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徐渭

3037浏览    93参与
谢彼月轮

精神污染三十题

1.药物依赖

在狱七年,烧鍊药物,锻土为鼓,击之横横然。


2.光亮恐惧

时予各欲赋以讽公,未能也。公死于华亭氏,予寄居马家,饮中烛蚀一寸而成十章,讽固无由,且悲之矣。


3.窒息

举族何辜同刈草,后人却苦论鞭尸。


4.肢体残伤

既郁郁不得志,益病恚自戕,时以竹钉贯耳核,则左进右出,恬不知痛;或持铁锥自锥其阴,则睾丸破碎,终亦无恙。


5.语言暴力

你狠求贤为自家,让三州直甚么!大缸中去几粒芝麻罢,馋猫哭一会慈悲诈,饥鹰饶半截肝肠挂,凶屠放片刻猪羊假。你如今还要哄谁人,就还魂改不过精油滑。


6.眠咒...

1.药物依赖

在狱七年,烧鍊药物,锻土为鼓,击之横横然。


2.光亮恐惧

时予各欲赋以讽公,未能也。公死于华亭氏,予寄居马家,饮中烛蚀一寸而成十章,讽固无由,且悲之矣。


3.窒息

举族何辜同刈草,后人却苦论鞭尸。


4.肢体残伤

既郁郁不得志,益病恚自戕,时以竹钉贯耳核,则左进右出,恬不知痛;或持铁锥自锥其阴,则睾丸破碎,终亦无恙。


5.语言暴力

你狠求贤为自家,让三州直甚么!大缸中去几粒芝麻罢,馋猫哭一会慈悲诈,饥鹰饶半截肝肠挂,凶屠放片刻猪羊假。你如今还要哄谁人,就还魂改不过精油滑。


6.眠咒

二三神明,鴐鹅其首,司其去留,为我撞剖。嗟乎哉,尔完我死,尔破我生,破完倏忽,生死径庭,可不慎乎?敢告司刑。


7.梦魇

终军愤懑几时平,远放穷荒尚有生。


8.行尸走肉

负疴知几时,朔雪接炎伏,亲交悲诀词,匠氏已斤木。九死辄九生,丝断复丝续。


9.信任丧失

“则一至暮春,便须辞去。而某近在道途,屡遭诘问,犹假入粟之说以答乡人。明公不知将谓其蓄志,如此反复,某将何以自明?”


10.若我英年早逝

“渭为人度于义无所关时,辄疏纵不为儒缚,一涉义所否,干耻诟,介秽廉,虽断头不可夺。故其死也,亲莫制,友莫解焉。”


11.死玫瑰

“《阙编》何人作者,今邪古邪?”


12.无疾而终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13.枷锁

入京师,主元忭。元忭导以礼法,渭不能从,久之怒而去。


14.昔日已死

黄冠白章,其鸣嘒嘒,殊彼凡羽,绿衣朱喙。奈此条笼,将飞复坠,我则祢衡,赋罢陨涕。


15.永冬

戊午浙闱,胡嘱按君急收之,徐故高才,即上第亦其分内,按君搜得之大喜,以授其所善邑令,令丹铅之。令故为徐所轻,衔之方入骨,按君暂起辄泚笔涂抹之,比取视则鸿锉满纸,几不可辨矣。


16.末途

帱筦破弊,不能再易。至藉藁寝,年七十三卒。


17.太阳照常升起

乃游金陵,抵宣、辽,纵观诸边厄塞,善李成梁诸子。


18.面具与武器

“《四声猿》乃词坛飞将,辄为之演唱数通,安得生致文长,自拔其舌!”


19.老歌

鲰生莫讶垂怜少,李白犹言欲杀多。


20.我将为你送葬

后张殁,徐已癃老,犹扶服哭奠,哀感路人。


21.消失的影子

渭知兵,好奇计。宗宪擒徐海,诱王直,皆预其谋。


22.单程票

尚有一灯传郑燮,甘心走狗列门墙。


23.无名碑

后二十年,公安袁宏道游越中,得渭残帙以示祭酒陶望龄,相与激赏,刻其集行世。


24.留声机

渭为诸生時,提学副使薛公应旂阅所试论,异之,置第一,判牍尾曰:“句句鬼语,李长吉之流也。”


25.沉溺之死

“吾杀人当死,颈一茹刃耳,今乃碎磔吾肉!”


26.毒

胡襄愍提兵在吾郡,时有健儿买酤肆醇酒肉鲊饮啖,而不酬其值,且痛殴之,酤者不能平,诉之行台。胡立命缚卒至,卒力辨云无之。胡不能决。时徐文长在坐,谓当剖腹以验之。胡笑以为然,谓酤者曰:“腹中有鲊则已,不然汝当抵偿。”酤者听命,立剖之,则鲊尚在,遂释酤者,而倍偿之,军中股栗,不复敢肆。徐以书生而有胆决乃尔。


27.谎言

窃惟白鹿之出,端为圣寿之征,已于前次进奏之词,概述上代祯祥之验。


28.割裂的画面

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故其为诗,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如种出土,如寡妇之夜哭,羁人之寒起。


29.帷幕积尘而落

重泉锁玉燕,甗烛绕金蛾。君销陵柏土,妾断偃松萝。荐梦无云雨,留香别绮罗。愿为铜雀瓦,生死托漳河。


30.无人生还

红油画戟碧山坳,金镞无光入土消。冷雨凄风秋几度,定谁拾得话今朝。




傅延年

【歌】笔底秋声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个徐文长。像诸多民间传说中的主角一样,站在统治者的对立面,类似“阿凡提智斗巴依老爷”。他一生最得意的人,上峰胡宗宪,却是缺席的,去海瑞故事里扮了反派。后来嗑到了宪渭这口粮,满足我对古代人物关系的一切理想。


