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

2939浏览    30参与
梨不切lyreach

当年万里觅封侯|阮郎归(R)

*3k话本脐橙

*评论区补档

*3k话本脐橙

*评论区补档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汇总

策划:凉夏 @凉夏捕物帖 

副策划:行云如故 @行云如故 

海报题字:池落 @池落 

海报:约鹤



【0:00】文 熹微 @碧海问舟  


http://xiwei45.lofter.com/post/1fc34ac4_1c629af45


【1:00】文 梨不切 @梨不切lyreach 

http://libuqie.lofter.com/post/2004c0d6_1c62a9097

【2:00】画 墨兰辰 @笑颜不散 

http://...

策划:凉夏 @凉夏捕物帖 

副策划:行云如故 @行云如故 

海报题字:池落 @池落 

海报:约鹤



【0:00】文 熹微 @碧海问舟  


http://xiwei45.lofter.com/post/1fc34ac4_1c629af45


【1:00】文 梨不切 @梨不切lyreach 

http://libuqie.lofter.com/post/2004c0d6_1c62a9097

【2:00】画 墨兰辰 @笑颜不散 

http://mmolanchen.lofter.com/post/1fec057c_1c62aa945

【3:00】文 时墨 @时墨 

http://750469903.lofter.com/post/1e1803fc_1c62a4cbc

【4:00】文 行云如故 @行云如故 

http://chi09170.lofter.com/post/1f9acf85_1c62add76


【5:00】画 大咩 @一只大咩鸭 

http://oloovo.lofter.com/post/1d11953a_1c6123339

【6:00】字 时归玉 @时归玉【觊觎圆仔的美貌】 

http://shuixuyi.lofter.com/post/1ed2e84b_1c62a3cc0

【7:00】画 华钥 @风雪夜归人 

http://mlhuayao.lofter.com/post/1ea17fc4_1c62a069e

【8:00】字 白滇 @白滇 

http://xianghehongcha.lofter.com/post/1f2de4b5_1c629c151

【9:00】文 皋月 @这是皋月的小号 

http://fenhongsexiaogege.lofter.com/post/1f723705_1c5fa3049


【10:00】字 莉齐 @莉齐与朝 

http://woshiyexiana.lofter.com/post/1fb29190_1c61c2e88


【11:00】字 红烧基围虾 @红烧基围虾 

http://zidu4521.lofter.com/post/1fec2a03_1c62b2385

【12:00】画 阿项 @发财 

http://youshu928.lofter.com/post/1f3696a0_1c62b4880

【13:00】字 虞竺月 @鱼竹二月 

http://fish-and-moon.lofter.com/post/1ee4936b_1c62a582e

【13:14】画 凉夏 @凉夏捕物帖 

http://ryokabook.lofter.com/post/1e9bfc31_1c625eb4e

【14:00】文 碎雪 @碎碎雪❄ 

http://xingyi081.lofter.com/post/1f443427_1c6281414


【15:00】文 沐白 @沐白 

http://muxiaobai0706.lofter.com/post/1f25a6db_1c62ac489

【15:30】字 白夜 @鸿雁衔鱼 

http://ryokabook.lofter.com/post/1e9bfc31_1c62b7a76

【16:00】画 镇灵 @Cla.vin. 

http://zhenling0401.lofter.com/post/1d1ea953_1c62a6148

【17:00】字 舜华 @jsdhwdmaX 

http://ryokabook.lofter.com/post/1e9bfc31_1c62d78df

【18:00】画 辋山 @辋山 

http://wangshan753.lofter.com/post/1fe726e6_1c62bdb78

【19:00】文 呓兮 @呓兮 

http://moji9318.lofter.com/post/1fe88451_1c626fa3c

【20:00】画 紫西

http://ryokabook.lofter.com/post/1e9bfc31_1c62a2843

【21:00】字 池落 @池落 

http://chiluo061.lofter.com/post/1e6b274a_1c622b0c5

【22:00】字 染儿 @染儿不养鹅 

http://12144548.lofter.com/post/1f161abb_1c62c78ed

【22:30】书签 安安

http://ryokabook.lofter.com/post/1e9bfc31_1c625e41f

【23:00】文 孔聿 @孔聿 

http://yushang794.lofter.com/post/1f72d480_1c62c8c15

【24:00】字 酌灸 @归鹤清潇 

http://xixian525.lofter.com/post/1f688497_1c62ca5cd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7:00-】代发
舜华 @jsdhwdmaX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7:00-】代发
舜华 @jsdhwdmaX

孔聿

犹记当年金桂香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3:00】

对不起,发完微博后晚了一分钟

                

