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影山飞雄

17.8万浏览    6217参与
❀

✨本宣✨

刊名:《十年一刻》
CP:及川徹×影山飞雄
首发:CP25场贩
类型:图文合志
规格:A5
内容:7w字↑(含二维码内彩蛋文)
价格:60r↑↓
随本赠送明信片可加购特典亚克力挂件
更多预售消息请添加群聊: 708484625

—staff—

封面封底绘制: @刺絲胞
主催: @❀  、 @__风筝🍙 
排版:阿彻
校对: @檬双 
特典挂件绘制:@十溪

★文
及川咖喱包 @❀
文倩子 @文倩子
风筝 @__风筝🍙
campooo @campooo
J  H @JH
愈子 @愈子
萬千 @万理一空

★图
@汐
Nara @(*^ΦωΦ...

✨本宣✨

刊名:《十年一刻》
CP:及川徹×影山飞雄
首发:CP25场贩
类型:图文合志
规格:A5
内容:7w字↑(含二维码内彩蛋文)
价格:60r↑↓
随本赠送明信片可加购特典亚克力挂件
更多预售消息请添加群聊: 708484625

—staff—

封面封底绘制: @刺絲胞
主催: @❀  、 @__风筝🍙 
排版:阿彻
校对: @檬双 
特典挂件绘制:@十溪

★文
及川咖喱包 @❀
文倩子 @文倩子
风筝 @__风筝🍙
campooo @campooo
J  H @JH
愈子 @愈子
萬千 @万理一空

★图
@汐
Nara @(*^ΦωΦ^)つ🎮
Siroiinu @siroiinu💦
柠子 @苏子柠柠
Book @lBuqKu
Sinlin @西臨臨
         

废物点心

【排球乙女】当你说喜欢及川


  
  #是我流ooc小甜饼 深夜短打x
  #除及川外,喜欢均不是对异性的喜欢
  #内含影山/宫侑/赤苇/牛岛/及川
  
  影山ver
  听到之后愣了一下,但很快调整好表情
  “作为二传手的及川前辈确实很强力,但是我一定会超过他的!那,我先训练去了!”
  似乎是会错意了,但背过身后本人却因为你的话后知后觉的感知到了排球之外的什么,握着排球的手收紧力道。
  
  有什么地方在隐隐作痛。
  这种疼痛在短暂的沉默中很快地堆积,堆积,成长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再然后,爆发。
  
  “那个!学姐!”像是害怕这样放你离开之后你就再也不会回来一样,他猛地抓住你的手腕
  两只手,...


  
  #是我流ooc小甜饼 深夜短打x
  #除及川外,喜欢均不是对异性的喜欢
  #内含影山/宫侑/赤苇/牛岛/及川
  
  影山ver
  听到之后愣了一下,但很快调整好表情
  “作为二传手的及川前辈确实很强力,但是我一定会超过他的!那,我先训练去了!”
  似乎是会错意了,但背过身后本人却因为你的话后知后觉的感知到了排球之外的什么,握着排球的手收紧力道。
  
  有什么地方在隐隐作痛。
  这种疼痛在短暂的沉默中很快地堆积,堆积,成长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再然后,爆发。
  
  “那个!学姐!”像是害怕这样放你离开之后你就再也不会回来一样,他猛地抓住你的手腕
  两只手,紧紧地握着
  “我一定会超越及川前辈的!到那个时候——”表情凶狠的少年说到这里声音忽的低了下去,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那份莫名的胆怯
  
  “到那个时候,可以喜欢我吗?”
  骄傲的少年直勾勾地望着你,眼中满是希冀
  
  宫侑ver
  当你说出这句话时,他的两条胳膊正架在你的课桌上,以一个极度舒适的姿势趴在胳膊上占据了大半原本就不宽敞的空间
  “及川?谁啊那是”回应的语调也相当散漫,稍稍拉长的尾音带着关西地区特有的慵懒。
  从他的反应看上去,他根本就不在意你那所谓的喜欢。
  
  ——如果他原本半耷拉着的浅栗色双眼没有在一眨眼后变成变成捕猎者攻击状态的话,看起来确实如此
  
  “前不久刚在月刊排球上出现过,是宫城县叫做青叶城西的学校的一个很厉害的二传手哦!”
  