曲:神思者-River

词:傅延年


少年山阴道上行 好风频借入苍冥 

命数差池 晚岁付丹青 

掺挝骂座气填膺 恍觉笔底来秋声 

独向名场 俗眼不许升腾 


布衣穷乡隐国士 帷幄折节恳一试 

遂许驱驰 踏波戮鲸鲵 

半壁微茫...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个徐文长。像诸多民间传说中的主角一样,站在统治者的对立面,类似“阿凡提智斗巴依老爷”。他一生最得意的人,上峰胡宗宪,却是缺席的,去海瑞故事里扮了反派。后来嗑到了宪渭这口粮,满足我对古代人物关系的一切理想。



曲:神思者-River

词:傅延年


少年山阴道上行 好风频借入苍冥 

命数差池 晚岁付丹青 

掺挝骂座气填膺 恍觉笔底来秋声 

独向名场 俗眼不许升腾 


布衣穷乡隐国士 帷幄折节恳一试 

遂许驱驰 踏波戮鲸鲵 

半壁微茫见海日 檄飞忽作暮色紫 

白鹇放归 笑书空易吾字 


壶中日月 毫端淋漓 据案曾言兵 

戟门呼余 论功还问书生 

“入山得见藤缠树 出岭仍观树绕藤” 

闾巷曲 拼却万里鹏程 


华毂朱轮多覆辙 从来万事嫌高格 

冰山栖凤 花上锦织天罗 

也识丰城狱中剑 凭谁听公白云歌 

当时鹤唳 啼不过华亭侧 


--music-- 


东海明珠 暗洒闲抛 心火今犹热 

逆风执炬 泉台下疑未诀 

乍脱囹圄走北口 提携诸子登麟阁 

桃花血 已共幕府横戈 


不堪复写拂云枝 褪粉污墨已分此 

一片红冰 看陌上似归骑 

狂客披卷中夜起 恨不同生虚前席 

急索吴笺 忆东南画策时 


急索吴笺 为先生捧砚时 



END




核桃蛋的博物馆

徐渭易窑谱卷 明 何创时书法艺术文教基金会藏

Yi Yao Pu Handscroll by XU Wei/1521-93/Hechuangshi Calligraphy Art Foundation

记录了徐渭用画换取好友钱伯升古窑之事 

徐渭易窑谱卷 明 何创时书法艺术文教基金会藏

Yi Yao Pu Handscroll by XU Wei/1521-93/Hechuangshi Calligraphy Art Foundation

记录了徐渭用画换取好友钱伯升古窑之事 

核桃蛋的博物馆

徐渭竹石图轴 明 广东省博物馆藏

Bamboo and Stones Hanging Scroll by XU Wei/1521-93/Guangdong Provincial Museum

徐渭竹石图轴 明 广东省博物馆藏

Bamboo and Stones Hanging Scroll by XU Wei/1521-93/Guangdong Provincial Museum

择时而行

兰陵笑笑生

有生之年真想知道他到底是谁。金瓶梅里的人性依然在身边存在,每次读都觉得心里冰凉。

标签都是嫌疑人。(¦3[▓▓]

有生之年真想知道他到底是谁。金瓶梅里的人性依然在身边存在,每次读都觉得心里冰凉。

标签都是嫌疑人。(¦3[▓▓]


云鹇_

〔宪渭〕酒

  文不对题,人物性格把握不准。慎。

  去鲁迅故里嗑化掉的黄酒冰棒上头遥望看不见的六百米外就是据说门票五块钱的青藤书屋。

另:绍兴真热,常年住东北没有心理准备当场热哭。

以下正文-

   

    他故地重游的时候过了426年,青藤换了一棵,不是手植的岁月与游客。

    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偌大一间立着坐着。辗转后这是不再属于他的小家故乡,其他感慨都是心里横上时过境迁四个字后生长完善的花枝。赠他这程旅途的故人风尘仆仆,仍自过家门而不入纵他一个人伴这份宁静。

 ...

  文不对题,人物性格把握不准。慎。

  去鲁迅故里嗑化掉的黄酒冰棒上头遥望看不见的六百米外就是据说门票五块钱的青藤书屋。

另:绍兴真热,常年住东北没有心理准备当场热哭。

以下正文-

   

    他故地重游的时候过了426年,青藤换了一棵,不是手植的岁月与游客。

    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偌大一间立着坐着。辗转后这是不再属于他的小家故乡,其他感慨都是心里横上时过境迁四个字后生长完善的花枝。赠他这程旅途的故人风尘仆仆,仍自过家门而不入纵他一个人伴这份宁静。

     他走出门口,按照记忆里的跨过门槛。等待那个与他同来的人熟稔牵他手,缓步走出时光带来的感怀。于是人声重新熙熙攘攘碌碌拥来,口音跳跃着变,以他时代为参考系依附一些乡音如常。

     那人递过来个东西,道是在对面景区买的,不知他什么时候出来。时间没算好,可能化了些。

    

     他接过剥开,是透凉一支冰棒,浅黄色扯着锡纸隔温。淡薄一层黄酒味沾着,这天气热的很。非晶体温的轮廓模糊,他卷着舌把融化的甜味舔进口里。依稀还有和多少年前记忆深处的酒香。或者说,太久了,久到他对着过去的记忆只是记忆。所有新的怀想个体都填补满足在徘徊的印象。那时候的酒又是多炽烈多圆满,庆功的时候才神采飞扬敬上一碗,伴着喜色和畅欢。

