
p2是很正常的在耳边说话
p3是教练和部员很正常的互动
p4是很正常的动物打架(:з」∠)_

搞黄色。_(┐「ε:)_
⚠灰走注意!
但是个人认为也黄不了哪去,毕竟我的开车技术。(つд⊂)

p1是很正常的接吻
p2是很正常的在耳边说话
p3是教练和部员很正常的互动
p4是很正常的动物打架(:з」∠)_

一根深陷在二次元的草

【灰走】感冒

来自噗浪一个太太的图

已交往设定


  平日里阿走都是第一个从竹青庄走出来拉筋的,这天却意外地没看见他,大家都觉得阿走可能是偶尔的赖个床,并没有很在意他的晚到。第一个注意到阿走出现的是神童,他笑着与阿走打招呼,阿走反应慢了几拍才向他道早,状况看上去稍微差了点,兴许是因为王子晚上踩着跑步机的缘故,导致阿走没睡好,他想回头可以推荐点睡眠相关的给阿走。

  拉完筋后,阿走跨出步伐的瞬间,眼前忽然的一片黑,一双有力的手揽住他的腰,避免他跌倒,凭借着那双手的力量站稳身子,才发现是灰二。

  「还好吗?」

  「还好……!」阿走瞪大眼摀住自己的嘴,早上醒来时,只觉得...

来自噗浪一个太太的图

已交往设定

 

 

  平日里阿走都是第一个从竹青庄走出来拉筋的,这天却意外地没看见他,大家都觉得阿走可能是偶尔的赖个床,并没有很在意他的晚到。第一个注意到阿走出现的是神童,他笑着与阿走打招呼,阿走反应慢了几拍才向他道早,状况看上去稍微差了点,兴许是因为王子晚上踩着跑步机的缘故,导致阿走没睡好,他想回头可以推荐点睡眠相关的给阿走。

  拉完筋后,阿走跨出步伐的瞬间,眼前忽然的一片黑,一双有力的手揽住他的腰,避免他跌倒,凭借着那双手的力量站稳身子,才发现是灰二。

  「还好吗?」

  「还好……!」阿走瞪大眼摀住自己的嘴,早上醒来时,只觉得头很沉重,嗓子很干,可是没想过他是沙哑了。

  灰二伸手覆上阿走的额头,让灰二倒吸一口气,阿走整个人烫得不象话,灰二皱着眉头想拉着阿走回去休息,阿走挣脱开灰二的手,说自己没事执意要跟着大伙们训练。

  灰二带着微怒地语气说:「阿走你已经发烧了!」

  「只要活动一下就会好了!」

  两人僵持着在原地,谁也不愿退一步,灰二长叹了口气,转过头拜托尼古带队,阿走见灰二这样的举动,想着往旁稍微移动一些,脱离灰二阻拦他的范围,便能跟上队伍,没料到灰二直接跟着他移动,阿走赌气似的径自地走回屋内,后头的灰二无奈地摇摇头。

  悄悄的打开阿走的房门看了一眼后,便轻轻地关上离去,虽然他背对着房门盘腿坐着生闷气,但还是乖乖地穿上他给的棉袄。

  等竹青庄的大家回来后,灰二就端着白粥跟他的早饭进阿走的房间,随后103房传来了一些声响,城家兄弟好奇探头看向103房,没一会被阿雪给喊回去。

 

 

 

  进房间后,发现阿走已经躺着休息了,将早饭先放在木桌上后,折回房门准备开门时,阿走摇晃的爬起身往灰二走去,听见掀被子的声音,转头查看阿走的状况,阿走没踩稳步伐而向灰二扑去,来不急反应的灰二,下意识地接住阿走,却因重心不稳两人双双跌倒。

  「阿走有没有怎样?」

  阿走赶紧的从他身上爬起来,摇摇头表示没事,抚上灰二的膝盖,低头有些自责地盯着,灰二轻揉他的头。

  「我没事,不生气的话,先吃点白粥。」

  阿走张嘴想回应,又想到自己沙哑,只好点点头,原以为灰二不会发现他在生闷气,他撇嘴埋怨似的看向灰二,对方像是没看见似的,拍拍一旁的位置要他做过去,两人静静地吃着早饭。

  「感冒了就多休息,好了之后再去跑步也不急。」

  将窗帘拉上后,他就将餐盘都端走了,门轻轻地关上,此时一双从一旁抓住他手上的餐盘。

  「灰二这个交给我。」

  待对方拿稳后,灰二就放手,笑着道:「阿雪谢谢。」

  「还有……」阿雪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包口罩,将此递给灰二「口罩戴着,避免被传染。」