  “是吗?不认识。话说宫城县的代表一直都是白鸟泽吧,连牛岛都打不过那和厉害根本还相差甚远嘛”
  
  “连牛岛,明明ih的时候打白鸟泽还陷入苦战了用这种口气评判别人真的好吗。而且话说,那一期的月刊排球侑明明看了对吧!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当时还对及川桑产生了兴趣说有机会想见识一下的不是吗?诶?还是说侑的记忆力是金鱼级别的吗?”
  
  “吵死了,忘记了就是忘记了!”被揭穿之后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羞恼,会退化到五岁状态,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也不管时间场合就在全班人面前拽着你胸前的领带强迫你抬起头看着他
  “那家伙的事,你也给我忘记”
  被稍微有些霸道的这么命令了
  
  这时候不能再逗他了,否则会被强吻的。
  
  赤苇ver
  “及川彻吗”因为是比较陌生的名字所以稍微回想了一下“是之前在月刊排球上出现过的宫城选手呢”
  再然后瞬间做好了对策
  “那一期我也看了,宫城县的新山女子学院也有刊登,我对里面的叶子选手也很喜欢”说话的同时,他的面色平淡,嘴角甚至带着点温和的笑意
  
  这样,以一个非常温柔的姿态对你投放了个深水鱼雷。
  
  诶?诶诶诶诶?这种表达方式太引人误会了吧!就算你知道不是那方面意思也是会吃醋的哦,你真的会吃醋的!京治!!!
  你丝毫没有要隐藏这样的想法,什么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而瞥见你气鼓鼓的脸蛋他也停下脚步,戳了戳你的脸颊,这次是真的没忍住笑了
  “骗你的骗你的”
  
  “那么,00现在有稍微明白我的心情了吗?”
  逆着光望过来的视线,是属于猛禽类的,稍微有一点危险的意味。
  
  “明、明白了!”总之以后千万不能对自家男友说喜欢某某异性这件事是深刻的明白了
  
  #注:是叶歌(所以赤苇是凭借着模糊的记忆瞎掰的,忽悠到了傻女友就成)
  
  
  牛岛ver
  “及川吗”稍微有些意外的重复了一遍,但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和你肩并肩走在小道上
  
  “作为二传手来说,他的确有着‘被喜欢’的资本,那么用你的表达方式来说的话,”夕阳的余晖洒在连廊,而在光影中穿梭的他面不改色——“我应该也是喜欢他的。但是”
  说到这里,他停下脚步低头对上你的视线
  “作为人类个体,我确实不擅长和及川相处,不过我是在刚才才确信,我并不喜欢及川的”
  
  他的注视永远是直白而明淡的味道,就像他这个人一样耿直,深茶色的颜色可以一眼望到底,很多时候在这里面你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因为这个人本身情绪波动就平淡。但他也从来不会掩藏自己的想法,就比如现在
 
  “因为无论是哪种喜欢,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喜欢,都希望是对着我。”
  
  
  及川ver
  会露出超——得意的表情,脸上就差写着“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时候如果有旁人在场他会蠢蠢欲动的看着第三者“看到没看到没,我家00说喜欢我!”依旧是表情说明一切,无需语言
  
  幼稚到爆炸简直。
  
  出声提醒他的话会轻咳一声假装恢复到那个风流倜傥(自认为)游刃有余(自认为)的及川桑状态,一秒钟之后会原形毕露的把手放在耳朵边做喇叭状
  “00酱刚才说了什么呢?及川桑有点没听清楚呢,能再重复一遍吗,大声一点哦”
  演技超浮夸。
  
  “我说,我讨厌及川桑哦”于是忍不住戏耍了一下
  
  “诶诶?!!!骗人的吧!刚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00酱太欺负人了!!”表情瞬间垮掉,也不管周围笑成一片的队友,死缠烂打拉着你撒娇,直到你屈服再说一遍喜欢才会停止
  