     又见绍兴,幸好他还有一生大半,早早遇见故人安排来日。

    但可否要早早点出这伴着他一起葬下又一起见到光芒立足生活的心事,终于不再取于脉络青史。于是他踮脚亲吻,唇落在脸庞时热风送着宛如实体白雾一样可感的淡淡酒香。点缀着专一体会感觉时的空白,像从前不经意一样。

    像现在一样。

江陵宇下申瑶泉

去年在上海博物馆看到的一幅文长的字,抄的是王瀚的《饮马长城窟行》。
字句似颠似狂,猜测应该是汝贞死之后写的(当时还试着产了一篇宪渭文,但是最后咕咕咕了,所以冒昧打了宪渭tag)

“一朝祸起萧墙内,渭水咸阳不复都。”

去年在上海博物馆看到的一幅文长的字,抄的是王瀚的《饮马长城窟行》。
字句似颠似狂,猜测应该是汝贞死之后写的(当时还试着产了一篇宪渭文,但是最后咕咕咕了,所以冒昧打了宪渭tag)

“一朝祸起萧墙内,渭水咸阳不复都。”

未见参商

原曲《鱼玄机》,完整链接放评论里了,写给徐文长的填词,算是宪渭吧,我被他们惺惺相惜的故事所吸引,也感叹他们各自的结局。说到底,不过是造化弄人。

青藤老人

东南海波未平民生怨
心系国事也望止狼烟
奈何功名难求业难成
幸与君知

高山流水亦不过如斯
君以礼遇之纵我轻狂
愿将平生所学报于君
知遇恩达

可叹朝廷风云变幻自难测
昔日权倾如何
终是高楼坍塌人俱鸟兽散
哪处可容君安度残生

世人皆谓之君趋炎附势
亦作君为德行不端佞臣
又有谁见全浙百姓安宁
山河清晏

如今我只为南腔北调人
笔底明珠又献予何人啊
惟愿再寻一片梅林清香
此恨难舍

原曲《鱼玄机》,完整链接放评论里了,写给徐文长的填词,算是宪渭吧,我被他们惺惺相惜的故事所吸引,也感叹他们各自的结局。说到底,不过是造化弄人。

青藤老人

东南海波未平民生怨
心系国事也望止狼烟
奈何功名难求业难成
幸与君知

高山流水亦不过如斯
君以礼遇之纵我轻狂
愿将平生所学报于君
知遇恩达

可叹朝廷风云变幻自难测
昔日权倾如何
终是高楼坍塌人俱鸟兽散
哪处可容君安度残生

世人皆谓之君趋炎附势
亦作君为德行不端佞臣
又有谁见全浙百姓安宁
山河清晏

如今我只为南腔北调人
笔底明珠又献予何人啊
惟愿再寻一片梅林清香
此恨难舍

未见参商

【宪渭】对答

  越想越虐,冷圈使我高产。

   那次我把柱钉钉入耳中的时候,仿佛看见了你的面容,你还是从前坐镇东南的样子,气度不凡。当时你好像问了我许多,我却没有走成,来不及回答,今日便一一诉与君知吧!
    你问我恨么?恨你做了严党的爪牙,恨你贪墨纵欲,奸邪谄媚么?就算全天下人都不知你,我徐文长也不知吗?你是心狠手辣,作风不良,可你付出一切,不也是为一个展现才能,报效国家的机会么?而且啊,当时又有谁可以稳定东南大局,抗击进犯的倭寇呢?
    你问我怨吗?怨我一介清流,却因奸党倒台而受牵连?怨我写下的《献白鹿表》,...

  越想越虐,冷圈使我高产。

   那次我把柱钉钉入耳中的时候,仿佛看见了你的面容,你还是从前坐镇东南的样子,气度不凡。当时你好像问了我许多,我却没有走成,来不及回答,今日便一一诉与君知吧!
    你问我恨么?恨你做了严党的爪牙,恨你贪墨纵欲,奸邪谄媚么?就算全天下人都不知你,我徐文长也不知吗?你是心狠手辣,作风不良,可你付出一切,不也是为一个展现才能,报效国家的机会么?而且啊,当时又有谁可以稳定东南大局,抗击进犯的倭寇呢?
    你问我怨吗?怨我一介清流,却因奸党倒台而受牵连?怨我写下的《献白鹿表》,成为世人诟病的对象?可当时的形势,我又怎会不知?所有的妥协,皆为权宜之举。为抗倭大计,你我都有无奈。若非奸党满朝,政局不稳,而庚戌惨剧犹历历在目,谁愿走此旁门左道,谁愿成为千夫所指呢?
    你问我悔么?悔我入你浙直总督府么?可天下之大,又有谁可用我?唯有你,你胡汝贞,胡宗宪,唯有你。除了胡公的府门会在夜半为醉酒的徐秀才敞开,除了胡公能称之甚善,还有谁,不指责我悖于礼法呢?更何况,随你平定东南,实在不失为人生幸事啊!
    我嘲讽,嫉愤于命运时局,我在尘世慷慨悲歌,却不曾恨过怨过悔过你,你我知遇之情,此生难答。

未见参商

【宪渭】风雪归

周练随笔写了徐渭的故事,顺手查了资料,然后就被我曾经站过的cp搞了。写个小短篇为冷圈添砖加瓦吧,有不妥之处,烦请指出,我好好修改(✪ω✪)

你见过墨葡萄么?像明珠一样的光华璀璨,被随便地扔在恣意生长的野藤当中。却仍就放浪形骸,无拘无束地面对这个世界。
                             ...

