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徐海乔

51.5万浏览    7755参与
良本良
我觉得徐海乔在这部剧里,魅力四...

我觉得徐海乔在这部剧里,魅力四射。镜头拍的很好,眼妆化的美,媚,看不出83年的啊,很多盛世美颜镜头,也是美男子一个。炒鸡心动啊
不过好像资源不是太好

我觉得徐海乔在这部剧里,魅力四射。镜头拍的很好,眼妆化的美,媚,看不出83年的啊,很多盛世美颜镜头,也是美男子一个。炒鸡心动啊
不过好像资源不是太好

乔乔的路灯

混B站,混饭圈,但从不喜欢撕逼

我站博君一肖就是真人,不是角色,蓝忘机魏无羡我早就出戏,我爱的是哥哥弟弟

我上次在B站看到一个小学生 无语的一批,说我是王一博黑……

我不知道多喜欢哥哥弟弟了……

纯正百香果,本命徐海乔,你们也不要跑去微博搜我的微博,因为我大号不发文,专门追星的哈哈哈嗝😂😂😂😂

佛系者,打榜什么的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做……连我偶像的打榜我都不做的。反黑我也不想做,微博就光转发些东西。

老福特就是留着我发文的。

半次元和B站我也发了,贴吧也是,惹,不过老福特最全。

经常被失效的评论,我以后用百度网盘发,你们下载百度网盘复制我的链接就好,实在不行我用AOC……

希望大家不要白嫖,评论和爱心是我的...

混B站,混饭圈,但从不喜欢撕逼

我站博君一肖就是真人,不是角色,蓝忘机魏无羡我早就出戏,我爱的是哥哥弟弟

我上次在B站看到一个小学生 无语的一批,说我是王一博黑……

我不知道多喜欢哥哥弟弟了……

纯正百香果,本命徐海乔,你们也不要跑去微博搜我的微博,因为我大号不发文,专门追星的哈哈哈嗝😂😂😂😂

佛系者,打榜什么的其实我真的不喜欢做……连我偶像的打榜我都不做的。反黑我也不想做,微博就光转发些东西。

老福特就是留着我发文的。

半次元和B站我也发了,贴吧也是,惹,不过老福特最全。

经常被失效的评论,我以后用百度网盘发,你们下载百度网盘复制我的链接就好,实在不行我用AOC……

希望大家不要白嫖,评论和爱心是我的动力。

我会在评论区看最活跃的那一个,满足他脑洞的需求,赠给他。

最后,博君一肖来日方长啊♡.


我的cp都是真的!

初恋那件小事  剧照
亲笔签名照
想要私我

初恋那件小事  剧照
亲笔签名照
想要私我

·伯爵猫·
调个色୧(๑•̀⌄•́๑)૭

调个色୧(๑•̀⌄•́๑)૭

调个色୧(๑•̀⌄•́๑)૭

朔零秋

我也想要这样的数学老师(⑅˃◡˂⑅)

转载请标明来源

我也想要这样的数学老师(⑅˃◡˂⑅)

转载请标明来源

左耳说爱我Marmalade

《真相是真》顾天成×张露白 霸总大叔梗“人这一生,能爱的有几个人呢。”

CHAPTER 1

  原本张露白和顾天成互不相识。

  如果不是学校安排的实习实在太差劲,又步步紧逼完全不给学生自己找单位实习的时间,张露白就不会让家里找关系安排实习,也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他和顾天成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关联。

  但有时候有的缘分躲也躲不掉,它在一条你的必经之路上,猝不及防,当头一棒。

  这种缘分我们有时候也称它为“孽缘”。

CHAPTER 2

  “这是顾总的联系方式,你自己联系,到时候他会把实习接收函敲好章给你。”

  第一次联系是短信,张露白有点打电话恐惧症,而且既然已经定好了实习,也没什么话...

