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影视

32.3万浏览    17073参与
望春山.
#哪吒之魔童降世新西兰上映 哪...

#哪吒之魔童降世新西兰上映

哪吒出海的第一个周末,期待远方见到更多的你√

#哪吒之魔童降世新西兰上映

哪吒出海的第一个周末,期待远方见到更多的你√

鲜剧先觉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 就是穷病。...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

就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


晚安,懒惰!

2019.08.25.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

就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


晚安,懒惰!

2019.08.25.

书路行☞

脑洞不引战

某市警局,女主陈数老师老师局长slay全场,一直对本局保持全省第一的破案率有自己的坚持。精致优雅的正义女神。

女二陈数老师小跟班,花痴患者,但是怂有贼心没贼胆。嘴贫开心果。跟着几个男主是难兄难弟关系无爱情线。

男生

一科长,肖战是那种骗人脸,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很要强很腹黑。

李现有点小沙雕,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符合地位故意板脸展示男性荷尔蒙那种。

两个人一个嫌弃对方有肌肉没脑子,一个嫌弃对方装。

鉴证科长张若昀装腔作势的宠妻狂魔,到点下班患者。(参考张高级)

刘昊然迪迪,热血新刑警,陈局长恩师的儿子,子承父业年轻有朝气。

几乎无爱情线,重心要放在案子和对人性的发觉上。突出人...

某市警局,女主陈数老师老师局长slay全场,一直对本局保持全省第一的破案率有自己的坚持。精致优雅的正义女神。

女二陈数老师小跟班,花痴患者,但是怂有贼心没贼胆。嘴贫开心果。跟着几个男主是难兄难弟关系无爱情线。

男生

一科长,肖战是那种骗人脸,长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很要强很腹黑。

李现有点小沙雕,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符合地位故意板脸展示男性荷尔蒙那种。

两个人一个嫌弃对方有肌肉没脑子,一个嫌弃对方装。

鉴证科长张若昀装腔作势的宠妻狂魔,到点下班患者。(参考张高级)

刘昊然迪迪,热血新刑警,陈局长恩师的儿子,子承父业年轻有朝气。

几乎无爱情线,重心要放在案子和对人性的发觉上。突出人民公仆对破案的执著。美剧职业范。

越想越激动我要死了可是估计八字没一撇,连捺都没有。

٩(๑`^´๑)۶我不管,在我脑内拍了一百八十集了!

MedicatedLiquor

李易峰 190825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前官拍

李易峰 190825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前官拍

MedicatedLiquor

李易峰 190825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彩排

李易峰 190825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彩排

千水
致敬《寄生虫》这部年度致郁 …...

致敬《寄生虫》这部年度致郁

…钱钱钱,越有钱就越有钱…

致敬《寄生虫》这部年度致郁

…钱钱钱,越有钱就越有钱…

💙Y酱酱💙

琅琊榜11

元佑四年的冬天,从梅长苏踏入金陵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不会平静。


谁会想到,一个兰园枯井藏尸案,扯出太子心腹户部尚书楼之敬,一个杨柳心的何文新案,关联誉王心腹吏部尚书何敬中。


誉王与太子相争已然是明晃晃的摆到台面上来了。说白了,这就是一场博弈,一场有关无数人的博弈。成王败寇,落子无悔。


局中之人又有谁能想到这都出自于看似孱弱的麒麟才子之手呢?


梅长苏第二天辞别了萧景睿从谢府雪庐中搬了出来,江左盟一行人开开心心的搬进了蒙挚推荐的府邸。


是夜,苏宅。


看着梅长苏劝说飞流把那个金灿灿的什么甲送给庭生,周懿琢赶快吐了嘴里的瓜子皮。“梅长苏你个败家老爷们,这个什么什么甲...