周练随笔写了徐渭的故事,顺手查了资料,然后就被我曾经站过的cp搞了。写个小短篇为冷圈添砖加瓦吧,有不妥之处,烦请指出,我好好修改(✪ω✪)

你见过墨葡萄么?像明珠一样的光华璀璨,被随便地扔在恣意生长的野藤当中。却仍就放浪形骸,无拘无束地面对这个世界。
                                                              ——引子
外面的风裹挟着雪花,吹得那扇破旧的柴门吱呀作响,室内几乎空无一物,墙上本来挂着的几张《墨葡萄图》,也早被主人拿去换作了生活的必需品,这是没办法的事。从前还会有人前来拜访,可客人敲了半天,门里面却只传出一个极不耐烦的声音“徐渭不在!”便教来客无功而返。渐渐地,也就鲜少有人来了。唯有一狗常伴于主人身侧,至死不曾离去。
  呼啸的北风渗入陈旧的房舍,侵袭着卧榻上主人的病骨。主人却毫不在意,原来他把窗外的席卷的风雪错当作了奔涌的浪花,正拍打着沿岸高耸的山崖。此时的他哪里是身处在这间破败的房舍之中,分明是在沿海抗击倭寇的战场上。 “戚”字“俞”字大旗随风招展,两位名将正追逐着败北的残兵,将他们赶出浙江的土地。而他呢,站在那个俊逸挺拔的身影后面,轻轻地提醒道:“贼首未除,不可掉以轻心啊!”那身影回头,轻松地调侃道:“徐秀才又不放心了,如今我已亲自督战,怎么?下次要我亲自上阵不成?”“我哪里敢差遣总督大人。”他操着一口流利的绍兴话,不知嘟囔着些什么。那身影却笑了,连忙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文长应对下一战,有何妙计? ”“妙计没有。”“…”“想法倒是有一些。”……
  风雪渐息,眼前又是空荡荡的屋舍,那身影模糊,远去,再也看不见了。又是故人入梦啊,也不知安徽绩溪的天,是不是也这样冷?他故里临水而建的书房,是否也早已覆雪了呢?

核桃蛋的博物馆
徐渭五月莲花图 明 上海博物馆...

徐渭五月莲花图 明 上海博物馆藏

Lotus in May Hanging Scroll by Xu Wei/1521-93/Shanghai Musuem

大写意荷花几株 用笔快速 荷叶散锋扫出 荷花狂草笔式勾出 无心求工 有似风雨大作 左上题诗 五月莲花塞浦头 长竿尺柄挥中流 纵令遮得西施面 遮得歌声渡叶否

徐渭五月莲花图 明 上海博物馆藏

Lotus in May Hanging Scroll by Xu Wei/1521-93/Shanghai Musuem

大写意荷花几株 用笔快速 荷叶散锋扫出 荷花狂草笔式勾出 无心求工 有似风雨大作 左上题诗 五月莲花塞浦头 长竿尺柄挥中流 纵令遮得西施面 遮得歌声渡叶否

猞猁猞猁

【胡宗宪&徐渭】无绪 言

看完传记就有想法了......

迅速撸了一篇宪渭

——————

楔子·袁宏道

余少时过里肆中,见北杂剧有《四声猿》,意气豪达,与近时书生所演传奇绝异,题曰“天池生”,疑为元人作。后适越,见人家单幅上有署“田水月”者,强心铁骨,与夫一种磊块不平之气,字画之中,宛宛可见。意甚骇之,而不知田水月为何人。


 后来才偶然得知,此人名唤徐渭,字文长。之前未闻其名,如今是知道了,又不忍这般奇人被埋没,于是我搜罗资料,又寻访他游历之地,问了一些人,给他作传。

哪知这作传途中,窥得隐情,更叹息此至真至纯之人被世道摧折——虽知可委者命,可凭者天,但谁能探破这悠悠苍...

看完传记就有想法了......

迅速撸了一篇宪渭

——————

楔子·袁宏道

余少时过里肆中,见北杂剧有《四声猿》,意气豪达,与近时书生所演传奇绝异,题曰“天池生”,疑为元人作。后适越,见人家单幅上有署“田水月”者,强心铁骨,与夫一种磊块不平之气,字画之中,宛宛可见。意甚骇之,而不知田水月为何人。


 后来才偶然得知,此人名唤徐渭,字文长。之前未闻其名,如今是知道了,又不忍这般奇人被埋没,于是我搜罗资料,又寻访他游历之地,问了一些人,给他作传。

哪知这作传途中,窥得隐情,更叹息此至真至纯之人被世道摧折——虽知可委者命,可凭者天,但谁能探破这悠悠苍天呢?

悲夫!

