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彩虹六号:围攻

28777浏览    1437参与
阿瑾Janna

保持你的理智,Kapkan!
来源于我的…一场梦,果然画毛毛多了就躲不过吗)?

保持你的理智,Kapkan!
来源于我的…一场梦,果然画毛毛多了就躲不过吗)?

剪刀Sentmiko

我永远相信机枪哥是个妹子www
Fuze:《Кто это?》
Fuze:“这是谁?”

我永远相信机枪哥是个妹子www
Fuze:《Кто это?》
Fuze:“这是谁?”

阿瑾Janna

这个梗是过不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3原梗

这个梗是过不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3原梗

吕破森Level02
提早会儿发好了,是画给朋友的生...

提早会儿发好了,是画给朋友的生贺
祝乔治9.10生日快乐
以后也一起打66鸭(。・ω・。)ノ♡

提早会儿发好了,是画给朋友的生贺
祝乔治9.10生日快乐
以后也一起打66鸭(。・ω・。)ノ♡

阿瑾Janna

谁不想要一个毛茸茸的小窝呢
不过真的是很辛苦噢…加油lord熊(笑)

谁不想要一个毛茸茸的小窝呢
不过真的是很辛苦噢…加油lord熊(笑)

剪刀Sentmiko
家里来了个bb弄得我都不可以画...

家里来了个bb弄得我都不可以画画了ww

家里来了个bb弄得我都不可以画画了ww

蛙某人

【狮医】Flament&Flamme


1

这是一个经过暴雨和雷电洗礼的礼拜日,Harry难得用"演习过多会导致脱发"这样的扯淡理由给整个小队放了一个晚上的假。

Gustave接到Gilles的短信后才匆匆赶来还燃着篝火的木屋加入这场临时的狂欢,他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沙发上只系着一块明显是苏格兰风格的格子桌布在晃眼的彩灯下炫耀自己大腿的Jordan,过于冲击的画面让我们的医生呆住了,几乎是同时,掺杂着松木香气的香槟从二楼的平台一路划着符合物理学定义的抛物线淋了Gustave一脸

——那个时候Jordan大腿甚至在灯光的作用下白的反光,大概是那种,诡异的光,耀眼的过分,而当Gustave抬头去找凶手的时候,...


1

这是一个经过暴雨和雷电洗礼的礼拜日,Harry难得用"演习过多会导致脱发"这样的扯淡理由给整个小队放了一个晚上的假。

Gustave接到Gilles的短信后才匆匆赶来还燃着篝火的木屋加入这场临时的狂欢,他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沙发上只系着一块明显是苏格兰风格的格子桌布在晃眼的彩灯下炫耀自己大腿的Jordan,过于冲击的画面让我们的医生呆住了,几乎是同时,掺杂着松木香气的香槟从二楼的平台一路划着符合物理学定义的抛物线淋了Gustave一脸

——那个时候Jordan大腿甚至在灯光的作用下白的反光,大概是那种,诡异的光,耀眼的过分,而当Gustave抬头去找凶手的时候,只看到那两个穿着牛仔裤的罪魁祸首嘎嘎大笑着跑远的身影。

医生叹着气抬手抹了一把脸,小心翼翼的抬腿迈过抱着伏特加瓶子窝在墙角熟睡的Maxim,低头避开Sebastian丢来的拐杖糖,最终达成了在不和任何一个舞池中晃动的同事相撞就到达了里间吧台的艰难成就,而Gilles正靠在那里给自己倒满一杯咖啡。

"你怎么不喝他们俄罗斯人拿来的龙舌兰?"

医生发现自己已经用上了演习中喊话的音量,音乐的声音太大了,重低音甚至带的地板都在一同颤动,他大概不适合这样的环境,他想。

"总得有人保持冷静,对吧?"

对面的Gilles也用上了吼的音量,他推给Gustave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

"你可以尝尝这个,Olivier没跟你一起来吗?"

