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律师

49.8万浏览    6372参与
粉末qwq

杂图除草。
P1调香师,P2律师,P3医生,无cp向。
没话说了,俺去视奸太太了/喂

杂图除草。
P1调香师,P2律师,P3医生,无cp向。
没话说了,俺去视奸太太了/喂

Vivien
不是什么白兔先生,只是一只会抱...

不是什么白兔先生,只是一只会抱着胡萝卜抱枕睡觉的普通兔兔而已

不是什么白兔先生,只是一只会抱着胡萝卜抱枕睡觉的普通兔兔而已

咸123.真香

唉,放弃了质量追求摸鱼轻松了许多,畅快

唉,放弃了质量追求摸鱼轻松了许多,畅快

咸123.真香

在画两次私设爽爽,在画两次就正经画

在画两次私设爽爽,在画两次就正经画

咸123.真香
私设监管者莱利,厚脸皮的打了t...

私设监管者莱利,厚脸皮的打了tag(ಥ_ಥ)

私设监管者莱利,厚脸皮的打了tag(ಥ_ಥ)

凡人

不想当厨子的律师不是好吃货

哈哈哈,作为一名律师我想在自己的美食博客上赤裸裸滴推广下业务^_^,如您有法律服务需要,诸如以下包括但不限于法律顾问、律师函、律师见证、合同起草审核等非诉讼以及各诉讼法律服务,可私信我,谢谢! 

哈哈哈,作为一名律师我想在自己的美食博客上赤裸裸滴推广下业务^_^,如您有法律服务需要,诸如以下包括但不限于法律顾问、律师函、律师见证、合同起草审核等非诉讼以及各诉讼法律服务,可私信我,谢谢! 

依陵暗夜

敢问抽到紫皮要干什么?当然是去体验了。行吧,日常杀二放二。

敢问抽到紫皮要干什么?当然是去体验了。行吧,日常杀二放二。

星雅醬

【杰佣】神秘生物管理局29

29.雾都事件结束

“你觉得我们两个有办法打赢他们这群人?”理发师看着周围各种看起来就很高科技的武器装备,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奈布,他们真的有办法突破封锁吗?

“邪眼那家伙刚刚通知说支援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只需要撑到支援到达就行了。还有,记得留手别杀人,会把事情搞得很麻烦。”奈布从刀鞘里抽出第二把弯刀说。

“开火!”在武装部队的首领下令开火的瞬间,奈布直接冲了出去,速度快地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残影,原本盛宴伯爵留下来对付理发师的魔力被转而用在这群武装部队上。

这还是奈布第一次体验属于血族的速度,看来之前盛宴伯爵跟自己切磋的时候放水放的有点严重啊!改天要让那个家伙认真跟自己打一场才行。...

29.雾都事件结束

“你觉得我们两个有办法打赢他们这群人?”理发师看着周围各种看起来就很高科技的武器装备,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奈布,他们真的有办法突破封锁吗?

“邪眼那家伙刚刚通知说支援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只需要撑到支援到达就行了。还有,记得留手别杀人,会把事情搞得很麻烦。”奈布从刀鞘里抽出第二把弯刀说。

“开火!”在武装部队的首领下令开火的瞬间,奈布直接冲了出去,速度快地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残影,原本盛宴伯爵留下来对付理发师的魔力被转而用在这群武装部队上。

这还是奈布第一次体验属于血族的速度,看来之前盛宴伯爵跟自己切磋的时候放水放的有点严重啊!改天要让那个家伙认真跟自己打一场才行。

虽然脑袋里一直在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奈布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含糊,每挥舞一次手臂都会有一个武装分子被敲晕在地上,而那些家伙的双眼完全跟不上奈布的动作,枪枝射击出的子弹不是打空就是误伤自己人。

另一边的理发师战斗风格就跟奈布稍有不同,因为最大的优势浓雾笼罩在特制探照灯的照射下直接失效,理发师没法像往常一样雾隐偷袭,不过探照灯可没办法分解理发师甩出的雾刃,而这些雾刃还因为探照灯的效果直接变得更加不可见,让许多武装分子满脸困惑地倒下。