         元延九年,金风送爽,京城桂花开遍各院儿枝头。

        自四年前摄政王与传说中那摄政王妃悄无声息地走后,朝廷上下人心惶惶,唯恐方及弱冠的皇帝不能独善政事,...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3:00】

对不起,发完微博后晚了一分钟

                

         元延九年,金风送爽,京城桂花开遍各院儿枝头。

        自四年前摄政王与传说中那摄政王妃悄无声息地走后,朝廷上下人心惶惶,唯恐方及弱冠的皇帝不能独善政事,就连皇帝本人最初也这么觉着。不过也不枉摄政王与状元郎一番教导,不敢说才略过人,在其统治下,这四年也算是国泰民安,人寿年丰。

        “老人家,能给我俩捏一个孙悟空么。”

        老人抬起头来,方才说话那位青衫男子冲他笑了笑,继而转过头去,很旁边的人咬起了耳朵。老人的视线也随之放在那即使是棉布素衣却也遮不住贵气的来者脸上,入眼是说不出的熟悉。

        尽管已经鬓白眼浊,手下的动作却是愈加熟练,一个泥人很快在老人手下现出身形来。老人想起了多年前,青年一个人心不在焉上他这儿买泥人的情景,那样的气度容貌,叫人一眼见了便难以忘记。虽然神色依旧淡然,但眉宇间说不尽的怅然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惬意。

        人老了就只盼着安定幸福,也没了初见时的心惊胆战,看着两个相去的背影,又瞧见摊前熟悉的金锭,咧嘴笑了笑——今天就早早收摊罢。

        在结束了三个时辰批阅书折后的宣从心,想到自家那个偷偷把折子往她这边儿放的糟心弟弟,不由得开始怀念起以往钟宛和摄政王还在的日子来。就连看着诚惶诚恐的下人们,也是一种闹心。从议政厅里出来后便呵退了一众想要跟上来的丫鬟公公们,独自一人来到后花园,想着远在他乡的钟宛。

       突然一阵细碎的喘息声与低吟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悄悄地走进,靠着树枝遮掩住身体,暗想日后是得加强皇宫的守卫了。不料下一刻探出脑袋一看,自己“日思夜想”的钟宛正软倒在摄政王怀里。脑袋一空,手中一时不查,折下一段树枝来。

        这下两人就是再专注于情事,也不得不放下环住对方的手。

        钟宛和郁赫商量着回头打个照面便跑,一转身,就对上宣从心木然的神色。绕是钟宛脸皮再厚,在自家妹子面前做这档子事,也是闹了个大红脸。

        只听宣从心悠悠道:“要是来的不是我而是宫中侍卫,你们当如何?”

        钟宛松了一口气,从尴尬中回过神来,笑道:“跑呗。”

        宣从心:“......”

        这几年来宣从心也曾想过有朝一日钟宛想他们了,自己与宣瑜必定是要早早摆好宴席,笙竽琴瑟,列队踏歌欢迎的,可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这一点,本来在觉得今上在摄政王走后能够独当一面的奢求破灭后就该深有体会的。毕竟生活总是充满惊吓,已经看破红尘的长公主这样安慰自己。

        没了重逢的喜悦,宣从心只好无奈道:“你们先随我去见皇上罢。”

        再说议政厅里的宣瑜早已被这三天积攒下来的折子折磨得快哭了出来,一听到房门响动,立马搁下笔迎了出来,摊开酸胀的双手,准备向姐姐诉苦。

        来不及呵斥弟弟的宣从心就这样让钟宛二人见识了弟弟是如何丢人现眼,一点长进都没有的。

       “皇上,请放下你金贵的爪子。”

        突然见到其他人,宣瑜还未反应过来,长公主一记眼刀杀来,本能地先收回了爪子,不,手。

        钟宛倒是看得有趣,几年未见,来的路上还想着宣瑜掌管大权在手,从心也是大姑娘了,多少也会有些生分,今日一见,好似又回到了几年前姐弟俩半大的时候。

        可想起刚才宣瑜依赖姐姐的模样,好歹也是个成年男子了,这番小孩儿举动也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连折子都阅不完。”

        宣瑜摸了摸鼻子,讪讪道:“这不是前几日气温骤降,受了风寒么。几日堆积下来的折子,当真是要了我的命。”

        “要不是你脑子抽了,大半夜的不睡觉,也不披件衣裳,突发奇想跑到池边去赏月,还蠢兮兮地栽近河里去了,也不至于还要我给你收拾一堆烂摊子。”宣从心无情地拆穿他。:“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么蠢。”

        宣瑜忙不迭失地点头:“是是是,姐姐教训得是。是我愚笨,比不上姐姐大人聪颖,今后一定改正。”