  再然后又会得意地翘起尾巴。
  真的非常容易满足。

边晨蓝夏

影山bg 4.上手

早晨你有些疲惫的踏进学校,从后面的刮来了一阵风,才注意到是日向和影山在比赛谁先到体育馆,谁知两个人同时刹车跑回来向你说了一句早安,你礼貌性地点点头。

“对了。”影山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你放学后去体育馆,你答应了。

上课的时候一点也不专心,心里想的中学的事情以及影山那句“我知道,被队友抛弃的痛苦。”不自觉开始惺惺相惜了起来。

来到体育馆的你看到仁花认真记录队员的情况,还因为你来到她身边把她吓了一跳。

“还以为你不来了,对了,要不要扣球试试?”仁花笑眯眯的看着你,你既无法拒绝她,又感觉自己好像一步步跳进陷阱一般,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去厕所从书包里拿出体育服。


你做好准备运动之后深吸一口气,第一球传...

早晨你有些疲惫的踏进学校,从后面的刮来了一阵风,才注意到是日向和影山在比赛谁先到体育馆,谁知两个人同时刹车跑回来向你说了一句早安,你礼貌性地点点头。

“对了。”影山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你放学后去体育馆,你答应了。

上课的时候一点也不专心,心里想的中学的事情以及影山那句“我知道,被队友抛弃的痛苦。”不自觉开始惺惺相惜了起来。

来到体育馆的你看到仁花认真记录队员的情况,还因为你来到她身边把她吓了一跳。

“还以为你不来了,对了,要不要扣球试试?”仁花笑眯眯的看着你,你既无法拒绝她,又感觉自己好像一步步跳进陷阱一般,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去厕所从书包里拿出体育服。


你做好准备运动之后深吸一口气,第一球传了过来,自己跳出来的时候发现影山传的有点高,只能指尖碰到球的时候动了下手腕,球勉强擦过网。

"抱歉!球传的太高了!"影山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转过头说是自己没有助跑不能跳太高。

第二球的确比刚才要低一些,你能感觉到速度明显高于第一球,但是……

"完美扣杀!!"日向欢呼了起来,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接着一球!”仁花大声说道。


练习结束后走到了商店街仁花说请你吃可丽饼,日向正好也准备去教练便利店买包子就拉着她一起,剩下你和影山一前一后站在门口。

“这不是xx吗?”被人叫住名字你把目光转了过去,看见国中的队友,很明显的避开了她的视线。她看见你的校服嘲讽道:“像你这样的人竟然在乌野,不过飞不起的乌鸦倒也挺适合你这种人,还是说根本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

影山看你低着头一句话也不反驳,想要帮忙但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才没有那回事!!!”仁花突然冲到前面,经常被惊吓又弱气的她此时此刻像一个英雄一样保护你,“xx酱非常厉害也非常的低调!”

“仁花酱……”你看着她坚定的背影。

“有我,现在还有日向和影山君,之后也会遇到更多理解她的人。”

“好酷啊,谷地桑!!”日向提着自行车看到仁花勇敢地和那个嘲讽你的女生争论,不由自主佩服她反过来吐槽影山,“影山,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任由别人欺负xx桑。”

“啰嗦!”


彼方

只有我不说就没人看得懂这是一个“影山趁日向睡着了往他头上放花然后日向醒了看见影山笑的一脸惊悚(?)”的故事

只有我不说就没人看得懂这是一个“影山趁日向睡着了往他头上放花然后日向醒了看见影山笑的一脸惊悚(?)”的故事

甜度

【及影】一句话虐文

及→影


小飞雄,如果被超越了,你还会一直看着我吗,所以,我会打败你


及←影


及川前辈,你可以好好的看着追逐你的我吗


及影


势均力敌、强者、网的两端、对抗、追逐、嫉妒、讨厌和喜欢

及→影


小飞雄,如果被超越了,你还会一直看着我吗,所以,我会打败你



及←影


及川前辈,你可以好好的看着追逐你的我吗



及影


势均力敌、强者、网的两端、对抗、追逐、嫉妒、讨厌和喜欢

边晨蓝夏

影山bg(3.心结)

“那不是和影山一样吗?因为太厉害被排斥什么的。”日向很惊讶,“但是明明xx桑比影山性格好多了。”