CHAPTER 1

  原本张露白和顾天成互不相识。

  如果不是学校安排的实习实在太差劲,又步步紧逼完全不给学生自己找单位实习的时间,张露白就不会让家里找关系安排实习,也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他和顾天成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关联。

  但有时候有的缘分躲也躲不掉,它在一条你的必经之路上,猝不及防,当头一棒。

  这种缘分我们有时候也称它为“孽缘”。

CHAPTER 2

  “这是顾总的联系方式,你自己联系,到时候他会把实习接收函敲好章给你。”

  第一次联系是短信,张露白有点打电话恐惧症,而且既然已经定好了实习,也没什么话可以多说了,把章盖好才是真的,所以只是发了条短信打了个招呼。

  到了第二天上午,顾天成才跳过了那条短信,直接电话联系了张露白。

  用顾天成后来的话说,如果张露白不是上面领导推过来的,他才不自己打电话,让助理联系就行了。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用不着顾天成亲自联系。每年想进Medea的人随便抓抓就是一大把,一个实习生算什么。

  电话里顾天成只问了张露白几个类似于“你对于自己今后的职业规划是怎样的”“想进哪个部门”的问题。张露白绞尽脑汁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塘塞了过去。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反抗一下学校不去他们安排好的公司实习,至于职业规划什么的,三个月以后实习结束就和Medea再见了,和你这个人事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张露白挂了电话,翻了个白眼。

  后来顾天成没皮没脸地说,我就喜欢你翻白眼的样子。

  “您心理是有什么创伤吗还是童年不幸?”张露白问。

CHAPTER 3

  Medea公司在年后搬进了新的大楼,开工的第一天也是张露白实习的第一天,师父出差还没回来,所以事情很少,也很无聊。顾天成在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出现在了销售部办公室,站在张露白办公桌对面歪着头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张露白抬起头,一脸迷茫地看着顾天成,脑海中飞快地筛选自己在Medea的人际关系网,并且点了点头。

  “知道。”

  然后两个人开始陷入了冗长的安静和尴尬。

  “你昨天去博物馆了?”“是啊,你怎么知道?”“朋友圈。”

  顾天成两年没发过朋友圈了,张露白一直以为他不会看动态的。

  “我收藏的东西,比博物馆的都要值钱,有机会给你看看。”

  “嗯。”张露白半抬着眼,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迅速的和眼前这个人熟络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现出自己并非真的不想理他,只是过于慢热而已。

  在实习的前两天,两个人除了顾天成扔下的那一句“楼上饮水机还没弄好,要热水下来找我”以外,并无交集。

  因为公司大楼是新建的,味道有点大,张露白搬了几盆绿萝和花过来。顾天成看见了说他也要。

  快妇女节了,送花也不太好吧?张露白想,这个人事怎么那么多事儿。

  最终张露白给他抱了一大束富贵竹过去。

  “我还没来,你去楼下问一下我办公室在哪儿,他们知道。”

  “啊你找顾总啊?来我带你去。”张露白抱着一大束富贵竹拦住了刚上班的楼下技术部的女同事。“不过他还没到公司,你把东西放外面桌子上好了。”

  嗯?他不是人事?

  女同事过于热情,甚至这个年过40的老阿姨还把手搭在了张露白的肩上。要不是抱着富贵竹,张露白一定把她的手甩掉。

  后来顾天成离职前,张露白把富贵竹要了回来放在自己办公室。

  其实只是一束富贵竹而已。不能代表任何东西。

CHAPTER 4

  张露白见到顾天成第一眼的反应是:不知道结婚了没。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会是这样的。后来没过几天,张露白因为工作原因晚下班,顾天成顺路带他回家的时候,张露白说起了公司都是老员工,也没几个年轻人这个问题。

  “我们这个行业需要的就是经验,像你这样的实习生一般情况的确是不会收的。”顾天成点了点油门,绕过了前面的货车。车里座椅的皮革味在空调暖风的晕染下有了一丝触摸人心的温柔的力量,夹杂着并不刺鼻的烟味。

  张露白瞄了一眼顾天成,一只手撑在车窗上,歪着头:“难怪Claudia看我不爽。”

