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徐均朔

74908浏览    1521参与
云靖薇

【元与均棋】黑猫咖啡馆(01)

梗源自《白熊咖啡厅》,随缘更新吧

熊猫徐均朔的理想生活是这个样子的,一周只上两天班,不用劳动也能赚到钱,以及无所事事到三十五岁退休。

熊猫妈妈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徐均朔脑袋上盖着书本昏昏沉沉,忍不住用扫帚敲了敲他的脚:“往那边靠靠,挡到我了。”徐均朔就地往旁边一滚,书页翻的哗哗作响。

“你这副样子,将来该怎么办呢。”熊猫妈妈很是担忧。

徐均朔仔细地在书本中夹好书签,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悠闲的日子里别谈什么将来嘛。”

“你要是闲着的话就去找份工作吧。”

徐均朔咕噜咕噜爬起身,在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笔记本:“我在忙着做梦呢,里面记录了很多有意思的梦。”

“白日梦还差不多,快去找工作啦!”

被赶出...

梗源自《白熊咖啡厅》,随缘更新吧







熊猫徐均朔的理想生活是这个样子的,一周只上两天班,不用劳动也能赚到钱,以及无所事事到三十五岁退休。

熊猫妈妈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徐均朔脑袋上盖着书本昏昏沉沉,忍不住用扫帚敲了敲他的脚:“往那边靠靠,挡到我了。”徐均朔就地往旁边一滚,书页翻的哗哗作响。

“你这副样子,将来该怎么办呢。”熊猫妈妈很是担忧。

徐均朔仔细地在书本中夹好书签,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悠闲的日子里别谈什么将来嘛。”

“你要是闲着的话就去找份工作吧。”

徐均朔咕噜咕噜爬起身,在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笔记本:“我在忙着做梦呢,里面记录了很多有意思的梦。”

“白日梦还差不多,快去找工作啦!”

被赶出家门找工作的小熊猫很是委屈,黑眼圈都浓了几分:“为什么妈妈不懂无所事事的忙碌呢,这些梦明明很有趣的。”



便利店的书刊角有很多招聘杂志,徐均朔漫不经心地拿了几本,抱着最喜欢吃的竹笋饼干和细竹脆脆鲨来到收银台结账,想了半天还是问了一句:“请问,不用劳动也能赚到钱的工作是哪种啊?”

收银员小哥手里的硬币差点掉到地上,但是看到如此呆萌的小熊猫又不忍心嘲笑,只好委婉的表示道:“好像并没有呢。”

熊猫徐均朔不信这个邪,回到家里坚持不懈地打了N个电话求职,然而全部被拒绝了。伤心的徐均朔抱着细竹脆脆鲨狂啃一通后,决定出去溜溜弯,转换一下心情。

“都是一堆废纸了。”小熊猫坐在公园的石阶上,把刚买到的招聘杂志一页一页撕下来,叠成了纸飞机,周围一帮小孩子笑闹着走过,他便把纸飞机分给他们当玩具,孩子们也送了一只风筝给他做礼物。

徐均朔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牵着风筝线不住的跑呀跑呀,看着风筝越飞越高,他也变得开心起来。可正在这个时候,风筝的线不小心被树梢刮断了,整个风筝随着风飘飘荡荡不知飞去了哪里。徐均朔找了好久,终于在一个房顶上发现了断线的风筝。



“好高呀......”小熊猫束手无策。

“请问要喝咖啡吗?”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递过来一张宣传单。

“啊...这是一家咖啡馆。”

“嗯,黑猫咖啡馆,我是这儿的老板郑棋元,要进来坐坐吗?”

徐均朔回过头,看到了笑容很温和的黑猫先生,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是来追风筝的。他呆呆的点点头,任凭黑猫先生把他引进咖啡馆,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

“请问你需要点什么呢?”

“请问有竹子吗?”

郑棋元愣了一下,抱歉地摇了摇头:“没有竹子。”

“那我要竹子汁!”

“也没有竹子汁。”

小熊猫有一丢丢的失望:“那,一杯冰咖啡。”

“好的。”



“小迪呀,你就不考虑找个帮手吗?一个人开店实在是太累了呀。”狐狸先生名叫刘岩,是黑猫先生的老朋友了,每周都会来黑猫咖啡馆喝咖啡,了解黑猫先生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岩哥,说了不要叫我本名了嘛,”黑猫先生语气软软的,有一点点的无奈,“我也想招人啊,今天就有两位说来应聘。”

“啊,那真是太好了。”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兔子先生蹦蹦跳跳地进了门,一双大眼睛很是可爱,“你是老板吧,我叫赵越。”

郑棋元和刘岩对视了一下,轻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哈,我们不招童工。”

“哎对,招童工是犯法的。”刘岩补充道。

赵越白眼都快翻上天了:“虽然你们说我年轻我很高兴,但我已经成年了好么。”

看了身份证的黑猫先生赶忙道歉,又问道:“那么请问你的特长是什么呢?”

“吃火锅,吃素食火锅。要变态辣的,一份够吗,够了!”

郑棋元心痛地表示你不太适合做我们的服务生,但是我们可以约着吃火锅。

“那就改天约啦,叔么么哒!”

“他管我叫叔?”黑猫先生不满的甩甩尾巴,“明明我才三九二十七。”

刘岩点头啊点头,补充道:“没错,我也才四七二十八。”

有一搭无一搭聊天的时候,另一位求职者也来了,一只千年老龟。

“请问您有什么特长呢?”