“日向……”影山对着日向吼一声,而后接着说道,“但是这样的理由就不打排球,也太过于牵强了。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多配合队友不就好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xx桑说她的确受到很大的打击,开始厌恶排球。”仁花把你的话转达给了影日。

“我觉得她并没有受到打击就厌恶排球。”影山思考着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管超强发球还是对排球的了解,怎么看都不像是讨厌排球的样子。

放学后的你又被仁花强行拉了过来,但是你选择呆在外面并不想踏进体育馆中。二三年级的前辈已经走了,月岛和山口也在刚才收拾好行李回了家。日向和...

“那不是和影山一样吗?因为太厉害被排斥什么的。”日向很惊讶,“但是明明xx桑比影山性格好多了。”

“日向……”影山对着日向吼一声,而后接着说道,“但是这样的理由就不打排球,也太过于牵强了。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多配合队友不就好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xx桑说她的确受到很大的打击,开始厌恶排球。”仁花把你的话转达给了影日。

“我觉得她并没有受到打击就厌恶排球。”影山思考着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管超强发球还是对排球的了解,怎么看都不像是讨厌排球的样子。

放学后的你又被仁花强行拉了过来,但是你选择呆在外面并不想踏进体育馆中。二三年级的前辈已经走了,月岛和山口也在刚才收拾好行李回了家。日向和仁花一起把你叫了进来,说要看看你的实力,你摇了摇手表示算了准备背上书包离去。身后的影山一个跳发球完美的打中了水瓶,之后他捡起脚下的一个球递给了你,你看见旁边仁花鼓励的眼神只得放下书包接过影山手里的球,对着那个水瓶,向上一抛球助跑起跳发球——命中水瓶。

好厉害!!!仁花的声音让你回忆起来了之前的事情脸色开始难看了起来,咽了咽才发出声音:“回去吧。”

你一直都没说话,直到与仁花日向分开回家的时候才干涩的说一句明天见。因为家顺路所以影山一直跟你一起走。

“我知道,被队友抛弃的痛苦。”不轻不重的声音传到你的耳朵里,你因此停下了脚步原本低下去的头也抬了起来。他也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看着你,相互对视,你看见了他眼睛里的一丝惶恐,或许是同样戳到了痛处你苦笑的摇了摇头。

“影山君,比我更爱排球比我勇敢。”

“啊?当然啊!!呆子!”他的声音突然高了很多度意识到对面的你是女孩子,声音逐渐低了下来,“你也可以试着改变自己。”

“我不知道。”你摇了摇头,一想到跟谁打比赛时脑子里就浮现出的那些画面。他突然毫无防备的拉着你跑了起来。

“影山君?”你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跟着他跑了起来,突然意识到这是回学校的路程,而后他拉着你翻过了学校的铁门。到了体育馆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呆呆的和你站在风中,配合着乌鸦的叫声像是在嘲讽一样。突然警卫员巡逻经过这里,影山怕被发现条件反射拉着你就躲进草丛里。导致两个人浑身都是草和泥土回到了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跟谁打了一架。


边晨蓝夏

影山bg 2.邀请



“话说xx桑参加了社团吗?”日向翔阳停下笔凑过来问你,自从帮忙补课之后你也开始关心排球部的一些事情,也会和仁花一起给他们补课。

你摇了摇头。

“来排球部吧,和谷地桑一起当经理!”日向翔阳非常热情的邀请你,你有些懵看了看谷地仁花。她说也很想让你一起去排球部,但是还是希望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对她说能先入部体验,她很高兴并联系了清水前辈。下午放学你跟着仁花来到排球部看他们练习,清水前辈让他们停下来说明了你的情况,你向大家自我介绍后就在一旁观看练习。不知道谁失手一个流球朝你飞过来,你双手一抬,就往影山的方向飞了过去。

“你会排球?”大地队长看到你动作并不像是外行人,走过来询问。你点点头说会一些,中学时候暑假和...