  Claudia才是人事,一个四十好几的单身女人,在张露白实习的第三天早上,和带张露白的销售部经理毫无缘由的起了冲突,冲着张露白师父嚷嚷,说Medea从来不收实习生,实习生这个门一旦开了就关不上了,无论是谁带进来的人都得先过她这一关云云。

  顾天成笑了笑,开了一丝车窗,冷风从窗钻进来:“不用管她,你的工作和她几乎没有任何关联。”“但是我还是有点怕他。”

  “别怕,这不还有我呢吗?既然她说任何人都得过她那一关,那就让她看看自己应该先过谁那一关。”

  “设计部的人跟我说,我是公司年纪最小的啊?难怪我来第一天那些姐姐们看我都跟看猴儿似的。”张露白回味着顾天成刚才的那句“这不还有我呢吗”,勉强压下了勾起的嘴角。

  “是的吧。还姐姐了,叫的这么亲切。”“你多大。”

  “我?”顾天成把视线从前面挪到张露白身上,眯着眼,“我的年纪可以当你叔叔了。”“那你结婚啦?”

  “嗯。”顾天成话不多。就算之后两个人在一起了,他的话依然不多。多数时候就只是看着张露白,看他笑看他闹,时不时地附和一声。

  那天以后Claudia看见张露白依然板着脸,张露白需要敲章的时候还是需要去找顾天成——当然,自己单枪匹马去找她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张露白师父建议他拉着顾天成一起去。

  在公司狐假虎威的感觉挺好的。就算是顾天成的亲叔叔顾荣榛,自己也不用像其他人那样对他唯唯诺诺。

没多久,在顾天成对张露白说:“做我助理,我帮你搞死claudia。”的第二天,claudia的离职邮件就发送到了公司每个人的邮箱。

  Medea的销售每个月都是旺季,但是张露白对接的几个区相对来说订单少一点,但是华东区的经理因为没有助理所以事情相对来说多一点——她那个脾气没有助理好像也很正常,加上典型白羊座的火爆性格,张露白一个刚踏入社会的人有些难以招架。

  那天下午,华东区经理回公司,张露白因为一份excel表格做的慢了一点又被华东区经理一顿臭骂,说你别做了我让jack做。张露白转身翻了个大白眼,拿着样品下了楼,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把华东办经理骂了一万遍。虽然装的满不在乎,但是越想越气,冷着张脸从办公室走到仓库,又从仓库走到办公室。顾天成办公室正好在张露白的必经之路上。

  张露白知道他在看自己。每次张露白路过他办公室,顾天成总要盯着电脑偷偷抬眼瞄他,然后肉眼可见的在嘴角挂个笑脸。

  “你笑什么。”心情正低落的张露白一抬头正好对上顾天成的笑脸,但是在张露白看来这个笑脸在这个时候有点欠揍。

  “给你个笑脸让你有好心情啊。”

  张露白没憋住,噗地笑出声,朝他翻了个白眼。

  别人都觉得顾天成高傲严肃,有时候又吊儿郎当,让人捉摸不透。

  “这两天andy被我说了几顿。会议纪要做的不行啊,我……”“你能不能态度好点?”

  Andy和张露白关系不错,就算对方是顾天成,张露白也得怼。

  张露白摸死了顾天成,他是不会对自己摆出一张在公司上班时候的脸的。就算顾天成打电话的时候脾气上来把手机砰地扔到桌上,看到张露白进来依然会乖乖把手机捡起来看着他笑。

  在公司不开心了张露白就会去找顾天成吐苦水,看谁不爽就骂谁,被顾荣榛手下甩锅了就吐槽,以顾荣榛为首。

  有时候张露白皱着眉往他办公室跑再在他面前一坐,顾天成把笔记本合上:“怎么啦又有谁惹你了。”然后开始给张露白灌输一堆大道理。

  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总是嫉恶如仇,保持着大学里的清高和先前二十多年积累下来的辨别是非并且以此为准绳的能力,所以总是看不惯公司的许多人和事情。