然而后面这半句话被突然爆发的欢呼压的一干二净

Gustave转身去看,正看见大厅里在灯光下拥吻的Monika和Elias,缓缓变换的柔和灯光将他们和一旁灰暗沸腾着的人群分成了两个分明的世界,一边是喧闹的尘世,另一边则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天堂。

那看起来像是在梦里,也…真让人羡慕。

医生晃了晃脑袋,拿起那杯威士忌——只喝这么一杯,对,他告诫自己——转身向楼上去了。

Gilles倚在原地,目送自己好友的身影一路分开沸腾的人群,然后在楼梯上拐了个弯,最终消失不见


2

Gustave和Olivier的关系自从那个冲动的吻之后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就连平常从不在这些事上上心的Emma都察觉出了些许不同。

虽然Emma女士的想象总像Nokk下一秒出现的位置一样无法预料,不过目前来看还算是走在好的那一条线上。

"Olivier和Gustave最近似乎不怎么吵架了,但是Olivier好像变了个人,他甚至收养了那只上次撕坏了Mike作训服的黑猫。" 

这话是她在演习以后和Gilles面对面坐着分享Julien带来的拿破仑酥时说出来的,她刚想接着发表一下自己关于Olivier收养那只黑猫只是因为 "它敢于挑战Mike这位严肃的老兵的底线" 这样观点就被闪着蓝色指示灯还绕着桌腿转了两圈的电击小车吸引了目光,几乎是下一秒,我们优秀的工程师女士就把那两位的感情问题抛之脑后,丢开叉子钻下桌子去抓那个逃窜地冒冒失失的小东西了。

另一头对这一幕几乎习以为常的Gilles则是盯着自己盘子里动了一半的酥皮和沾满酱料的叉子陷入了沉思。

Olivier和Gustave的关系真的变好了,但是Olivier又怎么了,他最近的状态有些奇怪,丢闪光弹闪瞎自己,射击时心不在焉,甚至能在利用小车探点莫名其妙的傻笑…

Harry找Olivier谈了两次话,但是仍然没有什么起色。

难不成……

谈恋爱了?

不得不说,Gilles能在每一年稳坐"最受新兵欢迎的善解人意的长官" 这个称号,多半和他与生俱来的明察秋毫的能力有点关系。

不过他的沉思很快被打断了,Emma顶着一头奶油酥皮从本来就有点不稳的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怀里夹着那个不断扭动挣扎着的"叛变"小车转身就一溜烟的往自己实验室跑了,只留下被忽略的彻底的老好人Gilles和严严实实扣在他男性尊严部分的盘子面面相觑。

嘿,千万别担心,还有一口甜点存活在他手里握着的叉子上呢。

Gilles Toure吃掉了仅存的一口千层酥,战略性的把那两位的事情暂时排在了第二要紧的位置。


3

Gustave漫无目的的在相比之下安静不少的二楼游荡,他穿过了空无一人的书房,路过了并肩坐在台阶上商量着一起去记录夕阳美景的Erik和Timur,目睹了试图帮Grace把相册拿下来却被狠狠踩了一脚最终被Craig拉走的化哲敬。

然后他站在了主卧室的门外。

木屋内的构造Gustave熟悉的很,他几乎能闭着眼在屋内毫无难度的到达任何想去的位置,这份熟悉让他一眼就发现了额外存在的东西

Olivier Flament背对着他坐在平台上那条长椅上,暗橙色的夕阳投过来,让他的背影在Gustave眼中像极了油画中的影子,那只被起名为Berry的黑猫就团在他身边,它先回过头来,那对和Olivier如出一辙的淡金色猫眼冲着Gustave眨了眨,然后它低下头去蹭身边的大块头。