  「好,等等要再进去会戴上的。」

  阿雪耸耸肩没说什么端着餐盘往厨房走去,灰二则是回房间拿了毛巾跟一个脸盆去厕所装水,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放下脸盆将毛巾过水拧干,轻轻地覆盖在阿走的额头上,紧皱的眉头稍稍的松开些。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好几轮后,灰二也感到疲惫,索性就趴下稍作休息。

 

 

 

  迷迷糊糊之间感受到一股凉意,令阿走觉得没那般燥热,再次陷入睡眠之中。睁眼时依然觉得身体不舒服,注意到额头上的毛巾,将此拿下后,往一旁的看去,只见灰二趴着睡着了,想为他披上放在一旁的棉袄,不知道是起身的动静太大,还是灰二刚好清醒,两人对上视线的瞬间,阿走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灰二勾起嘴角浅笑着。

  「啊啊!都下午了,阿走你饿了吗?」

  本想摇头表示不饿的,只可惜肚子不争气的叫出咕噜声,让他更加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灰二噗哧的一声笑出声,在灰二起身轻轻地拉住灰二的衣角。

  「怎么了?」

  阿走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抿起了嘴,最终还是决定放开他的衣角,灰二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稍微等等。等了一会的时间,阿走缓慢地起身,踩着虚乏的步伐往厨房移动,才刚踏进厨房,灰二像是背后长了双眼睛似的叫住他,让他吓了跳。

  灰二关火后,快步地走到阿走的面前,拉着他到饭桌前坐下,将锅子里的粥盛出来端到阿走的面前。

  「这次加了一点鱼肉进去。」

  灰二哥是不是发现我不喜欢吃白粥,才多费了点功夫加鱼肉……阿走在碗中搅拌好几次粥,一方面是想让粥凉一点,另一方面是因为生病的缘故,总让他觉得麻烦灰二许多事似。

  灰二似乎看透了阿走的想法,淡淡地开口:「营养还是要均衡的,不能只光吃白粥。」

  吃饱喝足后,灰二便帮阿走量体温,好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休息,阿走的烧都退了,只是阿走怕会将感冒传给竹青庄的其他人,向灰二要了个口罩,灰二掏出方才放在棉袄中的口罩递给阿走。

  「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傻瓜。」

  灰二轻刮了一下阿走的鼻子,牵着阿走回房,看着他睡着后,才回自己的房间去。到了晚饭时间,灰二没想着要叫阿走起来吃饭,等他睡醒了再吃也不迟,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坐在房间看书的灰二,听见对面传来的咳嗽声,立刻阖上书本走到厨房装水,打开门的时,印入眼帘的是缩成一团的走,忍不住笑了,走近轻拍阿走。

  「阿走起来喝个水。」

  阿走摇摇头不愿意喝水,灰二叹了口气也不勉强他,只是帮他盖好被子,将水放于木桌上后,坐在一旁陪着阿走,原本他是想离开的,但是余光瞥见阿走看他起身放水时,一脸失落的样子,怎么也忍不下心离开。

  「睡吧,晚点再叫你起来吃饭、吃药。」

  他没做任何回应,而是伸手牵住灰二的手,等到对方回握住自己的手后,才闭上眼进入梦乡之中。灰二被阿走牵住手的时候,心里其实有一丝的惊讶,也没有感到意外,只是他没想到阿走会比平日更加的缺乏安全感,了然的握紧他的手。

 

 

 

  不知过了多久阿走睡醒了,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微微的偏了头,只见灰二撑着头睡着了,外头的月光照落在灰二身上,显得十分好看又适合他,仔细一看才注意到他微皱起的眉头,让阿走有些不舍,撑起身子伸手抚平灰二的眉头,却也将灰二给吵醒了。

  阿走混乱的开口:「对不起……」

  「吃点东西?」

  阿走想了一下摇头说:「直接吃药。」

  「那你等我一下,我回房间拿。」

  阿走松开了手,看着灰二离开房间,没一会的速度,灰二带着感冒药回来,还让阿走伸手出来,阿走不明所以的偏了头,但还是乖乖地伸出手来,灰二放了一颗糖果在他手上。

  「啊?」灰二哥还当我是小孩吗?