        钟宛直接笑出了声,宣从心的黑脸也绷不住笑了起来,宣瑜这才送了一口气,猛地瞧见一旁的郁赫,有些怵他,“摄政王。”

        郁赫点了点头,众人这才算正式见过面了。

        这京城的大小事一路走来也基本了解了个透彻,反倒是钟宛二人这些年走过的山南水北,以及那宛若世外桃源的居所,让姐弟二人沉迷。

        四人一人讲,二人听,再有一人待其口干舌燥时递来一杯水,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下午。

        夜里, 钟宛看着灯下检查这些年来皇帝作为的郁赫,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红了脸颊。

        约莫是那目光太过炙热,郁赫停下了手中动作,走到床沿。

        钟宛低声说道:“还记得那年你把我捆在书桌上这样那样吗......”

        “......”郁赫艰难地看了他一眼,“我似乎并没有捆你,也没有对你怎样。”

        “也是,毕竟你当时还是个君子。”语气听上去竟有几分幽怨。

        郁赫失笑,“难道我现在就不是了?不对,你不就盼着我强硬着来吗。”

        钟宛又朝着郁赫坐近了些,“你看你现在都没亲我,连绑手你都嫌累了。我果然还是色衰爱弛了。”

        于是以狠辣果决名动天下的摄政王直接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小钟爷依然水嫩不减当年——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这么多年过去了,非但没有半分长进,反倒是这人一撩拨,浑身上都先软了七八分。

  

        “子宥,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把我绑在公桌上,让我趴在堆满折子的桌上,嗯...感受着冰冷的桌子与你体温的炙热,再,再情不自禁she在书折上。”

       郁赫凑到钟宛耳畔, “然后还可以用桌上的毛笔塞到你那处,一支不够就两支,两支不够就三支......知道把它填满为止。”

        钟宛的脸又红了几分。这同样的话子宥说来愣是多了几番别样风情,仿佛切身体会过一般。

        感受到身下人的走神,郁赫退出些许后又重重地顶了进去,不出意料得到了钟宛的低呼。

       

        一时的喘不上气并没让钟宛停止嘴欠,“你说,就照你这般亲法,那三千两,怕是一辈子,都不够了,要不你...以后,嗯...每天多亲几百次吧。”

        于是郁赫十分听话的亲了上去,直把人嘴都亲得充血了,才含糊道,“一辈子不够,就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都欠着我。”

        钟宛早就已经被亲得说不出话来,缓了片刻后,喃喃道,“子宥,我还是好喜欢你。”

        郁赫将人抱在怀中,亲了亲额头。

        “我也是。”

      

      

        听着隔壁间断传来的些许低喃呻吟声,宣瑜红着脸想,该不该告诉哥哥“隔墙有耳呢”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30-】代发

微博@欧尼酱去流浪

安安没有老福特由策划代发

是书签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2:30-】代发

微博@欧尼酱去流浪

安安没有老福特由策划代发

是书签鸭~

池落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1:00-】

“我同归远,原本是门当户对的”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1:00-】

“我同归远,原本是门当户对的”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0:...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0:00-】代发

微博@紫紫紫紫西吖

冬夜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20:00-】代发

微博@紫紫紫紫西吖

冬夜

呓兮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9:00—】缱绻(微r)

*19:00-冬 /我爱温泉!/限制级R15


*半原著向,郁赦是世子但是两人关系已经明朗。


人物属于漫漫,ooc我尽数收下


(后期赶稿加上重度ooc以及烂尾注意)


迎长已过,正值玄冬,大雪铺天盖地洒了一夜,寸寸角落都染上了风声,雪落苍茫,濖河渐垂,透过纸窗已能隐约察觉连片的银装素裹。


不至五更,郁赦便披着件黑色大氅上朝去了,雪已积厚,提着灯笼的光芒晕在雪上。雪已停,风已歇,世间万物之声都吸收于雪中...

*19:00-冬 /我爱温泉!/限制级R15


*半原著向,郁赦是世子但是两人关系已经明朗。


人物属于漫漫,ooc我尽数收下


(后期赶稿加上重度ooc以及烂尾注意)


 


 


 


 


 


 


 


 