发现奈布的高速移动(?)就连枪械的自动锁定都追不上后,武装部队的首领直接改变策略,直接改用密集的弹网来限制奈布的活动,不想被射成蜂窝的奈布只能暂时停下脚步。

“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进行大范围攻击的技能啊?”被密集弹幕重新逼回理发师身边的奈布问,理发师直接给了奈布一个白眼,如果他有大范围攻击怎么可能还被算在蓝色等级,早就升紫金级了。

发现己方终于限制住这两个滑溜的目标,武装部队的首领露出得意的表情,正当他打算继续新一轮的谈判时,旁边的扫描仪器突然发出巨大的警报声,警告有不明物体正在从空中接近。

警报声一响起立刻有武装分子扛出对空武器,只可惜那些武器全被不明物体直接打爆,凭藉着血契的感应,奈布露出意外的表情抬头看向空中,几秒钟之后一个黑色的身影直接降落在奈布身边。

“小先生!”难得没有戴着面具的盛宴伯爵朝着奈布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暗红色的蝠翼随着主人愉悦的心情轻轻摆动,看着从天而降的盛宴伯爵亲昵地环住奈布的腰,理发师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的情绪,不过很快就被他藏到心底。

任由盛宴伯爵抱着自己撒娇的奈布一开始还在疑惑邪眼寄主为何要派盛宴伯爵前来支援,直到他转头看到周围全部软倒在地上发抖的武装部队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上位血族刻意散发的威压可不是这群只能靠装备狐假虎威的普通人类可以承受的,没有直接被吓出心脏病死亡还是因为盛宴伯爵有在控制的关系。

看着倒成一片的武装部队,奈布也懒得给他们补刀,直接大摇大摆地穿过包围圈离开,在感受过盛宴伯爵的威压后,理发师也收起想要偷偷逃跑的念头乖乖跟上。

顺利回到管理局总部后,理发师直接被站在门口等着的邪眼寄主直接敲晕扛走(动作请参考鹿头的特殊扛人动作),速度快的奈布来不及反应人就不见了。

“管理局打算怎么处理理发师?我记得这个家伙身上背了不少人命吧?”奈布看着消失在转角的邪眼寄主,转头询问刚好负责登记这次任务的弗雷迪问。

“神秘生物管理局不会去追究理发师在抵达雾都之前所进行的杀戮,毕竟我们没有证据。在确认完毕理发师所有的罪责之后才会决定处罚,处罚方式应该会是无偿执行危险任务之类的,毕竟我们神秘生物管理局的人力资源长年处于紧缺状态。”弗雷迪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回答。

听到理发师应该不会被直接干掉或是关到天荒地老后,奈布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这次的任务让他累积了不少疲劳,需要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不过一回到宿舍奈布便被盛宴伯爵拉到床上,接着整个人直接把奈布压在床上,奈布一脸状况外地被盛宴伯爵压住,下一秒盛宴伯爵直接低下头张嘴咬住奈布的脖子。

虽然脑袋上充满问号,奈布还是任由盛宴伯爵咬着自己的脖子取食,不过这次奈布总觉得盛宴伯爵的吸食动作有些急促,感觉像是在发泄什么的感觉。


 @Nero 


画画的星

玛莎之死


弗雷迪莱利之妻,玛莎雷明顿,里奥厂长前妻,死了。



没有人知道她怎么死的,弗雷迪也不愿相信她死了,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已经离开了人世。



弗雷迪只知道她生前去了一家妇科医院,他们还通信过,然后,在他工作快结束的时候,警察的信件通知了他,他的妻子死了。



警察在那所妇科医院里搜到了一具女尸,还在旁边找到了一个精致的贵妇包,经过弗雷迪辨认,那是他妻子的物品。



但是弗雷迪并不认为那是他的妻子,他快要崩溃了,谁能想到在他出差的这一个月里他的妻子会去世呢,听说是被没有医德的医生抛下了手术台。尽管种种迹象已经表明,那具女尸就是他的妻子...