“话说xx桑参加了社团吗?”日向翔阳停下笔凑过来问你,自从帮忙补课之后你也开始关心排球部的一些事情,也会和仁花一起给他们补课。

你摇了摇头。

“来排球部吧,和谷地桑一起当经理!”日向翔阳非常热情的邀请你,你有些懵看了看谷地仁花。她说也很想让你一起去排球部,但是还是希望是你自己的意愿。你对她说能先入部体验,她很高兴并联系了清水前辈。下午放学你跟着仁花来到排球部看他们练习,清水前辈让他们停下来说明了你的情况,你向大家自我介绍后就在一旁观看练习。不知道谁失手一个流球朝你飞过来,你双手一抬,就往影山的方向飞了过去。

“你会排球?”大地队长看到你动作并不像是外行人,走过来询问。你点点头说会一些,中学时候暑假和前辈一起集训过。

“唉!xx酱哪个位置呢?”仁花一脸不不可思议的模样。

“其实都是基础练习,位置主攻手。”你回答道。

“好厉害!为什么xx酱之前没说过呢?”

“仁花酱你也没问我,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就只是想帮忙仁花的工作,毕竟她的脸色真的不太好。

傍晚,你催促仁花回家之后路过体育馆,发现影山还在练习就坐在一边看着他。精密杀伤力极强的发球,让你不得不感叹他的能力。

最后一下击中矿泉水瓶子,看他高兴的样子你笑了笑,顺手拿起滚到自己的身边的一个排球,之后一顿发球操作击中另一个瓶子。影山转过头看着你,眼神中充满着惊讶,有趣。

“啊啊啊啊啊xx桑好厉害啊!”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日向大叫了起来,打断了影山和你的对视。

“我都不知道,xx酱那么厉害?”在日向旁边的仁花睁大眼睛看着你。

“只碰巧是打中了瓶子而已。”你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不……那个不是偶然。”影山突然开口,“你,哪个中学毕业的?”

“川崎中学。”

“没听说过。”

“不是强豪学校吗?”

你摇了摇头说自己不是在学校练习的,是放假的时候被白富士排球校队的学姐抓住陪练,地狱般的练习了三个月。你抱怨着那简直就是非人的训练模式,要求一周就必须要跳发球如果做不到的话……想到学姐的龙爪手你的背后就开始发凉

仁花问你为什么能扛得住这样的训练并且坚持了下来,你脸黑的说道:“因为学姐说帅哥都喜欢排球打得好的妹子。”听见你的话她摆出了苦笑的表情。也对,毕竟这样明显骗白痴的话也就你相信了。

“那还当什么经理,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影山突然劈头盖脸地骂了你一顿,你在震惊的同时脑中浮现出来中学时代队友的脸庞和她们的闲言碎语脸色沉了下来。

“影山。”日向的声音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他也意识到话语的言重,便闭口不提。

“话说回来我们学校是有女子排球队吧。”日向问身边的仁花,她点点头回答。

“我……”你看着滚动的排球,抿住嘴唇闭上眼睛最后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不想再打排球了。”

“哈???!!!”影山的脸开始扭曲了起来,正要冲上来提你的领子,日向赶紧拦住影山让他别发火“影山!对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日向的话让他冷静了下来,他重新看着你:“这样不是浪费了吗?”


你一时无法反驳他,就是觉得委屈得很,转身离去。仁花看出了你的难受追了出来,你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她小心翼翼的问你,你想着想作为朋友应该告诉她。


Kinose_Fumi

今天翻推特翻到了他们的自拍,真的太可爱了!!手痒就摸了一张(´ . .̫ . `)

今天翻推特翻到了他们的自拍,真的太可爱了!!手痒就摸了一张(´ . .̫ . `)

弓玄tsushima
小排球全员吹画全员。咕咕咕?

小排球全员吹
画全员。咕咕咕?

小排球全员吹
画全员。咕咕咕?

Hananoi
这是什么可爱的生物:-D

这是什么可爱的生物:-D

这是什么可爱的生物:-D

欲与星辰入眠

【影日】梦中人




.