迎长已过,正值玄冬,大雪铺天盖地洒了一夜,寸寸角落都染上了风声,雪落苍茫,濖河渐垂,透过纸窗已能隐约察觉连片的银装素裹。


不至五更,郁赦便披着件黑色大氅上朝去了,雪已积厚,提着灯笼的光芒晕在雪上。雪已停,风已歇,世间万物之声都吸收于雪中。


钟宛早上懒洋洋爬起来时,身边还有些许温意,反倒是自己睡得那块地方冰凉冰凉。他缓缓挪了个窝,沾着郁赦的气息,用手指点了点郁赦的枕头,思索郁赦的去处。


若是上朝也该回来了,钟宛把郁赦那块地方躺冷了之后便爬起来把衣服穿上,左等右等,直至申时也不见郁赦人影。问冯管家,只道是“世子今日公事繁忙,钟少爷不必担心”,钟宛只得一人随便扒拉几口饭菜,一边心里仔细斟酌近期郁赦到底什么事能急到饭也不回来吃,一边自责自己最近浪过了头,天下大事不闻不问,蓝颜祸水,男色误国,说的就是郁赦了。饭菜入口也食不知味,钟宛在菜里挑了挑,还是以“今日胃口不佳”为由让小丫头收了下去,自己有一言没一语和冯管家搭话。


句句隐隐约约涉及郁赦。


冯管家心道钟公子您若是想世子直接去宫里找他是了,在这问东问西不符合您的人设。


兴许心中怨念过大,钟宛忽然一拍大腿,道:“哎,来人!去传话给世子!”


冯管家搓搓眉尖冷汗,心里默默许愿钟宛能传一个正经话。


钟宛寻思片刻,喜悦道:“就说我今日起来,腰身甚是疲乏,食不知味,颇爱吃酸,让他捎点酸的回来。”


冯管家扶额,眼神示意传话的小厮传话时美化一下。


不料钟宛突然又道:“这个不够急,你直接和他说,他昨晚太狠了,我今日腰身酸的很,没他揉揉吃不下饭。”


冯管家:????


冯管家张张嘴,愣是没反应过来怎么阻止。又想想如此兴许还能缓和圣上催婚之急,再想想世子或许还会喜悦,便也罢了。


传话小厮侧了侧身,仿佛已经习惯了,应了后迅速去了。


 


 


郁赦正在和众大臣处理公务,静谧无声。


众大臣本早该回家,无奈郁赦今日不但来认真处理公务,还处理到了忘我的境界,虽心有怨言,却不敢表露,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目光中达成了共识:世子今日反常必定与钟公子有关。


都是有家室的人,念及自身,不由觉得感同身受,便也不觉甚苦了。


忽见一小厮进来,道是钟公子传话而来。


众大臣稍有松懈,每每钟公子传话而来,世子必然是即刻回去的。郁赦察觉众人表情松懈,淡淡向下一瞥,众人皆作低头沉思状。


实则侧耳倾听。


郁赦悄声问道:“何事?”


来人声音更小:“钟公子说他……身子不大爽。”


郁赦眉尖一凛:“如何不适?发热了还是别的?”


来人向下看了一眼大臣们,道:“钟公子说世子昨日太狠,他今日腰酸背痛,要世子揉揉才肯吃饭。”


声音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极度洪亮。


郁赦:……


一大臣宛如被口水呛到般咳了一声,霎时间咳嗽声此起彼伏。


郁赦愣神片刻,回首道:“肃静!”


强忍住神情变动,淡漠道:“内人身体不适,今日便到此为止,有劳诸位了。”


众臣起身答应,方散了。


郁赦此刻细细问道:“他莫不是到现在还没吃晌饭?”


小厮道:“钟公子说没有胃口,只吃了几口便不吃了。”


郁赦疾步走出堂内,命人速速备驾回程。心里不由生气,这小性子传着传着还成真的了不成?那副弱身子少了顿饭也不知会疲乏多少。


不知为什么会被屏蔽!https://m.weibo.cn/5652141104/4393485521987923


 


 


钟宛是在颠簸中醒来的,入眼便是郁赦的衣服。


钟宛迅速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忆发生了什么。


昨夜身边都是郁赦的气息,让他睡的特别安心,中途郁赦似乎是喊了他几声,他只是敷衍的应了应,大抵就是为了出门。


如此想来,自己应该是被郁赦抱出门的。


抱出门…钟宛自暴自弃地想着,以后在外面听见的传闻又多了几条,郁赦家的小媳妇出门都不自己走,还要世子亲自抱,诸如此类。


自己的半世英名啊…钟宛在内心捂了捂脸,同时又为自己在无意识状态下被抱的惋惜。


郁赦一上车就一直盯着钟宛,就在刚刚眼睁睁看着钟宛眼睛忽然睁开又忽然紧闭,之后再无动静。


有了一次经验,郁赦很确定钟宛现在在装睡。


钟宛此刻听见了郁赦的低呼:“归远。”


钟宛听不见,钟宛装死。


郁赦无奈:“我看到你睁眼了。”


良久,钟宛缓缓睁眼,懒懒伸了伸胳膊,轻推了推郁赦:“到了吗?”