弗雷迪莱利之妻,玛莎雷明顿,里奥厂长前妻,死了。




没有人知道她怎么死的,弗雷迪也不愿相信她死了,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已经离开了人世。




弗雷迪只知道她生前去了一家妇科医院,他们还通信过,然后,在他工作快结束的时候,警察的信件通知了他,他的妻子死了。




警察在那所妇科医院里搜到了一具女尸,还在旁边找到了一个精致的贵妇包,经过弗雷迪辨认,那是他妻子的物品。




但是弗雷迪并不认为那是他的妻子,他快要崩溃了,谁能想到在他出差的这一个月里他的妻子会去世呢,听说是被没有医德的医生抛下了手术台。尽管种种迹象已经表明,那具女尸就是他的妻子,虽然由于炎热的天气,那具尸体已经已经斑驳,无法辨认容貌,但是他怎么相信那具尸体是他的妻子呢,他不相信。




警察看他的样子,无奈的调出最近的所有失踪人口的信息,以及把所有能找到的女尸都罗列出来了,如果他想的话,可以带他去看。




是的,还有一具在红灯区发现的尸体,最近伦敦街头的噩梦,代号开膛手的某个连环杀手,专挑妓女下手。




弗雷迪莱利太累了,他瞟了一眼远处的那个妓女尸体,听说死状很惨,全身39处刀伤,虽然请过入殓师稍加润色,但是警察还是用白布盖住了这具满目疮痍的尸体,她的手露在外面,白皙,但是没有戒指。




离开警察局的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个出了事的诊所,门上已经被贴了封条,他盯着门上的那个琼斯医生的广告,上面写着,对于女性的您——提供最私密贴心的服务,不知不觉中竟站了许久。




然后,不知何时,有个男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恍惚的回头,一个又高又瘦的,看起来很有艺术气息的男人,捏着他和玛莎合影的照片,轻轻的朝他说到“先生,你掉了东西。”




弗雷迪莱利看着对方裁的精致的绅士装,没有露出太大的反应,但是久久的木讷还是可以让别人轻易的就感受到他的悲伤,他在悼念什么人。




“谢谢了”




之后男人离去,弗雷迪深吸一口气,看向那张握在手中的,不知何时掉落的照片,玛莎靠着他笑的清纯,他心底埋下复仇的种子,他一定要找出那个杀了他爱人的凶手,他一定要用尽毕生所学,毕生所经营的人脉,手刃那个凶手,让他付出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代价。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舞台剧 特别公演的赠品...

第五人格舞台剧  特别公演的赠品(非卖品)求生者第一弹。每个角色专属的现代设计T恤,也是特别公演里演员们穿的衣服。感觉T恤图案还是挺有创意的。

第五人格舞台剧  特别公演的赠品(非卖品)求生者第一弹。每个角色专属的现代设计T恤,也是特别公演里演员们穿的衣服。感觉T恤图案还是挺有创意的。

医法汇
江望公馆

#江望公馆#《大律师》第一章 静冈不眠夜

“所以......犬山凉介在三天前就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此时,在静冈辖区的一处居酒屋内,身着白色西装的青年男子对着店老板说道。

“莫臣先生,我知道您和凉介是朋友。但是这件事,我想您也不好办吧。”居酒屋的老板说道。

老板是个中年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些微不可察的焦虑,不过他还是要装作淡然,要表现得他根本没有透露什么。老板看莫臣没有离开,他关掉了音响。这让富士山下的夜显得格外安静。

 

这是二零一四年,二十六岁的莫臣刚刚结束了在伦敦的校园生活。他的第一站就是日本。因为他在这里有个朋友,而在某些时刻,莫臣甚至会觉得这个朋友——犬山凉介,是他的亲人,背靠背的战友。莫臣在英国的硕...