日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是在一个阴雨的清晨。他以前没有赖床的习惯,却在床头坐了好半天,带着诧异回想昨晚那个不可思议的梦。


梦境的具体内容日向已经很模糊了,他只记得梦里面自己和影山抱在一起,然后……亲了又亲。


“怎么会做这种梦?”日向轻轻地问自己,语气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他甚至都还记得接吻时那种诡异的感觉,自然而亲昵,仿佛这是很正常的事。


“翔阳,上学要迟到了哟。”日向妈妈推开门,对呆坐在床上的人喊到。


日向一下子回过神来,飞快跑下床:“知道了!收拾收拾马上出门!”


今天的天气格外糟糕。日向上次见到这么浓的雾还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不过那是在梦里见...





.


日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是在一个阴雨的清晨。他以前没有赖床的习惯,却在床头坐了好半天,带着诧异回想昨晚那个不可思议的梦。


梦境的具体内容日向已经很模糊了,他只记得梦里面自己和影山抱在一起,然后……亲了又亲。


“怎么会做这种梦?”日向轻轻地问自己,语气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他甚至都还记得接吻时那种诡异的感觉,自然而亲昵,仿佛这是很正常的事。


“翔阳,上学要迟到了哟。”日向妈妈推开门,对呆坐在床上的人喊到。


日向一下子回过神来,飞快跑下床:“知道了!收拾收拾马上出门!”



今天的天气格外糟糕。日向上次见到这么浓的雾还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不过那是在梦里见到的,当时的梦境就和现在一样,自己骑着单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看不清一米以外的地方。


日向又想起昨天梦来,那种异样的感觉在迷雾中越发清晰,占据着他的头脑,令他一度无法思考。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训练场。日向照常和前辈们打了招呼,然后晃着脑袋找那个让自己魂不守舍的罪魁祸首。


“啊,对了日向,影山今天不来哦。”


菅原的话使得四处张望的日向停了下来改为看向他。


“为什么?”日向问。


“最近不是天气转凉了吗,影山他好像是着凉了,还发了低烧,今早发了邮件给我。”


“这样啊……”日向叹了口气,心想刚好他也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去面对影山,他不来也省得自己费那个脑筋了。


可一整天下来,日向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总想见见那个家伙。


梦里拥抱的触感他怎么也忘不了,软软的,却特别踏实。甚至鼻间还隐约残留着那若有若无的气味,那是属于影山身上的味道。


日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疯魔了,他脑子里充斥着抱一下影山的念头,想看是不是和梦境里的感觉一样。


等会去看看他吧。日向心想。






放学后,日向匆匆向部团请了假,就踏着单车往影山家里赶了过去。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去影山家里呢。


“明天好像是周六来着……”日向突然想起来。“影山周六会训练吗?生病了还是休息比较好吧……”自言自语间,他已经来到了影山的家门口。


“叮咚一一”


“叮咚一一”


距按下门铃有一会儿了,里面却没有人出来,日向犹豫着要不要再按几下,可一直按门铃也不太礼貌……


“咔哒。”踌躇间,门开了。


影山站在门后,穿着休闲服,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精神,但烧应该是退了。


“哟,影山病雄还有力气开门啊。”日向欠欠地调侃眼前的人,摆出一副防守的姿态,然后不出所料看到影山瞬间黑下去的脸。


“干嘛,你来找打吗?”


“才不是呢!我是来看望你的,毕竟你一天没去学校。”听到这话的影山表情缓和了一些,感觉在印象当中,日向好像是第一个在他生病的时候来看望的人。


“进来吧。”影山说完侧身腾出地方,日向便“咻”一下窜了进去。


“你的家人呢?”日向一进门就东张西望地看来看去。影山的家里很干净整洁,就像他的性格一样,也不知道他的“王者性子”是不是随的父母。


“爸爸今天有事,妈妈出去买菜了。”影山打开电视调到体育频道,然后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你也坐会吧。”影山说,“对了,要喝茶吗?”


“不用了,我不渴。”日向一颠一颠地跑到影山旁边坐下,接着关心起他的病情来:“你发烧有没有好一点?”


影山看着一脸担忧地望向自己的日向,今天是阴天,屋里很暗,日向橙色的头发和眼睛却异常地明亮,让影山突然有种被阳光直射的感觉。


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作答,只是呆呆盯着眼前的小家伙出神。


日向见影山迟迟没有反应,还以为他脑子被烧坏了,眼里闪过明显的慌乱,艰难地组织着语言:“喂……影……影山,你该不会……烧傻了吧?”