哑着嗓子倒真像是刚睡醒。


郁赦便当什么事都不曾发生,撩起窗帘,说道:“到了。”


 


 


钟宛跟在郁赦身后,打量着四周,现在还是白天,雾气氤氲确宛若仙境,硬生生添了些朦胧之色。雪在脚下嘎吱嘎吱地响着,放眼望去烟雾下白茫茫一片。


侍者把二人引到一处温泉旁,便悄然退下了。


郁赦看了一眼钟宛,把手伸向自己的腰带。


钟宛没来由地,咽了咽口水。


郁赦看上去像是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其实身上精壮得很,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饶是钟宛见了多次,在看见在野外被雾气萦绕的美好肉/体,还是不由愣怔了一下。


真真是个美人儿啊。


郁赦已脱掉上衣,余光瞧着钟宛如静止画般瞅着自己,便道:“怎么不脱?此处并无外人。”


钟宛这才慢吞吞脱掉衣服,叠好放在旁边干净的石头上,慢慢荡到水里,被突如其来的热死烫的一哆嗦。


郁赦朝着他走来,水刚及他的小腹,又点点水珠顺着肌肉流淌下来,头发尚未全湿,发梢浮在水面摇曳出一阵涟漪。


郁赦扶着钟宛,一只手扶在他的腰侧,钟宛只觉一股热流从那处涌了进来,便不怕死地往郁赦边上挤了挤。


郁赦也用力揽了揽钟宛:“如何?”


身心舒适,心上人在侧,舒爽得很。


钟宛拉着郁赦猛然坐下:“我们坐着泡。”


郁赦点点头,抬手理了理钟宛的头发。


 


 


 


钟宛坐在温泉底下的石头上,撩拨几下池水,一片不知何处来的落叶抚上水面,心中一动,忽然吟道:“初秋凉兮,风月甚美。”


郁赦听闻,愣怔了下。


初秋凉兮,风月甚美……


出自《南史》,后世常用于……爱情。


手下把钟宛抱的更紧了,张口道:“正值玄冬,且为白日。”


钟宛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道堂堂皇子怎连这都没读过?


抬头看向郁赦,刚想辩解,就装上那双眸子,钟宛看了一眼便知郁赦何止明白,反而挖了个坑还让自己跳呢。


钟宛撇撇嘴,张口道:“我是说,此景甚好,世子约否?”


说完便张扬地和郁赦对视。


郁赦看着钟宛被雾气晕了双眼,好生让人疼爱的样子。


钟宛突然一个激灵。


郁赦的手…正在……


钟宛下意识抓着郁赦的手腕,一手撑在身侧。


 


 


…………婴儿车车链接同上


…………


钟宛坐在郁赦的腿上,一动也不想动。


郁赦轻轻揉了揉他的腰,钟宛扭了扭身子:“别动…痒…”


郁赦便轻轻把手放在钟宛腰上,问:“回去吗?”


钟宛伸手撩了撩水花:“再泡一会儿。”


钟宛之前疗伤时并非没有泡过温泉,但温泉除疗伤以外,倒的确是个温馨的地方。


只是钟宛向来只是一个人疗伤,只觉温泉只不过是个工具,副作用则是让人放松。


但今天躺在别人怀里,倒觉得丝丝暖意顺着水珠入了胸腔,只觉得这么多泡泡也是舒服。


不知何时又飘起了小雪,混着温情落去怀中人的眉间,本就肤白的钟宛此刻又染上了一股惹人怜爱的气息。


郁赦不由自主的亲了亲钟宛眉间的那片化了的雪花。


相传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于公主额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


今有文曲星下凡,雪落眉心,引得王爷疼惜,经久不衰。


 


 


—完—


Clavin.-只要你磕hk我们就是好朋友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00-】

“所谓放红叶。”


(最近逆水寒上头了不好意思)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6:00-】

“所谓放红叶。”


(最近逆水寒上头了不好意思)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5:30-】代发

白夜 lof @鸿雁衔鱼 

神仙太太的神仙手写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5:30-】代发

白夜 lof @鸿雁衔鱼 

神仙太太的神仙手写

沐白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5:00 我的撒旦

————15:00 秋————

重度ooc患者,胡言乱语无逻辑。

看似是个be,实则......

现代黑道paro


郁赦捡到钟宛的那年钟宛十岁。

破落的街角小巷,肮脏杂乱的垃圾桶还有堆满墙角的枯叶,从任何一个意义上这都不像是郁少爷应该踏足的地方,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钟宛显然就是那个意外。


“少爷,这里有个小孩儿。”

刚刚动过手的郁赦皱着眉拿手帕细细的擦拭着手指,听见手下的话抬头眯着眼看向那个方向,好像枯叶之中真的藏着一个小小的身躯,不由疑惑的开口,“余党?”