“所以......犬山凉介在三天前就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此时,在静冈辖区的一处居酒屋内,身着白色西装的青年男子对着店老板说道。

“莫臣先生,我知道您和凉介是朋友。但是这件事,我想您也不好办吧。”居酒屋的老板说道。

老板是个中年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些微不可察的焦虑,不过他还是要装作淡然,要表现得他根本没有透露什么。老板看莫臣没有离开,他关掉了音响。这让富士山下的夜显得格外安静。

 

这是二零一四年,二十六岁的莫臣刚刚结束了在伦敦的校园生活。他的第一站就是日本。因为他在这里有个朋友,而在某些时刻,莫臣甚至会觉得这个朋友——犬山凉介,是他的亲人,背靠背的战友。莫臣在英国的硕士是法学,如果从不同国家的律师执照数量来看,他应该是校史的第一人。

 

居酒屋里刚刚走了一拨人,客人里只剩下莫臣在喝着酒。他看了看手里的怀表,晚上十点四十一分。他点的是苏格兰苏打。这是他在英国留学时最常喝的酒,也是做法简单到极致的酒,他不喜欢麻烦。音乐停止,他不经意地回忆起在英国的时光......

在英国,莫臣最早到的地方是温彻斯特,他在那里读男校。他记得褪色的红砖下,青灰的砖地偶尔冒出青苔的样子。

在曼彻斯特的夜雨街头,霓虹灯闪烁。他带着刚刚时洗衣兑换的几个便士走在路上,伞可能忘在洗衣店了。那是一把白色的伞。他喜欢这个颜色,就像他喜欢芝加哥的雪。

有个吉普赛女人向他走来,看样子是准备讨些钱。他便把所有的便士交了出去。

女人拿过钱,告诉他:“年轻人,曼彻斯特的晚上就是这样,霓虹灯,还是霓虹灯。”

莫臣看向周围,他本想寻找月亮,但是这是雨天,而看向周围,是下意识的。

“谢谢。”他说道。

女人说:“先生,我是否能为您唱首歌呢?”

“可以。”

女人唱的是约翰·列侬的《Penny Lane》:

      In Penny Lane there is a barber showing photographs

(便士巷上有个理发师在店里贴满了名人照)

      Of every head he's had the pleasure to know.

(能认识当中的一位就值得他自豪)

And all the people that come and go

(来去匆匆的人们总会停下步调)

Stop and say hello.

(说一声你好)

莫臣能从女人山花般的眼神中读出一种风情,仿佛那不是夜而是才傍晚罢了。他看着女人的棕色瞳孔,把歌听完。

“这无疑是动听的,夫人,尤其是在这样的晚上。”莫臣微笑,准备离开。

“好啦伙计,永远不要叫一个吉普赛人作——‘夫人’,好吗?叫我小姐。”女人开始了絮叨,这让莫臣有些感到了热情所带来的不适。他感到了冲突。

关于岑寂,莫臣好似有莫名的缘分。他像一只住在CBD高层公寓里的猫,总喜欢躲在灰色窗帘后面,透过起雾的玻璃窗,看着冷雨落进灰色的城市。在芝加哥的时候,他觉得雪是好的,便不怕聒噪的雪中酒徒了。

不过在曼彻斯特这样的异乡,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生怕聒噪,无论是什么。

曼彻斯特公学是寄宿制,那是他的第一学期。不过学校的假条上说,他要去洗衣店拿东西。他的确也拿了——一块老式的西铁城怀表。这是死党犬山凉介在新加坡送他的礼物。自从凉介和他一同来到曼彻斯特公学,怀表他便一直带着。

眼下,他看着女人的喋喋不休,他也不忍心打断,索性听着,同时也想着他之后的去处。比起回公学,他貌似更喜欢在霓虹灯里看雨。

这工业得梦幻的曼彻斯特呵!