“我的特长是长寿,这家店关门了我依然在。”

这回不用黑猫先生亲自下场,刘岩已经很有礼貌地将老人家送出门了,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还要每周来这里喝咖啡呢。

“哎,看来招聘的事情又没戏了。”



“这里招服务员啊,”一直默默窥屏的小熊猫这会儿蹭了过来,“我也可以应聘吗?”

郑棋元愣了愣,回答道:“当然可以啊,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徐均朔。”徐均朔规规矩矩的站好,低头鞠躬的时候砸了咂嘴,这里的咖啡真的好好喝呀。

“那请问你有什么特长呢?”

“整天无所事事的吃竹子,以及记梦!”

“记梦?记录梦境吗?”郑棋元好奇地问了一句。

徐均朔点点头,郑棋元赞叹道:“真好,你的梦一定很有趣。”

徐均朔听了,眼睛一下子变得亮亮的,从来没有人对他的梦境产生过兴趣。

郑棋元觉得这小熊猫还挺有意思的,又问道:“那你如果在这里工作的话,有什么期望条件吗?”

“一周上两天班!”

“一周两天啊...”黑猫先生若有所思。

徐均朔眼睛一亮:“一周上一天也可以吗?”

“不行,”郑棋元欲哭无泪,“一周至少上四天班。”

“那我可能办不到呀。”徐均朔瞬间有些沮丧,这么好喝的咖啡,这么温和的老板,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郑棋元也有些失落,好不容易有个像模像样的求职者,难不成又要以失败告终?

“不过,如果你叫我来的话,我会马上来的。”

“叫你?”

“那个...就是迟到的话.....”徐均朔小小声地答道。

刘岩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没开始工作,就想着迟到了呀。”

郑棋元几经权衡,最终还是PASS了:“不好意思哦小熊猫,面试不合格。”

徐均朔叹了口气,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黑猫咖啡馆,走的时候还听到刘岩对郑棋元讲:“大不了我来你这里干兼职嘛,反正你做的咖啡好喝。”

“是啊,这么好喝的咖啡,”徐均朔呆呆地想,“我也想每天都喝到。”



找工作碰壁的小熊猫在公园里呆坐到晚上,夜幕降临之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猫先生~”徐均朔翘着脚冲来者挥手。

郑棋元愣了一下,走到徐均朔身边问他怎么还不回家。

“我在想......晚饭吃什么?”徐均朔随口扯了个谎。

“你喜欢吃什么啊?”郑棋元也不拆穿,顺着他的话问道。

“竹子,还有肉!”

“熊猫还吃肉?”

“嗯呐,我可不是一般的熊猫,我是宇宙超级无敌爆炸可爱......的熊猫!”

郑棋元被他逗乐了,笑着说道:“快点回家去吧,另外我想到有一份工作适合你,你可以去试试。”

“在哪里?什么工作?”



“动物园。”徐均朔一大早便按照郑棋元提供的地址来面试。

“一周只上两天班?”对方啧舌,不过很快便接受了,“反正是兼职嘛,只要你好好扮演熊猫,乖乖听话,我就录用你。”

“扮演熊猫?”徐均朔好奇道,“那我可以吃竹子吗?”

“这是你的工作。”

“那有什么要求吗?”

“自然点就好。”

徐均朔点点头表示一点问题也没有:“我会努力工作的。”



可是第一天工作就打脸了。

“这些竹子要一口气都吃完?!可是还没有到饭点啊......”

“管你到不到饭点呢,游客们喜欢看!”

“还要表演?”

徐均朔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木得感情的营业,然后一直睡到夜幕降临终于下班了。

下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黑猫咖啡馆,他一定要把找到工作的好消息告诉黑猫先生,还要谢谢他。当他来到黑猫咖啡馆,里面已经坐满了客人。刘岩看到他进来,轻轻挑了下眉,主动给他腾出了一个空位。

“小家伙,今天看上去有些疲惫啊。听说棋元给你找了份工作?”

“嗯,在动物园,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小熊猫语气中满满的骄傲。

“恭喜你找到工作了。”黑猫先生笑得温和,递给他一张菜单。

“那还要谢谢棋元哥!”小熊猫仰着头冲他笑。

“今天点些什么?”

徐均朔这才低头去看菜单,发现菜单的最后一栏明晃晃的写着新菜式:竹子汁,细竹脆脆鲨。

于是小熊猫激动地跳起来:“我要竹子汁和细竹脆脆鲨,要满满一盘!”

郑棋元闻言点点头,冲着他温柔地笑着。






































































































































汤圆丸子

开心就好,就要跟大家交换礼物了🎁,😜😜😜😜😜

开心就好,就要跟大家交换礼物了🎁,😜😜😜😜😜

一条飞毯

【假如微博推送长这样】

怎么说呢

我不想学习

角色死亡预警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死亡)

对不起上音409

对不起龚子棋

我可能真的疯了

🎃🎃🎃

龚子棋刷着刷着微博睡着了。

睡着之前还在骂傻逼微博给他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辣鸡小说。

1.

还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衣服好像不对劲。

头发也不对劲。

旁边直接有人大喊,“不好了王爷,王妃在牢里出事了!”

接下来的剧情我知道!

“……今天狱卒来报,一尸两命一大一小两副白骨……”

淦!

“我的王妃叫什么名字……”

……

“您忘了吗!你的王妃!是徐丞相的千金少爷!徐均朔公子啊!”

淦!