意料之中的,影山瞬间被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结巴气到了,“啪”地一声拍在他脑袋上。


“你才烧傻了。”


“痛痛痛……影山……头要炸了……”日向哇哇嚷叫起来。


许是日向的叫喊声太扰人,影山难得放轻了手上的力度,改为胡乱地摸头。虽然以前也摸过很多次,但影山还是想说,这一头橙发又软又茂密,手感实在好得很。


“呜……干什么啊……亏我还关心你……”日向小声埋怨着,恍惚间又想起了昨晚的梦。


梦中的人此刻近在咫尺,只要日向再往前一点,就能扑到他的怀中,验证梦里的触感是不是真实的。


于是,胆小的日向第一次无视国王的权威,鬼使神差般抱住了影山。


和梦里不一样,影山抱起来并不软,但是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却莫名熟悉。日向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将他抱的更紧。


“怎么了突然?”影山疑惑地问。


日向瞬间回过神来,心里不断念叨着完了完了,却不敢松手,僵硬地维持着拥抱的动作。就在日向觉得自己可能要入土为安的时候,大门“咔哒”一声开了。


“我回来了,飞雄。”玄关处传来一位妇女的声音,想必就是方才出去买菜的影山的妈妈。日向快速弹开,略显尴尬地坐在一旁。


“啊啦,这是你的同学吗?”影山妈妈看见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的日向,有些惊讶又有些欣慰。终于,飞雄也有可以带回家的好朋友了呢。


“阿姨好!我叫日向翔阳。”日向主动打着招呼。


跟影山的臭脾气不同,影山的妈妈看起来温柔大方,就像自己的妈妈一样,日向一下子好感大增。


“日向啊,等下就留在这里吃晚饭吧。”影山妈妈笑着说,然后提着菜转身去了厨房。


“啊啊……不用了,我等下就回去的……”日向刚刚做了那么尴尬的事,根本不敢再继续待下去,只想着快点逃走。影山妈妈却回过头说:“不行哦,外面刚刚下了雨,等下雨势可能会变大的。”


“诶?”日向不相信般跑到窗户边看了看,外面确实有雨,而且看样子会越下越大,不能骑车回去了。


“不会吧……”日向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留下吃饭吧,等雨小了再回去。”这句话是影山说的。日向猛地回头,影山的脸如平日里般面瘫,看不出什么其他情绪。


“好吧……”日向一下子泄了气,心里默默祈祷雨能快点停。


可是天不如人意,一直到他们吃完了饭,雨都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甚至还打起了雷。


“这样的天气可没法回去啊,日向,要不今天就在这里睡一晚吧。”影山妈妈刷完了碗,望着窗外说道。


日向一听就炸了毛,连忙摇头否定:“不行不行,太麻烦你们了。”


“可这雨怕是要下一整晚,你跟你的家里人说一声,今晚就住这吧。好吗?”


“好吧……我跟妈妈说一声。”日向最终还是妥协了,毕竟这么大的雨,他要是敢骑车回去,说不定会被雷给劈死。







影山的房间里没有游戏,也没有漫画,只有排球和一堆运动报刊。两人洗完了澡,一个坐床上,一个坐椅子上,相顾无言。


要是以前,日向肯定会找各种各样的话题,可现在,他却像是卡住了喉咙,什么也无从说起。


“之前,”影山率先打破了沉默。“为什么突然抱我?”


“诶……诶?那个……”日向手足无措地回答,“我昨天……做了个梦……”


“什么梦?”