Gustave发誓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这样相似的两道目光打量。

Olivier抱起舔着爪子的Berry给Gustave留出了位置,他的目光几乎穿过了整个阿尔卑斯山谷,一直抵达那个存在于他信仰中的世界,直到Gustave在对方身边坐下的时候Olivier才快速的偏头扫了衬衫还湿着一片的医生一眼。

"你闻起来像个醉鬼。"

"那得怪Dominic的坏点子"

一旁的狮子哼了一声。

医生对这样莫名的讽刺选择了充耳不闻,他闭上眼去享受威士忌带来的辛辣和麦芽香气。

Olivier Flament是个混蛋,尤其是在面对Gustave Kateb的时候。

有什么在蹭他的下巴,湿润的,有点粗糙细砂纸的质感,Gustave甚至无法想象出有什么"人"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也许除了Olivier这只行为不定的大猫?

于是他在睁眼的一瞬间压上了自己毕生以来最有威慑力的语气。

"Flament,你——"

医生一瞬间收了声,甚至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狮子那一对儿透彻的,此时被夕阳映射成漂亮的赤金色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Gustave完全没听到对方挪过来的动静,这样贴面的距离,他甚至能清晰的数清Olivier上翘的睫毛,就连他身上隐约的薄荷清香都绕在Gustave的鼻尖,几乎和威士忌的醇香融为一体。

然后Olivier笑了,他咧开嘴,向Gustave展示出了自己那种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的表情。

"你天天Flament, Flament这样叫,指不定哪天就叫成Flamme了。"¹

他这句话是用法语说的,医生几乎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恨不得用手里的杯子去堵Olivier的嘴。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

Olivier抱过还在舔舐医生布满青茬下颌的Berry懒洋洋的窝回不久之前的位置,他在笑,但是Gustave却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的紧张。

你看,他抓着椅背的指节都在泛白。

Gustave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是不明白Olivier的意思,他懂得的

怎么会不懂呢?

只是……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Olivier"

医生慢慢起身,拉开了两个人之间本有些暧昧的距离。

他把手放在大猫的肩膀上,止住了对方反驳的话语,也压住了Berry探过来的脑瓜。

室内的木地板上旋转着一辆粉红小车——应该是不知道什么人在愚人节派对上留下来的——医生借着自己的醉意抬手对旋转着的猫脸比了个射击的手势,心里想着它可以再加上一对儿猫耳。

"Stupide.²"

随后他疾步离去,逃一样的离开有Olivier Flament气息的空间。


4

Gustave是被风吹醒的。

他本就睡的不甚安稳,梦里满是夕阳的橙色和混着薄荷味的麦芽香气,就像是支离破碎的镜面,翻滚在满是猫爪的无尽深渊。

卧室的窗大开着,淡蓝色的窗帘无声无息的鼓动,月色冷冷清清的拂在医生身上,同样的,也明了了那位不速之客的面庞。

然后Gustave伸手扭开了台灯。

Olivier的神情一瞬间暴露在温暖的橙黄色灯光下,踌躇,无措,甚至Gustave还看出来了一点不同寻常掺杂着凶狠的呆滞。

狮子清了清嗓子——

没什么好紧张的,对,就这样。

"听,听着,Gustave kateb "

噢我的圣母玛利亚,他的嗓子怎么又开始哑了

"我,我他妈的,爱上你了,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该死的,我就想接近你,吻你,甚至想贪婪的分享你生命中的每一刻每一秒。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四十多岁了还是怎么的哪怕性冷淡,我就知道我喜欢你这个人,我…"

Gustave静静的听着,然后不出他所料的看到面前的雄狮哑了火,医生笑出了声,嗓音里还掺着睡意慵懒的沙哑,和Olivier一样。

"首先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Olivier,不过下次你最好可以走门。"

狮子愣了两秒,然后他跳起来反驳年长的人,

"那没新意,罗密欧还爬了朱丽叶的窗台呢。" 

"但是罗密欧没有把朱丽叶的窗户敲碎" 

"那你就是朱丽叶喽?"