这时又有一个家丁来报,“王爷!大理寺刚刚来报!那两副

怎么说呢

我不想学习

角色死亡预警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死亡)

对不起上音409

对不起龚子棋

我可能真的疯了

🎃🎃🎃







龚子棋刷着刷着微博睡着了。

睡着之前还在骂傻逼微博给他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辣鸡小说。







1.

还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衣服好像不对劲。

头发也不对劲。

旁边直接有人大喊,“不好了王爷,王妃在牢里出事了!”

接下来的剧情我知道!

“……今天狱卒来报,一尸两命一大一小两副白骨……”

淦!

“我的王妃叫什么名字……”

……

“您忘了吗!你的王妃!是徐丞相的千金少爷!徐均朔公子啊!”

淦!

这时又有一个家丁来报,“王爷!大理寺刚刚来报!那两副白骨不是王妃!护国大将军郑棋元将军调包白骨把王妃带走两人私奔啦!”

淦!

龚子棋晕过去之前余光看见又一个家丁进屋,“王爷!王妃在牢房里藏了一封信是给您的!”

“说的……什么……”

“他说,甘霖娘的老子跟郑迪走了你孤独到老吧傻逼!奥利给!”

龚子棋没有力气再淦了,因为他又好笑又气的晕过去了。







2.

再次醒来没有了衣服和头发的不适,龚子棋首先在睁开眼睛之前叹了一口气。

“龚总你醒了……”

淦!

面前是一间装修阴冷办公室。

“夫人他……”

“你先告诉我夫人是谁……”

“宁的青梅竹马,王敏辉少爷……”

淦!

“车祸了还是流产了?”

“警方那边的消息是刚刚车祸现场在夫人的遗物中找到了一份孕检报告……”

淦!

我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还青梅竹马。

受不了这个刺激,龚子棋直接两眼一黑。






醒来的时候猛地睁开眼睛。

淦!

老子这回在寝室!

我透你马勒戈壁!

他转身看见王敏辉在座位上看书,特别热情的拍了他肩膀,“我跟你说,我刚刚梦见我们结婚了!”

“?”

“还有你车祸一尸两命!”

“?!”

“还有徐均朔变成了我的王妃在牢里和郑棋元私奔了!”

徐均朔刚好推门进来。

“你出大问题!”抬手一袋窝窝头照龚子棋后脑勺甩过去。








3.

淦!

老子又晕了!

徐均朔你完了!

“来人,把王妃给我吊城门!”

龚子棋迷迷糊糊还没清醒,听见很熟悉的声音。

王妃,这回又是谁。

绝了。

然后龚子棋的双手被人绑住了吊起来。

?????????

淦!

一睁眼。

妈的顾易!谁是你王妃!狗东西!

这是一个阴天。

带点小雨。

龚子棋在搂着吕哥的顾易的殷切注视下,穿着白纱,并不是很唯美壮烈的缓慢被吊在了三层楼高的城门上。

妈的手吊起来衣服会往下垂。

龚子棋两条大粗胳膊光着膀子,白纱挂在胳肢窝的样子,真的好丑。顾易心想。

“顾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老子光膀子衣服夹在胳肢窝很丑!”龚子棋大喊。

等一下为什么我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并不知道自己有多丑好吗!

下面顾易左手捂住了嘴,好像在思考为什么龚子棋能知道他在想啥呢。

管他呢,顾易结结实实的亲了吕哥脸颊,说了句,“走,回去我给你写歌,写好多好多歌,让大家都一起听,让大家知道我有多爱你。”

旁边一匹骏马飞驰,上面坐着两个人,龚子棋远远的听到马上有人喊,“别绣了!狗东西!”

马上另一个大声喊,“奥利给!!!!!!!!!!”

“徐……均……朔……”

龚子棋最后的力气挤出来三个字。

他为什么还能窜戏啊。

淦!














没了……

真的……

UniVerSal

【龚朔方】年少有为(下)

龚朔方,龚朔互为前男友预警

yyjq,龚方,叙述混乱

年少有为(上)

————————


    方书剑评价龚子棋,说他“外表看着冷峻,感觉蛮成熟的,就是,其实心理年龄不是很大”,明里暗里地说他不够成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有点微妙,明明语气简直欢快地在炫耀自己的宝藏,脸上却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思索用词,手又开始拍旁边龚子棋的大腿。这个动作是无意识的,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连拍了好几下了。

    想起自己还在镜头前,他随即挺了挺腰板,坐直一点,拿起话筒道:“就,龚子棋吼,大家重新认识一下。”...

龚朔方,龚朔互为前男友预警

yyjq,龚方,叙述混乱

年少有为(上)

————————


    方书剑评价龚子棋,说他“外表看着冷峻,感觉蛮成熟的,就是,其实心理年龄不是很大”,明里暗里地说他不够成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有点微妙,明明语气简直欢快地在炫耀自己的宝藏,脸上却皱着眉头像是在努力思索用词,手又开始拍旁边龚子棋的大腿。这个动作是无意识的,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连拍了好几下了。

    想起自己还在镜头前,他随即挺了挺腰板,坐直一点,拿起话筒道:“就,龚子棋吼,大家重新认识一下。”

    派酱这一次的采访里他们是三个人坐在同一张沙发上,他和龚子棋的位置和他们当初接受《信》后台采访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龚子棋的坐姿都一如既往。方书剑这才有些如梦初醒,心想这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好像习惯于在面对镜头的时候拍龚子棋大腿,来缓解不知所言时的紧张感。