我暂把那旁人语记下,言不及意,恐怕是难以说尽他半分苦楚啊。

 

一·慧玄大师

若谈及徐文长,那时我还是个小沙弥。认得他是我在寺外溪边洗碗,一个不留神碗就漂了。年少不懂事,我只顾着茫茫然看那碗渐远,白瓷面映绿水,转眼就不见。

鹧鸪声在远处一声一声叫。

忽然就听到一人的嗓音,隔太远听不清,但半会儿,我的碗便回来了。

五十年前,还是青年时候的徐文长,他身量瘦弱,但目如寒星,很有神气。他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小师父……您可收好了。”

我哎一声,拿过碗道谢,又呼哧呼哧开始洗了。

傍晚我去客舍送斋饭,瞧见师父在他房里,劝他出家。

"……"

他把手放在桌上,指头敲着桌面,一下一下。

他笑:“大师,实不相瞒,我是不信命的。虽自幼时我便时运不济,伶仃孤独,但……”

他未说下去。

“其实也未必。”他垂睫叹道。

 

二·李将军

文长先生哪,那可真是个奇人。

我们怕总督怕得要死,瞧总督一眼就腿软,别说我嘉靖三十九年只是个小兵,我们戚总兵看到他也怕,避之不及。

但文长先生却狂,胡总督叫他办事,他有时人也不来,就送封书信,上头的话高深莫测,不过胡总督却看得懂,可能这便是你们文人说的高山流水罢?

文长先生还胆儿大。半夜我被派到敌营附近查探,夜里漆黑,海上飘着一层浓雾。待到近岸,下了船,我却看到岸边还泊了一艘。还没细看,里头就探出个头来。

我们一行人差点没被吓出魂来,只见文长先生慢慢悠悠从里头出来,打声招呼,笑道:“你们也来刺探敌情啊。”

这事儿暂且不论,我最佩服的是文长先生的酒量,我们武夫竟没有一个喝的过他的。

不过一次打了胜仗庆贺,总督来,他倒霉被瞧见了,整个人醉醺醺趴桌上,又嚎又唱的,但是手不停歇,还是一杯连着一杯灌。

总督皱着眉把他杯盏拿开了。

戚总兵冷汗涔涔:“属下日后一定严守军令,不再帐中饮酒。”

“不必。”总督淡淡道:“他之前日子苦,如今好不容易高兴了,这亦无妨。”

他把文长先生背回去了。

我记得那晚知了鸣了半夜。前夜下过雨。

杏花儿香。

 

三·陆尚书

嘉靖四十年浙江乡试我确实审卷了。

主试官之前就被胡汝贞委托,必让徐文长考取,谁料得到有个县令怨恨胡汝贞,故意批改得他满卷墨迹呢?

应试后我在酒肆内正巧碰见他,他连饮十杯,仰头道:“时命如网罗,如今我真该信了。”

旁人这类落魄书生见多了,也不稀奇,他杯盏一落,酣眠于酒桌上。

我听人道他酒量大,可人因侘傺而喝时,恁酒量多大,亦不过如此。

 

 

四·赵贺氏

我在总督府作奴婢的时候,院内花草皆是我打理的。

文长先生不常来,但偶尔他来,会教我几句曲儿唱,甚么“见对镜添妆开口笑,提刀厮杀把眉攒。”有时几句诗:杜若青青江水连,鹧鸪拍拍下江烟…..

要说记得最明晰的,还是总督被送京查办的前三月,他来得勤一些,但似乎也不说什么。

一日总督唤我递茶过去,等我送去时快进屋时,看见文长先生趴案上伏着,总督站在他身畔。

不知文长先生怎么就睡了。

月华如水,凉风阵阵,昨儿就入了秋。

我站在离门槛三尺之处,也不知是进还是不进,总督大人未看见我,我却明明白白看见他。

看见他脱下外袍,犹犹豫豫,手在文长先生背上方停了一阵。最终落下——窸窸窣窣地,衣服披在了文长先生的身上。

一下就罩稳了,他那样瘦。

我后退几步,知道这茶是送不成了。

后来之事大抵是没甚么可说的,我只记得胡公走至屋外,负手而立。

他的脸上露出几分怅然,几分寥落。秋夜里,更深露寒,凉风吹得他衣袍翻转,想必是冷的,他也不顾。

就那样伫立檐下,看了大半宿的月亮。

 

 

五·叶雍

文长已去三年……但有时我入林小憩一番,看见那一只只飞落的白鹇,恍惚间,他音容仍在。

他是惯会苦中作乐的。

记着胡公故去后,他不再于幕府中做事,在兰溪一带搭了个草屋。我偶然去看他,瞧他逗弄一只白鹇,不亦乐乎。

那白鹇亦如他般,是只灵鸟,能通人意。也不必他看管,白日里在外头悠悠飞了一阵,黄昏便返朱笼。

“那是因为我在人口中救下它,想必它知晓。”文长对我道。

他说这话时,那只白鹇正低着头啄他掌心中的香稻粒,一会儿抬头,眼巴巴望着他。

我随口一问:“哪儿救来的?”

他笑意顿失。

我只听得外头风雨声,而他不言不语。

应是刺中伤心事。

但一会儿,他开口道:“胡梅林送的。”

那一白日,我不再听他说半句话。

 

后来再去看他,知道那只白鹇因病死了。

文长在屋前挖了个坑。他前几日因堕马伤了左手,很是费力地挖土,一锄头下去,身子还会歪半分。他性子倔,不愿让我帮他,就这样挖了好一会,满额是汗。

我看着他连着朱笼把那只白鹇埋下去。

然后看着天上…….许久许久,我不明白他在看什么,但他就是呆在那,仿佛从足到首,变成一座僵硬的石像。

一如寻常,他黄昏时站在庭外等那鸟儿,翘首以盼。

而后,我才瞧见他眼底泛出的泪光。

 

 

六·郑老

您是说徐文长罢?

是是是,三年前,还是五年前,我看见过他,他如今可是安泰?