元佑四年的冬天,从梅长苏踏入金陵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不会平静。


谁会想到,一个兰园枯井藏尸案,扯出太子心腹户部尚书楼之敬,一个杨柳心的何文新案,关联誉王心腹吏部尚书何敬中。


誉王与太子相争已然是明晃晃的摆到台面上来了。说白了,这就是一场博弈,一场有关无数人的博弈。成王败寇,落子无悔。


局中之人又有谁能想到这都出自于看似孱弱的麒麟才子之手呢?


梅长苏第二天辞别了萧景睿从谢府雪庐中搬了出来,江左盟一行人开开心心的搬进了蒙挚推荐的府邸。


是夜,苏宅。


看着梅长苏劝说飞流把那个金灿灿的什么甲送给庭生,周懿琢赶快吐了嘴里的瓜子皮。“梅长苏你个败家老爷们,这个什么什么甲虽然我不认识,但是这个颜色一瞅就挺贵的啊,你一声不吭都不跟我商量的啊,你就打算给送出去啊?”


飞流不知道怎么了,在梅长苏的示意下,“噌”的就跑出去了。


宗主大大呢,则是面无表情的把金丝软甲叠好放到一旁“都是富豪排行榜首位了,怎么还是钱啊钱啊的?”


周懿琢拐着他的右手摇啊摇啊的“银票啥的无所谓啊,这个东西一听就很牛B好不好。再说了,你怎么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啊?我的人都是你的了,当然钱也是你的了。不多赚点钱给自己当嫁妆,万一以后你欺负我怎么办?”


“好了好了,就你最会抖机灵。”梅长苏放下手里的书,捏了捏她的鼻子“我都没办法好好看书了。”


门外丁玲桄榔的打斗声,刀剑碰撞发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扰的人心烦。


“那你明天要去靖王府吗?”轻轻把头靠在这个曾经宽厚温暖的肩上。“也带我去好不好?我就伪装成你的小随从。绝对不会暴露的。”


等到外面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梅长苏快把那本《翔地记》翻完了,周懿琢也没等到他的回应。


不过,梅长苏要是觉得周懿琢会乖乖的在家等他回来,那才怪呢。毕竟,她的人生目标一直是搞事情嘛。


她和玄青一起,一路隐藏跟着梅长苏。到了靖王府,苏苏跟着靖王往内室走,飞流和黎大哥则是被列战英和庭生引去了练武场。她就让玄青跟着飞流他们,自己趴在房顶上看着苏苏被靖王引领去书房。其实去书房,根本不需要从虎影堂上穿过去,她曾经跟林殊来过靖王府,还有别的路可以直接到的。但看这情形,显然是大家议事议到一半时门外递贴请见,堂上众将好奇,想要看一看最近名声大震的苏哲是个什么模样,靖王这才特意带苏苏去亮了个相的。


只是她不知道那一群猛将见到苏苏会是什么观感,毕竟军中的风气,一向是看不上文弱的书生的。


“小姐,飞流那边好像出事了。”等她悄么焉的扒到距离演武场最近的一处房顶上时,梅长苏和靖王也到了。


【以下大部分为原著描述】


此刻中央武场里的局面,完全可以用“热闹”来形容。所以原本负责招待飞流的庭生早就被挤到了外围,团成一圈儿向飞流挨个儿挑战的,全都是靖王手下的战将们。


飞流毫无表情,但眼睛却是格外的有神彩,少年今天玩得相当高兴。因为在江左盟的时候,大家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难得会有这么多人一起陪他练武。


见到靖王走来,眼尖的人已闪开一条路,纷纷躬身行礼。靖王看梅长苏没有别的表示,便挥了挥手道:“你们继续。”

  

飞流不是会因人而异手下留情的人,一上来就把上场挑战的两个人左一个右一个给抛到了场外,脸上还同时绷紧了一点,大概是觉得这一轮的对手太弱不好玩。


一个体形魁伟却又不笨重的身影出现在飞流面前,手执一柄长柄弯刀,浓眉大眼,神威凛凛。


此人正是四品参将戚猛,是跟随靖王多年的心腹爱将,军中也甚受拥戴,他一出面,气氛自然更加热烈,热烈到连飞流都感觉出这个人应该不是平常之辈,所以眉宇间泛出一丝欢喜的气色。