    至于龚子棋仍然会跟他说你不要摸我腿啊,方书剑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后来龚子棋干脆就随他去了,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方书剑回想起来撅撅嘴,又忍不住笑。

    说龚子棋不成熟其实也不完全错,有时候他在镜头前的表现和微博上的发言都让人觉得他似乎并不具备一个公众人物的自我认知。直率到令人害怕,也潇洒到令人无端地感动。

    他当时想说什么呢?方书剑在心里问自己,可实际上连他自己都不甚清楚,因为想要讲的太多了。他想说,其实说龚子棋不成熟不是说他幼稚也不是说他多么多么单纯,只是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他的直率和潇洒;其实说他“像个孩子”也不是自己故作老成,而是一种隐晦的惺惺相惜。

    甚至有点羡慕。

    音乐剧专业是表演性质的专业,他们将来是要做演员的,要习惯在舞台上迸发出足够强烈的情感来努力和观众产生共鸣。可现实生活和舞台上的生活是完全割裂的两个世界,要能入戏,也要出戏,拿得起,放得下,要学会把情感当做一样工具切换自如。

    这好难。方书剑扬扬手里的剧本对龚子棋抱怨。 

    龚子棋说,你慢慢来,别急。

    方书剑总是很难从角色中抽离出来,其原因深究起来多数有天性使然,也有家庭影响。他总是不容自己出错,不容自己不尽全力,这点恰恰和龚子棋处事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尽管龚子棋也在认真对待每一场戏,但返场后粉丝的repo里常有提到他在情感处理上有明显的瑕疵和不足。偶尔方书剑也会私底下念叨龚子棋,说,你这个还挖得不够深啊,你要再深情一点,再悲伤一点。

    将自己代入一个角色再将其演绎出来的难度不亚于旁听别人的经历再将那个故事写出来,你站在第三人的视角感受别人剔骨淋漓的痛苦和悲伤,哪怕泪如雨下,也无法全然感同身受。

    更何况这个角色还是虚构的。

    龚子棋放下剧本看着方书剑说,有些时候我真的不是不够努力不够认真,而是有些东西真的需要年龄和阅历,需要一点经历,需要一点苦难。我是,你也是。

    身为演员,痛苦时常来源于剧本和角色本身。当被现实生活打击到崩溃和抑郁,心里仍然有一个声音会说,记住现在的感觉,下一次演戏会用到的。

    而我们都太年轻,所以要等,等自己学会如何提放自如。


    龚子棋顿了一下,说,这是我从徐均朔那里听来的。

    方书剑想了想,抄起剧本往龚子棋头上扔:又是徐均朔!

    龚子棋眼疾手快躲开厚厚一叠剧本,一把捞过小男孩的腰,把他摁住压上去亲对方的脸:乖,不要胡闹。

    方书剑:我怎么闹了?

    龚子棋:你是不是傻,他要是不懂这个道理他还能和郑棋元在一起吗? 说着掐住方书剑的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徐均朔其实很聊得来,说,你上次和他微信聊什么了?

    方书剑:???龚子棋你要脸吗?到底是谁再闹啊?

    龚子棋在他嘴上咬了一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方书剑被暴力镇压,反抗无效只能愤怒出声:聊游戏,聊音乐剧,聊玄学,龚子棋你个零杠六的坑比!大傻瓜!!再也不和你开黑了!!



    徐均朔参加完节目录制回来的第一件事是睡了一觉,第二件事是请顾易吃饭。

    顾易觉得自己从来到上音,就命犯小情侣。微博上狗粮撒得再凶,现实中也抵不过龚子棋轻飘飘一句:“呵,异地。”

    不怪同城同校恶臭小情侣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人家有地理优势,但随之而来的是409寝室其他两队异地小情侣五十步笑百步的嘲讽“呵,异国”——左边徐均朔和郑棋元视频聊天笑出鸟叫,话题内容是巡演见面时间,右边王敏辉抠着周士原送的电脑查看去北京的航班订单,哦,机票的钱还是周士原出的。

    从大学开始徐泽辉的疯狂狗粮投喂,到龚子棋没断过的恋爱经历,好不容易自己脱单了,还要忙着解决徐均朔是除409以外的与他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太难了,顾易想,总有一天要离409出走,和他的吕哥浪迹天涯。

    但眼下,等他先吃完这顿海底捞再走。

    徐均朔隔着锅中升腾的雾气问,顾易啊,你觉得什么样的才是成熟啊。

    顾易像是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徐均朔又问,那你觉得十六年意味着什么啊。

    顾易想了想,说,大概是宿命和轮回。你看哈,你十六岁遇到偶像,他比你大十六岁,到你和他现在在一起,你不觉得有点玄学吗?

    徐均朔皱起眉狐疑地说,我怎么从你的语气里听出了点嫁女儿的欣慰?

    顾易面不改色:叫爸爸。

    他坐在对面听徐均朔讲和郑棋元的故事,一边听一边从心底莫名泛起一声叹息。嘴上说着嗨呀你这个b终于脱单了,一边内心少女一般的伤春悲秋,感慨一生太短,你我皆过客,还好我还有吕哥。


    多数时候徐均朔会有一种毫无根据的缥缈感觉,觉得自己在郑棋元面前似乎一直扮演着一个小孩的角色,而郑棋元有时对待他的态度又正好证明这一点。

    他把和龚子棋那段青涩又透明的暧昧的结局理解为双方差异太大太年轻,因此两人都默契地选择匆匆把这段感情翻过。而如今在他第一次尝到陷入爱情的囹圄是进退两难不知所措后,才忽然开始思考,谈恋爱到底应该怎么谈?