安泰便好。

要说我和他的因缘哪,也还真是空中生有,富春那么大,我个贫病的老头怎就被他瞧见了。

是在街头,我也不知得罪了哪家小儿,被他们围困着欺凌。幸好他路过,出手相救。

他心肠热,不几日又请我喝酒。我们二人将酒带到外头去喝,富春街景繁华,车如流水马如龙。我们瞅着那街边不断穿行而过、身披罗绮的富贵人家的马,也不羡慕,什么乐趣抵得过这腥热一壶呢?

甫酒酣耳热,我便向隔壁卖艺的借了个鼓来,一面击鼓,一面歌啸。他亦十分畅快,也跟着唱起来。

不知他唱的是什么,如嗔如笑,如水鸣峡,又有一段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之悲。

我依旧记得几句:

“香怕风刮…..哎粉怪娼搽。士忌才华呵!女妒娇娃。”

他眯着醉眼,喃喃道:“似秋尽壶瓜,断藤无计再生发,霜檐挂。”

 

七·王骥德

旁人皆说先生狂、僻、咄咄逼人,然并非如此。

他不过是面冷心热,且不好与富贵人交罢了。

先生是极温厚的。

 

他中年狂疾发作,错杀了妻子,被囿于牢狱六年。

我去迎他出狱时,正是朔月,天地间大雪纷飞。他那时早已因劳损过度,满头白发了。我将披风、斗笠递给他穿戴,但也不起作用。他冷得直哆嗦,雪水冻得他神色青白,他咳嗽不住,等缓了一会才与我同行。

我从未见过那样大的雪,纷纷扰扰,却抹去一切,只余几株枯树而已。

悲凉之雾,便被华林。

走了一会儿,我才发现先生不见了,遂倒回去寻。

是在某处残墙畔瞧见他。

瞧见他脱下披风,两只手颤颤巍巍地,然却坚定、坚定地落下。

落下到那披风下,矮矮的、不起眼的一树病梅上——那梅花被吹落了大半,凄惨凄凉地,如同血渍一般点了一地。

雪覆在了他的白发、他的肩背上,这时他反倒显得不那么冷,看见我,他缓缓走过来。

“走罢。”他道。

他的语气很轻很轻,为什么呢?

 

我那会儿想,这梅花若有觉知,必不舍再凋零半朵。

只因当时天寒地冻,却也有人为它,眉目那般温柔。

 

 

猞猁猞猁

琐记·文长传

0

今天在图书馆发现的《徐文长评传》,看了大半。

《法苑珠林》里说七法不可避,是生、老、病、死、罪、福、因缘。他样样受了,除却一“福”字。

有人指责他经历诸多苦处,也学佛法,也学心学,奈何道也未悟,狂病半生——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他自作墓志铭,也将此生化作虚妄:“文与道终两无得也。”

死后却声名鹊起,时也?命耶?

这里摘录传记中一些比较触动的文句,夹杂吐槽,和大家分享。没有逻辑,没有组织。还有九十页,明天或可摘录完。

1

“我们也许不难理解徐渭对科举的热衷,尽管他的内心更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和文学艺术的世界,但是为了改变个人遭遇的不幸,获得社会的认可,实现自我的尊严,挽救家庭的败...

0

今天在图书馆发现的《徐文长评传》,看了大半。

《法苑珠林》里说七法不可避,是生、老、病、死、罪、福、因缘。他样样受了,除却一“福”字。

有人指责他经历诸多苦处,也学佛法,也学心学,奈何道也未悟,狂病半生——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他自作墓志铭,也将此生化作虚妄:“文与道终两无得也。”

死后却声名鹊起,时也?命耶?

这里摘录传记中一些比较触动的文句,夹杂吐槽,和大家分享。没有逻辑,没有组织。还有九十页,明天或可摘录完。

1

“我们也许不难理解徐渭对科举的热衷,尽管他的内心更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和文学艺术的世界,但是为了改变个人遭遇的不幸,获得社会的认可,实现自我的尊严,挽救家庭的败落,都有待于一篇八股文,有待于主考官的青睐”

“这个希望像魔影一般忽远忽近地逗弄着他,他憎恨这个魔影,但想要抓住它的念头却比任何其他欲望更强烈”

2

青年丧妻,“素矫抗,为不情之廉”,离开潘家(入赘的妻子家),一件东西也不带

3

woc,文长居然和王龙溪是姑表兄弟,王龙溪我记得牟宗三曾经说他得尽王阳明心传。

心学当然进一步造成胸襟扩大,可亦显现实之残酷苍凉

怼朱熹:“要人说他是圣人,并无一些破绽。”然而“人人不中他意,世间事事不顺他心,无过中必求有过,谷中拣米,米里拣虫”

道德倘若为他律,便束缚他人自由而为陈矩。

4

庚戌之变当年冬,他见高门骏马:天寒马毛腹无矢,饥肠霍霍鸣数里——不知此处踏香泥,一路春风坐罗绮。

他心有块垒,是想起塞外的战马。

“在这几年的经历中,对徐渭以后生活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他和胡宗宪的交往。”

《自为墓志铭》:“一旦为少保胡公罗致,数赴而数辞,投笔出门。”

幕府有要事相商,夜深开大门以待,徐渭于市中大醉,放声嚎嚣,手下将此事报告总督,胡公却说:“甚善。”

《白鹇殇》:少保公至闽,提供馈之鹇一兼丹笼以付我,我尝作五言律以谢之,后死于虱。

6

“他喜欢韩愈及李贺的诗,是因为他们的诗怪特不凡、个性极强、富有刺激性”