  

但是,不论是梅长苏还是周懿琢甚至是负手而立的萧景琰都知道,戚猛不是飞流的对手。一开始飞流因为对那柄造型奇特的弯刀很感兴趣,所以放过了几招,等后来看清楚了之后,掌风就突转厉烈,饶是戚猛功底深厚,兼天生神力,也根本抵挡不住,连退数步,拖刀背后一挽,雪亮的刀背突然环扣一震,竟飞出一柄刀中刀来,疾若流星,出其不意地直扑飞流面门而去。这一招是戚猛的杀手锏,也曾屡败强敌,助他立了很多战功。不过对于飞流来说,这种级别的攻击根本不足以令他感到意外,随手一拨,就把那把飞刀挡射到一棵树上钉着。戚猛双眉一皱,大喝一声“出!”刀背一抖,又是一道亮光闪过。


梅长苏容色未改,但黑嗔嗔的瞳孔已在瞬间剧烈收缩了一下。因为这一次,那柄飞刀竟是直冲着他的咽喉而来的。若是以前的林殊,这样一柄飞刀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如今全身功力已废,只怕一个寻常壮汉也打不过,想要躲开这如雪刀锋自是决无可能。既然躲不过,那又何必要躲,所以梅长苏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一旁看戏的周懿琢也是一惊,大喊了一声“苏苏”便飞身下去。要说也奇了怪了,在琅琊阁待了好几年,蔺晨不是没想过教飞流武功的同时也教教她,可是她就是什么心法武功都学不会,只有这轻功拿得出手。最后,蔺晨也放弃了对她的教育,感叹了一句天生惜命。


  

飞流的身影此时也已化成了一柄刀,直追那柄小刀。两人虽快,但终究起步已迟,慢了一步。


飞刀的刀柄,最后被抓在了靖王的手里,刀尖距离梅长苏的颈项,不过四指宽度,但方向却稍稍偏了一些,即使靖王不出手,想必也只会擦颈而过。


梅长苏轻轻地向二人做了一个手势,什么意思没人看得懂,只能看到飞流停止了一切动作,安静地站住。但是,周懿琢一向没有什么好脾气,也不听话,看到梅长苏没事了,便转头向戚猛走过去。


梅长苏面如寒霜,目光如冰针般地锁在了戚猛的脸上。当然,靖王的脸色同样不好。


戚猛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还笑嘻嘻的抓了抓头,道:“失手了失手了,你们读书人没见惯刀啊剑的,吓着了吧?”


靖王麾下品级较高的将军们都站在不远处,神色紧张,其中一个人暗打手势,示意戚猛跪下。他这才意识到这次事情搞大了。


向着梅长苏作了个揖,赶紧道歉。


“不用跟我道歉,”梅长苏冷冷一笑,说出的话就如同带毒的刀子一般,“反正丢脸的是靖王殿下,又不是我。”


这下,这些将军们更是慌了神,梅长苏把目光从戚猛的脸上转移到了靖王的脸上:“苏某本久慕靖王治军风采,没想到今日一见,实在失望。一群目无君上纲纪的乌合之众,难怪不得陛下青眼。朝着靖王殿下的方向扔飞刀,真是好规矩,可以想象殿下您在部属之间的威仪,还比不上我这个江湖帮主。苏某今天实在开了眼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场上的将军们就一个又一个的跪了下去,再也没有人开口辩解。而靖王也是散发着低气压,死死地盯着戚猛,没有开口。


“好了。你就算把他盯出个洞来,已经发生的都无法逆转了。”梅长苏带着黎刚走了过来。周懿琢不想破坏他在靖王心里的印象,拼命忍住自己的气愤死盯着戚猛。梅长苏见她没反应,只好叫了飞流来把她拉起来。“来来来,别生气,你看苏哥哥没事儿,一点事都没有。别为了不值当的人把自己气出病来啊。来,我和飞流拉着你,咱们回家啊。乖。”


“靖王殿下,今日我的小侍卫担心苏某才闯入演武场,还望殿下不要见怪。苏某。。。告辞!”