    求助这个问题徐均朔第一个想到的人只能是龚子棋。于是他在节目录制期间的某一天半夜三更给龚子棋发微信——

    徐均朔:讲道理,出大问题!

    龚子棋:?

    徐均朔:哦豁,你没睡?

    龚子棋:我现在就睡。

    徐均朔:别别别…我直说了啊,你暗恋过人吗?  

    龚子棋:没有。我都明恋。

    徐均朔:……潮

    龚子棋:你有暗恋的人了?

    徐均朔:???我什么时候说我有暗恋的人了?

    龚子棋:谁?

    徐均朔:……我偶像。

    龚子棋:哇。

    龚子棋:等等???!!!郑棋元?!

    徐均朔:???你怎么回事,叫棋元老师!郑棋元老师!

    龚子棋:……

    班长,不要怂,就是刚。龚子棋思来想去,最终给徐均朔发了这一句话,紧接着立刻点开方书剑和409群聊的聊天框:徐均朔有暗恋的人了!!!


    徐均朔结束一局开黑,退出游戏界面,想了想点开和方书剑的聊天界面:聊聊?

    方书剑:怎么了?

    徐均朔犹豫了一下,给他发:讲道理,宿命这个东西…怎么说呢,你信吗?

    方书剑:你怎么突然这么哲学。

    对话框显示“正在输入”,徐均朔耐心地等了三四分钟,等来了方书剑的三个字:我信呀。

    方书剑盯着“宿命”两个字,缓慢又坚定地打字:我信呀。

    学艺术的小孩大多家境不错,年纪轻轻有很多舞台经验的完全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上音最不缺的就是天赋卓越又后天努力的人,至少方书剑和龚子棋都属于这个范畴。他第一次和龚子棋见面,说实话两个人都已经记不大清楚了,能追溯到的最早的时期就是《海上音》那会儿。

    那一年方书剑还在高三准备艺考,抽时间去看了《海上音》的首演。那一场里刚刚大一的有龚子棋,有徐均朔,有409的其他人。方书剑坐在台下看剧,结束后偷偷让王敏辉给他开后门,跑到后台和大家合影。龚子棋在最中间,徐均朔被挤到最左,而方书剑刚好夹在这两个人中间。龚子棋刚开始有点酷盖的人设包袱,对着镜头不笑,徐均朔咧着嘴,方书剑的脸小小的,在中间腼腆又稚嫩。

    2015年九月份方书剑在龚子棋的首演场《海上音》第一次以陌生人的身份相见,2015年的十一月份方书剑二刷《海上音》。

    2016年方书剑考入上海音乐学院,不顾家人劝阻放弃了声歌系,坚定地选择了音乐剧系。

    2017年方书剑参演《海上音》,从观众变成了演员。龚子棋和徐均朔分手,休学归来后和方书剑同班。

    2018年,方书剑,龚子棋,蔡程昱等上音学院的学生收到邀请,参加了《声入人心》的面试,并入组进行节目录制。

    2018年十一月,方书剑和龚子棋在剧院天台上共享了一支薄荷味的女烟,交换了他们的第一个绵长的吻。

    那年他二十岁,龚子棋二十一。

    2019年十一月,方书剑面对派酱的采访镜头,犹疑了许久,斟酌着措辞说,人经历的每一件小事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你。

    你的人生就是由这些小事拼拼凑凑得来的,而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一点一滴积累起来,努力将人生过得精彩。

    三年前打下的羁绊终于在长沙的深秋九月里将他和龚子棋的人生轨迹拧在了一起,盘综错节,严丝合缝。


    十六岁以前的徐均朔其实在中学时期和同龄人并不大相处得来,也许是天赋原因,也许是性格使然,他总是有着比同龄人更细腻丰富的情感。仿佛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红尘里悄悄打了个滚,有点点看东西“一花一世界”的意思。

    读高中的时候他班里女生们都喜欢看花花绿绿的言情小说,多得是冗长而深情的叙事文。徐均朔在学过唱过的歌词里、做过的梦里还有班里女生们的影响之下,把情啊爱啊都草草触碰了一遍,于是在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触碰到“喜欢”这个模糊的概念时,随之而来的是陌生却又熟悉的不知所措和茫然。

    像蝴蝶在胃里扑腾,爱意满当当的像感冒时无法抑制的咳嗽一样在喉咙里犯痒。

    他想追上郑棋元,追上那束光,但还缺点阅历,缺点一些年岁才能留下来的东西,而这一点恐怕他再努力也无法与郑棋元并肩。

    徐均朔常常会觉得阅历的缺失是他和郑棋元之间无法跨越的沟壑,十六年的时光,够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迅速抽枝拉条,从撒娇耍赖的年纪逐渐变得学会控制情绪和想法。可他又时而觉得庆幸,就当这十六年是他徐均朔蝴蝶破蛹飞沧海,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呢?

    我亦定中观宿命,多生债负是歌诗。

    你是我的执念,我们命中注定要相遇的。缺失的十六年,就拿歌来补吧。


    海底捞的四宫格翻滚着不同颜色的汤底,辛辣的鲜香味顺着红色的油层层浮上来,像那年夏天的米线汤,黏着在衣服和头发上。

    恭喜呀,妹妹,徐均朔听见顾易对自己说,恭喜你追光成功,也祝你未来幸福。



    

-END-


第一次尝试这样写,修修改改了很多遍也没有达到满意的样子,但,就这样吧。希望方方,G7和均朔在三次能一直活得潇洒快乐。很佩服棋元老师,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相对拿得起放得下的自在人。感性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生来敏感,难能可贵。

JuiceC_宸啊汣

这边忘记发了(!)
是生日会送给朔朔滴!!

