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律豆丹

109浏览    5参与
骨咹

【律豆丹】夜雨滂沱 5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这段时间我绝对没有沉迷鹤唳华亭,真的没有,我怎么可能疯狂怜惜可怜的萧定权崽崽,又怎么会爱上逢恩顺便疯狂脑补他们的爱恨情仇呢?不不不不可能的。

对于全绿豆来说,此时的境遇是令他十分难熬的。被迫和情敌待在屋子里的感觉过分地奇妙,更何况这个情敌不久前还提出了“举办婚礼”这样的过分要求,更是让全绿豆感到绝望,但无论如何,面对自己曾经当众强吻过对方的事实以及车律武那副温文儒雅的面孔,他实在是说不出“我已经不爱...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这段时间我绝对没有沉迷鹤唳华亭,真的没有,我怎么可能疯狂怜惜可怜的萧定权崽崽,又怎么会爱上逢恩顺便疯狂脑补他们的爱恨情仇呢?不不不不可能的。




对于全绿豆来说,此时的境遇是令他十分难熬的。被迫和情敌待在屋子里的感觉过分地奇妙,更何况这个情敌不久前还提出了“举办婚礼”这样的过分要求,更是让全绿豆感到绝望,但无论如何,面对自己曾经当众强吻过对方的事实以及车律武那副温文儒雅的面孔,他实在是说不出“我已经不爱您,甚至从未爱过您”这样的过分言论。

啊西……我真是个没有责任感的寡妇啊,怎么可以总是利用男人呢。全绿豆在心里默默地骂了自己一句。

也许是车律武看出了绿豆的尴尬和无措,对于之前的对话他并未再提起,只是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装,向绿豆交代过要好好休息,便带着丹武离开了。

待二人出门之后,绿豆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也随之放松下来,一下子瘫在了被子里,或许是因为昨日落水的原因,也可能是精神太过紧绷了,绿豆觉得身体和大脑异常疲乏,连桌子上制作精美的点心也懒得去吃上一口,很快便侧过脑袋去,又陷入了睡眠。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只剩下些许夕阳的余光透过纸窗倾泻进来,全绿豆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才逐渐恢复了些神智,长时间的睡眠让绿豆周身暖和到有些烦躁,随手拍拍裙身胡乱地摆弄了一下裙摆,便出了屋门。

庭院里已经点起了烛火,不远处车律武坐在一处亭子里,看到绿豆出现在院子里,便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身边去。饿了一天的绿豆远远就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晚餐,等他到了车律武的身边更是注意到,比起在寡妇村里自己做的东西,这些菜品都是更美味和精致的,索性他也没有拒绝车律武的邀请。

不过与其说是没有拒绝邀请,还不如说是绿豆再也不能忍受自己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声了。在饥饿面前,全绿豆毫不在乎自己目前的寡妇形象,夹了一块看起来最大的年糕,沾了满满的酱汁就往嘴里塞,车律武看着眼前人的模样儿,忍不住笑起来。

“怎么了啊,为什么要笑。”嘴里的年糕还没咽下去,绿豆还是不满地提出了疑问。

“你这里。”车律武指了指自己的嘴边,笑道,“沾了很多酱汁。”

虽然莫名其妙于对方的笑点,但绿豆还是舔了舔嘴巴,又用手背抹了抹,才继续和食物做起斗争。可惜,总有人想要打断他心满意足的进食。

“我听东珠说,金寡妇你很会跳舞?”

闻言全绿豆差点一口汤喷了出来,东珠也真是的,为什么什么都要给这个人说啊,真的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么……虽然摸不着头脑,但绿豆也只好随便打着哈哈。

“什么啊……那孩子在胡说什么啊,我只是看不下去她那副笨笨的样子说了她几句而已,怎么就变成了很会跳舞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金寡妇也是很厉害呢,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难怪是东珠敬佩的母亲呢。”

“是啊是啊……”嘴上敷衍着,可手中夹食物的动作可并未慢下来,直到全绿豆吃到差不多饱,他才停下筷子来,探头探脑地等着东珠来接他。

“东珠这孩子真的靠谱么,等到她来借我太阳都升起来了啊真是的!”说罢,她便




又睡着了……醒了接着补

骨咹

【律豆丹】夜雨滂沱 4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我想和金寡妇谈谈婚礼的事。”

啊啊啊这都是什么危险的言论啊!车律武这个人不是之前还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我么?!全绿豆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袋被车律武的一番话弄得彻底变成了一团浆糊,看着逐渐逼近的车律武他只能想到用力地推开对方这一种方法,当然,情急之下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总而言之,当车律武狠狠地撞在墙上,视线被掉下来的墨笠完全遮挡住前,他看见一道慌张的身影向门边跑了过去。

因为腰背过于疼痛,车律武干...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我想和金寡妇谈谈婚礼的事。”