"闭嘴Flament,这算不上一个好的比喻。" 

"噢——"

"Tais-t……!"³

————————————灯灭了————————————

没人能知道的小秘密的场合:

Olivier Flament打了小抄,那张被攥的皱皱巴巴的纸条静静的躺在地板上,最后被清晨的微风一路卷起,推向了刚刚冒头的朝阳。

不愿透露姓名的Erik先生表示自己的新电脑桌面真是美极了,夕阳,两个人,还有一只漂亮的黑猫。

——简直是油画,这是一副名副其实的艺术品! 

偶遇了强盗头一次体会到小车被抢的滋味的Mozzie先生愤愤不平,他抢了俄罗斯艺术家的颜料作为报复,决定给每一辆小车都画上不一样的图案。

*Dominic路过并且点了一个赞👍

#备注的回合

¹:Flamme, 法语单词,读音和Flament相似,直译为"火焰",在Camus的文章中有做"燃起爱情之火"的意思

²:我没拼错!×可以同时形容事物和人物的单词,也可以理解为Gustave先生一边嫌小车鱼唇一边觉得大猫Olivier是个笨蛋(

³:Tais-toi,你 丫 闭 嘴(超凶.JPEG)→但是被打断了,凶不出来。


阿瑾Janna

我要把所有人都迫害一遍
兮兮(…)

我要把所有人都迫害一遍
兮兮(…)

吕破森Level02
摸个鱼,是以前画过的西装ash

摸个鱼,是以前画过的西装ash

摸个鱼,是以前画过的西装ash

极极北

赤鸦行动。
谁会不喜欢echo和hibana!!!!
我疯狂🐔叫!!
后面两张我也挺喜欢的(

赤鸦行动。
谁会不喜欢echo和hibana!!!!
我疯狂🐔叫!!
后面两张我也挺喜欢的(

轩辕九

【Lion×你】I'm Guilty



#忘了你的生日真的很对不起

#美食文写到一半突然拐到奇怪的方向

#对天主教并没有什么研究就写了所以经不起推敲

#后知后觉迟到了但依旧算是半吊子贺文吧

#大宝贝儿生日快乐呀❤️


夜训开始之前奥利弗就跟你说,“我饿了。”


所以你现在半夜十二点守着一锅炖肉,酱汁咕噜噜地冒着泡,用筷子往下戳,就像是戳进了一团棉花一样,肉质下陷,筷子轻易穿透,筷子头碰到铸铁锅的锅底。你把厨房门紧锁,一屋子肉类被煮酥之后勾人的香味。


奥利弗是肉食动物,蔬菜摄入十分刻意。他是那种会往餐盘上放一大堆蔬菜,然后一口气全部吃完再去享受肉类的食客,蔬菜就像某种定时定量的配给资源。而水果,水果对他来说就像零食,和玉米片和可...



#忘了你的生日真的很对不起

#美食文写到一半突然拐到奇怪的方向

#对天主教并没有什么研究就写了所以经不起推敲

#后知后觉迟到了但依旧算是半吊子贺文吧

#大宝贝儿生日快乐呀❤️


夜训开始之前奥利弗就跟你说,“我饿了。”


所以你现在半夜十二点守着一锅炖肉,酱汁咕噜噜地冒着泡,用筷子往下戳,就像是戳进了一团棉花一样,肉质下陷,筷子轻易穿透,筷子头碰到铸铁锅的锅底。你把厨房门紧锁,一屋子肉类被煮酥之后勾人的香味。


奥利弗是肉食动物,蔬菜摄入十分刻意。他是那种会往餐盘上放一大堆蔬菜,然后一口气全部吃完再去享受肉类的食客,蔬菜就像某种定时定量的配给资源。而水果,水果对他来说就像零食,和玉米片和可乐平起平坐。