  “我每一天都生活在这样的斗争里。我的亲叔叔,顾荣榛,他巴不得我下一秒就下台,既想利用我,又想找人制衡我。Medea不属于他。但是啊,你还小,很多事情你还不懂。在你这个位子上,有些事情也不需要懂,做好自己的工作吧。公司内部再怎么斗,也不会斗到你身上的。”

  “我好累啊。”

  那天张露白第一次听到顾天成说累,就在顾天成的办公室。张露白尴尬地坐着,翘着二郎腿刷着手机,从微博跳到微信,再从微信跳到朋友圈,但是刷到了什么内容却一点也没有看进去。一抬眼看到了顾天成邮箱背景上小朋友的照片。

  顾天成抬头,刚好接住张露白的目光,笑了笑。

  “我请你吃饭吧。”顾天成拿了车钥匙,“说吧吃什么。”

  后来顾天成把邮箱背景换掉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如果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好了。”回到家,张露白给顾天成发了微信。或许在很久以后的某一段时间,张露白偷偷的恨过顾天成一段日子,但也只是一小段日子而已。在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里,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向他靠近,别人都在骂顾天成,明明自己也有错,却因为“自己还年轻”这个借口,让顾天成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恶评。

  那天晚上送完张露白,顾天成在车里睡到了半夜。

CHAPTER5

  顾天成嘱咐过张露白好几次不要往车间和仓库跑,说有粉尘,又会问他公司哪个小姑娘长得好看。

  “行了啊你,为老不尊啊叔叔。”张露白打断了顾天成的“盘问”,回朋友语音。顾天成向右猛打了方向盘,一声顾天成的“我靠”稳稳地录进了张露白发给朋友的语音里。

  虽然张露白总是给顾天成白眼,但好像很多时候只要看到顾天成,他的心情就变得很好。就算只是看到楼下顾天成的车子也会莫名的有安全感。

  而顾天成到销售部所在的楼层频率越来越高,在销售门口路过,停下来打个电话晃一圈,有时候张露白从茶水间出来也要特意打个照面。

  张露白不是个不聪明的人,但有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可能更好。但是似乎对顾天成自己也有一种不一样的感情。那个时候的张露白就一直在告诉自己,傻瓜,他对你只是照顾仅此而已吧。两个男的怎么可能有结果?就算他真的只是为了掩盖自己而去选择的婚姻,那也未免太渣了点。

  自欺欺人这种事,张露白太熟练了。

  从张露白进公司开始,顾天成就问他有没有打算留下来。后来张露白决定留下来,也是像和顾天成在同一家公司,可以时时看到他。家里劝张露白,再看看其他更好一点的工作吧。张露白父亲甚至威胁,到时候要是后悔你就给我滚去内蒙古去你舅妈公司。

  最终张露白还是拗过了家人,留在了Medea。到五月份,张露白还没毕业,顾天成想让他立马转正,人事回复张露白说不好办。顾天成抓起电话戳给人事:“patti你是有什么困难吗?”

  张露白论文格式搞不定,顾天成看他实在是太痛苦了,说,你先上去我打个电话,把你论文发我。

  然后半小时以后张露白的格式搞定了。

  顾天成说他不喜欢吃小龙虾,说每次都不超过四只。但是因为打脸铁律,后来大晚上打电话给张露白说请他吃小龙虾。当时张露白不在家,顾天成要了定位,说嗷有点远。然后就开始和张露白视频,过了半小时,顾天成说你可以出来了我还有两公里到你那儿。“我是你领导,是你叔叔,你确定不出来吗?”