这边忘记发了(!)
是生日会送给朔朔滴!!

nine郗

上音,或许可以蹲到一个。。。
(图片来源于微博)

上音,或许可以蹲到一个。。。
(图片来源于微博)

nine郗
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优秀的人(来...

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优秀的人
(来源于微博,不是本人拍)

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优秀的人
(来源于微博,不是本人拍)

伊黑小淮
此图所有人是两位帅哥中间的鸭子

此图所有人是两位帅哥中间的鸭子

此图所有人是两位帅哥中间的鸭子

顏狗貓咪

【乙女向】徐均朔向你发起视频通话

“顾老师你等下,我家那位打电话过来了”


顾易看到徐均朔发过来的微信,挑了下眉,嘴里嘟嘟囔囔:“谁还没个老婆了,有什么好秀的”



“喂”他声音温温柔柔的传过来“怎么不打视频”带着笑意的问着你


“没化妆,丑”


你刚睡醒的迷糊包裹着声音被他听得一清二楚,徐均朔笑了,笑的有点傻乎乎的


“你怎样都好看,我最喜欢你素颜了”


“怎么可能”


你嘴上嗔怪着,心里却甜甜的。他承认素颜的你虽然没有化妆之后的光彩照人,却真实而又可爱的让人不得不爱。


“让我看看你吧”


他语气里有点撒娇的意味了“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好想你”果然距离是会让人变得大胆,...










“顾老师你等下,我家那位打电话过来了”


顾易看到徐均朔发过来的微信,挑了下眉,嘴里嘟嘟囔囔:“谁还没个老婆了,有什么好秀的”




“喂”他声音温温柔柔的传过来“怎么不打视频”带着笑意的问着你


“没化妆,丑”


你刚睡醒的迷糊包裹着声音被他听得一清二楚,徐均朔笑了,笑的有点傻乎乎的


“你怎样都好看,我最喜欢你素颜了”


“怎么可能”


你嘴上嗔怪着,心里却甜甜的。他承认素颜的你虽然没有化妆之后的光彩照人,却真实而又可爱的让人不得不爱。


“让我看看你吧”


他语气里有点撒娇的意味了“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好想你”果然距离是会让人变得大胆,因为距离和时差让人迫不及待的表达着想念


你微微红了脸,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该说啥


“你都不想我吗”撒娇变成了有点小委屈


“接下来是准备哭了吗朔哥”


你突然好笑的调侃他


“哭什么哭,我哪有那么容易哭”


是被人戳穿之后的恼羞成怒






电话挂断了,视频接通了


“嗨”


他和你打着招呼,一脸的阳光明媚


你抬头刚和对视上就有点没出息的吸了吸鼻子,被他发现


“怎么了,都不喊我一声吗”徐均朔温温柔柔的轻声哄着你


“徐均朔你好烦哦”


“我怎么啦”


“都怪你 一见到你我就想你”你眼眶竟然有点红了,自己觉得没出息的别过头


“头转过来嘛”他哄你“让我好好看看你”


你听话的转过头看着他,竟然发现他眼睛也有点红


“想我就回来吧”






他说要去工作了,你看到他凑近了屏幕对你说还有五分钟到十分的时候他就要去搬砖养你了


你粘粘乎乎的不愿意他走,他哄着你,你怕是永远会对温柔的他没有抵抗力


“不然就把电话挂着 我去背词你去学习好吗”


他声音轻轻的“我陪着你 不走”


你点点头,视频通话被他切换成语音通话


“宝贝, 圣诞节快到了,天气也慢慢越来越冷了”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怀里啊”


你有点鼻酸,然后你分明听到他对着听筒亲了一下你,亲完之后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害羞,声音清晰到好像他就在你身边,唇印上你的侧脸


你问过他为什么喜欢亲你的脸颊


他说,因为你侧脸太美他不舍得用自己挡住。你当时就转过头搂着他的脖子堵住他的嘴巴,回敬回去。


“快了”


你轻轻柔柔的说


冬天到了,我的侧脸不能没有你的吻,我也不能没有你。













采之
某个小可爱 @*Bzylhz*...

某个小可爱 @*Bzylhz* 给我安利的元与均棋,不错滴,入坑就爬不起来了❤️。😂给安利一下❤️。
❤️郑棋元❤️×💜徐均朔💜(可逆)

某个小可爱 @*Bzylhz* 给我安利的元与均棋,不错滴,入坑就爬不起来了❤️。😂给安利一下❤️。
❤️郑棋元❤️×💜徐均朔💜(可逆)

郑棋元今天认我做女儿了吗

讲道理,当初他们捡到卖卖⭕ 喊🌲 狗贼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因为🌲 把狗引回家才这么说的,所以并没有怎么嗑这个点。但是当⭕ 发了这个vlog让我又一次听到狗贼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头。

首先,这个vlog是九月下旬的,而卖卖事件是十一月份的,所以狗贼这个称呼⭕ 很早就这么叫了;然后,根据我自身情况,我如果叫一个人为狗xx的话,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跟他很熟且好感度很高,我会这么喊(我多半是对异性这么喊的,问就是男性之友);二便是喜欢一个人,像我,我对我暗恋且又关系好的人会这么喊,一般我都喊他狗东西、狗比之类的。

如果⭕ 也像我这样的话,那么就有、完蛋了。

以上是我根据自身情况来推断的...