———————————————————————————————————————————

马车上


“说吧,你刚才蹲在哪儿干嘛呢?”


周懿琢一个猛扑“还是苏苏了解我。他们那么欺负你,我怎么能让他好过呢?我就是搁那儿撒了点黄栌研究好的药粉罢了。没有什么毒,顶多是去练武场的人都会体弱无力那么几天吧。还瞧不起书生?我让他们也当一会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梅长苏摸着周懿琢的头,无奈的笑了“你呀你呀。”


“飞流,我们的口号是—”


“搞事搞事搞事!”


作者有话说:

没看过原著的小可爱们一定特别疑惑,为啥靖王那么生气的惩罚了戚猛。宝宝给大家复制一下原著,这一点,电视剧没有拍出来哦。



【这一幕在军中并不罕见,对待新人,对待外军转调来的,对待其他所有没好感的人,常常会来这么一着下马威,如果对方表现的好,就可以得到初步的认同。

  

林殊以前也干过这样的事情。那一年,当父亲把一个四十岁还在兵部任闲职的瘦弱文士引入赤焰军担任要职时,年少气盛的少将军就曾经故意震断自己的剑,让一块剑锋碎片飞向那个单薄的身影,以此来试验他的胆量。

  

那一次,父亲的军棍罚得格外的重,几乎打得自己三天起不了床。

  

梅长苏相信靖王一定记得这件事,记得当时父亲训斥自己的话语。

  

在行刑的现场,身为当事人的聂真并没有说一个字来求情,因为他知道,林殊挨打的原因,不是因为挑衅聂真,而是因为当他挑衅聂真时,祁王殿下就站在聂真的身边。

  

就如同当那柄飞刀射过来的时候,靖王就站在自己身边一样。



虽然戚猛没有恶意,虽然他的目标决不是靖王。但他毕竟是将利刃刀锋,朝向了自己主君的方向。

  

如果靖王一直安守现状,如果他的未来走到尽头也只是一个大将军王,那么这一幕可以一笑置之。

 

但现在情况已经不是这样了。当他的雄心和志向指向大梁最至尊的宝座时,他就必须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属于君主的气质,那是一种绝不允许以任何方式被忽视被冒犯的气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写了这么多了,但是还仅仅只是琅琊榜电视剧9集的量啊。



生无可恋。


💙Y酱酱💙

琅琊榜10

今天是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萧景睿的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仿佛能感应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夜色如墨,一声砖瓦的响动在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也惊动了站在院子里的萧景睿。他悄悄跟上发现这几名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看似与飞流动手,实则是掩护其余人,他们的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雪庐中的梅长苏。


萧景睿视苏兄如知己好友,又怎能坐视不管,飞身上前,拦在雪庐外,与几名刺客缠斗在一起。他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又有天泉山庄卓庄主倾囊相授,解决掉屋外的刺客后连忙向屋内跑去,苏兄绝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啊。


屋内地上躺着一名刺客,是黎舵主的手笔,还好江左盟能人甚多又忠心耿耿...