但是你端给他的盘子里没有蔬菜。肉类被炖得酥软,还在盘子里诱人地微微晃动着,你往上面浇了一大勺酱汁,扔在锅里的迷迭香被单独挑出来摆在旁边,权当聊胜于无的点缀。


如果医生看见了,他一定会皱眉头的。你对自己说,但是医生不会过来的。


狮子对面前的理想食粮显然非常满意。他跃跃欲试地拿起刀叉,然后没吃几口就发现餐刀根本是多此一举。你把肉类煮得柔软如同戚风蛋糕。


你对医生说,请允许我煮一顿夜宵吧,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医生点头说好,但是当红萝卜变软,酱汁被煮稠,你第二次翻动那些肉块的时候医生给你发了短信,他说对不起,我看过档案,弗莱门特的生日已经过去了。你仍然可以煮夜宵。


你独自一人在厨房里看着铸铁锅走神。香味开始到处乱窜,番茄,干罗勒和牛肉,香料中的精华渐渐融化,在酱汁中渗透,蔬菜软得如同黄油,肉类油脂像个炸弹,你一把锅盖掀开,脂类的香味会在空气中爆发,把所有的饱腹感撕成碎片。饥饿抓挠你的胃壁,你的食管急切需要什么东西来填满,但你看着那锅炖肉的时候,你觉得你不能吃。


这是奥利弗的东西,你不能碰。


狮子现在就坐在你对面吃他的炖肉。他说起夜里的训练,电路突然故障了,俄罗斯的狙击手不在这儿,于是他们只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乱转,靠听力和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摸索着前进。


你听得兴致缺缺,他发现了。奥利弗问你:“你犯困了吗?”


“不,没有。”


“如果你觉得困了可以回去睡觉。”他说,“我会洗盘子。”


“不,奥利弗。”你摇摇头,“我在这儿因为我想跟你说生日快乐。”


他手里的餐叉停住了,那句谢谢就像咀嚼过后的炖肉一样停留在喉头,你又说:“然后我发现你的生日不是31日,是29日,是前天。”


“没关系。”他说,他把谢谢和肉类一起咽了下去,“我自己都忘记了。”


“不,你没忘。”


他那天醒得早,给你分了半个牛角面包,他和你并肩走上楼梯的时候牵你的手,他在演习里首先把你撂倒,然后用手指尖往你脸颊上轻轻挠了一下。你记不清细节,但你相信他那副隔离面具之下一定是一双温柔的,饱含希望与期待的眼睛。


“对不起,奥利弗。”你向他道歉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好好吃饭了,他放下了餐叉。“我让你失望了。”


“嘿,亲爱的,你没必要这样。”他隔着餐桌伸出手来,粗糙温暖的手心贴在你的脸颊上,你马上微微侧过脸颊去蹭他的手心,让他轻轻地抚摸你的脸颊和头发。“吉尔斯和莱拉也忘记了,他们都忘记了,不是吗?”


“他们忘记是他们的事。你是我的恋人。”


“没事的,宝贝儿。真的。”奥利弗看着你,用29日演习时的同一双眼睛看着你,同样的平静和温柔,之前那股萌芽般的期盼你已经看不到了。“我很久不过生日了,我不需要这个。”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饥饿让你的胃绞成一团,你觉得喉咙发沉。


罪有应得,自作自受,对吗?奥利弗。你觉得这些都是你应得的。所以在你曾经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特殊日子里,你吞进肚里的不是奶油蛋糕和香槟,而是满腔苦水,你觉得这是主给你的惩罚对吗?所以你在生日被遗忘之后也不哭不闹,鞭子挥下来的时候他知道痛,但是并不躲避。


“但是——”你动了动干涩的喉咙,“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被爱和被重视的权利,也有申明这项权利的权利,任何过往都无法剥夺这项权利。”


“神爱世人,爱我们所有人。”你握住他放在你脸颊上的宽大手掌,“这才是你应得的。”