啊啊啊这都是什么危险的言论啊!车律武这个人不是之前还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我么?!全绿豆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袋被车律武的一番话弄得彻底变成了一团浆糊,看着逐渐逼近的车律武他只能想到用力地推开对方这一种方法,当然,情急之下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总而言之,当车律武狠狠地撞在墙上,视线被掉下来的墨笠完全遮挡住前,他看见一道慌张的身影向门边跑了过去。

因为腰背过于疼痛,车律武干脆就此倚着墙缓慢地坐了下来,同时伸手将墨笠从面前移开,尚未被收敛起的温柔微笑,逐渐变成低沉的干笑,而后室内又重归于寂静。但若有旁人在此,必然会因车律武眼中的阴霾和嘴角露出的冷笑而颤栗起来。

跑出屋门后的绿豆,有些茫然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院落,比起自己和东珠住着的地方来说,这里精致地过了头,植物都被精心修剪过,房屋也修建得华丽大气,真是一副气派模样儿……绿豆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羡慕)着车律武的奢侈生活,一边用目光搜索着出口,本能告诉绿豆,这里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安全,反而危机四伏。

可当绿豆正要跑出那扇门时,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形挺拔黑衣人,对方并不言语,只是挡在绿豆的身前,绿豆想往左边跑,他便挡在左边,绿豆再往右边跑,他便挡在右边,若在不知情的旁人看来,两人像是在做镜子游戏。

几个回合下来,全绿豆不得不投降,他现在身份不同,作为金寡妇的自己不可能有过分矫健的行动,况且,他面对的还是那个车律武的心腹,首席侍卫大人——丹武。

全绿豆叹了口气,只好掐了嗓子同丹武撒起娇来:“哦真是的……丹武大人为何不能让我过去呢?我只是一个寡妇而已,被别人看到的话,对你家大人也不好啊……!”

可他面前的丹武纹丝不动,只是淡淡回了句“大人要金寡妇你留在这里”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镜子游戏”。绿豆觉得这也未免太过诡异了,唯恐避自己不及的车律武是把脑袋摔坏了才会这样的么?加上这个看似愚忠却分明精明的侍卫,暴露身份也只是时间问题……想到这里绿豆更是如坐针毡。突然绿豆看向了院子外面的方向,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般,还努力地挥了挥手。

“东珠啊!我在这里!”

绿豆想当然地以为,丹武会被他转移注意力,这样他就可以成功溜走,却没想到现实如此残酷,丹武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到所谓的“东珠”身上,反而不费吹灰之力将跑过身侧的绿豆一把抓住,稍一用力就将人扯进了怀里,而绿豆眼前一花,身子就完全悬空,被人横抱了起来。

“啊……丹武大人……这!”

丹武依旧没什么表情,倒是走得又快又稳,把绿豆又送回了车律武所在的屋子里,直接塞回了床铺里。更可怕的是,绿豆看到车律武还向丹武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光。

绿豆突然很想念副奉使大人,平心而论,副奉使大人那种直白且热情的爱意,与车律武这种看似温柔的深情告白相比,更令人安心一些……



感觉这一节完全是在卖萌啊……下节多写点!!!我真的太困了5555555

骨咹

【律豆丹】夜雨滂沱 3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绿豆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用手遮住了眼睛,阳光有些过于刺眼,令他不得不皱了皱眉头,想要坐起身来,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甚至有些发懵。待眼睛适应了光线后,绿豆才慢慢注意到自己周边的环境,窗外的院子被精心打理过,家具也十分精致,明显不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啧……身体怎么重得要命,连手脚都有些发麻。绿豆正在心里抱怨着,胡乱地推开被褥,却突然有人进了屋子,以为是哪位大人救了自己,却没想到看到了车律武的脸。


绿豆正要开口质问,车...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绿豆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用手遮住了眼睛,阳光有些过于刺眼,令他不得不皱了皱眉头,想要坐起身来,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甚至有些发懵。待眼睛适应了光线后,绿豆才慢慢注意到自己周边的环境,窗外的院子被精心打理过,家具也十分精致,明显不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啧……身体怎么重得要命,连手脚都有些发麻。绿豆正在心里抱怨着,胡乱地推开被褥,却突然有人进了屋子,以为是哪位大人救了自己,却没想到看到了车律武的脸。


绿豆正要开口质问,车律武却比他先开了口。


“金寡妇醒了啊,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然我还在发愁怎么向东珠交代呢。”


闻人此言,绿豆一下子就懵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和脸,鬓发的确被梳得服服帖帖,再低头一看,身上也依旧穿着蓬松的长裙,再次看向车律武,对方的表情如沐春风,挂着温润的笑容,哪里是在宫中那副阴恻恻的模样。


来不及想太多,此情此景,绿豆吞下哪句粗鲁的质问,强迫自己压细了声音,支支吾吾道:“多、多谢律武大人……但,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金寡妇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你忘记了昨天从寡妇村里一直把我追到妓坊的事了?”