“应该不是,看样子应该是个小乞丐。”

“既然和任务无关,那就走……”郁赦神色淡淡的收起了...

————15:00 秋————

重度ooc患者,胡言乱语无逻辑。

看似是个be,实则......

现代黑道paro

 

郁赦捡到钟宛的那年钟宛十岁。

破落的街角小巷,肮脏杂乱的垃圾桶还有堆满墙角的枯叶,从任何一个意义上这都不像是郁少爷应该踏足的地方,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钟宛显然就是那个意外。

 

“少爷,这里有个小孩儿。”

刚刚动过手的郁赦皱着眉拿手帕细细的擦拭着手指,听见手下的话抬头眯着眼看向那个方向,好像枯叶之中真的藏着一个小小的身躯,不由疑惑的开口,“余党?”

“应该不是,看样子应该是个小乞丐。”

“既然和任务无关,那就走……”郁赦神色淡淡的收起了帕子,本欲离开,不想话却被一个虚弱中透着倔强的声音打断了。

“我不是乞丐。”

“什么?”郁赦挑了下眉,缓缓走到了那孩子面前,蹲下身与他对视。

“我,我不是乞丐。”那孩子看上去是被郁赦吓到了,不过刚刚目睹了血案现场还能如此镇静的面对凶手,可见也是有胆量的。

“哦?小鬼,你这样对我说话,知道我是谁吗?”郁赦出口像是威胁,话中却含着一丝笑意,看上去竟有些愉悦。

“不知道,不过,我有名字的,我叫钟宛,不叫小鬼。”钟宛低下头扯了扯衣摆,暗中却抬眸打量着面前的人。

略长的头发搭在眉骨上遮住了多半神色,平添了些神秘。露出的一半眼睛敛着几分慵懒,细看却是摄人的警觉。薄唇紧紧抿着,给人一种压迫感。身上的衣服明显价格不菲,即使经历了一场血腥仍旧一尘不染,衬的人纤瘦挺拔。唯一与这人气质不符的大概就是右手虎口上一层薄茧吧,覆在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上,强势却又泠然。

“钟宛?名字还不错,起来吧,跟我走。”郁赦不是没有感受到钟宛的目光,毕竟他的身份,对别人的目光还是很敏感的,不过他没有说什么。他对这个孩子有兴趣,所以,带走他,无所谓出身,无所谓对错,但凭喜好而已。

“什么?”钟宛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这个撒旦一样的人物一开口便要带走他。

“我说,和我走。”郁赦起身,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不走?你难道还想留在这个地方?”

“不,我……谢谢,谢谢你。”钟宛有些手足无措,站起来低着头局促的想跟在郁赦身后,又战战兢兢的保持着距离。恍惚间听见了一句“对了,还有,我叫郁子宥,记住了。”

 

郁少爷捡了个孩子回来,这件事没两天便在道上传遍了,人们都说,这郁少爷年纪轻轻,想不到竟是这种人。郁赦听到有人这样说,也不恼,不过那些暗自嘲讽过他的人后来再没在道上露过面……

 

“赦儿啊,你捡回来的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义父……儿子看那孩子还算机灵,皮相也不错,便想着捡回来当条狗养着。”郁赦低着头单膝跪在地上,眼底一片平静之中还有些别的情绪。

“那就好,记得你自己的身份。”

“是,义父。”

 

换好衣服的钟宛站在镜子前,两只手在身前绞在一起,像是不认识镜子里这个人。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离开那片逼仄潮湿的街道,即使他在那里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叫钟宛,我不是乞丐,可是那种环境之下,虚无缥缈的意识支撑的信念能维持多久呢?他想过,他有一天可能就会变成那种人,翻找着垃圾桶,为着一顿饭而兴奋到不能自已……

“衣服换好了?还不错啊,你多大了?”

“少爷……”钟宛没有回头便听出了那个声音,带他出来的“撒旦”,像着之前人们教他的那样,弯下腰要跪。

“这什么毛病,站好!没人和你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郁赦看着伏在地上的人皱了皱眉,几步绕开端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目光却依旧停在那人身上,“还有,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少爷是谁?”