奥利弗有一双很平静很温柔的眼睛。他已经在这里苦修了数十年。


“那么我已经收到那份爱了。”你几乎要融化在他的注视里。他用指腹摩挲你的脸颊,说道,“那么8月31日就是我的生日。你给我庆祝哪个日子,哪个日子就是我的生日。”


就是他诞生在这个受主眷顾的世间的日子。


“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有给我准备礼物吗,亲爱的?”他笑着问道。


你离哭出来只差一点儿,闻言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我应该闭上眼睛吗?”他又问。


“如果你想。”


雄狮在你面前闭上了双眼。你从盒子里拿出十字架项链,把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奥利弗一睁眼就能看到那个银亮亮的新十字架,“如果你允许?”,他点头了。你把他脖子上旧的项坠取了下来。


一块狗牌,刻着他的名字,代号,生日,血型和队伍番号,一个十字架,耶稣被钉死在上面。你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你有多害怕这个吊坠,你偶尔会觉得被钉在上面受刑的是奥利弗,而不是神明。你总抚摸他的手心,怕有一天他殉道逝去,留在他脸上的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解脱的表情。这让你恐惧。


奥利弗把你送的十字架放进了衣领里,你能想象冰冷金属贴着他心胸的温度。他接过你手中那串旧项坠,把它戴到了你的脖子上。“现在,你就不会忘记我的生日了。”


“如果你仍然觉得愧疚,那么就向我保证。”奥利弗看着你的眼睛,“保证你会记得我,你不会离开我。”


“我保证,奥利弗。我会记得你,我不会离开你。”他的体温比你高,十字架和狗牌贴着你的胸口,像一块烧红了的烙铁。“我在此发誓。”


我在此发誓。


如果你要受苦,那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如同雨点一样落在你的皮肤上的时候,我愿它们也同等地落在我的皮肤上。如果你要赤脚走过荆棘丛生的山路,那么你脚上每多一道伤口,我就流一滴血。如果你要赎罪,那么也把一半的罪过,负到我的身上来。


狮子,我会记得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从永远,到永远,直至永远。


剪刀Sentmiko
Jager:“Ich will...

Jager:“Ich will einen ACOG.”
(Jager:“我想要一个2.5倍镜”)

Jager:“Ich will einen ACOG.”
(Jager:“我想要一个2.5倍镜”)

AAAAAASHECA!!

这触控笔啊是真的,我好不容易用习惯了偏差值可以画画了,却始终学不会写字。
杂绘脑洞叭。。。。
lesion太可爱啦

这触控笔啊是真的,我好不容易用习惯了偏差值可以画画了,却始终学不会写字。
杂绘脑洞叭。。。。
lesion太可爱啦

吕破森Level02

p1微博转发抽奖画的电车
p2和p3都是头像稿

p1微博转发抽奖画的电车
p2和p3都是头像稿

16.7km/s

镇暴

  工作结束之后,子朗来不及做晚饭,回家第一件事打开了厨房灯,空空如也冰箱里散发着空虚的味道。他疲惫的坐在厨房地板上,老式的白炽灯已经带些暗黄。墙角的蜘蛛网上演着动物界的捕食大戏,生锈的水龙头口,一颗水珠蓄势待发。原本要和老爸的小聚好像也遥遥无期了。虽然说是要吃晚饭,但是再过几个小时可能楼下的阿婆都要出来卖早餐了。子朗理想中的回老家,没有鲜花接待,至少也该是老爸在家煮好了他的饭,也许之前的同事还会带着孩子出来喊他叔叔然后嘲笑他怎么还没结婚。他理想中所有计划在这场行动都成了泡影。然而指示的电话打来时的语气早都不应该让他包有幻想。

  在外面锻炼的一身技艺...