今天是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萧景睿的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仿佛能感应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夜色如墨,一声砖瓦的响动在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也惊动了站在院子里的萧景睿。他悄悄跟上发现这几名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看似与飞流动手,实则是掩护其余人,他们的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雪庐中的梅长苏。


萧景睿视苏兄如知己好友,又怎能坐视不管,飞身上前,拦在雪庐外,与几名刺客缠斗在一起。他算是半个江湖中人,又有天泉山庄卓庄主倾囊相授,解决掉屋外的刺客后连忙向屋内跑去,苏兄绝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啊。


屋内地上躺着一名刺客,是黎舵主的手笔,还好江左盟能人甚多又忠心耿耿。苏兄披着斗篷举着一枚小小的煤油灯从里屋走出来,唤了一句“景睿...我没事”。他这才放下心。


他看着地上躺着的已然冰凉了的刺客尸体,蹲下身想要揭开他脸上的面巾,却被苏兄制止了。“算了,你最好别看了”……


他的心猛然间沉了一沉,隐约感觉到不好,他似乎接近了什么,但又若即若离。


这位刺客就躺在面前,他的容貌被遮在黑巾之下,无论看与不看,都是同样的一张脸。就如同某些真相一样,无论自己明白还是不明白,那些事实都是永远存在的,并不会随之而改变。



萧景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揭开了那张轻薄如无物,却又沉重如千斤的面巾。


面巾下的这张脸萧景睿很熟悉,这是他爹身边的一个侍卫,在府中见过多次。


梅长苏缓步走到门口“现在外面倒是安静下来了。”


“是啊,偌大的一个侯府半夜里出了这么大动静,竟然好像没有一个人能听见。”


萧景睿就这样跪在那个尸体旁,听着梅长苏与黎刚一来一去的对话,他仿佛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口。


仿佛失了神的呆坐着,直到他听见苏兄说他要搬走了,萧景睿才长出了一口气“是啊,也该搬走了,这雪庐,苏兄是住不下去了。”


苏兄让他当做今夜未曾来过雪庐,一切都像从前一样。


“一切……真的可能还是原来那样吗?”萧景睿站起身,回头凝望着梅长苏的眼睛,“我不想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杀你,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卷进金陵城这个旋涡中来?你本是我最羡慕的那类江湖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梅长苏惨然一笑,看着桌上一灯如豆,“你错了,世上本没有自由自在的人,只要一个人有感情,有欲望,他就永远不可能是自由自在的。”


直到这一刻萧景睿才明白为什么豫津跟他说苏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人。他看不透但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也看不透他这个人。


景睿不知道,梅长苏在成为梅长苏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一生的责任,他不可能自由自在,他要雪冤,他不仅仅是江湖人,他是林家的少帅。


——————————————————————————————————————————


梅长苏站在门口,看着萧景睿步履沉重地转身向院外走去,脸上原本摆出来的微笑慢慢消失,在他平静的脸上转变为一种沉重。萧景睿的头低着,原本挺拔如松的身姿显得有些微微的佝偻,仿佛有什么无形的重物压在他的肩头,必然要背负,却又背负得那般艰难。


梅长苏很清楚,名门之后俊秀公子,萧景睿应该有一个很精彩的未来,然而他出现了干预了。这个清澈的孩子对他真心相待,他却必须做一个残忍的人。


“只是开始而已……景睿……还望你能熬得过去……”喃喃低语了一声,梅长苏收起心中不经意间翻涌而出的同情,牵着飞流的手慢慢走入了房内。坐到那个从屏风后走出来在茶几边喝茶的人身旁。


周懿琢放下茶杯“这孩子,若是没有生在谢家就好了。十几年了,物是人非,偏偏事事不能休。你说前一代人的恩怨为什么非得牵扯上下一代呢?”


梅长苏没有回答,不知道他是真的没有答案还是无法开口。


油灯就这么亮着,没有人来把它吹灭,直到它自己熄灭,房间里的两个人还是静静的坐着。


还是周懿琢找开了口“你身体不好,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搬家。”


看梅长苏还是没有要去睡的意思,周懿琢一把拉起他的手,把人扥去里间。推到床榻之上,栖身压上去,两手压在苏苏头两侧。


“我帮你脱还是自己脱?”


纵是面对千军万马也能冷静思考的某少帅当然不能认输了。


“苏某身体不好,怕是要麻烦夫人了。”


唉:-(,酥胸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明明这个时候你应该一脸娇羞的看着我,欲说还休,欲擒故纵?然后我邪魅一笑然后酱酱酿酿老司机来个车啥的是吧?