“嗯……梦到我们两个……亲……亲了……”


话音一落,房间霎时变得寂静无比。日向低着头,没有勇气观察影山的表情。


其实刚说完日向就后悔了,这种事怎么能告诉影山呢。但无论心里叫嚣得多厉害,话也已经收不回了。


两人在沉默中度过了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就在日向感觉自己可能要被折磨致死时,他听到影山说:“今天,早点睡吧。”







说是早点睡,但是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日向把脸埋在枕头里,感觉脑袋都要烧出烟了。窗外的雨不停拍打着玻璃,清脆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是砸在日向的心里一般。


影山什么也不和他说,什么情绪也不表露。日向又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睁着眼睛失眠。


影山的房间没有钟,日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反正已经是很晚了。床另一头的影山呼吸均匀,日向摸不准他是不是已经睡着。


“影山。”他很轻很轻地叫了一声。


那头的人没有任何回应。日向壮着胆子坐了起来,细细地看了他好久。


应该是睡了。日向心想。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朝着床的那头爬了过去。


今天抱着影山的时候,日向感觉到自己心里滋生出了某种不明的情愫,痒痒的,像是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


此时此刻,他盯着影山的睡脸,无法忽视自己内心的渴求。


他想抱他。像白天那样,甚至……还想亲他。


日向不知道自己脑子里的想法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哪里借的熊心豹子胆,他只知道当自己亲上去时,身下的人就醒了。


“你在干什么?”影山的声音低沉沉的,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日向飞快坐直了身子,显然被吓得不轻。


“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问你在干什么?”影山的眼神幽深,望不见底。


“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日向拼命鞠躬道歉,恨不得整个人钻到床里去。


“回答我。”影山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日向整个人像被蒸熟了一般,羞得差点落泪。


“我……我想亲你……”这几个字已经耗尽了日向所有勇气,他静坐着,等待国王的审判。


“为什么想亲我?”影山的问题不依不饶直指靶心,日向被呛得一声不吭。


就连日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触碰影山,想抱他,亲他,依偎在他身边。


大概是着了魔吧,日向只能这么解释。


“你,是不是喜欢我?”影山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日向一下就愣住了。


怎么可能呢?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但是,他也没有喜欢过谁,也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没准自己对影山的感觉真的就是喜欢呢?


可是,影山又不是女孩子,而且喜欢上唯我独尊的国王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影山等了许久也没听到日向的回应,心里略有不爽,不知为何,他希望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我……不知道……”日向闷闷地说。


影山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皱了皱眉,霸道地命令:“那从今天开始,你必须要喜欢我。”


话才说完,两人皆是一愣,不等被子外的那人反应过来,影山已经先一步坐起身,将他揽入怀中。


“诶?”日向一惊,还没完全消化影山的意图,就已被抬起下巴接受了他的吻。


日向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听过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像要冲破胸膛。可当两人的唇分开时,日向却反应过来,方才听到的心跳声是属于影山的,自己的心跳在刚刚被吓得漏了半拍。


“听到没有,”影山的语气强势到容不下任何质疑。“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喜欢我。”


日向被他的霸道迷了神,也不问理由,不做反抗,乖乖便应了下来。


“遵命,国王陛下。”





(End)


AKI
复建中 关于接下来排的妄想。...

复建中

关于接下来排的妄想。

虽然就算老师不画,大家也妄想很久了!!!如果接下来真的是龙神日本奥运篇或者排球世界杯篇我肯定疯了!

ps日本男排真的好!最近在看世界杯。西田选手真的太可爱了!

复建中

关于接下来排的妄想。

虽然就算老师不画,大家也妄想很久了!!!如果接下来真的是龙神日本奥运篇或者排球世界杯篇我肯定疯了!

ps日本男排真的好!最近在看世界杯。西田选手真的太可爱了!

彼方
来试图安利这个美貌颜料虽然被我...

来试图安利这个美貌颜料
虽然被我用的很屎x
顺便问问合集要怎么搞,就不太懂,想给我aph和小排球搞俩合集( ´•̥̥̥ω•̥̥̥`

来试图安利这个美貌颜料
虽然被我用的很屎x
顺便问问合集要怎么搞,就不太懂,想给我aph和小排球搞俩合集( ´•̥̥̥ω•̥̥̥`

哇呀呀呀

梗来源于kaitowwwww过于可爱哈哈哈哈(感觉影山肯定做不出来卖萌于是热心同学日向好心帮助(被打

梗来源于kaitowwwww过于可爱哈哈哈哈(感觉影山肯定做不出来卖萌于是热心同学日向好心帮助(被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