讲道理,当初他们捡到卖卖⭕ 喊🌲 狗贼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因为🌲 把狗引回家才这么说的,所以并没有怎么嗑这个点。但是当⭕ 发了这个vlog让我又一次听到狗贼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头。

首先,这个vlog是九月下旬的,而卖卖事件是十一月份的,所以狗贼这个称呼⭕ 很早就这么叫了;然后,根据我自身情况,我如果叫一个人为狗xx的话,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跟他很熟且好感度很高,我会这么喊(我多半是对异性这么喊的,问就是男性之友);二便是喜欢一个人,像我,我对我暗恋且又关系好的人会这么喊,一般我都喊他狗东西、狗比之类的。

如果⭕ 也像我这样的话,那么就有、完蛋了。

以上是我根据自身情况来推断的,主要是没看到ch有人从这一点分析,有点xjbk,大家也不必在意,就当硬糖康康吧,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憋在心里难受哈哈哈

四月のsisie

                     🌟我在等🌟

            🌟世上唯一契合灵魂🌟


又摸出了几张

小🌲真的太活泼了

好多都糊了

                     🌟我在等🌟

            🌟世上唯一契合灵魂🌟


又摸出了几张

小🌲真的太活泼了

好多都糊了

九一的玻璃柠檬糖

什么??虎子亲我了???

姐妹们,我死活想不到我昨晚梦到了朔崽,不是沙雕剧情不是土掩我们学校,居然是离奇超甜片段,特别梦幻的那种,我醒来脑壳一秒当机

是这样的,梦里我去看崽崽们的巡演,坐在第二层第二排靠过道,均朔像是视察一样游走于各个楼梯走道,然后跟他的熊猫们打招呼。

他走到我旁边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因为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他然后朝他咧开嘴笑的特别甜,然后他也回了我一个可可爱爱的笑就继续往上走了。但是走了没几秒他又走了回来,身子朝我倾过来伸手捏着我的脸颊晃晃,语气像是被我可爱到咬牙切齿忍不了的说:“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

捏完他就又上去了,上去之后又走回来伸手捏着我脸轻轻的晃,继续说:“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但是均...

姐妹们,我死活想不到我昨晚梦到了朔崽,不是沙雕剧情不是土掩我们学校,居然是离奇超甜片段,特别梦幻的那种,我醒来脑壳一秒当机

是这样的,梦里我去看崽崽们的巡演,坐在第二层第二排靠过道,均朔像是视察一样游走于各个楼梯走道,然后跟他的熊猫们打招呼。

他走到我旁边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因为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他然后朝他咧开嘴笑的特别甜,然后他也回了我一个可可爱爱的笑就继续往上走了。但是走了没几秒他又走了回来,身子朝我倾过来伸手捏着我的脸颊晃晃,语气像是被我可爱到咬牙切齿忍不了的说:“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

捏完他就又上去了,上去之后又走回来伸手捏着我脸轻轻的晃,继续说:“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但是均朔太好看了😭😭笑的又甜,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灯光不是很好,他的眼睛很亮,看着我,像天上的星星。

我根本不敢看他,所以只能左脸受着他不轻不重的揉捏,自己就捂着脸疯狂害羞,然后等我把手放下来的时候。

他亲我了!!

亲我了!

我了!

了!

……

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离疯只差去看精神科医生了。

他贴到我嘴唇上的那一刻,我有两反应,第一反应是他嘴唇像薄荷一样的清冽,第二是厚度适中偏薄。
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就尝了一下他的嘴唇,真的好甜呜呜呜和他本人一样甜😭😭,又凉又甜还软乎乎的,压着我亲了好久,过程真的A得让我忍不住想叫哥,叫朔哥。

我是真的很想让你们明白,均朔虽然一身奶味儿,但是气息温柔缠绵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挤进我身边的每一个缝隙,让我无法动弹。

A吗?A吧。所以我更疯了
【对不起姐妹们,我下贱我脏,我就是馋他身子😭😭😭】

但是这个梦的结局,是朔朔头变成了杯子精被台上的兄弟们一人亲了一口,后来轮到某圆圆圈圈的人时候他受不住就变回了人形,蹲在地上看着他,眼角泛红瞳孔里带着乞饶的委屈,脸烧的通红。

【你们看完有多甜,我做梦的时候就有这翻十倍的甜,原来小说里对嘴唇味道的描述szd😭😭😭😭】

【论我是怎么梦到他的,大概是当天睡前听了8遍朔朔头唱流行歌催眠,就生日会上恶作剧到心愿便利贴那一段。再加上期末我压力a little大,晚上睡不好】

【一个晚上能做4个梦你敢信,要背一堆民航知识飞行数据还要练CPR】

【你们不用打醒我,我没喝几个蔡,更何况我也没几个蔡,我很清醒,清醒的亚批😭】
【写出来其实有点羞耻,再见我溜了】

姜辞清

聊聊

均朔晚上QQ音乐里面直播的声音真的是太温柔了

我们都要一起努力为了自己的目标

🌲🌲🌲

均朔晚上QQ音乐里面直播的声音真的是太温柔了

我们都要一起努力为了自己的目标

🌲🌲🌲


哎呀呀阿遥

【元与均棋】让他降落(中下)