【→_→你想的太多,我都不敢看了】


【无妨,只是翻了个车。】


周懿琢就这么楞楞的看着“秀色可餐”的梅长苏。脑子里和484继续互怼。


还有些凉意的手掌揉了揉她的脑袋,“也不知道你天天都想的什么东西。”


哎哎哎,我的发型啊,哥。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啊,你晓得不?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呢?


–————————————————————————————————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收拾好了东西,搬到了蒙大统领推荐给宗主的房子里。


梅长苏也做好了准备怎样修缮的计划,这次到金陵来,是住在宁国侯府,所以也并没有过多江左盟的众人跟来。这下,有了自己的宅子以后,黎刚也决定把负责宗主日常起居的众人调任到金陵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宴大夫和吉婶。


看着又一次起了烟的厨房,黎刚真是觉得自己任务艰巨。看来目前最重要的是吉婶啊。


作者有话说:

女主的人设是这样的,知道很多食谱菜谱以及药膳,但是不能进厨房,一进厨房必着火。


关注系统这个事,我解释一下啊,每个世界都是完成任务并且和男主角确定关系之后【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才会进入下一个位面。


离开这个位面就像是玩游戏存个档一样,我之后会写的番外大概就算是读档之后的虐狗/日常类似的。


是我写的不好吗,,Ծ^Ծ,,为什么都没有小可爱留言评论啊,我伤心了。都没动力了。


MedicatedLiquor

李易峰 190824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彩排

李易峰 190824 青岛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活动彩排

有恒君
纵使细微如蝴蝶之鼓翼,也能造成...

纵使细微如蝴蝶之鼓翼,也能造成千里外之飓风。 -《混沌理论》
       在交叉小径的花园里,总会有一条道路,让人们在生命中的每一个节点都得到幸福,在那条完全幸福的道路上,有且仅有一个你在行走。

纵使细微如蝴蝶之鼓翼,也能造成千里外之飓风。 -《混沌理论》
       在交叉小径的花园里,总会有一条道路,让人们在生命中的每一个节点都得到幸福,在那条完全幸福的道路上,有且仅有一个你在行走。

Joshua

Soderzhanki  (俄剧)


- WHY ? 


「PO完就跑🚀🚀🚀」


Soderzhanki  (俄剧)

  

- WHY ? 



「PO完就跑🚀🚀🚀」


孤寂灭空

《哥斯拉:星际纪元》(第三章_上)

第三章  唤醒(上)


2110年3月15日,杭州地下城。


“仪器已就位,是时候唤醒丁仪博士了。”


“休眠状态解除中。。。”伴随着休眠气体的溢出,丁仪博士被转移到了手术台上。


“同志们,丁仪博士对于组织来说非常重要,一定要把他救回来,好吗?”


“开始吧!”


。。。。。。


四天后。


“我,我这是在哪里?”丁仪博士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份确认中,丁仪博士,帝王组织七级成员。您好,丁仪博士,现在是公元2110年3月19日,...

第三章  唤醒(上)

 

2110年3月15日,杭州地下城。

 

“仪器已就位,是时候唤醒丁仪博士了。”

 

“休眠状态解除中。。。”伴随着休眠气体的溢出,丁仪博士被转移到了手术台上。

 

“同志们,丁仪博士对于组织来说非常重要,一定要把他救回来,好吗?”

 

“开始吧!”

 

。。。。。。

 

四天后。

 

“我,我这是在哪里?”丁仪博士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份确认中,丁仪博士,帝王组织七级成员。您好,丁仪博士,现在是公元2110年3月19日,凌晨5:42分。您在四天前从冬眠中被唤醒,随后进行了外科手术。恭喜您,手术很成功,目前您身体的各项指标已经趋于稳定,请问您有什么需求吗?”