钟宛瞳孔微微放大,一瞬间甚至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站起来,“是……少,子宥。我今年十岁。”

“十岁啊,还是最干净的年纪呢。不过你也太瘦了吧。”郁赦摆弄着手上的手表,“还以为你最多七八岁。对了,我没和你说过带你回来做什么吧。”

钟宛垂在身侧的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忽的攥紧,该来的还是来了吧,“我……我知道,少,子宥要我伺候你……”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但还是被郁赦听了个大概。

“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每天都想的什么!”郁赦一拍旁边的沙发扶手,语气都染了几分薄怒,“我郁子宥带你回来,是看中了你,但不是让你如此奴颜婢膝的。从今天起,我送你去上学,你不要给我丢脸。”

钟宛难以置信的抬头,再次对上了那双神秘的眼睛,嘴唇还带着恐惧过后的苍白,“谢,谢您……”,我的撒旦。

 

“子宥,我回来了。”

“唔,桌子上有我给你留的水果,今天怎么这么晚?”

“老师有事情留了会儿堂,你怎么又坐地上,起来了。”钟宛一边将校服外套脱下来挂在了架子上,一边将地上的郁赦拉了起来。

郁赦不情不愿的被拉到了沙发上,揉了揉手肘,心下道,钟宛这小崽子,捡回来五年了,开始还挺乖的,现在倒是越来越不怕他了,都敢管他了,“行了行了,我就是刚刚出了个任务回来有点累,在地上歇了歇,哪想就被你看见了。”

钟宛轻声笑了下,拉开了书包拉链,“是,子宥你说什么都对,唔,在哪儿……,找到了,给你看这个。”

郁赦顺着钟宛的手看上去,一支紫色花朵绽放在他的指尖,开得正好。

“这是啥花,这么丑。”郁赦撇开脸,从盘子里叉了一块苹果丢进了嘴里。

“紫蔷薇啊,多好看的花。”钟宛拨弄着手里的花,眼珠转了转,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郁赦身后,一抬手将紫蔷薇插在了他鬓边,“看,大美人。”

郁赦有些无奈的想取下花,手却被钟宛握住了,“别啊,戴一会儿,多好。”

“你怎么这么幼稚。”郁赦刚想站起来给钟宛点儿教训,却听见一阵敲门声,“什么事?”

“少爷,时间到了,今晚是老爷之前说的那个重要的晚宴,老爷让您收拾一下过去。”

“……好,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义父,我马上过去。”郁赦脸色沉了下去,指节发白,将手里拿着的牙签折断丢在了地上。

“子宥……是时候了吗?”刚刚嬉皮笑脸的钟宛也收敛了笑容,神色严肃的盯着已经平静了神色的郁赦。

“嗯。”郁赦拿起一旁搭着的礼服,一颗颗慢慢将扣子扣好,又正了正胸前领结,“你别哭丧着脸,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安全第一……实在不行的话,放那老东西一马。”钟宛伸手把那朵紫蔷薇拿了下来,攥在了手里。

“说什么蠢话,我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今天,你就不能祝我点好的吗。”郁赦把手搭在了钟宛手上,一根根掰开了他攥着死紧的手指,拿出了那朵花,“行了,你这个计划这么严密,干死那个老东西不成问题的。”

钟宛的手仍旧保持着虚虚握着的姿势,郁赦的手却已经抽出去了,将那朵花别在了胸口,冲他笑了笑,“对了,我给你安排了别的事情,一会儿我走了之后会有人来接你的,你放心,我安排的都是我的人,你就安心和他们走,等我这边结束之后就去找你。”

钟宛心里“咯噔”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子宥……你这是。”

“别瞎想,听我的,乖啊。”郁赦摸了摸他的头,趁着他还在愣神之际转身出了门。剩下钟宛一个人脱力一般坐在了沙发上,手抵着额头,仔细看过去,他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他认识郁赦五年了,整整五年,他没后悔过,但这一刻,他有些后悔。

明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他却让郁赦去了,只因为他觉得这是个机会,郁赦就信了他。郁赦总是这样,从带他回来开始,送他去上学,让他和自己同吃同住,将帮里的事情都告诉他,询问他的意见……甚至,把之前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你和我挺像的,我也是被那个老家伙捡回来的……不对,不像,你比我命好。我父母是他杀的,我亲眼看着他杀的。然后?然后他看我胆子不错,就把我带回来了,认了个义父。唔,那年啊,那年我好像三岁吧。认贼作父?没事,我也不怎么在乎的,你别哭啊,我都没哭。我想报仇来着,但是虽然他把我当做他手里的一把枪,可是毕竟也养了我这么多年……算了,我带你回来,就是看你有点灵性,那地方不适合你。不许哭了,有点出息,等长大了记得我就行了。”

 

钟宛记得他当时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最后他抹去自己脸上挂着的泪珠的温热的掌心。

钟宛想帮郁赦,所以,他想了这样一出将计就计,成败,不过一瞬。

郁赦信他,他呢,明知道九死一生,却为了自己那些不敢诉说的感情让他去冒险……

 