  那天晚上张露白说起了爸妈催谈恋爱的事情,开玩笑说我可不是单身哦,我是没人要。顾天成扑哧笑出来,说没事,我要。还说,今天还有什么愿望,只要是用钱能买到的,叔叔都满足你。

  后来聊起那天的小龙虾,顾天成说你吃的比我多哦,张露白又是一个大白眼扔过去,“来回六十公里,你也是闲得蛋疼。”

  很多不经意间发生的事情都是在失去以后张露白才渐渐想起,只是记忆在糖上裹满了刀片而已,每舔一口,都鲜血淋漓。或许更像是刀头舔蜜,咽下之后依然上瘾,想问顾天成一句你是不是真的认真过。

  公司实验室的小姐姐给张露白发微信尬聊,顾天成知道了以后第二天就找了实验室小姐姐似笑非笑地搞得人心里发毛:“最近浪了啊,发骚了啊。”

  张露白不喜欢吃胡萝卜,吃饭的时候顾天成就帮他把胡萝卜挑掉,羊排太油张露白不想吃,他就把肥肉吃掉。

  张露白每次回校,顾天成都送他到公司大厅门口,说你要快点毕业啊。

  很多次张露白都在自我怀疑。我一个学历史的,就这么被忽悠来了一家私企?

CHAPTER 6

  顾荣榛和顾天成的明争暗斗,公司里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顾荣榛这些年往顾天成身上泼的脏水数都数不清。Medea是顾天成的爸妈一手创立的,但顾荣榛却利用哥哥和嫂子的信任在公司上市形势不稳的时候,联合竞争公司做空Medea,最后得到公司控制权以后又反水把公司卖给了外国人。

  当顾天成被海外总公司派到Medea的时候,顾荣榛着实寝食难安了一阵。他明白,总部对自己自始至终都是不信任的。好在山高路远,顾天成打压他的同时,他也给顾天成甩了不少锅。

  张露白洗完澡想躺尸了,顾天成打电话给他,说自己在他家小区门口,让张露白出来看电影。“大晚上的你有病啊?”张露白张口就怼。

  “你在门口别动我出来。”张露白骂骂咧咧的换了衣服出门。

  心动了吗?心动了吧。克制过吗?克制过吧。克制得了吗?

  等开场的空档,张露白说公司颜值普遍都不高,他爸妈想让他在Medea脱单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当然是故意说的。有些喜欢不说出来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有些喜欢再克制也会言不由衷。

  顾天成抱着可乐,说看我就好了啊。

  看电影的时候因为坐在最后一排,张露白被蚊子狂咬。顾天成说你把腿放我腿上让蚊子咬我呗。然后他把裤脚管往上一拉:“我有腿毛我靠,蚊子咬不到我。”

  张露白笑着翻了个白眼,抓了一把顾天成的腿毛。原本以为他会嗷出声,结果顾天成一个人像傻子一样笑个不停。

 

  张露白回Jowi信息,他就靠在他胳膊上看。好巧不巧,那场电影只有他们两个人看,散场的时候连营业员都已经下班了,整个电影院只剩他们两个。顾天成说我们今晚在电影院躺一晚上吧。

  那天顾天成在来找张露白之前,已经和顾荣榛撕破了两个人之间最后一层布。父亲的车祸,母亲的自杀,都是顾荣榛一手策划的。顾天成原本以为他和顾荣榛之间也就是隔着一个Medea而已。知道真相以后的顾天成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这些年苦苦想要抓住的东西突然不再只是一个Medea了,还有比Medea更为重要更让人痛苦的东西。

  他想到了张露白。所以从公司出来就直奔张露白家。

就像后来张露白朋友说的那样,他习惯了孤独疲惫没有人支撑的日子,你只是他的调味品你懂吗?只是因为你和他接触的人不一样仅此而已。

  回到家,顾天成说,其实今晚我想要一个拥抱,可是不敢,怕你爱上我。

  张露白苦笑,在黑暗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把打下的那句“已经爱上了怎么办”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回他:我这么不懂爱的人,不会吧。拥抱就下次补哦。

  张露白有时候耍无赖,老嚷嚷要找个有钱的80岁富婆我不想奋斗了,有一此顾天成又要出差,张露白问他你那么勤劳啊。他说,赚钱啊,做有钱的80岁老头,富婆应该是做不成了。

  那些日子张露白的的确确已经快忘了顾天成的身份,他的事业,他的境况,和那个完全不存在于他生活里的家庭。

  “如果我没有一个看似正常的家庭而去选择自己的喜好,那么我永远斗不赢顾荣榛。”顾天成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云淡风轻的说道。

  “渣男。”张露白看着窗外,学着他云淡风轻的语气。

  “渣男就渣男吧。”

  “一定要赢吗?”