《南词叙录》:南戏有一高处,处处是本色语

7

作胡公幕僚的时候,虽难处多,但胡公对他好,也放任,私下和幕僚其他文人关系好,武将也玩得来

 《祭阵亡吏士文》:“窃念歼贼有日,而终无益于死者。”

《观猎篇》:抽笔制词,弯弓辄射

沈明臣谈徐渭:学书学剑万人敌,一双瞳神秋水碧

 8
但胡公被冤死,他担惊受怕,恐被牵连

“一个激烈反对严党的人,却因严党的倒台而遭受连累,一个热情的爱国者却因为为国效力而面临危险,一切都是无可理喻,他怀疑人生的意义,他畏惧可能降临的屈辱”

“他疯狂了”

“文与道终无两得也”

“傲与玩,亦终两不得其情也”

狂傲和放浪不过是显于形骸的表象。

“他很真挚,对人情很眷恋,存在着柔媚和忠厚的成分。”

“或许本可以说,温厚才是他个性最底层的东西,只是自幼及长,他饱经苦难,承受太多,才形成狂傲放浪、偏激急躁的性格”

因此他的书法绘画,一面狂放恣肆,一发不收,甚至是笔墨狼藉,同时又有婉曲、细腻的笔触,“媚姿尽出”

9

世事苍茫。

《入燕》:行止本无常,譬彼云中鸟,朝饮西园池,暮宿北林杪。感事复怀人,生平苦不早,欲吊望诸君,迹陈知者少

 “纵令潦倒扶红袖,不觉悲歌崩白云。”

“渭于文若牛马耕耳”

"予顾逡巡庠序中,庶几一飞而屡坠。既乃触网罟,谢去其巾衫,益一意于颓放"

“老泪高梧双欲堕,孤心缺月两难圆。明朝总使清光满,其奈扁舟隔海天”

“生平见雪颠不歇,今来见雪愁欲绝”“回思世事发指冠,令我不酒亦不寒”

“要知猿叫肠堪断,除是侬身自作猿。”

 

zsay2008

【转载】明*徐渭---书画作品欣赏之一

来源:浪涟漪

来源:浪涟漪

云鹇_

〔宪渭〕白鸟

.逻辑混乱。

.虽然很诚恳的写了但我知道我写不出真正的他们啊。
.我好想要评呜呜呜呜。
.推荐BGM.溱桑  若你是飞鸟

      红漆笼子生枝一般兜绕那一只鹇,鸟儿一动不动,收敛着叠着羽的白尾巴。 笼子前立着的人也一起折了光入瞳,轻飘飘白衣一袭,比五墨六彩更适宜入画。

     "文长若是喜欢这白鹇,就提回酬字堂去。武夷山那边昨夜差人送来的,听说颇为难得。"

 

      胡宗宪带着若有若无的笑,走...

.逻辑混乱。

.虽然很诚恳的写了但我知道我写不出真正的他们啊。
.我好想要评呜呜呜呜。
.推荐BGM.溱桑  若你是飞鸟

      红漆笼子生枝一般兜绕那一只鹇,鸟儿一动不动,收敛着叠着羽的白尾巴。 笼子前立着的人也一起折了光入瞳,轻飘飘白衣一袭,比五墨六彩更适宜入画。

     "文长若是喜欢这白鹇,就提回酬字堂去。武夷山那边昨夜差人送来的,听说颇为难得。"

 

      胡宗宪带着若有若无的笑,走到徐渭身后。目光绕了整间院子的山水愿景。对方闻声回头,秋风不通性子轻易吹抛着衣角袖角,如同翅膀尖末几片羽毛,衬的人也像只天上的神仙或者地上的鸟。

     "既然部堂大人有赠予之意,我当然要收下。"

     "鸟这东西,自然是越美的越难得,被追逐被囚禁,成了好玩物。不如做只花枝野雀,谁有心抓捕。"

    "可我偏爱这白鹇。"

  

     ——由诗句便可见一斑。

    "片雪簇寒衣,玄思绣一围。"

     胡宗宪没有接自己之前的话题,随口吟起徐渭几天前那首咏白鹇的诗句。

     某字迹龙飞凤舞凭意气扫墨痕的诗篇还不知随手放在哪个桌子上,却被有心人记了个齐全。

 

     徐渭偏过头,手指握敛折扇,笑接道: "都缘惜文采,长得侍光辉。"

  

    "提赐朱笼窄,羁栖碧汉违。"

 

    "短檐侧目处 天际看鸿飞。"

   

     徐渭接完最后一句,手轻搭笼上锁。二人目光交汇,胡宗宪微微点头,亦把手覆了过去。

  那只白鹇就这么飞出了笼子。

      他们却还没有。

      而此梦罢了,他醒来尚是年关残狱四壁雪来, 枕衾皆寒,窗外有冬夜。惨薄风夹了粗糙雪粒,甩手砸个簌簌。雪花已厚重而闻之有声,它们成了粗糙的颗粒,不规则的形体,像撕碎的纸,抽掉中间那一枝的破羽毛。

      墨被冻的坚硬,冰裹着笔尖,被他慌乱中碰到地上,响着钝音。院中似乎有个影子,他几乎跌跌撞撞攘到窗口,推开破纸和木框。寒意见了个新缺口便如水流冲涌进来,一时黑白发皆如衰草成蓬。他又一次依稀看到白鸟,偏偏少红衣影像。

 

      时光横跨两千天,是城中新年,是人间又一天。

     他复只缓缓躺回,席子吱呀。眼前无事可下笔,唯咀梦尚有咸甜湿喉。

     

    

  

————————————————

.灵感来自一本徐渭传和一个喜欢的人。

.感谢观看。

温毓

填词‖〔徐潘〕镜中云

记得很久以前说要填了送给元美er

终于弄出了一版完整的x @君似梅花冷不禁。

“子规声容易吹残月”出自《牡丹亭》,谈则批本说这是乐境中最伤心语。

“北风吹梦欲何之”前四字是清闺秀陈同七言第一句前四字,后面缺漏,由谈则补全后三字。

“小令尊前见玉箫”出自晏几道的一首词。

镜中云

曲:《情难枕》

“白云苍狗本无常,世间易消是春光。”

“残月不禁子规啼,北风吹梦欲何之?”