*ooc算我,切勿上升

*师徒➕年下

*带一点点409


5

郑棋元现在感觉一点也不好。没来得及吃早饭,午饭也是凑合填了填肚子,下午讲座又特别消耗能量,加上自己年纪大了,现在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头晕眼花,走路感觉都是飘着的。

徐均朔现在心情一点也不好。郑棋元真的把自己忘了,看到自己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妹妹,你就别郁闷了。”顾易搭上徐均朔的肩膀安慰道。

“就是,你们都分开十年了,他不记得你也可以理解的嘛。”龚子棋补刀道。

“哎,你们这算是哪门子安慰啊。”徐泽辉接过话题继续说道,“朔啊,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你们都给我闭麦!”徐均朔翻了个实实在在的白眼。确实,十年不见,郑棋元忘记自己也实属情理...

*ooc算我,切勿上升

*师徒➕年下

*带一点点409


5

郑棋元现在感觉一点也不好。没来得及吃早饭,午饭也是凑合填了填肚子,下午讲座又特别消耗能量,加上自己年纪大了,现在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头晕眼花,走路感觉都是飘着的。

徐均朔现在心情一点也不好。郑棋元真的把自己忘了,看到自己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妹妹,你就别郁闷了。”顾易搭上徐均朔的肩膀安慰道。

“就是,你们都分开十年了,他不记得你也可以理解的嘛。”龚子棋补刀道。

“哎,你们这算是哪门子安慰啊。”徐泽辉接过话题继续说道,“朔啊,咱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你们都给我闭麦!”徐均朔翻了个实实在在的白眼。确实,十年不见,郑棋元忘记自己也实属情理之中。

“哎,妹妹,那不是郑棋元老师吗?他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顾易指了指不远处靠在树上捏着太阳穴的郑棋元。

徐均朔还没等顾易把话说完,就已经冲过去了。

“郑…棋元老师,您没事吧。”徐均朔扶着郑棋元的肩膀,刚刚郑棋元差点就要晕倒过去,还好徐均朔手疾眼快把人扶着了。

“没事…”郑棋元半眯着眼,微微轻喘着回道。

“我送您去校医室吧。”徐均朔有些着急。

郑棋元抬头看着眼前的人,视线模糊,一时间他竟然脑海中闪梦里那个小男孩的脸。

“郑迪,我陪你去医院吧。”小男孩拉住他的衣角说道。

“小朔乖…师父没事…”郑棋元说完便两眼一黑晕倒在徐均朔的怀里。

徐均朔顾不得郑棋元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公主抱将晕过去的人儿抱起,几乎是一路狂奔到校医室。


6

“郑老师他就是低血糖加上疲劳过度才晕过去的,别担心,等会儿人就醒过来了。”校医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她看着一脸担心的徐均朔,现在脸上一副发现了八卦的表情。“对了,八年前我去医院实习的时候遇到过郑老师,他那个时候演出从高台上摔了下来,摔伤了头,可能是因为头部受伤导致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他说他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他说他只能记得与一个小男孩有关。”

“失去一部分记忆?”徐均朔有些难以相信。

“是啊,印象特别深,毕竟我也是他的粉丝啊。”校医的语气特别肯定,“看你挺担心郑老师的,说你们俩之前不认识可没人信。我就是好奇,你知不知道郑老师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啊。”

“啊?以前啊,我也不太清楚啊。”徐均朔挠了挠头表示不知道。

“好吧,那我先出去了啊。”校医说着走了出去,顺捎好心带上了门。

“郑迪…”徐均朔坐在床边,握着郑棋元骨节分明的手,小心翼翼的覆上一个真挚的吻。

“我等你想起我的那一天。”


蛋花粥粥粥是薏苡

都是绿色也差不多嘛😜

都是绿色也差不多嘛😜

此处挂号
‣ 手幅 做的时候听了新歌蛮好...

‣ 手幅


做的时候听了新歌蛮好听的

‣ 手幅


做的时候听了新歌蛮好听的

四月のsisie

              🌟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


杭州场的repo就用图了


目前是手机修的(美图秀秀真好用)


小家属真好看,活泼可爱!还甜甜的!


私心可能等下周无锡回来以后


看看图的质量,想做一本日历

              🌟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


杭州场的repo就用图了


目前是手机修的(美图秀秀真好用)


小家属真好看,活泼可爱!还甜甜的!


私心可能等下周无锡回来以后


看看图的质量,想做一本日历

木矛冏子_

其实我挺羡慕徐均朔的。

能因为一个节目上的一面之缘,

追了一个人六年。

可以为他而学音乐剧,

可以在考学时唱他的歌,

可以在六年后对着他唱《天边外》。

爱记梦的男孩唱着,

“梦醒来我要你还在。”

可以对着追了六年的光说一句,

“你就从了我吧。”

可以和他并肩首席。

在生日会上,

那光冲着他唱到,

“擦干眼泪我不放开你。”

说着愿与君齐,

直到已与君齐。

其实我挺羡慕徐均朔的。

能因为一个节目上的一面之缘,

追了一个人六年。

可以为他而学音乐剧,

可以在考学时唱他的歌,

可以在六年后对着他唱《天边外》。

爱记梦的男孩唱着,

“梦醒来我要你还在。”

可以对着追了六年的光说一句,

“你就从了我吧。”

可以和他并肩首席。

在生日会上,

那光冲着他唱到,

“擦干眼泪我不放开你。”

说着愿与君齐,

直到已与君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