  “一定。输赢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

  “如果赢了,会离婚吗?那样对你们都好。”

  “小朋友,离婚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没有那么简单。”

CHAPTER 7

  周五下雨,顾天成送张露白回家,张露白问他要陪你吃饭嘛,他说看你啊。

  “你想不想让我陪。”“哈,互相问。”

  后来伞撑起来了,顾天成接过去直接握住了张露白依然把在伞柄上的手。

  嗨,你知道吗,其实很多次有些话都在嘴边了。只是因为你是顾天成,所以忍住了。

  那个周末张露白去外地上课,三天没和顾天成联系。回来那天上午张露白给他发消息,顾天成怪他,说怎么还没回来。晚上张露白在高铁站,顾天成打电话过来说see you later.

  OK。

  后来的有一天,顾天成告诉张露白,总公司要把他调去另一家子公司,在另一个城市。

  “你不算输对吗?”“不算,还没有开始怎么论输赢。Medea早晚会是我的。”“好突然。”“小朋友,别伤感,你的未来会很好的。”顾天成摸着张露白的头,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不过这次的笑容带着点疲惫。

  后来的一段时间,张露白在家无聊就給顾天成发消息,滚来滚去的表情说太无聊了,然后顾天成就给他打语音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怎么了想我啦。”

  “对啊想你了,这个回答满意伐。”

  “我回来提前告诉你。”

  “你怎么变黑了。”

  “怎么不喜欢啊。”

  “对啊不喜欢。”

  后来张露白想想,和顾天成相识的这大半年里,一直是他追着自己不放,而自己一直在把他往外推。说不相信他,不喜欢他,不想见他,一直在提醒他属于他的责任。

  顾天成原本就是一个生意人,冷静,心狠。

  所以张露白期望着自己克制不了的感情,顾天成可以退一步两步帮着他克制。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好像也刚刚好。

  “爱情,或者说婚姻对于我来说,只有两种选择,行或者不行。”

  他是冷血且冷静的,是吧。

  情人节前一天晚上,已经两天没睡的顾天成从外地大晚上赶回来,张露白让他开慢点,他说,不行,我想快点见到你。哎,要是你坐在我旁边就好了。

  那天顾天成开了两个半小时的车,张露白陪他聊了两个小时。就连张露白洗澡顾天成也不愿意挂电话。

  “你把视频转语音嘛,我不说话。”

  第二天顾天成中午到公司带张露白去吃了他之前答应张露白要带他去吃的面。面不怎么好吃,不如张露白家小区门口的面馆。

  “你知道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吗?”顾天成盯着张露白。张露白假装不知道,嘿嘿嘿的傻笑,“不知道诶。”“两个星期。”

  “这么久吗?我以为我们上个星期才见过。”张露白在心里狠狠的锤了自己一通,又在说谎了。“啊……看来你还…..算了。”顾天成没再往下说,收了收眼中的光芒,吐出一口烟。

  暧昧到极点,却始终不敢也不想说破。

  就算顾天成在自己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的两天里就想他说你怎么还不回来,张露白拿了毕业证就匆匆直奔公司,到公司已经下午三点。但是这些都不是这段感情开始的理由啊。

  在遇到顾天成之前,张露白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巧合;在遇到顾天成之后,生活里处处都是巧合。

  而似乎发生在情人节那天的巧合,是后来一切折磨的开始吧。

  后来顾天成说,爱?人这一辈子能爱几个人?你还小,你不懂,以后你就明白了。“那你对我呢?喜欢是吗。”“嗯。你很可爱。”

  然后张露白在微博小号里发了动态。“就算一个人一生能爱的人没有几个,我也希望你能爱一次,一次就好。”

  一个朋友圈两年都没有动态的人,是不快乐的吧?