 

“こんばんは!(晚上好!)越前!一份银鳕鱼配果酒,谢谢!”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莫臣少有的回忆时刻。

莫臣转过身,看见一个穿褐色夹克的老头。老头身高不到六尺,深色的嘴唇上夹着两撇滑稽的白胡子。在六尺二的莫臣面前,老头的确很渺小。

“哦,莫桑。这是釜山警长,犬山君的案子就是他负责的。”老板说着,又向釜山打了个招呼:“こんばんは!釜山警长!”

釜山警长笑着摆摆手,摸了摸自己的红鼻子,含糊不清地说道:“嗨呀,我是釜山仙助。富士山警署的老警佐了。哈哈哈。”

“您好,我是犬山君的朋友,莫臣。”

釜山警长摆摆手,说道:“那家伙,据说是撞死了人。”

“据说?”

“嗨呀,监控拍到的,不过监控拍到一半就坏掉了,刚好就在那个撞人的弯道,和下一个直道呃,可能和季风有关,谁知道呢?”釜山警长看自己的菜还没有来,便直接开了瓶啤酒。

“来点?”他问莫臣。

“多谢了,我已经饮了不少啦。”莫臣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的白色西装在居酒屋的灯光下有些泛黄,像古老的羊皮卷,精美而生涩。

“犬山那小子,老爹是开赛车的。他回日本以后就自己经营着家里的俱乐部。在一周前吧,我们接到了报案,目击者说山梨县发生了车祸,一辆橘色GTR撞死了路人。”釜山警长又喝了一口啤酒。

他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到了,却发现人和车都没了,只是有一摊血迹在柏油路上。见了报案的人,那就是一个小孩,十来岁。说是和家里人吵架后离家出走目睹的车祸。看到之后太害怕,直接跑了。他回家报的警,却只认得那辆橘色GTR。我们顺着监控看,的确那晚只有犬山凉介一辆GTR在那条道上跑过。”

“尸体呢?”莫臣喝了一口手边的酒,想拿一根吧台的七星,但是放弃了。

“莫桑,您说到点上了。”釜山警长凑到莫臣跟前,小声说道:“就是没找到尸体。犬山凉介一句关于尸体的话也没提,他就是不断地说他没有杀人,还说什么他要等律师来。”

“犬山...那么晚了,他去山梨县干什么呢?”莫臣又放松下来靠在了吧台上。

“他说,他只是想兜风。”釜山警长说道。

“已经四十八小时了,不会只有那个小孩一个人证吧?”莫臣提了提领子,站起来向里屋走去。

“其实还有三个目击者。咳、咳。”釜山警长刚刚点起烟斗就被呛到了,他总是这样的,可对于烟草,他仍然热度不减。

“我就说这里有一股让人兴奋的味道,兰花啊。越前老板喜欢兰花?”莫臣并没有立刻回复釜山,而是转头对越前说道。

“呃,是,还好吧。我女儿以前养的。”越前老板说。

“越前的女儿左和子已经离开很久了,有...三年了,是吧越前?”釜山警长面前的银鳕鱼刚上桌就被他一整个吃掉了。

“左和子啊,我倒是突然想她了。”越前老板走出吧台,到外面坐下,点燃了香烟。

富士山的夏夜,山色是乌黑的,樱花也算是落尽了。这晚,在这居酒屋,这三个男人啊,就这么凑到一起了。

“左和子离开的时候是冬天,大雪覆盖了公路。那时她还有个男朋友,好像叫坂本龙马,挺搞笑的一个名字吧。那家伙,可是新宿来的人。听口音,却不太像那里的人。我也不知道左和子是怎样喜欢上那小子的,我印象中啊,他就是个白天推着板栗车,晚上跨着摩托车的怪人。喏,莫桑刚刚看到的水仙,他上周也来看过呢。”越前直到最后一句话才回头,莫臣看到了他眼里的水雾泛起。