 

“我需要缓缓,现在脑袋很胀。”

 

“冬眠苏醒后的大脑胀痛属于正常现象,也许我应该让您再休息一会,以适应这样的情况。”

 

“不。。。不用了,对了,你是谁?”

 

“我是帝王组织的智能中枢奥卡,制造于2086年11月6日,那时候您已经在冬眠状态了。”

 

“奥卡,能给我一杯水吗。”

 

“没问题。”

 

没过多久,一只机械手把一个杯子递给了丁仪。

 

“谢谢了。”丁仪博士开始喝水,“所以说,我现在是在地下城里?哪儿的地下城?”

 

“帝王组织的地下城位于中国杭州,杭州地下城有别于其他地下城,这里被设计为生物保留地,我们尽可能地保留了太阳爆发前的生物和植物,为不同的动物设计了适合它们生存的环境。同时,这里只有我们组织的人,没有其他居民。”

 

“建造这个地下城的设想是谁提出的?”

 

“根据我的资料,最早是麦迪森博士在2079年向联合政府提出的设想。”

 

“哦,是她呀。。。”丁仪博士突然感觉到一阵悲伤,昔日和自己一起工作的的人已经离去,很显然,他们都没有接受冬眠的建议。

 

“能再给我一点水吗?”

 

“丁仪博士,鉴于您刚刚苏醒,不建议过多地摄入水分,您需要时间给身体进行调整。”

 

“行吧,那就再给我说说地球现在的大体情况吧?”

 

(PS:丁仪博士是中国人)


无名小船 Azura
Lofter等平台上有才的画师...

Lofter等平台上有才的画师和写手等创作者真的很多,大家的作品也各有特色。

但我希望腐女群体都能有个度。

最近看到很多藕饼的图,其中不乏有趣的温暖的作品,但也有许多画风奇怪,令人厌恶的图文。太过了就不太好了。没有必要强行组CP或曲解内容。

希望每位内容创作者能够创作出令人快乐、引人思考的、有营养的优质内容。

Lofter等平台上有才的画师和写手等创作者真的很多,大家的作品也各有特色。

但我希望腐女群体都能有个度。

最近看到很多藕饼的图,其中不乏有趣的温暖的作品,但也有许多画风奇怪,令人厌恶的图文。太过了就不太好了。没有必要强行组CP或曲解内容。

希望每位内容创作者能够创作出令人快乐、引人思考的、有营养的优质内容。

咸鱼君

荷兰弟首次正面回应蜘蛛侠风波
一定会更好!

荷兰弟首次正面回应蜘蛛侠风波
一定会更好!

O
贫富差距,阶层歧视就能构成杀人...

贫富差距,阶层歧视就能构成杀人的理由呢?通过信息造假的方式而寄生于富人阶层而不知足,贪得无厌,这样行为难道就不值得被嘲讽吗?——《寄生虫》

贫富差距,阶层歧视就能构成杀人的理由呢?通过信息造假的方式而寄生于富人阶层而不知足,贪得无厌,这样行为难道就不值得被嘲讽吗?——《寄生虫》

视觉居

绿屏抠像金色光芒视频素材


绿屏 绿布 绿幕 抠像 金光 光芒 视频素材 影视 后期 特效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1786.html


绿屏 绿布 绿幕 抠像 金光 光芒 视频素材 影视 后期 特效

下载地址:http://www.shijueju.com/post/1786.html

Joshua

我有生之年将要看到!!!

老旺的个人剧了!!!

好嗨呦!!!

好嗨呦!!!

好嗨呦!!!

感觉好像站上了高地!!!!


我有生之年将要看到!!!

老旺的个人剧了!!!

好嗨呦!!!

好嗨呦!!!

好嗨呦!!!

感觉好像站上了高地!!!!



甜小玉
亦正亦邪,收复鸟族长老的胸有成...

亦正亦邪,收复鸟族长老的胸有成竹......

亦正亦邪,收复鸟族长老的胸有成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