下了班站在公交车站的张露白暗想,要是今天公交车不来,我就回公司找顾天成。

  张露白想用小概率的事情强迫自己灭了本不该有的冲动。但是好巧不巧,末班车就是没来。

  顾天成走到一半折回来,说本来今天有人叫他去吃饭,现在要送张露白回家,现在只能回去吃外卖了。

 

  张露白打哈哈说:“我会报答你的。”“报答啊,以身相许吧。”

  张露白的白眼又一次把没皮没脸的顾天成逗笑了。

  七夕晚上,张露白回了奶奶家。

  张露白给顾天成发了个“我不会再快乐了”的表情包。

 

  顾天成说,那见到我会开心吗?张露白反问,那见到我你会开心吗?“你这么问我很容易当渣男的。算了,渣男就渣男吧。你还不是喜欢渣男嘛。”

  张露白头脑一冷一热,最终还是没忍住拼命想往下咽的那句话,装傻装了这么久太累了。连不常来公司的华东区经理都快要看出来的事情,自己心里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是不是喜欢我。”“嗯。” “你个渣男。”

  一步一步一直知道自己是错的,一直在提醒自己不可以。有时候张露白想想,自己真的是病的不轻。为什么偏偏要去喜欢他,然后变成了一个坏人,真的很坏。清醒着犯错,知道后果的犯错。

  顾天成是捂不热的。他在乎输赢,在乎Medea,在乎属于自己的东西。

  情人节是周三,周四一天张露白都没有发朋友圈。那时候依然很清醒,也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的。周五下午,顾天成忍不住了,打张露白电话,问张露白愿不愿意。“听上去你很不开心啊,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星星,看看天空,或者你可以选择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我没关系……”“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去做呢……”

  想了两天也没什么用呢,坚定的想就此断开的想法在他打自己电话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就崩溃了。

  周日出去喝酒,喝多了以后梦见他了。

  好吧,张露白认命了。只给自己两年时间。没有结果的事情,对谁都不好的事情,跟着心走也不会很愉快。其实在这之前,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

  后来的顾天成越来越忙,有时候信息都不会回。最后的最后,他说,不回消息有时候是真的因为忙,有时候是纠结,真的纠结。

  张露白会凌晨定闹钟醒过来回顾天成消息,会因为他很久不回消息而失落,也会突然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了。

  那个两天见不到自己就会想念,开车等红灯也要盯着自己看,吃所有和自己走得近的的人的醋的顾天成,在忙碌和对顾荣榛的仇恨,对Medea的执着里,变得不再冲动,愈发冷静。

  他说,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在城市呆腻了,想带你去乡下走一走;他说下次回来一定带你吃火锅;让张露白做饭给他吃,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答应了很多很多。张露白都没有忘记,又假装忘记。

  但是抱着他的时候,太有安全感了。张露白也喜欢跑在他前面,被他摸摸头的感觉。在一起以后的每次见面都匆匆忙忙。有时候顾天成坐在车里就能睡着,要走的时候他抱着张露白,“下次回来好好抱,好不好?”

  但是张露白感觉得出来顾天成的克制。顾天成会蹭着张露白的脖子把他抱在怀里,却仅此而已。

  张露白喜欢闻他身上的味道,扒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我是个坏叔叔。”“你还年轻,你的路还很长,知道吗?”

  顾天成会回应张露白偶尔的撒娇,会在感冒的时候对张露白说你就是药,会说想马上病好然后抱抱你,会听张露白喜欢的歌,也会在车里放关于想念的歌。

  张露白擅长撒谎,笑着骗他,笑着骗自己。但也挺活该的。

  可能是之前太甜,到最后想念得不到回应,是顶顶折磨人的事情。

  顾天成问张露白,你听周杰伦的新歌了吗?