“说起龙马,他也是证人之一啦。不过他现在在交通部呢,那天晚上他超速了。说是看到了车祸吓了一跳。”釜山警长挠了挠头,说道。他面前的食物和酒此时已经空了。

莫臣又点了一杯朝日生啤给釜山,他想听他说下去。毕竟以他的了解,外表再如何张扬的犬山,在面对现实的规矩时,他绝不是那个会反抗会拒绝的人。起码犬山会保持清醒。

“犬山算是我的发小了,我和他中学就认识的。那是在新加坡,那个时候,他是傻的,现在也是。他没变过。后来,我们一起去了英国念书,毕业的那年,他的父亲去世了,那个富士山GT赛道的传奇——犬山英助先生。这对于犬山来说,太突然了。”莫臣给自己也斟了酒,工业拉格啤酒的沫子,莫臣一向也只能将就着。

“说来,凉介那小子,小时候我也是见过的呢。日本少有的大眼仔,那时候看着,想起来,确实傻傻的。哈哈哈——”釜山警长说着,又笑了。

“三年前,南麓有一场很小的雪崩。”越前没有搭二人的话茬,大概是陷入了回忆。他接着说道:“真小呢,小到只有左和子遇见了,那天她说要去滑雪,便去了。后来搜救队却没有找到她,大概是她被富士山藏得太深了吧。呵。”

“马龙倒是每年都去南麓的。”釜山警长补充道。

从交谈里,莫臣感觉,釜山和越前认识其实很多年了,毕竟,一个爱喝酒的老头遇上专卖酒的老头,总是话多且投机的。

“我想起,犬山凉介刚到的时候啊,还不时蹦出个‘女’字什么的。要是细问他,他却是不说了。不过我们倒没从车辆的监控中看到什么。”釜山警长冷不丁冒了一句,其实他也说的不清楚,莫臣只听了个大概。大概釜山喝醉了。

在之后的交谈中,都说的是一些和犬山无关的事,甚至连日本的神鬼传说也聊了。

当莫臣再一次拿出怀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二位,我想,我今晚就待在这儿好了。”莫臣想留下来,他总觉得这里的水仙气味,让他的脑子更加停不下来了。

“嗯?”越前猛地转过头:“莫桑,我本该两点半打烊的。夏天也快过完啦,人们总不愿意在富士山下喝小酒的。你可以去泡汤,我可以帮你找找。我也老了嘛。”

“这样啊,好吧。”莫臣又站了起来,理了理他的白色西服,向前几步,走到了门口越前的旁边。

“那么,釜山先生,我想我应该正式介绍一下自己了。”莫臣说着,又回过了头看像釜山。

“私は莫臣です(我是莫臣),我有你们日本的律师执照,现在由我作为我的当事人犬山凉介先生的辩护律师,我将全权受理静冈检察院对于犬山凉介先生的指控。我想,我应该可以在明天见到我的当事人。釜山先生。”

釜山此时正看着手中的酒杯,微虚着眼睛,仿佛真要看出个什么出来。

“莫桑,明早九点,我们还在这里见。”釜山警长说着,抬头看向了莫臣。釜山的脸上挂着微笑,莫臣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甚至觉得釜山有些期待或者骄傲。

可莫臣还是走了出去。这时的确有些冷了,这种温度,让他想起了芝加哥的秋日早晨。他的怀表方才没有收回去,于是他又看了看,他想着,大概是不用睡了。可能犬山那个家伙已经呼呼大睡了吧,想到这里,他觉得,无论是不是真的,他都应该笑一笑。

他很冷静,思绪比这半夜的温度还封存得细腻。

明天啊,又会是什么样呢?犬山凉介。

 

 

阿大大迪迪
四脸嫌弃来自韩国画手 수달 (...

四脸嫌弃
来自韩国画手 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四脸嫌弃
来自韩国画手 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时生
✉️,⚰️,🤠,🗺️불편한...

✉️,⚰️,🤠,🗺️
불편한 파티
一场不愉快的聚会

原Twitter:
수달(@ KM_NE0)
URL:
https://twitter.com/KM_NE0/status/1201877384615616513?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
불편한 파티
一场不愉快的聚会

原Twitter:
수달(@ KM_NE0)
URL:
https://twitter.com/KM_NE0/status/1201877384615616513?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