  工作结束之后,子朗来不及做晚饭,回家第一件事打开了厨房灯,空空如也冰箱里散发着空虚的味道。他疲惫的坐在厨房地板上,老式的白炽灯已经带些暗黄。墙角的蜘蛛网上演着动物界的捕食大戏,生锈的水龙头口,一颗水珠蓄势待发。原本要和老爸的小聚好像也遥遥无期了。虽然说是要吃晚饭,但是再过几个小时可能楼下的阿婆都要出来卖早餐了。子朗理想中的回老家,没有鲜花接待,至少也该是老爸在家煮好了他的饭,也许之前的同事还会带着孩子出来喊他叔叔然后嘲笑他怎么还没结婚。他理想中所有计划在这场行动都成了泡影。然而指示的电话打来时的语气早都不应该让他包有幻想。

  在外面锻炼的一身技艺为的是保护家乡的人民使他们不受外来的干扰。到头来却发现原来自己家乡遍地都是这样的暴徒。子朗没想到是这样的时候,他以为不会再有了。

  

  他回国以后什么都来不及买就直接回警署报到,上司没有给他了解详细内容的时间,子朗在澳洲穿的外套还没来得及脱,故乡的空调还是熟悉的温度,外面的艳阳传射过厚厚的玻璃却将温度留在了外头。

  “你知道你要做乜啦。”“知。”“今晚再同你落order。”“copy。”

  “……系过边习唔习惯。”

  子朗没有像之前那样回应上司,女上司稍微缓和了语气。子朗出去的机会依靠了她背地里举荐,优秀的警察就更应该让他学习更多。尽管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他明显已经忘记了这边规矩。她放下马克杯,隔着热气看桌那头的男人,挽起袖子裸露出来的手臂还贴了新的创可贴。没有什么实质性反恐任务的小队里,训练也不能掉以轻心。

  “习惯得几好。有阿莲照顾。”子朗心里得紧张消去了一半,原以为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换成madam的关心。小队里没有太多的上司和下属的阶级感,只要指令清晰任何问题都迎刃而解。madam扫过他手臂的时候子朗下意识把手臂往后缩了缩。

  “甘就好。”

  “…………”

  “…………”

  "ding————"

    “你……”  

“我先出去了。”

  子朗开始不适应这种尴尬的环境和对话了。与多国同事共事的最好方式就是放下自己曾经的架子,忘记自己所在阶级。同事既同级既朋友。为madam关上门之后面对忙碌的办公室让子朗舒了一口气。大家都在为现在的事情手忙脚乱,没人和他寒暄,也没人要来和他下班小聚。曾经熟悉的面孔都不在这里,也许周一的晴空万里正是为他们打得气。

  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子朗没有找到给自己的座位,随身行李还放在外面的储物柜里。他依旧是一名警员,可是现在就像一个迷路的旅客。没有等到任何指示的子朗决定回家去,顺路再买些生活必需品,也许今晚可以去和老爸小聚。子朗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脱掉外套,心里甚至有些高兴,小曲不经意间从喉咙哼出。就在廖子朗他愉快地拿出行李准备离开,胸卡也打算摘下之时,高跟鞋督促地板地声音由远及近。肌肉记忆使得他第一时间摸住腰间,抬头警觉地望着声音地方向,眼神在那一霎那与他的madam对上。

  “听朝,中环。”

  简短的四个字,概括了从他离开办公室到现在madam接到电话的所有内容。就像他在澳洲接到指示一样“没有时间和你解释。执行就是了。”

  子朗耸耸肩,放松下来。权当这是兼职就是了。







#从这件事开始到现在我首个想到的就是lesion。我个人猜飞虎应该不会太管这个,毕竟不是专长。但是个单位间也可以互相借用人才呀,不然怎么交流经验呢~(自圆自话中)

说正题,其实是我个人对这个角色有着莫名的执着。从这位干员的首次出场到现在,我玩防守就如同找到了真命天子一样。这次作品就当回来爽自己了。#


阿瑾Janna

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有三只猫猫?
Tachanka大危机(?)

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有三只猫猫?
Tachanka大危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