 

  “听了,歌词不错。”就像先前他听懂顾天成的试探和心意一样,敏感的听懂了顾天成的话中话。

Chapter 8

  用张露白的话说,我用半年的时间陪他冲动陪他疯。后来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这份感情在他心里磨平,而我刚开始冲动开始疯,突然就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资格了。

  在这份可有可无的感情影响到了他对于Medea的计划,察觉到这份感情变成了软肋变成了顾荣榛用来对付他的绝佳武器之后,顾天成毫不犹豫的抽身了。

  顾天成说,没有结果的事情,我们不要去做了吧。

  “你要明白,不是每件事都会有结果的。”

  “没有我,你的未来会更好。”

  “以后你有什么问题还是可以来找我。”

  “不来。”张露白不想说话。顾天成一愣,笑着把笔记本放到了柜子上:“脾气上来啦?你以前可从来没有凶过我。”

  “和这座城市的故事暂时结束啦。”顾天成把最后一件东西放进纸箱,提了柜子一脚。

  “哈哈,包括我。”张露白歪着头,看着顾天成。

  “不,你不属于这座城市。”

  “你要学会不要把所有情绪挂在脸上,可能以后你就明白了,好不好?”顾天成盯着张露白的眼睛。办公室灯光还不错,只是有点刺眼。

  “我送你个东西吧。”顾天成翻箱倒柜。“我不要。”张露白很倔,顾天成知道的。所以顾天成对张露白说过,要听妈妈的话,别倔的跟头牛一样。

  喜欢一个人,嘴里可能会说谎,心里也会自欺欺人,但是眼神骗不了人。顾天成就是这样。Andy说,那天顾总的眼神就不对,一看就是你俩有事儿。他要走了,舍不得的感觉。

  最后张露白听了顾天成的,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你恨我吗?”顾天成的表情像极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那样,带着笑,眯着眼。

  “不恨。我答应你之前就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早晚而已。”

  张露白不像顾天成那样,每次自己回校顾天成总会送他到门口。顾天成走的时候,张露白扭头上了楼。

  张露白知道一转身这个故事就彻底结束了,但还是没带留恋的不再把目光全都抛到顾天成身上。

  那个说感情只有两种选择,行和不行的人,那个说赢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那个说两个人的感情里牺牲和付出都有底线的人,其实不值得,对吧?张露白问自己。

  不是,因为自己动过心了,所以值得。

CHAPTER 9

  后来,顾天成把张露白的微信删了。

  张露白把两个人的对话截了下来,放到相册备份。

  张露白是高傲的,除了这次栽在了顾天成手里。

  Medea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的气息。

  他听懂了很多歌,看懂了很多话,终于在看到顾天成把自己删掉的时候浑身发凉,哭了出来。

  生不逢时吧?如果早一点遇见呢?在自己和顾天成之间还没有隔山隔海之前遇见。

  没有如果了。所有的记忆变成回忆,即使再甜也会带一丝苦涩。他只能活在回忆里了,在自己离开世界之前他会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那时候不会再心痛的。

  后来顾天成在去了子公司后,回了一趟Medea,就在张露白办公室隔壁对报表。下班的时候张露白抬高了声音说,下班咯。

  顾天成扔下一句“我走了,赶时间”。如张露白所愿,没有见面,稍起波澜,这是最后的默契。

 

  晚上,张露白一个人走过了几乎每一个有两个人回忆的地方。

  你说,那个高速路口,顾天成为了见自己,走过多少遍呢?张露白想。

  不过一切都已经不重要啦。

  “不出意外的话,我和你以后,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喜欢和骄傲全都给了你了,喜欢你的这半年,好像喜欢你喜欢的弄丢了我自己。”张露白给顾天成发了最后一条短信,“那就祝你在未来的某一天成功拿下Medea,扳倒顾荣榛,也祝你前程繁花似锦,不得所爱。”

  最后一个词,是张露白故意加上去的。然后点击删除联系人。

  @“人这一生能爱几个人呢。”

·伯爵猫·

超级温柔的数学老师😌

超级温柔的数学老师😌

捧着叶子的晓狐狸
陆老师上线,这分明是学长吧

陆老师上线,这分明是学长吧

陆老师上线,这分明是学长吧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梁鼓角不是妙脆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