词:

笔底出明珠千百 也无人问也无人买

绮章华句于我原非剖白 任世人笑汲汲态

你是秋日风露芙蓉开 由我亲笔描过眉如黛

巷闾争看才子佳人风采 道是仙人入凡来

我于院中除半亩青苔 芳华是去后栽 兴起...

记得很久以前说要填了送给元美er

终于弄出了一版完整的x @君似梅花冷不禁。

“子规声容易吹残月”出自《牡丹亭》,谈则批本说这是乐境中最伤心语。

“北风吹梦欲何之”前四字是清闺秀陈同七言第一句前四字,后面缺漏,由谈则补全后三字。

“小令尊前见玉箫”出自晏几道的一首词。

镜中云

曲:《情难枕》

“白云苍狗本无常,世间易消是春光。”

“残月不禁子规啼,北风吹梦欲何之?”

词:

笔底出明珠千百 也无人问也无人买

绮章华句于我原非剖白 任世人笑汲汲态

你是秋日风露芙蓉开 由我亲笔描过眉如黛

巷闾争看才子佳人风采 道是仙人入凡来

我于院中除半亩青苔 芳华是去后栽 兴起便泥封泉溉

可叹娇姿羽化难逢再 俗花不是瑶台 空对凄凉寄情怀

我也曾重为美人花戴 议婚绾就罗带 知音舍卿无分派

几回回梦得神妃华盖 梦醒唯烛相待 徒将真真拜三拜

笔底藏明珠千百 世人求椟叩我门扉外

一生襟怀于我实未曾开 宝剑也冤狱长埋

你是天上飞琼世无载 容我拟字定名传万代

世事从来便是十悲九哀 天公如此安排

我便浇壮志作尘为埃 泪洇墨色散开 模糊面容任人猜

去岁有冬雪压屋颓败 吾老两鬓通白 贫寒唯庆卿未在

岂肯拖累了良人娇态 泥卿沽酒拔钗 万事一人可担待

百年后与卿同穴共埋 陪葬八斗之才 并一颗痴心不改

尊前举杯酒尽见玉箫 故人锦衣绣袍 神冯不语抿唇笑

我为你镜中绿云绾高 肖想今生共老 天公妒得良配少

子规声残月容易啼老 世上好事易消 近来不曾梦多娇

我一生不曾开展襟抱 唯得淑女窈窕 如何镜中云皆消

绮怀

《画梅时正雪下》

谁写孤山伴鹤枝,早春窗下索题诗。
今朝风景偏相似,是我寻他雪下时。

谁写孤山伴鹤枝,早春窗下索题诗。
今朝风景偏相似,是我寻他雪下时。

拓者

徐渭《煎茶七类》书法 字帖

 

 

 

 

 

 

 

 

 

 
 

 

 

 

 

 

 

 


我自倾杯.
m一下。激励自己戒骰()其实就...

m一下。激励自己戒骰()其实就是手欠。

m一下。激励自己戒骰()其实就是手欠。

存档灵魂

为学 ——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


【清】彭端淑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吾资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西蜀...


【清】彭端淑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吾资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西蜀之去南海,不知几千里也,僧富者不能至而贫者至焉。人之立志,顾不如蜀鄙之僧哉?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


| 译 文

天下的事情有困难和容易的区别吗?只要肯做,那么困难的事情也变得容易了;如果不做,那么容易的事情也变得困难了。人们做学问有困难和容易的区别吗?只要肯学,那么困难的学问也变得容易了;如果不学,那么容易的学问也变得困难了。

 

我天资愚笨,赶不上别人;我才能平庸,赶不上别人。我每天持之以恒地提高自己,(也可翻译为:每天不停地学习,)等到学成了,也就不知道自己愚笨与平庸了。我天资聪明,超过别人;能力也超过别人,却不努力去发挥,即与普通人无异。孔子的学问最终是靠不怎么聪明的曾参传下来的。如此看来聪明愚笨,难道是一成不变的吗?


四川边境有两个和尚,其中一个贫穷,其中一个富裕。穷和尚对有钱的和尚说:“我想要到南海去,你看怎么样?”富和尚说:“您凭借着什么去呢?”穷和尚说:“我只需要一个盛水的水瓶一个盛饭的饭碗就足够了。”富和尚说:“我几年来想要雇船沿着长江下游而(去南海),尚且没有成功。你凭借着什么去!”到了第二年,穷和尚从南海回来了,把到过南海的这件事告诉富和尚。富和尚的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情。


四川距离南海,不知道有几千里路,富和尚不能到达可是穷和尚到达了。一个人立志求学,难道还不如四川边境的那个穷和尚吗?因此,聪明与敏捷,可以依靠但也不可以依靠;自己依靠着聪明与敏捷而不努力学习的人,是自己毁了自己。愚笨和平庸,可以限制又不可以限制;不被自己的愚笨平庸所局限而努力不倦地学习的人,是靠自己努力学成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