“钟宛?名字还行,我听说小赦捡你回来对你不错,还送你去上学。”

“是,老爷,子宥他对我很好。”

“呵,子宥,这个名字他还记得?不过是之前的贱名罢了,他对你好,你不要以为真的怎么样了,你不过是小赦的一条狗,人啊,贵有自知之明。”

“我……知道了,我不敢对子,对少爷有什么想法的,只是感激他。”

“知道就好,我留你,也不过是为了将来你能帮到他,就算没什么出息,替他去死总还是做得到的吧,好了,走吧。”

“是。”

 

“钟少爷,钟少爷,您该走了,少爷之前交代了我们……”

“几点了?”钟宛抬头看了面前几个人一眼,清秀的脸庞上掩不住的疲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快九点了。”

“九点了,他,该动手了……”钟宛按了按太阳穴,勉强止住了一阵眩晕,“好了,我和你们走,毕竟我留在这里只能拖他的后腿。”

 

“子宥让你们带我去哪里?”

“少爷有一处房子,背着老爷买的,知道的人很少,少爷让我们送您去那里。”

“好……”钟宛木木的点头,上了车。

车窗外景物疾驰,像是抓不住的过往随风而逝,落在钟宛眼底,铺开一片灰暗。他的两只手绞在胸前,亦如当年第一次穿上新衣站在镜子面前。郁赦的安排,总是好的……

 

忽然,他身体一僵,郁赦的安排?

他抬起手,凑到鼻子前轻轻嗅了嗅,果然,火药味。

一切都是郁赦的安排,这才是他的撒旦。

 

“调头,快,马上调头!”

“少爷说了,要把钟少爷安全送到……”

“闭嘴!给我调头,不然我马上死在你面前。”钟宛声嘶力竭的冲着开车的人大喊,将一把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回去,马上,去宴会厅。”

几个黑衣人对视了一会儿,还是调了头。

 

“砰——”

 

站在大厦前的钟宛整个人扑在了地上。

还是……晚了一步吗?

 

奢华的建筑的毁灭原来只需要一瞬间,前一秒的歌舞升平,下一秒不过是一片废墟。就像那颗心,成灰也就是一夕之间罢了。

泪砸在地面上,又立刻被风吹干,毫无痕迹。

 

远处的地上,一支紫色的蔷薇静静的突兀的躺着,仿佛是不受废墟影响,兀自开放。

 

“子宥,我喜欢你,你还不知道呢。咱们就是很像啊,就像,我也甘愿啊……”

 

我的撒旦,你终于回归你的地狱了吗?

可我,又不是米迦勒,我甘愿为你堕去双翼,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呢。

 

 

 

 

 

 

 

 

紫蔷薇花语:禁锢的幸福。

撒旦:圣经中的地狱之主,传说是堕天使路西法的化身。

米迦勒:传说路西法在天堂的朋友,大天使长,将路西法推下天堂。




凉夏捕物帖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14-】

柿宛团子ww

“没有桂花糕,桂花环总行吧?”

“欸你慢点!”

“变小了也没关系,我还能在桂花糕上和你牵手手~”

拖后腿选手来在线丢人了qwq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14-】

柿宛团子ww

“没有桂花糕,桂花环总行吧?”

“欸你慢点!”

“变小了也没关系,我还能在桂花糕上和你牵手手~”

拖后腿选手来在线丢人了qwq

鱼竹二月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00-】


写了几个句子!!我爱漫漫!!(没屁放了

这绝对是我这么多活动以来最良心的图了)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3:00-】


写了几个句子!!我爱漫漫!!(没屁放了

这绝对是我这么多活动以来最良心的图了)

红烧基围虾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1:00】
——真倾慕谁,藏是藏不住的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钟宛绊住脚,逼他生生转了另一条生路来走
——世子一时不察,所以亲了您一下
我错了我记错时间了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1:00】
——真倾慕谁,藏是藏不住的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钟宛绊住脚,逼他生生转了另一条生路来走
——世子一时不察,所以亲了您一下
我错了我记错时间了

莉7777777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0:00-】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0:00-】


这是皋月的小号

【当年万里24h/R】林间小事

——【9:00】——

全文5k,车就4k。

关键词:野|合(部分脐橙)

三月份编辑的石墨文档字太小了抱歉

我等下放ao3……

【当年万里24h/R】林间小事

——【9:00】——

全文5k,车就4k。

关键词:野|合(部分脐橙)

三月份编辑的石墨文档字太小了抱歉

我等下放ao3……

风雪夜归人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是夏天鸭!!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7:00】

是夏天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