对于这段记忆绿豆还是有印象的,只不过……


“啊……看见金寡妇是忘记了啊,后来我和你一起掉进水里了,金寡妇的头不小心撞到了池边的石头上,所以我才会带你来这里医治啊。”


此时,绿豆尚未从晕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只觉对方之前说的事情自己还有印象,后面却和自己的记忆有所不同,记忆里分明只有车律武一个人掉下水去,而后他也暴露了男儿身份,再后来又中了武举,可现在的情况又分明是现实,难道是自己做了一场过分真实的梦?


绿豆悄悄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确认了他此刻的确不是在幻想之中。


“啊……啊、就是啊……我好像不记得了。”掐着嗓子的绿豆有些扭捏地站起身来,心里却急着离开这个地方,但他又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穿的并不是属于自己的,疑心顿起,却也只能试探对方,“那……那我的衣服……”


“金寡妇的衣服湿透了,只好同一位与金寡妇身材相近的妓生借了件,不过金寡妇放心,是东珠替你换的衣服。”


“东珠?东珠帮我的么?”


“是啊,东珠本来还想接你回去,但金寡妇你一直昏迷着,想了想还是留在我这里比较安心才是。”


车律武的言语间似乎并无不妥,绿豆实在是不能想象,如果这是假的,那车律武又是为何来捉弄自己呢,“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律武大人您了……”这样说着,绿豆便准备离开,他现在思绪很乱,需要找一个地方安静下来慢慢思考,却没想被人拦住了去路,甚至是被拉住了手腕。


“律武大人……”


“金寡妇,我想我现在可以回应你了。”


“啊?回应什……”绿豆一头雾水。


“金寡妇不是那天向我表白了么?还吻我了。”车律武的表情很认真。


“啊……”绿豆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来,试探着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却又不能太明显,“律武大人在说什么啊,我……我那天……”但车律武却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


“金寡妇你把这个也忘了么?你在大家的面前吻我了,像这样。”话音刚落,车律武已经握住绿豆的双肩,闭上眼睛凑了过去,绿豆瞪大双眼,还没反应过来,两人便已经双唇紧贴了,“律……唔……”眼前只能看见车律武闭上的双眼,想开口解释,口中却滑入了一处湿软,绿豆被此时的情景吓得手足无措,手指只能绞住对方的衣物,得逞后的车律武没有进一步深入,只是轻轻地吮了下绿豆的唇瓣,而后便放开了他。


“我想,我也是喜欢金寡妇的。”


车律武的表情格外认真,绿豆则一下子愣住了。


“律武大人您……喜、喜欢我?”


“哈……?”绿豆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哦——真的是,光天化日之下律武大人您就这样调戏一个寡妇么?!还有没有王法啊——!”也许是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绿豆忍不住向对方抬了抬下巴,一副要理论到底的模样。


“可不是金寡妇你先亲的我么?”


“律武大人是喝醉酒了吧,我怎么可能……”


“在东珠和行首的面前亲了我啊,从汉阳回来的那天,金寡妇真的忘了么,还是不想承认。”


在东珠面前……啊——是有这么回事,啊西……怎么回事啊这个男人,怎么会当真呢,噢、噢——!东珠那天还说了“喜欢你”这样的话吧?她是什么意思呢?等不及绿豆回忆,车律武重新握住了他的手,然后捧在了胸口处,绿豆下意识地摇着头想要拒绝,却被人握得更紧。


“金寡妇是不想承认了是么?但是我已经认真起来了,我不介意你是寡妇的。”


“啊……我……我先去找东珠——!”


“东珠去外面帮忙做事了,她说晚上会来这里接金寡妇的。”


“我……”


“所以金寡妇请好好呆在这里吧。”车律武向前凑近了一步,近到,绿豆感觉他们的鼻息都在相互缠绕着,暧昧到空气都开始升温。


“我想和金寡妇谈谈婚礼的事。”










对不起不是搞绿豆的药,搞不了了。


车律武:我想和金寡妇谈谈做东珠爸爸的事。


骨咹

【律豆丹】夜雨滂沱 2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双十一姐妹们血拼的成果怎么样!算账真的太难了5555555

丹武把绿豆抱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甚至无视了绿豆那身湿淋淋的官服,直接将人放在了自己的被褥上,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替人脱下湿衣。

不过当丹武看到绿豆身上包扎伤口的布条上渗出的血迹时,还是忍不住将动作放得更轻柔了些。解开旧布条,用白布拭干人冰凉的肌肤,再为他穿上干净的内衣,头发也被散开来细细地擦干,丹武从未如此精细地“侍奉”过...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律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双十一姐妹们血拼的成果怎么样!算账真的太难了5555555