  「药还是会苦的,吃点糖解苦。」

  他点点头乖乖地吃下药丸,舌尖碰到药丸时,真如灰二所说会苦,吞下后拆开糖果含入嘴里,甜味散开在嘴里,感觉不到一丝苦味。整日昏睡的缘故,现在的他并不困,戴着口罩靠在灰二的肩上,看着他一页又一页的翻著书,突然的阖上书本,阿走赶紧的坐直身体,微转头投以不解目光看着他,怎么也没想到灰二会凑过来,并且拨开他的刘海,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接着放大数倍的脸在眼前,隔了几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隔着口罩被灰二给亲了。

  拉下口罩时,阿走快速的将嘴给摀住,灰二轻笑了一会,只是轻声地说只亲脸颊后,他便放下手,灰二也确实只在他的脸颊上亲吻,拉起阿走的口罩,恶作剧的心忽然作祟,稍稍的拉远点放手,啪的一声弹到阿走的脸上,随后接收到阿走埋怨的目光。 

  「时间不早了,该睡了。」脱下棉袄后开口:「今晚我跟你一起睡。」

  「不行!会传染的!」

  没理会阿走的话,强制熄灯休息,阿走实在是没办法反驳,妥协的跟灰二躺在一块睡,夜里的迷糊的清醒来,看了一眼身旁的灰二,满足地闭上眼,到梦中与灰二奔跑。

  直到他病好为止都都是这般的相处模式,偶尔还会差枪走火,但因为阿走感冒的关系,常常只是点到为止。在他病好之后,不免的被城家兄弟们笑了一番,而灰二后来也感冒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FIN


小剧场:

 

  灰二感冒后把门反锁起,怎么样也不让阿走进去,徒留着阿走一人站在门外,听到走廊的动静停下后,尼古跟阿雪两人各自从自己的房间探头出来,见阿走站在外头,总觉得阿走就像是大型犬似的,委屈的耳朵、尾巴都垂下来了,阿雪没忍住的偷拍了一张照片,传给灰二看。

  碍于灰二毫无回应的关系,阿走直接就地坐在101房门旁,等灰二一出来他就钻进去,不知道是看到阿雪给的照片,还是他的想法传达到了,灰二开门让他进来,前提是要戴着口罩才能进去,他用力的点头说声知道,快速地戴上口罩,将袋子里的果冻给灰二,灰二有些哭笑不得的轻摸他的头。


日发

抱歉,占个tag

但是熬夜看完强风吹拂,感到了莫名的使命感和产粮欲望。

如果可以的话,尽情点文梗吧,希望在热情还未燃尽的这段时间,尽情为灰走添砖加瓦。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暴风哭泣的一天(´°̥̥̥̥̥̥̥̥ω°̥̥̥̥̥̥̥̥`)

抱歉,占个tag

但是熬夜看完强风吹拂,感到了莫名的使命感和产粮欲望。

如果可以的话,尽情点文梗吧,希望在热情还未燃尽的这段时间,尽情为灰走添砖加瓦。

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暴风哭泣的一天(´°̥̥̥̥̥̥̥̥ω°̥̥̥̥̥̥̥̥`)


色弱烈士
救救孩子 模还可以再做

救救孩子

模还可以再做

救救孩子

模还可以再做

春雷

《1461》03

上文:01 02
下文:04


44页回·到·开·头

现在简直想问问前几天的自己哪来的勇气讲出日更的...真当自己一个晚上两三个小时可以修正完十几页似的!

这一回大概是分镜和成品出入最大的一回,分镜的时候还没播最终话我在那想象清濑家大概是一层的和室房屋,清濑妈妈大概是黑发向后梳然后穿白围裙那样的吧,然后最终话播出清濑家真是惊人的现代化【】

岛根这个地方在搞跑步之前我就通过一款叫做方根书简的旅游宣传游戏略知一二,这游戏有多垃圾谁玩谁知道ry

04保守估计周日更,明晚我在打游戏周六要和同学去哈啤【】

以...

《1461》03

上文:01 02
下文:04

 

44页回·到·开·头

现在简直想问问前几天的自己哪来的勇气讲出日更的...真当自己一个晚上两三个小时可以修正完十几页似的!

这一回大概是分镜和成品出入最大的一回,分镜的时候还没播最终话我在那想象清濑家大概是一层的和室房屋,清濑妈妈大概是黑发向后梳然后穿白围裙那样的吧,然后最终话播出清濑家真是惊人的现代化【】

岛根这个地方在搞跑步之前我就通过一款叫做方根书简的旅游宣传游戏略知一二,这游戏有多垃圾谁玩谁知道ry

04保守估计周日更,明晚我在打游戏周六要和同学去哈啤【】

以及评论里有小天才猜出了标题在指时间,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