丹武把绿豆抱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甚至无视了绿豆那身湿淋淋的官服,直接将人放在了自己的被褥上,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替人脱下湿衣。

不过当丹武看到绿豆身上包扎伤口的布条上渗出的血迹时,还是忍不住将动作放得更轻柔了些。解开旧布条,用白布拭干人冰凉的肌肤,再为他穿上干净的内衣,头发也被散开来细细地擦干,丹武从未如此精细地“侍奉”过一个人,而他想让绿豆的身子变得更暖和一点时,却又后知后觉被褥已经不再干燥,也许是私心使然,丹武将绿豆整个人搂入自己怀中,让那颗昏昏沉沉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窝处,这才替人重新处理伤口。

烛光恍然,平日里可以粗糙处理的事情,丹武做的格外认真和小心,而怀中之人也不再发抖,眉头舒展了不少,脸颊也逐渐有了温度。

将人送到车律武房内的时候,丹武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绫阳君的房间自然是精致了许多的,但丹武只是把绿豆放在早已安置好的褥子上,便起身恭听,无丝毫逾越,任谁来看,也挑不出一分越矩。

唯独车律武知道,丹武是有些克制的。

车律武坐在绿豆身边,抬手抚摸上那张因长时间淋雨而有些冰凉的脸庞,食指微曲,用关节处轻轻在人下巴到颊肉的弧度上摩挲,注视了良久,才舍得将眼神从人身上移开。

车律武用双手笼着绿豆的腕子,到掌心,再到指节,室内除了三人的呼吸,以及烛芯偶然发出的细小噼啪声之外,再无任何动静。直到车律武觉得,自己手中的温度转移了许多,这才低声吩咐。

“让大夫把药煎了,端来。”

骨咹

【律豆丹】夜雨滂沱 1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绿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汉阳今夜的雨也格外的大。

车律武抬头看了看窗外,手中的小刀轻轻划过面板,切好了最后一片生面饼,眼神中似有几分期待,嘴角也扬着在妓坊时那样温润的弧度。随手将刀柄扔在一边,拿起一旁的帕子拭去手上残余的粉团,揪起一片面饼条,将两端翻入中间的刀口,又轻轻拉开,顺着油锅的边缘投下,对于剩下的食材,之后的处理也是如此。

车律武觉得,丹武今天做事的效率比往常慢了许多,但一想到多年来丹武对自己忠义,他又觉得是因为...

#只是写着试试#

#文笔稀烂#

#根本不了解古装韩剧和历史#

#欢迎指出错误#

时间设定在绫阳君被绿豆揍个半死,绿豆中榜之后

我也没想到,美食家律武原来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嘻嘻(不是)




汉阳今夜的雨也格外的大。

车律武抬头看了看窗外,手中的小刀轻轻划过面板,切好了最后一片生面饼,眼神中似有几分期待,嘴角也扬着在妓坊时那样温润的弧度。随手将刀柄扔在一边,拿起一旁的帕子拭去手上残余的粉团,揪起一片面饼条,将两端翻入中间的刀口,又轻轻拉开,顺着油锅的边缘投下,对于剩下的食材,之后的处理也是如此。

车律武觉得,丹武今天做事的效率比往常慢了许多,但一想到多年来丹武对自己忠义,他又觉得是因为自己今日过于焦躁的缘故。

晃神之间,第一片被丢进油锅的果子已经有了些许的焦黑,车律武用长筷将其挑出,随意地扔在了一边,又逐个夹出那些已经变得金黄酥脆的来。

在室外滂沱大雨的衬托下,室内这些细小的声音早已经被掩盖,但分明沉浸在美食制作中的车律武对于突然地推门声并未感到意外,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继续认真地在梅雀果上刷着蜂蜜,看也不看来者一眼,直到门又被阖上,水迹一直延伸到桌前,车律武才用筷子夹起一块刚浸了蜜的梅雀果,递到来者的嘴边。

丹武早已习惯了自家主子这种随机投食的行为,他从容地叼住那块果子,细细品味之后才垂下头去,顺从地站在车律武的身边,眼神同车律武一样看往一个方向。

顺着他们的眼光看去,门边还躺着一个湿漉漉的人,带着翎羽官笠早已歪在了一边,深蓝色的官服因为被浸湿而贴在身上,脸庞俊美,眉头紧蹙着,嘴唇略有些泛白,身体微蜷,好像在微微发抖。

车律武并无诧异,他品尝着自己亲手做的点心,随手擦去唇边的糕屑,悠悠地走到门前,蹲在那躺着的人身边,捏着人下巴微抬起些角度,仔细端详了一番,轻笑了一声,这才起身,伸手取下墙边挂着的墨笠。

“你带他去整理一下。”

丹武抱拳躬身,无声地应下了车律武的吩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